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剧透慎点» 破局1950

41 集连续剧

破局1950

何明翰、苗圃、侯天来、王放

简介

1950年,新中国刚刚成立,国民党残余特务潜伏在辽东地区,伺机破坏。安东市公安局特别行动处侦查员韩立冬在调查特务组织时,误杀了潜入敌方执行秘密任务的我方军官王守成;一心要替未婚夫王守成继续执行任务的刘玉娥不得不和韩立冬成为了搭档,一同调查潜伏在安东的敌方特务。与此同时,军统特务周春山召集骨干手下,全力实施“惊雷计划”,企图瘫痪沈安铁路线,为国民党反攻大陆做准备。中国志愿军渡过鸭绿江,打响了抗美援朝的枪声,沈安铁路成为朝鲜前线的生命线,韩立冬和周春山都意识到,围绕沈安铁路线将展开一场殊死战斗。为了执行春雷计划,周春山频频出招,轰炸电厂、爆炸隧道、用假盘尼西林妄图毒害志愿军,但是每一次危机都被韩立冬和刘玉娥为首的公安化解。而除了周春山,安东似乎还潜伏着其他派别的特务组织,这使得安东的局势更加扑朔迷离。经过一次次的生死行动,刘玉娥渐渐放下了对韩立冬的怨恨,两人之间培养出了无间的默契。却在此时,已经“死去”的王守成又突然出现,并在周春山的设计下将韩立冬牵扯进一系列的谋杀案之中,王守成究竟是敌是友?

第1集

1950年秋天,开往安东的508次列车上,正准备去安东市公安局报到的侦察员韩立冬发现可疑人员,于是下车跟踪。潜入18号院后发现这里竟是一处特务窝点,韩立冬与众特务展开了激烈枪战,击毙了特务头子孙正义,并在门口的花盆底下发现一把神秘钥匙。坐上继续去往安东的列车,韩立冬在火车上拾到了一条红围巾,围巾的主人刘玉娥让韩立冬感到似曾相识。此时,一个神秘男子正对着这列从远处驶来的火车虎视眈眈……火车在黑夜的野外继续行进,突然一声巨响刺破了山林的宁静,火车爆炸脱轨。一片混乱中,特别行动处处长郑新民等公安人员赶到,指挥救助现场,自称是医生的乘客周春山也协助大家救护伤员。韩立冬得意地向郑新民汇报18号院的枪战,自以为立了一大功,不料郑新民却告诉韩立冬,孙正义早在一年前就被击毙……18号院疑点重重,郑新民决定向上级反映此事。周春山回到济民药房见到掌柜吴孟林,原来两人都是保密局的情报人员,而周春山则是保密局派来安东策划国民党反攻大陆的特派员。经分析两人判断这次事件很有可能是孙正义的手下“独狼”所为。安东公安局,韩立冬前来报到。郑新民悲痛地告诉韩立冬,他打死的“孙正义”其实是我方为寻找日军秘密军火库而打入敌人内部的同志王守成,王守成同志即将结婚,他的未婚妻就是红围巾的主人刘玉娥……为了调查近期出现的这些意外事件,郑新民设立特别行动小组,由刘玉娥同志担任组长,韩立冬作为刘玉娥的搭档。

第2集

韩立冬得知父亲要让自己和青梅竹马的干妹妹赵大妮成婚,韩立冬劝说父亲,父子俩为此争执不下。此时,潜伏的各方特务蠢蠢欲动,周春山接到一封来自内调局的“做寿”邀请信,吴孟林认出内调局发来的暗号。同时,郑新民也收到了606次列车被炸的检举信,得知孙正义当晚要在18号院内摆宴见重要的客人。韩立冬毛遂自荐,替郑新民侦察情况。当晚,周春山与吴孟林扮成老人到18号院子附近的酒楼等待,韩立冬也带人在房顶上埋伏好。谁知18号院一直悄无声息,两队埋伏的人却互相发现了对方,韩立冬立刻带人去追另一伙埋伏的黑衣人,黑衣人借助夜色逃脱。此时,周春山和吴孟林才知道他们被算计了,幸好没被公安逮住。同时他们也得出除了孙正义之外在安东还有一伙人要置他们于死地。与此同时,韩立冬和郑新民也知道检举信是圈套。周春山决定起用潜伏在沈安铁路局的特务57号。可周春山不知道的是57号是国防部二厅的隐藏特务林丽,她和手下沈翔表面为周春山做事,实际是想要跟周春山争夺在安东的控制权,是她假扮孙正义设下“鸿门宴”,企图利用公安局除掉周春山。韩立冬在街上碰到好友顺子和张文远,张文远在铁路局工作,一直喜欢大妮,韩立冬爽快地答应帮助撮合两人。夜晚,美军的飞机突然轰炸安东,炸毁了新民街。韩立冬得知曾有人看到楼上有像探照灯一样的红光,韩立冬在废墟中搜索,找到一个圆弧形的铜盆,猜测这是用来向飞机打信号。

第3集

被轰炸最严重的那栋楼就是战时铁路运输调度部门,因此郑新民和韩立冬分析是铁路局内部有鬼。与此同时,周春山也从57号那里得知了这个消息。韩立冬在铁路局张局长的帮助下假装新员工潜入铁路局调查,很快确定老王就是藏在铁路局的内鬼。张局长派人每天监视老王的行动,而张局长的计划却被林丽偷听。林丽心生一计,想让周春山出面,将老王灭口,再乘机将周春山一网打尽。刘玉娥一直负责电台的监听,她向郑新民汇报,最近一直监听的“老鬼”的电台目前处于静默状态,但就在新民街爆炸前一天,他们发现了另一个神秘电台信号,发报方式不同于“老鬼”的电台。郑新民确认了目前有两股国民党势力在给台湾送情报,他要求尽快揪出特务势力。刘玉娥根据监听发现电报信号的发出地就在铁路仓库附近,她立刻带人赶去调查却扑了空。抓捕老王当晚,老王化装成女人后顺利逃脱监视,却被沈翔推下了山崖,摔在周春山和吴孟林面前。韩立冬闻声赶来,却看到了周春山和吴孟林,看到老王还在喘气,韩立冬让周春山先救人。周春山暗示吴孟林杀了老王。面对韩立冬和郑新民的盘问,周春山虽都能一一化解,但还是引起了郑新民的怀疑,郑新民让韩立冬与刘玉娥调查周春山的底细。

