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剧透慎点» 诚忠堂

40集连续剧

剧情简介

CCTV-8 7月1日19:30开始播出

张博、童瑶、潘虹、马晓伟

简介

辛亥革命爆发当日,乔家第五代传人乔映霁自广州来到武昌,亲上战场浴血奋战,成为革命党的一名同盟者。革命成功后,乔映霁即投入晋商票号向银行改制,利用乔家的金融力量和商誉,同山西官府合作重建山西官银号,以实现山西货币统一。没成想,遭到了山西民政长金永,及一心要置乔家于死地的崔望百的算计,二人使尽手段,逼迫乔映霁把山西官银号变成掠夺晋商民脂的工具,试图用这笔黑银资助袁世凯实现帝制梦想。当乔映霁明白,自己推动的银行改制,即将被人窃夺而成为袁世凯开历史倒车的工具时,毅然以牺牲乔家百年基业的决心,策动了山西官银号五千万银子不翼而飞的惊天银案,一举击碎了袁世凯复辟黄粱梦。

第1集

祁县乔家,名冠三晋。清道光年间,少东家乔致庸临危受命,执掌乔家堡在中堂之后,倾其一生,实现了货通天下、汇通天下的理想。垂暮之年,乔致庸将家业传给了乔家五代孙乔映霁。奉乔致庸遗命,去往广州十三行历练商家心路的乔映霁,在八年后的中秋原本应该返回到祁县乔家,结果一门心思迎接少东家的乔家上下,却得知乔映霁没回山西,而是滞留在了战火纷飞的武昌……码头上,大家都在从武昌往汉口逃,乔映霁却要包船去往武昌。结果没人敢接这活,最后乔映霁出了3倍价格包了一艘外国客船。由于没有现银被误认为是骗子差点酿出大祸,当小拉斯普汀接过乔映霁的金表后,方才发现乔映霁竟然是自己幼时好友……抵达武昌,乔映霁来到樱花巷73号,看到的却是四处的受伤武昌首义官兵。乔映霁化名叫乔在中,说出接头暗号,却被烟花女子调笑。乔映霁转身准备离开时,被跟踪而来的起义军军官莲花截住。乔映霁被莲花带到了大帅张振武的战地指挥所,看到武昌地图上醒目标注着的一家家票号的位置,乔映霁担心票号业安危,说出了一番保全票号的重要性,并且提出,出资十万两白银作为军资,但不许起义军打劫票号和商户。崔望实得知乔在中的真实身份就是祁县乔家堡乔映霁之后,就想报早年的家仇,被同在张大帅身边供职的堂兄崔望百拦住了。为了筹齐十万两银子,乔映霁带革命军趁夜来到自家的大德通票号武昌分号,看到的是前后都被堵得严严实实的大门。莲花压根儿就不信乔映霁能筹齐十万两银子的鬼话,此时大德通票号门前受阻,莲花与乔映霁的冲突再次引燃。就在大德通票号武昌分号大掌柜王宗禹,动员伙计们誓死保卫乔家票号时,乔映霁却带着莲花等人从暗门进了银库。义军的燃眉之急,军饷难题一解决,乔映霁立即请缨上了火线。祁县乔家,知悉武昌分号王大掌柜发来乔映霁自盗自家票号一事后,立即知会乔家在各地的票号部署防范措施,并着命武昌王大掌柜即刻找回少东家。同一时间,莲花向张大帅道出乔映霁的真实身份。

第2集

张大帅得知乔映霁真实身份后,命令莲花速把乔映霁从前线毫发无损地带回来。就在乔映霁冲杀于火线时,崔望百兄弟正欲下黑手,暗地里寻找着除去乔映霁的机会。乔家堡,乔家票号股东们齐聚在中堂,纷纷指责乔映霁弃乔家生意于不顾,反叛朝廷,参加革命党。潘大掌柜则告诉大家,没准乔映霁是被革命军胁迫的,也可能是生意上的对手散布的谣言,所以必须先救出少东家,这才是头等大事。莲花遵张大帅之命,火速来到火线,看到眼前的冲锋杀敌的乔映霁根本就不像一个票号大东家,反倒是活脱脱一个革命者。于是二话不说持枪冲上去帮助乔映霁,就在乔映霁面临生命危险时,莲花助其解除了危机。一发炮弹呼啸而来,莲花扑倒了乔映霁。乔家堡,乔映震找到二十七叔,极力主张把乔映霁捆绑了送官,这样可以免除乔家人老老少少的牢狱之灾;为此,还亟须重新选出一个掌门人……乔映震和二十七叔各怀心思,不想二人的对话,都被门外的乔映 听到。莲花带着乔映霁回张大帅指挥所复命。张大帅质问乔映霁作为朝廷最信得过的商家,大德通也是最信得过的票号,为什么要参加革命。乔映霁称,自己就是为了中华民族存亡,为了乔家未来,所以中国必须革命。乔映霁明确表态,若是革命必须牺牲一家票号,那就先牺牲乔家的大德通票号。张大帅命令莲花,立即送乔映霁过江并务必保护好乔映霁,因为保护好乔映霁就是保护好中国革命。潘大掌柜面对混乱的乔家堡,在无计可施之时,着伙计顺子去给江雪瑛姑奶奶送信求助。就在崔望实偷偷摸到乔映霁窗外,准备向乔映霁开枪的一刹那,被另一支枪顶住了后脑勺。崔望百离间张大帅对乔映霁的信任,获得了张大帅一封亲笔密信允诺可临机专断,并跟踪乔映霁过江。在船上,崔望百兄弟对乔映霁的算计,被小拉斯普汀听到了。就在大德通武昌分号王大掌柜派人外出寻找乔映霁时,乔映霁带着莲花及一队革命军到了大德通。莲花以乔映霁的性命为要挟,迫使王宗禹交出200万两银子。

第3集

武昌大德通票号外,小拉斯普汀紧跟着崔望百兄弟。王大掌柜仔细分析了乔映霁此行目的,判断少东家定有自己的安排,遂同意莲花要求,前提条件是:乔映霁以个人名义借款200万两银子;附带条件是:乔映霁必须立即返回山西祁县。张大帅单独约谈乔映霁,给了乔映霁新的任务和革命使命。莲花带着乔映霁,再次去武昌大德通票号取银子。王大掌柜给出的并不是现银,而是一张200万两的银票。莲花大怒,要杀王大掌柜。乔映霁出面说明乔家票号的规矩,并让王大掌柜去花旗银行进行兑换。崔望百眼看阻挡不了张大帅让乔映霁回山西的事实,决定收拾行李追杀乔映霁,同时放弃继续革命,转而投靠清廷。乔映霁在莲花陪同下,经过朝廷关卡时,被朝廷命官金甬盘查,刚刚涉险过关,在火车站又遇到崔望百兄弟意欲刺杀乔映霁。幸被金甬无意中发现,乔映霁躲过一劫。北上途中的火车上,乔映霁摆脱了武昌大掌柜王宗禹和伙计栓子的贴身“押送”。莲花质问崔望百,张大帅为什么怀疑乔映霁是朝廷的奸细?崔望百说乔映霁是为了在朝廷站稳脚跟,为乔家谋取更大的利益。乔映霁在保定下火车,会晤蒋祚彬将军,传达张大帅密信,令其一定要想办法阻止向汉口运送军火的专列。崔望百兄弟再次向乔映霁下黑手,被莲花阻止,一行人被蒋祚彬将军手下抓获。崔望百也拿出了张大帅的密信。

