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剧透慎点» 归去来

50 集连续剧

剧情简介

BTV北京 5月14日19:32开始播出

唐嫣、罗晋、于济玮、许龄月

简介

该剧讲述了萧清、书澈、缪莹、宁鸣、成然和绿卡等人因为家庭、理想、爱情等种种原因相聚美国,成为藤校精英后,从象牙塔走向社会,一步步完成蜕变的故事。 书澈、萧清、缪盈、宁鸣,因为家庭、求知、追爱等种种原因,相聚美国,成为了海外留学生中的藤校精英。书澈和缪盈本是情侣,没想到两人父亲有无法见光的利益往来,为求避嫌而强迫二人分道扬镳。萧清在几人中是个另类,她深为清廉的父亲自豪,并坚持只享受自身的劳动成果。面对身边所有人的质疑,以及母亲车祸带来的生活压力,毫不退缩。她的品格终于赢得了周围人的尊重,以及与书澈爱情。 书、成两人父亲的犯罪行为最终败露,而萧清却阴错阳差的成了公诉方的关键证人。在爱情和正义之间,萧清艰难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在萧清的如山铁证下,书望和成伟终于为他们的违法犯罪行为付出了惨重的代价。经历洗礼的几个年轻人,都收获了成长,对人生、对价值的理解回归了正确的轨道。

第1集

四年前,本科新生宁鸣爱上经济管理学院女神缪盈。在西藏绒布冰川,两人因为坠冰,无限靠近;跨年夜,宁鸣用大屏幕匿名示爱,成为一个不朽的传说;宁鸣攒了三年勇气,想在毕业季表白,却因撞见缪盈的青梅竹马书澈而放弃。从此,宁鸣和缪盈,像两条永不相交的平行线,各奔东西。宁鸣以最快速度搬离学校,缪盈也以最快速度订票出国。出国前一天,缪盈主动去找宁鸣,可宁鸣还是把爱烂在心里。宁鸣泪别缪盈的同时,另一场离别也在机场上演。北大法学院本科毕业、拿到斯坦德法学院邀请的萧清,即将踏上飞机,开始留学生涯。飞过半程,缪盈突然腹痛难当,引发休克,偷偷摸摸从经济舱溜到豪华舱、自行升舱、蹭整排空座睡舒服觉的萧清,听到前排缪盈的呻吟,及时发现了她的异样。萧清自告奋勇检查缪盈病况,初步断定急性阑尾炎。剩余航程,缪盈在萧清陪护下平稳熬过,腹疼稍微平息,她们惊奇发现彼此来自同一个城市,同一届斯坦德校友。萧清也得知,旧金山机场有个叫书澈的男孩在等待缪盈,他们是青梅竹马的恋人。飞机一落地,缪盈就被911拉往医院,萧清受缪盈委托,推着两人超出自己身高的行李车,横冲直撞出关,差点没把等待接机的书澈直接撞进医院。

第2集

书澈挂念被送往医院的缪盈,心急如焚,拉着萧清冲上开往医院的高速路,浑然不觉已经超速,直到警笛大作、警车紧追,扬声器命令书澈路边停车,他才惊觉自己违章了。书澈停车,趁警察没赶到,问萧清是否有驾照并拜托萧清,告诉警察说是你开车、不是我,这样最多就是罚款,一切罚款由他承担。书澈解释说因为他驾照前不久被吊销,还没来得及去缴纳罚款和申请复照,一旦被警察发现他无照驾驶,罪加一等,恐怕就不是罚款的简单处罚了,搞不好被诉上庭乃至入监。两人正掰扯,美国警察赶到,万万没想到——警察大叔操一口东北话,说:我听到了你们的对话,这位大哥,我现在以超速、无照驾驶、诱使他人顶包三项罪名对你提出指控、予以逮捕;这位大姐,你有义务向警方提供证词。说完掏出手枪对准书澈。书澈、萧清和车被一起拉回警局,笔录期间,萧清竭力替书澈开脱,向警方说明他因为女友住院心急如焚,并非故意,但她不得不以证人身份提供证词,证明书澈诱使她顶包未遂。萧清被释放,警方正对书澈和接到通知赶来的律师宣布拘留,书澈对缪盈的担忧和对萧清的愤怒积蓄到满格。面对巨额保释金,萧清深感内疚,书澈律师对她充满敌意,但最让萧清犯怵的,还是如何面对病床上的缪盈。萧清开着书澈的车,拉着自己和缪盈的行李到医院,书澈律师先她一步赶到,对刚做完阑尾切除手术的缪盈狠狠告了她一状。萧清向缪盈道歉,律师把保释金的黑锅扣到萧清头上。冲进病房的成然对萧清一见钟情,顷刻站到了敌对势力阵营,各种替萧清辩护,各种维护姑娘。忽然一个胖姑娘闯进,辣椒喷雾伺候,成然当场捐躯!姑娘自称是成然合法妻子。萧清来到租处,与室友见面,被刻薄的凯瑟琳约法三章。康律师第一时间给成伟汇报书澈案情。

