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剧透慎点» 锻刀之绝地重生

41集连续剧

锻刀之绝地重生

简介

淞沪会战末期,中国军队某重炮营营长陆浩云因“违抗军令”擅自开炮击杀日本亲王伏见宫博义,暴露了阵地目标,令国军的重炮营损失惨重,招致日本特使织田千夏和国民党军统的双重追捕,陷入绝境,被迫逃亡。逃亡过程中,陆浩云结识了伪装成昆曲社演员的共产党员梅映苏,与其相识相知的过程中受到其潜移默化的影响,涅槃重生,自愿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继而在梅映苏为代表的共产党的帮助下,在与织田千夏为首的日寇的对弈中,多次出奇制胜,凭借过硬的火炮技能和军事素养,抓住一切机会屡次重创日军,立下赫赫战功。

第1集

淞沪会战已近尾声,日本亲王伏见宫前往上海慰问前线战士。随行的日军炮兵军官牧野枫力劝伏见宫远离码头险地,但因陆军将领山下竹男武断轻敌,致使伏见宫拒绝牧野枫建议。中国军队重炮营营长陆浩云得到情报,不顾上级撤退的命令,将仅剩的三门重炮布于佘山之上,对日军发动突然袭击,日军军舰伤亡惨重,伏见宫当场死亡。陆浩云和冬娃撤离过程中遇到日军搜捕,几番搏斗后二人成功逃脱,但负责转移炮弹的吴长龙遭遇日军轰炸,三门重炮被炸毁,吴长龙阵亡。与此同时,地下党员秋横波正与郭大柱秘密接头,转移一批援共物资,而昆曲演员梅映苏则来到华侨赵燕宁的住所,欲取走最后一批华侨援助的抗战物资。梅映苏赶到后意外发现赵燕宁已死亡,更遇到前来抢夺黄金的国民党宪兵队长秋若和副官李维。梅映苏机智调换门牌,成功误导了秋若等人并取走黄金,此时秋若收到军委会逮捕陆浩云的命令。游击队队长方瀚正在等待接应梅映苏等人,陆浩云与冬娃回到驻地,得知吴长龙牺牲,怒不可遏。

第2集

日军隐瞒了伏见宫被击毙的消息,陆浩云面对追缉被迫逃亡。梅映苏终于和秋横波、郭大柱等人会合,一起离开上海。日军占领上海,副官宫崎龙井回报牧野,没有找到他的妹妹牧野王月,牧野枫颇为担心。日军间谍机关得知陆浩云未死的消息,派亲王的未婚妻谍报课长织田千夏赶到上海,为伏见宫复仇。为了试探牧野枫诛杀陆浩云的决心,织田千夏要求其当场枪决被俘的中国士兵。牧野枫拒绝,认为真正的军人应该和对手堂堂正正地战斗,在战场上一决高下,而不是屠杀毫无抵抗能力的战俘。陆浩云路上遇到女学生被轰炸而死,担心梅映苏安危,前去寻找,不料到了仙霓社却发现人去楼空。陆浩云决定前往南京,寻找机会立功赎罪,不料却在半途遇到正在撤离的方瀚大部队,并且遭遇日军飞机轰炸。陆浩云凭借专业实战经验,救下方瀚等人。方瀚得知陆浩云是炮兵后,邀请两人加入皖南游击队,一起抗战打鬼子。

第3集

陆浩云拒绝方瀚的邀请,正要离开的时候,一个女人扑到陆浩云怀中。扑到陆浩云怀中的正是程王月(牧野枫的妹妹牧野王月),原来她在陆浩云日本留学时便爱上了他,不惜万里迢迢前来寻找真爱,只是中日战争爆发,陆浩云离开驻地,程王月只好一边在剧团栖身,一边继续寻找陆浩云。陆浩云眼见梅映苏等人和游击队同行安全无虞,自己却成了逃犯,决定继续和冬娃前赴南京。两人途中遇到宪兵队检查,陆浩云利用车上的资料袋假冒秋若属下,成功骗过了检查官,并借走了宪兵队的摩托车。陆浩云和冬娃混在难民的队伍里,一路逃到新田镇国防线附近。因为车油耗尽,陆浩云去找油,留下看车的冬娃被赶来的秋若抓到。秋若以冬娃为饵抓捕陆浩云,被陆浩云机智逃脱。陆浩云在新田镇再次遇到方瀚的皖南游击大队。方瀚此时已经收到党组织要求保护炮兵奇才陆浩云的命令,对陆浩云百般拉拢,并主动营救冬娃。不料秋若以冬娃性命要挟,双方针锋相对,一触即发。为了保住冬娃性命,陆浩云选择跟秋若去军委会接受处罚。方瀚驱车追赶纠缠,一路跟到了川军133师地界,才无奈停下。在川军师部指挥室中,郭师长接到了上级要求镇守新田镇三天的命令,郭师长选择服从命令。此时秋若到师部借电台向上级汇报,准备请示如何处置陆浩云。

第4集

秋若联系到了上级,然而军委会乱成一团,没有回电。秋若决定先将陆浩云和冬娃带到镇上宪兵队大院看押,等待上级命令。方瀚和手下开会探讨营救陆浩云的方案,众人献计却无一可行。方瀚无奈之下,找到梅映苏让其假扮陆浩云未婚妻,混入宪兵队打探情况。冯瑜不满方瀚的歪主意,但为了营救陆浩云,完成组织交代的任务,却也只能和秋横波、程王月等人轮番助攻,最终劝得梅映苏应允。方瀚领着梅映苏来到宪兵队,要求探视陆浩云。不料秋若出现,将梅映苏带到厢房一番盘问,揭穿她假扮陆浩云未婚妻的事实。秋若盘问陆浩云关于炮击伏见宫亲王的原委,陆浩云如实交代,认为自己并没有做错。秋若指出陆浩云违抗军委会撤退命令在先,而伏见宫亲王也已安然返回日本,他可能会被就地枪决。陆浩云揽下所有责任,为冬娃求情。秋若不置可否,却在陆浩云被押走后,向李维透露真实想法,认为陆浩云是有用之才,命其带上陆浩云回南京。陆浩云和冬娃被关在当地守军133师的宪兵队里,同时被关在一起的还有一个名叫赵家强的东北兵,他由于枪杀日军战俘被抓,正等着被军事法庭审讯。赵家强出言不逊,态度轻蔑,冬娃与其发生口角,扭打起来,陆浩云为冬娃解围。事件平息后,陆浩云却职业病发作,开始批评刚才看到的川军阵地构造,并提出各种改造意见,赵家强根本不相信陆浩云的分析,认为他只是在吹牛。此时,日军开始攻打新田镇,川军死伤惨重。方瀚本为救陆浩云滞留新田镇,不料却被日军合围。