第4集

蒋祚彬将军难辨事实真伪,于是把几人拉到了刑场。蒋祚彬将军决定带着众人进紫禁城起事,结果各路义军并未按计划会合。蒋祚彬要求乔映霁撤退,自己留下掩护,乔映霁则告诉蒋祚彬,要撤一起撤,要死就死在一起。崔望百兄弟居高临下,又要对乔映霁下黑手,再次被莲花阻止。撤退中,众人误打误撞,到了前门乔致庸当年所建的第一所大德通票号,乔映霁带着众人下了地道。进了票号,乔映霁默认了自己就是革命党后,当即要求大掌柜李德龄,设法护送大家一起出城。李德龄利用手中的大德通票号通关文牒,把众人藏在运送银子的银箱里,终于出了京城。离开京城的火车上,莲花随时随地护着乔映霁,崔望百几无一丝机会公报私仇,恼羞成怒,说莲花爱上了乔映霁,在拿革命徇私情。重返保定,蒋祚彬将军安排乔映霁和莲花上了开往汉口的火车,莲花看到满车厢的炮弹,已经变成装填了沙子的哑弹时,开心地笑了。莲花告诉乔映霁,她不准备去山西,而是要到汉口张大帅那里,核实清楚乔映霁的身份之后,下一步去向再作定夺。莲花与乔映霁的一番对话,触景生情,莲花想起童年往事,不知不觉已是泪流满面。崔望百兄弟乘坐的火车,比乔映霁和莲花早一步抵达汉口。兄弟二人被当作革命党奸细,押解到朝廷荫昌大帅帐前。荫昌大帅据崔望百口供,立即对自保定刚刚运抵的炮弹拆封试射,果不其然,炮弹里装的不是火药,而是沙子!七品县令金甬不识趣,上前跪求大帅荫昌封官,被正恼怒的荫昌一脚踹开。荫昌押回崔望百再审,崔望百立即背叛了革命党。

第5集

崔望百献计荫昌:乘武昌革命党守备空虚,立即抢了江汉三镇各家票号的银子。荫昌采纳了崔望百的建议,并答应崔望百,待抓住乔映霁后,把乔家一半的财产赏给崔望百,再杀了乔映霁。武昌大掌柜王宗禹,建议乔映霁走晋商早年的茶道返回山西,以保少东家安危。张大帅亲送乔映霁启程返回山西。莲花目送乔映霁离去,转身即提醒张大帅崔望百已经投靠清军,山西起事已有难度,张大帅命莲花立即跟上乔映霁,暗中保护乔家少东家安全。山西巡抚接荫昌电报,知乔映霁已投身革命党,唯恐担责,遂传令祁县派兵抄没乔家堡。祁县县令的兵丁还未出发,县衙师爷给乔家大德通票号的快报已经送出。潘大掌柜再次传书向江雪瑛求助,而乔家处于危亡之际,乔家一众还在为谁来接替映霁子,出任新一届掌门人吵得不可开交。乔家宗祠,众人都在为掌门人一职打嘴仗。乔映震提出兄弟二人联合执掌乔家,还没商量定,何家表姑奶奶江雪瑛大驾光临。江雪瑛拿出当年救乔致庸而买下全部乔家产业的文契,欲赶走全部大院里的乔氏子孙……

第6集

潘为严听闻江雪瑛的作为,对着乔致庸遗像老泪纵横道:乔家有救了。江雪瑛面对乔氏子孙苦苦哀求不为所动,执意赶走所有人。乔景清下令所有男女老少全部集中起来向江雪瑛下跪求情,想以苦肉计博取江雪瑛同情。乔景清一计不成又去跪求潘为严,潘为严一席话令其茅塞顿开。官兵到了乔家堡,江雪瑛下令开门迎客,乔氏族人四散哄逃,二十七爷和乔映震、乔映 ,吓得躲进了马厩。潘大掌柜告知县太爷,就在此前不久,何家江雪瑛收回了乔家所有财产,现在的乔家堡,家产都归何家所有了。县太爷听罢,也不抓人,也不封门,收兵打道回府,给太原府呈报去了。潘大掌柜进屋,向江雪瑛拜谢。姑奶奶分析说,乔映霁现在只要不回山西,他就是安全的,但又希望乔映霁立即接管乔家。乔映霁走茶路,即将到达临江。武昌大掌柜王宗禹,在武昌和外国生意人打交道多,接受了不少工业革命的先进理念。在与乔映霁闲聊中,说眼下的中国迫切需要一场工业革命,有能力的商家应该为中国做些什么,乔映霁非常赞同。崔望百兄弟带着朝廷四大高手在渡口茶馆被蒙汗药迷倒。乔映霁一行三人逃过一劫,却意外获悉,乔家茶道是被土匪刘黑七的儿子刘小七截断。王宗禹见客栈小二鬼鬼祟祟,心生疑虑。

第7集

乔映霁三人骑马离去不久,崔望百兄弟与四名大内侍卫挣脱开土匪捆绑,不想刘小七率众赶到,几人势单力薄,边打边撤进树林。一番缠斗,两名大内侍卫被刘小七击毙,其余败走。乔映霁看着临江渡口一处残垣断壁,倏然想起当年的摆渡老爷爷和老人家的小孙女……王宗禹和栓子劝乔映霁早些上路,离开临江以确保安全。乔映霁得知,自己下广东八年期间,乔家一众当家的居然废弃了临江茶山,大怒。王宗禹却说出了乔家万里茶路被废弃,乔映霁没想到的诸多原因,那就是茶税过重、关卡太多,乔家和万千户茶农早已不堪重负。乔映霁未及收回思绪,崔望百兄弟已经悄悄接近了乔映霁。跟随崔望百追杀乔映霁的朝廷侍卫,因为不明不白死了两个兄弟,威逼着崔望百说出一路追杀的究竟是何方人氏?一听是乔家堡少东家乔映霁,丢下一句“好自为之”,掉转马头,扬长而去。崔望百的枪未响,莲花的枪先响了。崔望百被击中了手指,落荒而逃。王宗禹与栓子苦口婆心相劝乔映霁离开此地,乔映霁一吐心中苦闷,哀叹自己对不起临江茶农和摆渡老人爷孙,莲花听罢随即将枪口对准了乔映霁。乔映霁跪在临江渡口墓地前,立誓要重建茶山,恢复茶道。追随莲花的巧姑,听到乔映霁的忏悔,觉得那个老艄公和那个小孙女,像极了莲花当年的经历!岂止巧姑,莲花的内心也乱了。乔映霁喝着王宗禹的酒,思绪回到了当年:爷爷带着自己来到临江渡口,老艄公和小阿莲,同乔家爷孙俩共度春节。屋内,乔致庸和摆渡爷爷把酒言欢;屋外,小阿莲和小乔映霁开心地玩耍着。乔致庸说,自己最挂念的就是小映霁,也知道今后乔家一门的重担就要落在这个孩子的肩上。乔致庸说,小映霁的母亲得有癔病,有可能会遗传给这孩子。

