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剧透慎点» 麦香

36集连续剧

麦香

傅晶、高雅轩、王雯泽、赵雅莉

简介

麦香是江南水乡长大的姑娘,因为出生在一个军人世家,对军人之荣誉有着特殊的感情和追求,以至于作为谈婚论嫁的一个条件。不料青梅竹马的恋人云宽突然复员,两家人又有宿怨,导致麦香和云宽的感情没有结成正果。麦香与参军的金天来结了婚…

第1集

1980年夏,江南小镇落雁滩最优秀的姑娘麦香招亲,条件是军人。麦香中意的恋人是云宽,她设置招亲的条件,就是为云宽量身定制的。云宽突然退伍回家,让麦香非常被动,麦香为了自己和云宽能够在一起,费尽了心思,其原因,还要追溯到父辈。麦香的父亲麦子黄和云宽的父亲云旺山,早年一起当兵,是最好的兄弟。云宽和麦香从小就是娃娃亲,但是后来因为一些事情,云旺山和退伍后做书记的麦子黄产生了矛盾。云宽和麦香各自做自己父母的工作,但是工作不好做。此时正是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后不久,村支书柳乾坤希望云宽能够来村委会工作。在部队磨炼许久的云宽眼光长远,立志不依靠国家,不给组织添麻烦,扎根农村搞建设,同意柳乾坤的建议,去村委会上班,并希望带领父老乡亲致富,让柳乾坤非常欣慰。云宽退伍,一方面要张罗下一步工作,另一方面也要解决和麦香的感情,固执已见的父亲云旺山,爱慕云宽,想拆散云宽和麦香的初中同学陶二兰,这一切都让云宽和麦香的感情充满变数和曲折。

第2集

麦子黄知道了麦香和云宽的事情,对麦香背着父母和云宽谈恋爱的事情非常生气。另一方面,陶希妹也向麦香母亲刘琴宝挑明,自己愿意撮合儿子天来和麦香的婚姻,刘琴宝和麦子黄也中意为人诚恳的天来,但是麦香觉得就是没人考虑过她的感受,心情糟糕透顶。陶二兰暗示云宽,天来已经去麦香家提亲,云宽质问天来为什么挖他墙角,天来知道这个事情是自己母亲自己做主干的,不愿意让自己夹在云宽和麦香之间,就和母亲陶希妹说自己不愿意,但是陶二兰却在中间百般怂恿,陶希妹也看出来二兰是把心思花在云宽身上了。受不了父母压力的麦香要求云宽直接找麦子黄谈判,云宽战战兢兢地来到麦家谈和麦香的婚事,麦子黄提出只要旺山同意,此事可以继续谈,要求云宽三天之内做好旺山工作,但是旺山把云宽和麦香的事情看作是对云家和自己的侮辱,粗暴地拒绝。

第3集

云宽拿出军人敢打敢拼的精神,继续和柳乾坤推动土地承包的事情,柳乾坤有些顾虑,云宽却愿意一力推动此事,体现了军人的担当。麦子黄经过一些思考,认为时代不同,婚姻恋爱自由,他也不希望自己的女儿痛苦,决定让步,不再干涉麦香和云宽的事情,云宽和麦香都看到了胜利的曙光。云旺山却依旧执拗,甚至在乡亲们面前说下一些难听的话,让素来重视颜面尊严的麦子黄愤怒不已,再次改变主意,不同意麦香再和云宽在一起。麦香一方面愤恨父亲的阻挠,另一方面也恼火云旺山羞辱麦家尊严。麦香去找云宽,却碰上云宽和云旺山针尖对麦芒的争吵。麦香质问云旺山为何要羞辱自己的父亲,云旺山则直接向麦香表明云宽和她的婚事绝不可能。云宽知道事情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两人决定私奔,但是云旺山不惜以死相逼,刘琴宝则对麦子黄和云旺山恩怨纠葛对麦香和自己的伤害表达了委屈和伤心,面对妻女的眼泪,麦子黄有苦说不出。陶二兰趁虚而入,博得了云旺山的信任,云宽对二兰的行为非常痛恨。

第4集

麦子黄到底心疼麦香,决定自己让一步,亲自出面和云旺山谈一次。但是无论麦子黄怎么让步,云旺山都不同意,两人越谈越僵,再次将当年两人的陈年旧事拿出来说,麦香担心父亲,也来到云家,看到了两人撕破脸的一幕。麦子黄走后,云旺山痛哭流涕地和云宽、云哲两兄弟讲述了当年的故事,他为了家人的事情,一时糊涂犯了错误,挪用了粮票,被坚持原则的麦子黄告发给上级。到了现在,云旺山执拗地认为麦子黄是利用自己的闺女麦香来拐走云宽,这是对他一次比一次深的羞辱,无论如何旺山都不能答应。父辈的恩怨还是落到了麦香和云宽身上,两人开始为了父亲各自的尊严吵架,云宽提出了分手,麦香痛苦不堪。脾气倔强、怨恨麦子黄一辈子的云旺山以自己的生命要挟云宽放弃麦香,娶陶二兰,痛苦的云宽只好答应。云宽为了父亲接受了陶二兰,麦香没有等来云宽的解释,伤心欲绝,作为云宽最好的朋友,天来责骂云宽没有担当,云宽愧对麦香,逃避了一切,做了感情的逃兵。麦子黄去县里开会,落实联产责任承包的事情,结果在路上遭遇车祸,被天来送去医院。