第5集

李介立坚守阵地,死伤惨重,眼看溃败之际,方瀚带援军赶到,众人并肩作战打退日军。郭大柱奉方瀚命令,和政委冯瑜、梅映苏等人一起,保护难民和抗战物资撤离,不料路上遇到日军突袭。生死关头,程王月持枪从后面打死了日兵救下梅映苏,梅映苏心理上受到强烈的刺激,以往关于革命的不切实际的浪漫幻想开始发生改变。由于战斗激烈伤亡惨重,按照川军的命令,陆浩云、冬娃和赵家强等人都被押到阵地修工事。川军炮兵营长张德彪命陆浩云三人挖土填沙包,陆浩云却发现了炮兵阵地布防有严重问题,正僵持不下之时,日军再次发动进攻。危急之时,陆浩云救下张德彪和一门山炮,其专业的隐蔽技巧让赵家强对其印象大为改观。川军阵地一片狼藉,日军汹涌而下。陆浩云、冬娃和赵家强利用那门唯一的山炮准备反击。一名川军小兵眼看被日军战车逼到绝境,就在小兵绝望之下,打算拉响手榴弹之时,陆浩云命令冬娃发射山炮,坦克瞬间被炸毁,小兵死里逃生。织田千夏对于坦克被炸很惊讶,不明白中国军队中为何会有火炮技术如此高超之人。牧野枫盛赞这种用山炮平射炸毁坦克的做法极为高明,命火力全开重击川军炮兵阵地。陆浩云在冬娃和赵家强的配合下,用一枚榴弹炸毁了日军第二辆战车,剩余战车掉转方向向他们攻来。陆浩云一鼓作气,再次向日军第三辆战车开炮,赵家强敬佩之余,主动参与到装弹的工作中来。日军逐渐逼近围攻,陆浩云被轰炸的满脸是血,冬娃也被震晕。赵家强配合陆浩云装弹,山炮再次发射,击中最后一辆日军战车的正面装甲。方瀚躲在战壕中目睹这一切,对陆浩云更加敬佩。方瀚率领皖南游击队,和李介立的川军紧密配合,冲向日军,开始肉搏战。

第7集

从冬娃处得知陆浩云违反军纪的真相后,秋若私下发电报给上级,为陆浩云之前的罪行开脱。日军很快卷土重来,陆浩云与赵家强被迫转移,方瀚和日本人进行白刃战。梅映苏为伤员包扎时,频频听到伤员对陆浩云的感恩和敬仰之情,她对陆浩云好感也与日俱增。日军受挫后开始疯狂反攻,川军和皖南游击队都损失惨重。陆浩云和秋若相互配合,用爆破手段反击日军。新四军和川军取得了胜利,冬娃、赵家强也死里逃生,与陆浩云会合。新田镇久攻不下,秋山义允无奈之下只能同意牧野枫加入。

第8集

川军胜利后饮酒庆功,赵家强趁机敬酒拜陆浩云为师。秋若在街道上找到梅映苏,质疑梅映苏身份,追问其与共产党、陆浩云、牧野枫之间的关系。陆浩云上前维护,梅映苏提醒陆浩云提防秋若,陆浩云看出梅映苏对他态度转变,十分高兴。秋若接到了上级的电报,要立刻将陆浩云带回后方审判。郭师长得知消息后,一边亲自拖住秋若,一边派人通知陆浩云逃跑。众川军士兵得知军委会处置决定后,为陆浩云抱不平,陆浩云平息众怒,带冬娃、赵家强逃走。梅映苏派人通知方瀚,方瀚决定去营救陆浩云。陆浩云三人在巷中飞奔,秋若和李维持枪对三人紧追不舍,这时方瀚带领郭大柱等游击队员赶来支援。秋若也不愿看着陆浩云被押解回南京被处决,趁机将责任推卸给方瀚等人放弃追缉。方瀚再次劝说陆浩云加入游击队,陆浩云虽然对皖南游击队很有好感,但还是不愿改换门庭。陆浩云托付方瀚照顾梅映苏后,带着冬娃、赵家强离开新田镇。

第9集

昆曲社的院子里,游击队将黄金武器伪装成剧团道具装车,准备运达延安支援抗战。梅映苏带着昆曲社成员也将以抗日演出的名义,继续在战区演出募集资金、收集情报。方瀚打探梅映苏打算,听闻剧团将去平塘镇,知道她还是同意去找陆浩云了,大喜之下,将一把南部十四式手枪送给梅映苏防身。剧团抵达平塘镇,暂时休整,梅映苏突然发烧晕倒。程王月去买药,被一个醉酒的流氓当街调戏,巧遇陆浩云及时相救。陆浩云得知梅映苏生病,前去探望并照顾梅映苏。赵家强主动替陆浩云跑腿买药,假装兵痞威胁药店老板骗药。陆浩云命令冬娃将身上所剩盘缠和药一起送去给剧团。冬娃送药,在秋横波房间里看到了欠账账本,心下不忍,将身上的钱都塞给秋横波,秋横波感激之余,给冬娃写了欠条。方瀚追到陆浩云客栈,再次提出让其加入游击队,陆浩云虽拒绝加入,但表示愿意暂时与其合作。冬娃一大早来到剧团小院干活还借条。秋横波感激留饭,冬娃对秋横波心生爱慕。

第10集

陆浩云悉心照料梅映苏,两人感情逐渐升温。织田千夏率领日军车队接近平塘镇。陆浩云正为游击队讲解迫击炮的操作,政委传达了日军来袭的消息。陆浩云和游击队开始掩护剧团撤退。方瀚带来消息,在黄泥洼发现日军,想要和陆浩云一起伏击。冯瑜不满方瀚把作战计划泄露给陆浩云,方瀚以去救援老百姓为借口支开冯瑜,跟陆浩云商量作战计划。冬娃利用望远镜侦察日军车队在镇外公路上的行进情况,游击队员埋伏在镇口各处,做好大战准备。在陆浩云的组织和指挥下,皖南游击大队用火炮袭击了酒井直彦率领的日军先锋部队,方瀚率领游击队趁势将这小股日军消灭,缴获不少辎重。日军后续部队即将赶到,陆浩云护送剧团撤离,路遇游击队搬运迫击炮,陆浩云谈到火炮滔滔不绝,梅映苏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敬佩之意。冬娃与赵家强看在眼里,也不由得讨论起感情问题。酒井直彦向织田千夏报告队伍伤亡情况,织田千夏命部队全速前进。秋若发现了前进的日军,追赶陆浩云向他通风报信。

