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广电新闻» 新闻关注

《生命缘》铁军深情|“还抱得动,我的小男子汉!”

——

作者:朱子  来源:  时间:2021-11-23

最近,朋友圈出现几次

对“好记者”的呼唤。

闷头想想、往深处推推、

标签去一去,

“好”的界定后面完全可以

换成其他职业。

因为任何时代都呼唤、需要、珍视,

“好”人、堂堂正正的人。

托尔斯泰早就通透总结过,

任何人、任何职业都被赋予

同一工作,

那就是精神成长。

 

很幸运,

BRTV就有这么一支  “铁军” ,

他们不但是

不折不扣的“好记者”,

 

更是在别人生命的低谷险处

暖心陪伴的人。

他们和他们镜头里的主人公,

情感悄然交融、共度难关、

共同精神成长。

,时长01:39

 

疫情期间直至现在,

我有幸听到过他们另一侧面的声音:

那是不同的哭声,

嚎啕、啜泣、哽咽……

伴着他们的故事和点滴感受,

如今依然深藏心底。

 

进驻北京急救中心转运组的储光照,

在救护车上号啕大哭、

在房间失声痛哭;

 

进驻北京佑安医院的90后陈梦圆,

读老妈的信“老泪纵横”;

 

进驻北京地坛医院的导演李晓东,

说“哭是正常的感情迸发”;

 

带队赴武汉的李潇,

在武汉同济医院隔离病房门口,

被一位说起孩子的女医生带哭……

 

如今,疫情缓解, 

他们还是在默默前行、初心不改。

而因为“小扬扬”,我再次听到了哽咽。

 

《生命缘》年轻的导演陈梦圆幽幽一句:

“有时候我也明白这是我的一份工作,

但其实就是别人的人生。

我怎么能不投入、不谨慎、不全力以赴?

我们这个团队的每一个人都这样。”

 

 

这个团队,就是北京卫视纪实团队。

在刚刚结束的第31届中国新闻奖评选中,

他们拍摄制作的:

《生命缘•永生》

荣膺第31届中国新闻奖

电视新闻专题系列一等奖;

 

《来自武汉的报道》

荣获第31届中国新闻奖

国际传播电视系列三等奖。

 

凭借来之能战的战斗力和同袍同泽的凝聚力,

七年间六次斩获中国新闻奖,

并四次摘得中国新闻奖一等奖……

 

也许大家还会问:

这支“铁军”不就是《生命缘》团队吗?

也对也不对。

这支“铁军”的部分人员,

会随着北京卫视纪实节目的推出,

有不同栏目的跨越、调整,

“若有战,召必回,战必胜”,

形容他们,也没有错。

这些栏目有《生命缘》《向前一步》《我为群众办实事》等。

 

如果只说奖项这些,

非这个行业的人会“不明觉厉”。

那我们说说这支“铁军”新近的一个小故事,

刨一刨他们的深情,

真得动用“刨”这个字眼儿,

因为他们的深情多藏在侧面、不显眼处……

 

 

★生命之缘

四川“小扬扬”与北京“小嬢嬢”

 

11月18日19:13,

无意间在朋友圈看到,

疫情期间采访过的进驻佑安医院的《生命缘》年轻导演陈梦圆,

要去西站接以前的一个采访对象“小扬扬”,

孩子肿瘤复发了。

 

梦圆忐忑,不知道能做什么,

“我连奶茶也不敢给孩子买,怕对他的病不好。

力所能及我去西站接他们一家人去儿研所吧,

这不是工作……”

 

“小扬扬”这个小家伙,

大家大概率在北京卫视或其他平台看过他的视频。

因为这个脑袋里长着成人拳头大肿瘤的小家伙,

被当地医院判定只能活7天。

节目中表现出的天真、无邪、阳光、无畏,

随着网友自发传播视频,

继续感动更多的人……

 

 

 

陈梦圆和这个小家伙的故事,

放在时间轴上一看,5年多了。

2016年夏,小家伙天天猴子一样挂在陈梦圆脖子上。

 

 

2021年冬,梦圆看到从西站走出的“小扬扬”,

已然是个头儿齐成人肩的少年。

少年害羞了:又见到嬢嬢了;

梦圆紧张了:“我还抱得动吗?”

