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剧透慎点» 彭湃

30集连续剧

彭拜

CCTV-8 10月7日20:32开始播出

吴其江、王媛可

简介

少年时代聪明聪颖的彭湃、同情贫苦、秉持正义、敢作敢为。留学日本期间探求救国救民真理、参加反帝爱国活动、学习并传播马列主义。回国后任海丰教育局长,传播马列主义、刷新海丰教育。从事农民运动期间历尽艰辛,创建海丰农会、创建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创建海陆丰苏维埃政权、创建农民武装、领导军事武装斗争、在大南山坚持艰苦斗争。从大南山经香港到上海,后在上海被叛徒出卖,英勇就义。

第1集

1913年,十七岁的彭天泉就读于海丰县立中学,学名彭汉育。同李农生、陈克元、陈魁亚等同学一起受教于林晋亭老师。为帮助因灾年交不起地租和学费的李农生,彭汉育设计灌醉管家常伯,模仿常伯笔记,空填租簿。事情败露,引得爷爷彭藩暴怒,告诫汉育,人要有本事,才能有担当。不谙世事衣食无忧的彭汉育,带着五弟彭泽,阿福,阿禄,下乡收租,以为很容易把租子收上来的他,一整天却粒米无收,善良的汉育无法想象陈魁亚家饭桌上的野菜汤,李农生父亲手里的上吊绳,庄严妈妈求菩萨的土纸灰。空手而归的彭汉育,回到家里向爷爷提出为农民减租、免租的事。看着不知持家之难,却又天真幻想的孙子,爷爷彭藩一怒之下,把彭汉育关进粮仓。

第2集

陈潮宗逼租打死了人,县长唐干才受其贿赂,压下此事,而陈潮宗却又组织各乡地主,打压农民。受林晋亭指点,下乡调查农民实情三天三夜的彭汉育、李农生、陈克元兴高采烈地回来了。彭汉育用大量的事实说服了爷爷彭藩,提出了“缓租三年还清,利息全免”的办法,以助农民度过灾年,得到了爷爷的支持。彭家的行动刺激了以陈潮宗为代表的反动地主阶级。在林晋亭老师的课堂上,同学们第一次听到了辛亥革命提出的三民主义,听到了“平均地权”和“革命”的词语。彭汉育真正理解了“觉醒、呐喊、抗争”三词的意义。陈潮宗授意在海丰中学当校长的侄子陈伯华以宣传革命、煽动造反为名,开除了林晋亭老师。彭汉育带领海丰中学学生联名上书,罢课,请愿。陈伯华告诉腐败县长唐干才,此次闹事的领头人是彭汉育,陈潮宗鼓动县长唐干才要整治彭家。

第3集

腐败县长唐干才为谋职广东省司法部,息事宁人,恢复了林晋亭老师的职务。在林晋亭老师的支持下,彭汉育在学校成立了“群进会”。陈潮宗家的烟馆寻仙阁,小仓库里堆满了从各家收缴上来的鸦片。陈管家让家丁用稻草换下大部分,只把少部分装箱,用于公开销毁。腐败县长唐干才,在全县收缴销毁鸦片大会上,义正辞严讲话后,得意洋洋地和陈潮宗来到寻仙阁边抽着鸦片,边催促陈潮宗为他筹措买官的钱。陈潮宗满口答应,并谄媚地提出为唐干才造石像,立在表忠祠。陈潮宗以海丰士绅为表达拥戴之情,给唐干才送石像之名义,逼海丰地主们认捐,趁机中饱私囊。陈克元年轻气盛,正义尚存,怒斥其父陈潮宗后,和彭汉育、李农生等海丰中学的同学一起在全县城张贴“告海丰百姓书”,痛斥陈潮宗、唐干才寡廉鲜耻之行为。同学们提议,一定要砸了这石像。大地主黄同受陈潮宗指使,拿着彭汉育画的漫画“群丑图”,来到彭家,指责、威胁彭藩。

