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广电新闻» 新闻关注

帅炸了,这个昆曲“小相公”!

——

作者:朱子  来源:  时间:2021-11-26



 

上次我们说了 “绝美CP”的“一半”。

关于这对“绝美CP”,

大家可以在北京卫视播出的《最美中国戏》中,

回味她们的神颜、神态,

堪称神搭……



 


没错儿,这位俊俏“小生”是女娃!
这对“绝美CP”朋友圈互动,
邵天帅调皮称翁佳慧:“小相公”。

翁佳慧说邵天帅,真诚:
“我特别佩服天帅对艺术的理解还有勤奋,
而我总是有一点点那种小小的懒散。
天帅是非常棒的搭档、榜样。”

很想体会这种微妙默契与信任,
但我觉得难度有点儿大。
想象翁佳慧穿着厚底鞋在舞台上疾走,
这种奔赴是去呼应爱情、相会“娘子”。
一个女孩子扮演男子,
心态、情感、表达、体力……
克服男女差异是其一,
更有深谙女性心理的男性特质的强调。


想来,单纯女生或是男生,
只要不需要跨越性别表达,
感同身受,都有困难。
而且昆曲不像越剧,
没有“女小生”的传统。
倒是影视圈有让大家念念不忘的经典:
林青霞的东方不败,叶童的许仙。


翁佳慧也做了凤毛麟角。
大家看这个短发女生的外相,
按老话,就是《世说新语》的“妙有姿容,好神情”。

搁现在,就“帅炸了”呗!
或者流行的那句:
“女人要是帅起来,真没男人什么事了。”

 


那如果我又说:
翁佳慧是土生土长的上海小囡囡,
人家当初进上海戏曲学校是按“旦角”招的,
她做梦都想长胖、长壮,
她上学时总被喊像“巩俐”“章子怡”……
(悄悄说,我还觉得她像“陶慧敏”)
又增加了“女小生”的神秘感了吧?

 

哈哈,我们来看翁佳慧的故事吧。
等不及的可以先听听她的嗓音和排练片段。
《流光歌阙》的主题曲完整版在文尾。


★上海小囡囡,青春期惊艳“转道”

 

大家想到的上海女孩什么样子?
对照翁佳慧,其实主干依然明晰。
虽然她作为特殊人才引进北京七年多了,
但她的“上海味”,依然浓郁。


比如,翁佳慧说“吴侬软语”,
说话方式、发音习惯,特别耳熟。
仔细一想,有了,演员吴越。
一问,巧了,翁佳慧和吴越,
来自上海同一个区、同一个镇。
佳慧笑:“我们不认识的,只是我妈妈认识她爸爸。”


再比如,翁佳慧忙起来就吃泡面,
但讲究起来,西餐各种配置。
听着,让人想起一个词“老克勒”。
海派文化,悠闲雅致,东西交融的情调。
不过呢,北京豆汁儿也是她的最爱。


又比如,上海女孩“劲劲儿”的有没有?

哈哈,女孩都“劲劲儿的”哈。
但佳慧把这个劲儿和“女小生”联通了:
“改行小生的时候,
一直在揣摩那个人物的内心。
其实我自己演小生,
知识分子小书生、英俊驸马爷,
也有点那个劲儿,和‘官生’不同。”

 


翁佳慧,1984年出生于上海。
秀美的小囡囡,父母想取名“佳宝”,
结果这个名字被亲戚抢叫了。
那就“佳慧”吧,添了聪慧的期许。


佳慧说,父母都是普通工人,
但妈妈喜欢唱歌、有歌唱家的梦想。
翁家有女初长成、走到哪儿都被夸漂亮,
妈妈的梦想转移到女儿身上也是自然。

可是女儿呢?
喜欢文艺是不假,但独爱话剧。


于是,16岁的佳慧,
报考了上海戏曲学校的话剧班。
话剧班两年一招,那一年不招。
只剩沪剧班和昆曲班有名额。
上海女孩自然直接去了沪剧班,
人家说也满了,就昆曲班还有一个名额。
没得选也是一种选择,
一考秀秀气气的佳慧嗓子又好,
老师丝毫没犹豫,按“旦角”收了。

 

人生的路,
有时关键的几步往往就是“老天自有安排”。
来看看翁佳慧如今的履历:
中国昆曲2015年度推荐艺术家,

中国戏剧家协会第四届“中国戏曲红梅金花”奖、

第18届上海白玉兰戏剧表演艺术奖新人主角奖、

第五届中国昆剧艺术节优秀表演奖得主,

主演的昆曲电影《红楼梦》获第29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摩纳哥电影节天使奖,

《红楼梦》唱腔CD获中国金唱片奖……

 

再对照当初她和昆曲的无心之缘,
是不是无心插柳柳成荫?


但是,考上昆曲班是刚刚开始。
还有一个“旦角”到“小生”的跨越式改变。
美美的小姑娘为什么舍“旦角”独独钟爱“小生”?