第4集

周春山认为神秘组织力量强大,让57号停止工作,保持潜伏,并调遣秦彪的别动队来安东支援他。郑新民对外宣称老王坠崖事件结案,私下里则派韩立冬继续调查藏在食堂中的特务。韩立冬来到济民药店,表面上是来表彰周春山在606次列车被炸事件中英勇救人,实际目的是试探周春山的情况。韩立冬一边下棋一边试探性地询问周春山的来历,周春山立刻警惕起来回答得滴水不漏。周春山也趁机借着话头反问韩立冬朝鲜战势的情况,韩立冬也警惕地敷衍着。两人你来我往互相试探一番没有输赢。登着王守成事迹的报纸被独狼看到了,他回想起自己与孙正义的最后一次见面,仔细回忆着细节,他不敢相信最后一次见的居然是伪装成孙正义的王守成。独狼立刻回家安抚好妻子香兰就离开了,说是出去有事要办。刘玉娥也看到了报纸,回想起与未婚夫的过往也不禁流下了眼泪。周春山和吴孟林也看到了报纸,他们也是吃了一惊,因为连被他们策反的孙正义的手下孟铎也一直没认出来孙正义是个假冒的。韩立冬在王守成同志的墓前发誓:一定会替他完成任务,欠他的这条命,任务完成后一定还。大家走后,刘玉娥站在墓前满脸泪水,努力挤出笑容。秦彪来到安东向周春山报到,周春山向吴孟林、秦彪提出了自己欲抢军列的计划。这天白天,秦彪乔装打扮混入安东火车站勘探情况。晚上,他们声东击西,先点燃车站的临时仓库,借大火转移众人视线,趁乱偷走车厢内的武器。韩立冬发现了一名哨兵站岗时没有戴帽子,便察觉此人定是特务,双方随即展开枪战,刘玉娥凭借精准的枪法和丰富的战斗经验将特务一一击毙。秦彪见势不妙,带领众特务撤退。而韩立冬和刘玉娥在军列车厢内发现了炸弹。韩立冬让其他人离开,自己和刘玉娥留下,成功拆弹。

第5集

刘玉娥和韩立冬带上武器弹药向特务撤退的方向追去。韩立冬和刘玉娥顺着轧道车进入山林,在断崖下,韩立冬从行路痕迹推测出特务们已经爬上断崖,刘玉娥二话不说徒手爬了上去,韩立冬见后惊叹不已。天黑后两人决定天亮再追,便找到一处山洞休息。公安在车站清点因火灾而造成的损失,郑新民在临时仓库的火灾现场发现了白磷,推测着火点应该是这里,根据留下的马车痕迹,郑新民判断出特务逃跑的路线,立马派人寻找韩立冬和刘玉娥。刘玉娥和韩立冬两人露宿山洞,刘玉娥打了一只野山鸡给饥肠辘辘的韩立冬,韩立冬心中感激。秦彪在山中发现韩立冬和刘玉娥的身影,仓皇逃离,但还是被韩立冬与刘玉娥发现了他们的痕迹。韩立冬再次因误杀王守成向刘玉娥道歉,刘玉娥警告他不要再提王守成的名字。韩立冬和刘玉娥在老龙背镇打听到秦彪等人的行踪,韩立冬扮成去山里进山货的客人。很快将特务锁定在德发山货行,决定放长线钓大鱼,引出军火下落。晚上,韩立冬和刘玉娥偷偷到货行内侦察,听到老板姜宝山和掌柜曾国林谈论孙正义(王守成)的八卦。姜宝山察觉到屋外有人,立马大喊,院内立马灯火四起,众伙计将两人包围,为了救下韩立冬,刘玉娥持枪击中姜宝山,还没有说出枪被运往哪里,姜宝山就吐血死去,刘玉娥为自己的冲动自责不已。回到安东郑新民的办公室刘玉娥向郑新民检讨自己的失误,韩立冬在一旁一直试图帮忙解释。刘玉娥并不想为自己的行为寻找借口,极力承认自己的错误,请求处分。郑新民严厉地批评了两人无组织纪律擅自行动的行为,却始终未忍心给刘玉娥处分。郑新民判断德发山货行肯定是特务的联络点之一,于是安排人在山货行埋伏,伪装成正常营业的样子,等待特务上下线的到来。

第6集

晚上郑新民找韩立冬继续问话。韩立冬分析到他们遇到的对手是一批训练有素的人,并且对安东铁路的情况非常熟悉。郑新民决定成立小分队抓捕他们,韩立冬自告奋勇要加入。周春山开始为捣毁铁路线筹划着,他给吴孟林分析时局,首先就想到了德发山货行。炸毁铁路线就需要大量的武器弹药,吴孟林提议向美国索要武器空投,而周春山坚持必须要找到独狼、找到秘密军火库才是一劳永逸的办法。周春山让吴孟林向台湾发电报说自己正在制定“惊雷计划”。根据山货行伙计供述,他们一直有一个稳定的顾客朱老板,韩立冬决定从朱老板下手调查。老贾给韩立冬、刘玉娥讲德发山货行的情况,韩立冬和刘玉娥对其中一个叫朱老板的人产生怀疑。韩立冬、刘玉娥和老贾埋伏在德发山货行准备抓朱三,朱三进入货行后发现不对劲欲离开,但为时已晚。韩立冬与刘玉娥从朱三嘴中没有套出信息,只得放他走。韩立冬却在朱三走前假模假样地给他算命,告诉他命里带凶命不久矣,还嘱咐他千万别摔跟头,听了此话的朱三在路上果然魂不守舍摔了几个跟头。原来韩立冬看出朱三心中有鬼且迷信,便故意吓他让他分寸大乱,然后露出马脚。此时传来共军准备渡过鸭绿江向朝鲜出兵的消息,周春山大喜过望,认为共军胆敢与美国人叫板是自不量力,这正是反攻大陆的好时机,马上下令让秦彪摸清沈安铁路、隧道的情况。边防军士兵巡逻时发现了秦彪,秦彪以打柴为掩护,摆脱了士兵的怀疑。台湾和美国都不相信周春山向他们提供的有关共军出兵的消息,为了查清情况周春山决定亲自走一趟沈安铁路。周春山、吴孟林和秦彪来到安东火车站,周春山大方地与韩立冬打招呼,刘玉娥这才知道就是周春山在606次列车上救了自己。朱三终于向韩立冬坦白自己的特务身份。

