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剧透慎点» 老中医

45集连续剧

老中医

CCTV-1 2月20日20:05开始播出

陈宝国、冯远征、许晴、陈月末

简介

20世纪初,“孟河医派”传人翁泉海,博采众家之长学习中医,先在家乡孟河开诊,后到上海行医。他以高尚的医德和精湛的医术,成为沪上名医。1920年,上海流行传染病“烂喉痧”,洋人医院趁机诋毁中医,提高药价,翁泉海潜心研究出中医疗法,救治了大批贫苦病人,提振了中医声誉。1929年2月,国民政府通过了“废止旧中医案”,翁泉海为了保存国粹进行了顽强的抗争。上海沦陷后,翁泉海因为帮助共产党领导的茅山游击队购买药品被日军追杀,被迫隐姓埋名回到家乡孟河,继续为游击队救治伤员。新中国成立后,翁泉海回到上海重开中医诊所。国家重视中医药的政策,使这名老中医终于获得了新生。

第1集

民国时期,一个雨夜,上海某大户人家病重的秦老爷在服了孟河医派翁泉海的药后,突然死亡。秦家人将翁泉海告上法庭,翁泉海坚称:诊断无误、用药无误。翁父携翁泉海的两个女儿和葆秀来上海投奔,得知翁泉海摊上官司,到狱中探望,见翁泉海正心无旁骛地给同监的人诊病,心下有数。葆秀温婉贤淑,悉心照顾翁家老小。为查明秦仲山死因,她乔装到秦家做了佣人,得知给秦老爷看病的还有赵闵堂。赵闵堂中西医兼修,却家有悍妇。他曾和精通刺血疗法的吴雪初一同给秦仲山看病。得知秦仲山死讯,他们到秦家探望,推测是用药相克导致秦老爷死亡。秦家太太半夜偷偷将一包东西扔到黄浦江,葆秀果断跳江捞了出来,发现是一服与翁泉海的药方相克的药和药方。

第2集

翁父假装身体不适,分别找赵闵堂和吴雪初诊病,拿到二人字迹,连同药方一同交到警局,预作笔迹鉴定。赵闵堂和吴雪初得知后急想对策。法庭上,翁的辩护律师提出秦老爷有服用多人药方的可能,但证据被公安局离奇弄丢了。赵闵堂上门找葆秀,劝翁家退一步不再追究,保证让翁泉海出狱;又去找秦太太,让她向法庭承认秦仲山是生前患有心脏病,不是药物致死。两下斡旋后,法庭宣判,翁泉海无罪,翁泉海大声为逝者喊冤。江湖铃医母子来到上海滩,卖假药骗钱。翁泉海的妻子早已过世,翁父劝翁泉海娶了葆秀,翁泉海婉拒,翁父想办法撮合。

第3集

赵闵堂的诊所受官司连累,门庭冷落,他想出个限号医病的法子,受到病人嘲讽。高小朴多处拜师学医,因铃医身份和太爱卖弄,多次遭到拒绝,终被陆大夫收做学徒。翁泉海外出行医被冷雨浇病,幸遇好心人老沙救助,两人结下友情。提到孟河,老沙若有所思。上海滩出了一个疑难杂症——孕妇死胎不能排出,很多中医束手无策,专攻妇科的赵闵堂得知后技痒,被吴雪初劝阻。翁泉海主动上门医治,家属听说是沾了死人官司的翁泉海,将他撵走。为求扬名,赵闵堂主动接治孕妇病例,不眠不休研究药方,在感觉医治有望成功之际,他请来记者,大肆宣扬。

第4集

翁泉海看到报纸宣传,主动来到赵闵堂诊所,请教孕妇症状及赵闵堂开具的药方,被赵闵堂拒绝。孕妇死胎并未如期打下,赵闵堂找各种借口替自己开托。吴雪初让他拖到患妇找西医。翁泉海再次到赵家询问孕妇情况,赵闵堂顺势将这个缠人的病例甩给翁泉海。翁泉海上门诊治,孕妇家属仍无情拒绝。葆秀当着家属的面亲自试药,感动家属,但孕妇吃了药却出了危险,面临手术;翁泉海再次调整药方,死胎终于成功排出。记者和患者们蜂拥而至,一个叫来了的小伙子主动帮忙,还想拜师。来了天资不高,在葆秀劝说下,翁泉海收他当跑堂儿。