 

昆曲小生特别讲究儒雅、清新的书卷气,
声腔婉约、姿态精心细作,
有一种特有的神韵。
第一次看昆曲《牡丹亭》、见到“柳梦梅”,
小姑娘着魔了……

 

 
这里我们必须提一个响当当的名字:
岳美缇。

这可是世界闻名的昆曲艺术表演家,
被称为“昆曲第一女小生”。

今年80岁高龄,还时有登台。
而当年佳慧看的“柳梦梅”,
正是岳美缇、也是她未来的老师演的。


“看完以后我整个人就震撼了,
我感觉我的魂被他抽走了。

其实我后来才知道是个女小生,
我当时一直以为是一个男生。
明明知道是女小生,
可那种风流倜傥、温存、细腻、柔美、书卷气,
我觉得是大部分女性想象中的那种男朋友的感觉。
没想到昆曲的小生可以那么帅、那么温文尔雅,
我被这种精神气质深深吸引了……”
 


“我对昆曲之前认识不够深,
我觉得昆曲的文化底蕴真的很深,
它可以浸润一个人。
一个人学了昆曲以后,气质都不一样。”

 

“接下来,我就软磨硬泡我们校长顾兆琳,
他是著名的昆曲作曲家和演员,
他年轻时候也唱小生,
顾老师又是那种很温文尔雅的文人, 
他无法拒绝我,就说他想一想。
而我就是一直追着问,
‘什么时候咱们开个小生班?’
后来他说,我教你们几个人唱《琴挑》,
就是先是上海人说的‘搭一搭脉’,

看你有没有方面的天赋……”


《玉簪记》里《琴挑》一出最富诗意,
故事原型出自汉代卓文君与司马相如。
佳慧为了让老师看到自己的“小生”天赋,
哈哈,拼了。


“我那个时候真的是特别恐怖。
我的同学说我一下课就唱,
然后陪她们去逛街,我又开始唱,
她们就很嫌弃我,
说麻烦你不要在马路上唱,

马路上的人都在看着……

然后晚上睡觉,梦里面也唱出几句,
把同学吓到了。
那时17岁,那段时间特别充实……”


佳慧那会儿是真“疯魔”了,
但离“成活”还远。
而且远没意识到,
她将要面对的“女小生”的困难是层峦叠嶂……
 


“我就满脑子想的都是风花雪月的小生的各种美,
然后突然发现自己做得好丑,
当时就觉得这个、那个都必须要改。
学《琴挑》顾老师帮我抠腔、抠咬字、抠念白,
当他觉得是可以请岳老师来的时候,
这就是正式过关了。
他终于把岳老师请来了,上专业课!”

 

当年的佳慧还没想过未来的岁月吧。
岳老师如今已是,
佳慧每个月要“打好几通电话”汇报、沟通,
最离不开的高山大海……


★穿厚底鞋到处跑的小姑娘,真狠!

 

大家都熟悉《少年中国说》,
里面说少年人如朝阳、乳虎、侠,
还有呢?“老年人如字典,少年人如戏文。”
梁启超老生是有多懂少年?


翁佳慧就如戏文,
而不是字典的规规矩矩、条目明晰。

 


 

岳美缇老师的一场对戏文的传神演绎,
简直是摸透了女孩的心思。
将丝般的细腻温柔与带着娇憨的洒脱,
融化在了一颦一笑一腔一唱里。
一个可着人心意的有情男子,
恰巧应和了青春期的翁佳慧对男性的梦想和期待。
她发狠一定要做老师那样的“女小生”……


1米67的翁佳慧偏瘦,
属于一忙一累就掉秤的女孩。
可是“女小生”的衣服都很宽大,
她又是旦角的脸型,上妆脸瘦不好看。
这倒相对简单,增肥。


说到这个话题能看出翁佳慧的“假小子”样儿了。
“今年倒是颇见成效,
以前增肥期稍微长了一点,
大家都说现在正好,脸圆润了,
整个人看上去更加有劲儿的那种感觉。”


还有更难的,小生的厚底鞋!

女孩穿高跟鞋一般都有功夫,
但厚底鞋不是高跟鞋,
脚受得罪能赶上芭蕾舞演员的脚……
 


“那鞋男生穿的话理论上讲是2.5寸,
因为我觉得我可以再高一点,
所以我在鞋子里边又垫了一层。
穿上应该有1米72。”


“当时在学校刚刚开始学小生,
女生在力量上肯定要弱很多,
男生跑10圈你来20圈都不一定行。
所以我就是干什么都穿着这双鞋。

上文化课、去食堂、四处溜达……
把这双鞋当成拖鞋来穿了。”


听上去不难,
鞋子合适不合适脚知道。
翁佳慧的脚充血、毛细血管破裂,
指甲变红色、脚底上出血印子……


再对照增一分柔腻、减一分刚冷的舞台形象,
谁又知道风度翩翩、温良醇厚的妍俊少年,

脚底下这般光景?