第3集

胖姑娘名叫绿卡,拜见成伟时自称儿媳,成伟对这个莫名其妙的儿媳横眉冷对,问你和成然什么时候结的婚?绿卡拿出婚姻证明,白纸黑字,美利坚合众国承认,不容置疑。成伟没客气:你是看上我家产了吧?绿卡报以呵呵:公公您想多了,你家有的,我家都有;你家没有的,我家还有。成伟杀到成然病房,儿子一见老爸,双膝着地长跪不起,解释自己是商婚!女方为获得绿卡,支付酬金假结婚。成伟百思不解:一个商业巨子的富二代,为商婚就把自己卖了?成然委屈哭诉:都是父亲经济制裁惹的祸。确保环境安全、无人打扰,成伟换上一张没用过的新手机卡,给国内打了一个电话,对方是书澈父亲书望。书望告诉成伟:妻子已经启程飞往美国,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我要确保让我儿子不留案底、没有污点!成伟保证一切包在自己身上。书望提醒成伟:绝对不能让书澈知道两人关系密切,尤其是事业合作,一旦书澈发现父辈利益早已捆绑在一起,他会拒绝他们安排的一切事情。打完电话,成伟取出电话卡,冲下马桶,确保他和书望的联系不留下一丝痕迹。缪盈和书澈终于相见,书澈见到成伟,成伟委婉地提议书澈和父母联系,寻求帮助,书澈拒绝。成伟联系书望,汇报书澈案情。成伟示意属下向书澈案警察行贿,未果,康成功却带来一个突破性进展。

第4集

康律师带来一个突破性进展:有人听公路巡警自己说中文水平并不高,不确定自己在现场完全听懂了两人的谈话。并表示萧清是左右法官判决的关键点,暗示成伟找萧清翻供。成伟派汪特助找到萧清,希望她能在法庭翻供,承诺为萧清缴清三年学费,被萧清拒绝。成伟无奈,又让缪盈出面找萧清帮忙,萧清出于人情答应。康律师和书澈缪盈讨论庭审情况,告诉书澈,萧清已经答应翻供,并会以由于英文程度不够好,没听懂警察问题为解释。离开律所后,书澈向缪盈说出他多年的心结:六年前,他无照驾驶撞了一个女生,车祸现场惨烈,司机让他赶紧离开,父母为保全书澈,让司机帮他顶罪,并做好一切善后工作。当书澈对这种行为提出质疑时,书望告诉他:常人犯错,损失的是自由和钱;但如果你不是一个常人,除了自由和钱,还会损失一样常人没有的东西——名望。自由和钱受损,毁不了一个人;但名望受损,会输掉整个人生。书澈希望和萧清谈谈,在快要到萧清家的时候,正好撞见汪特助把一个信封交给萧清,汪特助走后,萧清从信封中拿出一把车钥匙,并打开了面前的车,书澈终于明白,这辆车是萧清答应翻供的报酬。他取消了和萧清谈话的约定,在心里留下了深深的芥蒂。萧清想把车还给汪特助,告诉他自己答应翻供是因为人情而并非物质报酬。汪特助怕萧清反悔,希望她如果坚持要还,也等到庭审宣判后再说,萧清坚持当天归还,并智取汪特助下落,正在陪成伟、成然招待客户的汪特助无奈下躲进洗手间,让保安将萧清请出餐厅。这一幕被成然看到,跟着萧清出来搭话,无奈之下萧清托成然将车交还汪特助。

