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剧透慎点» 面具背后

35集连续剧

面具背后

CCTV-8 4月1日19:30开始播出

李东学、张俪、林源、冯恩鹤

简介

1936年上海,从小被人收养的徐继发是一名警探,并受命调查一桩坠楼案,在他追查遭到陷害面临绝境之时,竟遇到了失散多年的亲母和胞弟,了解到自己的身世牵扯着15年前的黄金劫案,元凶与坠楼案的真凶竟是同一伙人,胞弟林奕晨竟也被他们误认作徐继发杀害。为了破案复仇,徐继发伪装成弟弟的身份继续追查真相。历尽艰辛,徐继发终于将罪犯全部绳之于法。在追查真相的过程中徐继发目睹了国民政府的腐朽和黑暗,同时让他感到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悲剧是因为整个社会的腐败,他开始接触到新的思潮,从只注重个人恩怨发展到关心民族前程,抗日战争爆发后,徐继发毅然走上了寻找光明的道路。

第1集

民国二年十月,上海发生了一场黄金大劫案,警署队长林健斌被害,儿子林奕华受伤失忆,被徐宝根抚养长大,改名徐继发。十八年后,继发成为了一名优秀的警署探长,与妹妹徐秀云感情深厚。隆兴集团总经理林奕晨,爱慕国民议员李舒扬之女李忆秋,向其送戒指示爱被拒。随后,申江饭店任洪自杀,继发调查此案,将嫌疑人锁定为黄炳坤、周老板、林奕晨,黄炳坤被带回审问,赵霆来到秦家调查被拒。晚上,忆秋醉酒将继发错认为奕晨,留宿继发家中。秦家门口堵满记者,奕晨被迫留在家中。根叔与邻居余叔吃饭,得知任洪已死,想起三个月前大哥任洪曾交给过自己一把钥匙。

第2集

上级要求继发释放黄炳坤,并以自杀结案,黄炳坤回去后致电神秘人请求帮助。参加慈善义卖会的忆秋哥哥云升,遇到酒店打工的秀云,对她产生好感。晚上,继发为案件发愁,在余叔的提醒下,与赵霆回到案发现场查到新线索,从而打算去苏州调查周老板。李舒扬来警局视察,王济生提到了任洪自杀案的疑点,随后他致电苏州警署寻找继发,此时,黄炳坤接到秘密电话,派人去苏州追杀继发和周老板,王济生找到李舒扬请他支持自己重启任洪案和十八年前的黄金大劫案。

第3集

王济生坦陈十八年前自己的队长林健斌被害,而那个失踪的孩子就是现在正在调查此案的警察徐继发。此时,继发已在苏州与周老板见面,周老板不幸被害。随后,王济生来到继发家中,发现根叔就是当年抢劫者的小弟阿三,后与继发联络上,约其在火车站见面并告知真相。黄炳坤得知后,与郑啸天密谋杀害王济生,并嫁祸给继发,并将其关押。继发怀疑警署有内鬼。根叔想要寻找继发,余叔阻止并告知已安排好一切。随后,继发越狱,遭人追杀,郑署长带人到根叔家中搜查未果。

第4集

王济生被人暗杀。随后,警署下令搜捕继发,赵霆找到继发,帮其查到此事与当年的黄金大劫案有关。继发偷偷见到根叔,得知自己父亲是林健斌,自己的身世和案件有关。继发通过余叔帮忙,查到奕晨正是自己的弟弟。继发通过余叔得知奕晨动向,便打算去火车站与其见面,并将此告诉赵霆,此时,奕晨欺骗妈妈去青岛散心,实质为寻找哥哥线索。赵霆在去火车站的路上,被黄炳坤抓到并以母亲要挟,不得已泄露继发去向。奕晨在候车室收到纸条,便与继发相见,之后欲助继发逃脱而换装,不幸被误认为继发而被杀害。

