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剧透慎点» 暖暖的幸福

35集连续剧

暖暖的幸福

CCTV-8 1月31日20:32开始播出

涂松岩、黄曼、徐申东、严米拉

简介

梅花手工旗袍店是一家百年老店,精湛的工艺曾在京城名操一时,随着时代的变迁,生意日渐萧条。上门女婿金满堂作为梅花旗袍店的掌门人,一直坚守着“一针一线世代相传”的祖训,靠着自己的一张“好嘴”以及多年积累的老客户捧场,勉强维持一家老少的生计。两年前金满堂的妻子在一场车祸中意外丧生,岳母梅奶奶经受不住打击病倒,弥留之际逼着金满堂将贤惠善良的保姆惠莲娶进家门,经过抢救梅奶奶死里逃生醒来却忘记女儿去世一幕,全家人只好将错就错,一直延续这个善意的谎言,金满堂和惠莲只能一直“隐婚”。金满堂偶遇“贵人”,将百年老店“梅家旗袍店”关张做起发财梦,不料卷入一场骗局欠下巨额债务,金满堂为抓骗子发生车祸,梅奶奶发病离家出走不知所踪,惠莲回到金家不离不弃照顾一家老少的起居生活,绣儿中途辍学扛起家庭重任,金元和绣儿决定重振“梅家手工旗袍店“却困难重重,一家人历经坎坷,一次次度过难关,最终成为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

第1集

梅花手工旗袍店是一家百年老店,精湛的工艺曾在京城名噪一时,随着时代的变迁,生意日渐萧条。上门女婿金满堂作为梅花手工旗袍店的掌门人,一直坚守着“一针一线世代相传”的祖训,靠着自己的一张“好嘴”和一双巧手勉强维持生计,家里霸道又糊涂的丈母娘和一双龙凤胎儿女都靠他养活,这些年家里家外多亏了有保姆惠莲相助。其实两人早在一年前就已经登记结婚,却因患有失忆症的梅奶奶忘记女儿去世一幕,两人只好隐婚。早年惠莲的丈夫去世,她只好把两个年幼的孩子留在老家进京打工,绣儿和弟弟小二和爷爷相依为命,绣儿在高考中脱颖而出,成为县里的高考状元被京大录取,就在接到录取通知书的当天,爷爷乐极生悲突发心脏病撒手人寰,远在北京的母亲也突然失联,两个孩子孤立无助伤心欲绝。原来,金家龙凤胎儿子金宝高考落榜,情绪低落从屋顶坠落,惠莲为救金宝受伤,梅奶奶情绪激动当场晕倒被一同送往医院紧急抢救。绣儿在村支书的帮助下为爷爷办了后事,带着小二一起进京寻母。母亲的电话也打不通,姐弟二人只好沿路打听寻找,在包子铺遇到金元发生不愉快,金元并未认出两人,气呼呼走开。金元来到医院对惠莲实施爱心呼唤大法,试图唤醒昏迷不醒的惠莲,最终却以失望而告终,还被父亲教训瞎胡闹。绣儿和小二拿着母亲的相片一路打听来到街心花园,小二看见一群老太太正在广场上跳舞,跑上前关掉音乐说明来意,想让大家帮忙一起找妈,梅奶奶和红姨都在人群里,指责老家的孩子没规矩,绣儿赶忙道歉拉走弟弟。绣儿跑去电话亭给妈妈打电话,因为一枚硬币滚进北京小爷丁一丁车底,两人发生矛盾。

第2集

够硬币的过程中,绣儿不慎将一丁的手机碰进下水道,一丁想要拿回手机,头被磕破当场晕血倒地,绣儿背起一丁匆匆赶往附近的医院。医院里惠莲千呼万唤终于从昏迷中醒来,金满堂接到村支书打来的电话得知爷爷去世的消息大惊,没敢告诉惠莲,偷偷安排金元和金宝赶紧出去找人。绣儿挂念弟弟匆匆赶回街心花园,小二却不见人影,绣儿心急如焚,前来寻找的金宝认出绣儿,两人一起去寻找小二。惠莲偶然得知绣儿和小二来了北京,挣扎着要出去寻找,被金满堂拦下。小二被一个自称老乡的女人带走找妈妈,走到半路觉察不对劲,恰好金元从身边经过,小二情急之下打掉金元的手机大喊救命,金元拉住人贩子理论,绣儿和金宝及时赶到,三人联手救下小二。惠莲得知绣儿和小二已经找到总算放心,她怕两个孩子担心,嘱咐大家不要告诉两个孩子自己受伤住院。一丁在医院醒来发现绣儿早已不见踪影,钱包和车钥匙也不翼而飞,更加确信自己遇到了骗子。绣儿和小二跟金元和金宝回到金家,一进门便闻到一股刺鼻的煤气味,原来梅奶奶一个人在家做饭引起煤气泄漏,众人虚惊一场,梅奶奶见到绣儿和小二态度很是热情,安排两人住下。一丁的爷爷丁少白回家找不到宝贝孙子,急得打电话报警,一丁从外面狼狈地回来,丁少白恨铁不成钢,责令一丁在家闭门思过。

