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广电新闻» 新闻关注

吴炜琦 驻守卫星发射场

——

作者:  来源:  时间:2020-12-18

说到嫦娥五号,它是航天工程里最复杂的任务之一,也是中国探月工程“绕 落 回”三步走的收官之作。那么,它与它的“嫦娥姐姐”们有什么不同呢?嫦娥一号、嫦娥二号主要是绕,要从月球轨道上空两百多公里的高空绕飞,要远看月球,嫦娥三号和嫦娥四号主要是落,它们先后落在了月球的正面,落在了月球的背面,要近看月球。这次嫦娥五号主要就是回,要落在月球表面,要钻孔取土,然后带着样品回到地球,就是要深究细研,细看月球。

航天发射场大揭秘
我在西昌发射场工作了6年,组织参加航天发射60多次,航天的发射场就是探索宇宙的基地,进入太空的港口。航天发射场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在这个系统中,最壮观、能力最强、让大家印象最深的,就是发射塔。发射塔就像步兵的枪,炮兵的炮。发射场好多重要的活动,都是在上面进行的。三号发射工位,是西昌发射场的第一个工位,也是名副其实的功勋工位。1984年建成后发射了我国第一个低温液体运载火箭,第一个地球静止轨道的通信卫星,也发射了我国第一个对外发射的通信卫星。让我们来看看这个大家伙吧。主体是发射塔,通过橙色的摆杆给卫星运载火箭供电、供气、供液、测试。就像小孩的脐带一样,持续给卫星运载火箭提供能量,一直到点火前90秒才把它摆开。发射塔下面有一个绿色的“圆盘”,我们叫它发射台,它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托塔天王”,因为加注以后的卫星运载火箭竖在上面,总重接近五百多吨,它在承载五百多吨的重量后仍然能够轻松地旋转和调整。摆在外面的叫作勤务塔,火箭的总装,卫星和火箭的对接,包括火箭一二级四百多吨的推进剂都是要靠它来完成。2007年,我们进行升级改造,很快发射了我国第一个月球探测器——嫦娥一号。2015年我们再次对它进行升级改造,具备了发射捆绑火箭的能力,由此它变成了适应能力最强、发射火箭种类最多的发射塔。

北斗“收官之战”被叫停
我是一个航天战线上的老兵,但是我又是一个航天发射的新兵,2015年才走马上任到西昌。在去之前,我查了西昌的发射任务,其中2013年发射了两次,2014年发射了三次,所以我想,到西昌去任务可能不是特别多。但是我到了场区开始执行的任务是北斗三号系统的第一个实验星,进了发射场以后完全不是想象的那样,当年一共安排了九次发射任务。从那以后,几乎每年都是连续高密度工作,特别是到了2018年,西昌航天发射场进行了十七次发射,是以前最高发射数量的两倍多。最多的时候我们有五个任务、三发火箭、七颗卫星同时在场区实施,一些重要环节那是层层相扣,一环套一环。
西昌卫星发射场不仅是嫦娥发射的港口,也是所有北斗发射的发射场。但是对于我来说,最难忘的是北斗三号全球系统的收官之战。我们原计划发射的窗口定在6月16日,6月15日,数百名记者进驻西昌发射场,线上线下,成万上亿的人关注西昌。央视采访我,我拍着胸脯,挺胸昂头地说:“我们发射的窗口定在了6月16日10点11分。”时间精确到了分钟。6月15日,发射进入到射前十二小时准备,突然传来一个不好的消息,三级火箭的氢氧发动机的一个阀门数据不正确,它是影响成败的数据。一方面我们迅速更换备份产品,另一方面做好按原计划,按原窗口发射的一切准备。但是更不幸的消息传来了,16日凌晨两点多,前后方的专家对这个故障定位有了明确的说法,原因是这个阀门使用的不锈钢材料,发生氢脆,产生裂纹,使阀门产生漏气。即便换上备用阀门,还有火箭上其他阀门上,都有类似的隐患。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不带任何隐患和疑点,指挥部当即决定,发射任务中止。
之后我回到了休息室,这时候休息室里的电视还在滚动播放我信心满满表示按计划、按窗口准时发射、铿锵有力的表态,这真是赤裸裸的“打脸”。我当时的心境和表情确实难以言表。这时,加注在常规一级二级火箭十二个贮箱里面的推进剂,因为存放时间长,温度升高,已经不具备继续使用的条件,必须要把它泄出来。

加注操作如同“刀尖上跳舞”
推进剂的加注是个危险活,燃烧剂使用的是偏二甲肼,有剧毒,发射场常常把我们加注操作的这些同志叫作“刀尖上的舞者”。在发射操作的岗位操作手叫周习震,一个“80后”,他负责在火箭贮箱液体泄出后的第一个阀门的控制,这个阀门举足轻重。火箭贮箱在发射塔上,推进剂储罐在地下,压差有几十米,火箭在这样的压差下,如果控制不好,压力过大有可能造成管路崩裂,最后造成推进剂的泄漏。如果压力快速减小,贮箱就有可能变形。我们后来进行了精确的计算,把这个阀门打开到1/3的时候,应该是流量、压力最理想的状态,既能保证正常泄出,又不会对过滤网、管路,包括贮箱造成影响。但是这个阀门掌握起来也不容易,一个是压力很大,扳起来很困难。第二个是,一边使劲开开关,一边还要用耳朵去听管道里面的声音,判断液体流下来没有及流量大小。所以,周习震干这个活的时候压力还是挺大,他都没敢跟家里打招呼,因为当时他的妻子刚刚怀孕两个月,所以后来同事们问他:“你怕不怕?”他说:“刚开始非常担心,但是后来干起来以后,那就什么也顾不得了。”周习震在塔上,从早上干到下午,到了下午下塔的时候,因为他穿着防护服、戴着面具,不透风不透气,脱下衣服后,里面的汗水能倒出小半盆。最后,通过各方面的共同努力,前面的问题也处置了,现在的泄漏也解决了。6月23日上午9时43分,在发射场罗王河的山谷,再次响起了我们期盼、向往的火箭点火起飞的轰鸣声。我们第一时间准时点火,飞行过程及飞行结果也非常圆满。
李雪源据央视综合频道《开讲啦》节目整理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