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圈内新闻» 娱乐新闻

最“坏”的好人 追忆陈强

——

作者:  来源:  时间:2019-07-08

 

       “逗而不厌,闹而不乱,笑而不俗,趣味由衷”,这是陈强表演喜剧的十六字诀。舞台上的陈强曾经是最坏的坏人。而生活中的他却又是最好的好人。他关爱家庭和子女,朴实而节俭,就如同普通人一样。在子女们的眼中,他是一个典型的中国式家长。在朋友们的眼中,他又是一个性格豪爽、不失风趣的人。本期节目就带您一起追忆这个最“坏”的好人。

“南霸天”成就了陈强
       1961年,他在谢晋执导的影片《红色娘子军》中,因出演虚伪狡诈的大反派南霸天,而轰动全国。在这部影片中,陈强还为南霸天设计了一个独眼表情,眼珠不停乱转,反派人物的狡猾跃然银幕之上。
       《红色娘子军》影片是以海南红色娘子军的斗争业绩为素材,围绕吴琼花从奴隶成长为共产主义战士的经历而拍摄的。谢晋导演最先确定的演员便是让陈强来出演反派角色南霸天。之后,摆在谢晋面前最大的困难便是女主角的人选问题。剧情要求女主角是一个十八九岁的丫头。要找一个年轻而表演又很成熟的演员几乎不可能。最后在上海戏剧学院,陈强陪着谢晋导演找到了当时还在上大二的祝希娟。
       祝希娟回忆道:“第一次见到陈强老师的时候,我很高兴地冲过去,没想到他直接来了一句:臭丫头。我当时就愣了,但马上就明白过来,他是要刻意跟我保持距离。我很快就回了他一句:老爷,尝尝奴才的子弹吧。”
       1962年5月22日,中国第一届电影百花奖颁奖仪式在北京举行。在这个由观众直接投票的评选中,《红色娘子军》包揽了四项重要奖项。陈强获得了最佳配角奖。一个反面角色能在竞争激烈的情况下得奖,在当时的中国还是第一次。
       在当时中国银幕上,遍地开花的都是一些浓眉大眼、根正苗红的英雄儿女的形象。如此之坏的反派人物能够得到喝彩,这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也代表着广大观众对于陈强演技的肯定。1962年,全国各地的电影院当中悬挂起了22位电影演员的照片。他们都是经过观众评选出来的,是中国人自己的电影明星。而陈强是这22大明星当中唯一的反派。

“黄世仁”让他差点挨一枪
       南霸天把陈强的演艺事业推向了最高峰。他成为了中国电影史上最“坏”的坏人。而在此之前的1945年,陈强已经在大型歌剧《白毛女》中,出演过了恶霸地主黄世仁,并引起了轰动。但很少有人知道,在这部歌剧选角的初期,陈强是非常拒绝接受这个角色的。
       陈强在生前接受采访时曾说:“开始,我以为让我演杨白劳,只要把老年人的老态龙钟的样子演出来就可以了。黄世仁可是又帅又坏,我当时就有点儿怵头。我还没结婚,演个坏蛋,将来哪个姑娘能看上我呀。”
       1947年歌剧《白毛女》在河北省为冀中的部队演出。演到最后一幕的时候,这台下已经哭声一片。当台上开始高喊“打倒恶霸地主黄世仁”的口号的时候,台下有一位小战士哭得是格外地伤心。咔嚓一声,小战士把子弹上了膛,嘴里还念叨着要打死黄世仁。他顺势端起枪,瞄准了台上的黄世仁。就在他要扣动扳机的一刹那,坐在不远处的班长冲了上来,一把就夺下了他的枪,这才救了陈强一命。据说,从那以后,部队官兵再看《白毛女》的时候,一律不准带武器,以防止意外的发生。
       1950年《白毛女》拍成了电影,喜儿改由田华来出演。而“黄世仁”仍然由陈强出演。也正是因为这部影片,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熟悉陈强。毫不夸张地说,黄世仁和南霸天这两个角色奠定了陈强在中国电影中一代反派之王的地位。

“暴君爸爸”和“故事爸爸”
       1946年年底,陈强来到东北电影制片厂。1949年年底,东北电影制片厂举办了一场辞旧迎新的舞会。就在这个舞会上,陈强和李玉洁相识了。当时,李玉洁还不到20岁,在东北电影制片厂负责音响的工作。舞会上,热爱文艺的李玉洁被舞艺超群的陈强吸引住了。两人频频一起跳舞,两颗年轻的心越贴越近。两个人很快就组成了家庭。
       1951年,陈强随同中国青年文工团到前苏联、奥地利以及东欧各国进行访问。当陈强在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演出的时候,妻子为他生下了第一个孩子。得到消息,陈强灵机一动就给孩子取名叫“陈布达”。因为他特别喜欢布达佩斯的风土人情,所以在三年后,小儿子出生时他又给儿子取名叫“陈佩斯”。
       银幕之下,陈强又是怎样一个父亲呢?
       陈佩斯是家中的老二,小时候,他因为学习成绩不好没少被陈强教训。所以,他觉得父亲特别严厉,与父亲也产生了隔阂。陈佩斯回忆说:“小时候,我每学期都有补考。我父亲经常被老师叫到学校,让他看我的作业本。回家,他就对我一顿暴打。我童年的印象中,我父亲是一个特别严厉的法西斯暴君。”
       作为父亲,陈强虽然有着很严厉的一面。但是他却非常喜欢小孩子。在那个生活条件极其艰苦的年代,陈强给孩子们带来的欢乐也很特别,看电影就是其中之一。陈佩斯说:“我上三年级,有一天他特意到学校接我放学。然后我们一起到前门大栅栏的大观楼影院去看立体电影,需要戴眼镜观看。那也是我梦寐以求的。”除了看电影,陈强还有撒手锏。他平时喜爱音乐,家里有不少从老唱片。他没事就在家用留声机给孩子们放唱片。 陈佩斯说,父亲也有让自己感觉特别亲近的时候。“他特别爱讲故事,经常给我们讲聊斋,并且加进很多自己的想象,把我们听得如醉如痴的,印象深极了。”
       1979年正值改革开放初期,陈强选择了转战喜剧舞台,因为他想让许久没有笑过的中国人放声大笑。正好赶上电影《瞧这一家子》剧组在寻找需要一对富有喜感的父子,结果一拍即合,成就了陈强、陈佩斯这对喜剧父子兵。陈佩斯说,自己那个时候其实是在蒙着演,只有爸爸在一旁很耐心地手把手教儿子。
本报记者周一根据BTV科教频道《记忆》提供的资料编辑整理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