第5集

康律师再次和缪盈书澈坐在一起,进行开庭前的最后演习,书澈的思绪又飘到六年前车祸的民事调解庭现场,缪盈看出他心不在焉。在离开律所后,缪盈询问书澈原因,书澈告诉缪盈他在车祸之后的每年假期,都会去那个被撞女孩的家附近转,一直到她出嫁那天。她嫁给了一个聋哑人,脸上挂着所有婚礼上的女孩都有的幸福笑容,书澈认为如果不是自己犯错,她会比现在更开心更幸福。缪盈开解书澈,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但书澈认为,人心中关于对错的定义永远在那里。“怎么做是对?怎么做是应该?”书澈问出这样的问题,缪盈认为这两个是一回事,应该做的就是对的。但书澈却说这两件事往往是南辕北辙,该做的不一定对,对的未必该做。法庭上,康律师据理力争,在萧清作为证人出庭,将要说出修改过的供词之际被书澈打断。书澈在法庭上主动认罪,说自己一直认为“应该做”的是减轻和否认过错,保全利益和名誉,他表示感谢警官听懂了他说的话,终止他妨碍司法公正的非法意图和行为;也庆幸萧清拒绝了他顶包的请求,他终于在经历这些后有了自己的答案:他选择做对的事,并为之前的怯懦和逃避感到抱歉。书澈的自我剖白得到了法官的欣赏,得到了在认罪情况下最好的宣判。成伟向书望汇报了书澈案的宣判结果及项目进展。书澈带缪盈来到海滩,让她挖出时间胶囊,里面写满了这些年来他对缪盈的爱与思念,缪盈感动之际,书澈向她求婚。缪盈带书澈回家见成伟,成伟夸赞书澈的独立精神,并询问他毕业后的打算,书澈想要再读一个法学院的研究生,寻找除了成功之外的人生意义。席间,缪盈说起书澈的研发项目,成伟表示很感兴趣,希望可以投资,但书澈为了不给父亲带来风险,拒绝了成伟的提议。书澈宣布了自己和缪盈两人要结婚的决定,成伟态度非常暧昧。

第6集

缪盈察觉成伟态度暧昧,在书澈走后找成伟谈心。成伟表示希望他们晚两年结婚但却不能说出真实原因。萧清在学校见到书澈,书澈言语间满是讽刺,告诉萧清自己看到汪特助送车给她,萧清有口说不清,满腹委屈。萧清火急火燎地问成然是否把车还给汪特助了,百般逼问下成然终于说出他拿这辆车去还了赌债,萧清愤然离开。绿卡爸妈要来访成伟家,来的前一天成伟探底成然的决心,成然表示态度坚决。第二天,绿卡父母来访,送豪车给成然为见面礼,成然态度又开始左右摇摆,谈话无果。

第7集

成伟决定限制成然在公司的便利权益。书澈妈突然通知书澈要来旧金山,书澈缪盈两人准备安排双方家长见面,化阻拦为成全。萧清多日联系不上父母,转而联系小姨,得知母亲一周前车祸住院,还在ICU,至今未醒,萧清表示自己要回去照顾母亲,而小姨说现在正是用钱之时,需要避免不必要的花销,希望萧清安心念书。书澈问母亲这次来的目的,误以为母亲是要来阻止他俩结婚,书澈妈却意外的说自己不反对他们两人结婚,于是缪盈提议书澈妈与成伟见面。萧清找安德森教授询问申请休学程序,告诉他家里发生的事情,但安德森教授希望萧清再慎重考虑休学的决定。书澈妈搬出大师算命,以今年不适合结婚为由,希望书澈推迟结婚,被书澈反驳并询问希望推迟的真实原因,书澈妈一时语结。晚饭时,书澈妈透露书望出轨,但并未说出细节。书澈安顿好母亲后,联系缪盈,希望她能抽空陪陪情绪不太稳定的妈妈,缪盈答应。萧清决定回国。

第8集

答应了书澈请求的缪盈,来到书澈妈住的酒店之后,她惊讶地发现自己的父亲成伟正与书澈妈在一起。在房中,书澈妈交代成伟要解决丈夫的小三,不然很危险。同时,两人商量如何能够让书澈和缪盈不在当下结婚,成伟想出一个办法:在必要的时候,他会告诉缪盈原因,而以缪盈的性格,一定会有所犹豫。成然来到萧清的家,发现萧清正在收拾行李。萧清告诉成然,因为母亲出事了,所以她要回去照顾母亲。成然想用钱帮助萧清,萧清拒绝。另一边书澈告诉了缪盈,因为自己的父亲出轨,所以母亲最近的情绪很不好。缪盈想着今天见到书妈和成伟见面以及书澈说到书澈爸出轨,又想到之前成伟极力反对自己与书澈现在结婚,总觉得这三者有什么关系,或者父亲隐瞒了什么。所以在第二天书澈带书澈妈来到缪盈的家里与成伟见面时,一直在观察书澈妈和成伟。书澈则是乘此机会再次向两位长辈表示近期两人将会注册结婚,希望得到祝福,成伟和书澈妈犹豫地接受。安德森教授来到萧清家,告诉萧清应该得到父母的同意再准备回国,不要一意孤行。萧清接到父亲的视频电话,何晏告诉萧清,萧云现在已经脱离了危险,而且已经醒来了。

