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圈内新闻» 新闻关注

BTV这样直播北京国际电影节颁奖典礼

——

作者:  来源:  时间:2018-05-07

一场美妙精彩的视觉盛宴把为期八天的北京国际电影节推向高潮之后,带着人们的赞许与期待,带着电影人对电影事业的执着坚守,带着中外电影产业的交流与探讨、合作与交易,带着兴奋与激动,也带着不舍与回味,落下了帷幕。而北京电视台倾力打造并直播的压轴大戏——第八届北京国际电影节闭幕式暨“天坛奖”颁奖典礼,让中外电影人在电视镜头前大展风采,让电视观众乐在其中,而这样一场电影节闭幕式的直播,不仅全方位地彰显出了中国文化的韵味之美,也让世界影视界看到了北京电视台直播节目的国际范儿。

然而,俗话说得好: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这不仅仅是指台上表演的艺人们,也包括这次出色完成直播任务的北京电视台的文艺节目中心的主创团队。通过电视荧屏,我们看到每一个精彩的画面与表演,当记者日前独家采访了北京电视台文艺节目中心主任潘全心、副主任庄小红、以及此次颁奖礼直播节目执行总导演刘昕冉,才发现,那些我们看不见的幕后故事也同样的精彩。听着他们打游戏过关一样地解决掉一个又一个的问题与困难,不由得我们要对这些勇于担当、勤勤恳恳坚守自己职责的电视人致敬。

台前  一台100多分钟的电影节颁奖典礼直播 幕后  导演组全体成员疯狂学习了一个多星期

刘昕冉告诉记者,接到北京国际电影节闭幕式直播任务是在今年初,“当时导演组的同事们都很兴奋,终于有机会可以参与其中了,也算是实现了心中的一个愿望吧。”他说。 不过,兴奋归兴奋,想要直播一场既有国际范儿,又有中国文化韵味的闭幕式暨颁奖典礼,大家却是一头雾水,面临的第一个难题就是——怎么干? “毕竟这是一个电影人的盛典,我们之前制作的节目还都是电视范畴,对我们这些年轻的导演而言,经验几乎为零,当时压力很大,也不知该从何入手。”刘昕冉说,“从那时起,总导演李雪萍带领我们这支导演团队开始了疯狂的学习。”之所以说是“疯狂”,以前大家也就是看看晚会的素材,每天看两个也就差不多了。“而这段时间,我们一天要看上八场——包括奥斯卡颁奖礼、戛纳电影节颁奖礼以及往届北京国际电影节颁奖礼。翻来覆去地看,希望从中发现一些规律或是方法。就这样,我们‘恶补’了一周的时间。”刘昕冉说。 要知道,由于导演组的成员来自北京电视台文艺频道的另一档节目《春妮的周末时光》,所以,当时的他们还要忙于正常的日常工作,因此工作强度与压力可想而知。然而,有一天,在录制完一期《春妮的周末时光》之后,尽管已经是晚上十二点多了,但大家谁都没有离开,自发地聚在一起,分享这几天的学习心得,商讨了两个多小时,才意犹未尽地离开。 第二天,正式建组。“由于有了前期的准备,总导演李雪萍定下了三个方向——第一,形式要简洁,越简单的越大气,观众也看得越明白,同时也更容易思考。第二,在风格上一定要体现中国风。第三,在内容上,要很电影——毕竟这是电影人的聚会,我们要展现出我们这个团队热爱电影,了解电影,崇敬电影,让电影人觉得我们不外行。本着这三个方向,我们开始逐步策划起来……”刘昕冉说。 然而,解锁的过程也开始了……