第3集

绣儿捡回一丁的手机和钱包,在金元的陪同下返回医院,可一丁早已离开。惠莲从村支书那里得知爷爷去世的消息再次晕倒情况危急,绣儿在医院里终于见到生命垂危的母亲。金满堂为了给惠莲做手术四处借医药费,梅奶奶拿出自己的积蓄交给金满堂给惠莲看病,却只是杯水车薪。惠莲病情恶化生命垂危,必须要马上进行手术,面对高昂的医药费,金满堂迫于无奈只好偷偷把梅奶奶交给他保管的房本拿去私人借贷公司。绣儿感激涕零当场跪地谢恩,金满堂惊慌失措赶忙把绣儿拉起。一丁发誓一定要亲手抓到这个女骗子一雪前耻,无奈分身乏术,但心中的恶气难以咽下,他偷偷溜出家门想去抓骗子被爷爷抓个正着,丁少白动怒要把一丁赶回美国,一丁软磨硬泡才总算让爷爷消气。经过手术,惠莲终于脱离生命危险,众人总算松了一口气。小二追问母亲受伤的原因,梅奶奶生怕两个孩子知道惠莲受伤的原因会引来麻烦,为了保护自己的宝贝孙子推说惠莲是自己不小心摔伤,绣儿和小二蒙在鼓里把金家一家视为恩人心存感激。梅奶奶的做法令金宝惭愧不已,责怪奶奶不该颠倒黑白欺骗绣儿和小二,金元则支持奶奶的做法,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治病救人减少麻烦。惠莲术后一直昏迷不醒,金满堂没白没黑泡在医院照顾惠莲,这一切梅奶奶都看在眼里,她旁敲侧击提醒金满堂是有家室的人,要懂得避嫌,不要让人说闲话,金满堂巧舌如簧宽慰梅奶奶。

第4集

金元来到医院看望惠莲提及爱心大法,绣儿和小二在金元的指挥下爱心呼唤,奇迹发生,惠莲在众人的千呼万唤下终于醒来。经过一段时间的调养惠莲出院回家,绣儿和小二也在金家住了下来。一丁“被骗”一直耿耿于怀,拨打自己的手机居然接通了,接电话的是金元,两人在电话里发生口角,一丁带着小胖根据GPS定位怒气冲冲地找上门来。金元担心引狼入室,把手机绑在氢气球上放飞。一丁出言不逊顶撞金满堂,两人发生争执,众人闻声跑出来,金元认出一丁,原来二人本是同学,梅奶奶听说一丁是自己儿时伙伴丁少白的孙子态度大变。一丁看到绣儿吵嚷着抓骗子,金元赶忙把一丁拉进自己房间。无论绣儿怎么解释一丁都不相信,讨要自己的手机,金元谎称手机送去修了,并当场保证修好后一定会完璧归赵。绣儿和金元努力够挂在树上的手机,不小心将手机彻底摔坏,二人大惊失色。绣儿给金满堂写下欠条决定放弃学业打工还债,金满堂当场表示无论如何绣儿也不能放弃自己的学业,学费问题他会负责,引起金元的不满被金满堂教训。惠莲深知绣儿的脾气倔强怕她一时接受不了,悄悄和金满堂商量先不要把两人结婚的事告诉两个孩子,梅奶奶看到金满堂从惠莲房间出来再次提醒金满堂孤男寡女要注意影响,两人对话正好被绣儿听到,她劝母亲等身体好些早点带小二一起回老家,惠莲欲言又止叮嘱绣儿无论如何都不能辜负爷爷厚望,不能放弃自己的学业,绣儿答应母亲。早上,小二梦游症发作走错房间睡到金元的床上,金元不依不饶责骂,梅奶奶加入维护,一时鸡飞狗跳,言语之间绣儿和小二得知惠莲受伤的真相。

第5集

绣儿拉着母亲和小二要回老家,心存愧疚的金宝主动道歉,金满堂承诺给小二在北京找学校,这样他们一家人就可以留在北京,这事总算暂时平息下来。丁少白在一丁的陪同下来到金家,两个多年未见的儿时伙伴重逢感慨万千,一丁指着绣儿告诉爷爷,她就是害自己受伤的女骗子。金元赶忙把一丁和绣儿拉进房间,一丁看到自己的手机被摔得惨不忍睹,逼着绣儿赔钱,绣儿当场保证绝不会赖账,但是希望一丁宽限几日,一定会把钱还上,金元给绣儿担保,一丁才勉强答应。丁少白得知绣儿竟然是京大高材生,对绣儿刮目相看,梅奶奶向丁少白打听立遗嘱一事,丁少白满口答应要帮梅奶奶找专业律师咨询,金元听到偷偷给金满堂打电话通风报信,金满堂闻言大惊,做了一本假房本拿回家想要蒙混过关,不料刚一进门就被金元看出破绽,金满堂再三叮嘱金元这事一定保密。金满堂和惠莲在房间里正谈论房本的事情,梅奶奶闯了进来一把抢回假房本自己保存,并警告二人注意保持距离。为了尽快赎回房本,金满堂给朋友打电话咨询代驾一事。一丁接到父亲电话让他回美国读书,一丁声称要报考国内的大学,恰好被丁少白听到,一丁夸下海口要留在北京读书,丁少白答应只要一丁能考上京大就不再逼他学习中医继承祖业。第二天一早,金元接到家政公司打来的电话,绣儿不顾金元的反对去做小时工,绣儿根据家政公司的安排来到一户人家打扫卫生,没想到开门的竟然是一丁,一丁正想找机会报复,见绣儿主动送上门来不禁窃喜,招呼绣儿进屋。