第9集

萧清接到父亲何晏的视频电话,何晏告诉萧清,萧云现在已经脱离了危险,而且已经醒来了。萧清从视频中看到母亲艰难地用左手在纸上写下:我们一起加油!从来没有因为辛苦流过眼泪的萧清,在这一刻,哭了。视频通话里,萧清告诉父亲自己决定留下,继续完成学业,让何晏专心照顾妈妈,不要再为她的生活费发愁,她自己可以在这边打工。父女相互勉励对方,一起加油。身在北京的码农宁鸣,每天被匆匆的时间和海量的编程推着,身不由己地滑行在平凡的轨道上,生活一成不变,爱情一潭死水。直到有次在大学里偶遇缪盈以前的大学闺蜜在拍祝福视频,他才知道:他一时一刻也没有淡忘缪盈。宁鸣随即做出了决定——通过缪盈闺蜜的手机定位到了缪盈在美国的位置。他申请了美签,用仅有的一点存款,买了机票,飞往旧金山。成伟眼见缪盈即将要与书澈去民政局领证,他不得不找女儿谈谈。他带着缪盈去见了美国的生意伙伴GE公司大中华区主席鲁尼斯特朗。缪盈了解到GE公司是美国最大的轨道交通装备制造公司,掌握国际最尖端的地铁车厢制造技术。金融才女缪盈怎么会看不懂这场三方交易?她对父亲和鲁尼斯特朗“以市场换技术”的合作、对成伟和书望的官商结盟一目了然。同时,她也不小心听到了成伟要安排一个人在鲁尼公司任职,鲁尼没有拒绝。回家后,成伟告诉了缪盈,这几年一直与书澈的父亲书望认识并有联系,同时也告诉了缪盈很多关于他们父辈的事情。缪盈明白了一切,她非常难过,因为她知道这个真相对于她,对于书澈,对于他们意味着什么。成伟劝女儿缪盈个人利益服从家族利益,并安慰缪盈只是延迟与书澈婚礼,而不是不结婚。

第10集

面对父亲道出的真相,缪盈思考了良久,彻夜未眠。第二天早上,缪盈还是打扮得漂漂亮亮地出门。在民政厅的门口,她远远地望见书澈捧着一束花满心欢心地等待着自己,缪盈望而却步,最终没有出现在书澈面前。而一切,全落在了来找缪盈的宁鸣的眼中。宁鸣一路跟随着缪盈,来到书澈求婚的海滩,看见她站在那里失声痛哭,宁鸣内心也不是滋味。缪盈身心疲惫痛苦不堪,无助又无力让人很难受,她不知道如何向书澈解释,她无法告诉他真相:父辈的利益捆绑是股不可逆转、不容反抗的力量,这股力量不容许他们现在结婚,而她,无从选择。在民政厅门口的书澈已经等了缪盈很久,他打了电话给缪盈发现缪盈手机关机后感觉到不对,正准备动身去缪盈家,就碰见了成然绿卡等准备庆祝两人结婚的一行人,才知道缪盈今早很早就出来了。大家分头去找缪盈。书澈一人找遍所有可能的地方,不见缪盈踪影,他不理解为什么缪盈要在两人领证前逃跑。大家都没有缪盈的消息,书澈非常沮丧,书妈和成伟安慰书澈。缪盈开车来到一个小旅馆,把自己关进房间里,关掉了手机。在想清楚如何回去面对书澈前,她只能把自己藏起来。缪盈不知道宁鸣一直跟着她。宁鸣也不敢惊扰她,住进同一间旅馆,时刻关注她的动静,唯恐她发生意外。直到晚上,缪盈从房间里出来,宁鸣担心她,跟着缪盈一起离开了旅馆。