台前  开奖嘉宾从舞台中央款款走来 幕后  砍掉旧模式中一半的开奖嘉宾

我们看到很多的颁奖典礼,常会看到两位开奖嘉宾登台,而这一次的北京国际电影节的每一个开奖环节,我们只看到了一位开奖嘉宾。 刘昕冉阐述道:“我们觉得两位嘉宾会产生几个问题。首先,因为语言问题,两位嘉宾可能听不懂对方的话,甚至台下观众也听不懂两位嘉宾的话。这就很有可能造成答非所问或者自说自话的尴尬场面,让开奖流程变得不顺畅;其次,如果两个人开奖,开奖区都会设立在与主持区相对的舞台的下场口,实际上,舞台的中央空的,这种画面让人难以接受;第三,两个人出来只会在台上相互对话,而无法跟台下的观众有交流,这都是问题。” 于是,在集思广益中,大家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只用一位嘉宾来开奖。“第一,嘉宾可以从舞台中央走出来;第二,嘉宾会在舞台中央讲述,而他的讲述全部都是对台下观众说的,从观众的接受度上来说就会更高;第三,如果只设一位嘉宾,我们就会更好地策划其讲述内容,让嘉宾发言的讲述感更强。”刘昕冉说道。这样的设计,其实实现了在形式上简洁的目标,同时,看似减少了一位开奖嘉宾,实则却是为内容的充实做了加法。正是因为这样简洁明了的创新设计,得到了组委会各级领导的充分肯定和支持,并经过共同研究,终于敲定了这个方案。 然而,找什么样的人来做开奖嘉宾呢?

台前  十个奖项,十位业内响当当的开奖嘉宾 幕后  全中国符合条件的明星,我们都问遍了

庄小红告诉记者,一位开奖嘉宾的设计,使得这一环节变得更清晰明朗了,但是难度却加大了,这要求嘉宾人选一定要有广泛的知名度。“有两个维度的要求——一个是传统电视的知名度,一个是互联网的知名度,这些都是硬指标。此外,其本人还得有叫得响的电影作品。这是选人的前提条件。”她说。 于是,离直播还有不到九十天,大家就开始了拉名单,找人的桥段了——能发动的关系全都发动起来了,能利用的资源全都用上了。刘昕冉感叹地说道:“可以拍着胸脯说,全中国的明星我们都问遍了,‘挖’遍了。经过八十多天的努力,敲定了十位嘉宾,但是,即使这样,开奖嘉宾还是出现了变化——到直播当天,最后一个音乐奖的开奖嘉宾才定下来,确定为赵雅芝。最终这十个人才最后定下来。”他说,“这个过程每天都像是在坐过山车,对于导演组来说,每天都有可能面临很大的挑战——因为嘉宾人确定不了,我们的文案词都没法写,毕竟,讲述词都是根据开奖嘉宾量身制作的。” 然而,这些还不是突发状况……

台前  黄渤展现与舒淇共舞的桥段,笑翻全场 幕后  加入“黄舒舞蹈”视频时,距直播开始,仅剩半小时

黄渤和台下众多明星的互动环节可谓是将盛典推向了高潮。 然而,就在22日当天,离直播还有三个小时的时候,刘昕冉和黄渤准备进行最后一次对稿。结果,黄渤突发奇想——之前的设计是,他和舒淇互动的时候,导演组准备打出一张两人合作出演的《西游降魔篇》中黄渤与舒淇跳舞的剧照。而此时,黄渤觉得图片的形式不好,希望能把电影中那段视频剪出来,互动时播出。 “当时我们导演组觉得这简直是天方夜谭!”刘昕冉说,“而且,为了保证晚会的顺利进行,所有的视频都已经按顺序排好,不能再加了,否则有潜在的播出风险。”刘昕冉说。然而,半小时之后,黄渤坚持自己的想法,要把照片换成视频。“当时我们没有这部影片,需要临时下载,再做成视频文件,导入到视频台——关键是连试一试的时间都没有了——把片子剪下来的时候已经快七点了,当时已经有很多的观众进场了,我们不能在观众面前提前解开谜底啊。”执行导演刘昕冉当时焦急的心情可见一斑。而作为总导演的李雪萍当机立断,表示必须把这十秒钟的视频加进去,因为她明白,黄渤之所以这么想,一定是希望给晚会加分。而当一切就绪了,离直播开始只有三十分钟了。 后来播出的效果,想必所有的观众都看到了。对此,潘全心感慨地说道:“做晚会真的是无止境,只要再下一下功夫,就能超越你之前认为最好的。事实上,黄渤这一想法,是他在帮我们,帮电影节,让它更有色彩更生动真实,这体现了明星艺人优秀的创作态度。而同时,作为总导演的李雪萍勇于担当,关键时刻敢拍板,也体现出了对自己作品负责的态度。” 然而,这还都是直播开始前的,挑战神经的事又来了……

