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剧透慎点» 花开时光

30集连续剧

花开时光

陈冠英、孙萍丽、琅悦、李艳秋

简介

该剧主要讲述了大妮和安妮这对来自河南兰考的亲姐妹一起跟随兰考县东乡副乡长兰文明带领的采棉队奔赴新疆采摘棉花,在采棉过程中,发生的小黑羊事件、网络视频事件、走光事件、窝工事件、撞牛事件、火灾事件等一系列突发事件牢牢绊住了蓝文明。大妮忍辱负重,最后终于成长为不怕事、敢创业的新农民,而安妮通过直播平台成为网红棉花妹妹,并终于领悟诚实劳动、安身立命的深意。这部剧诙谐幽默中不乏真情实感,生动反映了当代河南人民勤劳善良的朴实品质,塑造了当代农民敢于追求梦想、勤奋踏实、努力奋斗的新时代光辉形象。

第1集

兰考县东乡副乡长蓝文明骑着电动车赶往乡政府“救火”,村里锣鼓喧天,村委会去新疆摘花的动员会现场人员寥寥,潘金枝向蓝文明抱怨去新疆的人都被当地企业招工给勾跑了。老经纪人李大菊和一群女人在家看小女儿二妮选秀,众人对二妮赞不绝口。二妮的经纪公司炮制出《副乡长如此“包养”女明星》的绯闻,蓝文明异常愤怒,以此为由找马乡长调动工作,不料却被马乡长教育一番。半决赛开始,赵家奇面授机宜要二妮“打悲情牌”,说母亲李大菊因为摘花得了脑溢血,最终二妮高票晋级进入总决赛。刚刚出狱的刘全有到超市以报名去新疆摘棉花为由闹事,众人敢怒不敢言,牛小娥慌忙去找大妞的丈夫铁柱,铁柱气急败坏回到家时众人都已散去。因为刘全有,铁柱心烦意乱百般阻挠大妮去参加摘花动员会,为此两人在家大吵一架。

第2集

总决赛宣布取消二妮的参赛资格,李大菊当即晕倒。大妮看到站着的爹和躺下的娘,表示不去新疆摘花。因为造假被取消资格,二妮的东家新势力公司被追债的人堵住大门。二妮气急败坏地回到家,母女争吵中,得知大妮才是对媒体爆料的人,李大菊和二妮看完手机采访视频后围着大妮一顿数落和质问,气的父亲别八斤干着急插不上话。蓝文明骑电动车来到李大菊家门口,看见二妮的车和交头接耳的人群,掉头离开。二妮去找蓝文明道歉,却被蓝文明拒之门外,二妮只好回家。“狗仔”和黑粉整日骚扰,二妮躲在屋里提心吊胆,草木皆兵。大妮提议让二妮去新疆摘花,二妮喜出望外,但遭到李大菊的反对。天蒙蒙亮,出发去新疆摘花的女人人头攒动,李大菊老两口、铁柱都来送大妮,二妮和刘全有也偷偷上了开往新疆的火车。

第3集

火车开动,大妮终于找到二妮,李大菊得知姐妹见面总算松了口气,叮嘱大妮带好妹妹。大妮得知刘全有也跟着上了车,一脸的惊愕。众人找来潘金枝讨要说法,一番争执和刘全有大吵一架,然后去找蓝文明讨要说法。一群女人叫嚷着进来要找蓝文明理论刘全有的事儿,蓝文明悉心教导大家,但是女人们觉着被欺骗了,要求退票下车。大妮一言不发坐在窗户边望向窗外想心事,铁老婆去求大妮帮忙说情,大妮一番意味深长的话让大家顿时平静下来,并保证只要刘全有敢闹事,她绝对第一个不答应。火车上,见二妮缠着蓝文明不放,大妮赶快过来解围。黄昏时分列车靠站,二妮恶心呕吐得厉害,一群人也跟着担心。深夜,潘金枝睡不着找铁老婆咬耳朵,“隔墙有耳”,她俩的悄悄话被背后的牛小娥听到。