 

★水瓶座的“小相公”,透彻

 

和翁佳慧聊天,时有惊艳。
因为她的观点表达很特别,
跳脱如“赋比兴”的“兴”,
却直击要害,透彻到寒光一闪。
聪明、创新、追求独特、个性色彩浓郁,
典型的水瓶座。


比如,昆曲是慢工细活,
流量、收视率、阅读量、粉丝数等这些数据会影响到她吗?
听她的真实、清冷。


“其实一开始我是特别羡慕,
比如影视圈、话剧界这些,
受到的关注更多一些,就很羡慕。
但是后来我自己悟,
昆曲红过我们中华民族最辉煌灿烂的时代。
如今,这种雅的艺术不再是流行文化,
我内心上会有形单影只的感觉。
我的老师跟我说过,
当戏曲演员要吃得起苦,这是第一个,
但最重要的一个还是要耐得住寂寞……”

 


这是一个从小被喊像电影演员、钟爱话剧、
阴错阳差爱上昆曲的女孩的真实声音。
千万不要以为翁佳慧没经历过热闹。


2010年翁佳慧走上了央视全国选秀赛场,

昆曲《红楼梦》海选,多轮比赛、多人竞争。
大家猜到结果了吧?
贾宝玉,非翁佳慧莫属。


这个角色她一演就是十多年,
一共演了100多场。
可以说,贾宝玉陪伴了翁佳慧的成长。
 


再比如,佳慧现在如何看待宝玉?
听听这位“小相公”的透彻。


“我现在反观觉得宝玉是个觉醒者。
他的上半场就是一个纯真年代,
代表了很多人的人生中的部分缩影。
下半场家族没落、爱情错失,
他开始思考生命到底是什么。
所以最后我们唱的‘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我觉得宝玉是对生命的一种审视者、觉醒者,

而不是简单的一个贵公子。
他命运的没落其实代表了每一个人的这种心路历程。
就好像我有时候回忆起我小时候特别无忧无虑,
然后突然生命之中又会出现至亲的离去、好友的分别,
这些都会跟《红楼梦》里一些重叠在一起……”
 


又比如,佳慧怎么看待综艺?
她开开心心参加了《最美中国戏》的录制。

 

“我觉得还是挺好的,
整个是环绕式的拍摄,
镜头下跟我们舞台上表演还不一样,
需要我自己去做表演的调节,
去适应镜头的高清、让表演更加细腻、有层次。”


“有人会觉得做综艺未必是好事,
但是我觉得把昆曲内容放到各个平台上去,
岂不是更好的一件事情?
因为进剧场的观众毕竟是少数,
电视和网络对艺术来说是一个很好的平台,

可以让更多的人了解昆曲的美……”


还真是这样。
11月17日,“大戏看北京——线上看北昆”,
就带戏迷观众们走进了北昆的排练厅、探班直播,
线上线下风景,大好。
北昆的操作,总是那么难得“少年”。

所以,翁佳慧最迷恋的平台在这里。


“北昆每年都会有很多的小剧目给年轻人排练,
每年也会有给成熟演员排的这种大戏。
我觉得杨院给我们这些青年演员也好、年长的演员也好,
建设了一个非常好的平台,
为了北昆拆迁、建立新院址,
不知花了多少心血……我们都挺心疼的。
未来我们的剧院也会有很多的剧场,
让我们去投入青春的火焰。”


★北京的“小媳妇儿”,萌

 

翁佳慧可爱吧?
哈哈,被北京男人娶了哈,
成了咱们地地道道的北京媳妇儿。


演了这么多年“女小生”,
佳慧心里生活中理想的男生什么样呢?
“那不就是我老公?”

啧啧,这糖撒的猝不及防、防不胜防。
 


人家这仙缘可不是天上掉下来的,
是老师给牵的红线。
“是老师和她的好朋友一起给介绍的,
那一年我都23岁了。
这种方式是不是特别土?”


哈哈,佳慧或许自己都没留意,
她年轻的身体里住着一个老灵魂,
与600岁的昆曲超时空相逢即爱恋,
那相亲这种古老又传统的方式,蛮登对。


佳慧的先生是前门胡同里长大的北京男孩,
上一辈就是一半北京一半上海,
佳慧小两口儿完美复刻了老两口儿的婚姻模式。


“我老公是一个大暖男,
不完全是北京爷们儿的特性,
他还有南方人的细腻。
喜欢看戏、看展览、看艺术类或纪实类的书,
学过油画,是爱艺术的理工男……”


为什么说这俩是“仙缘”呢?

一个水瓶、一个天蝎,随性、艺术,
仿佛不经意下凡人间,
完全不踩世俗的“点儿”:
恋爱一谈谈5年,
结婚10年了也不生娃,
平时养个小狗狗使劲儿宠……
哈哈,佳慧懵懵的、不食人间烟火儿的样子,
特别萌。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