第5集

已拜陆大夫为师的高小朴,因为让他去抓一味急用的药却半天不归,惹怒陆大夫,被逐出师门。原来高小朴是回家给瘫痪的娘送水去了。高小朴娘俩继续铃医生涯,有人告诉他赵闵堂能医好他娘的腿病。小朴背着娘上门求医。小朴娘用药有效,小朴上门求药方不得,密约出赵闵堂的徒弟小龙,想套出给他娘治腿病的秘方,小龙被小朴的三寸不烂之舌说的心动,却被赵闵堂抓了个现行。葆秀无微不至地照顾翁泉海,翁有些感动。老沙来了,挂号看病,翁泉海感激他救过命,将他留了下来。一个神秘男人要请翁泉海出诊个大人物,而且诊治办法苛刻,翁大夫被胁迫出诊。

第6集

翁泉海被神秘人带着,蒙着眼坐车兜圈儿,来到守卫森严的深宅大院,给一个幔帐里伸出手的人切了脉。患者没什么大碍,旁边围观的一大群人表情各异。翁泉海被安全送了回来,家人松了口气。不久神秘人又来请翁泉海出诊,翁拒绝。神秘人竟然以民族大义为理由,恳请翁泉海再次出诊。此次脉象与上次大相径庭,一次生脉、一次死脉,非常蹊跷。翁泉海有些为自家人担忧,葆秀却一直宽慰他。雨天,高小朴和老娘在街角躲雨,被赵闵堂请回家里,善待了小朴的娘,又继续让小朴聊铃医的故事,并收小朴为徒。赵闵堂诊所来个牙痛患者,别处都反复医不好,赵闵堂亮出了西医拔牙的本事,小朴惊讶。来了又唱错药方,翁泉海撵他走,来了跪求。他看到来了字写得不好,耐心地教来了写字,语重心长指点他的出路。

第7集

小朴给赵闵堂想了一出“神龟治病”的点子,一时患者盈门。小朴又提出卖神龟,赵闵堂认为自己是名门正派,拒绝了。神秘人送来一封信,又请翁泉海出诊。依信件指引,翁泉海被带到一片树林中,一伙黑衣人用金钱和家人诱逼翁泉海给高官看病时炸死他,被神秘人乱枪打跑。枪声惊动了泉海堂的人,葆秀心急如焚。翁泉海第三次到高官家,当场诊断患者已死,三个儿子闻听立刻争斗起来,各自原形毕露。此时突然幔帐升起,老子威严地坐在床上,原来这是一个老军阀为试探子女们设的计谋。翁泉海在家门口遇到一个使双斧的大个子,要向他拜师学艺。赵闵堂神龟看病的事儿败露,患者义愤填膺。

第8集

赵闵堂和患者强辞夺理,患者们找到翁泉海,希望他能给大家评评理。翁泉海来到赵闵堂诊所,提醒他应谨遵医理医道,不能旁门左道,赵闵堂气得扔了乌龟。高小朴怂恿赵闵堂去给一位温先生诊病,诊治不顺,遭到温先生掏枪威胁,小朴侥幸脱困,赵闵堂被关起来,晕了过去。翁泉海在面馆里偶遇一女子咳得厉害,随口开个食疗方子,女子道谢后离开。翁父来到上海,张罗翁泉海和葆秀成亲,好早日抱孙子。翁泉海被迫成亲,却无意圆房,葆秀有些失望。吴雪初被温家重金约去出诊,也因断病不准被关了起来。几个中医大夫也都因此遭了灾。这天,温家人来到赵闵堂诊所约诊,赵闵堂想推辞。翁泉海走夜路遇毛贼,险遭不测,被使双斧的大个子救下,翁让他次日去泉海堂。

