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圈内新闻» 新闻关注

北京电台广播剧如何征服听众

——

作者:  来源:  时间:2017-11-20

  10月19日至11月27日,北京文艺广播在FM87.6进行第十四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获奖广播剧展播。其中4集儿童广播剧《板车女孩》是由北京电台和安徽广播电视台联合制作的,作品以“中国好1人”黄凤为创作原型,讲述了主人公小凤从6岁起照顾瘫痪在床的爸爸,12岁时拉着板车带爸爸到北京治病的感人故事,在表现小凤自强不息的同时,也体现了“人间处处有爱”的真情。广播剧的很多细节催人泪下,现实中真有其事吗?是什么让小凤做出了很多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本报记者采访了《板车女孩》的导演和编剧,在寻找答案的同时,也了解到这些年北京文艺广播频频获得“五个一工程”等广播剧大奖以及如何征服听众背后的“传奇”。

 

 

  为创作广播剧多次采访“板车女孩”和相关人员

 

  小凤是生长在安徽蚌埠的农村女孩,在她6岁的时候,爸爸高位截瘫,妈妈离家出走,从此小凤扛起了护理爸爸、照看奶奶、操持家务的生活重担。12岁的小凤拉着板车,两次带着瘫痪的爸爸进京治病,得到了北京热心群众、媒体的关注和帮助,北京武警总医院减免了小凤父亲的手术费,成功进行了干细胞移植手术,小凤的爸爸能坐起来了!小凤为了照顾爸爸,萌生了辍学的念头,镇支书王大爷得知后帮小凤在学校旁边租了房子,让她能一边照顾父亲一边上学。王大爷对小凤说:“你得好好上学才能帮家里摆脱贫困和困难,这个家才能真正有希望!”

  广播剧《板车女孩》取材于真人真事,主人公小凤的原型是安徽蚌埠五河镇的女孩黄凤,她6岁时,爸爸由于意外摔伤高位截瘫,妈妈离婚改嫁,小小年纪她就承担起照顾瘫痪卧床的爸爸和患有白内障的奶奶的责任,独自撑起一个家。为了给爸爸治病,她拉着两米长、200斤重的板车来到北京求医。“板车女孩”黄凤的孝心感动了社会,被评为孝老爱亲“中国好人”,获得“全国十佳自强女孩”等称号。

  “我们当时确定这个选题是因为黄凤的故事特别感人,而且与我们北京有直接的关系,还有小中见大的主题。”广播剧《板车女孩》导演邵军介绍。由北京电台和安徽广播电视台组成的创作小组开始进行深入采访。“两年前,我们先去了‘安徽好人’博物馆了解黄凤的事迹,后来又几次找到她本人聊了很久。还到村里、镇上走访了相关人员谈了黄凤当时的家庭和学习情况,采访了北京武警总医院的相关医生等。”广播剧《板车女孩》的编剧之一、北京电台的徐然说道。 

 

《板车女孩》编剧徐然、吕卉和导演邵军(从右至左)在“五个一工程”颁奖大会上接受采访

 

  黄凤做出超常之举的动力是“有爸才有家”

  徐然介绍,黄凤从6岁开始就踩着板凳上锅台炒菜做饭,同时护理瘫痪在床的爸爸。她用头顶、用牙拽,帮爸爸翻身、擦洗,一直到十几岁。在黄凤的精心照顾下,她父亲从来没有起过褥疮。

  这是一个坚强、早熟的孩子,十几年来做出了许多让常人看来不可思议的事情。她是怎么做到的?“黄凤之所以有超出常人的能力和坚韧,和她妈妈离开有很大的关系。”邵军道出原因。“我们发现,对于儿童来说,失去父母的恐惧比生活的苦难更难以接受。”徐然直言,黄凤的想法其实很简单,妈妈走了,爸爸不能再没了。“经过反复讨论,最终创作小组确立了‘有爸才有家’这样一个小凤的人生动力和故事主线,正是这个想法让她完成了成年人都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但黄凤毕竟还只是个孩子,天真的想法让她以为只要去到北京的医院就能治好爸爸的病。“她带着眼盲的奶奶、拉着板车上的爸爸来到北京治病,兜儿里只有27块钱。没钱怎么看病?孩子不懂,大人也不知道吗?创作人员都有疑问。”徐然说,后来他们问到黄凤的父亲,他说他是不忍心打击孩子,就同意随女儿去北京,到了那儿她就死心了。“考虑到大家的接受程度,广播剧里我们改成了小凤带着200块钱。”