第8集

两位老人的谈话,被门口的小阿莲无意听到。小阿莲很懂事地阻拦小映霁喝酒,结果小映霁还是喝了。老艄公安顿好乔致庸后,叫过小阿莲,拿出一样东西。摆渡爷爷把乔致庸送小阿莲的一枚玉坠给了小阿莲。小阿莲问爷爷,自己是不是长大了就是乔家的人了?爷爷问小阿莲喜不喜欢小映霁,小阿莲说喜欢。爷爷说那就等小阿莲长大后把她嫁到乔家,小阿莲说如果嫁到乔家是为了报恩的话,她就嫁过去。深夜,小映霁发癔症,起床独自走到渡口码头。小阿莲跟出去,并和小映霁说,自己是他没长大的媳妇,然后小映霁跟着小阿莲回到了家。第二天,乔致庸带着小映霁走了。小阿莲自此再无一点小映霁音讯。今天,酒后的乔映霁,来到摆渡老艄公残破的老宅。一直隐身林中的莲花连忙跟过去,残垣断壁的屋里,发癔症的乔映霁正在墙上写着“阿莲”,嘴里还絮叨着说,阿莲是他没过门的媳妇。莲花流下了委屈的泪水。紧随其后的巧姑,看到了这一切,劝说莲花应该和乔映霁相认,莲花打断巧姑,说现在应以革命为重。乔映霁一行临近山西,王宗禹把乔映霁藏在货箱里下了船,潘大掌柜仍留在码头上,装作等候少东家的模样,吸引着官兵的注意力。就在乔映霁马车疾驰在路上时,遇到了私自离家,逃往榆次姑妈家的杨家大小姐。杨依依的马车迎面而来,与乔映霁的马车撞个正着。就在倾翻的马车砸向杨依依时,乔映霁飞身救下了杨依依,并摆脱了杨家追来的家丁。乔映霁把杨依依送到了榆次姑妈家,杨依依告诉姑妈,自己是绝不会按照哥哥的意思出嫁的。当得知乔映霁被姑妈关起来后,杨依依不听姑妈劝说,独自去后院见了乔映霁,说自己也是支持革命的。杨依依要乔映霁带着自己去参加革命,还说要乔映霁娶了自己,乔映霁虽说已见识不浅,可还是被杨依依的率真惊怔住了。乔映霁正为难,杨依依却说,自己今天逃婚离家,你把我送到了姑妈家,外人会认为是你乔映霁同我私奔。毁了你我名声事小,要紧的是毁了乔家和杨家名声。所以,杨依依说,我会在姑妈家等着你光明正大来娶我。杨依依放走了乔映霁,他刚出大门,就被莲花看到了。就在巧姑和莲花认为乔映霁背叛革命时,乔映霁正骑马疾驰奔向太原府。

第9集

乔家太原分号何大掌柜和高大掌柜,接到祁县总号潘大掌柜的电报说,少东家乔映霁已经到达山西,认为乔映霁尚未被官府抓走,立刻命人四处打听。崔望百兄弟来到太原府外击鼓鸣冤,向巡抚陆钟琦递上荫昌的密信,想游说巡抚抓捕乔映霁,结果反被押入死牢。乔映霁到志新书局同革命党人接头,要求和阎锡山见面,汇报武昌革命的情况。莲花让巧姑跟踪志新书局的老张。在阎锡山的驻军营地外,王宗禹和栓子看到了巧姑和高大掌柜。而阎锡山命令兵丁封锁军营,又传出话来,托病不见任何人。乔映霁无奈,只得通过黄国梁进了阎锡山的军营。高大掌柜得知消息后,立即安排转移乔家票号资产。阎锡山委派吴秉仁去和黄国梁、乔映霁谈判。巡抚陆钟琦收到朝廷密电,急调阎锡山和黄国梁的兵丁布防河东。乔映霁答应只要阎锡山起事,300万两银子由他出,但是不得哄抢山西票号和商街。同时还需要阎锡山签署一份文书。乔映霁写好了合约文书,只待阎锡山签字,合约生效后去乔家票号兑换银子。莲花和巧姑摸进了阎锡山房间,不料中了阎锡山的埋伏。巡抚陆钟琦得知阎锡山同意立即出城的差遣。阎锡山要求发放枪支弹药,陆钟琦不上当,非得等着阎锡山部众出城之后,再发放枪支。同时,陆钟琦作了应变准备,安排好家人随时撤离太原府。王宗禹来到阎锡山兵营,说如果不放乔映霁就一两银子也得不到。

第10集

阎锡山的总参议吴秉仁再三强调,如果拿不到银子,乔映霁的性命不保。乔映霁却说,只要保住山西的票号和太原商街,银子和自己的性命都不重要。阎锡山等到黄国梁部起事开始之后,下令开始行动。可是起事的新军并没有按照约定不抢商街,反而进行着大肆掠夺。大牢里的崔望百,乘机开始煽动囚犯冲出大牢,到巡抚衙门抢夺银子。清廷驻扎在山西的八千绿营兵不战自散,陆钟琦悲愤不已,决定以身殉职。崔望百煽动暴徒向陆钟琦父子下了杀手。崔望实看着崔望百滥杀无辜穷凶极恶的行为,大不赞同,而崔望百却毛遂自荐要见阎锡山,结果只见到阎锡山的总参议吴秉仁。乔映霁就新军起义后的抢劫行为质问吴秉仁,吴秉仁矢口否认,还借着没有足够的银子拒绝出兵娘子关,声援张大帅。吴秉仁告诉乔映霁,起事当晚巡抚陆钟琦已经下令大开城门,晋商已经把银子转移了,所以兵丁根本没抢着银子。乔映霁却依然坚持,只有兵出娘子关,才会支付剩余的150万两银子。起事的新军终于出城奔赴娘子关,潘大掌柜带着150万两银子来和乔映霁见面,乔映霁感谢之余,说自己还要再去一趟武昌。巧姑跟踪,看到乔映霁被潘大掌柜绑走了,于是莲花决定追上去抢回乔映霁。等莲花追上乔映霁后,看到乔映霁并没有被绑住,莲花转身疾驰而去。

第11集

潘大掌柜告诉乔映霁现在暂时还不能回祁县。莲花和巧姑到了乔家堡外,鸣枪示意。乔家人正在大食堂就餐,以为是乔映霁带来了革命党,瞬间乱作一团。乔映霁让栓子卸下套车的马,单枪匹马,向着枪声的方向疾驰。潘大掌柜回到乔家,和盘托出乔映霁的现况,江雪瑛听后,说乔家现在已经不再是乔家的,而是全天下的。乔映霁被困在一处四合院犹如困兽。外出上坟的杨依依想去乔家找乔映霁,结果被侍女劝说住了。潘大掌柜和高大掌柜来找乔映霁,还带来了一封信。乔映霁得知阎锡山在去娘子关的半路就撤退了,朝廷又派大兵前来镇压山西的叛乱。袁世凯也乘机想举全国之力攻打武汉。面对革命是否成功,乔家该怎么办?乔映霁说出了自己的全盘计划,要通过商业去实现打赢国际商战的目的,乔家是否能赢不重要,重要的是要让中国赢得这场商战;其次就是要联合众票号和商家,创办中国第一家商业银行,让中国立于不败之地,实现真正的民族商业复兴。潘大掌柜提出,万一革命不能成功,乔映霁就不能留在乔家继续做大东家。潘为严让乔映霁推荐同辈中能接替掌管乔家的人选,还拿出一份契约,让乔映霁签字画押。