第9集

温家人又重金请翁泉海出诊,翁不为所动。温先生亲自上泉海堂看病,翁泉海通过望诊判断温先生脖子后面长了东西,温不让看。因曾饱受庸医之苦,温先生怀疑大夫。翁大夫诊治温先生后脖子上长的肉包并不难治,外敷一服药即好。温先生放了其他中医。翁泉海要和葆秀分居,葆秀难过。过年了,全家人其乐融融,翁泉海给亡妻烧了封信,心中悲凉。患者范先生在翁大夫处开了药方后,图便宜在药贩手里买的药材,治疗效果不好,要翁泉海退诊费。翁泉海亲自到范先生家,发现一味龙涎香是假的,患者懊悔不已。高小朴在报上看到一家西药厂要撤出中国,鼓动赵闵堂去低价收药、高价卖出,赵闵堂有些动心。

第10集

诊所里来了个狂症患者乔大川,曾是职业刽子手,总觉得鬼怪缠身,还在医治时突然发狂险些勒死赵闵堂。范先生病好后请翁泉海吃饭,同时邀了昆曲名角岳小婉,刚好是那天咳嗽的女子,用了翁泉海的方子已痊愈,她向翁泉海致谢,两人一见如故。翁泉海酒后回家弹起多年不碰的古琴,葆秀心下疑惑。乔大川又来到赵闵堂的诊所,觉得只有在这里才心安,赵偷偷溜回了家,乔大川找到家里,声称病好,要表示感谢,结果没聊几句突然拎出刀又发起狂来,吓得赵闵堂两口子魂飞魄散,不得安生。乔大川又找到翁泉海的诊所,拿了翁大夫的药方去给赵闵堂看,被赵大夫推托掉了。赵闵堂找到了西药的销路,但没有本钱也没谈药价。高小朴向赵闵堂借了一身洋装,和洋人有模有样谈起了生意,将药价砍到三成。

第11集

乔大川用药后无效,拿着刀找到翁泉海的诊所,差点失手砍了他。乔大川屡次来到诊所闹事,老沙说坏人得罪不得。翁泉海让葆秀带着孩子走,葆秀不干。老沙来了,三言两语解开了乔大川的心结,救了孩子。高小朴乔装来到彭老板的药店,计划空手套白狼。又使出三环连套的计策,六成成交。西药厂的洋人突然翻脸不认账,说药不想卖了。原来是翻译搞的鬼。高小朴连蒙带吓,搞到100箱货,又跟洋人喝了一顿大酒,使洋人终于折服,但赚来的钱却让师傅独吞。翁泉海开免费医学讲堂,众人叫好。

第12集

翁泉海在公开讲堂中,讲了一些古医方中的谬误,翁父出来驳斥,称要尊崇圣贤。听讲堂的女学生小铜锣天生大嗓门,很崇拜翁泉海,跟着翁大夫到泉海堂观摩学习,现场唱方清晰响亮,翁泉海很满意。高小朴劝赵闵堂开个讲堂,赵闵堂的免费讲堂,内容哗众取宠。翁泉海的讲堂,更加实实在在,俩人像打擂台。斧子到赵的讲堂前磨斧子,弄得赵闵堂心神大乱,无法讲课。赵闵堂到翁泉海家兴师问罪,翁劝斧子以德服人,斧子不服,翁泉海要撵斧子走,葆秀、翁父都给他说情。赵闵堂开讲堂后,前来就诊的患者增加。斧子听了老沙的劝,上门给赵闵堂道歉,差点儿跪下,被翁泉海拦下。翁自己鞠躬道歉,还邀请赵去讲课。

第13集

翁泉海请赵闵堂一起开讲堂,意在博采众长,取长补短。赵大夫坚持在自己的诊所讲,翁泉海并不介意。有人来诊所重金预约出诊,赵闵堂不在,小龙谨遵师训没有接诊。小朴打听是腿病,偷偷接了诊金。赵闵堂出了诊,发现治不了,患者家属不依不饶。翁泉海接了封信,为救人急病,半夜出诊。患者原来是昆曲名角岳小婉,已遍体鳞伤。翁泉海只说病可医,不问事。煎了药让小铜锣送去,久久未归,来了去迎,也一去不回。翁泉海上门去寻,遇纨绔子弟挑衅,小铜锣震天一吼,翁大夫又好言相劝,恶人方才退去。上海中医学会即将出书《惊奇医案》,翁泉海、吴雪初等名医榜上有名,却没有赵闵堂,赵很不服气,要把当前接诊的病来个惊天奇治。赵闵堂带着记者,找好内鬼,展示了绝技“悬丝诊脉”,病人家属信服。