第5集

赵霆以为继发被杀,痛苦不堪,并将此告诉根叔与秀云,秀云发现尸体没有玉佩,不相信是哥哥。随后,余叔偷偷换走尸体,而继发为冒充奕晨制造车祸进医院。媒人知道继发出事,推掉秀云婚事,而珍云与秦志豪商量早点定下儿子与忆秋婚事冲走霉运。早起上班,忆秋看到自己与奕晨的婚事被登报。报社里讨论着王济生和继发的案件,忆秋主动要求追踪继发的案件,遂联络上赵霆。忆秋找李舒扬理论要解除和奕晨的婚约,无功而返。继发第一次来到秦家,差点误入奕晨妹妹佳敏房中,经过短暂相处,珍云开始察觉到继发异样。

第6集

根叔与秀云与警署发生冲突,余叔遂向报社报信,忆秋收到消息,搭云升的车去现场采访,趁双方争执,黄炳坤将根叔绑走,逼问任洪留给他的东西所在。秀云晕倒,被云升送往医院,最终李舒扬到场,局面得以控制。继发得知消息,在王妈的监视中悄悄出门查看,回来后险些被王妈发现,关键时刻孙秘书帮了自己。根叔被绑后,黄炳坤对其进行逼问,秀云离开医院独自去警署打听根叔消息,云升回到医院未见秀云,遂去寻找。而继发回到秦家,见到了霸道的妹妹佳敏。随后,黄炳坤与郑署长见面,让其尽快将尸体下葬,而余叔的人暗中拍下两人勾结的照片,原来余叔是当年幸存下来被诬陷为黄金大劫案嫌犯的警察,孙秘书也是余叔的人。继发在秦家发现奕晨的密码箱并准备研究,被前来探望的忆秋与云升打断。

第7集

继发头一次见到了忆秋和云升,从他们和佳敏的聊天中分析得知了忆秋、云生和奕晨间的关系。秀云回家发现了任洪留下的钥匙,后被黄炳坤的人骚扰,余叔暗中相救。警署在没有通知家属的情况下把“继发”下葬,赵霆在坟前发誓给继发报仇。黄炳坤在根叔嘴里和秀云家一无所获,便命人监视继发。继发深夜回家,佳敏听到声音惊动了大家,继发有惊无险的度过了一关。黄炳坤因而得不到线索,遂命人绑架秀云。夜晚,珍云感叹儿子异样,秦志豪说是车祸后失忆。忆秋去警署找赵霆,发现了继发的照片,竟然与奕晨长得非常相像。她将此告诉继发,继发不以为然,回家后继发打开了奕晨的密码箱。秀云上坟回家后,被黄炳坤的人追至江边跳河。

第8集

继发在奕晨的日记中看到关于父亲的死,哥哥失踪还有奕晨追查到十八年前黄金大劫案的蛛丝马迹。秀云跳江后被人救起,后大家到医院看望秀云,赵霆与忆秋谈到嫌疑人是黄炳坤,被秀云听到。忆秋得知继发是被领养的,更加认为奕晨和继发是兄弟。黄炳坤正在为能谋得董事长之位发愁,知道是因为任洪的关系,随即想起任洪藏起来的金砖。忆秋前来采访黄炳坤任洪的事并将其激怒。黄炳坤决定找李舒扬帮忙,路上遇到秀云报仇,巡警将其一并带回警署,秀云因此被关押。而忆秋与云升去医院发现秀云不见,到处寻找未果。随后,黄炳坤行贿郑署长以从秀云口中得到金砖所在,离开警署后,去见李舒扬,发现忆秋是其女,以金砖要挟让李帮他当上董事长。

第9集

余叔暗中去秦家找到继发,告知继发自己和他父亲的关系和自己一直在追查十八年前的劫案,继发情急要去救秀云,余叔极力劝阻,要继发当前一定要演好奕晨。回秦家后继发与秦志豪商量想尽快上班,佳敏让继发弹琴差点露馅。结合奕晨资料,继发分析理清案件,确定凶手是黄炳坤和背后的人,次日上班,赵霆为秀云的事去找假扮奕晨的继发,继发被认出而动手否认。忆秋到警署找到秀云却不能担保救人,遂找继发帮忙。继发出招不出面巧救秀云,之后致电忆秋让其报道此事给警察施压,忆秋对其变化感到奇怪。秀云被救后,郑署长通知黄炳坤,黄炳坤再次行动绑架了秀云。