第6集

金元不情愿地被金满堂拉着去店里帮忙,因与父亲经营理念不同被训斥趁机溜走。绣儿不小心弄坏花洒头被淋成落汤鸡,遭到一丁索赔。丁少白回来看到责骂一丁,命令一丁取来干净衣服让绣儿换上,绣儿非常感激。绣儿穿着一丁的衣服从外面狼狈回来,把自己的遭遇讲给金元听。惠莲得知绣儿去做小时工非常难过,再三叮嘱绣儿专心自己的学业,钱的事情不用她操心。金满堂在朋友的帮助下瞒着家人去做代驾。金元声称要自食其力,带着绣儿去做促销员,遇到一个走失的小女孩,两人好心帮她寻找家人却被女孩的爸爸误会,第一天就出师不利,金元叫苦连连。丁少白带着一丁亲自登门想请绣儿给一丁做家教,绣儿和金元狼狈回来,金元得知一丁要报考京大大跌眼镜,绣儿婉言拒绝,金元把绣儿拉进屋里给绣儿出主意,要她用课时费抵手机钱,绣儿领教过一丁的蛮横不肯答应,金元自告奋勇说她有办法帮绣儿把一丁调教得服服帖帖,绣儿提出要给一丁当场做测试,一丁不禁叫苦连连。通过测试一丁的学习水平暴露无遗,金元对一丁一番嘲笑,一丁懊恼不已,绣儿和一丁约好每天来金家学习。金满堂去做代驾,遇到一个喝得烂醉的年轻人,金满堂发现年轻人的情绪反常骑车折返回去正赶上年轻人想要跳河,金满堂冲上去救下轻生的年轻人,随即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以自身的经历骂醒年轻人。

第7集

早上,小二从梦中惊醒发现自己尿了床,偷偷找来电熨斗想把床单熨干,却因操作不当引起火灾,全家人赶来救火,慌乱中梅奶奶失足摔倒当场昏迷,幸好丁少白带着一丁及时赶到给梅奶奶针灸,梅奶奶终于醒来,却完全不记得刚才发生的一幕,甚至连女婿金满堂和金元都不记得了,只记得丁少白和金宝,令人哭笑不得。金满堂告诉丁少白,梅奶奶两年前曾做过一个脑部手术,术后留下后遗症,时而清醒时而糊涂,丁少白对金满堂这个女婿赞不绝口,答应以后会经常来看望梅奶奶,用中医理论给梅奶奶做治疗。梅奶奶这次醒来对惠莲母子态度大变,绣儿气愤地想让惠莲跟他们一起回老家,惠莲教育两个孩子要懂得感恩,奶奶有病作为晚辈要多理解。绣儿无意发现金满堂和惠莲的结婚证大惊,当面质问母亲,惠莲一时有口难辩,绣儿伤心跑走,正好遇到同乡大农找上门来,不明所以的大农追着绣儿一起离开。小二认定妈妈一定嫌他们是累赘才一直瞒着他们改嫁一事,对妈妈心怀怨恨。绣儿非常伤心,说什么也不肯再回金家,大农无奈只好带绣儿找了家小旅馆过夜,惠莲接到大农电话才算放下心来。没想到,半夜警察查房,绣儿和大农一起被警察带走。

第8集

惠莲接到派出所打来的电话大惊,在金满堂陪同下匆匆赶到派出所把绣儿和大农接回家,金元把绣儿拉进房间,和盘道出隐情。绣儿听完金元的讲述后为金家人孝心所感动,答应保守这个秘密,迫不得已加入到这个善意的谎言中。一月期满小乐带人登门催债,提议金满堂把四合院卖了还债,金满堂慌慌张张把小乐拉走,保证三天后一定还钱,小乐的到来引起梅奶奶的警觉。小二一时无法接受母亲隐婚的事实,绣儿只好把金家的隐情告诉弟弟,再三叮嘱小二要管好自己的嘴巴。梅奶奶为了缓和气氛,热情地张罗把放杂物的小屋腾出来让大农住下。金满堂独自留在生意冷清的旗袍店借酒消愁,惠莲和金元来到店里,金元提议把旗袍店租出去还债,金满堂大包大揽要惠莲回家安心养病,一切尽在掌握中。绣儿对金元有了全新的认识,两个女孩之间的关系拉近,当晚睡在一张床上说起悄悄话。金宝发起高烧,绣儿用老家土法给金宝退烧令内向腼腆的金宝尴尬不已,丁少白接到梅奶奶电话匆匆赶来给金宝治病。

第9集

绣儿不知深浅要拜丁少白为师遭一丁挖苦,丁少白承诺只要绣儿能让一丁考上京大,他就破例收绣儿为徒,绣儿大喜。金元和大农结伴出去打工,绣儿留在家给一丁上课。丁少白禁不住一丁央求邀请绣儿来家里上课,毫无心机的绣儿一口答应下来,金元恨铁不成钢,以她对一丁的了解,这是明摆的调虎离山,绣儿只能自求多福。金满堂如约赶到咖啡厅接魏新,可这次魏新并不是让金满堂代驾,而是给了他一大笔钱想请他帮忙骗人,金满堂果断拒绝。魏新把真相告诉金满堂,原来,金满堂长得跟自己去世的大哥魏国一模一样,魏新想让他冒充大哥回家跟生病的老父亲见上一面,一解老人思念儿子之苦,两个男人同病相怜都是为了一片孝心,金满堂跟魏新一起回家见到了病榻上的老人,老人见大儿子归来欣喜万分,金满堂险些露出马脚最后侥幸过关。金满堂回到家里给惠莲讲述事情的经过,善良的惠莲劝金满堂把魏新的钱退回去,金满堂认为惠莲说得有道理决定把钱还回去。绣儿去丁家上课状况百出,一丁被绣儿出手教训。

