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广电新闻» 新闻关注

运河上的北京城

——

作者:  来源:  时间:2020-11-29

大运河是中国古代创造的一项伟大的水利工程,它蕴含了中国古代社会发展的重要历程,书写了中华文明发展的重要篇章,为中华民族的统一、历代王朝的稳固及强盛,特别是南北经济和文化的交流、发展及融合,以及运河沿线城市的兴起与繁荣、对外经济和文化交流——“丝绸之路”的连接,做出了重要的贡献。近日,“舟楫千里——大运河文化展”在中国国家博物馆面向公众开放。究竟大运河如何通过千里舟楫贯穿南北彰显中华文明?大运河在北京城发展中扮演了怎样的重要角色?

■北京与大运河的关系始于曹操
      大家都知道,隋朝的大运河是世界上开凿时间最早、航程最长的一条人工运河。那么,运河最早开凿是在何时?
      说到运河之始,有明确文献记载的是春秋后期(即公元前480年左右)开凿的邗沟。《左传》记载,当时吴王夫差为了北上伐齐与晋争霸,一举灭掉邗国,在邗国的原地筑城以备军需,并在城下凿沟以沟通长江与淮河。因沟凿于邗城下,故称邗沟。应该说,邗沟是中国最早的运河,邗沟现在在江苏省境内。
      黄河以北地区最早出现的运河还有哪些呢?首先是燕下都运粮河。战国七雄之一的燕国,国都设于蓟城(今北京市)。燕昭王即位时,以武阳作为陪都(今河北省易县东南),人们称蓟城为燕上都,武阳为燕下都。经考古发掘证明,燕下都古河道中有三条运粮河,对燕国物资交流和经济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
      另外要提到大家熟悉的人物曹操。东汉末年,曹操统一了中国北方,为了保证军需营造了北方的六条运河,为三国魏政权统治北方打下了基础。而且,曹操修建的一系列河渠工程使海河水系在中国历史上形成,可谓意义重大。其中平虏、泉州两渠凿成后,今北京沿此两渠及白沟、黄河、济水、汴渠、鸿沟等,已可与黄河以南诸水相通,而经由邗沟和巢肥运河又可通航淮河、长江以及江南,意味着江淮河济四大水系,已经纳入了全国统一的运河系统中。可以说,北京与大运河的关系始于曹操。
      邗沟之前,因为运输军粮的需要,古人在河湖之间开凿了短距离的水道。从邗沟开始,运河逐渐发展兴盛。隋朝以前的中国运河都是地方性的,里程比较短,工程标准也不太一样。隋唐以后,主要是隋炀帝时期,将地方性的运河按照统一的标准连接起来,形成了贯通南北的大运河交通动脉,将黄河流域和长江流域的两大文明连接为一个整体,为中华民族的南北统一打下了牢固的根基。

■大运河促进了北京经济、商业的发展
      在中国运河发展史和北京运河史上,元王朝都是一个极其重要的朝代,我们今日称为“京杭运河”的大运河就完成于这一代。
      京杭大运河是在隋代南北大运河的基础上修建而成的。元初首先在山东境内相继开凿了济州河和会通河,实现了大运河裁弯取直和全程水运的目的。后又开凿了通惠河,构成北至北京、南至杭州,纵贯中国东部的南北大运河,全长约1794公里。作为封建王朝都城的命脉,漕运成为京杭大运河的主要和重要的功能。北京城市的发展与大运河关系密切。元朝以后,京杭大运河成为南北经济的大动脉、京城物资供应的生命线。元、明、清时期,每年通过大运河漕运到北京的米粮,少则二三百万石,多则五六百万石。在京城、通州、张家湾等地,都建有多座大型粮仓,特别是通州成为漕粮的转运站。大运河对北京成为全国的政治文化中心,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北京朝廷从大运河运来的物资,除了主要的粮食之外,还有建设都城需要的珍贵木材、城砖、金砖等,以及铸造钱币的原料、红铜、黑白铅和锡等。故宫是明、清两代的皇宫,从明永乐四年(1406)开始营建,建筑所用的一砖一木及油漆、颜料等都是通过京杭大运河从西南、江南等地运来。明、清时期的北京因漕运等货运的畅通,成为全国商业聚集及交流的中心。在商民集中的正阳门外的外城,明代已经市肆林立、连街接巷,人众不下二三十万,清代乾、嘉之世更达几十万人。城外的卢沟桥和大通河这两条水陆交通干线,也成为喧嚣的闹市。商业的繁荣为明政府开辟了重要的财源,这促使明政府改变了历代封建王朝“重农轻商”的传统方针,而推行“厚农利商”的新政策。

■运河工程中的科技
      大运河能够成为封建王朝的命脉,重要的支撑之一就是运河工程技术的保证,在开发、治理运河的过程中,古人发明创造了许多与运河有关的技术和设施。
      秦朝开凿的灵渠实现了跨越分水岭。这里重点介绍一下秦代灵渠过闸技术。
      灵渠水利工程是在湘江上游筑石堤,分湘江为南北两渠。南渠注漓江,北渠汇湘江,北渠占水量的七成,南渠占三成。南渠所经之处都是高地,匠师采取了两种得力的技术措施:一种是选择迂回路线,增加渠道长度,降低了河床的比降(指水面水平距离内垂直尺度的变化);再一种是在比降大的处所建置若干个斗门,即今日船闸的先导。当船由低水位上溯高水位时,先将船后方的斗门关闭,打开船前方的斗门,待两个斗门间的水位相平时,船即可驶入前方斗门的水域。如此周而复始,船即可由低水位处“爬”向高水位处。满载粮饷的船自湘江上溯,通过北渠进入南渠,逐“斗”提升,即可安然过山。这是秦代开发岭南的重要航道。历史学家范文澜先生称赞此渠“两千年前有这种灵巧的工程,号称灵渠,确是名实相符”。
      值得重点说明的是,中国祖先创造的船闸至少早于欧洲800到1000年。
      唐宋时期,淮扬运河和江南运河上的枢纽工程复闸;元明时期,京杭运河会通河段跨流域调水工程、越岭运河连续闸的设置,将我国古代水利工程技术推向了世界领先的地位。
      京杭运河沿运地势具有三起三伏的特点,起伏高差一般在20米至40米之间,平水才能行舟。为了克服地形差异对京杭运河的影响,其中最有效的措施就是修闸筑坝、设置水柜、增大运河弯曲半径,如元代通惠河段、会通河段曾分别修建了几十座水闸,明清时代在山东鲁运河和江南运河设置了安山湖、南旺湖、微山湖、练湖等水柜以及著名的水利工程戴村坝和南旺分水等,著名的扬州三湾以及德州至临清的一段弯曲运道,也是为了消除地面高差、降低运道坡度滞缓水流的“人工河曲”工程设施。
据《运河之上》节目整理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