第4集

牛小娥赶紧将二妮害喜的事告诉大妮。大妮疑窦丛生叫二妮到车厢连接处质问。二妮笑而不答,去座位上睡了,气得大妮五迷三道。夜里,蓝文明去车厢询问二妮病情咋样了,却被大妮叫到车厢连接处。大妮询问蓝文明,竟然误会他和二妮真有了孩子。不等蓝文明解释,大妮扭头离开。专列到站,女人们叽叽喳喳收拾东西下车,大妮拉着二妮要去二姨家把肚子里的祸害做了。二妮这才说自己就没怀孕。接人的车迟迟不到,吐尔迪还告诉潘金枝摘棉花的地也被承包给了别人,潘金枝一脸茫然找蓝文明求助,蓝文明教育她遇事儿要沉着淡定。大家到礼堂后得知没花可摘,一群人在礼堂内吵得不可开交。听见礼堂里争吵蓝文明赶紧跑来劝导大家并主动承担责任,向大家道歉。刘全有跟着起哄,吐尔迪赶快跑过来为蓝文明解围,几个人推推搡搡扯扯拉拉。

第5集

在为拾花女工找活的路上,吐尔迪突然发现手上的戒指丢了,他怀疑刚才和刘全有推推搡搡掉在礼堂门口。蓝文明给潘金枝打电话要她仔细寻找戒指,结果潘金枝没有找到。二妮上厕所回来发现,刚喝完酒回来的刘全有往墙洞里藏东西。窝工变成了窝心,大家准备自己出去找活,李大菊告诉大妮不要私自外出找活,出门在外人地生疏,没有政府罩着出了事儿没人管。最后告诉她:辣椒、大枣、哈密瓜,大妮将此事告知蓝文明,吐尔迪得知后喜出望外。回到礼堂,蓝文明先告诉大家找到活儿的好消息,接着赞许吐尔迪为给她们找活付出的辛劳,说谁拾了戒指尽快交给他,不能给家乡丢脸。牛小娥偷偷走出礼堂,从兜里掏出戒指扔在地上,又假装在地上找到了戒指,大妮虽然心中有疑,但是情急之下来不及多想就把戒指交给吐尔迪。

第6集

潘金枝却认为大妮贼喊捉贼。大妮在礼堂外的小树林找到牛小娥,牛小娥终于说出了事情真相以及自己小时候一段类似的痛苦记忆,说完,两人泪流满面。二妮逼问大妮戒指到底咋回事儿,牛小娥害怕大妮经不住纠缠告诉二妮真相,以叫她们吃饭为由为大妮解围。不料,食堂没饭,二妮受不了潘金枝的冷嘲热讽和她大吵一架,牛小娥带她们下馆子吃饭。李大菊给大妮打电话询问戒指的事,并嘱托她不能背这个黑锅,牛小娥没想到火烧到了大妮家里,她想找蓝文明把事儿说开了,大妮让她不要再节外生枝。兵团农户来礼堂挑人干活,结果大妮因为被怀疑手脚不干净落得无人问津。蓝文明见此情况情绪失控突然发飙,要求重新进行双向选择。吐尔迪出面担保大妮到农户家干活,大妮也冲到前面做保证,最终此事得以解决。

第7集

二妮找潘金枝理论,刘全有点醒二妮,拿戒指的人是牛小娥。二妮不管不顾冲着牛小娥理论,牛小娥眼含泪水终于向大家说出了真相,并向大家道歉。二妮气不过,和大妮大吵一架,拉起行李要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不料她却收到蓝文明的离别短信,二妮让刘全有送自己去车站追蓝文明。师姐和蓝文明火车站候车室正要分别,被赶到的二妮和刘全有撞个正着。蓝文明和二妮在车站纠缠,刘全有也火上浇油向他讨要清白和公道,一气之下二妮和刘全有离开。蓝文明赶快跟师姐打电话开车去追他们。二妮赌气上了刘全有的“贼”船,可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二妮逼不得已大喊要跳车,刘全有将二妮放在路边后下车后开车离开。二妮拉着行李箱走在茫茫的戈壁滩上,悲痛欲绝,顾影自怜录了一段“诀别”视频。第二天,蓝文明终于找到了在枣园吃枣的二妮和半路出车祸的刘全有。