第10集

绣儿和一丁展开一番较量,一丁太过轻敌掰手腕竟输给了绣儿,一丁很没面子,不服气提出加赛一场斗鸡,绣儿无惧迎战,丁少白从外面进来被撞倒在地,绣儿惊慌失措赶忙上前扶起,一丁趁机告状。小乐再次催款,金满堂实在没有办法无奈只好忍痛出租旗袍店,租户和中介来旗袍店签合同,不巧被梅奶奶撞见大发雷霆,金满堂向梅奶奶认错保证打死都不会再出租旗袍店。梅奶奶嚷着要把女儿叫回来,金宝和金元齐上阵费尽口舌替爸爸讲情,梅奶奶不依不饶要丁少白找律师立遗嘱,得知丁少白腰受伤,梅奶奶只好暂时罢休。丁少白扭伤腰动弹不得让一丁给自己扎针,一丁晕针不敢下手,绣儿挺身而出在一丁的指点下给丁少白针灸,丁少白认定胆大心细的绣儿是学中医的好苗子,对绣儿青睐有加。绣儿在丁家做好晚饭才回去,丁少白送了一部闲置手机给绣儿,绣儿勉为其难收下。大农打工回来买了一部手机送给绣儿,却因没有送出去心情郁闷。梅奶奶思念女儿又闹着要给女儿打电话把婉玉叫回来,全家人齐上阵慌张安抚,梅奶奶不听劝阻。金元只好用电脑变声软件假装母亲和金宝配合着给梅奶奶打越洋电话,通话中金元思念母亲情绪失控差点露馅,金满堂和金宝大惊失色赶紧帮忙打岔,总算有惊无险顺利过关。绣儿亲眼目睹这一幕心情复杂,金元情绪失控潸然落泪,绣儿好言安慰,两个同病相怜的女孩相约共渡难关。第二天一早,梅奶奶突然不知所踪,全家人急忙分散寻找,金宝终于在校门口找到奶奶,众人松了一口气。

第11集

丁少白要带梅奶奶去找律师,金元只好把母亲去世、金满堂和惠莲隐婚等秘密和盘托出,丁少白得知这一切都是为了孝道深受感动,不得已也加入到撒谎的队伍中来。金满堂毁约,租客带中介来旗袍店大闹,让金满堂按合同双倍返还定金,金满堂和金元与租客发生争执,闻讯赶来的大农也加入其中,局面一片混乱,金满堂假装受伤倒地,租客和中介见状不妙拿回定金溜之大吉。一辆豪车在旗袍店门口停下,车上下来一个衣着光鲜靓丽的富婆,来人正是金满堂的老同学秦岚,当年远嫁香港,如今荣归故里,二人久别重逢感慨万千。秦岚得知婉玉去世伤感落泪,金满堂轻言安慰。秦岚表明来意想请金满堂帮她量身定制一身旗袍,金满堂欣然应允。作为跨国房地产公司中国区代表的秦岚向金满堂抛出橄榄枝,金满堂认为是玩笑话根本没把秦岚的邀请当真。正在这时,小乐带人登门催债,秦岚大方地替金满堂还钱,金满堂万分感激。金元接到某剧组的面试通知做起了明星梦,顺利通过面试的金元以为自己从此可以进军影视圈,没想到竟然被剧组安排做主演的替身,拍摄过程中被打得哭爹喊娘,金元一气之下罢演,不仅一分钱没赚到还被困在荒郊野外孤立无援。绣儿去丁家给一丁辅导功课,一丁恶作剧害得绣儿崴脚,送绣儿回家一路上一丁故意使坏猛踩油门,导致绣儿晕车呕吐,一丁在一旁幸灾乐祸。金元被困在偏远地方打不到车向一丁求救,一丁误认为金元恶作剧根本没当回事。

第12集

天色已晚,金元不知所踪迟迟未归,连电话也关机了,大农想起金元去剧组一事,全家人更是焦急万分,绣儿反复给一丁打电话要一丁帮忙找金元,一丁一时善意大发根据金元发来的地址开车找去。大雨滂沱,无助的金元孤零零地蜷缩在公交车站害怕哭泣,突然看到一丁开车赶来,哭着扑进一丁的怀里放声大哭。回来的路上,一丁的车突发故障,两人的手机没电关机,地处荒无人烟的郊区,外面又下着大雨,二人没有办法只好在车里睡了一宿,丁少白担心孙子彻夜未眠,金家一家人也是牵肠挂肚。第二天一早,一丁和金元被执勤的交警敲窗叫醒,金元狼狈回到家里,将自己在剧组的遭遇讲给大家听被金满堂训斥。金满堂见女儿受了委屈嘴上不说疼在心里,带着大农和金宝去剧组理论,三人大闹片场后狼狈归来,金元得知心中窃喜,原来自己在父亲心里还是很有分量的。一丁被爷爷禁足懊恼不已,金元却对一丁感情升级势在必得,金元要绣儿一定要帮自己降服一丁。金元又被金满堂拉去店里帮忙,父女两人的经营理念不同,金元言语冒犯惹恼金满堂被赶走,金元得知一丁生病去丁家看望一丁,却被丁少白拒之门外。