第10集

根叔为护女儿说出虚假地址,黄炳坤外出寻找,继发趁机救出秀云,却没能找到根叔。忆秋和云升将昏迷的秀云安顿家中,并拜托忆秋悉心照料。余叔知道忆秋身份,建议继发必要时可用上。忆秋收到警署有黑道内鬼的匿名资料,怀疑并质问黄炳坤后将警署黑幕登报。继发在罗世平的帮助下顺利解决了和德胜集团订单的问题。黄炳坤认为又是李舒扬指示忆秋登报,决心报复。几日来,隆兴集团闹罢工,继发干脆利落的处事之法让秦志豪诧异。李舒扬也注意道假扮奕晨的继发与以往不同,派人注意他并利用隆兴的罢工激化矛盾。

第11集

工人因工友被杀再次闹事,继发被打伤。佳敏指责哥哥冷漠、孤僻,继发遂带佳敏去吃小吃。秀云决定找到工作后搬回家住,并从忆秋那得知哥哥身世和十几年前的黄金大劫案、根叔都有关系,猜到父亲在隐瞒着什么。云升被迫利用罢工事件与继发谈国外订单竞标的条件,云升不愿做小人将罢工带头人刘尚任资料送给继发。忆秋来警署告诉赵霆秀云现已安全,而黄炳坤也查到秀云住在仇人家决定静观其变。随后,孙秘书查到刘尚任跟一家布庄有私下交易,继发准备借此整顿公司。黄炳坤回家途中遭遇根叔王彪截杀,逃脱。

第12集

黄炳坤再次去找李舒扬,提醒不要忘了十八年前他们不可告人的勾当。忆秋带秀云来到高档浴池,秀云意识到根叔那把钥匙可能是浴室的钥匙。根叔要给继发报仇但始终没有告诉余叔当年的秘密。佳敏闹着与继发下棋,继发完全不懂,孙秘书果断帮其解围。秀云乔装终于拿到了任洪留下的东西,黄炳坤得知有人取走了东西,派人寻找未果。继发完美解决罢工事件,令在场的忆秋刮目相看,也让秦志豪越发感到奇怪。忆秋帮继发为佳敏挑选礼物,发现继发变得幽默,不知不觉已对继发产生好感而不自知。

第13集

秀云回到忆秋家中发现任洪藏起来的东西竟然是一块金砖,联想到哥哥被害、父亲失踪可能都与这块金砖有关。继发深夜偷回警署拿到当年大劫案的资料,发现警署内与黄炳坤勾结的是郑署长并与余叔商议接近黄炳坤调查,回家被珍云看到。秦志豪找继发谈话准备让他独立运营子公司。珍云向秦志豪提到继发的种种变化和可疑之处,非常担心,继发为了消除李家对他的猜疑,请人假装自己弹琴,但秦志豪却并未消除对他的怀疑。忆秋带秀云来隆兴面试,秀云认出哥哥情绪失控,继发故意否认。

第14集

忆秋到警署偷走继发照片,并拿到了继发案件的资料。夜晚,秀云与忆秋被流氓骚扰,云升假冒警察将流氓赶走而受伤住院。孙秘书在街上被人暗算遭遇车祸,这正是原隆兴闹罢工的刘尚任联合黄炳坤的报复。李舒扬与人密谋继续对付黄炳坤并除掉郑署长。郑署长被杀,黄炳坤以为杀人者是根叔与王彪。赵霆收到纸条得知秀云已搬回家,并提醒根叔小心黄炳坤。秀云从同事口中得知忆秋是林总的未婚妻。忆秋告诉继发自己在警署拿到了照片,想找珍云了解情况,继发没有同意,并劝忆秋停止查案。余叔在申江饭店门口打探消息,黄炳坤派人将余叔扔到江里。