 

 

谁说孩子只能活7天?

我们小扬扬9岁了!

来听听梦圆讲述的这个故事……

 

“真是挺有缘分的,

我没怎么跟别人说过,挺不好意思说的。

我没有想到您关注到了这件事情,

因为这在《生命缘》是一个比较常规的操作。

为什么《生命缘》到现在十三季还有如此生命力?

和病患能信任我们绝对有关系,

我们团队每一个人都特别真诚。 

 

“2016年我们接了一个热线,

说四川一个小朋友得脑瘤了,

被当地医院判了死刑,只能再活7天。

家长受不了了,就把小朋友抱回家了。

注射甘露醇降颅压,结果孩子活了20多天。

 

“家长觉得孩子命大,

就找了他们当地的卫生院,

正好卫生院的院长看过我们《生命缘》节目,

就给咱们台里打了个电话。

台里相关部门就把信息转到了《生命缘》群里。

 

“说实话我也说不上来是为什么,

我就给人打了电话,

说看看我有什么能帮您的吗?

没想到他们已经托了在北京的朋友拿着孩子的CT片子,

摸索了一个星期、还没找到医院。

我就带他们去了首都儿科研究所神经外科,

找到了张冰克主任。

 

“张冰克主任特别好,

面对亲属‘能不能治’怕人财两空的追问,

说你们就来北京,我给你们看。

这一家人真的是出于对医生和《生命缘》的信任,

就来北京了。

 

“刚开始我并没有把它当一个选题,就想帮忙。

安排好了就有一段时间没联系。

后来纯属私人行为想看望孩子。

当时孩子妈妈跟我说了很多,

我觉得孩子特别可爱,

但是又让人特别的心酸……”

 

最后,观众在《生命缘》这期节目一开始,

听到了一句同期声,让人破防。

当时,梦圆问小扬扬:

生病了,要手术了,你害不害怕?

如今,梦圆学孩子的四川话,

又给我重复了一遍当时扬扬的回答:

“你们怕我都不怕,

我有枪可以打死肿瘤,piupiu~!”

 

梦圆说其实当然还有一段,

后来当时主任觉得太揪心,删掉了。

就是小男孩自己拿着片子跟梦圆讲,

“嬢嬢,你看这个是我的肿瘤……”

 

扬扬一直喊梦圆“嬢嬢”,

他不记得医生、护士,

却深深记得“嬢嬢”和“胡子叔叔”,

“胡子叔叔”是摄像李晨珲。

 

故事到这里已经让人动容,

但真诚的情感互动,

还开出了另一支生命之花。

扬扬的妈妈在孩子送上手术台之前,

默默签署了器官捐献同意书……

 

“父母抱孩子来真的就是一线生机,

却做了最坏的打算。

他们找到医生办公室说,

主任这个孩子交给您,

我们当然希望他能治好,

但是您也别太有压力,

我们也知道这孩子不好治。

如果说孩子治不好的话,

我们愿意给孩子做遗体捐献,

看看能不能帮到其他人……

 

“我觉得他们是真的善良,

因为他们说来北京有很多人帮他们。

他们打动了张冰克主任。

平时挺有个性的一位大医生,

但那一天那一刻落泪了……”

 

其实,扬扬的肿瘤8岁复发过一次,

在重庆做了伽马刀手术。

这次复发就联系了张冰克主任,

来北京做第二次开颅……

 

而陈梦圆已经在今年3月份,

到了《向前一步》栏目组。

但她还是奔着扬扬去了,

让人落泪的是这是一场双向奔赴……

 

扬扬看着北京“小嬢嬢”是那么亲!

在很多人眼里也还是大孩子的梦圆,

心头一热:

“还抱得动,我的小男子汉!”

 

 

★成长之缘,“铁军”成员的精神强连接!

 

《生命缘》这支“铁军”呈现的故事太多了,

他们的作品都硬核强悍、内容丰满,让人回味。 

而他们自己却往往隐身,

甚至在没那么紧张的平常日子里,

或许每一个周末都在北京郊区《向前一步》拍摄现场,

或许一头扎进山区几个月,

拍摄相关的医疗题材……

 

比如,2020年1月23日(农历大年二十九),

进驻北京地坛医院的导演李晓东的“F4”,

是北京地区第一支进驻医院隔离区内采访的团队。

后来,几乎隐身的导演李晓东深入山区采访……

 

 

再比如,2020年2月27日启程,

深入武汉医院隔离区病房采访的李潇小分队。

如今,李潇在《向前一步》忙得停不下来……

 

 

那“铁军”成员之间的连接如何?