第4集

受到爷爷指责的彭汉育和被打出门的陈克元,一同来到李农生家,商议要砸毁唐干才的石像。天黑了,表忠祠内一片寂静。陈克元突然在院内出现,同学们跳进院子,惊诧地看到东倒西歪呼呼鼾睡的马武和家丁们。彭汉育拦住要砸石像的陈魁亚,说:改主意了,不砸了。广东省司法部汪副部长的车到了海丰县署门口,唐干才等毕恭毕敬的迎接。县署内,唐干才得意的汇报了今天石像的揭像仪式。汪副部长蛮有兴致地和唐干才一同到了揭像仪式的活动现场。在马武卖力敲打的鼓声中,唐干才揭开了石像,得意洋洋之中并没有发现台下异常的反应。石像已面目全非,缺鼻子、少耳朵,“大贪官唐干才”六个大字赫然在目。唐干才丑态百出,汪副部长愤然离场,全场“下台”的喊声一浪高过一浪,百姓拍手称快。气急败坏的唐干才大骂陈潮宗,并限其三天捉拿毁像之人。陈克元兴奋过后方知闯了大祸,父亲陈潮宗冒着凶光的眼睛,使他感到害怕。石像现场,一粒海丰中学校服上的纽扣,使陈潮宗看到希望。海丰中学的查验现场,陈潮宗意外的查到了竟是自己的儿子陈克元。

第5集

由于陈克元的出卖,彭汉育、李农生、陈魁亚、庄严被捕入狱。而唐干才又假造口供,强按手印,欲借广东政府镇压匪乱之名,杀之后快。尚存的良心,使陈克元羞愧不已,他跪求陈潮宗救出同学们。彭汉育的被捕,使爷爷彭藩自知朝中无人,不得不放弃尊严,登门求见陈潮宗,却吃了闭门羹。唐干才以“学生勾结乱匪,蓄意破坏”的罪名,向广东政府谎报了石像风波,升职司法部又见希望,便找来陈潮宗索贿一万大洋。陈潮宗改变主意,趁机勒索了彭家一万一千大洋,彭家伤财丢脸,让爷爷彭藩窝了一口恶气。身受刑伤的彭汉育回到家中,家人们心疼不已,当他知道爷爷舍脸受辱救他回来,心如刀割。一次次惹祸,一番番折腾,终成牢狱之灾,对这个不安分的孙子,爷爷彭藩想到了用婚姻这根绳索拴住他的法子。

第6集

彭汉育对陈克元的猜疑,令陈克元恼羞成怒。而其父陈潮宗玩弄权势,呼风唤雨的能耐,让陈克元人生的天平开始倾斜。彭汉育不顾母亲周凤的劝阻,执意要到广州都督府解救李农生等人。在海丰码头,彭汉育被二哥彭达伍拦下。在另一个小码头,彭达伍让彭汉育目睹了陈潮宗的家丁们在贩运烟土,并历数了陈潮宗勾结唐干才假借禁烟之名,消灭异己、侵吞私财、销假烟、骗百姓等等罪恶勾当。听到这些,彭汉育想到了老师林晋亭。广州司法部的调令来了,买官成功了,唐干才兴奋不已,得意忘形,他和陈潮宗又来到寻仙阁。正在寻仙阁寻找证据的彭汉育和广州《羊城日报》记者黄战,拍下了陈潮宗和唐干才的丑恶嘴脸。《羊城日报》“海丰县长勾结劣绅沆瀣一气,贪赃枉法,吸食大烟”的报道,震惊广东政府。陈炯明亲发电报,撤职唐干才,法办陈潮宗。陈克元做贼心虚,无法面对自己曾经的好友、同学。而他对彭汉育背着他大揭其父和唐干才的黑幕,致使年迈的父亲避祸他乡,远走香港,更是愤怒不已。骨子里的阶级本性彻底战胜了年轻的单纯、善良。陈潮宗“要收拾你身边的坏人,只有你比他还坏”的混蛋逻辑,深深地印在了陈克元的脑海。

第7集 

大哥彭银兴冲冲地将彭汉育整治了陈、唐二人的消息告诉了爷爷彭藩。病榻上的老人为自己不安分的孙儿担忧,他催促常伯赶紧为彭汉育定亲。出狱后的李农生对自己和彭汉育、陈克元在同一事件上的不同遭遇深有感触。他认为,他们三个是不同阶层的三类人。要改变这一切,就首先要改变自己。而彭汉育也恰在思考这个问题,但不同的是彭汉育认为,这是社会的不公平,是国家制度的病态。三个童年好友,在同一个年轻冲动的事件中,有了各自不同的认识。病中的爷爷,包办了彭汉育和蔡素屏的婚姻,彭汉育天性中的抗争再一次爆发。可爷爷为孙儿们的爱护担忧,为彭家上下的呕心维系,其苦心可叹可敬。矛盾中的彭汉育,听从了母亲的劝导,也明白了由于自己的抗婚,可能会毁掉另一个无辜女人的一生的道理。婚后的彭汉育和蔡素屏在街上遇到了李农生。