第13集

丁少白打心眼里不喜欢金元和一丁在一起,反倒对踏实可靠的绣儿赞赏有加。金元委屈地哭着回家,奶奶得知非常生气,奶奶看透金元的心思,让金元在家装病,把丁少白打电话叫来给金元看病,梅奶奶当着丁少白的面夸耀孙女,丁少白自然心知肚明,却推说两个孩子年纪还小不懂事委婉拒绝。一丁为了能让爷爷打消念头,让金元假装自己的女朋友,金元得知丁少白的心思大惊。一丁和金元亲昵挽着胳膊当众宣布恋情,绣儿和梅奶奶信以为真,丁少白则看穿一丁的小把戏。秦岚拎着礼物登门看望梅奶奶,金满堂向秦岚介绍惠莲是家里的保姆,引起小二不满。秦岚亲昵地和梅奶奶叙旧聊天,梅奶奶见到秦岚更加想念女儿,非要打电话给婉玉,金元无奈只好跟金宝通过电脑假装母亲跟梅奶奶通话,心知肚明的秦岚在一旁默契配合,再次顺利过关。秦岚能说会道把梅奶奶哄得非常开心,金元拿出自己和金满堂的设计稿给秦岚挑选,秦岚看中金元的设计,金元沾沾自喜认秦岚做干妈,站在一旁的惠莲心情复杂。秦岚再次表明来意邀请金满堂去公司,金满堂受宠若惊,金元极力怂恿并主动请缨接手旗袍店,让金满堂放开手脚出去闯天下。

第14集

金满堂跟惠莲商量去秦岚公司的事,惠莲表示无论金满堂做出什么选择她都支持,金满堂大为感动。晚上,惠莲睡在金满堂房间,第二天一早差点被梅奶奶撞见,二人侥幸过关。金满堂做好旗袍亲自给秦岚送到公司,这才得知秦岚已经把房本替他赎了回来,金满堂对秦岚感恩戴德,秦岚借机再次向金满堂抛出橄榄枝,并承诺要把北京地区总经理的位置留给他,金满堂诚惶诚恐,答应秦岚自己安排好家里就来公司上班。绣儿严惩一丁,一丁叫苦不迭,一丁为了让绣儿知难而退,带着绣儿去所谓的“英语角”练口语,一丁带绣儿先去商场换装,绣儿一身性感造型浑身不自然,一丁却感觉眼前一亮,惊叹麻雀变凤凰。金满堂回到旗袍店当着金元和惠莲面一番吹嘘,把店面交给金元和惠莲打理,自己准备走马上任,惠莲心里隐隐不安。当晚金满堂和金元一起偷偷去奶奶房间还房本,可翻遍房间都没找到那本假房本却被梅奶奶撞见,梅奶奶看到桌上的房本偷偷塞到花瓶里藏了起来。一丁带着绣儿去了酒吧,伙同几个哥们欲灌醉绣儿,没想到天生大酒量的绣儿连干几杯把几个人都喝倒了,绣儿借着酒劲去跟老外练口语被调戏,一丁忍不住出手相救,拉着绣儿逃出酒吧,一丁扶着醉酒的绣儿走在街上,被前来寻找的金元和大农看到,大农一怒之下出拳打了一丁,两人结仇。

第15集

金满堂把旗袍店交给金元打理意气风发地去秦岚公司走马上任,秦岚得知金满堂和惠莲早已结婚一事难以置信,当面质问金满堂和惠莲之间是否有真感情,金满堂坦言惠莲贤惠善良是个难得的好妻子自己从来没觉得委屈。秦岚对金满堂心存爱慕,极力克制自己的情绪,她对金满堂委以重任,不仅给金满堂配了秘书还安排了单间办公室,金满堂沾沾自喜,认为自己从此飞黄腾达。绣儿来到丁家向丁少白辞职,丁少白再三挽留,绣儿婉言谢绝,一丁得知欢呼雀跃自己终于解放了,丁少白执意给绣儿课时费,绣儿用课时费偿还一丁的手机费。秦岚特意为金满堂举办欢迎宴,席间根本就不懂房地产的金满堂发言大谈旗袍制作工艺,令众人很是尴尬,秦岚赶忙出面打圆场。金满堂第一天上任迟迟未归,惠莲担忧地一直等在门口,秦岚把醉酒的金满堂送回家,二人举止亲密被惠莲看在眼里,女人的直觉让惠莲感到隐隐不安。金元正式接手旗袍店生意冷淡,她不顾惠莲的反对,执意要清理库存来改头换面大换血。