第12集

潘为严受江雪瑛委托让乔映霁签署一份主动放弃当乔家大东家的契约,让乔映霁签字画押,前提是必须选出接班人选,否则文书无效。乔映霁提出,外出留洋回来的乔映雩适合接替自己,于是连夜疾驰前去镇国寺拜访。乔映雩一语道破乔映霁来意,乔映霁震惊不已,更加确定自己来对了。乔映雩指出,大清已经亡了,革命就相当于成功了,但是民国会比现在的大清更坏,因为革命的成果很可能落到袁世凯手里,而乔家也就要一败涂地了。潘大掌柜拜访江雪瑛,说阎锡山派刺客刺杀了新任的朝廷巡抚,目前滞留雁门关观望时局,而袁世凯已经派人去和武昌的革命党和谈了。江雪瑛听后,长叹一口气,说映霁子不会再去汉口打仗了。一觉醒来,乔映雩告诉乔映霁,袁世凯现在应该派人去汉口和谈,而且会借助革命党的力量逼宣统皇帝退位。乔映雩建议乔映霁,把乔家所有的银子全部散了,把乔家大院等固定财产都送人,让乔家后人各奔东西,隐姓埋名生活。王宗禹快马赶到镇国寺找乔映霁,听完王宗禹带来的消息,乔映霁决定立即回家。半路上才意识到自己中了哥哥乔映雩的计谋,疾驰返回镇国寺后,得知乔映雩已离开寺院,不知去向。乔映霁没追上乔映雩,不得不回乔家堡。乔映雩却又返回了镇国寺,把一封信交给寺里的师父,说等乔映霁再来时交给他。乔映震和乔映雩,还在乔家一众后辈中间摇唇鼓舌,说乔映霁不会回来了,他又去武昌革命去了。乔映霄跑来告诉大家,映霁回来了!乔映霁跪在爷爷乔致庸遗像前,江雪瑛赶了过来。江雪瑛一番疯话之后,向众人宣布:今后乔家的一切事情都交给乔映霁打理。

第13集

江雪瑛宣布归还乔家大权于乔映霁,大伙依旧按月领银子,照旧在大食堂搭伙吃饭,要是映霁子打理不好,姑奶奶照旧要把乔家收回去。江雪瑛嫌乔家住得不舒服,打马回何家,把乔家留给了乔映霁。乔映霁率乔家一众跪拜,为江雪瑛送行。在乔致庸的书房,二十七叔得知乔映霁不走了之后,正担心乔家会被连累,伙计顺子跑来报信,说县太爷又带兵来了。潘大掌柜与高大掌柜出面把县太爷曾有志迎到在中堂。县太爷直言相告,说本就没打算抓乔映霁,我只是来查案的。太谷号称“杨疯子”的杨景度,头天把乔映霁给告了,说乔映霁私拐自己的妹妹,同时还上书到朝廷和袁世凯说乔映霁是革命党。潘大掌柜和高大掌柜请县太爷帮忙斡旋,县太爷说,我准备回复杨景度,就说被告乔映霁下落不明,县衙正在查办。太谷杨家,杨依依找到杨景度大闹,说如果不同意自己嫁给乔映霁,她就去死。杨景度不示弱,把妹子锁在屋里,吩咐伙计立即去康家商定娶亲的日子。乔映霁来到母亲面前,听母亲诉说着对儿子的想念之情,同时询问母亲,自己九岁那年在临江渡口定亲的真相,结果深思之中的母亲却又发病了。潘、高两位大掌柜,提及如何让杨景度撤诉,王宗禹说不难,少东家主动去杨家上门提亲,就可以让杨景度撤诉了。就在乔映霁和高大掌柜想去北京或天津,给母亲请西医大夫时,高大掌柜无意中透露,乔映雩不让他离开山西。乔映霁一听大哥乔映雩还在镇国寺,连夜策马前去。乔映霁告诉乔映雩,自己想把乔映雩当作当年爷爷身边的孙茂才一样为自己出谋划策。乔映雩却给乔映霁看了一封自己写给他的信,表明自己要和乔家、和乔映霁脱离关系。

第14集

乔映雩告诉乔映霁,就应该像爷爷当年所说的,把不属于乔家的银子还给天下人。乔映霁瞬间顿悟,给乔映雩行跪拜之礼后,打马返回。乔映霁没有回到祁县,却去了榆次东湖村江雪瑛姑奶奶家。江雪瑛支走下人,乔映霁询问当年爷爷在临江渡口给他订亲的事,江雪瑛却说瞌睡来了,得让我好好睡一觉再说。江雪瑛判断乔映霁应该是遇到了自己心仪的人,所以嘱咐身边仆人明珠,不许胡乱说当年的事情。张振武大帅根据袁世凯的所作所为,认为中国需要继续进行二次革命,莲花表明,会继续跟在张大帅身边将中国革命进行下去。张大帅命莲花再去山西,一定要亲自见到乔映霁,告诉乔映霁中国革命还需要他。候补县令金甬俯身甘做上马石,送荫昌上车离去。金甬听了荫昌的一席话如醍醐灌顶,决定卖掉朝廷的大炮和弹药。乔映霁在三天后才看到杨依依的来信,决定立即前去,而莲花此时已经到了杨府外,也要见杨依依。当莲花来到杨依依屋外时,听到了乔映霁与杨依依的对话,心灰意冷而去。听闻杨景度让乔家打造一个和真人一样高的金人做聘礼,潘大掌柜和高大掌柜认为此事可行。杨景度听说乔家答应了他的聘礼条件,无论如何也不相信。接着,又收到祁县县太爷的信,说乔映霁是革命党的事,查无此事,就此结案。莲花和巧姑闯进门来要见杨依依,杨景度面对持枪的二人,无奈秀才遇上兵,想拦又怎拦得下?面对巧姑持枪逼问,杨依依不仅不怕,反而表达了自己对乔映霁的爱意,话未说尽,莲花已掉头走了,临走留下了当年乔致庸给她的一半玉佩。

第15集

乔映霁再次来到镇国寺,这次没有见到乔映雩,只是再次看到乔映雩留下的一封信。江雪瑛也来到乔家,要亲眼看看乔映霁用等高金人娶回的媳妇。乔映霁的母亲出场了,当乔映霁跪在母亲面前时,暂时清醒的母亲一听儿子娶回的是杨家的闺女,随即病犯大闹婚礼现场。就在步入洞房之时,乔映霁看到了人群中的王宗禹,乔映霁急跑出中堂,一问方知莲花来了,于是出了院门追赶而去。莲花带来了张大帅的口信:一旦袁世凯窃取了革命成果,就需要进行二次革命,到时候还需要乔映霁继续支持。乔映霁感谢莲花一直以来的保护,也希望莲花照顾好自己。莲花终于在疾驰而去不久后,撕心裂肺地痛哭不已。等在洞房的杨依依,因为莲花对她说过不许乔映霁喝酒,所以不停地让丫鬟喜凤出去,劝阻乔映霁不要喝酒,结果乔映霁还是酩酊大醉后,被喜凤搀了进来。大醉后的乔映霁,抱着杨依依,却喊着莲花不要走。半夜,乔映霁发癔症,自己四处逃窜,口口声声要找阿莲。乔映霁和杨依依回门后,走在返回祁县的路上。杨依依问乔映霁啥时候去临江,并问乔映霁,在洞房那天你把我独自扔下两个时辰,还大醉一场,害得我只好自己掀了盖头。乔映霁抱歉应承,重新替依依掀一次盖头,并好好爱杨依依一生一世……