第8集

摘棉花的事终于有了着落。天还未亮,女人们便出发棉田。一声开摘了,大家涌向棉田采摘棉花。蓝文明叮嘱潘金枝负起责任,带好队伍,自己也该回去了。这时,刘全有却带着两个采棉工再次出去挣大钱,蓝文明想走又走不了了。二妮现场直播“真摘实干”,不是扎破手,就是剐烂脚,她越出丑,粉丝们越兴奋点赞。蓝文明警告二妮不能拿大家的辛苦劳动取乐挣钱。李大菊放心不下,给二妮打电话,大妮接了李大菊的电话,说二妮逞能,累得腰酸腿疼下不了床。一听见娘的喊声,二妮哇的一声哭开了。

第9集

二妮摘花,玩了个“调包计”,铁老婆的大花包被她当成自己的拉走了。尽管铁老婆一笑了之,可大家却看不过去了,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说的二妮哑口无言,也让一旁的大妮无地自容。为尽快解决大家的洗澡问题,清晨大妮爬到了房顶修好了太阳能。怕嘴烂感染,二妮洗澡先用塑料袋套住脸。她决定把自己洗澡时搞怪的模样直播出去,当然,仅限于肩背以上的画面。洗完澡二妮急着出去穿衣服,把手机忘在淋浴房。后来洗澡的牛小娥发现被人偷拍吓得魂飞胆丧。女人们知道手机是二妮的,与二妮吵得昏天黑地。蓝文明赶来,二妮讲了“事故”的原因,证明了没有发生传播的危险,除了赔礼道歉还私下答应封口给钱,牛小娥不要,大妮央求半天,牛小娥哭着走了。二妮成了这个团队的“瘟疫”,大家都躲着她。二妮赌气,一个人拼命摘花,累倒在棉田里。

第10集

谁也没想到,潘金枝却意外让二妮从仓库搬出来和她一起住。潘金枝一席体贴话说得二妮泪流满面,让孤独的她找到了知音。二妮摇身一变成了潘金枝经纪人的助理。二妮张口闭口“金枝姐”,反而和大妮不冷不热若即若离。毕竟是亲姊妹,大妮不愿看着二妮在邪路上越滑越远。苦口婆心地劝她不要犯傻,不能跟别有用心的潘金枝胡混。没想到,“妖妹”鬼迷心窍油盐不进,反而指责大妮“傻缺”,替外人说话对她不亲。晚上,趁大妮睡了,潘金枝放哨和掩护,二妮在房间偷偷直播,经过协商两人达成了“秘密交易”。除了“打赏”收入给潘金枝提成,二妮还负责教她上网直播。刘全有失踪多日突然有了消息,蓝文明迅速联系吐尔迪前去接回了狼狈不堪的刘全有。

第11集

赵家奇要组织少爷公主组团来摘花,对此,铁老婆一语中的说这是拿咱当不好好学习的反面典型了!大家听罢恍然大悟,说摘花不丢人,咱们不偷不骗不贪不占,下力流汗干活吃饭,钱挣得干净,人活得硬气。深夜,见二妮还不收手继续夜半直播,大妮破门而入将其捉拿,痛斥二妮言而无信香臭不分,羞辱大家还毫无悔意,姐妹争吵起来在房间了追来打去,没想到这一幕竟被意外直播了出去。收工时老杨来田里检查,见大片的棉花没摘干净当场就火了,大妮一看就知道是二妮的事儿,当场替她赔了不是,一个人在地里替二妮把没摘干净的棉花摘干净。二妮见姐姐正替自己返工,蓝文明发现大妮跪在地上的膝盖被扎破,鲜血染红了地上的棉花,赶快喊二妮扶起大妮包扎。大妮倔强不起,二妮羞愧地跪下了。