第11集

晚上,宁鸣跟着缪盈来到了一家酒吧。缪盈内心非常痛苦,借酒消愁。醉酒的她碰到对她意图不轨的流氓,酒吧小哥发现了端倪。宁鸣在一旁守护着她,及时打退了对她心生歹念的流氓,将醉酒昏睡的她送回了酒店房间。第二天早上,缪盈在恍惚间醒来,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酒店,想不起昨晚发生了什么,自己是如何回到酒店的。前台工作人员从这几天观察宁鸣的动态,发现宁鸣的确不是坏人,选择帮助宁鸣向缪盈隐瞒了他的出现。一行人寻找缪盈无果,正值一筹莫展之时,成伟的属下终于找到了缪盈现在的详细住址。书澈来到缪盈住的旅馆,看到宁鸣正站在缪盈的房门前,内心很是疑惑。他见到缪盈,询问她逃婚的原因。而缪盈则告诉他想等双方生活工作稳定下来,而且双方父母现在不是很真心地祝福他俩结婚,不适合现在结婚。书澈没法信服这样的解释,依旧疑惑缪盈这么做的原因。两人的感情因缪盈不明缘由的逃婚而产生间隙。宁鸣在房间里看到书澈和缪盈离开了旅馆,并用手机定位继续追踪缪盈的位置。书澈将缪盈送回了家,但他对于缪盈有所隐瞒的这一行为无法释怀,他认为两人应该各自单独想想。回到家里的缪盈茶饭不思,内心痛苦。成伟看到自己的女儿这个样子,不由得自责。缪盈从父亲的话语中进一步了解到成伟和书望的利益关系,也意识到如果一切被书澈知道了,那将是怎样严重的后果。

第12集

缪盈和成伟谈论婚姻爱情,缪盈认为一旦书澈知道这些,就会怀疑两人的爱情不再纯粹或是从未纯粹过,成伟却说感情的长久是靠双方的利益互惠,而现在他的所做会让书、成两家及书澈缪盈的关系更牢固。书澈问妈妈是不是他们暗中给了缪盈压力,书澈妈否认。宁鸣利用手机定位找到缪盈,混进她所在的教室,坐在后排默默注视她一节课,课后,他跟在缪盈身后,看到缪盈邀请书澈一起午饭被拒绝,书澈告诉缪盈他怕面对她会一直纠结逃婚的事,这样的状态让他自己都讨厌自己。书澈走后,缪盈向反方向走,宁鸣快步跟上,看到缪盈和萧清在长椅上,他想起曾在机场撞到过这个女生。萧清送缪盈人偶做新婚礼物,缪盈表示自己很喜欢,但是自己和书澈并没有结婚。宁鸣即将山穷水尽,父母发来信息问他何时回,时间和钱这两样,他都不富裕,不得不滚回北京。但是他真的能放下此刻的缪盈一走了之吗?即使她对他的到来一无所知。成然跟书澈见面,分析缪盈逃婚的原因,直指缪盈出轨变弯,出轨对象不是清华闺蜜就是萧清,头头是道有理有据,甚至拿出缪盈清华闺蜜拍摄的结婚祝福视频给书澈看,书澈认出视频中出现的宁鸣,神色复杂。书澈找缪盈谈话,以为缪盈在分开的这几年另有新欢,甚至问她还爱不爱自己,缪盈说自己十二岁到现在只有书澈,她可能因为任何原因产生犹豫,但绝不是因为不够爱,即使分开再久,任何事情都会发生变化,唯独对书澈的感情一丝一毫不会变。书澈问那么到底为什么逃婚,缪盈无言以对。萧清在餐厅遇到书澈、凯瑟琳和劳拉,劳拉坐在萧清对面,痛斥萧清利用女性特权抢了自己的校内工,怒极之下把手中的橙汁泼了萧清一头一脸。书澈命令劳拉向萧清道歉。宁鸣离开酒店,背上行李,按照手机定位找到缪盈所在,想做最后的道别,却被书澈逮了个正着。