第16集

金元要绣儿来旗袍店帮忙,绣儿只好答应。金元让绣儿穿上旗袍现场培训营销技巧,绣儿穿着旗袍站在门口迎接客人浑身不自在。一丁心不甘情不愿地来到旗袍店给绣儿送课时费,看见穿着旗袍的绣儿一番嘲讽被绣儿赶走,金元见一丁对自己视而不见心里不爽追出去,一丁劝金元不要入戏太深,游戏已经结束,金元气愤不已。一个肥婆来旗袍店,相中绣儿身上的旗袍,金元开出天价花言巧语哄着肥婆定制旗袍,顾客走后,绣儿对金元的行为深表不满,金元则不以为然,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说绣儿根本就不懂经营,现如今最值钱的就是手工。金元趁热打铁让绣儿充当模特,在朋友圈里开起微店。金满堂在秘书的帮助下召开全体员工大会,用三寸不烂之舌侃侃而谈很快树立了自己在公司的地位。秦岚要金满堂陪她一起去香港参加公司精英会,秦岚还给他配了一辆豪车,金满堂受宠若惊。梅奶奶翻找首饰不小心打破花瓶,里面竟然掉出两本房本,梅奶奶大惊找来家人现场质问,金满堂和金元、金宝百般解释都没能打消梅奶奶的疑心。梅奶奶打电话叫来丁少白召开紧急家庭会议,当众宣读遗嘱,遗嘱中表明要把房子留给金宝,其他人只有居住权,金宝很是尴尬,金元抱怨奶奶太偏心,梅奶奶只好拿出祖传手镯留给金元作嫁妆,金元发牢骚不肯在遗嘱上签字,梅奶奶又吵着要找婉玉回家,金元无奈只好在遗嘱上签字。

第17集

金满堂陪秦岚去香港参加公司精英会,金元在秦岚的朋友圈看到金满堂和秦岚出双入对参加宴会的照片好生羡慕,绣儿看到金满堂和秦岚状态亲昵为母亲担心。一连几个家教都被一丁气走,丁少白要把绣儿找回来,一丁不同意,表示自己可以自学成才。旗袍店生意冷清门可罗雀,金元提出进成品旗袍冒充手工旗袍促进销量,绣儿极力反对,两人争执不下,先前订做旗袍的肥婆前来取旗袍,在金元花言巧语之下试穿原本就不合身的旗袍,肥婆不小心撑破旗袍要求退货,金元百般狡辩双方发生争执,绣儿赔礼道歉把钱如数退回给肥婆才总算平息了事端。金满堂从香港出差回来给每个人都带了礼物,金元看到金宝的礼物眼红。晚上,惠莲帮金满堂收拾行李时意外发现一盒避孕套,惠莲心存疑惑,梅奶奶突然闯入发现掉在地上的避孕套,认定惠莲和金满堂有奸情,大骂惠莲狐狸精破坏别人家庭惊动了大家,梅奶奶大吵大闹要赶走惠莲一家,小二为母亲鸣不平差点说出真相,被绣儿捂着嘴巴强行拉走,梅奶奶情绪激动晕倒,惠莲害怕再刺激老太太决定带小二先回老家避避风头。第二天一早惠莲带小二刚要出门,梅奶奶醒来忘了昨晚发生的一切,死活不让惠莲离开,金满堂暗暗松了一口气。这时大家才发现金元一宿未归,众人焦急寻找。金元和几个小伙伴醉酒留宿丁家,丁少白提前从上海回来,闻到屋里满屋酒气质问一丁,金元藏在沙发下惊险躲过丁少白的搜查。

第18集

一丁悄悄带金元从窗户逃走,正好被匆匆赶来的绣儿和大农看到。金元怕回去挨骂想出歪招,装病让大农背着她从外面回家。金元谎称自己一夜未归是在医院里度过的,没想到金满堂早已经从金宝那得知金元夜不归宿是在丁家,金元还想狡辩被愤怒的金满堂掌掴,金元哭天喊地,梅奶奶闻声赶来用身体护着金元,嚷着要把女儿叫回家,众人一听鸦雀无声愣在当场,金元见事不妙赶紧认错,溜回自己房间不敢再出来。金满堂爱女心切怒气冲冲要去找一丁讨要说法,梅奶奶跟金满堂一起来到丁家,金满堂当着丁少白的面质问一丁,一丁大喊冤枉说是金元主动找上门的,梅奶奶表明来意,希望丁少白能表个态早点把两个孩子的关系定下来,丁少白面露难色语气搪塞,梅奶奶大为不悦,一丁无奈坦白他和金元只是假扮情侣而已,根本就不是恋爱关系,金满堂闻言大惊,梅奶奶赌气要跟丁少白绝交。丁少白责骂一丁,一怒之下要把一丁赶回美国,一丁苦求无果失落离开。金元被父亲教训卧床不起,金满堂心疼闺女,他把从香港带回来的礼物偷偷拿给女儿,金元这才露出笑脸,原来父亲心里是有她的,金满堂跟金元道歉,父女关系缓和,金满堂认为金元跟一丁没戏,劝金元放弃,金元根本听不进去。红姨带着几个街坊邻居来公司参观,金满堂向几个街坊介绍公司的投资项目,众人纷纷动心。