台前  娜塔·墨文耐兹两次登台领奖,并激动地扭动话筒 幕后  在她第一次下台的时,潘全心李雪萍就立刻准备了备用话筒

娜塔·墨文耐兹应该算是整个颁奖典礼上的高光人物了,作为导演,她不仅凭借《惊慌妈妈》获得了最佳影片奖,同时,该片还摘走了最佳女主角奖。然而娜塔·墨文耐兹却在直播现场捅了一个“娄子”—— “由于开奖嘉宾在舞台中央,所以,为了避免工作人员反复上台摆放话筒架而影响播出效果,因此节目组特意设计了一个升降话筒,开奖嘉宾一登台话筒就从舞台下面升上来。”刘昕冉强调说,“但是由于话筒是固定的,因此不能拔下来。而由于连接线很短,也不能反复扭动。” 结果,我们都看到了,娜塔·墨文耐兹第一次登台领奖就因为太激动了,手舞足蹈地在台上反复拧动话筒。看到这样的情景,正在控制台密切注视直播进程的潘全心和李雪萍马上意识到了潜在的风险——必须准备好备用话筒。 然而,第二次登台领奖的娜塔·墨文耐兹依旧激动地“折磨”话筒,果然,升降话筒坏掉了,幸好李雪萍已经通过音响师准备了一支立麦,在王家卫登台的时候,工作人员恰到好处地将备用话筒放到了王家卫面前,将这次意外化解于无形之中。“所以,做大型的晚会,需要经验,每一处都要预想到‘如果坏了怎么办,我的预案是什么’,这就是导演本身的经验,要保证播出顺利,不出现失误,就要提早做好处理突发事件的预案。因为,作为导演,‘命好,运气好’是不存在的。”庄小红认真地说道。

花絮

执行总导演刘昕冉 增重20斤!

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颁奖礼直播节目执行总导演刘昕冉爆料:北京国际电影节这个项目做下来,自己胖了20斤! 他说,不仅是他自己,整个导演组的五位成员都胖了,而自己是胖得最明显的。“我们每天的工作几乎都是到次日早上五点才告一段落。每天到了凌晨三点左右,所有人必定会饿,于是大家去楼下吃点东西补充体力,火锅、烤串……不吃不行,否则,饿得顶不住啊!就这样,大家逐渐地就都胖起来了。”刘昕冉说,“二月份春节放假回来的时候,自己还曾经去健身房——那会儿是185斤,正处于减肥阶段。自己还幻想着通过锻炼,坚持到四月份争取能降到170斤。没想到,不知不觉中就到了现在的200多斤了,而且越来越胖,有点一发不可收拾了。”

闭幕式后的总结会

电影节闭幕式暨颁奖典礼结束后,当一切回到平静的,已经很晚了。然而,在雁栖湖国际会展中心的会议室里,导演组全体成员还在热火朝天地开总结会。经过这样一次“大战”的考验,经受洗礼升华了的年轻导演们都在激动地你一言我一语地分享自己的心得,而且显得意犹未尽,每个人都特别想表达和总结。“大家在一起, 做了一个好节目,需要这样的总结与分享。尽管工作的确苦,的确累,但是在这样的团队中,看到的是年轻人的愿意去做事情、愿意把事情做好的激情。有了这样的激情,有了在创作中的相互碰撞,也让他们体会到了其中的乐趣,并从像李雪萍这样的优秀导演身上学到了勇于担当勇挑重担的精神。这无疑会帮助年轻人得到巨大的提升。”潘全心说道。不知不觉中,这个总结会开到了凌晨三点钟才结束。

记者不忍打扰李雪萍

原本本报记者还有采访总导演李雪萍的计划,但是,得知李雪萍导演的父亲生病住院的消息,记者几次想拨打她的电话,但是最终还是没有去打扰李雪萍导演——太长时间忙于工作,并且,为了尽快为北京电视台培养出优秀的青年导演后备人才,成为合格的接班人,她这些年几乎是手把手地带新人了。如今,家中老人需要照顾,又赶上五一小长假,记者还是希望忙完电影节的李雪萍导演能好好休息,也希望老人家早日恢复健康。至于采访,来日方长。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