第11集

陆浩云没来得及撤退,日军已经赶到。陆浩云让赵家强保护剧团往山上撤离,自己和冬娃前去支援部队。平塘镇外,冯瑜组织百姓撤离时,遇到日军袭击。梅映苏抢了赵家强的配枪,返回镇口援助冯瑜。山下的牧野枫发现了陆浩云的位置,集齐七门迫击炮向陆浩云发射,两个往日同窗,再次相见却是在战场上交锋。日军指挥官藤田下令屠杀平民泄愤,企图吸引陆浩云出来干涉。陆浩云设下圈套,让赵家强对驻扎在镇内的日军发起骚扰,引出藤田。陆浩云在黑暗中手握炮筒,一炮将藤田击毙。得知平塘镇日军被袭击后,牧野枫立刻率领部队赶回。在牧野枫的指挥下,日军重新组织起来,以火炮为掩护,向游击队发起反击。

第12集

陆浩云从望远镜中看到牧野枫后,知道战胜平塘镇的日军已经没有机会,只能和方瀚一起撤退。撤退途中,方瀚不幸被牧野枫的炮弹击中。冯瑜带领游击队返回皖南驻地休整,陆浩云则和秋若一起去南京。梅映苏主动接过组织交托的保护、争取陆浩云的任务,带着剧团成员和两人一起上路。织田千夏和牧野枫合兵一处,找到陆浩云等人逃离的路线,开始大规模追击。日军清理战场尸体,发现了昏迷的方瀚。织田千夏对方瀚不以为意,牧野枫反而对方瀚极为重视,命手下宫崎龙井对其刑讯逼供,想要得到共产党更多的军事机密。陆浩云、秋若、梅映苏等人在小村庄暂时落脚,织田千夏发现陆浩云等人行踪,率日军血洗小山村。昆曲团被打散,几个日军狂追程王月,秋横波跑出去引开鬼子被射杀。陆浩云救下被日军追击的冬娃、赵家强以及独自逃命的程王月,得知梅映苏与剧团姑娘皆被捕。

第13集

冬娃悲痛不已,誓为秋横波报仇雪恨。陆浩云等人乔装,成功接近了昆曲团的关押地。梅映苏等剧团女孩子被日军押往慰安所,梅映苏途中遇到满身伤痕,被日军押解审讯的方瀚。越来越多的日军冲了出来,秋若将几发炮弹打进了关押昆曲团的所在地,陆浩云认定秋若杀死了梅映苏和昆曲团的姐妹,暴怒之下想要对秋若动手。梅映苏并没有死,牧野枫赶来从日军手中救下了她,牧野枫对梅映苏不只是昆曲上的喜爱,对她本人也心怀倾慕。牧野枫把梅映苏安排在自己的营房,但梅映苏恨透了日本人,反以绝食抗议。牧野枫偷藏梅映苏的事情,很快被织田千夏发现。秋若押着冬娃和赵家强,带着失魂落魄的陆浩云向南京方向撤退。路上,陆浩云等人遇到日军车辆,他们将怒火倾泻在日军头上,发现车上全是中国同胞的尸体。残酷的战争和鲜血面前,陆浩云终于从梅映苏之死的阴影中走了出来。

第14集

织田千夏在途中布置了重重关卡,准备伏击陆浩云。陆浩云和秋若等人被迫跳入急流,方才摆脱日军追赶。织田千夏得知陆浩云逃亡码头,利用梅映苏威胁牧野枫,命其协助自己伏击陆浩云。梅映苏借厨娘送饭之机,假扮厨娘逃出日军驻地。牧野枫无意中发现乔装的梅映苏,利用灌木丛帮梅映苏躲过织田千夏的搜捕,此时牧野枫终于确认了梅映苏共产党的身份。陆浩云命令冬娃、赵家强再次点火,转移日军注意,自己则去码头布置陷阱。织田千夏发现陆浩云行迹,追捕中陷入陆浩云布下的陷阱,落入长江生死不明。日军一片混乱中,陆浩云等人趁机逃脱。与此同时,梅映苏趁机胁迫牧野枫,让牧野枫带她去找方瀚。

第15集

方瀚、梅映苏乔装挟持牧野枫准备逃离日军驻地,被赶来的宫崎龙井发现,梅映苏为掩护方瀚逃脱中枪,方瀚趁机开车冲出包围。陆浩云、秋若商量下一步计划,冬娃救回昏迷的方瀚,方瀚告诉陆浩云梅映苏没死的消息,陆浩云欣喜若狂。秋若得知南京失守情报,决定前去徐州报信,却不打算带走陆浩云,因为秋若早已明白陆浩云的性格人品。送走秋若后,陆浩云和方瀚兵分两路,方瀚去和皖南游击大队大部队会合,伺机营救梅映苏。陆浩云则紧急赶赴武汉,尽全力保护国土。织田千夏获救归来,命令众人誓死追捕陆浩云。陆浩云三人因没有身份证明被当成逃兵抓了起来。三人被押往宪兵部,途中经川军133师的师部,冬娃听出郭师长的声音,连忙大喊救命。郭师长将三人释放,并让陆浩云协助指挥炮营作战,截断日军的水上补给线。炮营营长张德彪对陆浩云和冬娃冷嘲热讽。

第16集

日军运输舰又在码头卸货。陆浩云和张德彪打赌,第三发炮弹命中军舰的锅炉房,运输舰立刻起火爆炸,川军一片欢呼。与此同时,方瀚大难不死回到游击队,众人喜极而泣。运输舰被击沉的消息传到日军司令部,织田千夏接过前线军队的指挥权,并以梅映苏要挟,命牧野枫跟其一同前往作战。清晨,刚归队的方瀚一早就忙碌着检视操练新四军的队伍,准备去营救梅映苏。与此同时,陆浩云也开始了对133师炮兵营的操练。

