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广电新闻» 娱乐新闻

剧透《如梦之梦》【6】XX,这该死的爱情!

——

作者:朱子  来源:北京广播电视报社公众号  时间:2021-07-22

这一回,

我们要走进第七幕《危险关系》了。

世间什么样的关系算得上危险关系?

标题暴露一二:

这该死的爱情!

 

虽然,“该死”一词,

早被影视/歌曲连带网友们扩容得五味杂陈了,

“该死”的成分含量也因人而异。

当我们说:

“哈哈,这该死的爱情!”

(有喜欢、有欣赏)

“呵呵,这该死的爱情。”

(有吃瓜、有不屑)

“嗷嗷,这该死的爱情!”

(自己中招儿中)

“呜呜,这该死的爱情……”

(被情伤了)

 

图片

 

香兰这样一位迟暮美人,

说起自己年轻时的爱情,

让人想起《泰坦尼克)的老年露丝啊。

啥海洋之心、无价之宝啊,

都是浮云,丢海里去!

想必我们中的很多人看电影时,

会惊叹那么一大块蓝宝说扔就扔啊!

 

那看话剧目睹顾香兰在感情中恣意,

听故事的“五号病人”感受又如何?

其实,“五号病人”还不如英雄末路呢,

因为生命倒计时分,

他连乌江畔项羽于生命的选择权都没有。

 

想来“五号病人”听故事,

再对应自己多舛的命运与魔幻的爱情,

内心OS是这样的:

“呃呃,这该死的爱情……”

而我们呢?

看《如梦之梦》这一幕,碎碎念啊:

“哟哟,这该死的爱情!”

 

图片

 

这一幕要说也简单,

看我最短多少字能概括哈。

交际场头牌顾香兰,追随者众。

慕名而来丝绸业二公子,二顾不见。

梦寐思服,传说成传奇。

三顾得见,电光石火了。

 

图片

 

哈哈,52个字。

愿剧作家大人大量,别“追杀”我。

人在声名最隆处,

灯下会黑,那黑里尽是故事。

顾香兰也不能例外。

 

比如,有位不知天高地厚的谭老板,

竟动念想把顾香兰赎回去做小妾。

旧社会,算不得稀奇。

可顾香兰心比天高、傲媲云霄:

“你要把我赎回去,

还要看我瞧不瞧得起你呢……”

谭老板觉得没面儿、跌份啊,

回怼了香艳整个上海滩的头牌:

“你以为你值多少?

连我新的那台雪铁龙的轮胎都比不上!”

 

好了,传说传奇齐飞了:

谭老板的雪铁龙被推进黄浦江啦!

而顾香兰的追随者呢?

要搁现在,人人都会唱《传奇》了。

包括这位丝绸业的二公子王先生。

 

然而,能打动顾香兰的只有一个,

看似懵懂、不懂规矩的王先生,

中奖了。

就是那《传奇》歌词的兑现版:

“宁愿相信我们前世有约,

今生的爱情故事,不会再改变。

只是因为在人群中, 

多看了你一眼。”

 

啧啧,这一眼,一眼万年。

剧本描述:

顾香兰奉茶,王先生接茶。

“这个画面定住在两人相看的一刹那中。

许久。”

 

大家发现什么问题了么?

如果一个角色名是“王先生”,

有没有让你想起“路人甲”“匪兵乙”?

虽然和“女一号”恋爱了,

可这一幕王先生的名字滞后才出现,“德宝”。

这说明啥?

王先生难逃“自行备胎”的非主角命,

且这“备胎”是痴情种,

自定期限——一万年!

 

交际头牌与丝绸业公子,

都身在油腻中,却清新恋爱起来:

“感觉真奇妙,我们像一个人。”

“我知道她就像他知道我。”

“我这辈子怎么会对任何人投降?”

“把自己放出来。”

“好过瘾。”

“好过瘾。我顾香兰这辈子没有享受过的……”

 

图片

 

就像小儿女谈恋爱一样,

你侬我侬,痴话连篇。

幸亏啊,那会子没微信。

否则,截屏图也保不齐会满网飞!

情话+转账记录。

 

只是,这位王先生德宝是君子,

面对十里洋场交际花儿都动了真情。

交往呢,以结婚为目的;

爱情呢,以一辈子为时长。

又送丝绸又教量衣服,

为女朋友当丝绸业少奶奶做足准备。

“好人卡”,发一张!