第14集

高小朴给小龙灌酒,套悬丝诊脉的绝技,知道是用托儿搞的骗局,有些失望。赵闵堂悬丝诊脉上了报纸,心里得意。患者家属上门,说赵闵堂的药方差点治死了人,赵狡辩,家属告到了中医学会。赵大夫托人请翁泉海在学会上为自己美言几句。药方论证会上,翁泉海的话很公道,齐会长保证会集各家中医之力救治患者。会后,翁泉海提醒赵闵堂要厚德精术,可赵闵堂还是不服气。岳小婉在面馆偶遇翁泉海,再次致谢,翁泉海只说是大夫该做的。范先生请翁泉海吃饭,岳小婉在席间,唱的昆曲翁泉海很是喜欢。翁泉海很晚回来,葆秀心里不是滋味。岳小婉差人送信请翁泉海吃饭,又称有急症请翁大夫上门诊治,又请他看戏,又上诊所求治,翁泉海都婉拒了。小婉伤情,葆秀也有所察觉。

第15集

邻近的矿场发生霍乱疫情,翁泉海主动前去诊治。翁泉海看到矿工们死伤惨重,经调查发现是药量不足,但矿场的中医和管事都不理睬他。矿上每天都有人死亡,翁泉海心急如焚。为了救人,他自己支起大锅煎药,免费派送。但是在管事的淫威之下,除了濒死的矿工外无人敢服用。几个矿工吃了翁泉海的汤药后反倒病情加重,翁泉海发现矿上药房一味藿香梗是假的,老沙分析这是一群人在谋利,怕势单力薄斗不过。翁大夫让伙计从上海购进药材。赵闵堂出诊一富家老爷,是个疑难病症,没敢收患者家属的诊金名贵金表,却被高小朴代收下了,赵闵堂气急败坏。为收下金表,小朴出主意让患者用虎须做药引。赵向夫人显摆金表,不小心掉在地上碎了。患者家属当真弄来虎须,赵闵堂不得已开了方子,狠狠地埋怨小朴。

第16集

矿上的利益团伙担心翁泉海坏事,派人监视,偷走了真藿香梗,还向警察举报,结果矿上药房卖假药材的内幕反被揭开。翁泉海治好矿工的病,回程时被匪徒拦截,要砍翁大夫三根手指,危难之际矿工兄弟们赶来,大家转危为安。矿场利益团伙赔了钱,想要伺机报复。来了、泉子、小铜锣、斧头正式拜翁泉海为师,翁泉海嘱咐他们要团结,为医者无愧天下真心。岳小婉演出时晕倒在台上,许多医生治不好,翁泉海连夜出诊亲手煎药,葆秀奇怪患者是什么金贵人。小婉病好,向翁泉海讲了自己凄苦的身世和对他的感情,翁泉海黯然离去。葆秀向小铜锣、老沙打听岳小婉的底细,大家都在遮掩,她一个人委屈地喝闷酒。

第17集

葆秀酒后大发醋意,翁泉海却不解风情。一个打嗝患者求诊,翁泉海两剂方子无效,老沙暗暗捏了患者手腕,嗝即止住。翁泉海点破他会功夫,老沙不认。岳小婉连送三场演出的贵宾请柬,还送法国大衣给翁泉海,说算是诊金、药费。翁泉海试大衣,穿上非常合体。葆秀给他配了条围巾,翁泉海有些不耐烦。1929年2月,国民政府卫生部发布《废止旧医议决案》讨论稿,中医传承发展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上海中医们一致推举有胆识的翁泉海振臂一呼,带领中医界团结抗争。预感到危险,翁泉海让葆秀带着两个孩子回老家,葆秀说愿意用命顶着,翁泉海很感动。翁泉海在抗议大会上慷慨陈词,反响热烈。上海中医界要派代表去国民政府请愿,翁泉海邀请赵闵堂同去,赵称病推辞,又心痒难耐。