第17集

牧野枫带着梅映苏前往当涂县,坐在车上的梅映苏与隐藏在平民中的方瀚和郭大柱四目相交,梅映苏会意,以父母忌日为由,要求第二天去教堂做礼拜,牧野枫顺其心意。梅映苏在重重监视下来到茶馆品茶,茶馆里,梅映苏借着点茶的挑剔,一次次更换茶名,暗中向新四军传递日军要偷袭煤炭山的消息。在冯瑜的细心推理下,方瀚会意暗号,继续焦灼万分地部署营救梅映苏计划,不料织田千夏忽然来到,将茶馆重重包围。织田千夏盘问无果,将梅映苏带走,逼迫牧野枫全力以赴和陆浩云交战,为伏见宫复仇。方瀚等人一边懊恼织田千夏的到来让其失去了营救良机,一边商讨着尽快将鬼子要偷袭煤炭山的消息通知郭师长。日军突袭部队急速向李庄方向进发。

第18集

方瀚将梅映苏冒死传递的消息告诉陆浩云,并安排郭大柱去川军驻地报信。陆浩云决定与方瀚合力战斗,拖延日军行进速度。日军军官酒井直彦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急忙率众反击。酒井直彦让福岛带一小分队去山坡探查对方火力,通讯兵却被埋伏好的新四军枪杀,新四军位置因此暴露。陆浩云为救方瀚,用火炮还击,自己也陷入危机。酒井接连受到炮火袭击,遂决定变更目标,全力拿下陆浩云。一番激战后,陆浩云弹药用尽,赵家强生死未卜,冬娃重伤,而日军却步步逼近。生死一线,陆浩云被赶来的方瀚救下,郭师长援军赶到,两方交战,陆浩云与方瀚得救。织田千夏命令梅映苏在当涂县城登台唱戏,表面上为日军庆功,实则为诱捕陆浩云。梅映苏为避免殃及无辜,忍辱答应。牧野枫对织田千夏的反感爆发,看到牧野枫拼死维护自己,梅映苏心有所感,却也只能感叹两人永远不可能成为朋友。

第19集

在织田千夏的有意宣传下,梅映苏登台演出七天的消息很快传到了陆浩云耳中。冬娃化装进城侦察后,发现日军驻地附近警戒非常严密,根本不可能混进去,而梅映苏唱戏的戏台附近倒是有机可乘。陆浩云让冬娃假扮卖梨的小贩,因为梅映苏以前在上海唱戏时就两场戏的间隔吃梨润喉的习惯。陆浩云将写着行动计划的纸条藏在梨子里面,想以此通知梅映苏配合行动。牧野枫想起梅映苏唱戏的习惯,让卖梨小贩进来给梅映苏送梨吃。牧野枫发现了冬娃的可疑之处,但故意视若无睹,与梅映苏聊起家常,无意间提到喜欢昆曲的妹妹牧野王月,梅映苏追问其是否也在中国,牧野枫慌忙否认。陆浩云和赵家强焦急地等待冬娃的到来,冬娃告知陆浩云已将行动计划送至梅映苏,但日军守卫森严、且察觉牧野枫可能已知道计划,但陆浩云仍决定按原计划行事。七天演出即将结束,织田千夏预计陆浩云一定会在这两天行动,布置的警戒更加严格。第一场演出结束后,正在卸妆的时候,梅映苏故意发起脾气,让扮演“大官生”角色的演员出去给自己买梨,牧野枫顺从梅映苏心意,让“大官生”带着自己的证件出去买梨。“大官生”刚找上叫卖梨的冬娃,就被冬娃挟持到小巷,带到陆浩云面前。已经化装成“大官生”模样的陆浩云,提着梨瞒过日本特别小队便衣们的耳目和警戒,进了后台。在化装室里,梅映苏认出了陆浩云,两人相见,激动不已。

第20集

梅映苏化装成“大官生”混出去和冬娃会合,冬娃为助梅映苏摆脱跟踪,与日军打斗,发出了枪响,惊动全城。织田千夏迅速带人冲进化装室,只见原本一片沉寂的化装室,瞬间被炸出一个窟窿。织田千夏认定陆浩云已从窟窿逃离,高声命令日军全城追捕,殊不知已伪装成日军的陆浩云正好顺势大摇大摆地离开戏院。被困于城内的梅映苏和冬娃担心着陆浩云的安危,一筹莫展之际,一辆马车从城外疾驰而来,面对没有车夫的马车,日军乱枪射击,马车发生猛烈爆炸,冬娃趁乱带着梅映苏冲出城外,原来这是陆浩云的最后一招。牧野枫假装追捕奸细,带着陆浩云混过守卫,安然无恙地出了县城。城外,赵家强、梅映苏与伪装成日军车辆行进的秋若重逢,秋若得知陆浩云为救梅映苏还困在城内,当即安排冬娃三人回煤炭山,自己则带着部下前往救援。陆浩云与牧野枫话别,却遇到前来救援的秋若。秋若强行将牧野枫抓获。此时,织田千夏的追兵赶到,秋若一行只好押着牧野枫向山上逃跑。织田千夏的攻势更加猛烈,危急时刻,方瀚率领在附近活动的游击队忽然出现,三面夹击公路上的日军,日军溃散,织田千夏狼狈退回当涂县城。陆浩云和秋若对新四军表示感谢,方瀚顺势为陆浩云喊冤,与秋若争论不休,冯瑜出面调解未果。陆浩云提及自己的确违反军纪在先,又无法证明打死了伏见宫亲王,理应负责。牧野枫听后说出伏见宫被伏击身亡的真相,众人振奋。恨日本人入骨的方瀚要枪毙牧野枫,被身手敏捷的秋若拦下。秋若表示新四军无权枪毙自己的战俘,双方发生矛盾。

第21集 

冯瑜劝方瀚顾全大局,秋若带着陆浩云、牧野枫离开。回营路上,陆浩云再次为牧野枫求情,秋若无动于衷。梅映苏得知秋横波之死,内心痛苦。梅映苏问及牧野枫情况,陆浩云将牧野枫为救自己被抓的事情告诉梅映苏,内心无限自责。梅映苏有感而发,说起之前牧野枫对自己的救护,二人心情五味杂陈。吃了败仗的织田千夏调集兵力,部署攻打梅嘴塘和煤炭山。方瀚一听到日军要攻打川军的消息,跃跃欲试要与陆浩云一起打鬼子,冯瑜见状哭笑不得。与此同时,牧野枫被秋若严加审问,但无论受到何种威胁,牧野枫除了承认伏见宫亲王确实被击杀外,什么都不肯透露。陆浩云探望牧野枫回到房间,再次与梅映苏说起自己的懊恼,梅映苏虽也不愿牧野枫死,但劝陆浩云以国家大义为重,不要鲁莽。

