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广电新闻» 新闻关注

《向前一步》模范集体是这样炼成的(之二)“跨界”主编成长记

——

作者:程戈  来源:  时间:2021-01-18

昨天的公号文章向您介绍了北京广播电视台《向前一步》栏目组获评“北京市模范集体”荣誉称号背后鲜为人知的付出,那些真实故事的讲述者是《向前一步》制片人刘虓和主编秦晓明。【广电头条】《向前一步》模范集体是这样炼成的(之一)一步与千万步
今天我们接着聊“模范集体”的故事,这次的主角是《向前一步》另两位主编——王任飞和岳月。
 

他们俩,一个曾是军事节目制片人,一个曾是综艺导演,加入《向前一步》,对他们来说都算跨界。
这一步跨出来,两人进入了一个新的领域,也遇到了从未有过的挑战。汗水,泪水,伴随着他们一步步走到了今天。
通过他们的讲述,我们看到了两人的成长,更看到了这个“模范集体”的向心力与凝聚力。

为一期节目,敲开600户房门

和岳月通上话,已经是晚上8点多,她刚从一个老旧小区回来。因为一栋楼的原址翻建问题,她需要和66户居民沟通,当天早9点到晚8点,她已经走访了10户。
 

对于岳月来说,入户走访66户并不算多。为了上个月播出的一期关于“老旧小区加装电梯”的节目,她和同事在延庆住了一个星期,从周一到周六,把所有不同意装电梯的居民家都跑遍了。而2018年她在《向前一步》做的首期节目,更是和同事一起敲开了600户的房门。“当时我刚做完《跨界歌王》第三季,就接到了《向前一步》的采访任务,要协调解决方庄芳群公寓的物业问题,居民觉得物业服务不到位,物业觉得居民欠缴物业费。经过我们反复沟通,物业方始终不愿意参与节目录制。进一步的了解后,我们发现居民对业委会存在不满,有成立新一届业委会的想法。为了取得600户居民的授权,同意居民代表代表他们发声,我们分成五六个组,一家家敲门询问,最终有400多户居民签了授权书。”
在节目录制现场,经过多方协调沟通,欠缴物业费的当事人最终向前一步跨越了分歧线,表示愿意补上欠缴的物业费;新一届的业主委员会也在节目组的推动下顺利组成。节目最后,芳群公寓的业主孙先生送给《向前一步》一幅手写的毛笔字,上面写道:“节目缤纷今又拍,排忧解难到家来。传媒华夏知多少,最爱北京电视台。”一首简单的小诗,背后承载的是居民浓浓的谢意。为了这期节目,岳月和同事付出了3个月的努力,解决的是芳群公寓居民、业委会、物业之间长达6年多的矛盾。
 

3个月的周期对于《向前一步》的导演来说是常态,一期节目仅前期调研一般就需要花费2个月的时间。为了调解石景山区两个相邻小区因为一道围墙产生的争议,王任飞前后前前后后去了小区不下60次,走访了数百户居民,“从夏天穿短袖,一直走到冬天穿长袖,又回到夏天穿短袖,这期节目才得以录制。”

沟通没有技巧,唯有实与诚而已

在节目制作过程中,王任飞发现,很多矛盾的产生就是因为缺乏沟通。“很多问题其实是彼此之间的一个沟通桥梁产生了误解误会,导致沟通不畅,不畅并非是说老百姓有什么问题得不到答案和解读,而是由于立场不同或者站的角度不同,彼此之间可能会产生一些不信任,而在我们这个平台上进行沟通,他们更容易听进去,也更容易把自己的心结解开,节目录到最后,很多人的感觉就是恍然大悟,这也是《向前一步》的独特之处。就像我们做过的一期房山某小区的物业纠纷,以前的物业公司把物业费从三块降到两块,合同到期了,社区要重新选物业公司,还要选物业费三块钱的。居民认为这是在变相多收费,社区怎么解释也不听。节目录制时请来了物业方、居民方、社区方等相关代表,告诉居民以前的物业公司因服务做得不到位而受到处罚,担心失去小区楼盘的管理,才私自降费,将矛盾转嫁给社区。对于便宜的物业费能否支撑起小区正常运转的问题,我们也做了诠释和解读,最后误会解除。现在小区要开全体业主大会,以理性的方式来重新选聘符合他们需求的物业公司。"
 

要想让当事人打开心扉,就要做到将心比心、换位思考。王任飞说,加入《向前一步》两年半,他学会了倾听。“倾听当事人的故事,学会把自己换到他最不开心的那个点去思考,也就能理解他了。正因为互相有了理解,才能有下一步的沟通,在沟通中才能了解他内心真正的想法。一些当事人被事件困扰太久、陷得太深,已经影响到正常生活。我们要做的就是帮助他走出来,让他以理性的心态去看待问题。很多次录制完成,当事人都对我们心怀感激,因为他们在精神上得到了解脱,有时候这比物质上的获得更重要。”
王任飞接触过的当事人里,有一位房山的小伙儿,为了能在宅基地拆迁中多拿点钱,离了婚,分了家,使出各种手段,最后也没有达到目的。经过节目的沟通,他释然了,“开了个小买卖,做烧鸡。后来到我们栏目组给大家发烧鸡,让尝尝他的手艺。他说自己以前想靠拆房子一夜暴富,以后要靠双手来改变生活。看到他的变化,我真的很开心。”
 