第5集

麦子黄临终前,希望麦香可以和天来走到一起,为了父亲的遗愿,麦香答应了麦子黄的请求。麦子黄死了,麦香感到自己的天塌了。一直以来和麦子黄作对的旺山也失去了自己的对手,精气神一下子就没有了。坚强的麦香在母亲的陪伴下来到陶希妹家,正式和天来定亲,双方父母约定,等天来复员回家就结婚。麦香和天来订婚的事情让云宽无法释怀,他告诉柳乾坤自己后悔了,但是柳乾坤告诉天来,世界上没后悔药可以吃。陶二兰越来越不受云宽待见,随着天来入伍,麦香和母亲刘琴宝相互扶持,拉扯麦田和麦收。改革开放的春风吹到了落雁滩,乡里也有做生意的,麦香为了补贴家用,自己去乡里卖鸡蛋,麦香看到了云宽和陶二兰走到了一起。云宽有意和麦香说话,但是心中的愧疚让他不知道如何去做,陶二兰善妒、泼辣的性格让她不放过任何一个显摆她和云宽已经订婚的机会,这引起了云宽的反感。一天晚上,麦田生病,云宽正好遇上,帮助麦香把麦田送到了医院治病,云宽这才有了和麦香说话的机会,但是此时此刻,他们已经不是恋人。陶二兰看到云宽和麦香接触,大吵大闹,让云宽忍无可忍,两人关系极为紧张,云宽甚至想去陶二兰家退婚。陶二兰在母亲的指点下试图和云宽和解,而云旺山也告诫云宽,不要再想着麦香。

第6集

看着曾经的恋人麦香,后悔的心理不断吞噬着云宽,云宽利用承包土地的机会接近麦香,又利用渡口见面的机会,和麦香说话,而不断被云宽冷落的陶二兰终于感觉到了危机。随着土地承包政策在落雁滩的推进,云宽一方面把精力投到工作上,另一方面也希望能有机会和麦香多见面。借着云宽去广州买化肥的机会,陶二兰逼问云宽何时结婚,但是云宽还是敷衍。陶二兰危机感很重,在自己大姐大兰的怂恿下,陶二兰想出了一个土办法,她把自己的嫁妆运到云家,装扮了“婚房”,向云旺山和云哲施压,还向麦香撒谎说自己已经有了云宽的孩子。云宽在广州见到天来,向天来诉说自己对麦香无法忘怀的感情,但是,同样爱着麦香的天来则警告云宽,麦香不是被交易的筹码,他不会放手,让云宽死了这条心。云宽得不到结果,再次向麦香表白心迹,麦香听信了陶二兰的话,对云宽见异思迁表示了鄙视。云宽所有的不满终于爆发,和陶二兰摊牌,要求退婚,陶二兰用云旺山做靠山,逼迫云家表态,一定要嫁给云宽,云宽则铁了心的要退婚,即使柳乾坤劝慰也没有用,但是一个光荣退伍的军人,还是村委会副主任,现在要退婚,这需要承受多大的代价,柳乾坤希望云宽想好了再做决定。

第7集

云宽铁了心的要退婚。柳乾坤则找到云旺山,分析云宽的心理,告诫云旺山不要把云宽逼急了。柳乾坤非常器重云宽,随着联产责任承包制度的推行,云宽作为退伍军人的执行力和工作能力,让柳乾坤非常中意。柳乾坤的告诫,加之麦子黄的死,让云旺山不再执拗,可是陶二兰以终生幸福逼迫云家,到底该怎么处理,也是麻烦。这时候花婶跑来支招,提议让云哲娶陶二兰,云旺山心动了。陶二兰逼婚的事情让陶希妹、大兰、云宽、翠姑都非常反感,身边人的批评让陶二兰有些后悔,她又找到麦香,希望麦香出面帮她和云宽说和,但是麦香铁了心的不再掺和任何和云宽有关系的事情。旺山把云哲娶陶二兰的事情一说,云宽不支持,但是云哲反而乐意。陶二兰恼怒之下心灰意冷,同意和云哲的婚事,陶二兰以嫂子的身份和云宽天天一个屋檐下生活,云宽十分不适应,再加上麦香和天来书信电话往来不断,生活有劲头,云宽心里更加不是滋味。云哲和云宽喝闷酒,云哲发泄陶二兰看不上自己的闷气,云宽则对自己的无能悔恨,两人都喝醉了。

第8集

二兰和云哲还是磕磕绊绊的相处下来。天来提干了,按照约定,准备回乡成亲。深明大义的陶希妹并不在意天来入赘给麦家,反而力排众议给麦家送来家具置办婚礼。天来回家成亲之前,得到了麦子黄生前战友、老领导廖永辉的祝福。随着婚期的临近,麦香的亲人好友还有父老乡亲都帮助麦香筹办婚礼,落雁滩最好的女儿就要出嫁,乡亲们都来帮忙。天来回乡了,和麦香领了结婚证,在亲友的祝福下,两人在瓯江上举办了一个非常具有丽水落雁滩特色的婚礼,夫妻恩爱举案齐眉,云宽决定将麦香的事情翻过去。旺山看到麦香结婚,原本和云宽是一对的人儿硬生生被自己拆散,心情郁闷之下到麦子黄坟前痛哭忏悔。