第7集

原来孙正义死后朱三就听从保密局辽东站站长吴军师的调遣,还说受孙正义之命帮忙找独狼。韩立冬、韩世福、赵大妮、小凤聚在一起为即将参军的谷雨送行,大家都依依不舍。第二天,谷雨就登上了参军的列车。韩世福照常检修轨道,此时,鸭绿江大桥上出现了爆炸的轰鸣声。美军用炮弹炸断了鸭绿江大桥,正在行驶的火车被迫紧急逼停。这严重耽误给前线运送物资,韩世福主动申请抢修铁轨。周春山收到重要情报:辽东的神秘力量就是国防部二厅的督查组组长,代号老刘。并且,美国远东情报局将派遣特派员来到辽东,面对混乱的局势,周春山决定用57号(林丽)来争取辽东地域的控制权,控制新来的特派员。没料到美国来的特派员“老鹰”刚落地,就被刘玉娥抓获,审讯中他自称被美国远东情报局征用为特务,这次来是要与保密局的吴军师联系。韩立冬主动请缨,扮演“老鹰”去和特务接头。第二天韩立冬如约到达东北饭店与保密局的人见面,四周也早已埋伏好了公安,然而对方迟迟没有出现。韩立冬回到酒店房间,收到了一张纸条,纸条上写着:聚春楼吴军。

第8集

韩立冬在饭店门前叫了黄包车,却被黄包车夫拉进一个僻静小巷后,被枪顶着上了一辆汽车,随即又被套上头套。刘玉娥随后赶到却见巷子里空荡荡的,心知不好立马借了辆摩托追赶而去,一路跟到顺天旅社门口。韩立冬进入三号上房,沈翔早已在此等候,确认身份后,韩立冬问起何时才能见到吴军师,沈翔邀他在此住下并听从他的安排,韩立冬只得应下。林丽向周春山和吴孟林汇报与美国特派员见面的情况,这是57号第一次与周春山见面。周春山听闻韩立冬是“老鹰”,心中既欣喜又疑惑,表示一定要多加试探。顺天旅社对面的房里,刘玉娥正在做紧张的部署。韩立冬通过套旅社服务员的话定位了自己的大致位置。不久,便听到楼下有熟悉的声音传来,他开门假意询问情况,看到正是刘玉娥等同志假扮乡下夫妻进入旅社,故意大声吵嚷。刘玉娥住进了韩立冬旁边的房间,韩立冬用摩斯密码与刘玉娥隔着墙交流情报。沈翔回到旅社,韩立冬与沈翔喝酒称兄道弟,沈翔透露自己是52号,而吴军师是一个留白胡子的老头,特派员是个戴着眼镜的老头。韩立冬告诉沈翔自己把电台埋进了山里,而且还埋了金条,说完就醉倒酣睡了过去,沈翔见状便离开了。韩立冬睁开眼,目光清明,完全不是喝醉的样子。两个公安冲进来,抓住了韩立冬,逼问他的身份,韩立冬心中清楚这是沈翔对自己的试探,便装傻一一应对,这时沈翔进到审讯室里,告诉韩立冬他是公安。刘玉娥推测这里是特务的一个联络站,不久刘玉娥便发现特务盯上了他们,决定假借怀孕要生产,离开前向韩立冬传达了讯号。韩立冬通过了第一轮试探。第二天清晨,沈翔叫上韩立冬,要去山上挖电台,刘玉娥紧随其后,一路跟踪。

第9集

韩立冬向组织发报,沈翔却突然拿枪指向了韩立冬,刘玉娥在远处,枪口对着沈翔,气氛紧张。周春山跟吴孟林冷眼旁观沈翔对韩立冬的一系列试探,冷静分析形势后周春山突然意识到韩立冬绝不是“老鹰”,真正的特派员“老鹰”应该已经被公安抓了。他决定将计就计,给韩立冬“接风洗尘”……刘玉娥看到韩立冬传递的信息,第二天,公安埋伏在聚春楼附近,特务们用计吸引了公安的注意力。骑车跟随韩立冬的公安不小心撞到行人,结果跟丢了韩立冬。韩立冬坐的黄包车还没到聚春楼,半途中突然链条断了,正当他下车帮忙查看的时候,突然被人从后背一棍子打晕过去。晕过去的韩立冬被绑在一个房间里,另一间屋子周春山、吴孟林、秦彪和林丽暗中观察着他。秦彪想为死去的兄弟报仇,而吴孟林责怪秦彪太冲动,不应该对韩立冬动手,以韩立冬在公安的地位,他如果突然失踪必然引起轩然大波,而特务这边就容易暴露。周春山思考了一下也决定暂时不动手。郑新民知道韩立冬失踪了大为恼怒,立刻下令控制顺天旅社。这边韩立冬醒来,一个蒙面人不断试探他。韩立冬坚称自己是特派员,蒙面人令人松绑并给他奉茶。韩立冬从茶的品种和品质推断出蒙面人的来历,并且从蒙面人所持的枪认出他们就是上次抢军列的那帮人。这时蒙面人提议玩“俄罗斯轮盘”的游戏,韩立冬毫不犹豫地举枪对着自己连开5枪……周春山派人告诉秦彪,韩立冬不是“老鹰”,执行第二套方案。但对着57号和吴军师的面,还是打太极一般说着韩立冬有可能是“老鹰”。秦彪强迫韩立冬喝酒,强行将他灌醉。当韩立东再次醒来,已躺在郭家烧锅的房间里,身边竟有一张他和一个女人亲密相拥的照片,而他对发生了什么毫无印象。当他出门后,又发现酒缸里有一个死人,此时刚好有百姓经过看到,便误以为韩立冬是杀人凶手。韩立冬在郭家烧锅检查出五具尸体,群众却吵着说他是杀人犯。