第12集

二妮喂小黑羊吃玉米,情不自禁和它一起开始了直播,讲述了一个乡下女孩演艺之路的坎坷和无奈。没料到过后小黑羊口吐白沫,女主人跑来一看心爱的小黑羊死了痛心不已。潘金枝接到东家愤怒的电话,吓得不知所措。赶紧把“噩耗”告知了大妮,大妮一路疯跑赶回驻地,赶紧找东家道歉和协商赔偿。可是,女主人说根本就不是钱的问题。二妮的眼泪,大妮的求情,女主人都没有为之所动。蓝文明和吐尔迪赶来后给老杨头做工作,老杨头通情达理不用多说,可女主人还是不答应,啥都不要,非要还她的小黑羊。大妮一筹莫展时,想起了搬兵李大菊,果然,老杨头夫妻接到李大菊打来的赔罪电话,事情有了转机。老杨头突然向大家宣布,不再追究小黑羊死的责任。

第13集

老杨头请大家吃饭,不料,当二妮知道大家吃的肉是小黑羊,跑的外边哭了起来,大妮再去找,却不见了人影。李大菊不放心二妮,准备去新疆,没想到八斤不小心摔断了腿,新疆之行只好作罢。二妮掉进了一口废井里。井口的人又喊又叫,可井太深,二妮已经精疲力竭没了气力,蓝文明奋不顾身顺着救援绳子滑了下去,救出了二妮。少爷公主摘花团的计划泡汤,不仅没有让赵家奇灰心丧气,反而让他看到了“棉花妹妹”的市场价值,燃起了拍电影的梦想。于是,赵家奇和拍电影的光头大咖坐火车前往新疆。赵家奇夸赞大咖的艺术良知,痛骂当下影视圈的虚伪和势利。大咖一脸冷笑问他要东西,赵家奇诚惶诚恐地问大咖要啥,大咖高深莫测只说了两个字;人,魂!

第14集

铁老婆认为鳖妮儿是中了魔,魂儿丢到井里了。于是去废井叫魂儿,二妮“噗嗤”一下笑了。大妮问蓝文明愿不愿意带二妮回去。大妮给他讲了二妮跟他回去结婚生子的决定。为了不让说客难堪,蓝文明急中生智推说自己不从当地走。所谓棉花妹妹的项目不过是一场商业把戏,看到新闻里关于摘棉女的图片和报道,大咖激动地说,这些才是他想要找的。即将要走的蓝文明被赶来的二妮堵到门外,二妮一番真情表白,蓝文明却还想逃,二妮说蓝文明这次休想再当逃兵了。蓝文明嘲笑二妮才是名副其实的逃兵,二妮却说他嘴上说学习焦裕禄,可实际上严重脱离群众,逃避责任、逃避爱情,焦裕禄为拯救群众疾苦鞠躬尽瘁,小女子落难蓝副乡长却要逃之夭夭。二妮一针见血深刻精辟,让蓝文明看清了自己。

第15集

赵家奇精心策划了盛大的电影《棉花熟了》的媒体见面会,其实是让大咖为自己站台,大咖看不惯赵家奇亵渎艺术创作的投机行为,一怒之下再次要离开新疆。一直冷眼旁观的蓝文明一番慷慨激昂让所有人看到曙光:他认为摘棉花的选题没错,大咖的艺术追求和认真也值得肯定,这个项目值得做下去,只是不能搞错方向,急于求成急功近利。要用诚实劳动的创作,表达诚实劳动的主题。大咖听完两眼放光,当场邀约蓝文明主笔来当电影的编剧,争取一起携手共进戛纳。大咖带着摄像到棉田实地采风,看到女人们辛苦劳作的场景,不禁感慨万千,一次次将镜头对准了劳动的铁老婆、大妞,而一旁已经精心化妆的二妮备受冷落,成了摘花女工里的小丑。赵家奇一次次提醒女主角是二妮,镜头应该对准她,但大咖嗤之以鼻。

