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圈内新闻» 娱乐新闻

30多年 我年年给戈纪敏老师拜年

——

作者:  来源:  时间:2020-02-09

 
      上世纪80年代初,我跨入北方工业大学(原北京冶金机电学院)的校门,戈纪敏老师是我们的写作课老师兼班主任。他中等偏高的个子,体形均匀,不胖不瘦,国字脸,戴眼镜。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戈老师第二次给我们讲课。那天戈老师表扬了我和几位同学的作文,还让我走上讲台朗读了自己的文章。当我读完之后,戈老师带头为我鼓掌,之后对我的作文进行了点评。从那时起,我渐渐地爱上写作。30多年来,我在《人民日报》《北京广播电视报》《北京晚报》等50多家报刊上发表了300多篇稿件。
      戈老师不仅是我的写作课老师,还是我的“政治老师”,从他的身上我看到了一名共产党员的崇高风范。他善于教书,还积极引导学生健康上进。在他的感染下,我入学不久就向学生党支部递交了入党申请书。经过一年多党组织的考察和民主评议,我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后来,还被评为校优秀团干部。
      为了表达对戈老师多年来教诲、栽培的感谢之恩,1986年夏我大学毕业后,无论是在湖南衡阳工作,还是在广东韶关谋职,每年春节前夕,我都会通过书信等方式给戈老师拜年,30多年从未中断。
      开始那几年,我只是用写信的形式给戈老师拜年,后来经济条件渐渐好起来,家里安装了电话,我除了保持书信拜年之外,通常还会在正月初打电话向戈老师致以新年问候,向他汇报工作、学习等方面的情况及感受。
      不过,其间也发生过一次延误。那是十几年前的一个大年三十下午,邮递员给了我一封信,我接过信一看很是不解,“我写给戈老师的拜年信,怎么被退回了呢?”只见信封右上方贴着一张小白纸条,在“地址不详”后面的小圆圈里打了一个大大的勾。我仔细一看收信人地址,“糟了,忘记写老师住址的单元号了。”次日,我打电话给戈老师拜年,是戈师母先接的电话。戈师母说:“戈老师这几天,天天都多次下楼,看看有没有你给他写的信,在家里还念叨着‘刘可原春节的来信,应当早就到了啊’……”正月初一,我把原来写给戈老师的拜年信塞进新的信封里,再次用挂号投寄出去。
      毕业后,我每次去北京,都会挤出时间去拜望戈老师。从与戈老师的交谈中我得知,我们班许多同学都十分优秀,取得了不同的成就,闯出了一片新天地……
      自戈老师82岁那年因白内障做过眼睛手术之后,我怕他老人家看手写书信吃力,就用3号大字打印信件寄出,并请老师不要回信。今年春节就快到了,我又给戈老师写了拜年信,祝戈老师新春快乐,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刘可原/文、图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