第10集

韩立冬被关了禁闭,韩立冬向郑新民和刘玉娥汇报了所有发生的事情,并拿出了那张照片。韩立冬解释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是被陷害的。周春山觉得老黄的电台不可靠了,下令启用第二套电台密码方案。韩立东和刘玉娥根据照片相纸的线索找到一家照相馆,并了解到洗照片人的身上有伤,接着又顺藤摸瓜在医院得知这个化名“何田”的洗照片人将会在两天后来医院复查。台湾发来电报,下令建立辽东先遣军,并任命周春山为先遣军司令,统辖辽东一切地下组织。周春山踌躇满志,他要让惊雷计划在辽东大地一声声炸响!周春山在先遣军内部成立天地人三个支队,任命秦彪为先遣军行动总队兼天支队队长,任命吴孟林为先遣军参谋长。并下令让老刘尽快露面与大部队会合。沈翔接到这个消息后,犹豫到底要不要和周春山联系,林丽晃着红酒杯,笑而不语……两日后,刘玉娥和韩立冬乔装来到医院,准备抓捕何田。两人一路跟踪他到一个大院,只见院内摆设宴席,秦彪正坐在里面跟特务们喝酒。韩立冬、刘玉娥在暗中观察情况后潜入房间内,找到了照片和底片。这时何田突然出现,刘玉娥三两下便解决了他。朱定军带人跟刘玉娥、韩立冬一起来到特务们的大院,发起总攻。枪战中,狡猾的秦彪让特务从前面向外冲,他自己悄悄从后面逃跑了。

第11集

特务向公安交代了关于先遣军的情况,也交代了在郭家烧锅杀人案的事。经过对照片的仔细辨认,几乎可以确认就是铁路局宣传部的林丽,刘玉娥急忙带人去抓,但林丽已逃之夭夭。天支队刚一成立就被公安突袭,损失惨重。澡堂里,乔装打扮的周春山和吴孟林与三六九见面。周春山用金子拉拢三六九,让他做了辽东先遣军地支队的支队长。韩立冬带人找到朱三的妻子王春红。秦彪终于找到了独狼,并暗中跟踪他和何香兰。独狼察觉,暗中袭击秦彪,秦彪的脖子和手臂各中了一刀。何香兰只说自己的对象名叫“三哥”,韩立冬决定安排当地公安监视何香兰家。

第12集

独狼用鞭炮吸引监视者的注意力,趁乱约何香兰今晚逃跑。何香兰来到火车站并没有见到独狼,而是被及时赶来的公安带回了家。独狼要用秘密军火库的消息换回何香兰,郑新民决定趁此机会设伏抓住独狼。公安埋伏在辽宁大饭店,周春山、吴孟林和秦彪也来到饭店附近勘查情况。几方人马齐聚辽宁大饭店,突然门口一阵爆炸……周春山看到这一切立刻离开了现场。刘玉娥马上和韩立冬开始排查饭店内的炸弹装置。韩立冬和刘玉娥终于找到了炸弹,但刘玉娥却不慎踩到了地雷。

第13集

公安人员护送着何香兰也出了饭店,突然迎面与一个女人不小心碰了一下,惊慌失措的她们没太多想就回家了。这时林丽将刚刚划破何香兰手的注射器扔到了路旁。独狼回到家里正要进房间,突然院子里有动静,独狼警惕地躲到一边。蒙着脸的王守成进来院子,两人厮打到一起。王守成受伤,独狼逃跑。当刘玉娥剪下炸弹的那一刻就爆炸了,原来那是枚烟雾弹而不是炸弹,两人被送到医院。得知独狼将自己当作诱饵,伤心的何香兰将她与独狼冯家栋相识相爱的过程告诉了刘玉娥。刘玉娥和韩立冬发现独狼给何香兰的纸条是铁路的专用信笺,怀疑独狼就藏在铁路内部。

第14集

美军飞机不停地轰炸鸭绿江大桥,修复难度极大,铁路局决定请刘工解决此事。结果刚出家门的刘工就被击毙,公文包被林丽拿走。韩立冬和刘玉娥到现场勘查,在不远处的水塔顶部发现了狙击手的痕迹,分析是有两组杀手,一组远距离狙击,一组近距离埋伏。张局长回忆起开会修桥的情况,参加会议的人都听到他打电话邀请刘工,刘玉娥和朱定军表示张局长自己也有嫌疑,引起了张局长的不满,韩立冬及时圆场避免矛盾,韩立冬发现张局长说话声音大,怀疑是有人偷听,经过调查,果然发现在会议室楼下的水房,通过暖气管就能把楼上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公安决定守株待兔抓到偷听的人,当朱定军在水房伏击时,却只等到了张文远来打热水……

第15集

前线伤员因为没有物资被饿死,后方却因为货物积压不得不将溃烂的物资倒掉,矛盾一时难以化解。周春山得知此事后,决定趁机实施惊雷计划的攻心战,贴传单造谣志愿军内讧。大家商讨后决定利用封冻的鸭绿江靠人力搬运物资,同时秘密组织修建便桥。周春山决定亲自拜访韩立冬,了解公安局的动向。公安开会分析了最近的调查结果,公布了对潜藏在安东的三股势力的调查结果,郑新民根据目前局势下达了应对方案。韩立冬带回了有关卢工程师的信息,他发现卢雨田就在安东,外号“麻秆儿”。正当大家苦苦寻找卢雨田时,郑新民却收到了一张工程图。韩立冬和刘玉娥终于在赵记酒馆找到了卢雨田。