第13集

书澈找到了宁鸣,质问他为什么会出现在几天前缪盈住的旅馆。宁鸣向书澈坦白自己跟踪了逃婚的缪盈,但与缪盈连面都没见过,以及自己来到美国的原因和对缪盈的感情。宁鸣坦荡而真诚地向书澈解释他对缪盈的爱,他的爱情观十分感人,他觉得不以占有为目的的爱,就不会因为失去而痛苦,只会因爱而快乐。美国之行,他见到了缪盈,也就够了,是时候该回国了,与缪盈的一切告别。书澈被宁鸣“我爱你但与你无关”的理论打动了,突然意识到自己对缪盈的感情,比解释逃婚的原因更重要。他迫切地到商学院找到了缪盈,两人拥抱,冰释前嫌。而在机场准备登机的宁鸣,突然回头,离开机场,留在了旧金山。宁鸣打算继续留在美国,但是需要找到住的地方。他沿街寻找,来到了一家“日昌旅馆”,黎老板是中国人,宁鸣就先住了下来。晚上,他告诉了自己的上司暂且还无法回国,上司生气地辞退了宁鸣。同时,他也告诉父母还要在美国留下来一段时间,让父母放心,自己最近挺好。而现实情况是他是旅游签证,他只能去找一份黑工,这样才能在美国生活下去。准备退房的宁鸣正好碰见酒店的中国老板与要辞职的夜班经理发生争执,告诉老板自己能胜任这份夜班经理职务。宁鸣高兴地获得住处和一份工作,认为自己捡到了大便宜。斯坦德法学院外,萧清碰到了在门口看书的书澈,对他上次在餐厅为他解围表示感谢。萧清想向书澈解释她与劳拉争执的校内工一事,而书澈并不想听萧清解释,认为这一切并不重要。

第14集

萧清想向书澈解释校内工的事情,书澈认为这并不重要。萧清又找到安德森教授,希望能将这份校内工归还给劳拉,即使安德森教授向她解释原本和劳拉的合约就已经到期,他只是把这份工作给了更需要的人,萧清依然坚持辞职。安德森教授提醒萧清不要找有风险的校外黑工。劳拉重新得到了校内工,萧清以德报怨的行为让劳拉对她刮目相看。宁鸣开始在日昌旅馆的黑工生活。宁鸣身兼数职,日夜颠倒,遇见了无数奇葩的房客。成伟和书望通话,谈起给书澈的投资以及之后的计划,决定先不让书澈知情,让他在不知不觉中接受,在计划成为既定事实后他也就无可奈何了。成伟在回国前夕找缪盈谈话,告诉缪盈有些事正在发生,有些事即将发生,而缪盈会比所有人更早知道这些事意味着什么,希望缪盈在书澈做出损伤两家利益的举动前阻止他。书澈妈和成伟准备回国,在机场,成伟告诉书澈自己随时可以把经商二十年的经验和资源与他分享。成伟前脚刚离开,后脚绿卡带着行李就要入住。成然巧舌如簧,给绿卡上了一堂爱情道理课,让绿卡重新开始追求自己,把她忽悠出了家门。成然再三约萧清吃饭,萧清说自己已经出校门,被来学校找她的成然逮个正着,萧清明确告诉成然自己有事,拒绝了吃饭请求,赶去日料店打工。

第15集

萧清在日料店打工,几个店员总是将最费体力的活交给她,但萧清没有怨言。春田大厨看见萧清削洋葱皮不得要领,于是好心帮助萧清,告诉她方法。工作一天下来,收拾完餐厅的萧清准备回家,而对萧清颇有好感的春田大厨拉住萧清想请她一起吃夜宵。萧清面对春田大厨的热情有些无法招架,只想尽快离开日料店。宁鸣从黎老板那里了解到自己之后将一直上夜班,于是打算白天去缪盈的学校,继续关注女神的一切,这样远远地观察她,让宁鸣觉得很幸福。但同时他也发现,缪盈和书澈已经和好,他有些失落。发现萧清在日料店打工的成然追到了店里,萧清面对成然很是无奈。成然用餐后想给萧清多一些的小费并想等着萧清下班送她回家,但被萧清拒绝了。成然虽然对于不领情的萧清有些生气,但还是死皮赖脸想着明天再来找萧清。深夜,萧清来到图书馆学习法律知识,一整夜都泡在了图书馆里。书澈接到创业伙伴彭一的电话,彭一告诉书澈有风投对公司产品感兴趣,想见面聊一聊。谈完后,书澈总觉得有种天上掉馅饼的感觉,而陪着书澈一起会面的缪盈则思绪万千。另一边,绿卡为了赢得成然的芳心,特意搬家到了成然家对面居住,成然很是头疼,但也没有更好的办法。萧清打工的日料店大厨动不动就对她毛手毛脚,她向日裔老板投诉,老板不以为意。深夜收工,大厨变本加厉,把萧清拦在后厨巷子里,拉拉扯扯不让她回家,想让萧清当他女友。两人纠缠的身影突然被通明的车灯照亮,成然身披宾利跑车的光环走向他们,掏出钱包,把银行卡像扑克牌一样展示在大厨面前,并告诉春田大厨,萧清只是在体验生活。