第9集

天来和麦香成婚之后,夫妻恩爱。天来以军人身份入赘麦家,刘琴宝感叹麦家这个军人荣誉的身份有了传承。知道麦家重视军人荣誉,天来就给麦香准备了一套无领章的女兵服,被麦香视若珍宝。陶希妹心疼麦家男劳力少,提出帮助麦香种地的事情,麦香识大体,说话做事公平公正,博得了天来一家人的认可,很快融入到了天来家人中间。短短的婚假结束,天来重新回到部队,云宽看到麦香辛苦的种地非常心疼,悄悄帮助麦香种地,结果被陶二兰看到,云宽提出分家。麦香怀孕,家人非常高兴,麦香给天来报喜。随着落雁滩做生意的机会变多,落后的道路和渡口设施严重制约落雁滩发展,云宽和柳乾坤决定先由村委会出面,组织基础设施建设,云宽起到了致富先进带头人的作用。云宽用自己的积蓄购买了一栋老房子,发动朋友一起搞装修,在装修过程中,云宽萌生在落雁滩办砖厂的点子,得到柳乾坤认可。因为要到外地拉砖,云宽自己驾运输车辆出行,杨桥一个叫做杨大宝的人酒后驾车,撞在云宽车上死了。虽然责任不在云宽这里,但是当过兵有思想觉悟的云宽坚持要赔偿,无论杨家的人怎么指责云宽,云宽都没有怨言地接受。还是杨大宝的遗孀阿莲看过责任认定书之后,知道错误不在云宽这里,替云宽解围,让家人不要再无理取闹的要求赔偿。

第10集

云宽因为遭遇车祸的事情,一来二去和阿莲变得熟悉,云宽发现阿莲和他是中学同学,阿莲慢慢发现云宽身上有担当、有责任感的气质,对云宽有了好感。云宽坚持要赔偿阿莲,不得已挪用了盖房子的钱,自己修建房屋的工作被迫搁浅。随着改革开放政策的推进,云宽审时度势,大胆开拓,和柳乾坤搭档,为落雁滩做了不少好事,修了新的栈桥码头,置办了新的渡船,让落雁滩百姓生活更加幸福。时间到了1986年,麦香的女儿金凤已经三岁,麦家日子虽然艰苦,但是家人和睦幸福。廖永辉复员转业,调去乡里当书记,特意来看望麦香一家。麦香带着女儿去部队探亲。火车上,一直为军人家庭自豪的麦香,为乘车的解放军战士购买午饭,被全车人称赞。云宽向阿莲挑明了关系,决定娶阿莲,阿莲点头同意。云宽要娶阿莲的事情,旺山很上劲,他的倔脾气给云宽造成了很大伤害,这次旺山非常支持云宽,甚至自掏腰包给云宽置办家具,也力排众议,平息了陶二兰的各种意见。麦香到达车站,火车上接受过麦香帮助的战士们列队向军嫂麦香敬礼,麦香深深地被部队的气氛感动。天来服役的部队在广东,麦香从这里感受到了改革开放最前沿的气氛,大受鼓舞。在连队,麦香结识了同样来部队探亲的营教导员的妻子梅芳。

第11集

阿莲筹备婚礼得到了旺山和陶二兰的帮助。梅芳带着麦香去广东韶关参观她创办的养猪场和饲料厂,梅芳大姐敢于创业、敢于拼搏的精神让麦香钦佩不已,麦香决定向梅芳大姐学习,回到落雁滩之后也要做一番事业,天来支持麦香的决定。麦香在部队上勤劳能干,到部队的炊事班帮厨,还帮助有心事的战士陈阿水解决心理问题,战士们都很喜爱麦香。刘琴宝年纪大了,突发心梗,麦香不得不提前回来。回到落雁滩当天,麦香就看到了阿莲和云宽的婚礼,麦香为云宽找到自己的幸福感到高兴。阿莲很爱云宽,将自己的大儿子改姓云,起名云飞。麦香再次怀孕,家人正高兴的时候,遇到云飞阑尾炎发作,麦香摇船送孩子去县医院,风寒劳累之下小产,甚至落下病根不能再怀孕,不放心家里事情的天到到医院得知麦香具体病情,迁怒云宽,云宽后悔不已,阿莲更是愧疚万分。