第16集

卢雨田答应帮助修便桥。张局长决定聘用卢雨田当铁路局的技术顾问,并答应会帮助他把妻女接过来。夜晚,周春山和赵大妮私下见面,原来赵大妮曾经是周春山的学生,两人在言谈中互相试探。周春山收到台湾的电报,老刘的特别督查组将正式纳入周春山的先遣军,老刘这次反应迅速,率先发电报约好见面的时间地点。秦彪根据老刘提供的情报果然拿了一大批崭新的枪支回来。面对铁路局内部隐藏的特务,郑新民和韩立冬商量后决定将卢雨田安置在铁路招待所。

第17集

刘玉娥腹痛,韩立冬带着刘玉娥到周春山那里把脉求药,周春山见两人关系暧昧,想通过帮刘玉娥治病,乘机拉拢韩立冬。卢雨田带病工作,他告知张局长,架设便桥以及和沈安铁路联通的便线地址一定要保密。张局长决定由韩世福任施工队长带领工人修便桥。为了引特务上钩,韩立冬将53次列车上载满了运往前线的特需药品的消息传播出去。火车运行时,突然车厢内一片黑暗,果然有几个人偷偷潜入车厢,被公安抓了个正着。公安审讯却没有问出什么有用的信息。原来这只是周春山的一个试探。

第18集

朝鲜,韩谷雨驾驶的火车遇上了空袭,躲进隧道才避开了炮轰,但同伴大冯驾驶的车组却没有躲过美国的袭击。台湾电报催促实施惊雷计划,周春山认为不可以轻易行动。几个青年在街上发起捐款,路过济民药店时青年们嫌弃吴孟林只捐出一万,周春山闻声赶来向大家宣布,即日起一个月内,本店所有的盈利都将作为捐款支持前线的志愿军,众人听后鼓掌欢呼。周春山与吴孟林分析当下的情况后,决定找三六九手下的会道门道长造谣生事,一为扰乱民心,二为引开公安的注意力以便为秦彪的下一步行动创造机会。

第19集

大街小巷贴满了天君道宣传天将降大劫难的传单,引起民众恐慌。顺子的三叔曾是天君道的人,韩立冬和刘玉娥打算从他入手调查此事。顺子带着两人潜入天君道的开坛仪式,却被困在了天君道,有任务在身却反被道长姜明怀监视。三六九和乔装后的吴孟林正在悦来客栈喝酒,听了姜明怀的汇报,吴孟林心想不好,便匆忙离去。刘玉娥跟踪姜明怀跳进客栈大院内,刚一进去就被认作土匪抓了起来。公安冲进院子,姜明怀却被悦来客栈的伙计乘乱放走。经过调查,韩立冬得知姜明怀是悦来客栈的伙计李来福(栓子)的舅舅,栓子向公安交代了所有事情。

第20集

刘玉娥带领相关同志将反动分子抓捕起来。韩立冬再次来到济民药店帮刘玉娥买药,周春山留韩立冬下棋,韩立冬在书架上看到一本《御城棋谱》,便顺手翻看了起来,不料这让周春山惊惶失措。刘玉娥在执行任务时腿伤复发,韩立冬背她离开,这一幕恰好被韩世福看到。老韩误以为儿子和刘玉娥有私情,大发雷霆将韩立冬赶出了家门。韩立冬向单位申请宿舍住宿,谁料宿舍都安排给了修铁路的工人。韩立冬又向顺子和张文远求助,也是无果,这下韩立冬无家可归可犯了难。醉酒的韩立冬在街上游荡,被赵大妮接回了自己家。原来这都是韩世福设计的,他故意把韩立冬逼到赵大妮家,借此撮合二人。

第21集

郑新民组织公安同志紧急抢修发电厂,韩世福和顺子等工人也在江边点亮火把,工人抓紧时间修建大桥。济民药店,周春山和吴孟林点起早已准备好的蜡烛庆祝惊雷计划终于炸响。第二天一早,周春山上街想看看人民对突然停电一事的怨声载道,结果大街上却热热闹闹地一切如常。周春山在早点摊上听说人们议论昨晚公安连夜抢修,对公安的行事效率赞不绝口。周春山在早点摊听到群众对特务恨之入骨的话语,只能尴尬离去。刘玉娥让韩立冬帮她找房子,韩立冬向五婶开口收留刘玉娥在此暂住,大妮竟爽快同意。周春山收到了老刘想要与他合作的电报。就在他看老鬼给他发的密报时,电来了。这么快就重新供电,周春山很是失望。

第22集

韩立冬突然想起之前到济民药店时看到过一箱蜡烛,不禁开始起疑,决定到药店重新查看。机警的周春山早就做好了准备,瞒过了韩立冬,排除了嫌疑。韩立冬抓到正打算逃跑的顺达杂货行老板胡晓,胡晓向他们坦白了如果这次钱送不到茂林商贸行,三六九就会杀他全家。韩立冬假扮成胡晓的小舅子冯占魁,来见张成栋谈生意,见到了大掌柜杨海和商贸行东家钱茂林。周春山得知茂林商贸行已经引起了公安的怀疑,正好借此机会让他们来为自己运送美国来的“重型炸药”——盘尼西林注射液。当晚,韩立冬就带着公安人员搜查茂林商贸行。

第23集

钱茂林等人早已按照吴军师的指令转移了货物,公安无功而返。蹲守的韩立冬体力不支昏了过去,只得回五婶家养病。朱定军继续监视茂林商贸行,他半夜潜入商贸行,发现里面贮存着大量盘尼西林注射剂。韩立冬从山口检查站的士兵处查到孟铎昨天经过此处,车上装的是文具,登记的名称是东升文具店。韩立冬和刘玉娥来到东升文具店,嘱咐辖区派出所盯紧了这家店和老板孟铎。流落街头的二柜张成栋被朱定军接到观察哨,揭发了钱茂林的罪行,还透露今晚他们就会把盘尼西林运走。当晚,朱定军带人把盘尼西林扣住,却没抓到钱茂林和杨海。

