首页» 广电新闻» 新闻关注

从胡同里走出的炊事班班长

——

作者:  来源:  时间:2020-11-29

北京的牛街好吃的太多了。从牛街走出来的英雄豪杰也不少。有一位影视演员就曾经住在这里,他就是曾出演过《炊事班的故事》的洪剑涛。洪剑涛的儿子洪洋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如今跟随父亲踏入影视界。前段时间,北京卫视热播的《新世界》中,洪洋就饰演了小红袄。日前,父子二人做客《记忆》,为大家讲述牛街的故事。

“上天遁地”的胡同淘小子
1965年,洪剑涛在牛街的回民医院出生。“我从小就住在牛街33号,是一条很窄的死胡同。当时,牛街整条街上只有一趟公共汽车——10路。我小时候最喜欢坐在胡同口看车。那时候,车特别少,我坐在小板凳上数着路过的汽车。”
都说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很多北京的孩子打小儿都挨过打。但对于他们来说,平房的屋顶也是自己的游乐场。那时候,四九城里的房子都是一家挨着一家的。洪剑涛说,自己小时候很淘气,最爱上房。“我父亲管教孩子特别严厉,我就想办法让他看不到我。我就上房飞檐走壁的。牛街有很多果树。我就爬树去摘枣、摘柿子、摘香椿。我在房上的日子特别快乐。在房子上走还要小心,因为有些家房顶上铺的是油毡,我们有的小伙伴就掉下去过。走得多了,我们就知道什么样的瓦可以踩,什么样的不能踩。我看过姜文的电影《邪不压正》,里面有一段飞檐走壁的镜头,跟我们小时候简直一模一样。”
洪剑涛不仅爱上房,还爱遁地。“那时候有防空洞。一次偶然机会,我跟着大家进了防空洞,从牛街一直走到了菜市口。那里面四通八达的。我居然还发现了商场的库房。正好门没锁,我们就拿了不少汽水和饼干吃起来。但是后来,我们学校开始查,我就再也不敢去了。”

他为什么胆子非常小
洪剑涛小时候,家教严格,父母总不让他出去玩,路灯一亮必须回家。“为了不让我出去,他们就给我讲各种鬼故事,在我脑子里形成了深深的印象。所以,一到晚上我就不敢出门了。直到现在我都害怕黑天。只要天黑,我就是一条虫。只要天亮,我就是一条龙。”
他说,自己最怀念的味道竟是一层牛奶皮。“当时,每家每户都有个小奶箱。那会儿牛奶特别纯,用小奶锅一煮,上面就会有一层厚厚的奶皮子。我奶奶特偏心,每次都用筷子把奶皮子捞出来给我吃。我妹妹喝剩下的奶。她从小就不知道有奶皮子这个东西。后来,她长大了,看到奶皮子还觉得奇怪呢。”他说,自己从小和奶奶一起长大,感情很深。
洪剑涛说,以前的牛街那里的老街坊基本上都是亲戚。牛街有家小吃店的门口永远都排着长龙。这里的味道几十年不曾改变,也留住了老北京人的味觉记忆。这家店的老板洪玉春也是洪剑涛的远房亲戚。说起店里最出名的小吃是切糕。洪玉春说,这里的切糕所用的豆馅儿都是他们自己制作的,不会特别甜。
江米切糕是老北京独有的美食。在一些北京老店,食客们依然能够通过味蕾穿梭回童年的北京。但随着时代的发展和饮食结构的改变,一些美食却在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您还记得小时候一到数九寒天,冻柿子冰凉的浆汁儿灌入喉咙的感觉吗?您还记得只有过年才能吃到浓郁香甜的芝麻糖瓜儿吗?您还记得当年走亲访友提着的点心匣子里到底装的是哪几样吗?也许,去品尝一下这些小吃,您就能找到答案了。

一部电影改变了他的命运
1976年,洪剑涛出演了的第一部电影《南海长城》上映了。“1973年,八一电影制片厂的石伟老师去我们小学的操场上挑选演员。我当时才上一年级,有一天做操后,被老师叫到了教务处。我当时吓一跳,以为自己又捅了篓子。到了教务处,才知道让我去给电影《闪闪的红星》试镜。我小时候脑袋特别大,脖子特别细,还特别瘦,跟小萝卜头似的。我当时才7岁,一上台看到台下那么多人,把准备的儿歌台词都忘了,就没选上,错过了这部电影。到了1975年,他们开始筹拍《南海长城》,居然又想到了我,就把我又叫去了。我父亲是个艺术青年,学过画画、朗诵、表演,但因为家里条件不好,就没能实现演艺梦想。所以,他特别支持我去走这条路。1976年大地震的时候,我正好在牛街的家里。我睡得正熟的时候,我奶奶就拍我,让我快跑。还好,家里的院墙没有倒塌。”
唐山大地震之后,大人们纷纷拿出凉席和躺椅在外面休息,谁也不敢回家。也就是从那时起,北京城迎来了“防震棚时代”。

告诉儿子:心态最重要
18岁的洪剑涛选择去了空政文工团。2002年,洪剑涛主演了《炊事班的故事》,成为了家喻户晓的明星。“我和导演尚敬一起合作了很多小品。团里认为,我没有代表作。于是,就有了这部作品。我就成为了一名炊事员。”
洪剑涛的儿子洪洋也在剧中饰演了角色。他说:“这部戏里很多演员都是看着我长大的。所以,我去演的时候没啥感觉。因为在院里每天都能看到这些人。但我爸当时特别紧张。我拍那集的时候,我爸一直跟在我旁边,满脑袋都是汗。因为,我当时正要考中央音乐学院附中,会吹长笛。正好在剧里都表现出来了。”
2002年,洪剑涛一家从筒子楼搬进了楼房。“我和爱人结婚的时候,在外面借了一间6平方米的小屋子。上厕所都要去很远的地方。后来,单位在筒子楼里分了一间30平方米的房间,但是感觉像是宫殿。到了2002年,等我们搬进了楼房,实在太幸福了。”
2010年,洪洋考上了北京电影学院。对于儿子,洪剑涛并没有给予任何压力。“我父亲的梦想就是考进北京电影学院。我后来与电影学院也是失之交臂。我儿子实现了我们的梦想。在事业上,我没有过多要求。只要你去拼命了,去努力了,就足够了。他们班有李现、张一山、杨紫,现在的事业都很不错了。但作为演员,心态很重要。我儿子在这点上非常好。”
本报记者周一根据北京广播电视台科教频道《记忆》提供的资料编辑整理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