第22集

陆浩云决定私下释放牧野枫。冬娃发现陆浩云异样,试图拦阻,但陆浩云依然坚持放走了牧野枫。发现牧野枫被陆浩云放走后,秋若又是失望又是愤怒,将陆浩云逮捕,遭张德彪等一众炮兵战士围堵,当场就和宪兵火拼,但被陆浩云劝下。秋若将陆浩云强行带离川军,梅映苏为救陆浩云,带着冯瑜抓捕逃跑的牧野枫。冬娃和赵家强则以同归于尽的粗暴方式,在路上拦截秋若等人,誓死守护陆浩云。冬娃与秋若僵持不下之时,意外发现了正准备进攻梅嘴塘阵地的日军。秋若立刻派人去师部报信,自己则与陆浩云一起去前线作战。郭师长当机立断,下达了全面防御的指令。此时,逃离的牧野枫遇到了带领新四军来抓自己梅映苏,牧野枫心如刀割。织田千夏看着被炮火笼罩的川军阵地,不满宫崎龙井延伸射击速度,不禁想起技术更胜一筹的牧野枫。而此时被梅映苏和新四军抓捕的牧野枫,为保性命,不惜拿过路的小孩做人质,就此逃离。陆浩云安排冬娃去找新四军协同作战,自己则与张德彪等炮兵营战士齐聚梅嘴塘阵地侧后方丘陵,通过高高埋伏的反坦克壕,伺机反击火力凶猛的日军。

第23集 

梅映苏和冯政委一起行动,却被宪兵队暗中发现了行踪。随着日军第一辆坦克底盘露出,陆浩云一声令下,川军同时开火,瞬间将日军第一辆坦克覆盖。尽管川军战士拼死抵抗,但日军攻势猛烈,眼看川军阵地就要沦陷,方瀚带领新四军赶来,与日军贴身肉搏。就在日军第四辆坦克进入阵地之际,陆浩云以精准的炮弹,击溃了日军的第四辆战车。失去战车掩护的酒井直彦只得撤退,织田千夏想到牧野枫生死未卜,更加心烦气躁,下达了炸毁所有反坦克壕的命令。陆浩云出其不意发起反击,秋若利用浓烈烟火阻挡敌军的视线,打得日军节节败退,织田千夏最终撤兵。陆浩云带领手下清缴战场,方瀚赶来邀功,陆浩云答应双方对半分,方瀚故意要了场上仅存的三门能用的炮,陆浩云不舍,只好答应给方瀚的部队当一个月教官,教他们打炮技术,方才罢休。当涂县城的城门外出现一个衣衫褴褛、满脸泥污的男子,这人竟然是牧野枫。织田千夏非但没因被俘一事指责牧野枫,反任命他为当涂前线指挥官。秋若对梅映苏冷嘲热讽,醋意满满,指明她共产党的身份已被发现,警告她不要利用美色拉拢陆浩云亲共。梅映苏毫不示弱,暗示秋若对陆浩云过于关心,已经超出职责范围。

第24集

牧野枫和织田商议下一步的行动,牧野枫计划跳过梅嘴塘直接进攻煤炭山要塞,利用日方的火力装备优势以及江边平坦地势,装甲部队大举进攻。梅嘴塘要塞一战,陆浩云战功显赫,被授予四等宝鼎勋章。郭师长趁机邀请陆浩云留在133师,担任煤炭山要塞指挥官。秋若明确指出,军委会已经决定调任陆浩云担任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炮兵科教官,何去何从,陆浩云难以抉择。宫崎龙井说出牧野枫寻找妹妹牧野王月的事,织田千夏决定好好利用这一情报。前线战士围在抗日演出剧团观看演出,陆浩云和梅映苏发现台上演出的演员正是程王月,乱世重逢令众人感慨万分。首饰店内,前来收保护费的国军军官蛮横欺压掌柜,梅映苏和陆浩云看不下去,上前打抱不平。

第25集 

陆浩云收拾了那名少尉,却被多名赶来的士兵追杀,幸遇方瀚率领的新四军,制服了惹事的长江总队士兵。返回路上,梅映苏说国军这样的部队不值得陆浩云留恋,陆浩云内心已经对国民党政府失望透顶,但也表示,唯有和郭师长一起守住煤炭山要塞,才能挽救更多的人。陆浩云决定留下与川军将士同面困境。秋若气愤不已,陆浩云答应秋若打完这一仗就去当教官。日军增加兵力,煤炭山要塞局势紧张。面对敌我悬殊、武器匮乏的困境,陆浩云一筹莫展,张德彪告诉陆浩云,可以通过秋若的关系弄到武器,陆浩云为了面子不愿求她。牧野枫准备十天后发起攻击,手下军官表示怀疑,牧野枫对此早已心有成竹,川军火力不足,最怕拖延作战,日军只须逐步消耗川军力量,最后发动进攻便可取得绝对胜利。宫崎龙井偷取牧野王月写给哥哥的信件,又假扮小贩混入炮兵营地,假托奉牧野枫之命前来送信,将程王月骗出。

第26集 

宫崎以牧野枫性命为要挟,威逼程王月提供煤炭山情报,并刺杀陆浩云。陆浩云准备仅用一个营在珍珠岭正面迎击敌人,打击敌方消耗我军兵力的意图,其余部队撤到珍珠岭后隐蔽起来。秋若的适时出现,成为一大转机。新四军驻地,方瀚面对五门炮既欣喜又惆怅,冯瑜前来向方瀚收党费,两人决定明天一道去求助陆浩云,让他来帮忙训练炮兵。宫崎龙井将见到牧野王月一事汇报给织田千夏,织田千夏命令他继续跟随牧野枫,监视他的行为,同时制服牧野王月以备后用。训练场上,陆浩云带着手下在紧张的修缮、重组着火炮,方瀚带领手下来“蹭课”,对于此次的煤炭山要塞紧张局势,两人早已心照不宣。陆浩云说出自己的战略部署,在事先算好的位置让方瀚带人进行袭击,方瀚同意。两人的谈话被躲在灌木丛中的程王月听到。梅映苏忽然答应嫁给陆浩云,陆浩云还未庆祝便被秋若叫出去,秋若警告陆浩云不要和共产党走得太近。陆浩云带领方瀚、秋若等人来到挖好的坑道做布阵安排,大家好奇如此短暂的时间竟能修出这些坑道,原来是借助原矿工采煤的坑道进行打通、加固,众人无不佩服陆浩云。