第8集

好友陈其尤从日本回来了,他讲述了日本自革新变法以来的先进思想和国家的强大。彭汉育萌发了去日本学习的念头。彭汉育去日本留学的想法,没有得到爷爷彭藩的支持,即便是林晋亭老师的劝导也无济于事。母亲周凤了解儿子心里的想法,更理解爷爷彭藩内心许多年的心愿。她利用陈其尤从日本学成归来,在陈炯明陈司令麾下任职的事,说服了爷爷,使爷爷看到实现彭家朝中有人做官的希望。新婚后的彭汉育,有了更多对妻子蔡素屏的了解。她的贤惠、聪颖、通情达理,使彭汉育改变了对这桩包办婚姻的认识,更让彭汉育感受到了妻子柔情中的刚毅和离别的不舍。1917年春,21岁的彭汉育和李农生取道香港,开始了东渡日本的求学之旅。在东京,彭湃找到了林晋亭老师介绍的同盟会会员,黄霖生、黄介民,并结识了杨嗣震、陆精治、李春涛等一批先进青年。段祺瑞政府贪图日本政府的军事援助,派章宗祥赴日密谈《中日共同防敌军事协定》的消息,在国内报纸被披露,激起全国反对浪潮,彭湃率广东同乡会积极参与。

第9集

澎湃和五弟彭泽返回日本。苏俄十月革命的胜利,大大鼓舞了留日学生的爱国热情,更坚定了彭湃要寻找救国救民的真理。在日本帝国大学,彭湃聆听了日本社会主义先驱河上肇教授的社会主义论,这是和彭湃刚接触到的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学说一脉相承的理论。1919年巴黎和会上的不平等条约,激起全国学生的“五四”爱国运动。田汉的一首《国际歌》深深地吸引了彭湃。田汉咏唱的《国际歌》使彭湃热血沸腾。《共产党宣言》是彭湃找到的医治中国社会的药方,“共产主义是良药,而无产阶级革命就是药引子。”彭湃沸腾的革命热情,为找到共产党人施复亮而再次沸腾。俄国十月革命胜利影响,对马克思主义逐渐深刻的理解,和对《共产党宣言》的研读。系统地确定了彭湃的理想和追求。共产主义就是中国要选择的主义。中国的革命,必须要有一个无产阶级政党来领导。这个政党,就是共产党。自此,一个崭新的“生死于理想”的彭湃诞生了。1921年5月,彭湃结束了四年的留学生活,和彭泽一起回到海丰。奶奶的辞世,日渐苍老的爷爷让彭湃心痛不已。

第10集

受陈其尤的举荐,李农生和彭湃得到陈炯明的接见。李农生接受了做机要秘书的职务,而彭湃则婉拒了陈炯明的邀请。回海丰的路上,彭湃与李农生的争吵愈加激烈。为什么人,走什么路,成为两个人不可调和的矛盾。陈克元的出现,让两个人停止了争吵,陈克元一身的“虚、痞、滑”之气,反而让两个人有了共同的担心。衰弱的爷爷彭藩,渐渐地理解了彭湃的心思,虽然他不明白其中的道理,但是老人家却把一生的心得,谆谆教诲给了他满怀期望又不安分的四孙儿。母亲周凤不仅给彭湃慈母的爱,也给了他坚定的支持。回到海丰的彭湃,接受林晋亭老师的建议,从教育入手,实践社会主义革命。教育委员长陈独秀,到陈炯明处邀请彭湃出任海丰县教育局长,陈炯明亲自发报任命。海丰县长王贵兴,主持了彭湃教育局长的上任仪式。彭湃的就职演说,让海丰各界耳目一新。围绕当官的事,各种反应都有,连老成持重的爷爷彭藩也摆下喜宴庆贺彭家第一个吃皇粮的人。被撤职的陈伯华,在陈潮宗面前诉苦,陈潮宗旧仇新恨涌上心头。彭湃上任,革除积弊,改革教育制度,实行平民教育,打破教育体制的不公平。

第11集

黄霖生、杨嗣震、李春涛受彭湃之邀来到海丰,并带来了中国共产党成立的消息。共产党共产共妻的谣言,让蔡素屏惶惶不安。彭湃耐心地向她讲了什么是共产主义,什么是男女平等,蔡素屏听得兴奋,要跟彭湃一起学习。海丰小学的天官墙挡住了教室的光线,彭湃带着孩子们推倒了它,孩子们迎来了光明。看到彭湃在海丰办教育风生水起,宣传共产主义,倡导农民解放,陈潮宗恨之入骨,他到彭家恶语威胁彭藩,气得彭藩口吐鲜血。县长王贵兴串通陈潮宗,让陈伯华当了税务局长,推出城门税,使大批农民无法进城交易,导致平民学校许多农民的孩子交不起学费而退学。彭湃据理力争,却遭王县长拒绝。为此,彭湃组织学生举行五一大游行。陈家安排歹人混入学生队伍,挑起学生和警察的打斗。五一大游行,为农民争取了利益,彭湃赢得农民的尊重。病中的爷爷理解了彭湃的所作所为,但同时告诫他“这条路不好走”。