第12集

天来再次回部队,希望自己的兄弟天星好好照顾麦香。刘琴宝重病发作,云宽把刘琴宝送去医院。冯锁子想找麦香合作办砖厂,被麦香拒绝了。云宽抽空帮助麦香做农活,麦香为了避免风言风语,婉言拒绝云宽,让云宽以后不要再过来帮忙。刘琴宝脑溢血去世,亲人悲痛万分,麦香下定决心,一定要把麦家撑起来。1996年,麦香帮助村里购买化肥,在村委会工作也得心应手,麦香的干劲得到了云宽和柳乾坤的一致敬佩。廖永辉也对麦香坚持军人家属荣誉非常佩服。麦田和麦收长大之后都知道麦家的光荣传统,立志参军报国,传承麦家荣誉,对此麦香非常欣慰。自从刘琴宝逝世之后,麦香穿上了没有肩章的军装,含辛茹苦打理家庭农活,把麦田和麦收拉扯大,还有自己的女儿金凤,麦家新一代都被麦香培养成了品学兼优的好孩子。与麦田和麦收相反,云宽和阿莲的儿子云飞则无心学习,一心想着外出闯荡。金振江突然中风,天来有意转业回家照顾亲人,被麦香和金振江批评,亲人都希望天来在部队上好好干,为国家建功立业,为落雁滩争光。

第13集

天来和麦香讨论转业的事情,麦香依旧劝慰天来要在部队好好干,延续麦家的荣誉。阿莲得了病,查出来是癌症,云宽非常自责,认为是自己没有照顾好阿莲。麦香亲自撑船把重病的阿莲送到医院,阿莲病情严重需要做手术,但是成功概率只有一半,阿莲重病期间云飞四处游荡,麦香亲自去台球馆把云飞找了回来。阿莲不愿意做手术,只希望能好好陪陪家人。云飞和云宽怎么劝说都不行,云飞向麦香下跪,求麦香姨想办法。在麦香的劝说下,阿莲同意做手术,旺山心疼儿子儿媳妇,想尽办法筹措手术费,云哲偷偷留下私房钱交给了自己哥哥。阿莲鼓起勇气进行手术,阿莲告诉云宽,自己之所以愿意做手术赌一把,就是希望自己能够好了之后给云宽留下一男半女,也算是对得起云宽对她的好。阿莲手术失败了,临终前,阿莲希望云飞好好听云宽的话,好好做人。

第14集

云飞不愿意留在落雁滩这个伤心地,决定进城闯荡。云宽则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工作上,冲淡阿莲病逝的伤痛。廖永辉在县委工作会议上传达乡镇企业的精神,号召所有的党员干部解放思想,开拓新的致富路。廖永辉秉承军人敢打敢拼的精神,希望全乡好好想办法,让老百姓的致富路走得更快。冯锁子带着名为胡耀民的老板来到落雁滩,筹办砖厂。从县里得到新工作精神的云宽决定开拓思路,在村里发动村民开展大棚蔬菜种植。得知胡耀民开砖厂的事情柳乾坤很欢迎,在村委会和胡胖子签订了办砖厂的合同。阿莲死后,云飞进城务工,云宽这里清锅冷灶,好不凄凉,旺山感觉非常惭愧,云宽心中也不好受。在村委会带领下,全村人用集资的办法开展大棚种植,麦香、翠姑等村里致富能人纷纷加入,麦香种植鲜花,慢慢开展业务。麦香忍受思念之情,和天来天各一方,但是为了天来好好工作,麦家军属荣誉不倒,麦香默默坚持,但是天有不测风云,天来在抗洪救灾中牺牲。陶希妹悲痛万分,甚至不敢把消息告诉病重的老伴,麦香忍住悲痛,来到部队,处理后事。麦香把天来安葬在部队驻地的烈士陵园,并告诉部队政委,要把弟弟麦收送进部队接班,让部队政委非常感动。麦香坚持麦家荣誉,一身的骨气,她要传承麦家几代人的军人荣耀。

第15集

天来牺牲,让陶希妹悲痛万分,她强忍悲痛,瞒着重病在床的老伴金振江,也不敢告诉家里人。在部队收拾天来遗物的麦香终于痛哭流涕,悲伤不已,麦香强打精神,发誓照顾好女儿,支撑麦家继续前进。回家之后,强忍悲痛的麦香和陶希妹再次达成一致,隐瞒天来牺牲的消息,不告诉金凤和其他家人。云宽帮助麦香解决了鲜花销路。麦香用天来一部分的抚恤金帮助天来嫂子家的孩子支付学费。廖永辉带来了天来的烈士证,顺便帮助麦香解决麦收入伍参军的事情。看出事情端倪的云宽终于从柳乾坤这里知道了天来牺牲的消息,非常吃惊。新一届征兵名额下来了,村里很多青年都要争着去参军,包括云飞也是。但是成功入伍的是水生和麦收,麦家又挂上了一个新的“光荣家属”牌匾。云飞因此嫉妒,无论云宽怎么解释,云飞都不听,认定麦收入伍是麦香走后门,并因此记恨麦香。