第27集

众人谈到服从命令,秋若质问皖南游击大队袭击长江总队第二大队一事,冯瑜解释并提醒秋若此次的主要目的是联合抗日,其他事情暂且放下。王荆山等老部下赶到,陆浩云激动万分,酒席上众人推心置腹,保家卫国热情高涨,然而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程王月辗转反侧,脑海中回想着宫崎龙井威胁说哥哥会受牵连的言语,再想起陆浩云与方瀚的作战计划,不知如何是好。天还未亮,一阵猛烈的炮火把陆浩云从睡梦中炸醒。日军提前进攻珍珠岭,陆浩云吩咐手下按原定计划执行,面对珍珠岭阵地寡不敌众的惨烈守战,黄建宁焦急地提请增派援军,秋若也觉得不能把希望都押在新四军身上。陆浩云坚定自己的判断,珍珠岭川军只有撑过白天,趁日军士气大落发动全面进攻,我方才有获胜的可能。面对这场博弈,牧野枫也受到下级的质疑,酒井直彦甚至用织田千夏压他。牧野枫依然坚定自己的判断,下令炮群和水面舰艇继续待命。梅映苏收拾房间时发现了程王月手串上的名字,猜到程王月喜欢的人是陆浩云,她本人身份竟然是一个日本人。

第28集

日军步步紧逼,川军伤亡惨重,陆浩云准备再派一个营顶上去,手下将领黄建宁严重不满。夜幕降临,方瀚带领的夜袭队终于可以行动了,八队人马准备凌晨四点半会集。珍珠岭炮火继续,川军只剩一个连,黄建宁身负重伤,恳求陆浩云增援。一日的钓鱼战,日军没有任何进展。织田千夏问责牧野枫,命令他必须马上攻克煤炭山要塞,否则移交指挥权,牧野枫只能点头答应。郭大柱一队迟迟未到约定地点,方瀚焦急万分。得知日军守卫森严,无法探测消息后,方瀚决定放手一搏,往日军前线指挥部摸去。炮弹声响起,陆浩云知道是日军进攻了,他指挥炮兵精准的攻击敌方炮舰。看到日军败局已定,牧野枫要求撤退,遭到酒井直彦的阻止,酒井直彦威逼牧野枫继续执行织田千夏的命令须强力进攻。

第29集

牧野枫刺死酒井直彦,命宫崎龙井全面撤退。战后武器损耗严重,陆浩云正指挥冬娃修理越野车,秋若找到陆浩云,带来了一个重要情报:当涂县城的日本驻军在十三号要举办一个祝捷大会,为天皇庆祝生日。国军准备借此机会,刺杀前来参会的华东派遣军副总参谋长铃木次郎,振奋军心,陆浩云答应秋若配合行动。秋若得知梅映苏、陆浩云的婚事醋意大发,决定放弃和陆浩云合作,而是和李维乔装成卖水果的兄妹,准备悄悄潜入当涂县城。县城门口,秋若差点被守城日军识破,幸亏陆浩云和梅映苏及时赶到,假装来华日后勤商人遮掩过去。众人进入城内,陆浩云、秋若、李维三人前往日军驻地后勤处刺探消息。梅映苏约到地下情报员老吴,得知来访日军将领的时间地点,梅映苏交代老吴一旦开始刺杀行动,在城共产党尽力掩护他们撤离。陆浩云假装后勤供应商,准备买通日军军需官,恰好撞见宫崎龙井,即将被其识破。

第30集

秋若急中生智制造爆炸,趁混乱陆浩云脱险。祝捷大会高台遭人袭击,织田千夏下令全城戒严,可陆浩云等人早已逃出城去。当涂县城防守过于严密,刺杀任务根本无法进行,陆浩云决定在半路伏击。陆浩云希望去找方瀚,借助新四军皖南游击大队的帮助,秋若却不同意,但又拗不过陆浩云。众人商量伏击计划,陆浩云建议借助隐蔽的地形,在牛头山完成暗杀任务,程王月听到陆浩云等人的伏击计划。日军火炮专家松岛正一即将来华,询问爱徒牧野枫近况,织田千夏只得将牧野枫从禁闭室放出。车辆行至牛头山,经验老到的松岛正一机警观测此地地形,暗示织田千夏中方很有可能借此险要地势,欲行对铃木少将的刺杀任务,提议给国军来个将计就计。夜半时分,伏击队整装待发,陆浩云与梅映苏依依惜别。陆浩云一行人经过日军的观察哨,差点被日军士兵发现,迅速结果了两名日军。

第31集

伏击小队继续前行,到了路况险峻江边,竟然又遇到了一支日军巡逻队。东娃无意间暴露了身份,陆浩云眼疾手快,一众人迅速端掉这支日军巡逻队,不幸的是,打斗中炮弹掉落湍急江中,在秋若的抢救下唯剩一枚炮弹。尽管希望渺茫,众人还是决定拼一把。日军的车队终于出现,众人进入战斗准备,这时陆浩云竟然发现瞄准镜和高低手轮意外损坏,只能准备碰运气盲射。敌军进入埋伏圈,却出现三辆吉普车,无法确定铃木次郎所乘车辆。好在秋若依靠精准枪法,成功地制造前车事故,引出吉普车内军官,陆浩云果然一击即中,铃木次郎被成功击毙。日军紧急部署反击,松岛正一一炮打蒙了陆浩云,陆浩云受了重伤,发现袭击者是自己的老师,赶紧要求刺杀小队撤离。可刚松了一口气,织田千夏的追兵已赶到,刺杀小队被堵在山丘死角。千钧一发时刻,郭大柱率援军赶到,刺杀小队在援军的掩护下撤退。被敌军追杀的秋若被逼到了悬崖,走投无路的她选择了跳崖。陆浩云不愿相信秋若已死,沿江寻觅秋若踪迹,最终累极昏厥。

第32集

秋若的牺牲,让程王月对自己所做之事极其内疚,忍受不住内心折磨,将破坏瞄准镜的事,对陆浩云全盘托出,不料却换来陆浩云的贴心谅解。陆浩云提醒她,此事不要向任何人提及,寻着合适机会送她回牧野枫身边。陆浩云不理冬娃劝阻,拖着伤残身躯准备参加战略会议。陆浩云心知织田千夏必会大举报复,劝梅映苏早日撤离,梅映苏坚决拒绝。梅映苏向方瀚借调人手搜寻秋若,程王月为补过错执意跟随。此时,秋若却双手被缚,躺在江边渔村,原是重伤的秋若在江中幸运寻得腐朽横木,漂至江边被渔民所救,因其身着日军服饰,被当作日本兵俘获。