第12集

陈潮宗安排姜福喜混入学生队伍,挑起学生与警察的冲突,因失手打死一名警察而无法收场。恶毒的陈潮宗顺势把事件闹大,带领乡绅地主,到了陈炯明六叔陈开庭家请愿,他们颠倒黑白,污蔑学生闹事,对抗政府,辱骂陈开庭。陈开庭当即电报陈炯明,要求以彭湃宣传社会主义,煽动学生闹事,对抗政府的罪名逮捕法办。陈炯明回电照办,李农生火速回到海丰,以陈伯华贪赃枉法相威胁,拦住陈潮宗带领的一群地主恶霸。爷爷彭藩被陈管家气怒而亡,彭湃深感愧疚,爷爷临终时,把彭湃篡改李家的租约和扳指留给彭湃。爷爷的离世,彭家老二彭达伍成了彭家的当家人。李农生奉劝彭湃,不要再搞社会主义,农民是一盘散沙,绝无成功希望的。不同的理想追求,使两个童年挚友渐行渐远。彭湃和陈克元两个阶级的斗争,让李农生一句“昨日之谊,恐为明日之患”成为箴言。陈克元匆匆赶到码头,却没赶上为李农生送行。

第13集

彭湃的漫画引起蔡素屏的兴趣。彭湃告诉她,自己的工作就是要让最底层的工农阶级挺起腰杆做人。离开教育局,彭湃、李春涛、杨嗣震、黄霖生开始了对农民的宣传和调查工作。由彭湃主编的第一期《赤心周刊》诞生了。七弟彭述给娘读着《赤心周刊》,四哥写的文章,却把老太太惹急了。彭湃耐心地为蔡素屏讲解着社会主义,却又为《赤心周刊》的宣传效果犯愁。蔡素屏一句话点醒了彭湃。本想到乡下和农民们交朋友,却没想到,一身亮丽西装的彭湃却成了农民唯恐避之不及的瘟神。衣衫褴褛的彭湃和蔡素屏走在大街上,不小心素屏崴了脚,彭湃背着素屏回家。不料却引来一场风波。乡下的农民真的和彭湃坐在一起唠家常了。虽然可以和农民一起聊天了,可走了几个村子总是聊不明白。

第14集

马武带着家丁下乡催租,回来的路上看到破衣烂衫的彭湃在陈家的田里和佃农一起干活。报告给陈潮宗,也猜不出理由。自作聪明的陈管家认定彭湃是丢了教育局长的官,脑袋受刺激了。陈克元闻此消息,带着补品来到得趣书屋。两个不同阶级立场的人,话不投机,不欢而散。彭湃又来到方田村村口,和农民们一起算起了收入账。佃户郭有财站出来,揭穿了彭湃的真实身份。张妈安的出现让彭湃欣喜若狂。下乡几天来彭湃终于找到了能听懂他讲话的人。张妈安带着林沛、林焕、李思贤、李老四来到得趣书屋,几个人志同道合,意志统一,他们决心跟随彭湃一起走出一条农民的活路来。当晚,海丰历史上第一个农民农会成立了(史称六人农会)。农会会员李毓父亲去世,无钱下葬。彭湃带领仅有的31位农会会员成立济丧会共同操办丧事。农会济丧会安葬了李毓的父亲,使农民们看到了农会真的为农民谋福利,农友们纷纷跟着李毓参加农会,农会的力量壮大了。为李毓父亲的棺材钱,彭湃险些当了爷爷留下的扳指。