第16集

在麦收参军出发之前,麦香终于把天来去世的消息告诉了麦收。勉励麦收要在部队好好干,传承麦家光荣。村里敲锣打鼓,送水生和麦收参军入伍。金天佐在广州出差知道了天来牺牲的消息,告诉了家里人。陶二兰趁机作妖,污蔑麦香瞒着消息是为了抚恤金,鼓动金家人上门找麦香吵闹,麦香面对天来家人的吵闹,心如刀割。陶希妹知道了消息,来到麦家,义正辞言地斥责这些胡闹的后辈,麦香公平公正的使用抚恤金的做法让金家找不到污点。随着云宽和柳乾坤的不断努力,村里开始考虑招商引资办饲料厂的事情。村里走出来的大学毕业生燕军回村,从事农业研究工作的燕军决定报答父老乡亲,出任村里饲料厂的技术顾问。陶二兰来到金凤学校告诉金凤父亲去世,金凤悲痛万分,金凤对母亲的隐瞒心生恨意,和麦香闹翻。陶希妹对陶二兰不断地生事作妖彻底失望,拒绝陶二兰再上门。金天星是陶希妹最小的儿子,知大体,陶希妹告诉了金天星天来事情的始末,天星知道了麦香的不容易,两人把抚恤金再次交给了麦香。金凤脾气倔强,留下字条一个人去广州看父亲,麦香、陶希妹、还有云宽都赶了过去,天星留在了家里。

第17集

云宽因为办厂的事情也去了广州。在天来墓前,众人找到了金凤,大家都悲痛万分,金凤还是不理解麦香,麦香和金凤大吵一架,麦收批评金凤不懂事。陶二兰和吕家慧吵架,陶二兰把抚恤金又到了麦香手里的事情告诉了吕家慧。吕家慧小心眼又开始在家里吵,无意中被金振江知道了儿子天来牺牲了的消息,老爷子一口气没上了就去世了。回到家的陶希妹悲痛万分,隐瞒了半年多,还是没有躲过这一劫。云宽知道麦香家出了这么多事情,自己又不能做什么,心情不好,和柳乾坤喝闷酒。村委会换届在即,柳乾坤有意退休,给云宽接任,但是云宽却希望柳乾坤继续干下去。金凤慢慢接受了事实,和麦香关系缓和。时间到了1999年,在云宽的努力下,落雁滩发展迅速,饲料厂、大棚种植等厂子发展迅速。随着年纪的增长,麦香的弟弟麦田和云飞都长大了,进入叛逆期的孩子有了新的心思,逃避高考,和云飞去广州做生意,麦香着急万分。

第18集

麦香去学校找老师谈话,希望麦田重回学校复读,麦田和云飞在广州卖假货被抓,心急火燎的麦香和云宽一起去广州处理问题。这个事情被陶二兰看在眼里,陶二兰开始在村子里传播两人私情,村委会石小乐借机推波助澜,想借着这个事情给云宽抹黑,自己好上位,柳乾坤使劲敲打了石小乐,在柳乾坤看来,只有云宽才能带领落雁滩走得更远。陶二兰再次传谣言让云哲怒不可遏,打了陶二兰。随着谣言的传播,村里议论纷纷,换届选举大会召开,云宽以一票之差落选,石小乐当选村主任,柳乾坤知道这是有人借着麦香和云宽有私情的谣言生事。石小乐小人得志,要赶云宽退出村委会,被柳乾坤以威信制止,云宽情绪并未受到影响,还是继续留在村委会,为乡亲们办实事。因为村里的谣言,金凤对麦香又有了新的怨言。

第19集

德福和翠姑两口子吵架,德福不满翠姑借钱的事情。此事被陶希妹知道,陶希妹决定还钱给德福,但是要德福保密。金凤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县一中,麦田也准备复读,可是由于麦田和云飞在广州卖假货的事情,麦香所有的钱都交了罚款,现在的钱暂时只够一个人使用,麦香担心麦田复读跟不上,决定先把读书的机会让给麦田,等麦香筹措钱之后再让金凤接着念书,金凤有些不理解。陶希妹有心帮忙,但是暂时也筹措不到钱,倔强的金凤撕掉了书本,一个人跑到二兰女儿云霞的工厂打工。旺山做事力求公正,云飞和麦田在广州犯事,原因是云飞,责任不是麦田,所以麦香交罚款的钱不应该出,为此,旺山找到云宽商量,最后从云哲这里借到钱,云宽解决了金凤学费的事情,来到金凤的学校帮助金凤报名并交了学费。陶二兰从云霞这里知道金凤在厂里打工。金凤避而不见麦香,麦香这才知道自己伤害女儿太深,为此麦田也深深自责。

第20集

金凤不愿意见麦香,麦香很伤心,和云宽谈及自己的后悔,云宽安慰麦香想开一点。村委会支持麦香上马养鸭场,乡亲们信任麦香,麦香也拿出军人家属的魄力担起责任,集资办厂工作进展顺利,连陶二兰也看好养鸭场,经过不懈努力,麦香同意了陶二兰入股养鸭场。随着云宽和麦香走得近了,在已经想开一切的旺山提议让云宽试试和麦香再次走到一块,云宽试着和麦香谈了一次,但是谈得并不愉快,经过这么多磨难,麦香其实有意同意和云宽再续前缘,但是却担心金凤不同意,一直有所顾忌,翠姑劝麦香不要想这么多,大胆一点。麦田却希望姐姐以后不要那么累,提议他去找金凤谈一次。云宽和麦香谈不妥,找柳乾坤求助,柳乾坤给云宽支招,麦香的点不点头的关键在金凤这里。