第15集

罗世平安排了尸体假冒成余叔,李舒扬告诉吴玉琴要出钱让她入股申江饭店,吴玉琴暗自高兴。赵霆带兄弟看望秀云,秀云也更确定了爸爸参与继发亲生父亲当年的案件并与黄炳坤认识。随着忆秋调查的深入,继发让人给忆秋寄去新资料。根叔以为余叔已经被害,便与王彪决定继续刺杀黄炳坤。行动中王彪中枪不治,继发焦急想去帮忙被余叔阻止,又从罗世平的消息里得知根叔与黄炳坤、任洪、李舒扬多年前都有关联。忆秋在报纸上揭露了郑署长与黄炳坤有勾结,黄安排人去报复。王彪被杀,黄炳坤中枪住院,李舒扬得知后命人盯着秀云,以便能找到根叔。

第16集

继发送忆秋到家刚要离开,听到忆秋呼喊,看到黄炳坤的人要对忆秋动手,教训了他们。继发陪忆秋报案后带忆秋留宿家中,自己偷偷去黄炳坤办公室调查,被发现后逃脱。忆秋离开秦家时,珍云偶然发现死去的徐警官就是奕华。此时,黄炳坤正命人破坏沪江报印刷机,给报社寄去恐吓信件。忆秋带珍云与秀云见面后,确定了秀云哥哥就是奕华,王妈立即向秦志豪汇报了此事。珍云回家后告知秦志豪找到了奕华和收养他的人家。忆秋回去见了赵霆,拿到一个匿名纸条,知道金砖与此案有关,后被李舒扬责怪掺和别人家事。

第17集

李舒扬拒绝帮助云升,云升便行贿竞标会的评选人,继发得知仍安心做产品,并将重任交给秀云。李舒扬也知道了继发的身世,清楚十八年前的劫案也会暴露,也担心忆秋知道过多。秀云带珍云来墓地看奕华,再次怀疑林总是哥哥,随后继发提议让她搬去公司宿舍,临走前秀云将金砖留在了小酒馆。晚上秀云应约与继发吃饭,看着继发的样子越发觉得他像哥哥。云升猜测吴玉琴入股申江饭店是李舒扬指使,回家质问李舒扬。忆秋对任洪案的连载报道令申江饭店生意受损,黄炳坤为此气愤不已并且受到警察的质问。

第18集

夜晚,继发、罗世平在余叔处,他们已经发现了黄炳坤抓有李舒扬的把柄,二人现闹得不可开交,还商量可以争取吴玉琴方便调查李舒扬和黄炳坤。李家,李舒扬让忆秋辞职先去结婚,被忆秋拒绝。秀云从赵霆处得知根叔消息,但根叔还不能见她。在隆兴集团,被开除的刘尚任醉酒闹事,秀云阻拦,继发英雄救美。忆秋因被辞与社长商议留着记者证继续查案。秦志豪与继发谈起婚事,忆秋也为此找继发,继发都委婉拒绝。忆秋夜晚偷偷回报社拿到当年调查黄金大劫案的记者吴广的档案,并和继发从吴广处得知了当年黄金可能的去向是一个叫宝山的钱庄。罗世平利用律师的身份成功接触上了吴玉琴,鼓励她去争取申江饭店的董事长。

第19集

李舒扬为了竞选市长举办了抗战捐款,李在当场遭到枪击,实为继发想出的离间计。忆秋乔装去宝山钱庄调查被揭穿,便求助赵霆。在隆兴,秀云又看到继发的习惯性动作,问他为什么不和自己相认,继发只能再一次拒绝。珍云想让秀云住家里,继发担心如果这样自己容易泄露身份,好在秀云没有同意。赵霆去宝山钱庄偷账本,陷入埋伏,被继发与罗世平相救,而后得知继发一直以奕晨身份查案,决定助其复仇。赵霆告诉根叔继发的弟弟一直在暗中帮忙,并拜托根叔打听金砖。珍云知道继发是为查案接近黄炳坤,让他注意安全。