第15集

陈家佃户刘大喜和王阿晓为争地打了起来,互抬地租,两败俱伤。农会出面解决了王阿晓的耕地,可陈克元却将刘大喜的地租涨到十八担。刘大喜哀求不成反遭殴打。彭湃找陈克元商议解决,陈克元非但不应,更不许彭湃管陈家的事。农会号召会员们退耕陈家的地。陈克元认为是彭湃故意与陈家作对,陈克元带着家丁闯进得趣书屋。阶级利益的根本冲突终于使曾经的少年挚友成为对手。应验了李农生之言“昨日之谊,恐为明日之患”。老奸巨猾的陈潮宗同意不涨地租,却又暗生毒计。1922年10月22日,在彭湃的组织下,海丰赤山约农会在海丰龙山灵雨庵成立,会上推举黄凤麟为会长。陈潮宗降了田租满心仇恨,他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彭家的佃户郭有财,受陈潮宗利诱带着彭家的佃农到农会找彭湃,不许彭家涨田租,彭湃应允。二哥彭达伍反对,大哥彭银更是勃然大怒,大骂彭湃:败家子,升官发不了财也就罢了,还要革自己家的命。彭银下乡续租,郭有财说是只听彭湃的,彭银气急败坏。

第16集

恼怒的彭银找到彭湃大骂其败家子,并声称将澎湃逐出家门。二哥彭达伍无奈,只得请来族弟彭承训主持分家。陈潮宗毒计得逞,恶狠狠地说:彭天蛇呀,彭天蛇,跟我斗,我就专打你的七寸。彭湃要把分得的田契分给农民,怀着身孕的蔡素屏坚定地支持他。彭湃拿着分到自己名下的田契,挨家挨户地送,他要把这束缚农民的枷锁砸碎,把剥削来的财产还给农民。可一天下来,一张也没送出去,也没人敢要。农会力量的不断壮大让陈潮宗心神不安,他蛊惑王县长以“煽动造反罪”抓捕彭湃,“妹仔县长”王贵兴奸猾地推托了。陈克元让郭有财在三天后,农会在龙舌埔的广场的集会上,在后台放火。郭有财既贪又怕不得不应下。

第17集

龙舌埔广场来看戏的百姓人山人海,彭湃走上戏台,他历数着地主阶级对农民的各种压迫和剥削,号召农民兄弟团结起来,消灭一切不公平的社会制度。他拿出自己分得的所有田契,一把火点燃。郭有财在台上目睹自己的租契一同被烧掉,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彭湃慷慨宣布,他的田地全部归还给农民,全场沸腾了。农民们蜂拥到得趣书屋,主动要求参加农会。李劳工和林务农这两位蚕业学校的学生也决定留下来参加农会。1923年1月1日,海丰总农会在龙山天后宫成立,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县级农会。彭湃为会长,杨其珊为副会长。此时海丰农会已有十万之众,农民运动的星星之火在彭湃的手中点燃。彭湃和蔡素屏的第一个孩子出生了,取名彭绛人。九州一朝风雷动,农民翻身做主人。彭湃亲自为海丰总农会设计了红黑两色的会旗,寓意广大穷苦农民团结起来,共同反抗不公平制度的剥削。陈克元把控的番薯市场,强行收费打伤农民王阿晓。为给王阿晓治伤,蔡素屏拿出自己的嫁妆,一枚金戒指。吕楚雄的诊所收治了王阿晓,见到了他所钦佩的彭湃。他毅然加入农会,将自己的诊所改名为“农民医药房”。李劳工与陈克元为农民市场谈判。

第18集

谈判失败,农会在龙舌埔另设市场。被激怒的陈克元收买打手姜福喜在码头设卡收费,农会以同样方法相对抗。陈克元想利用彭湃当嫁妆的事拉拢彭银,彭银义正辞严地告诉他“彭家虽然分家了,但心还没散”。陈克元一计不成,再使一计。陈克元让彭银家的佃农退租,彭湃秉公处置,并让佃农加入了农会,彭银气得大骂彭湃。陈潮宗召集海丰大地主朱墨、黄同等人,以给六叔陈开庭做寿之名,加收三下盖、伙头捐,引发了佃农和地主的冲突。大地主朱墨打伤佃农余坤,又将他告上县法庭。彭湃带领农会代表应诉法庭,在铁的证据下,法官张泽浦不得不无罪释放余坤。陈潮宗受大地主们的请托,又到六叔陈开庭家控告彭湃,污蔑农会。陈潮宗勾结县长王贵兴网罗海丰五百地主,成立粮业维持会,每担田租加租一元筹集经费,扬言消灭农会。他们以六叔陈开庭的名义威逼张泽浦,重新抓回余坤等六名农友。彭湃带领农会农友集聚海丰县城,张泽浦不得已再次释放余坤等农友。