第33集

秋若忍痛解释缘由并提及方瀚、冯瑜姓名,支撑不住再次昏迷,几名村民决定向方瀚求证。日军驻地会议室,松岛正一肃然而立,以图为谋,点兵布将,势要一举拿下煤炭山要塞。煤炭山要塞抓紧时间抢修工事,休整待战。陆浩云、赵家强、冬娃三人本欲乘新四军驻地授课之机寻些武器,却被新四军武器库的寒酸震撼,陆浩云叮嘱方瀚利用地形优势守住小福山,以免被日军两面夹击。武器短缺的无望,令三人颇为沮丧,无奈之际,陆浩云受士兵长江边铺设水雷的启发,灵机一动,将自沉老军舰上的舰炮从江底捞出,伪装布置在煤炭山要塞各处,众人不胜欢喜。在农家养伤的秋若和孩童小豆子相处甚欢。村落遭遇日军扫荡,秋若抱紧小豆子被困于山坡顶端。危难之际,几十名新四军击退日军,秋若体力不支晕倒。一颗炮弹呼啸而来,撕裂青山寂静,大战终是来临,前哨阵地很快失守。日军强大火力让防空洞中的陆浩云、赵家强、冬娃三人瞪红双眼,为了保存实力却只能等待时机。隆隆炮声中,方瀚带领新四军部队,急速赶往小福山。见得日军得势,牧野枫下令装甲战车和攻击部队前进,并将宫崎龙井调入前锋。

第34集

小福山阵地遇日军战车猛攻,川军伤亡惨重,幸得新四军士兵及时赶到,两军协作,与日兵贴身肉搏,重新拿下制高点。牧野枫建议前线攻击部队撤回,使用驱逐舰火力轰炸,却被织田千夏告知驱逐舰伤亡惨重,已经撤离。牧野枫不可置信,一脸骇然,却不知此乃织田千夏和松岛正一计策,以牧野枫吸引陆浩云视线,军队背后绕至小青山,进行后方突袭。日军于不利条件下仍旧强攻,令陆浩云产生疑惑。方瀚得知日军动向,慌忙赶往小青山,另一边,陆浩云收到消息也大惊失色。冯瑜组织新四军战斗,却被松岛正一指挥炮兵击中。松岛正一正得意时,忽遇炮弹袭击,几百米处,陆浩云与其两两对望。师徒相见,格外眼红,高手对决,以速取胜,陆浩云以快速的发射和躲避棋高一着,松岛正一受伤败北撤离。小青山满目疮痍,方瀚面向冯瑜尸体,誓为冯瑜报仇。此时秋若置身冯瑜住处,梅映苏贴心照顾,却因情敌身份稍显尴尬,两人避开陆浩云话题谈及理想,梅映苏格局情怀令秋若震撼,梅映苏离开之时秋若回忆他人两党言论,不由暗自叹息。

第35集

日军驻地,松岛正一、织田千夏总结战情,松岛正一提议使用化学弹,织田千夏全力支持,牧野枫却以“正义之战、帝国蒙羞”极力反对,织田千夏骂其无能,不予理会。牧野枫在正义荣誉、失败成功之间纠结万分,喝的大醉。此役国共两军损失惨重,正心情沉重的陆浩云得知秋若未死,异常狂喜。秋若房门外脚步急促,却是陆浩云掀帘而入,两人相见激动万分,情不自禁相拥而泣。方瀚见此景念及冯瑜,夜间抱着冯瑜账本,独自买醉失声痛哭。秋若回归煤炭山获得众人礼遇,陆浩云对秋若的体贴让梅映苏失落不已,程王月欲向秋若坦白真相被梅映苏劝阻,得知冬娃伤复便送自己离开,黯然伤神。秋若从李维口中得知奸细一事,趁陆浩云探望之际言语探之,心中明了,陆浩云赶紧安排,将程王月送离。冬娃一路护送程王月离开,因别离程王月情绪低落,冬娃百般哄劝效果甚微。

第36集

秋若已然查至程王月身上,剧团住处与梅映苏对峙,凭借遗留手串断定程王月暗恋陆浩云,讽刺梅映苏不成反被其驳,懊恼离开。冬娃和程王月行至当涂县城门因日军把守,冬娃进入不得,程王月将冬娃劝离,独自一人进入城中,却被送至织田千夏跟前。织田千夏欲利用牧野王月对付梅映苏,要挟牧野枫,遂让宫崎龙井将其关押,不得对外透露消息。冬娃回至要塞路口,便被秋若堵住,押回慢慢审问,陆浩云得知急忙赶去,于审讯室外听闻冬娃哀号,勃然大怒。陆浩云怒气冲冲将门踹开,赵家强意欲解救冬娃却被宪兵制服,陆浩云同秋若理论不成,眼看冬娃被带走,将一肚子怒气发泄在修理火炮上。梅映苏前去开导,陆浩云对秋若满口抱怨,梅映苏感叹其不懂女人心。赵家强对秋若软磨硬泡,欲用感情之事劝服秋若,却适得其反,令秋若恼羞。宪兵得到消息,日军有大规模调动迹象,三日后将发动总攻,临时指挥部,众人商讨策略,正面迎战必输无疑,陆浩云提议与方瀚合作,伏击日军辎重部队,趁机向秋若将冬娃要回。惊险一线天,离人断心肝。陆浩云、秋若、方瀚、赵家强、冬娃五人立于高耸山顶勘测地形,意用定向爆破配合火炮摧毁日军辎重部队。秋若认为此地距离当涂县城过近,四十分钟援军即可赶来,陆浩云自信时间足够。

第37集

牧野王月无意配合,织田千夏下令使用酷刑。宫崎龙井清点武器补给遭遇牧野枫警告,将一腔恨意撒在牧野王月身上。一线天山顶,冬娃布置好火药,众人埋伏得当,眼见日军渐近,伏击终于开始!山上伏兵扫射,日军辎重部队毁于一旦,诡异黄色烟雾飘散其间。一名假死的日军突然暴起射击陆浩云,赵家强舍身扑向日军,自己却也淹没在烟尘火焰中。织田千夏因辎重被毁不得不将总攻延后两天,愤然间嘱宫崎龙井仿照牧野王月笔迹诱捕梅映苏。陆浩云深知化学武器的厉害,强调只有防毒面具可防此毒,但因面具奇缺,众人陷入焦灼。陆浩云叮嘱秋若寻些专业防毒面具给他,秋若点头答应。梅映苏收到程王月求助信件,大惊失色,趁夜外出被秋若看见。陆浩云来寻梅映苏,房间内惊见来信,顿时明白此为织田千夏诡计,赶忙开车追赶。