第18集 

翁泉海写了请愿书,拟分别提交南京政府和卫生部。此去请愿前途未卜,代表们都交代好身后事,赵闵堂听了心里直打鼓。吴雪初告诉赵闵堂,这次废除中医是心狠手辣的汪精卫主导的,赵闵堂一听马上装病不想去南京,却乔装改扮偷偷上了火车。岳小婉请请愿代表看戏,并赠送翁泉海铜丝背心防身。请愿小组到达南京,受到热烈欢迎,顺利呈交了请愿书。看了媒体报道,赵闵堂心里很不是滋味。请愿小组的楚大夫突发急病,赵闵堂连忙粉墨登场替代。半夜,翁泉海突然遭人用刀袭击,幸好穿了铜丝背心躲过一劫。葆秀暗中跟来南京,老沙也在暗中保护,赵闵堂则吓得狂抖。小朴还把卖西药赚钱的事儿说给了师母。

第19集

赵闵堂心神不定,谎称眼病想逃回家去,还假装失声。翁泉海亲自看护他。半夜,翁泉海和他聊天说了不少感谢的话,又突然吓唬他,赵闵堂假装失声露馅了。国民政府同意保留中医中药,请愿活动成功了。请愿小组平安返回上海,葆秀和老沙也同车偷偷返回。在记者面前,赵闵堂口若悬河,可是报纸上却没怎么写他。回到家,赵夫人质问赵闵堂私藏药款的事儿,赵闵堂吓得爬上房顶,后又被五花大绑,一古脑交代了。回到上海后,翁泉海经常有宴请,诊所开门也迟,患者很有意见,葆秀好言相劝。老沙发现翁泉海有味药开得欠妥,想办法不露声色地补救。翁泉海发现药方有误可能致毒,四处急寻患者。

第20集

葆秀在患者家门口发现了老沙的烟袋,偷偷藏了起来。翁泉海连夜找到患者乡下的家,发现人家正办丧事,对自己贻误人命懊丧不已,准备去自首。翁泉海要遣散徒弟,又和老沙喝酒道别,检讨自己为名所累,结果一睡三天,起来听说患者来复诊了,恍如隔世。葆秀默默把烟袋放在老沙眼前,心里清楚是老沙解了这个危局,却什么也没和翁泉海说。岳小婉说想学中医,话题一转说感觉翁泉海和妻子间有隔阂,翁泉海若有所思。翁泉海约葆秀出来散步,提出让葆秀再走一步,不耽误她。葆秀说已经和这个家分不开了,如果有别人想插上一腿,就敲断它。葆秀赌气回了老家,翁父责怪翁泉海,翁说两个人不合适。小朴和母亲聊天,感叹翁泉海哪儿都强过自己师父。赵闵堂想争副会长的职务。

第21集

一对夫妻抱来一个高烧两天的孩子,还伴有抽搐。翁泉海紧急诊治,确诊为狂犬病,因拖延时间太长,已无药可治。家长用刀以死相逼求救,为安慰家长也让孩子减少痛苦,翁泉海开了一剂安慰方子。小孩死了,小孩爸爸领人来闹,说尸检报告是中毒而亡,不让诊所开诊。记者不明就里,在报纸上乱写,赵闵堂看了有点兴灾乐祸。岳小婉建议翁泉海回老家暂避一时,翁泉海说清者自清。翁泉海被小孩父母告上法庭,翁泉海的仇家趁机暗中贿赂了法官,认定是朱砂中毒。赵闵堂心知一分朱砂绝不致命,到孩子家探望,得知那家人还请过江湖画符的术士,推测是画符水致朱砂中毒。知道真相孩子父母想撤诉,遭到仇家的恐吓。