第19集

六叔陈开庭的电报历数农会及彭湃的三大罪状、两大威胁。陈炯明再次想邀彭湃到自己身边,而钟秀南的到来让陈炯明改变了主意。陈炯明兵败孙中山的国民革命军,退居香港,无力顾及海丰的事。陈开庭等不到侄儿的回信,也深知艰难,故使小计自找台阶。农会组织农友们挖掉了田基,地主们的地混在了一起,难以丈量,地主们相互指责、打骂,气得陈潮宗辞去粮业维持会会长。1923年7月,在彭湃的卓越领导下,惠州农民联合会改组为广东省农会。以海丰为中心的粤东农民运动,如雨后春笋般顺势而生。1923年7月26至8月5日,海陆丰地区接连两次遭遇台风,已近秋收的早稻农田悉数被毁,百姓死伤无数。彭湃迅速组织农会干部,分别下乡调查受灾情况,并积极组织救援力量,救助灾民。海丰总农会召开代表会议,一致同意提出减租、免租政策,并在县城召开全县农民大会。接任粮业维持会长的陈克元,与副会长、县长王贵兴不顾灾民死活坚决不同意减租免租并以“匪首”之名通缉彭湃。农会杀地主抢钱财的谣言,使海丰的地主慌了神,县府门前筑战壕,架机枪,如临大敌。县长王贵兴电请广东军阀钟景棠驰援。

第20集

上万的农民涌进了县城,彭湃带着农会代表到县署请愿,要求释放农友。王贵兴逃到陈潮宗家想息事宁人,但陈克元和那些大地主们绝不同意。陈克元以粮业维持会的名义联名陈开庭及各约乡绅发报给陈炯明。警察局孙局长全部答应了农会提出的要求,彭湃和农友们撤出县城。陈炯明的面前摆着彭湃和县粮业维持会的两封电报,在听取了李农生的意见后,陈炯明选择了反动立场。钟景棠的请示电报等回来的是一张空白电报纸,钟景棠心领神会,决定兵发海丰,任务“剿匪”。终于盼来了钟景棠,王贵兴、陈克元和钟景棠一起制定了偷袭农会的计划。1923年8月16日,钟景棠的粤军第二师及海丰县警察局、游击队、保安团突然冲进海丰县农会,强制逮捕杨其珊、黄凤麟等25名农会骨干,此事件史称“七五农潮”。从县农会冲出来的彭湃等人遭到暗藏的陈克元及家丁的堵截,搏斗中,陈克元掏出手枪,彭湃纵身跃入龙津河。大嶂山小庵寺的吕成善道长救起受伤的彭湃,并到海丰城打探消息。农会被查封,海丰县署贴出告示,通缉彭湃等农会骨干。陈克元在与彭湃的打斗中胳膊受伤,陈潮宗疑心是陈克元有心放走彭湃。

第21集

彭汉垣提出的到老隆找陈炯明,彭湃知道正在反攻广东的陈炯明不可能坐视农会这几十万民众的力量。果然,彭湃代表农会提出的四条要求,陈炯明并未完全反对,提出按照“先放人再谈减租,余下慢慢来”的原则来处理此事件,并当面给县长王贵兴拟发了电报。陈炯明再次邀请彭湃到自己的麾下任职。恶毒的陈潮宗仍坚持要枪毙几个,钟景棠和王贵兴、陈潮宗意见不合,一怒之下拂袖而去。二十五个农友被解救了出来,海丰的农民运动进入低潮。李农生到彭湃家中,彭湃很高兴,但李农生转达的想要恢复农会必先追随陈炯明的口信,让彭湃愤怒不已。国民党一大实行了孙中山先生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三大政策,经廖仲恺、林伯渠推荐,彭湃接受中共中央的指示,以个人身份参与国民党的工作。已是国民党中央农民部部长秘书的彭湃,和妻子蔡素屏一起到广州赴任,李劳工、林务农将和他一起工作。

第22集

中共党员、国民党执委谭平山驳斥了张继的无理指责。彭湃向孙中山先生提出创办农民运动讲习所的建议。此建议得到孙中山的支持,并即刻获得全体执委的通过。彭湃创办的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农民运动讲习所开课后,彭湃又以中央农民部的名义,与时任黄埔军校校长的蒋介石联系,将农讲所学员送到军校军训,同时培养他们的军事指挥能力。彭湃接到从法国归来的周恩来,两位神交已久的共产主义战士,终于可以面对面的探讨中国革命的未来。国共两党对农民运动的重视,使两党的目光都聚焦在彭湃身上。在时任广东区委书记陈延年的支持下,彭湃把自己在海丰的农运经验作为农民运动讲习所的教材,题名《海丰农民运动》。中共两广区委农委委员周其鉴紧急电告“广宁县地主武装武力进攻农会并强制解散农会,打死打伤农会会员,破坏减租运动”。受廖仲恺先生的指派,彭湃以国民党中央农民部特派员的身份,急赴广宁。到达广宁的彭湃立即要求广宁县长蔡鹤朋,以县署的名义出面保护农会,解除地主武装,实行减租。广宁地主江汉英依仗枪好人多,坚决反对减租,此恶行正是由他所为。江汉英将表哥陈潮宗从海丰请到广宁出谋划策,由于农民武装的薄弱,彭湃急请廖仲恺先生增援。由党代表廖乾五、队长徐成章、副队长周士第率领的铁甲军到达广宁。