第24集

韩立冬等人在东升文具店也扑了个空。此时,独狼正在扳道房休息时,有铁路工人来通知他明天公安来给他们开会。韩立冬和刘玉娥发现茂林商贸行有一个隐藏的地下室,里面摆满了蜡烛貂皮等货物。韩立冬推测这批盘尼西林一定有鬼。为了能一举炸瘫痪沈安铁路,周春山下令尽快找到工程师卢雨田。此时,老刘向周春山发来电报,告知他们公安正在组织专家化验这批盘尼西林,周春山告诉吴孟林,那批盘尼西林里加了慢性毒药,没那么容易被查出来。吴孟林给钱茂林和孟铎摆了鸿门宴,吴孟林将钱茂林杀死后,要求孟铎向公安自首走私盘尼西林,孟铎假装答应。

第25集

夜里,孟铎逃走。客栈伙计发现钱茂林吊死在房梁上,韩立冬和刘玉娥赶去现场勘查,推测钱茂林是他杀。郑新民终于带来了药里有慢性毒药的消息,众人一听都气愤不已。老刘发来电报,盘尼西林被烧了,周春山于是让吴孟林准备风湿膏,假意给韩世福送药,借机探探韩立冬的情况。邻居告诉他韩世福最近忙着修桥回不了家。周春山一听修桥心里大惊,把药转交给邻居就离开了。逃出来的孟铎来到了同伴老蔫儿家。孟铎决定带大家偷一批军列上的武器。

第26集

43次军列被盗的消息传来,韩立冬和刘玉娥连忙赶去现场勘查。韩立冬想起来张文远对沈安铁路非常熟悉。张文远研究了地图后指出葫芦屿附近符合作案条件。韩立冬和刘玉娥立刻准备赶往葫芦屿勘查。韩立冬和刘玉娥把情况汇报给郑新民,郑新民决定将计就计,将军列被抢的事登报说出去,就说是先遣军干的。中午汇报完工作韩立冬双手提着一双破鞋抱怨着,都怪刘玉娥让他跑步上班,把好好的鞋都磨坏了。刘玉娥不吃他这套,说旧鞋破了可以补,换了新鞋接着跑。

第27集

孟铎一伙人拿到枪后,到吴军师的另一个联络点龙发贸易行杀人越货。第二天,韩立冬等人接到报警到龙发贸易行勘查杀人现场。韩立冬根据以往经验还刻意叮嘱公安小赵注意围观人群中特别关心案发现场的人,小赵果然盯上一个青年并跟踪他。这时秦彪趁小赵不备把青年接走,两人消失在人群中。周春山看到报纸上刊登的有关43次军列被抢的通缉令,他们推测是有人故意冒充栽赃给他们的。孟铎带领兄弟们把山洞当成他们的临时基地,秦彪偷偷跟踪他们得知了这一据点。郑新民等人通过刘经理的证词和一系列证据,分析出抢劫列车和抢劫贸易行都是孟铎一伙人所为。为了抓孟铎等人,公安人员分头行动,韩立冬和刘玉娥发现了老蔫儿的行踪。

第28集

另一支神秘的特务也在山里寻找孟铎等人。刘玉娥和韩立冬找到了孟铎藏武器的山洞,两人和特务展开激战,韩立冬受伤昏迷,千钧一发之际,朱定军带着公安来到,击毙了在场的特务。周春山听过秦彪向他汇报的情况后,觉得此事是老刘所为,而且孟铎是老刘安插在自己周围的人。韩立冬醒来时已经身在医院,身边是殷勤照顾的赵大妮,韩立冬心不在焉一直挂念着刘玉娥。刘玉娥买了鸡准备给韩立冬补身子,路过济民药店时被周春山看到,周春山尾随刘玉娥来到五婶家,在门口叫住了刘玉娥,说好久没见韩立冬了想来看看他。刘玉娥告诉他韩立冬受伤的事。周春山趁机说要送他老山参顺便帮他看看身体。刘玉娥把周春山领进韩立冬房间,大妮儿和文远正在陪着韩立冬。周春山临走时带着大妮一同回药店抓药,看到这一幕的刘玉娥若有所思……

第29集

周春山和吴孟林假扮小商贩来到五龙山附近,借机向买糖的小朋友打听情况,不料小朋友们却异常警觉,两人只得慌忙离开。秦彪化装成卖货郎在村中勘查情况,也发现了有军人在村口排查行人。这些迹象让周春山推测出共产党也许在这附近修建秘密便桥。为了搞清楚情况,周春山让三六九在五龙山公路杀人越货,其真实目的,是想看看共军对此作何反应。张局长等人推测,特务可能已经知道他们要在五龙山修建便桥的事情,因此他们除了严加防守,还要主动出招。

第30集

周春山、吴孟林和秦彪伪装成进药材赶着马车沿五龙口勘查,被人截住进行常规排查。周春山看公安没有更大的反应,推测他们可能并没在此修便桥,于是督促手下加紧找独狼和盯紧卢雨田好早日找到最佳爆破地点。所有人在江边看着火车在便桥试通车,火车开了起来,大家都很振奋。突然韩世福发现了问题,张局长立马招集卢雨田开会讨论路基下沉问题。卢雨田亲自制定加固方案并带着韩世福等人在现场指挥。台湾向周春山发电报,要他们推迟惊雷计划,并听从老刘调遣。三六九在铁轨安装定时炸弹时被小崔发现,紧急撤退。郑新民发现三六九大费周章安装的炸弹火力却很小,怀疑特派员是否有其他目的。

