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圈内新闻» 娱乐新闻

老友“斗宝”话收藏

——

作者:  来源:  时间:2019-11-06

  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在这70年中,我们的生活发生了巨大的改变。有一句话叫做“乱世买黄金,盛世收古玩”。如今在这样的盛世之下,大家对收藏古玩的热情也越来越高涨。人们的日子越来越好过,手头也宽裕了。本期《记忆》栏目就请来三位专家和您聊聊收藏的趣事。
  赵忠祥、杨洪基、翟健民三人是好友,也是藏友。他们经常以“藏”会友,相互切磋。翟健民现场揭秘古董如何造假;而他们又有哪些打眼经历?三位老友不仅为您讲述收藏趣事,还带来了他们收藏多年的宝贝。
 
赵忠祥:收藏的是珍贵友谊和无尽回忆
  一上来,赵忠祥就拿出了一件陶器。翟健民很自信地说,这件东西肯定是一件珍贵的反应仰韶文化的彩陶。赵忠祥接着说,这件陶器是他和杨洪基之间友谊的纪念。“三十多年前,他叫我去他家参观他的收藏。我那时候不懂陶器,他给我讲了很多知识,并把这件陶器送给了我。”杨洪基说,这件东西当时自己花了两百多块钱买来的,是甘肃马场窑的。“那个年代,很多农民挖地时都会挖出文物来,但是他们不懂,很多都破损或者压碎了。”
  翟健民一手拿着陶罐给大家讲解:“仰韶文化的彩陶有着很高的收藏价值。大家可以想象一下,5000年前,中国人就拥有了这样的手工艺,可以打磨、抛光、上彩。在国际上,这件陶器在30年前最少价值五到八千美元。”
  仰韶文化是黄河中游地区一种重要的新石器时期彩陶文化。仰韶文化的制陶业发达,制陶技术最能代表当时的手工业经济发展的水平。中原地区仰韶文化的彩陶衰落之后,马家窑文化又延续发展了数千年。马家窑文化是黄河上游新石器时代晚期文化,因最早发现于马家窑遗址而得名。马家窑文化以彩陶器为代表,是世界彩陶发展史上无与伦比的奇观,更具有收藏价值。
  接着,赵忠祥又拿出了一件自己的藏品——十件小水盂。翟健民扫了一眼,从中拿出一件水盂说:“这应该是其中最好的一件。”此话一出,旁边的赵忠祥竖起了大拇指。翟健民接着说:“首先,它的造型特别讲究,跟其他的都不一样,从嘴到肩膀的线条很流畅很富贵。第二它的图案是松竹梅,这样的纹饰很少见。第三它的颜色很浓艳,不是一般的青花的发色。这件的落款不是很工整,所以可以判断出它是一件民窑的作品。但是,它的级别已经到达80%官窑的级别。”
赵忠祥说,能够得到翟健民的认可,自己内心特别踏实坦然。“30年前,我开始喜欢收藏。每到一个地方,别人都去购物,我就抽出时间去当地的文物商店转转。这十件小水盂每一件都有一个城市的记忆。我甚至可以从这些小水盂中看到我们的祖先当年是怎么用功地去发扬我们的国学,怎么去一代代传承下去,这些小藏品给我无尽的想象。这些东西最贵的不超过400块钱,我用了几年的时间收了将近200个这样的小水盂。刚才翟先生拿的这个水盂是我在福州文物店买到的。当时文物店老板把我拉到后面的库房。它当时在库房的柜子上,我一眼就看上它了。我就觉得这件东西在隐隐地看着我。这就是缘分。老板不舍得卖,经过我苦口婆心劝说后,他最终300块钱卖给了我。我当时掏出500块钱给老板说,您别找了。这是20年前的事情了,我至今印象非常清晰。”
 
杨洪基、翟健民拿出自己珍藏的宝贝
  随后,杨洪基也拿出了自己珍藏的宝贝——一件出自雍正官窑的盘口尊。翟健民,这件东西是很典型的雍正早期官窑的作品。它的器形是典型的,颜色也很漂亮。“这件东西能保存得如此完整,估计80%的可能性是从日本回流的。它的包装盒子也能看出是出自日本老藏家的。这种盒子最少都是光绪年间的。从这件藏品也能看出杨洪基老师本身应该是温文儒雅的性格。”
  康熙、雍正、乾隆三朝的瓷器是藏家的心头好。值得一提的是,雍正的个人审美水平很高。清代单色釉的烧造尤以雍正时期最为鼎盛。其品种之富水平之高,均达到了历史的顶峰。根据唐英在雍正十三年著的《陶成纪事》所载,此时已能烧制出多达五十七种釉彩,可见当时的盛况。
  最后,翟健民也拿出了自己的一件藏品——南宋龙泉八方杯。这个杯子成八角莲瓣状,是难得的一件宋朝的瓷器藏品。他说,师傅经常告诫自己要做卖花姑娘,意思就是说漂亮的花要卖给藏家,自己留点竹叶就算了。
  另一件藏品是明代龙泉香炉。有趣的是,在香炉的沿口趴着一个戴着斗笠的小人。龙泉窑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个名窑,宋代的六大窑系,汉族传统制瓷工艺的珍品。因其主要产区在浙江省龙泉市而得名,它开创于三国两晋,结束于清代。生产瓷器的历史多达1600多年。是中国制瓷历史上最长的一个瓷窑系。龙泉窑以烧制青瓷而闻名,北宋中晚期是龙泉发展的重要时期。南宋时期,龙泉窑得到了空前发展。南宋龙泉青瓷的造型也形成了自己的风格,颇具艺术匠心。
 
翟健民讲述打眼经历
  众所周知赵忠祥爱收藏。他说他收藏的是珍贵的记忆与很杂的文化碎片。而三位老友的收藏经历并不一帆风顺。接下来他们也讲述了自己的打眼经历。
  翟健民说,在收藏的过程中,几乎没有人没犯过错。“没有人会到头的。几十年前,我跟师傅去伦敦买东西。有一件东西怎么看都是老的,买回来才发现这件东西半打眼,也就是说一半真一半假。看它的底没问题,但是细看蓝釉烧煳了。再细看,发现器形不对。中国传统的陶瓷都有一个很工整标准的尺寸。头身的比例是很平衡的。但是这个胆瓶的嘴还是细了一毫米,就差一丁点。我用放大镜一看,原来落款是真的,但是上半身是新的,也就是民国时重新做的。我离开师傅的时候,他把这件东西当成了座右铭送给了我,让我谨记。”
  另外,他说现在出现了一种新的骗人手法。他拿出了一件落款为“大清雍正年制”的小水盂说:“我敢说这种技巧手艺是第一次在电视里被揭露出来的,破解这种高仿的技术也没有人会在电视里向广大观众说出来。一般人看这件东西都会以为是真的出自雍正官窑,但是它的杯身上有条裂纹,细看会发现底部有一圈红线颜色很深。就是这些造假者在新的杯身底下接了一个老底进去,再上釉烧制。在烧的过程中因为火候大了,烧爆了。这种方法就叫热接。”
  古玩的造假由来已久,造假手段更是层出不穷。上到专家,下到百姓,这辈子都有几次打眼的经历。看来“交学费”是常事。
 
  本报记者周一根据BTV科教频道《记忆》提供的资料编辑整理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