第23集

铁甲军和农民军与反动地主江汉英僵持不下。老奸巨猾的陈潮宗设下鸿门宴,彭湃将计就计,当场擒获了陈潮宗。陈克元气势汹汹地来找彭湃要人。恶霸江汉英再次袭击了谭布农会,残杀了那里的五名农会会员。依靠坚固的城墙和炮楼,江汉英、陈克元死守寨门。正面攻不进去,彭湃想出了挖地道炸炮楼的主意。堆满炸药的地道里,彭湃亲自点燃导火索,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彻底摧毁了江寨,反动地主江汉英的地主武装被彻底消灭。陈克元早已看好了逃跑的路线,从江寨后门溜出的陈克元带着家丁闯进广宁农会,救出其父陈潮宗。慌忙逃窜的陈潮宗父子迎面碰上彭湃带回的队伍,乱战中陈潮宗被击毙,陈克元再次逃脱。广宁减租取得重大胜利,由于陈炯明反攻广州革命政府,孙中山组织东征联军,周恩来急召彭湃回广州,把恢复当地农会的任务交给彭湃。

第24集

彭湃让李劳工组成海丰农民自卫军先遣队,率先进入海丰。李劳工的先遣军在彭汉垣和杨其珊的配合下,顺利打下海丰县署,为东征军扫清障碍。陈克元率民团逃往潮州。周恩来、谭平山率东征军进入海丰县城。周恩来推举彭汉垣为海丰县县长。短时间内彭湃恢复了海丰农会,并组建了海丰农民自卫军,李劳工任大队长。在彭湃的领导下,海陆丰地区的工农商学兵组织迅速建立起来。逃到潮州的陈克元,发誓要杀彭湃替父报仇。孙中山先生逝世的消息传来,让彭湃预感到广州革命政府以及未来的革命恐有变数。东征军左路军杨希闵、中路军刘震寰叛变,周恩来率东征军主力回撤广州镇压叛军,彭湃带领海陆丰农民自卫军主力驰援广州。海丰空虚,陈炯明兵发海陆丰,陈克元随粤军刘志陆、李农生部卷土重来。李劳工率海丰农民自卫军留守部分,阻击李农生部进犯海丰,掩护彭汉垣转移群众。陈克元率民团疯狂追杀,农民自卫军张妈安壮烈牺牲,李劳工被捕。东征军平定叛军,陈炯明重占东江地区。杀红了眼的陈克元避开李农生,亲手枪杀李劳工。

第25集

广州国民革命政府第二次东征开始了。海丰城再次回到革命人民的手中,彭湃和农民自卫军随国民革命军攻入城中。从东征军的敌人到何应钦的座上宾,李农生的投机行为着实惊着了彭湃。1927年4月至7月间,南京蒋介石和武汉汪精卫先后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和“七一五”反革命事变,大肆逮捕屠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1927年5月,在中共中央五大会议上,彭湃力挺毛泽东的主张,共同分析并指明了“中国革命必须依靠广大农民群众”的总方向。1927年5月1日,参加南昌起义的彭湃肩负着组织地方工农运动,开展土地革命和建立地方政权的三大使命,随军南下广东。1927年11月1日至5日,海丰工农革命军与叶挺起义军第二十四师分别攻克海丰、陆丰县城。彭湃根据中共南方局指示,将二十四师与海陆丰工农革命军合编为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二师,简称红二师,直接任命董朗为师长,颜昌颐为党代表。