第17集

牛小娥给大家算账,算着大家觉得潘金枝昧大家的钱。大家与潘金枝的谈判自然不愉快,金枝姐虽然嘴上说的啥都好解决,但无非是先支走前来算账的女工。潘金枝找刘全有合计,两人商量了半天得出结论:幕后主使一定是大妮!联想到之前大妞就为二妮工钱的事情要查账,潘金枝断定,大妮夺自己的棉花经纪人这个位置才是真。潘金枝对大家的意见一拖再拖没有说法,女工们不出工,怎么劝大家也不理她。潘金枝慌了,赶快给蓝乡长打电话,但是她哪里知道蓝乡长手机关机怎么可能接她电话。终于从二妮口中得知大家罢工,蓝文明赶到现场,他劈头盖脸把大家训了一顿,蓝文明以副乡长的名义拍胸脯保证大家一定能有个满意答复,但前提条件是从大局角度出发,必须开工。在大妮的带领下,大家上工了。

第18集

蓝文明找到师姐,想去她所在部门主管的一个杂志社工作,但师姐告诉他,由于新媒体冲击,那家杂志社早在半年前就停刊了。这下,蓝文明真的没有退路了,他和二妮借酒消愁,喝得酩酊大醉。大妮和潘金枝进行了一次深谈,大妮告诉她,只要不坑不骗,她会一直支持潘金枝。为了挽回蓝文明的负面影响,二妮拍了几张蓝文明在现场帮助采棉工的照片,并发到当地的论坛上,没想到她无意中把刘全有帮助大妮扶棉花包的镜头也发出去了。值夜班的小姑子第一时间看到了照片,她惊异地发现,大妮嫂子居然在视频里和刘全有拉拉扯扯,说不清关系。第二天,大妮儿的小姑子怒气冲冲找到了小卖部的大哥铁柱,铁柱看罢不以为然,认为不过是官员作秀搞政绩的把戏。铁柱虽然相信媳妇,但妹妹的警告、四邻的闲言碎语还是让他疑云难消。

第19集

喝得醉意朦胧的铁柱打电话让大妮儿回来,大妮儿问他有什么事,铁柱支支吾吾说不清楚,不想被大妮儿一顿奚落,嘲笑他没出息。过了没多久,小姑子打来的,对方只说了一句话,“你男人重病,口吐白沫!”大妮不管不顾,说什么也要回去。蓝文明赶紧让人打听铁柱住院的事情,这才发现铁柱住院是假,让大妮回来是真。蓝文明赶到火车站,把这个消息赶紧告诉了大妮,大妮如释重负,又回到兵团。虽然铁柱的事情平息了,但关于大妮和刘全有的闲话却越传越离谱,甚至有人说大妞的孩子刘守不是刘铁柱的,而是他刘全有的。有工友没事拿刘全有打趣,问他和大妞到底咋回事?刘全有故意装神秘,勾引大家浮想联翩。面对闲言碎语,大妮选择不解释、不逃避,因为她知道自己是清白的。

第20集

马上就要到八月十五,很少下雨的哈密居然开启了下雨的节奏。停工了,大家人心惶惶,涨工资的事情还没有着落,因为下雨又不能上工,蓝文明着急上火问吐尔迪该咋办?吐尔迪说办法只有一个:等。等雨停了,自然就能上工了。刘全有要到其他地方找活干,闹着和潘金枝结账,没说几句就吵起来,吵着吵着就牵扯出刘守是不是刘全有的种,刘全有赌气说就是自己的,这下惹恼了在一旁的二妮。二妮拿着菜刀要砍刘全有,被赶到的大妮制止。当大妞知道刘全有竟然往自己身上泼脏水,就狠狠地扇了刘全有一耳光。大妮儿说自己不偷不骗不出去卖,只想好好过日子挣个干净钱,老实人吃亏上当,善良人被人欺负,天理不容!大妮儿说得声泪俱下,全场鸦雀无声。

