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圈内新闻» 娱乐新闻

张嘉译:我从不承认 自己大器晚成

——

作者:  来源:  时间:2019-11-27

       实力派演员张嘉译近年来作品不断,他在《我的体育老师》《急诊科医生》《美好生活》等多部电视剧中的精彩表现都让观众领教了他出众的演技。翻开张嘉译的简历,原来他也是一位70后。有人曾经做过统计,从1990年到2010年,张嘉译一共演了17部电影,超过一千多集的电视剧,可谓是影视界的超级“劳模”。然而,让观众们从陌生到熟悉,他用了长达二十年的时间。
 
不体会酸甜苦辣,不会知道结局的甘甜
      《半路夫妻》中,他是性格善良的最佳好男人。《国家使命》中,他是为了国家建设奉献终身的知识分子。《大生活》中,他是一个极端自私的富翁。
      2009年,电视剧《蜗居》把年近不惑的张嘉译推向了一线明星的位置。这个微微有些驼背的中年男人突然间成了覆盖老中青三代的“超级万人迷”。剧中的张嘉译饰演的宋思明也拉开了“中国大叔”走红的大幕。很多人说张嘉译是大器晚成。他却说:“在很长一段时间,大家都会很熟悉我这张脸,但是不知道我叫什么。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很长时间。每次遇到这种情况,我也会提醒他们我叫张嘉译。拍了《蜗居》之后,大家才逐渐地熟悉我。很多人说我是大器晚成,我从来不承认。因为我年轻的时候一直很自信。我认定成名是一个过程,不体会过程中的酸甜苦辣,真正得到结果的时候也不知道它的甘甜。所以我很珍惜’大器晚成’。”
 
大学四年让他感觉很艰苦
      1970 年4月8日,张嘉译出生在陕西西安。他是家里的第五个男孩,父母都在煤炭科学研究院工作。当时爸妈给他取名“张小童”。从小就过着大院生活的张嘉译性格乖巧,被大孩子们带领着玩耍。
      少年时代的张嘉译根本没有过明星梦,他也从来没想过会做这行。1987年,他从陕西省西安市八十六中毕业,在那个只有少数同学可以考上大学的年代,张嘉译顺利地被北京电影学院录取。
      1987年,17岁的张嘉译拿到了一张去北京的车票。从西安去首都的路,就这样在他面前展开了。这是张嘉译第一次离开父母过上集体生活。然而这个从小在大院里长大的孩子到了北京之后,还是有很多的事情需要慢慢地适应。
      张嘉译回忆说,自己大学四年过得还挺艰难的。“入学时我是班里比较差的一个学生,我唱歌跑调,声乐考试不及格。后来我在一年中就练了一首歌《杨白劳》。那时候我才17岁,阅历太少,对生活和社会的理解都太浅,浮于表面。所以我演任何角色都理解不了,都是在照猫画虎。那是一个很痛苦的过程。”
      上大学时,张嘉译曾有一次被导演选中准备参加一部电影的拍摄。但最终,他又失去了那次机会。他说:“那个角色是一个乡村教师,我当时留的长发,需要剃成盖头。等我把头发剃了,签了合同,准备出发了,剧组人却突然告诉我,我被换掉了。那时,我就知道这个行当不容易,不会是一帆风顺的。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我就要认。这时候别人对我不信任是应该的,因为我从来没有任何作品,没法证明自己。”
 
毕业后不忍看父亲低三下四,决定回西安
      大学四年的时光如白驹过隙,1991年,21岁的张嘉译顺利地从北京电影学院毕业。他把自己的名字张小童改成了张嘉译。他说,上学时老师说过一句话,认为他的形象很受局限,毕业后不会演主角,可能更多是演配角,但是要坚持住。“毕业后,我也试图留在北京。我那时21岁,根本不知道该怎么来说服人家让我留下来。不懂得怎么跟人交流。我父亲就来北京带着我去联系单位。我们只去过一家,我父亲很低三下四,对方却很高傲,很不礼貌。我不愿意看到我父亲为我去低头。所以出来后,我就决定回西安。这个决定不会影响我继续我的职业,因为我心里知道我要做什么。”
      像那个年代许多的大学毕业生一样,张嘉译服从毕业分配回到了原籍,在西安电影制片厂团委工作。同时他又住回了少年时就熟悉的院子。家人特意为他加盖了一间小房,小屋的外面就是院子里的过道。平时邻居们走来走去说悄悄话,他都能听得清清楚楚。当时那间房很小,只能够放下一张床和一个沙发,还有一台电视机和录像机。而房间的窗户很高很小,他再也不能像小时候那样在窗口极目远眺。当然,也没有了北京电影学院宿舍窗口看见的那片辽阔的天空。在西安电影制片厂团委工作一年后,张嘉译才开始逐渐有机会出演一些小角色。从那个时候起,长达九年的蜇伏生活进一步磨炼了他的演技。
      他说,自己那是会抓住每一次的演戏的机会都要去,自己也从此养成了一个习惯:再小的角色也要琢磨该怎么去演。“1992年,我回厂后拍摄了第一部电影,三个月给了我片酬200块钱。那会儿我从没想过给多少钱,只要看到了好剧本,就使劲去争取,乐在其中。因为只要有机会去演戏都是很奢侈的了。”
 
脊柱炎让我面临很大压力
      在自己的努力和朋友们的帮助下,一度无戏可拍的张嘉译慢慢开始在西安崭露头角。然而,他却越来越感到自己需要一个更大的舞台发挥演艺才能。2000年,已经步入而立之年的张嘉译怀揣着对表演的追求,毅然放弃了在西安优渥的生活,重返北京,开启了一段艰难的北漂生活。
      “我刚来北京那会儿,曾经租房住。我大学同学买了一套房子,还蛊惑我也去买。我说我没钱。他说零首付。我就交了两万块钱拿到钥匙住了进去。当时我口袋里只有三万块钱,交了两万就剩一万块钱了。我就开始拼命找戏拍。但是半年后也没凑够需要交的17万块钱。”
       张嘉译人缘好,朋友多,这让他的北漂生活多了些温暖的记忆。“我记得我到北京来拍第一部戏是刘惠宁的《前世今生》。当时他找了丁志诚、姜武和我。我这个角色是刘惠宁执意确定下来的。他想帮我,我知道。”
      也许很多人并不知道,张嘉译有一些先天的不足。因为脊柱受损,他站立的姿势总是无法显得挺拔。为了防止拍戏的时候腰疼起来,他每天都得吃止疼片,早上起来必须先洗一个热水澡,才能把后背冲开。但是,只要导演一声开始,他就会全情投入到角色当中,完全忘记身体的伤痛。
      很多人都知道他患的是强直性脊柱炎。“开始,我并没有认识到这个病的严重性。后来,才知道它会伴随我一生。那段时间,我不断拍戏,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后背都是僵硬的,疼得不行。之前我总觉得自己有大把的时间去完成理想。但那时,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可能随时做不了这行。我确实面临很大压力。”
本报记者周一根据BTV科教频道《记忆》提供的资料编辑整理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