  徐然介绍,黄凤12岁时自作主张请铁匠帮她打了一副近200斤重的铁板车,去摩托车修车铺要了两个轮子装起来,就这样拉着父亲踏上了去北京的治病之路。在蚌埠长途汽车站,黄凤一家等了好几天,才有大巴车司机愿意把他们捎到北京。第一次到北京碰了一鼻子灰,黄凤决定辍学照顾父亲。后来她从电视上得知北京武警总医院的干细胞移植能治她爸爸的病,便又带着爸爸奔向了北京。“在成年人看来这简直就是异想天开,但确实就是这么发生的,就因为她是孩子,有着不务实的梦想,才能坚持下来。”徐然说。

 

 

创作人员与“板车女孩”黄凤在合肥座谈

  人间真爱创造奇迹——瘫痪的父亲坐起来了

  北京武警总医院破例收治了黄凤的父亲,并申请了实验经费,还为他减免了治疗费用。徐然介绍,曾有拍客将黄凤的遭遇发到网上,有人怀疑过黄凤,后来发现他们真有困难,热心的人们便开始捐款,在媒体的帮助下捐齐了黄凤父亲的手术费。“原来她爸爸只有脖子以上能动,治疗后现在已经能坐起来了。”

  徐然透露,在写作这个故事的时候,创作团队曾经有过隐隐的担心。“黄凤的人生遭遇太艰难了,如果我们写得过于苦情,文艺作品的积极作用又在何处?后来,经过采访我们发现,这么多年,黄凤家的庄稼是乡亲们帮忙种和收;她家的低保,是村支书给申请的;镇支书给黄凤在学校旁租了房子,让她带着爸爸上学,完成学业……”徐然表示,是黄凤用自己的乐观和理想主义,为她的父亲创造了奇迹。同时,全社会的人都在呵护黄凤的奇迹,来自全社会的爱让“板车女孩”一家充满了希望。

 

  

  《板车女孩》以真实的情感力量打动听众和评委

  徐然介绍,《板车女孩》的采访和创作过程历时两年,积累了海量的采访素材。在剧本创作阶段,他们反复修改了八稿。

  对广播剧的演员,他们也是精挑细选。“这部剧小凤的戏份最重,她演不成功的话整个戏都不会成功。”导演邵军说,他们选了很多演员,其中有演儿童戏的演员,有的还有点名气,最后选择了著名配音演员张璐。“我们调出她以前演的作品的录音来听,觉得她的声音与坚强柔韧的小凤颇为符合。在这部广播剧中,她从小凤6岁演到12岁,从懵懂到懂事,整个过程流畅自然,感人至深。”

  徐然介绍,张磊在演播的时候,专门打电话给黄凤的父亲,了解他瘫痪的情况,得知他最初是脖子以下都动不了,肺部也感到一种重压。于是,张磊琢磨了一种特殊的、压抑的发声方式,表现出父亲身体的不适和精神的颓废状态。

  这部凝聚着全体制作人员心血的广播剧完成后,北京电台多次、多频率反复播出,并被包括中央电台在内的全国多家电台广泛传播,听众反响热烈。其中在北京文艺广播的首播中,收听率达0.204%,市场份额达7.652%。这次获奖广播剧展播中,一位网名叫“明月如初”的听众连听了两遍《板车女孩》并为之点赞。她说,“小凤是个有主见、有担当的好孩子,真心疼这个坚强的小姑娘。演员们演播得非常好,打动人心……这样的剧感人励志,满满的正能量。”