第20集

黄炳坤以为自己稳拿董事长之位,却不知股东们已被罗世平收买,股东大会上吴玉琴最终当选,黄炳坤勃然大怒离开。而后黄炳坤约继发喝茶意在拉拢,旁敲侧击地探听黄和李舒扬的过往,并察觉到黄炳坤后台还有他人。黄炳坤认定自己落选是李舒扬所为,继发因与黄炳坤合作遭到秀云质问,而忆秋看出继发是担心秀云才隐瞒真相。李舒扬得知吴玉琴当选,遂命人监视,罗世平从吴玉琴处得知李舒扬发达是从当年那笔钱开始。忆秋与秀云受邀去秦家吃晚饭,佳敏提起忆秋不愿嫁哥哥,引众人尴尬。

第21集

珍云与忆秋聊起继发,忆秋也说他变化很大。继发在余叔处见到了恢复了健康的孙秘书,才知道原来他是余叔的人。申江饭店发生食物中毒事件,继发将消息投寄报社,报社又收到李舒扬夫妻合谋敛财的匿名信,将之一并见报,黄炳坤得知心情大悦。李舒扬被记者围堵,他也认定中毒事件是黄炳坤所为报复自己。吴玉琴求助罗世平解决饭店的事,罗提出正好可以借此对饭店进行调整。深夜继发、罗世平和孙秘书又回宝山钱庄,寻找账本,得手后查到了当年和钱庄交易黄金的吉野公司。因中毒事件黄炳坤被查账,继发借机再次挑拨他和李舒扬的矛盾。罗世平的人拿到了记录黄炳坤私吞公款的账本。

第22集

夜晚,珍云给继发送来生煎包,继发据此知道珍云已发现自己真实身份。随后,忆秋家和警署同时收到匿名信,提供了黄炳坤罪行的证据,警局也下令调查搜捕黄炳坤同时给继发翻案,但黄已逃走。忆秋和秀云去逛街,不料两人被黄炳坤的人跟踪绑走。继发以奕晨身份让根叔通过内应救人。黄炳坤提出用美金赎人和保证他安全离开,继发与云升前往交涉,后赵霆等人埋伏偷袭成功,但秀云被黄带走。继发收到消息而后大家去码头分头寻找黄炳坤。根叔与黄炳坤单独对峙,谁知两人都被暗处李舒扬的人杀害,根叔临死之前也知道了奕晨就是继发,将秀云托付于他。

第23集

根叔的墓前,继发和秀云悲痛万分。罗世平将吴玉琴送上开往香港的轮船,李舒扬暗中监视,并发现他与继发秘密碰头。赵霆和忆秋到吉野公司曾经的仓库寻找线索,遇到一个口中重复六根木的奇怪老人,还发现吉野仓库管理员名叫吴三。秀云将根叔安葬后,关掉了小酒馆欲离开,突然想起来藏在地砖下的金砖,犹豫片刻选择了把金砖留下,却不知早已被人暗中监视。罗世平派人拍到李舒扬、德胜于董与日本人会面,查到日本人欲借隆兴和德胜正在争夺的订单搞经济侵略,继发对此定下新计划。德胜举行新品发布会,因设计被发现抄袭了隆兴,云升一怒之下宣布取消。

第24集

忆秋发现父亲与日本人勾结。德胜与隆兴竞标当日,云升疑惑比分落后,殊不知罗世平早已拿其贿赂之证与评选人谈判。隆兴赢得订单,继发拒签合同,揭穿日本人阴谋。忆秋发现之前古怪老人念叨的六根木是指一个叫三林的地方。山田为订单之事找李舒扬,李舒扬为获得竞选市长的力量答应助其运货。李舒扬与神秘人开始怀疑继发,并派人前往三林。忆秋来到三林找原吉野公司看仓库的吴三,其实吴三已被继发带走,正被询问时,遭到李舒扬的人灭口。继发及时赶回公司,发现李舒扬试探自己,遂改变计划。