第21集

八月十五这天,吐尔迪带领团部的文艺队与大家联欢,潘金枝和大家的矛盾却越来越紧张。刘全有来找蓝文明,蓝文明说服他回去踏实工作。正在宿舍等刘全有的铁老婆让他好好干,从头再来。面对铁老婆母爱一样的亲情,刘全有流下了悔恨和感动的泪水。经过蓝文明一番苦口婆心,潘金枝当场向女人们宣布,给大家涨两毛钱工资,其中一毛钱由蓝乡长给大家争取下雨误工补贴。大家一听觉得这个办法也不错,直夸蓝乡长情系群众。蓝文明去找吐尔迪打听,没想到吐尔迪说那都是老黄历,没听说现在有这个政策。而最后蓝乡长却带着“误工补贴”来给大家发放,当大家兴高采烈要领取的时候,潘金枝反而惹恼了大家,似乎大家要涨工资就是为了钱。结果钱没有发出去,大家还把怨气都撒到蓝文明身上。

第22集

大妮儿主动带着蓝文明把补贴交给潘金枝,潘金枝当场哭诉,场面虽然有点尴尬,大妮儿说蓝乡长也是为她好,想缓解她和大家的关系,大家都是一个村的,抬头不见低头见,有了事儿还是以和为贵,经过蓝文明和大妮的一番劝说,潘金枝终于同意涨工资了。大家为了弥补下雨的损失,走进棉田摘花个个都很拼。潘金枝打听到兵团根本没有给蓝文明所谓的“误工补贴”,那蓝文明的钱是从哪里来的,二妮当面质询蓝文明,才知道他把结婚买房子的首付款垫上了。蓝文明拿自己的钱给大家发放,这让每个女人都很感动,此时,马乡长通知蓝文明可以回来了。听说蓝文明要走,女人们提议送送这位年轻的乡长,还每人录了一段视频送给他。蓝文明不知道,大家又悄悄退还了误工补贴,只等二妮当面交给他。

第23集 

吃了送别饭,蓝文明回到宿舍,看到乡亲们退回的钱,看到手机上发来的视频,兰文明感动得泪流满面。这群善良的女人啊,蓝文明突然觉得自己为她们做的太少,而她们给予的却那样多。新东家阿卜杜和蓝文明骑着马来到棉田,实在让采棉女们大跌眼镜和意外惊喜。蓝文明告诉大家他不走了,女人们少不了一阵欢呼嬉闹。棉花妹妹的直播又开始了,当然也不会放过这个“有料”的情节。大型采棉机轰隆隆开进棉田,铁老婆为了保住自己的棉田,和司机发生了冲突,蓝文明赶到化解了人机大战,但一想到机采棉是大趋势,以后手采棉会慢慢消失,每个采棉工都怅然若失。大妞儿发现了优质的新疆大枣,她想让更多在家的河南农村女人加入到自己未来的红枣夹心厂。刘全有因为感觉自己活得窝囊,整日喝酒。这天,他又喝完酒去送饭,没想到撞死了一头牛,自己也晕倒在车上。蓝文明和阿卜杜赶来,招呼人把刘全有送往医院,阿卜杜抢救伤牛,折腾了半天,伤牛还是死了。