  业界专家表示,广播剧《板车女孩》从一个家庭的励志故事中,表现了六种“心”:女儿的孝心,组织的关心,好人的爱心,社会的良心,给听众传达出战胜人生困境的坚定信心,也彰显了今日社会的世道人心。故事感人,六“心”动人,悲情悯人,温情暖人。

  在今年9月揭晓的第十四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获奖广播剧名单上,《板车女孩》位列8部获奖广播剧之首,显示了北京电台在广播剧创作方面的实力,同时也彰显了这部作品带来的真实情感的力量。

  

四位演播者正在录制《新编三言二拍》

  北京电台广播剧频获“五个一工程”等大奖有秘诀

  这已不是北京电台第一次获得“五个一工程”奖,查看近五届获奖广播剧情况,每一届北京电台均榜上有名,其中,第十届(2003—2006)在17部获奖剧中占据了两席,可谓名副其实的“获奖专业户”。

  为什么北京电台每届都能获奖?“有人也问过我这个问题。”邵军说,“因为这些年,我们每年都会做几个精品广播剧,所以才能每年都有斩获。”身为制作人的邵军已经从北京电台退休,而在2006年至2013年,他曾担任北京文艺广播台长一职,当时北京电台的广播剧都是由文艺广播负责制作,这一工作正是由邵军台长主抓的。2013年从领导岗位退到二线后,他依然没有离开广播剧制作工作。第十届到第十四届“五个一工程”奖,北京电台获奖的广播剧有《代表中国》《深情》《京城第一家》《伟大的转折》《让我陪你看夕阳》以及《板车女孩》,这些作品邵军都参与了策划、制作。而他主持制作的广播剧还不止这些,《傅作义与北京城》《清明上河图》《传奇拧老太》《全世爱》《转山法官》等也分别获得了北京广播影视大奖、北京市文学艺术奖等重要奖项。

  “之所以频频获奖,首先与我们重视选题和剧本有关。”邵军介绍北京电台广播剧的成功经验。很多作品都是结合重大题材和社会事件、社会热点来创作的。比如以北京第一家个体餐馆,也是全国第一家私营餐馆悦宾饭馆开办为素材的《京城第一家》,就是适逢改革开放30周年创作的;而《傅作义与北京城》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而作;《寻找》反映的是汶川抗震救灾中人性的震撼与改造;《让我陪你看夕阳》将创作视角对准当下社会老龄化现状,直面城市老年人的“空巢”等养老难题……“我们的作品基本上都是从实际生活当中选择题材,根据真人真事编写创作。”邵军坦言,北京电台的这些广播剧都是原创的,是从实际生活当中提炼出来的,所以真实、感人。

  除了自己台的编剧,北京电台还根据需要邀请专业编剧参与剧本创作。“我们一起研究主题,然后进行创作,之后再讨论。仅第一遍剧本就会讨论很多次,不断地碰撞、修改。如果编剧达不到要求,我们就再找编剧,再从头开始。我们的创作时间最少一年,最多两三年,今年完成的另一部比较好的剧《你是我的眼》创作了5年。”

  讲述盲人创业的广播剧《你是我的眼》也是根据真人真事改编创作的,前后换了3名编剧、剧本改了十几版,“5年间人物原型变化很大,我们就不断采访,不断添加新的内容,写了十几稿才成为最终的样子。”邵军介绍。

  剧本精心打磨,对演播广播剧的演员,北京电台的要求也很高,“是全国最高水平,其中包括一些话剧演员、配音演员,都是一流的。”

 

