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圈内新闻» 小主圈

神秘的史家胡同

——

作者:  来源:  时间:2019-08-12

“史家胡同”名字由来
       关于“史家胡同”这个名字的来历,一直众说纷纭。有一种说法是明末名将史可法家族曾居住于此地而得名。可在《京师五城胡同坊巷集》中,就已经出现了史家胡同的名字。还有人说这条胡同曾经住过一家姓史的大户。最后一种说法目前被普遍认可。
       史家胡同住过很多名人。8号住的是著名经济学家于光远,12号住的是英文《北京导报》社长梁秋水,17号和19号是两个连在一起的大院子,房子的主人是前同仁医院院长、协和医院副院长、协和医院变态反应科创始人刘士豪教授,20号是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宿舍,一大批著名的表演艺术家都曾经在这里居住过,包括焦菊隐、舒绣文、蓝天野、朱旭等。22号是著名旅英作家、画家凌叔华的故居。29号住的是雕塑家、当时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主任滑田友教授。47号曾是傅作义的私宅,后来荣毅仁曾经搬来这里居住。51号住的是乔冠华和章含之。59号是史家胡同小学。
       这条胡同里虽然住的大多数是名人,但是他们却为人低调,邻里关系非常好。方子哥、方子春、杨小波三位都在这条胡同住过20多年。说起这些“名人邻居”,他们都有着“远亲不如近邻”的感觉。

方子春:我们都把滑老家当博物馆
       雕塑家滑田友曾经参与过天安门人民英雄纪念碑的设计。方子哥兄妹一再表示,滑老是位平和的老人。方子春说,滑老和冼星海在法国留学的时候是同学,两人经常挨饿。“我小时候,滑老曾经去我们班讲课,给我们讲了好多故事。在我印象中,他为人特别谦和。我们都拿他家当博物馆,因为有很多雕像。我们在院子里藏猫猫,到处跑。但是他从来没跟我们凶过,根本不管。他老跟我们聊天,总是夸我好看。”
       现在回忆起胡同,大家脑海中的印象都充满了亲情味。方子春说:“我经常在滑老家吃饭,他家爱吃鱼。在那里,我第一次知道鱼眼睛是可以吃的。他们家是南方人,全抢着吃鱼眼睛。”
       著名表演艺术家濮存昕也曾经住在方子春家隔壁,他没事就过来吃包子。方子春回忆道:“我们的院墙都是自己垒的,都有缝。所以我们家每天做什么,濮存昕都知道,他特别爱吃我们家做的包子。”
       方子哥说,史家胡同和一般的胡同不同,是一条很长的胡同。他最爱吃胡同里挑担子卖的馄饨。
       史家胡同每晚都有一景,就是前外交部部长乔冠华和夫人章含之每晚都会手挽手在胡同里散步,邻里们都爱看,对他们的恩爱非常艳羡。方子春说,他们一般都在十点半左右出来散步。

杨小波:刘士豪是一位真正的学者
       刘士豪是前同仁医院的院长、前协和医院的副院长、协和医院变态反应科的创始人。杨小波就曾经住在他家里。原来,杨小波的妈妈曾经是刘士豪教授的学生。1952年,学生要结婚,但是没房子住,老师就让学生到家里来住了。杨小波就出生在这里,一直到1966年才离开。“刘士豪教授是一位真正的学者,我印象中,他下班回来后很少说话,都是直接进屋看书。他书房的灯每天都要亮到凌晨。他在院子里也很少说话,一天到晚就是看书。”
       曾经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的于光远也住在这里。在杨小波眼中,他非常自律,有爱心。“大概在20多年前,他当时还在上班,老夫妻俩每天早晨都互相搀扶着从大门里走出来。他会先把夫人送到东边的24路公共汽车站,看着太太上了汽车,他再回来,等着小车来接他。其实他们都在社科院工作。另外,他也很亲民。1976年唐山大地震,大家都搭地震棚。有的人家院子小,搭不下。他家院子大,他就把大门打开,让邻居们都到他家院子里来搭地震棚。”

史家胡同独一无二的“双车”
       在史家胡同的那些年里,孩子们最喜欢的游戏就是拍洋画、滚铁环。杨小波说自己年轻时最喜欢滚铁环。“我们小时候都到处去找铁丝,然后用手去弯,最关键的是接口怎么焊。我们一般都是自己动手,用薄铁皮,把接口包起来就行了。”
       方子哥最喜欢玩绷弓子。“我们都把纸叠成个小子弹,再用粗铁丝做成一把枪,我还老用弓子绷我妹妹。”妹妹方子春回忆道,爸爸那会儿每个月给三个孩子各三块钱。“我小时候最喜欢攒糖纸,我就用这三块零花钱去商店买糖。我们就趴在柜台上,挑哪个糖纸好看。有时候我就买一块糖,售货员都不卖给我,我就耍赖。我拿着这块糖先要检查糖纸是不是完好,然后轻轻包下来,放在水里,沾湿后贴在门上,等干了之后再小心翼翼地揭下来。”
       胡同里的副食店,走街串巷小商贩的叫卖声,送水车的驼背老人,都会勾起很多人的童年回忆,方子春、方子哥、杨小波这三位在史家胡同居住多年的人,也有着很深的小店记忆。
       杨小波说,史家胡同里有好几个别的胡同没有的景色。“在胡同东口有个店,这是一个很大的副食店。为了方便居民,他们有一辆梆子车。到了谁家门口,送货员就开始敲梆子。那辆车特别沉,每次车上要拉很多东西,有咸菜、酱、油、盐、刀纸。”他介绍,史家胡同的东口有一口甜水井。“胡同里专门有一辆车叫拉水车,从井里打上来的水给各家送,大概是一两分钱一担,也就是两桶水。拉水车的轮子都是木头做的,拉起来都吱吱嘎嘎地响,大家一听到声音就知道送水的来了。”
本报记者周一根据BTV科教频道《记忆》
提供的资料编辑整理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