第25集

李家李舒扬让云升去隆兴上班,以此压制继发。继发向珍云坦白,告诉珍云自己和弟弟的相见和奕晨为救自己而遇害。秀云去见云升却失踪不见。日本人要高价租用隆兴的码头仓库,继发拒绝并非常警惕,同时忆秋也在调查人口失踪事件。日本人对李舒扬态度摇摆不定而不满,将与其密会之事公开来逼李倒向他们。夜晚,继发与罗世平在码头仓库发现并救下近期失踪的女工,更在其中找到了失踪的秀云。罗世平让人将日本人的棉纱运走,继发猜出其身份,而后抱起秀云离开,被前来查案的忆秋碰到。

第26集

日本人以外交事件逼迫警署查案。余叔让孙秘书将绑架女工和李舒扬其人如何发迹的资料都寄给忆秋。秦志豪向继发问起他出现在码头仓库的事,继发回答滴水不漏。秀云被救后住在秦家,来继发房间给佳敏拿颜料却发现了送给哥哥的玉佩,急奔去隆兴找继发,正好碰到忆秋,想起其与继发婚约而放弃。日本人再次约李舒扬,让他提供上海的城防图和物资储备图,还提醒他当年是他们帮劫匪销赃了金砖。忆秋发现有布庄在卖隆兴捐给抗战前线的物资,继发遂与云升调查供货公司的仓库,被发现后逃脱,再次去时仓库货物被转移。

第27集

云升找到了拿着行李离开的秀云,并将她安顿好,随后忆秋去看望,秀云拜托忆秋转交继发自己的玉佩。继发去找秀云,终于两人相认。继发向忆秋坦白内心并取消婚约。罗世平将李舒扬涉嫌洗钱的消息公开,李舒扬以为是日本人气愤不已,日本人推波助澜说要提供保护,并被记者看到他们接触。此事也让忆秋在报社里被纷纷议论。珍云看到奕晨、忆秋解除婚约的消息,急忙去告诉秦志豪,秦志豪正思考近期李舒扬与日本人之事,拿着他与李舒扬、林健斌年轻时的合影,无意中失态吓坏珍云。忆秋欲给父亲写一篇正面报道,收到匿名信得知父亲与十八年前的事有关。

第28集

珍云去李家看望忆秋,聊起李舒扬、秦志豪和林健斌当年的事。云升去隆兴找继发,得知继发早已知道父亲倒卖物资的事,并答应与其合作。夜晚,云升回到家中,偷偷找到父亲藏起来的城防图,李舒扬发现后将其关在家中,但他用巧妙的办法通知了继发他们李舒扬与日本人交易城防图的消息。继发、罗世平等人就此行动,去破坏他们的会面,余叔乔装趁乱拿到城防图,继发和罗世平用假城防图引诱敌人离开,罗世平不幸牺牲。

第29集

日本人山田拿到假城防图气愤不已。报社收到匿名信得知山田是日本驻上海的军方间谍以及十八年前李舒扬一伙抢劫黄金,勾结日本人洗钱,同时,警署也收到相关证据。云升决定离开上海,继发和秀云前来相送。上海市长竞选当日,李舒扬被捕,日本人以为假城防图是李舒扬所为,遂将他的助手子卿带走逼问。李舒扬罪行被公报后,秦志豪让秘书敬堂善后。秦志豪告诉珍云,李舒扬是当年害死林健斌的凶手,珍云激动之中说出奕晨也遇害,秦志豪也明白了继发并不是林奕晨。同时,继发他们从日本人手里抢回了罗世平的遗体。李舒扬在狱中被秦志豪的人救出,他向日本人求救却被拒。忆秋赶回,发现李家被查封,遂去找继发问清真相,但却无法接受这样的结局。

第30集

秀云想起了藏在小酒馆的金砖,遂带继发去寻找,发现金砖已丢失。在余叔处,赵霆告诉李舒扬的越狱一定是有高手协助,继发也更确认了李舒扬还有同谋。夜里珍云发现秦志豪偷偷摸摸地在书房的保险柜前,感到很是奇怪。李舒扬混入隆兴,与秦志豪见面,秦志豪答应帮他离开上海。夜晚,李舒扬潜入秦家躲藏,并得知忆秋消息和继发身份。次日,忆秋收到父亲的纸条后与父亲见面,继发与警察跟踪她抓捕李舒扬,秦志豪派人暗中保护,李得以逃脱,忆秋受伤进医院。秀云来医院想陪忆秋,但忆秋已放下所有。秀云离开时被李舒扬绑走。继发在医院陪伴忆秋时,收到秀云被绑的纸条,忆秋暗中听到后一并跟去。