第24集

刘全有身体虽无大碍,可头破血流看病也要花钱。更想不到刘全有撞死的是阿卜杜刚从国外引进的种牛,赔偿不是小数。大家认为刘全有自作自受活该,可看病赔偿的钱从哪儿来?一边住院,一边赔款,两头都要钱,潘金枝哭自己命苦,哭不该心软带刘全有来。为了安慰潘金枝,大妮搬到潘金枝的房间。女工们合计着把自己的伙食费拿出来,替潘金枝还钱,蓝文明找到阿卜杜的儿子帕尔哈提,说服阿卜杜大叔把十几万的赔偿费降低到两万,蓝文明从银行取了自己的两万元,要替潘金枝还赔偿。阿卜杜大叔的一头母牛得病了,蓝文明及时出手救了母牛和它肚里怀的两个小牛犊,高兴的阿卜杜不再要求赔偿,还主动把棉花的价格每公斤提高了一毛钱。蓝乡长在拾花工的心目中成了英雄。大妮和潘金枝正式宣布红枣红公司启动,蓝乡长建议大家众筹,他还能为公司申请一笔不少的扶持资金,大家的干劲更足了。

第25集 

帮助小红夫妇要回拖欠多年的工钱,蓝文明接上二妮一起走亲戚,表姐给他们讲了兵团的历史,从艰苦奋斗的“地窝子”,到牺牲奉献垦荒戍边,一路讲解,还真把走亲戚搞成了一场传统教育。返回路上,二妮兴奋地将买官的事告诉了蓝文明,蓝文明怒不可遏。两人各执一词吵的昏天黑地,二妮以为自己一片苦心会让蓝文明感激涕零,如此结果令她始料不及也伤心欲绝。蓝文明找到二妮,除了赔礼道歉,对她一番劝导。蓝文明和二妮决定一起找赵家奇当面说清楚买官的事。二妮向赵家奇表示只要能把买官的事情解决好,愿意听赵家奇的安排。二妮精心打扫好女工宿舍,不料却被大咖助理埋怨,蓝文明看不过,赵家奇让蓝文明弄清自己的身份再说话,不要乱装艺术家。还拿他写不出剧本瞎逞能的糗事一通恶心,弄得蓝文明恼羞成怒转身离开。

第26集

下工路上,女人们一路欢唱回到宿舍,但宿舍却被弄得乱七八糟。这时,正躲在床上偷拍的助理被发现,女人们顿时不由分说围起来就打,助理慌忙给大家解释“抓抢偷”的拍摄手法,大家一直要求助理删除所拍摄的内容。金枝坚召集大家开会说拍电影签合同的事,大妮表示从今往后不经大家允许,谁也不能进屋拍摄,得到大家一致共鸣。大咖质问赵家奇为何不跟摘花工签约,赵家奇马上向蓝文明致歉,蓝文明提出要按照正常的合约办事。赵家奇被逼无奈去找摘花工商量合同的事,不料被女工们一顿奚落。大妮找蓝文明主动承担买官的事,遭到蓝文明拒绝。二妮去找蓝文明,却听到师姐两人的谈话。师姐带着他们到新疆的特色餐厅吃饭。蓝文明再次聊起合同的事,一场和谈聚会演变成了审讯教育,二妮正如坐针毡,师姐突然接到兵团保卫部门的电话,让她去领人,二妮起身离去。蓝文明打电话找二妮想跟她好好谈谈。不料被二妮一口拒绝,还假装平静,自己却跑到荒野痛哭失声。蓝文明虽然不止一次想过分手,但是两人真的走到尽头,也顿觉虚空。

第27集 

女人们下工回来发现宿舍被打扫得干净整齐,每个脸盆打好了水还配上一条崭新的毛巾,正当大家正议论纷纷,二妮走进来,向大家鞠躬道歉,说到动情处几度哽咽,同时表示今后好好跟大家学摘花,搞得众人莫名其妙。蓝文明郑重向大家宣布兵团组织的摘棉花大赛,还告诉大家摘棉状元除了奖励之外,还可以坐飞机回家。二妮义正辞严告诉蓝文明自己要当状元,但蓝文明认为这简直就是个笑话。大妮扛包的镜头感动了大家,大咖决定把主角锁定为大妮。半夜,二妮一瘸一拐起夜,大妮心疼她,但二妮逞强埋怨她,让给她留条活路。大妮莫名其妙,仔细一想才恍然大悟。于是决定借故休息躲避摘花。即便到了棉田,大妮也一反常态,不仅躲避镜头,而且摘花的速度也明显落在人后。