第16集

成然警告春田大厨如果再找萧清麻烦,后果很严重。春田大厨假意认输,回店里拿了棒球球棒杀了个回马枪,成然下意识逃跑,反被萧清搭救。在送萧清回去的路上成然游说萧清不要再打工,希望萧清能找自己帮忙,让自己做萧清无期无息的债主。萧清对此事避而不谈,话题转去游戏,说生活对自己来说就像一场通关游戏,挑战越大成就感越大,父母永远在关注着她,却不会第一时间出手帮忙,因为他们知道人生会一直伴随问题,而谁也不能一直帮忙解决,所以,学会面对和解决问题,不断自我升级才是王道。第二天,萧清到日料店打工,被告知因为伤了春田大厨的手腕所以自己被解雇了。萧清失落地回到家,看见莫妮卡站在门口便上前询问。莫妮卡的母亲因为莫妮卡同母异父的弟弟得了尿毒症,让莫妮卡去做肾脏配型,捐肾给莫妮卡的弟弟,但莫妮卡怨恨母亲没做过一分钟的合格母亲,只为弟弟着想。在萧清的劝说下莫妮卡和她一起走进家门,莫母威胁她要么收拾行李一起去医院,要么就从这个家出去,莫妮卡冲出家门,开车离去,萧清怕莫妮卡遇到意外,莫母却说不用为她担心,这些年唯一意外的是莫妮卡的那份坚强,现在只要冷处理。萧清转身出门四处寻找。成然去日料店找萧清,得知她已经被解雇了,找老板和春田大厨理论,扬言要买下店开除春田,被老板怒怼,悻悻离开后打电话给萧清。但此时的萧清正在四处寻找莫妮卡,谁知莫妮卡在酒店割腕自杀,幸好萧清及时赶到。莫妮卡母亲和凯瑟琳赶到医院,莫母情绪激动,萧清告诉莫母,莫妮卡并没有她想象的那么坚强,并和莫母留下看护莫妮卡,让凯瑟琳先回家,早上来接替。莫妮卡苏醒时明确告诉护士不想见母亲,莫母托萧清好好照顾莫妮卡。莫妮卡躺在病床上讲她刚刚做的梦,讲她对家的渴望,却一次又一次的被放逐,她怕就算这次拿出肾也免不了下一次被抛弃被放逐。

第17集

在病床上醒来的莫妮卡告诉萧清自己小时候的故事,小时候父母总是吵架,直到九岁那年,父母离婚。后来莫妮卡的妈妈努力赚钱养家,认识了莫妮卡的继父,有了同母异父的弟弟,渐渐与莫妮卡的关系疏远了,并决定找人照顾她,让她一个人到旧金山生活。这次多年不联系的母亲来找只是为了她的肾。但是莫妮卡却希望自己能有个像样的、完整的家,不想再被抛弃、被放逐。萧清看莫妮卡难过的样子,自己心里也很难受,她拥抱了受伤的莫妮卡以示安慰。莫妮卡的妈妈也因为歉疚离开了旧金山。从医院照顾完莫妮卡后,与凯瑟琳交完班的萧清因没有好好休息而上课打盹,突然被教授点起来回答问题,但萧清什么也回答不上来,教授批评了她。书澈接着萧清未能作答的问题继续回答,他完美地回答了问题并鄙夷萧清不努力。同在一个课堂的成然目睹了这一切,下课后他找到萧清,希望萧清能做自己女朋友,让他来照顾她,但萧清明确要靠自己,不需要他人的施舍。两人不欢而散。成然依旧想要帮助萧清,他向弗兰克借了成伟公寓的门卡钥匙,请了菲律宾女佣。他想萧清住进公寓,菲佣来照顾她的生活起居。他瞒着萧清到了萧清家,跟凯瑟琳一起打包了萧清的行李。知道了一切的萧清,回绝了成然的好意。绿卡突然出现,萧清趁机离开,回到了自己的住处。接下的几天,成然去到哪,绿卡也跟到哪里。成然认为绿卡严重地影响到了自己的生活,他忍无可忍,找来康律师,势要与绿卡离婚。康律师受成然委托,去找绿卡谈判。