第31集

李舒扬用秀云威逼继发跳楼了断,争执之中秀云受伤,忆秋却为继发挡下父亲的一枪而香消玉殒,李舒扬发疯离开。秦志豪与敬堂谈及李舒扬,并为了安全起见先暂停与日本人的交易,珍云越发觉得秦志豪举动奇怪。云升从英国回来,参加忆秋葬礼难过不已,而继发沉浸在自责的痛苦中,没去参加葬礼。云升去隆兴寻找继发未果,而秀云找到继续消沉的继发并带他去见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原来真正的奕晨还活着!带继发来到联络点,告诉他自己是被余叔所救,现已加入党组织,这次的任务是要找一个代号哈达的汉奸。随后,继发在秦家也公布了身份。晚上继发向珍云坦白奕晨没死,而秦志豪正在门外偷听。

第33集

指认了秦的老头在继发离开后就被灭了口,同时奕晨也调查到了十八年前给父亲打举报电话的的确是秦志豪。云升找人跟踪查到继发和奕晨每天两点在联络点见面,将此告诉秦志豪。继发与秀云商量让奕晨到家中见珍云。夜晚奕晨回到秦家,看到噩梦惊醒的秦志豪,为其擦汗时留下手帕,之后珍云发现了手帕,在院子里追上了奕晨,得知秦志豪是杀害林健斌的主谋,而且还和日本人勾结。另一边,秦志豪想去院子查看,被继发阻止。秦志豪让周敬堂将继发兄弟的联络点和见面时间告诉日本人,同时打算除掉云升。秀云通过云升知道秦志豪设陷阱要害继发兄弟,但没找到继发,便向赵霆寻求帮助并让他去联络点通知继发。赵霆赶到现场发出了警告,却因此被埋伏的日本人杀害。云升也通过秦志豪雇用的杀手知道自己被利用,秀云也将一切告诉继发。

第34集

秦志豪得知计划失败,命人寻找继发兄弟二人。赵霆被葬时,云升决定与继发合作。秀云带着淑珍去拜访秦家,暗暗给珍云递送了继发报平安的纸条。日本人即将绘制完成一份军事地图,并计划将其运送出去。夜晚,珍云偷偷去书房发现了金砖,秦志豪出现并向其坦白一切,两人发生冲突。奕晨被日本人抓捕。日本人为逼迫秦志豪提供军事地图上的缺少的数据,让秦志豪将珍云和佳敏送来当人质,秦志豪选择了妥协。孙秘书监视周敬堂,发现他应该在给珍云母女租车。秦志豪下班回家,发现家中已被日本人控制,而王妈其实是日本人眼线。次日,秦志豪本欲与周敬堂一同送珍云母女到日本租界,继发云升在半路拦截周敬堂救下珍云母女。

第35集

王妈欲开枪杀害继发,幸好孙秘书及时出现,继发才知王妈是日本特务。秦志豪在警察搜查无果后意识到中了调虎离山计,遂调走了继发将珍云劫走。继发得知秦志豪所在,让孙秘书通知云升带着警察前去,继发在众人面前把所有经过都揭露出来。最终,秦志豪将日本人的最新行动还有奕晨被捕的事告诉继发后选择自杀。为阻止日本人和营救奕晨,云升提议利用媒体倒逼政府,没想到几日后沪江报因从事赤色活动被封,继发又得知地下党的别动队无法及时赶来,遂与大家决定自己行动。行动当天,继发救下奕晨,并将军事图交给云升带走,而后利用炸弹伪装成地图消灭了敌人。五年后,继发与秀云婚后生子,留在上海为抗战前线筹措物资,而奕晨成为了一名抗日军人,他们继续为国家而奋斗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