第28集

二妮摘棉花的数量剧增,潘金枝告诉蓝文明女人们对二妮造假的猜忌,大妮禁不住追问二妮,却遭到二妮的反驳与白眼。大家一起找潘金枝讨公道。潘金枝却找各种理由撇清自己的责任。蓝文明表示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还大家公道,女人们方才罢休。二妮惶恐不安找到赵家奇,赵家奇却口口声声表示没事,即使有事也跟二妮没关系。见势不妙,艾美丽主动找到蓝文明承认帮二妮造假,也承认了赵家奇给钱的事实。蓝文明找到二妮,劝其放弃比赛,但二妮不听劝告。没有了艾美丽的帮助,二妮采花数量直线下降,引得女人们冷嘲热讽。大妮让二妮给大家道歉,二妮却恶语伤人,一怒之下,大妮忍无可忍挥手打了二妮。哭闹中,二妮包里的物品散落在棉田中。赵家奇接到电话说“赌局”败局已定,见势头不对上车开溜。二妮在宾馆堵住赵家奇,大骂他是骗子,赵家奇反唇相讥骂她掩耳盗铃装纯,也不是好东西。此时,警方已经出动抓捕赵家奇。

第29集 

二妮和赵家奇被警察带走。此时,棉田却燃起熊熊大火。女工们冲出宿舍向棉田奔去,蓝文明和吐尔迪也赶到现场。大妮冲进火场搬运棉花,见此情景,刘全有披上衣服也跟着冲了进去。经过奋力扑救,大火终于熄灭,可刘全有却被烧伤。铁老婆得知刘全有烧伤后突发脑溢血,被送进医院抢救。面对巨额手术费用,蓝文明让潘金枝启用“备用金”,阿卜杜赶来提前预支了大家的工钱,手术得以进行。赵家奇和二妮正在看守所接受调查审讯,但两人对棉田失火一事全然不知。铁老婆手术很顺利,但是后期的康复治疗工作量很大,经过商量,最终蓝文明留下来照顾病人。棉田失火因为刘全有的苏醒有了眉目,他手机里的视频文件提供了有价值的线索。得到线索后,蓝文明、李警官和吐尔迪到气象台进行考证。蓝文明在医院悉心照料住院的铁老婆,当女人们来到医院看到蓝文明正带着铁老婆在走廊里进行康复训练,纷纷感动落泪。

第30集

经过警方细致缜密的勘查取证,棉田失火是雷电引起。排除了二妮和赵家奇的纵火嫌疑,但二妮因涉嫌“赌局”还要继续接受调查。大妮百感交集回到棉田继续摘花。经查明,二妮对赵家奇的“赌局”全然不知,最终无罪释放。大妮、蓝文明、二妮三人一起前往采棉大赛表彰大会现场,牛晓娥获得摘棉状元,大妮也获得特别大奖—民族团结、共建小康和道德模范奖,大妮发表获奖感言,感动了现场的每一位采棉工。离别的日子到了,大家依依不舍在天山脚下的棉田合影留念。几天后,蓝文明正在给马乡长汇报工作,铁老婆等人举着锦旗敲锣打鼓走进了政府大院,锦旗上绣着“焦书记的好学生”。三个月后,蓝文明被任命为乡长调往西乡,上任前,马乡长陪蓝文明一起来到焦裕禄的墓前,深深地三鞠躬。在赴任的路上,大妮在黄河岸边等蓝文明,她希望再给二妮一次机会。蓝文明转身从车上拿出完稿的剧本交给大妮,让她转交给二妮。汽车离去,大妮打开《花开的季节》剧本,扉页上写着:献给勤劳善良的女人们,献给我们的母亲,和母亲一样的那条河!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