第16集

潘大掌柜告诉乔映霁,李德龄来信说清室即将退位,少东家花了几百万两银子参与的革命就要成功了。乔映霁准备去临江收一季晚茶,拜托潘大掌柜召集江南撤号的各大掌柜,立即恢复票号,着手把票号改制成银行,另外还要重设茶庄,要继续做茶货生意。乔家大院内,乔映震和乔映 把戏班子招到书院里听戏,而乔映霄却在埋头苦读,不料遭到映震一顿奚落。二十七叔乔景清闻声前来阻拦不成,自己反倒也加入了行列。刚巧,乔映霁回来了,大怒之下拆了戏台。乔映霁进到学堂,遇到了正在读书的乔映霄,于是乔映霁让乔映霄带着自己去大院转转,看看乔家各户是怎么过日子的。到了乔映震住处,看到的是满院子的鸟笼,而乔映震媳妇穿得和下人一般。到了乔映霙住处,是满院子枝繁叶茂的花草,进屋看到的却是两口子正在抽大烟。你到底能不能戒掉大烟?面对乔映霁的质问,乔映 没有回答,乔映震拂袖而去。乔映霁要砸烂兄弟们的饭碗了。栓子请出了大奶奶,杨依依问乔映霁,二十七叔在太谷就有相好,面对长辈,你乔映霁能按家法办吗?

第17集

顺子去请二十七叔,二十七叔硬着头皮到了祠堂。二十七叔只得根据乔映霁要求,把乔家十六岁以上的男人都召集到了大伙房。乔映震回到家,看到自己心爱的鸟都被砸了,发疯般地要找乔映霁拼命,已经怀孕的媳妇好不容易才劝住他。家族会上,懒惯了的爷们,谁都觉得自己就是乔家的主人,从不需要去干活、做学徒或学习……二十七叔斥责乔映震、乔映霙,不戒除大烟别后悔被驱逐出乔家。乔映霁一直跪在祠堂内。顺子来报告大食堂情况,乔映霁得知乔家众兄弟即将告别懒惰,走上正途,抬头看一眼旁边陪着他的杨依依,开心地笑了。崔望百决定毛遂自荐,去做乔映霁的军师,崔望实看着疯狂的哥哥不知说什么好。崔望百登了乔家门,自称是早年乔家师爷孙茂才。乔映霁出门,斥责崔望百从武昌以来的种种劣迹,崔望百说出自己就是崔鸣九的儿子,当初要刺杀乔映霁就是要报家仇。乔映霁告诉崔望百,不要把上辈子的恩仇延续到现在。乔映霁带着崔望百进到乔致庸当年第一次接待孙茂才的书房。吃饱喝足之后,崔望百想问酬劳之事,乔映霁说,我得先听听你崔望百的雄韬大略。崔望百指出,乔映霁目前正在办的几件大事情,不仅不会把乔致庸老爷子的家业发扬光大,反而会使乔家家业分崩离析。所以当前必须集中乔家所有的银子去北京拜见袁世凯……

第18集

乔映震怒斥崔望百,乔映霁将崔望百轰出乔家后,面对乔致庸的遗像发誓,即便自己一败涂地,也不会与崔望百这种卖国贼为伍。崔望百被轰出乔家后发誓,自己即便不能流芳百世,也要遗臭万年。随后乔映霁策马疾驰,深夜找到潘大掌柜和高大掌柜,说必须加快票号改制的进程。第二天一早,乔家子弟们准备出门了。乔映震想挑事,没人搭理他。映 在出门学生意的人群中,正跟自家媳妇告别。依依嘱咐映 ,狠下心戒烟,学成了生意,以后也给映霁搭把手。乔映霁带着自家兄弟们上路了,这是新一代乔家人的商路之旅。三十里商路,乔家后人从早走到晚。到了潘大掌柜和高大掌柜这里,乔映霁率众人跪求二位大掌柜,收下乔家后人这群学徒。乔映霁见乔映震不跪,便问乔映震,你是要进乔家票号当学徒,做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对乔家有用之人,还是要一直懒下去,被除名离开乔家?乔映震拿出剪子,剪断了辫子,终于跪下。晚饭桌上,潘大掌柜告诉乔映霁,今早去见水老东家,水老东家在票戏,发话要让乔映霁在旁边伺候着。乔映霁一听立即赶往水家。水家老东家正因为乔映霁没来,在生气砸东西。听说乔映霁来了后,不但不让进来还让人把乔映霁赶出去。乔映霁下了跪,水老东家总算不生气了,却说要把票号关了,把银子都埋在地底下。乔映霁再三追问,方得知是袁世凯要来抢银子了。乔映霁又找到邱家少东家丘同,询问金融改制的事情。邱同认为,现在乔家领导金融改制不是时候,应该先联络广盛源,等他们开办起第一家银行后,其他的商家自然就会加入了。乔映霁打算去找广盛源侯垣大掌柜,高大掌柜却不建议马上去。乔映霁叫出王宗禹,询问能从乔家后人中挑出几个人。

第19集

王宗禹对乔映霁道,目前的乔氏学徒中只挑出乔映霄一个。广盛源的侯大掌柜躲在怡红院。栓子和王宗禹都不愿去敲门,说什么生意非得进妓院谈?乔映霁无奈,只得戴上眼镜亲自打头阵。终于见到侯大掌柜,他提出的条件是广盛源要出任董事长,而且要任命经理人。侯大掌柜还提出,在双方合作之前可以先做一单生意,就是替合生元做担保。就在乔映霁在为广盛源的事情烦心时,杨依依来了,而且还交代给栓子一件事。潘大掌柜连夜给北京的大掌柜李德龄写信,让王宗禹带过去。王宗禹述说着侯垣大掌柜的件件劣迹,潘大掌柜似乎顾不上听,只说要尽快帮着乔映霁把银行建立起来。杨依依向乔映霁诉说着离别衷肠。乔映霁得知自己很快就要当爹了很开心,见杨依依戴着的玉佩很惊讶。善解人意的杨依依,说这是帮婆婆收拾物品时婆婆送给她的。乔映霁嘱咐她,要收好这对珠联璧合。潘大掌柜和王宗禹师徒,还在探讨着中国当前的局势和乔家的未来,师徒二人决定要和乔家同生死、共存亡。乔映霁在镖师阎师傅的陪同下,带着小拉斯普汀和高大掌柜,向着临江茶山出发了。途中,小拉斯普汀告诉乔映霁,自己开辟了海上运茶的新路,因为对方只认乔家这一家商家,所以自己是以乔家合伙人的身份签的合同。莲花和张大帅见面,张大帅命令莲花给乔映霁送一封信去,让乔映霁做好进行二次革命的准备,一旦革命启动,则需要他的回归,中国革命离不开乔家的支持。当乔映霁再次来到临江渡口附近的茶馆时,把上一次路过这里时给土匪做眼线的伙计吓坏了。乔映霁执意要住在这里,让眼线伙计传话给刘小七,说乔家要恢复万里茶道。半夜,刘小七果然带着众匪包围了乔映霁一行人。