第19集

一丁被爷爷赶回美国,丁少白思念孙子辗转难眠,一丁也非常挂念爷爷。绣儿接到家政公司的电话说有个老人需要照顾,绣儿得知是丁家,误以为是一丁的恶作剧果断拒绝,金元从朋友圈得知一丁竟一声不响回了美国大为恼火。金满堂带回一个好消息,秦岚给小二在北京找到学校了,并且慷慨地包了学费,小二得知自己能在北京读书高兴地欢呼。一丁联系不上爷爷担心出事,情急之下半夜给绣儿打电话哭着求绣儿去家里看看爷爷,绣儿二话没说一口答应,匆匆赶往丁家。绣儿在一丁房间找到正在发烧的爷爷,绣儿不眠不休留在丁家照顾丁少白,一丁远程监控对绣儿指手画脚,绣儿不胜其烦,二人隔空斗嘴,这一切都被丁少白看在眼里。梅奶奶发现自己的手镯不见了,在房间四处翻怀疑家里招了贼,经金宝提醒梅奶奶在鞋盒子里找到手镯,一宗“失窃案”及时告破。金满堂和惠莲一起送小二去学校报到,惠莲担心儿子一时适应不了集体生活再三叮嘱,小二被同学取笑。金满堂陪秦岚一起出去应酬,金满堂将醉酒的秦岚送回家,秦岚借着酒劲儿向金满堂主动投怀送抱,金满堂吓得落荒而逃。惠莲在家焦急等待,金满堂心虚地钻进自己屋子,惠莲不禁再起疑心。惠莲给金满堂洗衣服时隐隐闻到一股女人的香水味,联想到昨晚金满堂半夜回家慌乱表现,惠莲没办法不让自己胡思乱想。丁少白高烧不退执意不肯去医院,让绣儿给他扎针退烧,绣儿在丁少白的鼓励下成功施针,丁少白的高烧终于退了。一丁连夜乘机从美国赶回北京,看到爷爷已经安然无恙总算松了一口气,一丁看到疲惫不堪的绣儿萌生爱意。梅奶奶得知丁少白生病,想去看望却放不下面子,金元和大农一起到丁家探望丁少白。

第20集

金元和大农看望丁少白没想到一丁竟然在家非常意外,金元大献殷勤,一丁无奈只好向金元摊牌,表明自己的态度,金元懊恼离开。红姨带着表弟牛总来公司找金满堂要海外置业,牛总爽快地买下一套商铺,金满堂成功签下一笔大单大喜过望。在红姨的鼓动下几个街坊们来到金家主动提出想跟金满堂一起投资,金满堂信心满满保证大家一定会挣大钱。金元受到冷遇回到家把气都撒在绣儿的身上,金元阴阳怪气责怪绣儿不告诉她一丁从美国回来,绣儿百口难辩懒得解释,金元对绣儿心存芥蒂。一丁从美国回来对绣儿态度大变,爷爷看出一丁的心思心中暗喜,鼓励一丁去把绣儿请回来。开学在即,金满堂拿出学费交给绣儿被金元撞见,金元趁机跟金满堂要钱想去报考电影学院被金满堂无情拒绝,金元不满大发牢骚,迁怒于绣儿。大农拼命工作把这段时间赚的钱交给绣儿,绣儿非常感动但拒绝了大农的好意。金宝自从京大落榜后一直郁郁寡欢整天把自己关在屋里,金满堂拿着学费来找金宝,金宝答应明天就去农大报到。金满堂忙于公司业务早出晚归,惠莲心事重重金元看在眼里,提醒惠莲留心金满堂与秦岚的关系。

第21集

绣儿去学校报到却没有带走学费,金满堂让金元去学校给绣儿送学费,绣儿表明自己已经向学校申请了助学贷款,金元拿着钱赌气离去,挪用绣儿的学费报了驾校,金满堂得知后教训金元。小二在学校因为钢笔跟同学打架,金满堂接到老师电话赶到学校,给对方家长赔礼道歉凭借一张三寸不烂之舌平息事端,惠莲闻讯赶来正好看到金满堂在教训小二很是不满。绣儿的银行账户收到八千块钱,绣儿回到金家一问才知道钱不是金家人存的,正在这时,一丁给绣儿打来电话,金元确信这个活雷锋肯定是一丁,立马打翻错坛子。绣儿来到丁家登门道谢,才知道一丁是拿现金去给绣儿交的学费,银行卡里的八千块钱并不是一丁所为。绣儿对丁少白万分感激,当场要写欠条承诺自己打工挣到钱马上还钱,丁少白借机恳请绣儿继续给一丁做家教,绣儿怕金元误会拒绝了丁少白的请求。大农打工归来得知一丁给绣儿交了学费很是意外,金元趁机煽风点火,大肆蛊惑大农表白要趁早,绣儿从丁家回来大农鼓足勇气想表白可还是没能说出口,支支吾吾提醒绣儿不要跟一丁走得太近,绣儿银行卡里的八千块找不到主人,这个做好事不留姓名的活雷锋成了谜。

第22集

一丁在朋友圈看到绣儿参加军训的照片动心,开始怀念和绣儿一起学习的情景非常失落。金元鼓励大农抓紧时机去向绣儿表白,还帮大农起草表白书,对大农一番培训。

第23集

在金元的指导下,大农找到绣儿打工的餐厅唐突表白,绣儿表明大学期间不想谈恋爱。秦岚不堪前夫骚扰在金满堂陪同下慌忙收拾行李住进酒店,秦岚恳求金满堂留下来陪自己过夜,金满堂无奈答应。当金满堂得知秦岚暗恋自己多年不禁心猿意马。

第24集

金元得知一丁去找绣儿并公开宣战醋意大发,鼓励大农不能放弃。金满堂一夜未归,惠莲心事重重,金元看在眼里旁敲侧击提醒惠莲要注意秦岚。梅奶奶牵挂孙子,惠莲去学校探望金宝却意外得知金宝压根就没去学校报到,全家人焦急寻找。金满堂在学校附近的网吧找到金宝,气冲冲把金宝拉回家。