像小伙子一样,一位又一位当事人,走出《向前一步》,迎来新的生活。岳月还记得做芳群公寓那期节目时遇到的老业委会主任,“那时候他欠缴物业费,在节目中被反映出来,思想转不过弯,我们一直在安抚、开解他。后来做回访的时候,芳群公寓的居民张灯结彩欢迎我们导演,他也在其中,主动跟我们说自己已经补交了物业费。再后来,他作为沟通团成员参与了多期节目的录制,以自己的转变劝解有类似情况的当事人。”
从纠结到释然,从不理解到现身说法,《向前一步》用情理与法理一点点融化着内心的坚冰、一点点疏通着矛盾的症结,正如王任飞和岳月共同的感受:沟通没有技巧,唯有实与诚而已。

在成长中学会思考,“街道干部”是最好的肯定

在很多对《向前一步》的报道中,都有一个细节:一位导演历时两个多月制作完成的节目被告知无法播出,一米八几的大汉失声痛哭。这位导演就是王任飞。“最开始流泪的冲动是因为自己辛苦制作的节目没有播出,感觉都白费了。但是这两年多自己成长了,会以更宽的眼光来看待一个城市的治理,更多地学会思考,也变得更加理性。那期节目虽然没有播出,但是节目里反映的问题已经在实际生活中得到了解决。”王任飞说,曾经的脆弱早已变成了坚强,“我们就像采集器一样,不断地采集着城市中的种种案例,把它集纳成为解决问题的样板,传达给各个有诉求的群体,通过这些样板来解决他们自身所遇到的问题。”


 王任飞深入小区走访调查

多年前,记者曾经跟着王任飞一起下军营采访,那时的他天天跟军事专家、先进武器打交道,身上充满铁血硬汉的阳刚。如今,他的战场变成了乡镇街道、田间地头,外露的锋芒收敛进沉稳的内心。“我经常被村民误以为是村书记,徐总也老说我越来越像街道干部。”
“街道干部”的头衔,对于王任飞来说是最好的肯定,而他的手机也变成了节目的热线电话,“我们一年少说要去二三百个社区,从开始需要做自我介绍,到后来居民们直接问我们是不是《向前一步》的。我经常接到陌生人的电话,说你是记者吧,我想跟你反映问题。其实就是通过我接触的当事人把我的电话传给了一个又一个朋友。在老百姓眼里,我们不仅是记者,还充当了12345接线员、社区主任的角色。这是我们这么长时间的努力播下的种子,是老百姓对我们的信任。”
 

岳月在小区跟居民了解情况

从综艺到民生,岳月也改变了。以前她看的是热搜,明星的成名曲倒背如流;现在她关注的是新闻,新出台的法规政策反复研究。她说自己当初做综艺,最喜欢舞台上的瞬间,看到自己设计的节目璀璨呈现,是她最激动的时候,其实细想想,就如同烟花一般,绚烂过后即归于平静。但是做《向前一步》不一样,“路过曾经帮助的小区,看着通过节目组的努力重新换上的电梯,我的内心无比骄傲。这个城市的进步有我们的贡献,这种获得感和荣誉感是无法比拟的。”

为人父母的导演,都做出了同样的选择

王任飞和岳月都已为人父母,王任飞的儿子3岁,岳月的女儿6岁。为了大家的幸福,他们顾不上小家。“去年疫情期间,我们特别忙,制片人李潇带着《生命缘》团队去了武汉,我和王任飞轮流制作《向前一步》的节目,录像,做后期,备播……真是连轴转。那时候他跟我说,回家以后儿子都不认识他了。”岳月说的是王任飞的故事,其实她自己又何尝不是这样,把孩子交给父母和老公,自己一心扑在工作上。《向前一步》团队里每一位为人父母者,都做出了同样的选择。
 

今年播出的第一期节目《十万平的平安事》直击老旧小区的改造僵局,在9个小时的录制过程中,被打断17次,当事人三度离场。像这样的波折,《向前一步》的导演们已经习以为常。岳月笑称自己常跟制片人李潇说,录这个节目就像结婚一样,没到领证的那一刻,始终不知道这个人会不会反悔。“做节目的过程变动是常事,录制前一天晚上居民突然说不来了,我们就连夜去做工作,到第二天录像的时候还不来,我们就直接去家里找,沟通团老师也会一起帮着劝。还有的居民在录像过程中生气走了,我们就再去把他劝回来。我们的主持人、专家都有被居民现场指责的时候,言辞十分激烈,他们出去透口气,平缓一下情绪,回来接着录。我们不怕麻烦,也不怕误解,只要能解决实际问题,这些都不算什么。”
 

每一次的辛苦付出岳月并没有告诉父母,因为怕他们担心,但是通过节目,父母都看在眼里,对她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注意身体”。王任飞的家人同样给予他最大的支持,因为他们知道,自家的这位男子汉在做着一件很苦很难但是很有意义的事情。


 
对于《向前一步》团队来说,家人是他们身后最坚强的后盾;
而对于那些遇到难题的老百姓来说,《向前一步》也是他们身后最坚强的后盾。
“模范”是榜样,“后盾”是安心。
这群勇往直前的电视人,树立起了主流媒体架设政府与民众沟通桥梁的榜样,他们用自己的青春与热血,书写着对这座城市的初心与责任!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