第20集

乔映霁等人被土匪刘小七劫持,乔映霁许诺重开茶山,动摇了土匪军心,刘小七见势不稳,欲杀乔映霁,莲花和巧姑在远处观察着,就在刘小七要取乔映霁的性命时,莲花毫不犹豫地开了枪。乔映霁对刘小七说,在你杀了渡口老人后,本就不该放过你,但今天我还是打算给你留一条活路。乔映霁帮刘小七包扎了伤口,把枪还给他,又给了一张银票,要刘小七答应,今后为天下人做好事。刘小七临别告诉乔映霁,如果乔映霁能为天下人安身立命,刘小七今后就不会再扯旗造反做土匪。刘小七被放走后,莲花和巧姑随即跟了上去。乔映霁打马追上,莲花把张大帅的信放到楼梯扶手上后,迅即转身离开。乔映霁看罢大帅的信,对信中提及将要进行的二次革命,愤慨不已。临江乡亲们听说祁县的乔东家来了后,纷纷下跪拜谢。乔家的临江茶庄重新开业了。乔映霁告诉高大掌柜,自己要先去武昌再去江西,重开乔家的万里茶路。高大掌柜拜托乔映霁转告革命党,千万不要再打仗了,老百姓经不起折腾了。临行前,乔映霁让栓子去找来一个当地五十岁的老人,一经询问,乔映霁当即明白,当年的阿莲,其实就是自武昌以来一直暗中帮助自己的莲花!第二天,乔映霁就要出发了,高大掌柜答应将渡口码头恢复原样,并且将码头的茅草屋也恢复原样。到达武昌,乔映霁和小拉斯普汀被时局震惊:到处都在传言,袁世凯要恢复帝制。乔映霁无论如何也不相信袁世凯要登基当皇帝,决定再去樱花巷七十三号找莲花,结果还真就有探子在那里守株待兔,莲花开枪吸引了冯国璋属下兵丁的注意。待追捕的兵丁离开,乔映霁到了莲花藏身的房子,正等莲花,兵丁返回来将乔映霁堵了个正着。不料,带队的军官一听是乔映霁,很是仰慕,竟护送他安全离开。莲花强忍着心中的悲痛,不承认自己就是阿莲。莲花代张大帅询问乔映霁对于二次革命的态度。乔映霁回答,如果需要支持,自己没有问题,但不会再出银子。乔映霁坚持认为,莲花就是阿莲,是被卖到妓院的当天就被救了。莲花却说,自己只是和阿莲、巧姑被同一天救出来的。王宗禹来到乔家北京票号,恰巧遇到再次兵变。王宗禹急忙带着乔映霄和李德龄一起离开。兵变的士兵闯进票号,没搜到银子准备纵火,长官急忙制止。

第21集

乔映霁在武昌得知北京发生兵变,西河沿上百家商铺和票号被烧,袁世凯宣誓就职,并将国会临时迁到北京,乔映霁的心情顿时沉重起来。乔映霁准备去北京,临行前让武昌的两位掌柜,拿着自己的名帖直奔武夷山,疏通乔家的茶路,让沿途的票号掌柜都设立茶庄、建立茶山。乔映霁另嘱咐江南分号掌柜,如果遇到一个叫莲花或者巧姑的来乔家票号借银子,都记到乔映霁账上。崔望百兄弟一身乞丐模样,蹲在北洋政府财政部门口,不想遇到了来北京混前程的前候补知县金甬。崔望百献计金甬,去巴结袁府的项大管家。乔映霁来到北京,看到北京分号意外地保住了很是欣慰。乔映霁原本想去找蒋祚彬将军,结果听李德龄大掌柜说他已经去了江南,并意外地得知乔映雩也在北京,就住在八大胡同。乔映霁来到阁楼门外敲门,乔映雩躲闪不及,只得开门。兄弟二人针对当前形势展开激烈的辩论,乔映雩让乔映霁看一本马克思的《共产党宣言》。莲花向蒋祚彬将军转达孙先生的意见,一是要注意袁世凯的叛变举动,二是要做乔映霁的工作,防止乔家被袁世凯拉拢过去,给中国革命带来损失。李德龄给挑灯夜读的乔映霁送夜宵。乔映霁读得兴起,给李德龄讲述了《共产党宣言》的精髓要旨。李德龄临离开时叮嘱乔映霁,不要再和孙中山、张振武、黄兴等人来往了,袁世凯手里有一张写着这些人名字的黑名单。金甬抵上全部身家,换来了一个署理山西省民政厅厅长的职务。这时,崔望百已经傍上了金甬。崔望百大包大揽,说到了山西好好听我的,我兄弟俩保你用不了多久,就能帮你把搭进去的银子捞回来。吴秉仁亲自带队迎接金甬到任。李德龄从街上回来,进门就告诉乔映霁,广盛源老东家喝了砒霜……

第22集

乔映霁去戏院找到了乔映雩。为了让乔映雩给出一个有关蒋祚彬去向的真消息,乔映霁逼迫乔映雩:你或者归还这些年使用乔家的银子,或者给我一个蒋祚彬将军的去向,二选一,没商量!乔映雩没办法,只得说蒋祚彬就在戏院二楼。乔映霁转身就去见蒋祚彬,人还没见到,一阵枪声凄厉地响起来。混乱之中,乔映霁被流弹击中了腿。崔望百向新上任的山西民政厅长金甬献了上中下三策,意图笼络山西的钱财。潘大掌柜发来快信,说山西要把票号改制成山西省银行,乔映霁顾不得腿上有伤,立即启程回太原。崔望百一直在撺掇金甬想办法确定,乔到底在不在袁世凯要除掉的那一份人员名单上,崔望百还建议金甬组建一支警察队伍。潘大掌柜到火车站迎接乔映霁,见面就说江老东家正在家等着你,见不到你就不吃不喝不睡。乔映霁没办法,只得跟着潘大掌柜往祁县赶。江雪瑛在家等乔映霁,等着等着就睡着了。醒过来又连连说不困,众人劝她去睡一觉,老姑奶奶就是不听,硬撑着。最终还是被杨依依劝着去睡了。乔映霁回来了。在依依的追问下,乔映霁说当年的阿莲已经死了,而且当年自己和阿莲也没有婚约,依依听后心中不知是何滋味。江雪瑛和乔映霁相聚在中堂。江雪瑛明确指出,不许乔家加入山西的官银号,乔映霁为了不让江雪瑛阻止自己加入山西官银号,故意拿乔致庸爷爷的旧事来打岔。江雪瑛认为,山西官银号就是一个圈套,就是给晋商挖的一个坑。即便是要改制成立银行,也应该是晋商众票号自己联合成立,万万不能加入这个官银号。

