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圈内新闻» 娱乐新闻

孙键:帆过浪有痕

——

作者:  来源:  时间:2019-10-08

       今天跟大家讲的是一条船的故事,就是“南海一号”。
       到今年上半年,我们船内的货物已经清完了,当时制定的一个原则是尽可能地不拆船,八百年前的船对于我们来说是非常难得的。我们已经非常明确地知道,这条船属于福船,是中国古代的三大船型之一。这种福船有一个什么特征?它的剖面呈V字形,就是型深比较大,所谓“上平如衡,下侧如刃,贵其可以破浪。”它还有一个特点是短肥,就是长宽比比较大。它开起来的速度会慢一些,但是稳。这条船现在的残长是22.15米,宽是9.85米,现存的是十四个隔舱,这种船在我们今天看不算什么,但是放到八百年前,放到达伽马航海之前,哥伦布之前,这已经是一个很了不起的成就了。
“南海一号”是如何被发现的?
       上世纪60年代以来,随着科技进步,水下呼吸器,包括潜艇的普遍使用,人们在水下的活动能力越来越强,水下考古也应运而生,也催生了一个行业:水下寻宝。一个叫罗伊·马丁的英国人,他去检索东印度公司的档案,找到了一条叫莱茵堡号的沉船,沉没在我们国家的台山、阳江这个海域。1987年,马丁就来到中国,跟广州打捞局提出要找到这条沉船,他用了最简单的方式,就是用抓斗去抓。当时从海底抓出了很多文物,其中包含有德化窑的白釉器物,以及最有名的一条金腰带。很明显这条船跟他要找的莱茵堡号是不一样的,莱茵堡号是一条18世纪的沉船,装载了三百多吨的锡锭,以及白银,到中国来交易的。而这条船显然装了大量的中国瓷器,所以这个工作就被制止了。
渔网上挂的碎瓷片
       2001年,我们已经做了很多的水下考古工作了。比如说辽宁的绥中,我们发掘过元代的沉船,以及福建的白礁,包括西沙,我们已经积累了一些经验。但是在海里想找一条船是非常难的,它没有参照物,不像我们今天想去哪儿,有个门牌号码就去了。2001年4月开始工作,近一个月的时间在海上,每天下水,每天去找,最后还是没有发现,当时很多人都已经丧失信心了。有一次,当时我们在船上休息,已经准备回航了,结果船就起锚,发现锚上挂了很多渔网,渔网上挂了很多瓷片。最后发现,我们要找的这个沉船遗址,离我们在调查的地方非常近,只不过我们没有找到,大家就重燃信心。最终在2001年的5月,我们找到了这条沉船。
突破重重困难整体打捞
       这之后就有一个问题,我们怎么去挖这条船。因为它在水下24米—28米,正常的海水,每10米增加一个大气压力,如果我们用空气潜水,停留时间大概是25分钟—35分钟,如果我们用34%的氧气,用高氧去潜水,大概停留时间是40分钟左右。也就是说,人在水下的工作时间是极有限的。而这条沉船是满载的货物的沉船,用杉木和松木建造,它的木质相对要疏松。如果我们在水下发掘、去拆,这个木材能不能经受这个重量?货物之间的码放关系会不会改变?这些都是我们研究的内容。经过多次争论最终采取了一个整体打捞的方式,2007年开始实施,大概用了半年多的时间把它打捞起来。今天我们回过头来看,打捞的一个思路,做了一个巨大的一个沉箱,这个沉箱大概有不到四十米长,宽是十五米,深度是八米,这个工程确实非常非常难。但是这个工程,是我们国家科技能力和海洋施工的进步所带来的。
发现十八万余件文物
       到现在为止,我们已经从这条船内清出的货物有十八万两千件,这条船上最大宗的货物是瓷器和铁器,当然肯定还有丝织品,但是丝织品保存不下来了。除此之外还有很多铁器,接近130吨。宋代开始使用煤作为燃料,这样就为大量的冶铁创造了一个条件。中国当时在各个方面,文明程度已经很高了。
       除此之外,这条船上还出了很多货币类的文物,比如金叶子、银锭,还有铜钱。金叶子最主要的是作为大宗贸易的储备金来使用。银锭出了七千两,接近两百枚的银锭,这种贵金属的交易在海外贸易当中的出现,展示了宋代是一个高度发达的商品社会。我们国家到明晚期之前,不会去拿金银做交易的。像电视剧那样说的,拿二两银子买个东西,是不可能的。因为银这种货币是称重货币,使用起来非常不方便,还要去切割,它不是计量货币。正常使用的就是铜钱,“南海一号”里发现最多的也是铜钱。
       还有一类就是个人携带的物品。出了差不多有近两百件金器,其中最大的一组是出在一个盒里,当时发现那个盒的时候,我们开玩笑说,这是不是杜十娘怒沉百宝箱的那个盒子。那里面发现了七十多件金器,有三条项链,二十个耳环,还有戒指。很显然,它有一些异域风格,它不一定是我们中国人传统的货物,有可能是那条船上搭载的客人使用的。
“南海一号”的命名
       这条船为海上丝绸之路提供了一个实证。通过这个我们可以看到不同文明之间交流的重要性。我们国家三面环山,一面环海,如果没有丝绸之路,如果没有跟不同地区的这种交往,我们很难想象。
       “南海一号”,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它贯穿了我们考古工作所有的流程,从发现,调查,然后到整体打捞,全面发掘,文物保护,以及博物馆展示,跟社会公众分享,它贯穿了我们国家水下考古发展的历史。这条船本身来说也是中国水下考古向水下文化遗产保护转变的一个见证,而且当时“南海一号”,这条船的命名,跟我们考古学规范的命名稍微有一点不同。我们通常会用一个最小的地址去命名,但是海上往往是一个很大的面积,我们没有村庄,没有岗,这种小地名。所以我们用南海,而且用了一个“一号”,我觉得这里边包含了对我们国家水下考古、水下遗产保护的期望和期许,是一种美好的愿望。
       我们今天做这种考古工作,更多的是让大家了解我们前人的社会,以及他们所创造的财富,以及不同文化之间的交流。所以,今天我们会说“一带一路”,会有“地球村”的概念,其实也是全人类共同进步所需要的一种行为。
李雪源据央视综合频道《开讲啦》节目整理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