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广电新闻» 新闻关注

【广电头条】首届警察节特稿:《法治进行时》记者眼中的警察之【腿警篇】

——

作者:刘颖  来源:  时间:2021-01-12

“一座追逐梦想的城市,永远需要最美的民警。没有他们无悔的付出,哪里有最美的北京。”这是BTV《法治进行时》创始人徐滔的一番话,也道出了一份对人民警察的爱戴和感恩。
经党中央批准、国务院批复,自2021年起,将每年1月10日设立为“中国人民警察节”。长期以来,人民警察用汗水乃至生命,为捍卫政治安全、维护社会安定、保障人民安宁筑起了一道坚不可摧的铜墙铁壁。作为忠实记录法制事件的名牌节目,BTV《法治进行时》的记者也是离人民警察最近的一群人。在他们眼中,真实的人民警察究竟是怎样一群人呢?记者采访了三位节目资深记者——负责公安口报道15年的记者梁炜、负责缉毒案件报道15年的王卓和担任过记者、主编、主持人的马良。

 

腿警

四天三夜追捕杀人犯的他们

2004年,梁炜成为了《法治进行时》的一名记者。他深入的第一支警察队伍就是当时的宣武分局便衣队。“我第一次走进宣武分局时,只记得那是一条又黑又长的走廊,尽头的一个房间才是会议室。他们当时正在里面开会,我一进去就吃了一惊,一多半的警察都是秃瓢。那时候,我不太懂,后来才明白了秃瓢背后的秘密。”
梁炜是个能吃苦的记者,几年间跟着便衣队破获了好几起大案。想要成为一名合格的警察,首先要腿勤,要走到嫌疑人前面。当时有个诈骗团伙特别猖狂,经常在早上五六点到早市靠卖邮票诈骗老年人。警察摸清他们的行动轨迹后,凌晨三四点钟就集合,把车开到他们驻地附近开始蹲守。不管多冷多热,空调都不能开。也不能抽烟,不能上厕所,就那么一直守着。梁炜说:“没当记者之前,我总觉得警察是很光鲜的。但接触后才懂得了他们的辛苦。几天不睡觉是常有的,一两个礼拜不洗澡更是家常便饭。秃瓢好打理,洗脸时撸一把就精神了。”

 

当年轰动京城的“什刹海命案”,梁炜跟随刑侦总队整整拍摄了四天三夜。“我是个能吃苦的人。但那几天是北京最热的时候,抓捕行动中,大家几乎都没有合眼,更别说洗澡了。很多人的T恤背后都留下了深深的汗印。熬到第四天,我都要崩溃了。可身边这些警察依旧各个精神抖擞,随时处于备战状态。那次跟踪追捕困难重重,犯罪嫌疑人骑着自行车跑了很远,但车筐里一直放着两只兔子。这也成为了最后抓获他的重要线索。”梁炜说,越接触警察,心中就越会涌出“敬佩”二字。“他们是一群有人情味,有担当,有责任感的人,就像钢铁一样随时守护着人民的安危。”

 

“守护天使”傅天雷

马良2004年进入《法治进行时》,先后担任栏目首席记者、主编、主持人,参与拍摄制作了《知名导演张元吸毒案》《臧天朔案》《跨国打击电信诈骗案》等新闻节目。近年来,他曾多次参与主持“金融安全进社区”、“反恐知识进社区、进校园”等活动。
他讲述道,位于北京市丰台区的玉林西里社区辖区面积0.54平方公里,佑安医院就在辖区内。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佑安医院成为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定点医院,作为兼任社区副书记的民警傅天雷多了一个身份:社区防疫工作小组副组长。马良多次接触傅天雷。采访中,他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医护人员最辛苦,我得把阵地守住”。“在傅天雷看来,自己最大的任务就是守护这些医务工作者,让他们全身心投入到疫情中。”
疫情爆发后的一天,傅天雷接到了佑安医院领导打来的电话,原来医务人员都在24小时奋战,急需在附近找几个睡觉的宿舍。希望傅天雷能帮联系一下。放下电话,他火速开始联络。当时春节刚过,很多宾馆酒店没开门。他联络的三家酒店都不在医院附近,步行要十来分钟。之后,他多次步行探路,发现沿路没有灯光,考虑到很多医护人员经常夜间换班,他又与院方沟通,详细制定了夜间护送一线医护人员的方案。于是,从那天开始,每晚,他都要亲自护送从医院走出的疲惫不堪的医护人员,亲自把他们护送到临时宿舍。马良说:“他白天在社区忙碌,晚上从11点到凌晨五六点钟护送医护人员,基本上没时间睡觉。

马良说,没有任何人给傅天雷布置这项工作,但他就是不放心这些每天用生命在与病毒抗争的这群最可爱的人。每天白天晚上连轴转,傅天雷愣是生扛了52天。直到疫情平稳了。他已经瘦了一大圈。
马良说,傅天雷是位特别敬业认真的民警。“他负责这个社区其实才两年多,但对于社区里的任何一个地方、每一户家庭、每一位居民都烂熟于心。”采访中,马良曾经问傅天雷,疫情期间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是什么?他讲了一个故事:“疫情最严重的时候,街道社区接到通知,一个家在武汉的小伙子要回来。小伙子很有心理负担,生怕邻居会给他白眼。我就负责把他护送到家门口,一路走一路劝,让他不要有太大的心理负担。小伙子临进门的时候,转身给我鞠了个躬,说谢谢您。”说到这,傅天雷一下就控制不住情绪,眼眶湿润了。马良说,疫情期间,这些基层民警确实太难了。“小区不能出现一例病例,民警们都是凭着钢铁一般的意志,拿命去拼下来的。但是当得到老百姓认可和感谢时,他们就会瞬间变成另一个人。他们真的太难了。”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