第21集

云宽再次找麦香,两人就决定先了解一下孩子的意见,云飞不同意云宽的事情,认为云宽不要这个家了,云飞赌气离家出走,云飞被麦香和云飞找了回来,麦香和云宽决定他们的事情暂时缓一缓。云飞提出要办船运公司的事情,视野开阔的麦香决定支持云飞,想到村委会寻找支持,有了麦香作保,村里组织了一次集资大会,但是村民们对云飞的创业能力并不看好,并不乐意集资,麦香想用军烈属的荣誉做担保,去农村信用社为云飞融资,但是也没有达成意向,金凤看到麦香为云飞跑前跑后还是有些不理解。最后还是云宽把自己的房子拿出来作抵押,支持云飞创业。

第22集

一个月后,云飞的船运公司开张,麦香和云宽的感情也更加和谐,经历了诸多磨难的两人慢慢回到以前的感觉。,在部队服役的麦收立了二等功,麦香非常高兴,柳乾坤知道麦香重视荣誉,就组织了一次热烈的祝贺仪式,敲锣打鼓让村里知道麦家的新荣誉。金凤也通过这次贺礼仪式,知道了军人荣誉在妈妈心中的地位,有些理解母亲了。但是事情有了反转,麦收这次立功其实是班长春生让给麦收的,麦收承受不住心理压力,就在信中告诉了麦香。麦香本着诚实守信的做人原则,来到部队,当着政委的面,如实汇报情况,要退还军功章,政委对麦家的诚实品质敬佩不已。云宽因为村民反映,找石小乐谈话,希望石小乐注意胡胖子的行为,云宽的好意却被石小乐误以为是云宽敲打他,两人闹得很不愉快。麦香在连队帮助麦收解决了军功章的事情,又亲自去春牛家送军功章,让春牛非常感动。云宽帮助麦香的养鸭场解决销路问题。麦香又萌生做养鸭场深加工的想法。

第23集

养鸭场发展的很好,陶希妹很自豪,把自己做刺绣赚的钱投资到养鸭场。随着国企改革和民企兴起,天星夫妇来到云宽饲料厂上班,金凤坚持走自己的路,参加了函授培训,努力发展职业,成了厂里的技术骨干,麦香再次去省城找金凤,金凤还是不愿意回家。随着麦田考上军校,麦家有了新的军人,麦家的荣誉继续传承,让麦香非常骄傲,但是金凤始终是麦香心中的疙瘩。麦收立了功,但是腿受伤,为了不给国家添麻烦,麦收拒绝了军队的帮扶,毅然退伍回乡。但是回乡之后,麦收对将来的日子又没有信心。云宽则以一个老兵的身份鼓励麦收,中国军人爱党爱国,遇到什么困难都能自力更生,艰苦奋斗,不能因为眼前的挫折丧失希望。云宽的劝解让麦收重新燃起开展新生活的希望。知道情况的廖永辉帮助麦收找到了一个民营企业安保的工作,

第24集

廖书记提供的工作,麦收并不适应,云宽看不得麦香着急,提出让麦收到饲料厂上班,但是麦收依然拒绝。麦收自尊心强,因为工作的事情伤心地躲在家里不出门。麦香没办法,不忍心弟弟消沉,又求到云飞,云飞明面上一口答应帮助麦收。但是其实是在可怜麦收,麦收和云飞闹掰。麦香提议给麦收找媳妇,媒婆花婶对麦收的事情很上劲,介绍了一个叫做银娣的女孩给麦收,云宽劝慰麦收不要在意别人的闲言碎语,麦收决定发挥自己的技术特长,开一家电器维修行。麦田带着麦收在茶馆相亲,银娣对英俊憨厚的麦收有好感,并不在意麦收残疾。这事情麦香很高兴,但是麦收却对银娣没感觉。花婶劝麦收好好想想姐姐麦香,因为只有麦收有了家庭,一辈子辛苦的麦香才会考虑自己,麦收最终答应了这门亲事,但是银娣的后妈刘桂香却把彩礼翻倍。

第25集

云宽决定要帮麦收一把,云宽拉着花婶,到银娣后妈刘桂香这里唱戏,诈唬了贪财的刘桂香,顺利解决了彩礼的事情。麦收和银娣结婚,结婚现场,金凤露面,但是还是不和麦香说话,麦香心里难过。麦田找金凤谈话,金凤谈到了自己的抱负和理想,麦香知道后也感慨自己的女儿长大了。麦香完成了自己弟弟成家立业的工作,对父亲和麦家都有交代,就主动和云宽提出来结婚的事情。云宽很高兴,旺山终于有了弥补过错的机会,连二兰也不再作妖,都支持云宽娶麦香。亲人们都很为一辈子辛苦的麦香感到高兴。