第31集

秦彪将孟铎的行踪汇报给周春山,周春山决定顺水推舟。韩立冬接到济民药店吴掌柜报案,说店里的小德子采药时被打了。韩立冬和刘玉娥来到富源山隧道附近调查,夜幕降临,二人听到孟铎的手下在附近说起他们要向美国飞机打信号的行动计划。韩、刘两人听后迅速回去报告郑新民,郑新民紧急部署,在他们计划实施当日在富源山隧道附近埋伏了大量士兵。行动当日,孟铎带着手下实施任务,秦彪潜伏在附近,看到孟铎和公安两方都已部署完毕……孟铎等人被擒获,美国飞机也被高射炮击中,听到老刘栽了这么大一跟头,周春山颇为得意。老蔫儿被捕后向韩立冬招出孟铎、沈翔还有老刘。刘玉娥结合之前美机轰炸铁路运输中心的案子和暗杀刘工程师的案子的作案特点,推测这三起案子很有可能都是老刘所为……此时,特务新电台的大致方位被锁定,就在铁路局的宿舍里。韩立冬带人搜查,查到张文远房间。

第32集

周春山终于见到了乔装打扮的老刘——林丽,老刘和周春山约定一起找出独狼,她告诉周春山自己在何香兰身上下了慢性毒药,企图以解药为要挟逼独狼出现。何香兰毒发,周春山等人急忙赶往沈阳想要抢在老刘前面抓获独狼。得知何香兰病情的郑新民也派韩立冬和刘玉娥赶往沈阳营救何香兰,并调查事情真相。韩立冬决定在报纸上刊登出何香兰的病情向群众寻求解药,也是为了告诉独狼何香兰所在医院的地点,以及是国民党特务给何香兰下的毒药,从而达到挑拨离间的目的。独狼看着两份图纸,在火车站和医院之间犹豫不决。独狼潜入何香兰病房,没想到躺在病床上的却是刘玉娥。公安围追独狼,但独狼却被沈翔劫走。又被老刘抢了先,周春山大发雷霆。

第33集

沈翔将独狼关在密室中,一个蒙面男子将他救走。神秘卡车司机金文昭将独狼逼迫自己的过程一五一十地告诉韩立冬,按照金文昭的信息找到了火车站特务交换情报的地点。周春山对独狼被救走的消息非常吃惊,因为这说明独狼并非独自行动,面对越来越复杂的情势,周春山决定与老刘联手。林丽和周春山认为这次行动失败的原因是国民党内部帮派林立各自拆台,因此林丽决定加入周春山的队伍。周春山赶到了沈阳,称自己看到了公安在报纸上刊登出的关于何香兰的消息,而自己刚好藏有一种珍贵的药,也许可以帮助何香兰。韩立冬得知后对他非常感激,但郑新民却隐隐感觉这个药店老板并不简单。何香兰吃了周春山的药后,病情得到了稳定。听到这个好消息,韩立冬和刘玉娥心中总算松了一口气。

第34集

便线终于试车成功,众人欣喜。周春山和吴孟林亲自到五龙山勘察情况,推测出了铁路便线的地点。独狼还是没有消息,秦彪趁沈翔喝醉后从他嘴里套取关于独狼的消息,秦彪急忙去向周春山汇报,而沈翔却坐了起来。韩立冬发现了常林来到五龙山的记录,亲自到赵大爷家调查,得知常林之前跟他并无往来,只是最近才突然出现。郑新民让韩立冬盯紧五龙村,不要打草惊蛇。

第35集

常林调查铁路便线的情况,韩立冬和顺子偷偷监视着他的动向。韩立冬调查到常林是东山商贸行的经理,郑新民怀疑这是特派员的一个老窝。韩立冬看到吴军师进了东山商贸行,可吴军师却看到了一闪而过的刘玉娥。东山商贸行的主人其实是三六九,吴军师心生一计,以带队伍演练的名义让手下撤出东山商贸行,自己也乔装混入其中。

第36集

韩立冬抓住了常林,并从常林那得知了特派员将要袭击沈安铁路的计划。郑新民立刻下命令在三六九的老巢东山商贸行附近和沈安铁路附近安排公安埋伏。正当郑新民疑惑为何秦彪和老刘等人突然没有了踪迹,独狼在本溪一带出没的消息传来。王老板承认了独狼控制了他的事,周春山大笑。

第37集

周春山所料,独狼果然在除夕夜来到山东街15号院出现,秦彪早已带人在此等候。独狼给周春山带来三个消息,听到这些消息,周春山高兴不已,独狼还将他如何与孙正义合作,将秘密军火库藏起来的计划对周春山和盘托出。独狼与周春山交易,只要周春山治好何香兰,保护他们远走高飞,独狼就把孙正义调出来,打开小木盒子。周春山将何香兰身体好转的检查报告交给独狼,独狼将他和孙正义的联系方式告诉了周春山。孙正义如约出现在火车站,当他快接近独狼时,火车站突然发生一阵骚乱,孙正义也随之消失。不仅孙正义没有捉到,连独狼也消失了。但周春山却并不着急,他知道只要手中握着何香兰这枚棋子,独狼迟早会现身。

第38集

韩立冬继续查找老鬼发过的电报,怀疑电台可能就藏在列车车厢里。经过检查,果然在58次客车的最后一节车厢发现了发报机。为了让老鬼现身,韩立冬精心设局,果不其然,列车员黄明利露出了马脚,突然一声枪响,黄明利当场死亡。经过分析发现,这次的杀手和上次杀刘工很可能是同一个人。周春山到韩立冬家祭奠韩谷雨,三人表面和和气气,但其实暗流涌动。

第39集

大妮儿上夜班,周春山却在等她。有人朝骑车的韩立冬开了一枪,郑新民猜测韩立冬可能被特务盯上了。韩立冬被枪击一事吓坏了赵大妮,她找到周春山,称只要能救韩立冬,让她做什么都可以。夜晚,韩立冬喝得醉醺醺地回到家,赵大妮双手颤抖着在给韩立冬的粥里下了安眠药。老韩得知赵大妮和韩立冬的事后喜不自禁,连忙张罗着要给两人办婚礼。刘玉娥来给赵大妮贺喜,这时醉醺醺的韩立冬回来,看到其乐融融的刘玉娥和赵大妮,又开始说起了胡话。