超强悍,有专业、有情感,

但更是精神!

陈梦圆讲到了和制片人李潇的互动。

李潇,成熟、稳健,

是勇于牺牲的“铁军”代表。

 

“刚做《生命缘》导演的时候,

其实我是很有负担的。

因为我有时候会觉得在刺探别人的隐私,

我在掀开别人的伤口,

我很有压力,我为什么要这样做?

 

“记得有一次我还和李潇老师闹别扭,

说以我的价值观没有办法问他这些问题。

李潇老师经验丰富、跟我讲道理。

她说其实他们有很多话想说,

但是他们没有倾诉的对象。

所以这时其实你只要是一个善良的人,

他们也知道你是一个善良的人就行了,

沟通往往能自然达成。

 

“后来我发现确实是这样,

他们真的想说,因为压力太大了。

比如有时孩子生病了,夫妻两个人很难受。

因为很多时候孩子病都是耽误的,

妈妈会自责,爸爸会不知道怎么办。

我们是一个桥梁和盛放情绪的容器,

让他们的压力释放。

 

“其实来医院看病的人,

我们的主人公都在经历人生中最艰难的时刻。

他们有很多话有时跟亲人不敢说,

而我们其实是在他们人生中很艰难的时刻,

陪在他们身边的人。

 

“也许别人认为他们对我们来说,

是拍摄过的一个主人公、一个选题。

其实不是这样,

在他人生中很艰难的时刻,

我们在他身边,是很深的连接。

我不是只跟小扬扬这一家这么亲密,

我跟很多家庭多年也保持很好关系。

 

“而且不是我一个导演这样,

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别人生命的一部分,

别人的信任很珍贵。”

 

 

陈梦圆在“铁军”中算相对年轻的,

团队之间强劲的精神连接,

多年达成、愈来愈如遒劲的“精神龙骨”。

“铁军”气质加身,

梦圆去年拍摄的捐献器官的小朋友,

得了中国新闻奖三等奖;

被团队推出、代表一线记者,

参加了三•八节的北京疫情发布会。

 

接下来,陈梦圆去任何栏目组,

都带着“明晃晃”的“铁军”特质。

比如,采访北京大雨,

她会觉得:“不就是淋雨吗?”

 

 

比如,录制《向前一步》。

她会轻松说:“周六去房山、周日去平谷。”

 

 

陈梦圆说:

“我挺想《生命缘》大家的,

我特别敬畏我们邵晶主任。

这个团队干起活来,特别温暖。

你见到的患者都是善良的,

你见到的家属是善良的,

你见到的医生也是善良……

虽然说老天爷跟病患开了一些命运上的玩笑,

但是最打动我的永远是,

他们是那么坚强的人、向光性极强,

乐观、善良、顾及别人。”

 

梦圆说到的邵晶主任,

就是《生命缘》策划人、创始人,

北京广播电视台卫视频道中心主任。

听多了《生命缘》团队对这个名字的提及,

处变不惊、统筹安排、提炼主题能力超强、坚守《生命缘》的深度……

 

 

而邵晶总是自然又轻柔地称呼《生命缘》的记者为“孩子”。

《生命缘》是国内最早开播的医疗纪实节目,

邵晶早就说过:

《生命缘》最大的难题,是怎么超越自己。

她眼见着“孩子”们不断地实现超越,

一次又一次、直指高峰……

 

前阵子,收藏家马未都先生的一席话,

在社交媒体疯转,其中一句是:

“人生最重要的,其实是精神健康。

突然你得了一场大病,

你才发现财务自由不自由、爱情能不能坚持,

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自己的存在,

是否能够病愈、健康……”

 

《生命缘》“铁军”的工作,

不就是在和病患、家属、医生、包括自我,

反复验证“活着为什么和该如何活着”吗?

他们陪伴在病患的人生低谷,

全然面对和他们共处的世界。

在痛苦的磨砺中,

共同创造精神的桃花源……

 

致敬《生命缘》团队的

所有人!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