第38集

织田千夏将梅映苏捕获,陆浩云带着冬娃埋伏于邱各庄至当涂县的必经之路,等待时机欲解救梅映苏,不料对面有人不顾梅映苏死活袭击日军,陆浩云愤然大怒。陆浩云抓住时机炮轰日军,却仍被织田千夏躲过,携了梅映苏乘车而去。袭击者出现,却是秋若等人,陆浩云对秋若怒吼,秋若却仍固执己见,此时冬娃发现了被炮弹震晕的宫崎龙井,将此人押回要塞。当涂县军牢,梅映苏见到已经毫无人样的程王月,两人相拥回忆往昔,程王月请求梅映苏再唱《游园惊梦》,唱曲声中,程王月死在梅映苏怀里。陆浩云收到织田千夏鸡公山交换人质的信息,前去提拿宫崎龙井,遭到李维阻拦。秋若看到陆浩云的坚持,同意将人给他,但要求一起同去。织田千夏安排牧野枫鸡公山伏击陆浩云,牧野枫默然答应。织田千夏得意之时,却不知牧野枫已知程王月之死。原来牧野枫为救梅映苏曾前往军牢,被拦时偶见士兵抛尸,却不料所见尸体竟是自己最亲之人。经此打击,牧野枫性情大变。

第39集

双方同时放出人质,织田千夏使用阴计,射伤梅映苏。看见心上人受伤,陆浩云忍不住冲出。此时,牧野枫的炮弹呼啸而出,正中满心希望的宫崎龙井身旁,宫崎龙井一命呜呼。牧野枫趁乱逃离,佯装汽车中炮身死。伏击失利的织田千夏虽恼羞万分也只能撤退。回到当涂县的织田千夏思念亡夫,满脸愧疚,松岛正一为牧野枫的死亡惋惜。梅映苏失血过多昏迷,陆浩云心疼不已。此时传来消息,武汉失守。方瀚暴怒,却也只能安排手下准备撤离。秋若收到133师死守命令,黯然失魂,李维大呼不公平。梅映苏醒来将程王月已死之事说出,陆浩云满心自责,深知牧野枫因此痛恨自己。郭师长找来陆浩云,告知武汉失守,133师须死守煤炭山,为后方争取撤退时间,陆浩云心中苍凉。郭师长怜惜陆浩云是难得的炮兵人才,已将他调回后方随大部队撤退。方瀚前来和陆浩云告别,却听说川军死守,气急败坏。陆浩云决心留下,方瀚意欲相陪被陆浩云劝阻。陆浩云将珍贵钢盔赠予方瀚,并详述钢盔来历,以物代人与方瀚并肩作战。

第40集

梅映苏床前,陆浩云隐瞒死守消息,再次表露真情,只愿两人能成为真正的抗战情侣,梅映苏欢喜答应。昏迷的梅映苏乘卡车向后方转移,坚定留下的陆浩云和郭师长并肩,死守煤炭山。炮弹破空声撕裂凌晨的寂静,日军毒气弹随着战机轰鸣骤然炸裂。陆浩云伏击日军步兵,刚一发炮便被松岛正一确定位置,遭遇炮弹猛轰。陆浩云危机重重,却被返回的秋若所救,两人并肩而战合力杀敌。陆浩云赶到郭师长处却遇到轰炸,与秋若一起被埋进坑道。坑道前后被堵,日军毒气袭来,陆浩云的面罩碎裂,万念俱灰。秋若手拿唯一完好的面罩,凄惨一笑,恍惚间陆浩云感觉面具罩在脸上。方瀚带领后退的新四军前往煤炭山支援,受伤的梅映苏跟随。队伍行至李庄遭遇日军伏击,伤亡惨重。织田千夏对化学武器威力极为满意,最后的总攻一触即发。织田千夏下令动用所有毒气弹,卡车装卸毒弹之时,不想竟被从天而降的火炮击中,霎时断肢漫天,哀号连连。织田千夏被松岛正一快速推倒,躲过一劫。

第41集

原来这一番袭击,竟然是牧野枫在不远山岭布置火炮,为妹报仇。牧野枫被仇恨冲红双眼,咬牙猛扯炮绳,惊天动地声再起,毒弹被引爆。敌方的突然撤退让陆浩云等人惊疑,却是毫无头绪。疑惑间一名日本兵带来牧野枫口信,欲与陆浩云阵前了却恩情。两军阵地之间,两人恩断义绝互还赠物,自此便是战场仇敌。牧野枫篡得指挥权,竟然驱赶平民开道,掩护日军前行。平民安全之后,中日官兵在坑道内进入激烈的白刃战。牧野枫被陆浩云实力震撼,不顾激战同胞下令投放全部毒弹,阵地一片火海硝烟。李庄搏杀愈发激烈,新四军占领大半村庄,缓慢向内推进,却遇日军重机枪阻击。方瀚冲到庭院却遭遇手枪卡壳,幸好梅映苏及时赶到,为方翰解围。新四军奋勇攻击,重新夺回李庄。日军攻击步兵逐步靠近前沿阵地,焦灼间冬娃换上陆浩云军装发射炮弹吸引牧野枫火力。牧野枫兴奋异常,将所有火力对准目标,连连发射,冬娃瞬间血肉横飞。陆浩云赶来为时已晚,喃喃呼唤冬娃名字,举起炮管,两枚仅存炮弹朝牧野枫处呼啸而去。重伤之下牧野枫不甘苦笑,缓缓闭上了双眼。新四军士兵从左侧杀出,日军终于溃败逃亡。日军指挥部,誓为冯瑜报仇的方瀚破门而入,一枪击毙织田千夏。山映夕阳,血染大地,陆浩云从梅映苏手中接过党员证,正式地加入新四军皖南游击大队,继续坚持抗战。七年后,抗战结束。山坡上青松翠柏间,陆浩云、梅映苏、方瀚向为国捐躯的战友们庄严致敬,山下旌旗飘扬,一个属于中国的强大时代已然开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