第23集

潘大掌柜说,在没弄清楚真相之前,乔映霁不能见这位新上任的民政厅厅长,而乔映霄则拜托潘大掌柜,早日调查清楚这位民政厅厅长背后的高人是谁?杨依依叫来栓子,询问乔映霁在武昌和莲花见面的情况后,终于开心地笑了。栓子吞吞吐吐问大奶奶,自己和喜凤的事情,杨依依笑说,只要喜凤答应,就马上给你们操办婚事。广盛源倒闭了。崔望百来找金甬,说这是逼迫乔家加入官银号的好机会。潘大掌柜也给乔映霁带来了平遥广盛源倒号的消息。栓子和顺子先后来报告,满大街都是乱兵和难民,广盛源正在被抄家。乔映霁决定立即去平遥看看。杨依依在房顶上,不放心地望着乔映霁离开,下楼梯时仍心神不定,结果一脚踏空,摔了下去。乔映霁急急赶到平遥,看到的广盛源东家一门老小,正被官兵押走。从平遥回祁县,乔映霁一路心情沉重,跌落马下,腿伤复发,进了家门,又听说依依小产了!乔映霁安慰罢杨依依,才说及广盛源一家老小的悲辛,杨依依抹着眼泪,把存放那一尊等高金人箱子的钥匙,默默交给了乔映霁,说你去典当了派点用场吧。进入腊月,乔映霁把潘大掌柜请来,说广盛源的事情还有回旋的余地,只要填上广盛源的窟窿,就可以救了广盛源和合生元的两家老小。乔映霁请各位大掌柜都回祁县来,一起聚聚吃个饭。大家都在等王宗禹,说如果王宗禹说对了乔家该不该加入官银号,就不计较王宗禹迟到了。这年关饭,谁都没心思去吃,谁都在惦记着官银号是吉是凶。是否加入山西官银号,大掌柜们各抒己见。何大掌柜说出山西目前所收的各种费税,乔映霁感到压抑。众人来到屋外,高大掌柜又在询问王宗禹对山西官银号的看法,王宗禹以自己在天津银行的经历,发表了自己的观点。

第24集

乔映霁把王宗禹单独叫进书房,商量加入山西官银号的事情。王宗禹建议,先逼着官方把官银号这件事做成实的,因为眼前官方的一切做法都是在玩虚的。乔映霁想让王宗禹给潘大掌柜做二掌柜,而乔映霄则认为应该让王宗禹留在这个银行外面作为接应,同时,乔映霁还决定要通过北京审判庭的批准,迅速重组广盛源和合生元,在北京重组一家以乔家为主的民营银行。这样,乔家拥有了自己的银行,凭着乔家的声誉,更多的债主也能放心。乔映霁连夜到榆次找江雪瑛,刚说出要入股山西官银号的事情,江雪瑛就不高兴了。不仅不再听乔映霁讲述加入官银号的事情,而且还把乔映霁轰出了何家大门。乔映霁把事先准备好的乔家田契、地契、账本留在何家就走了。回到乔家,乔映霁嘱咐栓子,对任何人都不许说出昨晚去何家的事情。进了自己房间,无论杨依依怎么问都没结果,乔映霁倒头大睡。杨依依自有办法让栓子开口,随即得知乔映霁已把乔家全部家产又交还给了江雪瑛。待乔映霁一睡醒,杨依依借口要回娘家,带着喜凤就去了榆次。江雪瑛知道杨依依来了,但就是不愿意出来见这个孙儿媳妇。可杨依依不好打发,江雪瑛只好让儿媳妇先出去接待。待江雪瑛稍后出来时,杨依依面对姑奶奶对乔映霁没完没了的责备,指派下人,把自己陪嫁的等高金人抬上来,说了一句孙儿媳妇告辞了,欲走未走,即被江雪瑛留住了。

第25集

乔映霁感觉到了杨依依突然出门的不对劲,骑马疾驰追向榆次。果然,半路上即与返回的杨依依相遇。杨依依告诉乔映霁,自己已把陪嫁的聘礼留给了姑奶奶。乔映霁告诉杨依依,临江渡口的房子已经修好了。杨依依悄悄说自己又怀孕了,乔映霁决定今天就陪着依依搬到临江渡口去。潘大掌柜得知乔映霁离开,立即安排各路人马应对突发变故。江雪瑛的养子何春,回家看到潘大掌柜和高大掌柜跪在何家大门口,立刻进屋跪求江雪瑛。一生气,江雪瑛晕了过去。潘大掌柜和高大掌柜听说了,只得作罢,起身先回了乔家。待江雪瑛醒转过来,江雪瑛和儿子儿媳述说着年轻时,自己和乔致庸的陈年往事,还说刚刚这一会儿又梦到了乔致庸。江雪瑛嘱咐儿子,赶紧把家里的银子运出山西,省得过几日就运不出去了,然后准备带着儿子儿媳也离开山西。江雪瑛又指派下人,去让乔家大掌柜传话给乔映霁:让龟孙子来替他爷爷乔致庸,给我江雪瑛跪上三天三夜,以偿还老东西欠下的恩情债!二十七叔乔景清终于在去临江的半路上截回了乔映霁。乔映霁也得知,指点金甬的幕后黑手是崔望百。榆次何家,乔映霁头顶铜盆跪在院子里,替爷爷乔致庸赎罪。屋里的江雪瑛唯恐何春官谎报,命明珠出去监督。何春看不过去,替乔映霁说情,也被江雪瑛罚出去跪着了。明珠是当年乔致庸派来照顾江雪瑛的丫鬟,心疼乔映霁,劝说映霁子起来歇一会儿。乔映霁执意跪着,绝不偷懒作弊,蒙骗姑奶奶。

第26集

江雪瑛还是心软了,把乔映霁和杨依依送来的装契约的箱子、钥匙、陪嫁,都悉数还给了乔映霁,而且,还把当年乔致庸给江雪瑛写下的契约当众撕了,宣布从此和乔家断亲。江雪瑛坐骡车出了榆次,终于坚持不住,连累加气晕了过去。山西巡按使金甬第二天要来乔家,乔映霁写了副对联,让顺子贴到大门外。金甬到了乔家堡,当看到大门口的对联后,心里一沉。金甬回到太原府,说出了乔映霁所提合约,想要拒绝。崔望百觉得乔起草的官银号合约必须接受,要让全山西商人都觉得金甬就是山西的奴仆。栓子来向乔映霁报告,蒋祚彬将军带来了乔映霁一直想知道的孙中山先生的消息,乔映霁急于了解孙先生对当前局势的看法和想法,如同急于看穿山西官银号背后的真相,对于时下的乔映霁同样重要。就在崔望实来汇报官银号章程时,崔望百觉得自己又要输给乔映霁了。金甬来到崔望百栖身的地方,暗示崔望百是见不得光的,所以不能让他出现在和乔映霁的谈判过程中,也不能在山西官银号任职。崔望百来到关押广盛源侯大掌柜的地方,乘机敲诈。侯大掌只答应出两百五十万两银子,换取自己一条性命。不料,侯垣刚掏出银票,就被化名王大的看守刘小七给抢走了。崔望百随后又在侯垣身上搜出了又一张两百万两银子的银票。有了银子,金甬立即安排崔望百招兵买马。