第22集

葆秀来找岳小婉,求她找找门路,答应只要泉海救出来,就成全他们。小婉托了人,案子被发回重审。赵闵堂将调查结果告诉律师,但苦于没有人证物证,受贿法官欲强判有罪。岳小婉和葆秀一起到孩子父母家循循善诱,终于说服了孩子父母,孩子父亲终于出庭作证,翁泉海被无罪释放。他在家里紧紧拉着葆秀的手,满眼热泪。小朴坚持向赵闵堂要回自己的钱,不惜解除师徒关系,当知道赵闵堂把钱搞没了,小朴恨恨离开,师徒反目。小朴娘宽慰他,让他做顶天立地的人。小朴要自己开诊所,娘高兴。葆秀要还小婉的人情,翁泉海坦承两个人关系是干净的,领了葆秀回家。

第23集

高小朴开了间小诊所—朴诚堂,有拾荒的老人看病,小朴不收诊费。为了独立,葆秀自己也开间小诊所——秀春堂。有人无端骚扰,连续几天诊所的牌匾都被人偷走。赵闵堂给一位不孕不育的患者诊治,却切不着脉,赶紧请来吴雪初,也没切出来,只好躲了出去。赵夫人拿坛好酒找跑过江湖的小朴打听,小朴上门救急,发现那妇人的脉长在手背上。赵夫人夸小朴有情有义,劝赵闵堂和好。俩人喝了顿酒,小朴叩三个头离开。小朴诊所来了一个有男性病的患者,被小朴治好了病,再次上门来,说他媳妇也病了,隔天又说嫂子也病了,要小朴诊治。来了奉师父之命给师母送吃的,葆秀拒绝。晓杰晓嵘去求妈妈回家,发现葆秀晕倒了,翁泉海诊治葆秀是饿晕的,连忙给她下面条吃,倔强的葆秀没吃就走了。

第24集

男患者连续领三个女人看病,小朴以为他是妓院的不给治,男人凶相毕露。原来男子是警察局的,自己干尽坏事,想要升官怕竞争对手抓住把柄,才找无名的小朴医治,威胁他如走漏风声就要命。被小朴诊治的女性中有个被骗的良家女孩儿,她告诉小朴这个警察定会杀人灭口,俩人逃跑时女孩儿被杀,小朴受枪伤躲进赵闵堂家,俩口子怕事不管,小朴走投无路到了翁泉海家。恶人追上门来,翁泉海让他拿出江湖本事诈死,一时糊弄过去。翁泉海仗义施救,把子弹取了出来。第二天,恶人上门要尸首,用枪威胁翁泉海,藏在一边的小朴和晓嵘紧张得不行。翁泉海说一大早就叫杠子把尸体抬出去扔了。

第25集

翁泉海说自己只是大夫,坏警察悻悻走了。翁泉海让高小朴和老娘远走高飞,小朴深深地给翁泉海叩了一个头。晓嵘一边深情地目送。小朴和娘商量等这阵邪风过去再回上海,拜翁泉海为师。坏警察倒台,高小朴趁着大雨天背起娘来到诊所,要当面感谢翁大夫,还要拜师,翁泉海说家里人手够了。诊所里来个尿不出来的女患者,痛苦难忍,翁泉海调了几味方子都不见效,高小朴用偏方治好,患者家属上门感谢。小朴再次拜师,晓嵘也说情,翁泉海留下小朴。小朴娘病重,翁泉海亲自上门诊治,小朴娘把儿子托付给翁大夫,安然离世。小朴难过地买醉,晓嵘宽慰他,说他们是一家人。日本人在上海开了一家西医院,邀请上海医界代表吃饭。浦田医生瞧不起中医,向翁泉海发起挑战。

第26集

赵闵堂说,这场比赛,翁泉海是把三山五岳都背在了肩上。中西医擂台赛如期举行,诊治伤寒病,浦田接诊日本人,翁泉海接诊英国人,期限20天。日本在上海秘密机构告诉浦田,为了赢可以不择手段。擂台诊开始,西医打着点滴,中药汤苦口难咽。治疗初期,英国患者的症状一直反复,而日本患者已能吃能喝。翁泉海苦思良方,葆秀宽慰。比赛临近结束,英国患者病情好转,能下地走动;而浦田的患者却引发了心脏病。不料,康复的英国患者半夜差点被人勒死,歹徒被发现逃跑,赵闵堂去追崴了脚。翁泉海向医院抗议,也感谢老沙、小朴、葆秀的暗中护持。比赛翁泉海获胜,但他大度地表示说中西医各有所长。