第18集

康律师受成然委托,去找绿卡谈判。绿卡拒绝离婚,将康律师逐出家门。在对面观察的成然也无计可施。萧清去面试,发现公司的老板竟然是书澈,但书澈拒绝录用萧清。吃醋的绿卡主动找上萧清,责怪萧清是她和成然离婚的罪魁祸首,萧清觉得绿卡无理取闹,让绿卡回去问成然。成然赶到,把正要“手撕小三”的绿卡带走。宁鸣在日昌旅馆继续自己的晚班,遇到了“叫早”的困难,赖在房间里的客人总也不出来,宁鸣只好不断敲门,最后房间里“砰”开出一枪。宁鸣彻底吓傻。这一次宁鸣觉得是老天在警告他,任黎老板再加多少钱,他都不干了。宁鸣去缪盈学校告别,又是躲在远处目送,又是和以前一样默默跟随,这一段无能为力的感情不知该走向何方。书澈与风投公司签署合同,很轻易地获得了公司的“第一桶金”。缪盈私下给父亲打电话,问此事是否与他有关。成伟告诉缪盈有些事情一定会发生。缪盈明白这是变相贿赂。缪盈和成伟两人的对话被隔墙的宁鸣听到,他十分震惊,也对缪盈的处境有了深入的洞悉,联想到之前的悔婚,他对缪盈产生了担忧。成然破罐子破摔了,在家里搞趴体,找来一群出来玩的女孩喝酒跳舞,气的绿卡差点吐血。最后绿卡和成然吵架,成然表示你不走我走,姐姐缪盈看着他俩打闹,也是无能为力。迫于生活压力的萧清,开始在酒吧学习调酒。这一切都是为勤工俭学,分担家里的经济压力。很快学有所成,当上调酒师的萧清开始在酒吧上班。萧清在打工时被绿卡撞见,绿卡眼睛一亮计上心来,她要好好羞辱萧清一番。

第19集

莫妮卡没有配型成功。一切按绿卡策划,萧清的酒吧老板交给她一单生意,客户点名要她接单。酒会当天,萧清碰见了书澈,萧清被书澈讽刺。成然、绿卡和萧清三人发生口角。书澈不想让自己的公司成为三人战场,于是告诉萧清,她的工作已经完成,可以去领薪水离开。萧清离开后,成然心里很难受,当着所有人的面,表达了自己现在的所思所想,他告诉大家:萧清是一个努力靠自己生活的女孩。包括绿卡在内的小伙伴们都听呆了,书澈更是震惊。酒会后,书澈找到成然,向他了解萧清的情况,成然全盘托出。知道了萧清的苦衷后,书澈去学校找她道歉,萧清发现连书澈也在豪趴后改变了对她的态度,虽然他言语神态并没有表现出来,但书澈在某天突然邀请萧清加盟自己公司担任法务,萧清很开心,欣然应允。弗兰克约书澈在伟业见面,缪盈陪着书澈去公司,弗兰克介绍书澈和华融集团见面,牵线一单数额不菲的系统改造工程。

第20集

缪盈在知道这样的一单生意后,不得不联想到父亲之前说的:有些事情正在发生。心中暗暗担心。宁鸣的第二份黑工是在中餐馆后厨,本以为可以安定下来,结果移民局的人突然到来,移民官员怀疑宁鸣非法打工。宁鸣凭着对后厨事无巨细的掌握,硬是和餐厅老板演了一场无彩排之双簧,因此逃过一劫。后来郝老板同情没有找到下家的宁鸣,派了餐厅的外卖工作交给宁鸣。绿卡痛改前非,来到图书馆找正在学习的萧清。绿卡对萧清推心置腹,反省自己的过错。绿卡立志做一个国际买手,并向萧清取经。萧清从绿卡那里知道了成然在书澈公司的酒会上讲的那一番话,打电话给成然表示感谢。成然也向萧清表示自己会珍惜两人之间的友谊。书澈带萧清一起去签合同,两人面对突然翻倍的利润表示疑惑。在回去的路上,两人分析原因。成然想找绿卡一起投资书澈的公司,正巧碰到了绿卡努力地学习做一名职业买手的相关知识。萧清、书澈、缪盈三人庆祝合同签约成功,在书澈接电话之际,缪盈从萧清那里了解到书澈对这单生意并不是欣然接受,原因就是因为这单生意其实是成伟给他的关照。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