第25集

金满堂一怒之下把金宝心爱的玩偶摔坏,金宝抱着母亲留下的玩偶黯然落泪,金满堂亲手修好了玩偶。秦岚从国外回来,梅奶奶留她在家吃饭。一丁在绣儿宿舍楼下求收编引来众人围观,绣儿一盆水把他浇成落汤鸡引来众人哄笑。小二因在学校偷东西被老师找家长,金满堂了解真相,亲自带小二去同学家讨回公道。绣儿如约来到丁家,一丁学习态度大变令绣儿刮目相看。

第26集

金满堂凭借自己的智慧证明了小二的清白,两个孩子握手言和。梅奶奶发现自己的祖传玉镯不见了,当着众人的面质问小二,惠莲一气之下带着两个孩子离开金家。金宝在梅奶奶鞋里找到玉镯,金满堂要去把惠莲母子叫回来被梅奶奶阻止。惠莲找工作四处碰壁,二人在一家养生会所遇到老乡大刘,身为店长的大刘爽快地收留了惠莲。

第27集

一丁去京大求收编的新闻被添油加醋上了热搜,大农和金元一起来学校找绣儿当面质问,正好碰见一丁开车送绣儿回来,金元辱骂绣儿。秦岚在养生会所点名要惠莲为她服务并百般刁难。金满堂陪秦岚出去应酬醉酒回家,不见惠莲身影倍感冷清。梅奶奶一觉醒来记忆再次断片,吵着要找惠莲。大农辞掉送外卖的工作去健身房做陪练,第一天便在健身房碰见了嚣张跋扈的一丁。

第28集

金满堂好言哄惠莲回家,惠莲不肯,两人赌气约定去办理离婚。惠莲告诉绣儿自己的决定,绣儿鼓励惠莲自食其力。二人离了婚,金满堂失魂落魄回到公司,秦岚心中暗喜。惠莲决定重新开始新的生活。绣儿去给一丁上课魂不守舍,一丁担忧开导绣儿。

第29集

秦岚提出要金满堂和她一起去新加坡开拓市场,金满堂婉言拒绝,秦岚失落。绣儿和小二亲自做了蛋糕为妈妈庆祝生日,金元在朋友圈看见一家三口的照片想念惠莲在家的日子心里不是滋味。金满堂得知公司涉嫌无照经营被勒令限时整改,马上向秦岚汇报,秦岚承诺工商手续随后补办却突然失联。

第30集

公司被查封,牛总带人到金家大闹,金元慌忙报警。警察将众人带走调查,梅奶奶情绪激动当场晕倒,金元慌忙打电话向丁少白求救。惠莲和绣儿一起回到金家却被金满堂恶言相向赶走,惠莲知道金满堂是怕连累自己。金满堂去秦岚家碰见房东正在收拾东西,才知道房子是秦岚租的,金满堂失落而归。

第31集

正在金家焦头烂额之际,梅奶奶突然不见了,众人四处寻找,没想到梅奶奶竟然自己回到家,刚一进门就昏死过去。惠莲不计前嫌回到金家精心照顾梅奶奶,惠莲坦言心甘情愿和金满堂共渡难关,二人抱头痛哭。牛总打来电话,为了救两个女儿金满堂要跟牛总拼命,警察及时赶来,牛总等人被抓,绣儿和金元获救。金宝网上查到秦岚车的线索,拉上大农和一丁一起出去抓骗子。

第32集

车也是秦岚租来的,金宝等人因报了假案受到民警的严重警告。一丁一心想要帮金家忙,丁少白怕他越帮越忙,让他别跟着瞎掺和添乱。婉玉忌日,金满堂父子三人一同含泪悼念,梅奶奶悄悄来到门外。梅奶奶回家向惠莲真诚道歉,金满堂和惠莲终于光明正大在一起。

第33集

梅奶奶不顾众人反对安排金满堂去找中介卖房,并鼓励大家无论遇到什么困难一起面对。房子真要卖了,金家人恋恋不舍。这时,从美国专程飞回来的吴先生辗转找到金家,点名要为自己的太奶奶百岁寿诞定制梅花旗袍,金满堂接下订单,在惠莲的协助下连夜赶制旗袍。小二从学校回来,梅奶奶对小二态度大变,小二受宠若惊。

第34集

晚饭时,全家气氛低沉,突然金满堂被警察带走调查,原来秦岚良心不安去派出所自首,洗脱了金满堂的嫌疑。魏新亲自登门邀请金满堂参加老爷子八十大寿并向金满堂提出合作,欲将旗袍店发扬光大走向世界,魏新不让金满堂卖房子,他来帮金满堂还债,钱作为他入股资金,金满堂感激不尽。一丁终于如愿考上京大留学生,举办了隆重的庆功宴,一丁播放他与绣儿的点点滴滴的视频记录,绣儿大受感动。

第35集

一丁当众向绣儿表白却遭到拒绝,金元和大农目睹心里不是滋味。绣儿准备跟大农摊牌,大农不敢面对。经过精心筹备,旗袍秀隆重举行,金满堂压轴登台发表感言,惠莲感动落泪。奶奶要给二人补办一个婚礼,金满堂和惠莲感慨良多,一路走来,他们终于成为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