第27集

王宗禹带着乔映霄回来了,潘大掌柜说,金甬要求乔家把等高金人入股官银号,要以此稳定晋商情绪。出人意料的是,乔映霁竟然答应了。崔望百没想到乔映霁会同意,遂要求监事会主席由官方派出。王宗禹反其道而行之,向乔映霁提议,把崔望百揪出来,放在监事会主席的位置上。崔望百和金甬貌合神离,自然很想当监事会主席,可又说不出口。王宗禹的提议,其实离间了崔望百和金甬看似牢不可破的关系。崔望百给金甬出主意,说直接招安太原附近的土匪来当警察。崔望百提出,官银号还缺一个副经理,没想到金甬直接点名曾知县,崔望百原本想让崔望实担任此职的计划落空了。刘小七到了王一刀的山寨,找到在此坐第二把交椅的兄弟,二人见面却被大当家王一刀监视。王一刀命人把刘小七抬到芦苇荡放火烧了,二当家想出手救兄弟,却也被王一刀给绑了。芦苇荡,被火烧醒了的刘小七,挣扎着跳进了河道,王一刀欲杀刘小七,反倒被刘小七所杀,刘小七振臂一呼,从此化名王一刀,成了大当家。杨依依对乔映霁说,乔映 和乔映震都先后偷偷回来了。二十七叔劝说乔映霁别再和弟兄们较真了,没几个人愿意天天受家法管束,早就有人提出想分家了,乔映霁坚决不同意。二十七叔逼问乔映震,映霁子从武昌回来那天被人告密,是不是你乔映震所为?乔映震矢口否认。二十七叔最终竟和乔映震达成一致,联合起来逼乔映霁分家。

第28集

杨依依打开装聘礼的箱子,对等高金人看了一眼,安排顺子去化成金锭,等乔映霁回太原府时带走。二十七叔来到乔映霁书房,说乔映 两口子走了,乔映震留下媳妇也走了。乔映霁问二十七叔要走吗?二十七叔信誓旦旦,说自己生在这个院子,死也要死在这个院子里。乔映霁叮嘱顺子,把自己名下的那份股银子分为四份,留两份自己用,剩下的给乔映 和乔映震一人一份,但要告诉他们这不是乔家公共的,是乔映霁自己的。只要我乔映霁活着,谁想分家那就是做梦。北京顺天府大酒楼,莲花和巧姑保护张大帅来和国民党要员见面。不料遭遇伏击,张大帅牺牲之前,让莲花转告孙中山先生,立即进行二次革命,并让同志们迅速撤离北京。巧姑中枪后被莲花带走,这一切全被恰巧到来的乔映雩看到。乔映霁不相信革命元勋会被刺杀,他要立即启程赶往北京,官银号银子入库的仪式推后再定。巧姑受伤太重,临牺牲前希望莲花去找那位亲人,要开心活着。乔映霁赶到北京大德通票号时,大掌柜李德龄告诉乔映霁,张大帅的遗体已经被运回湖北了,乔映霁询问李德龄是怎么在第一时间知道这件事的,李德龄说对方不让说。乔映霁一猜就是乔映雩所为,于是再次找到了乔映雩。乔映霁问了三个问题,结果乔映雩回答不了这三个问题,但是知道与张大帅同行的有一个女的死了,乔映霁心又揪起来。山西还在等着乔映霁赶回去,乔映霁只得准备坐火车往回走。分手前,李德龄说广盛源的事情有点小问题,财政部要插手,乔映霁明白是袁世凯在逼自己。崔望百带着已经更名王一刀的刘小七来见金甬,金甬安排刘小七及其手下的土匪穿上警服到官银号开业现场维持秩序。崔望百正要主持开业仪式,却被乔映霁拦住了,而且还把刚刚赶来的金甬也劝走了。乔映霁安排栓子,负责看管官银号的银库。

第29集

热热闹闹的揭牌仪式,终于按照乔映霁的想法开始了。银车进了银库,乔映霁跟了进来,却看到金甬和崔望百等人。乔映霁直接点出,按照章程,官银号的运营由董事会掌管。金甬则说出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就是作为官方,他必须查验储备的银子。金甬让崔望百代为校验,而且命令每天安排一队警察看守银库。潘大掌柜打圆场,说就安排警察看库。因潘大掌柜的通融,气得乔映霁拂袖而去。潘大掌柜告诉何大掌柜,乔映霁已经采纳了自己的建议,让何大掌柜代理乔家大德通的大掌柜,自己从今往后就是山西官银号潘经理了。乔映霁回到家,杨依依说乔映 两口子戒烟,这段时间很有成效。乔映霁一听高兴了,说想带着乔映 出去学学做生意,跟着小拉斯普汀学习做海上贸易,这样就可以早日实现汇通天下、货通天下的梦想。二人聊天中,乔映霁分析,莲花可能没有死,杨依依让乔映霁要是见到莲花,一定把她带回乔家。乔映霁坐火车走了,杨依依让顺子替自己给武昌寄了一封信,但叮嘱顺子,这事不要让乔映霁知道。天津法租界,王宗禹带乔映霁看了前不久刚买下的一栋楼。乔映霁提出,这栋洋楼要用自己的银子购买,又问王宗禹,此前让你打听的人有没有消息。船到上海码头,乔映霁巧遇军人追踪莲花。乔映霁与莲花装作情侣,方才蒙蔽过追兵。

第30集

乔映霁与莲花二人因为二次革命到底有无必要再次争吵起来,情急之下,词穷的莲花掏枪对准了乔映霁。乔映霁到达福州,小拉斯普汀的工作已经取得了很大成效。乔映霁告诉小拉斯普汀,茶叶既然要走出中国,就不能叫乔家红,而应叫中国红。由于包头到恰克图的乔家茶路有问题,此路走不通,所以只得将走陆路的茶货,改为雇船走海路。给乔映霁做了长随的乔映 ,一路南下,有模有样,也让乔映霁感到欣慰不已。乔映霁原定和小拉斯普汀去海参崴,结果因为土匪洗劫了包头城,所以乔映霁决定即刻启程。乔映霁重返天津,王宗禹安排乔映霁迅速赶往北京,途中王宗禹讲述了金甬现在的疯狂,还有传闻说,金甬的发展壮大都是乔映霁在背后支持,结果现在山西官银号的晋钞被商家坚决抵制了。乔映霁从北京李德龄大掌柜那里得知了包头局势的大概经过,也得知包头复字号现在成了一片废墟,而马大掌柜也奄奄一息。虽然王宗禹认为此时不宜前往包头,但乔映霁说决不能舍弃马大掌柜及其一众伙计们。乔映霁见了包头常利聚马老东家,知悉了更多包头的凋敝境况。抵达包头城,马大掌柜的儿子已在城门口等候乔映霁多时。乔映霁急急去见马大掌柜,病中的马大掌柜正昏睡着。马老掌柜临终前,叮嘱决不能放弃包头,此处位置太重要。乔映霁跪拜马老掌柜,表示绝不会轻易放弃包头。第二天,乔映霁着重孝,率复字号一众伙计送别了马老掌柜。迎面有乌泱泱的队伍涌过来,乔映霁还以为是马匪来了,正准备迎击,待人群走近,方知是来包头谋生却没了活路,正打算南下逃难的人群。众商家掌柜们聚在一起,都希望乔映霁给大家表个态度。乔映霁说,只有万众一心才能重建包头城。商家掌柜听着,猜疑着,掌柜们最关心的,是乔映霁到底愿不愿意、肯不肯出钱帮众商家恢复包头城的商业繁荣。回到复字号,王宗禹传令大家收拾东西,连夜赶回山西。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