第40集

韩立冬给大家分析形势,只要守住何香兰家,就能抓到独狼,逼特务们露出马脚,独狼终于憋不住再次要求见周春山,周春山告诉独狼是老刘对何香兰下的毒。公安将何香兰在家里安顿好,把西厢房布置好监视岗哨,等待独狼的到来。医院来人带周春山一起来到何香兰家给她诊脉,趁着执勤公安离开,周春山偷偷拉开西厢房的门刚探头进去就被身后的韩立冬喊住了。他假借说看风水想引开韩立冬的注意,他担心西厢房的小木匣被公安发现,借风水之说警告韩立冬西屋千万别住人。韩世福邀请周春山到家中一起看黄历,选定了大妮和韩立冬的订婚吉日。

第41集

订婚宴正要开始,朱定军匆匆赶来,告知大家王守成母亲病危住院,韩立冬和刘玉娥一同前往牡丹江。王老太太其实早就知道韩立冬不是王守成,求韩立冬一辈子照顾刘玉娥,韩立冬答应。孙正义终于约独狼在山里见面。待孙正义与独狼见面后,沈翔带着特务渐渐包围小屋,韩立冬只好爬上屋顶观察情况。林丽自告奋勇进小屋看看情况,孙正义终于承认自己其实是公安王守成,在大东镇被韩立冬杀死的那个人才是真正的孙正义。韩立冬从屋顶跳下,与王守成一起和特务直面交战。

第42集

王守成中枪,韩立冬终于知道,原来王守成就是多次暗中帮助过自己和刘玉娥的神秘人。秦彪替周春山传话,如果韩立冬想活命,他就要亲手杀死王守成。枪声响起,韩立冬独自一人从石头后面走了出来,确认王守成已死,特务放走了韩立冬。郑新民不许韩立冬参加抓捕王守成的行动。刘玉娥和王守成的上司林永强在公安局门口争执起来,这时韩立冬过来再次告诉他王守成真的就是打入内部的老牌特务,刘玉娥大声哭喊着不可能,周春山的手下小德子把这一切看在眼里。

第43集

周春山把韩立冬杀死王守成和王老板的事告诉了大妮儿,说特务上级和公安都要追杀韩立冬,他让大妮儿赶紧带着韩立冬跑走,还说自己会帮他们。韩立冬被人拿枪顶着押上了车带到一处,吴孟林乔装后进来,可韩立冬一眼就认出了他,吴军师答应送他出国躲避。韩立冬将此事告诉郑新民,坚持要深入敌后,他不愿让王守成白白死去。原来,当时被特务团团包围时,王守成告诉韩立冬秘密军火库的钥匙和地图很有可能就藏在何香兰的院子里,随后,王守成将刘玉娥托付给了韩立冬,掏枪自杀,王守成用自己的生命给韩立冬创造了一个将特务一网打尽的机会。郑新民将钥匙交给韩立冬,让他千万要小心。拿到钥匙的吴孟林如获至宝,告诉韩立冬接下来就是要他帮他们取出箱子,但韩立冬要求见到特派员才会答应他取出箱子。

第44集

林丽被独狼杀死,张文远来找周春山摊牌,告诉他其实自己才是真正的老刘。秦彪让独狼跟随韩立冬一起去何香兰家取木匣子。两人带着木箱回到安东,独狼用箱子钥匙打开了箱子,箱子里果然放着一张地图和另一把钥匙。吴军师让独狼仔细辨认,确认就是当初孙正义交给独狼的东西后让秦彪拿走派人准备行动。韩立冬这时问事情已经办完,钱和船票什么时候给他。吴军师说特派员想见他。韩立冬离开后屋里只剩独狼和吴军师。独狼提出要尽快带何香兰离开这里。吴军师答应明天一早给他一个满意的结果。夜里,周春山在做惊雷计划的最后准备,他安排特务们做好撤退的准备,只留下了小德子和大宋。

第45集

周春山终于以特派员的身份跟韩立冬见面,两人摊牌。秦彪和吴孟林带人找到了秘密军火库,刘玉娥在郑新民的指挥下带着一队公安潜伏在军火库附近,秘密监视特务们的动向。吴孟林和秦彪带人搬走了大量军火,并分头行动,准备开始惊雷计划。站前大街,独狼看到何香兰向自己走来,两人历经磨难终于可以在一起,他心中充满了欣喜。两人向着对方走去,突然一声枪响,子弹贯穿了独狼的头颅……刘玉娥带着公安伏击了秦彪和吴孟林的特务小队,击毙了秦彪。吴孟林眼看着大势已去,抱着一个炸药包想跟公安同归于尽。但炸药包却没有炸响,刘玉娥告诉吴孟林,军火库里的炸药早已被公安掉了包。周春山伪装成一名老太太企图坐火车逃跑,却被韩立冬追上。韩立冬告诉周春山,这一切都是在郑新民的安排下演给周春山看的一出戏……

第46集

惊雷计划彻底失败了,周春山恼羞成怒挟持韩立冬,被及时赶来的刘玉娥击毙。卢雨田在火车站与妻女团聚,但转眼被张文远的人劫走。张文远告诉他的手下,周春山已经完蛋了,因为他错在根本不了解韩立冬,不过自己不一样,他知道韩立冬是什么样的人。所以,真正的惊雷计划现在才开始。但张文远万万没想到的是刘玉娥早就对他产生了怀疑,并且这些情况都早已告诉了韩立冬。刘玉娥决定明天一早向郑新民汇报并对张文远实施抓捕。张文远爬上车顶,与韩立冬对峙,混乱中张文远朝韩立冬开枪,击中了扑到韩立冬面前的赵大妮,韩立冬也开枪打死了张文远,至此,安东的特务彻底被清除。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