第26集

云宽和麦香即将结婚的时候,云飞偷税漏税东窗事发,云宽不得不想方设法出租自己的房子筹钱救云飞,麦香和云宽约定先把云飞的事情处理完了再说结婚的事情。云宽出租了房子交罚款,救下了云飞,云飞甚为感动,云飞认为他出事是看中他生意的胡胖子搞得鬼,找机会狠狠教训了胡胖子。石小乐收了胡胖子好处,在村委会处处说胡胖子好话,被一身正气的柳乾坤斥责。云宽没有了住处,和麦香的婚结不成,为了云宽房子的问题,亲人们各有打算,旺山希望云宽回家住,但是陶二兰反对,不愿意云宽住云家,麦收希望云宽住到麦家,云宽却不乐意给麦香添麻烦。金凤奶奶生日,原本做好一桌饭准备给陶希妹惊喜的麦香,却得知金凤预备了戏班子唱戏,自己的努力白费,想到金凤和自己的隔阂,麦香非常难过。

第27集

2002年,麦收要搞电器商店,得到了金凤的资金支持。饲料厂在敢打敢拼的云宽和科研好手燕军的努力下,成功提升了效益,云宽感慨科技就是第一生产力。石小乐对工作不上心,跑到镇长这里告状,说柳乾坤和云宽拉帮结派,但是镇长却从廖永辉这里了解到石小乐是别有用心。石小乐耽误了给鸭场打疫苗的最好时机,来不及补救之下,养鸭场遇到鸭瘟,损失惨重,陶二兰挑唆不明真相的群众到麦家要求麦香赔偿损失,麦香以麦家荣誉作保证,三天时间还钱,村委会商议决定用饲料厂的资金为鸭场救急,但是遭到石小乐强烈反对。

第28集

麦香想尽一切办法,都没有借到钱,绝望中遭遇风寒,病倒了。云宽放心不下,一路找到麦香,把麦香送到医院治病。石小乐不满云宽为了麦香的事情撂下工作不管,石小乐挑衅的举动让柳乾坤不得不找廖永辉谈谈石小乐的问题。廖书记肯定了村委会救急养鸭场的决定,对石小乐不作为的行为提出了批评,并商议罢免石小乐村委会主任的职务。麦香借钱的事情牵动了无数亲人的心,麦收想盘了店还钱,被银娣阻止;金凤找云飞借钱,云飞却趁机以金凤的感情做要挟,让金凤气愤不已,但是通过这件事情,金凤也知道了母亲的不容易,开始为麦香心疼,金凤想为麦香排忧解难。云飞决定把自己船运公司改名为“老兵船运公司”,云飞以借钱为要挟,要麦收把麦家所有的军功章作为抵押才借钱,麦收起先不同意,但是受不了村民对姐姐的指责,为了姐姐的名誉,麦收同意了云飞的条件。三天时间到了,陶二兰再次组织人上门讨债。最后在柳乾坤和村委会的努力下,才控制住局面。回到家的金凤知道麦收抵押军功章的事情,非常生气。金凤找云飞追讨军功章,但是云飞却坐地起价,要十万。

第29集


金凤为了筹措十万,赎回军功章,找到胡胖子帮忙,胡胖子趁机提出条件要金凤嫁给他。麦香刚回村,就知道了麦收抵押军功章的事情,急火攻心下又倒下了,金凤看到母亲再次病倒,非常伤心,答应了胡胖子的交易,和胡胖子签订了交换协议。麦收看到麦香再次病倒,后悔了,想找云飞赎回军功章,但是云飞死活不乐意,云宽决定去找云飞谈谈。云宽和麦香上门找云飞,云飞满嘴跑火车,就是不愿意拿出军功章,麦香看出云飞的滑头,心灰意冷。麦香来到老屋向死去的亲人忏悔,还是咬着牙坚持要把养鸭场办起来,麦收的电器行开业,陶希妹也告诉麦香金凤为了家里的事情跑前跑后,麦香非常高兴。

第30集

麦收的红五星电器行开业典礼上,廖书记亲自过来祝贺,为老兵创业剪彩。痛苦的金凤为了赎回军功章付出了极大的牺牲,她忍受住痛苦,瞒着所有人,和胡胖子登记结婚,拿钱去云飞那里赎回军功章,原本胜券在握的云飞面对刚烈的金凤突然感到无所适从,理亏之下就把军功章还给了金凤。在廖永辉的支持下,罢免石小乐村委会主任的事情进展顺利,柳乾坤勉励云宽继续任职村委会主任,好好工作,团结群众,再创辉煌。云飞的谎言和忘恩负义让云宽彻底失望。金凤的婚车队伍在麦家门口停下,金凤把军功章交给了麦香,众人这才恍然大悟,金凤为了赎回军功章做出了巨大牺牲。金凤阻止了家人对婚事的阻拦和胡胖子走了。麦香心如刀绞,昏倒在地。

第31集

麦香病倒,云飞的谎言和忘恩负义让云宽彻底失望,在阿莲的墓前,云宽斥责了云飞忘恩负义的举动,并决定和云飞断绝关系。失魂落魄的麦香痛苦不堪地游荡在乡村小路,她后悔自己没有做好一个母亲该做的。麦香一夜白头,经过痛苦的反思,她还是决定以麦家的大局为重,决定把落雁滩的养鸭场重新建立起来,博得了廖永辉、柳乾坤等人的钦佩和支持。随着村民大会的召开,不做事的石小乐被罢免,云宽当选为村委会主任,云飞的手下阿龙因为云飞的举动感到心寒,愤而辞职。麦香让金凤接班做渡口的渡娘,就像麦香当年一样,娘俩完成了历史性的交接。