第27集

翁泉海去探望伤了脚的赵闵堂,当面致谢,还送上骨伤方。翁泉海接葆秀回家。葆秀提示翁泉海,晓嵘和小朴的关系挺深。翁泉海告诉晓嵘,婚姻得讲门当户对。翁泉海找岳小婉,邀请几个西医授课,博采中西医所长,为患者造福。翁泉海观摩西医手术,岳小婉当翻译,流利精准。两人吃饭,小婉在翁泉海脸上捡面包屑的镜头被人偷拍。有人拿着岳小婉和翁泉海亲密照片分别向两人敲诈,两人都说愿意自己一力承担,想办法筹钱。翁父来到上海,拿出祖师爷画像,让翁泉海跪下,责骂他推广中西医结合的做法。翁泉海不认错。翁父动手打了儿子。这时葆秀跪下,替翁泉海辩解。翁泉海感谢葆秀解围。翁父提醒儿子实心实意对待葆秀。

第28集 

岳小婉和翁泉海分别给了拿照片人壹千大洋。细心的葆秀知道了,气得砸锅摔碗,差点把房子拆了。葆秀心里不舒坦,在烟馆抽起了鸦片,翁泉海强制葆秀戒烟,不惜跪下求她,葆秀同意戒烟。泉海堂来了个貌似中毒的患者,可找不到毒源,无法施治。小朴机灵地刨根问底,找到毒源。吴雪初接治一个女患者,用刺血疗法施治后引起大出血,家属拿着鸡蛋砸招牌,吴用钱堵嘴。翁泉海临出门前收高小朴为徒。师父不在家,有患者上门,小朴自作主张坐到翁大夫的位置接诊。高小朴埋怨大师兄不够配合,来了委屈得掉眼泪。高小朴早上起来冷锅冷灶,晓嵘提醒他不要对师兄弟颐气指使,不要晚上喝酒。小朴却不服气。

第29集 

家属继续到吴雪初诊所敲竹杠,要挟报纸上见。翁泉海和葆秀回来,正遇晓嵘和小朴打闹,葆秀提醒翁泉海留意。高小朴告诉师父自己代师坐诊的事儿,翁泉海表面没有责怪,但对小朴铃医出身不放心。翁泉海路遇一个晕倒的患者,背到诊所。患者得的是头痛病,痛起来自己撞墙。为求治头痛医方,翁泉海去了南京。晓嵘突发急病,葆秀治不了,高小朴说可以针刺治疗,但要晓嵘脱掉衣服。行针后,晓嵘脱离危险。吴雪初被患者告下狱,翁泉海联合中医会申诉,将他救出来。吴大夫摘掉墙上与权贵们的合影。

第30集

在晓嵘逼问下,小朴说了给她治病的事儿,晓嵘羞臊得没脸见人。葆秀问翁泉海这俩孩子怎么办,翁泉海说先放放。翁泉海无意发现来了床下铺满了字迹漂亮的“从师集录”,逼问来了到底是谁,原来他是一个败落的中医名门之后,父亲临终前让他隐姓埋名、装愚扮拙投奔翁泉海,翁大夫知道真相还是留下了他。对晓嵘的感情,小朴说自己不该有非分之想。晓嵘离家出走,小朴在雨夜里狂找。激情之下,晓嵘怀孕了。小朴请求师父成全,翁泉海不能要铃医的血脉。赵闵堂替小朴上门说情,被翁泉海赶了出去。小朴和晓嵘商量私奔,答应一辈子照顾她。夜里,两人叩别家门,翁泉海走了出来。小朴承诺绝不贪图师父的名望和家业,自己闯出一片天。翁泉海让他戒酒,小朴痛快地答应。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