 

戏剧是什么?

戏剧就是路必须不能一马平川着走。

顾香兰台词:

“花是奇妙的东西,

正在盛开,同时也在凋零。

我正在享受爱情的同时,

爱情也在离我而去。”

王先生台词:

“一个人一生中最重要的一天,

竟然事后才知道。”

 

不言而喻,要坏菜!

到底坏到何种地步?

下一幕。

 

 

大家说,这一幕咱们是不是得起哄:

“哟哟,这该死的爱情!”

她出淤泥却纯情,他富贵而不油腻。

她和他,与世俗背向而少年行。

 

★  ★   ★   ★   ★  

 

关于这一幕,

该如何延伸阅读与思考呢?

爱情经验,超大概率人人都有过、都会有。

 

要不咱们给“爱情”一个时间轴,

再给一个生理、心理、天时地利的维度?

如此再看“这该死的爱情”,

兴许咱们爱过、爱着、准备爱的,

心里能澄明轻快些许。

 

万一真碰到个爱情无常事件,

不至于撕得鸡毛鸭血惹全网关注。

当然,若道德脱底、触犯法律,

搁谁谁也不能手软。

否则,就是坏人的帮凶!

 

敲黑板!

别走神儿瞎联想,说戏呢。

顾香兰就碰到爱情极端分子了。

这里的王先生德宝,是良善却软弱的极端。

而后面要出场的内位,是另一个极端……

所以,顾香兰也会动用非常手段,

这是后话。

 

 

那“这该死的爱情”到底是啥东东?

既科学又冷血而言:

爱情,也是一种瘾。

神经科学家安德里亚斯•巴特尔斯(Andreas Bartels)和塞米尔•泽基(Semir Zeki),

将恋爱中的人的大脑,

与刚刚注射毒品或药物的成瘾者的大脑,

进行比较发现:

两者的大脑奖励系统中的许多相同区域,

变得活跃起来!

还有研究人员重新分析了,

来自 17 位处于幸福爱情关系中的男女的数据,

发现大脑中被激活的区域就是和成瘾有关。

神经学家露西•布朗(Lucy Brown)提出:

爱情是一种自然上瘾,

几乎所有人都经历过“一种正常的状态改变”。

爱情吸引力已被证实,

与一系列的心理、行为和生理特征有关。

 

这个相关科学的维度,

点到为止、知道有这回事儿就好。

让人上瘾的东西多了,

人都有生物属性,

但更多的是生而为人的自我约束力。

 

别一出啥事儿就学舌太宰治: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抱歉个山药啊!

咱做啥了?咱为周遭做啥了?

咱为国家做啥了?咱为人类做啥了?

 

说到爱情在时间轴上遭遇的有常与无常,

我们应该感谢《如梦之梦》。

 

图片

 

这个戏,角度多维,时间轴漫长。

剧作家如手持利刃的庖丁,

“以无厚入有间,

恢恢乎其于游刃必有余地矣”。

人性的呈现(包括爱情),

真实到热烈处也有清冷寒光,

让人不由自主抽身一激灵!

 

至于演员的表演,

管他们是方法派、体验派还是什么派,

这里我们只说舞台剧的不同:

角色人物在不断排练中,

在演员身体里慢慢生根发芽。

体验深入了、想象丰富了、与对手的互动默契了。

 “顾香兰”“五号病人”,

有了轮廓、血肉、呼吸、情绪、情感……

 

接下里,

因为舞台上的种种,

包括这一幕该死的爱情,

观众下意识忘我、相信、融入了,

也成了人生大舞台的演员。

这难道不是戏剧的终极境界么?

 

其实,说来我们更难。

因为人生戏剧,

上苍何曾给过我们彩排机会?

特别是“这该死的爱情”。

如是,戏剧让我们看到更多,

从热到情浓的合到寒彻心扉的分,

从而思考借鉴也更多。

 

祝福大家的爱情,

都能糖分多多……让大家长嗑长甜吧。

 

一起“云读”这么久,

我知道你们的感受了,感念。

这次把你们心中,

那相关“该死的爱情”的点点滴滴,

别人的、自己的都好,

留言告诉我们吧。

 

先抛块砖头来引美玉:

最近我嗑了一回运动员的糖:

梅西 + 安东内拉。

从9岁 + 8岁开始……

“啧啧,这该死的爱情!”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