第32集 

经历鸭瘟事件之后,云宽做了主任,麦香重新振作精神,落雁滩借助党的新政策兴办的饲料厂、绣坊以及养鸭场、加工厂,都搞得红红火火的,金凤帮助陶希妹掌管落雁滩绣坊的工作。云飞在生意上是胡胖子的竞争对手,两人势如水火。麦香曾经帮助过的战士春牛,带着战友来到落雁滩看望麦收和麦香,麦香热情招待春牛。这些年麦香拥军、爱军,所有麦香认识的军人兄弟们也愿意帮助麦香,春牛拍胸脯保证帮助麦香引进人才。渡口的船要改为机动船,云宽希望麦香掌管渡口,麦香支持。云飞通过阿龙掌握的信息,得知胡胖子私挖河沙,云飞决定以此为把柄,对付胡胖子,廖书记非常支持麦香继续做养鸭场深加工的事业,对麦香从哪里跌倒从哪里爬起来的精神高度评价。村里的绣坊在陶希妹和金凤的经营下发展迅速,产品远销国外。春牛毛遂自荐举家搬到落雁滩跟着麦香创业,麦香和云宽将加工厂筹建工作交给春牛做。

第33集 

春牛和天来、麦子黄等优秀退伍军人一样,干工作干净利索,有魄力,懂市场,不等不靠,勤劳能干,得到云宽和廖书记的赞扬。金凤给麦香送饺子,母女两人终于和解。春牛为筹建加工厂买砖,在胡胖子厂里意外地发现金凤和胡胖子不对付。胡胖子要把工作转到市里,并要带金凤走,金凤不愿意离开落雁滩,两人产生了激烈争吵,胡胖子强行拉金凤上车,被春牛阻止。阿龙到胡胖子工厂办事,遇到胡胖子和金凤吵架,阿龙告诉了云飞金凤的处境,云飞决定教训胡胖子。春牛告诉了麦香金凤的遭遇。麦香和翠姑去找胡胖子算账,向来与人为善的麦香如同母豹子一样保护了金凤。

第34集

云飞拿出胡胖子的把柄要挟胡胖子放手,两人雨夜中厮打,云飞失手打死了胡胖子。胡胖子之死在落雁滩引起轩然大波,云飞为了不连累亲人,主动自首,自首之前把云宽的房子重新赎回来,云宽对云飞的所做作为百感交集。麦香不忍心看云飞受罪,不辞辛劳地咨询律师,想为云飞的案子提供助力,云宽看到麦香的大仁大义,也决定给云飞新的机会,主动和麦香一起找证人,为云飞的过失杀人提供证据。经过云宽和麦香不辞辛劳的努力,终于找到了目击证人,根据目击证人的作证,云飞被判处过失杀人,判了三年。经过这个事情,云飞彻底后悔以前的任性,向麦香和云宽承认错误。云飞事情结束之后,云宽和麦香整合了落雁滩的企业资源,成立了落雁滩农工商联合体,企业发展越来越快。经过生活磨难后,金凤和春牛在共同工作和生活中建立了感情。时间到了2008年,麦香成为独当一面的女企业家。柳乾坤退休,云宽决定在落雁滩建一个养老院。

第35集

金凤刺绣技艺高超,得到了专业协会“凤穿牡丹”的金奖,陶希妹希望金凤和春牛的婚事早点办,云宽和麦香商量在村里办养老院的事情,他希望落雁滩的老人都能老有所靠。麦田军校毕业,自己做的课题得了奖,麦香家又多了一份荣誉,非常高兴。镇上修高速公路要经过落雁滩,麦家的老屋要拆迁,廖永辉希望云宽做麦香的工作。麦香被评为了优秀乡镇企业家,去县里参加大会,麦香激动万分,为了家庭,为了落雁滩,麦香苦苦支撑了三十年,如今,麦家的荣誉有她麦香的一份,她非常激动,发表了令人动容的获奖感言。深深爱着麦香的云宽买好了钻戒,决定在表彰大会结束之后向麦香求婚。但是麦香却在会场突然倒地,危在旦夕。

第36集

麦香的病让云宽不敢有丝毫懈怠,云宽经历过阿莲的事情,心中怕极了,他带着麦香去了省城看病。到了医院,医生的检查不容乐观,麦香有可能时日无多。云宽悲痛万分,在麦香的病床前,云宽亲自把戒指给麦香,让他最心爱的姑娘戴上,重新向麦香讲述了压在心里三十年的思念,三十年的痛苦。经历着三十年的坎坷人生,麦香和云宽这对原本应该在一起的爱人,承受了太多。手术前,所有的亲人都赶到了医院,亲人们都希望麦香能够早日走出病痛,转危为安。手术很顺利,云宽以最快的速度重新将被拆迁的老屋建好,他要风风光光的迎娶麦香。一个月后,麦香重新回到了青山绿水的家乡丽水落雁滩,所有的亲人都迎接麦香,麦香看到了新改好的麦家宅邸,看到了崭新的“光荣军属”牌匾,看到了手捧鲜花向她走来的云宽,一如30年前一样的英俊帅气。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