制作人邵军与导演后期制作《伟大的转折》

  情景喜剧让《广播剧场》可持续发展

  前面说的都是北京电台的精品广播剧,除此之外,文艺广播还长年设有一档广播剧的日常栏目《广播剧场》,多播出伴随性收听的大型广播喜剧。

  写到此,让我们再次回到2006年。邵军回忆,那年他调到文艺广播时,《广播剧场》播出的都是电视剧录音剪辑。“其实,北京电台做广播剧是有传统的,(没有分专业广播)之前是由老文艺部专门来制作。”邵军介绍,为“五个一工程”广播剧创优是文艺广播的一大任务,“当时我们对广播剧雅俗共赏的问题探讨了很长时间,后来通过创作认识到这点做不到,于是就决定两条腿走路——在创作精品广播剧的同时,制作日常剧在《广播剧场》播出。”邵军进一步说明,“做日常剧,成本比较低,速度比较快,更适合大众伴随性的收听;精品广播剧,即创优广播剧,采用了另外一种做法。”这另一种做法就是召集优秀专业人才精耕细作。广播剧“两条腿走路”的做法延续至今。

  在日常广播剧方面,邵军介绍,文艺广播当年曾播过《夫妻过招》,“这是我们原创的,一共200集。也有创作型的长剧,是根据作品改编的,多是200来集。”《夫妻过招》是部家庭情景喜剧,据说当年的收听率很不错,卖到几十家电台,还荣获了第十届中国广播剧研究会专家评析金奖。 

  “《夫妻过招》之后,《广播剧场》的定位就是情景喜剧。”徐然介绍。徐然是2012年以编剧的身份进入北京电台的,“我来台之后就接手了《广播剧场》栏目,文艺广播的监制郝卫群老师让我做市场类的比较好玩的广播剧。我做过《把日子过成段子》《我乐意》等很贫的那种京津风味的情景喜剧。”徐然的作品还有《狄仁杰断案新编》,“这是个断案类的情景喜剧,有500多集,播了两年多。”徐然说。

  目前,《广播剧场》正在播出的是超长喜剧《新编三言二拍》。该剧将时下的社会新闻事件、都市热点话题,在历史背景下加以喜剧性演绎,借古喻今。“这部作品由两位相声演员和两位主持人兼配音演员演播,已经播了500多集。”徐然介绍,他们曾做过一个市场调研,《广播剧场》播出的情景喜剧还是挺受欢迎的,市场份额比较高。在业届评奖中,《狄仁杰断案新编》《新编三言二拍》都拿到了超长剧的金奖。

  此外,这几年,徐然他们还创作了几部微广播剧,如《段小乐带你逛庙会》《我要穿越》《捋直舌头说话》等。前两部作为北京电台的贺岁剧在春节期间推出;后一部是用轻喜剧形式创作的主旋律故事,去年获得海峡两岸微广播剧大赛金奖。该剧还被拍成了微电影,北京人艺著名演员吕中出演影片主角——住在北京胡同里的退休京剧演员。

  

  广播剧好听,但做出来非常不容易

  广播剧是听众喜闻乐见的文艺形式,“它集中了创作、表演、音乐、声效、剪辑等各种艺术形式,是广播的最高形式。”邵军说。但目前,像北京电台这样长年设立广播栏目的电台只有上海电台、宁夏广播电视总台等少数几家电台。

  广播剧受到听众喜爱,可为何很多地方的电台没有为它长留一席之地呢?邵军认为,广播剧从创作成本上来说花费大,而且周期长,如果开设一个广播剧栏目,很多电台供应不上,剧本创作难、缺少人才也让作品越来越少。“这和广播的发展也有一定的关系,现在广播更注重短平快,快餐式的内容越来越多了。”邵军说。

  这些年,北京文艺广播《广播剧场》能保持自创剧长期播出,在一定程度上与引进专门的创作人才有关,当年邵军提出的可从专业院校招一些专门人员的建议被采纳,徐然就是因此得以进入北京电台的。

  今年,徐然成立了工作室并担任这个广播剧制作团队的负责人。她介绍说:“原来我是在文艺广播做广播剧,现在是面对全台,除了日常播出的节目,还要承担电台重大题材广播剧的创作任务。而我们可调动的演员等资源也会比较多,将制作更多更丰富的广播剧。”(记者 陈文)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