第26集

已是中共东江特委书记的彭湃,积极筹建苏维埃政权。海丰县临时政府发布布告,收缴地主豪绅的土地田契,镇压反革命。躲在乡下的陈克元丧心病狂,他率民团潜回海丰地主黄同家里,抓捕农友,逼彭湃出面营救。红二师援军赶到,陈克元仓皇出逃。革命形势一派大好,杨其珊、陈魁亚为即将成立的苏维埃政府紧张忙碌着。1927年11月中旬,海陆丰两县的苏维埃政府成立大会相继召开,中国历史上第一个苏维埃政权——海陆丰苏维埃的诞生,是中国无产阶级革命史上最值得纪念的光辉时刻。由广州起义部队改编的红四师在师长叶墉,党代表袁裕,参谋长徐向前的率领下,来到海丰,组织东江暴动。彻底肃清海陆丰地区的反动势力。1928年2月底,在彭湃的领导下,以海陆丰为中心的东江西南部,惠阳、紫金、五华、普宁、惠来、潮阳等苏维埃红色区域迅速扩大,终于连成一片。国民革命军第四军军长陈济棠被彻底激怒了,他严令各部队兵分三路反攻粤东地区。其中以李农生率三个团的兵力攻打海丰,敌我力量悬殊。彭湃率东江特委机关,红二、红四师官兵转战大南山,临行时彭湃嘱咐已有身孕在身的妻子蔡素屏,随县委撤往公平山区,并负责召集公平、赤坑、可塘地区的同志们,坚持开展武装斗争。此一别,一对革命夫妻,竟成永别。

第27集

怀有身孕的蔡素屏,肩负着彭湃和海丰县委的使命,冒着随时可能被捕的危险,在各乡村召集农会会员,在彭湃舅舅的家里,蔡素屏生下三子彭洪。陈克元终于在公平约平岗村抓到了蔡素屏。李农生把蔡素屏从陈克元手中要了过来,劝其改变信仰,脱离共产党,离开彭湃。严刑拷打下,蔡素屏痛斥李农生,高呼“共产党万岁”。陈克元蓄意要杀掉蔡素屏,李农生警告他“不要公报私仇”。普宁山区攻打惠来县城失败的红四师在向大南山转移的路上,徐向前和彭湃推心置腹地交谈着,他们讨论着屡次失败的原因,但他们坚信只有共产党能够领导中国革命,听党的话跟党走,是革命军人的坚定信念。接陈济棠命令,李农生率107团出海丰追剿红四师。趁李农生追剿彭湃率领的红四师的机会,陈克元假借李农生之名,威逼海丰法庭张泽浦,签发了处决蔡素屏的命令。1928年9月21日,彭湃妻子蔡素屏被陈克元的团丁押往海丰县老车头刑场枪杀,牺牲时年仅31岁。噩耗传来,彭湃悲痛欲绝。

第28集

1928年年底,彭湃接受中共中央安排,携第二任妻子许冰来到上海,化名王子安,继续从事我党在上海的工作。此时的陈克元摇身一变,成为上海淞沪警备司令部秘书处的秘书,唯一的任务就是抓捕彭湃。陈克元想起了彭湃喜欢画漫画的习惯,立即让手下彻查上海大小文具店。上海四川路延安里达生医院——中共秘密联络点,彭湃和中共地下党柯麟接上了头。柯麟以老板兼医生的身份为党工作。在医院里彭湃意外地看到了陈克元。陈克元来医院看病,柯麟热情地把他送出来。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进入陈克元的眼帘。白鑫,曾经是红四师十团团长,现任彭湃的秘书。革命意志淡泊、经不住诱惑的白鑫选择了和陈克元合作。1928年8月24日下午,上海新闸路白鑫家,彭湃、杨殷、邢世贞、颜昌颐、张际春,因叛徒白鑫告密不幸被捕。得知彭湃被捕的消息,周恩来震惊、愤怒,他即命陈赓安排全力营救。

第29集

在狱中,彭湃向四位战友强调纪律“不管敌人用什么办法,我们也必须严守党的机密。无论生死,斗争到底”。杨登瀛(国民党中央党部调查科驻沪特派员,中共地下党)向陈赓证实了确是白鑫告的密。杨登瀛到水仙庙看守所,查验彭湃的身份,用礼帽挡住自己的手,打出摩斯密码“自己人,特科正在营救,挺住”。彭湃没有反应。陈克元和上海市公安局长袁良等组织的审讯,却没想到成了彭湃的演讲。彭湃历数国民党反动派,从“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开始,屠杀共产党,到国共合作破裂,大革命失败的滥杀无辜,无一不有理有据。杨登瀛带来了蒋介石的口谕:转押警备司令部,着即枪决的消息。他建议陈赓用路劫的方式营救彭湃。上海新闸中共特科秘密联络处,周恩来和陈赓在组织营救彭湃的计划。许冰坚决要求参加。上海市公安局水仙庙看守所院内,身为上海淞沪警备司令部监狱副监狱长的李农生前来接彭湃等人。彭湃和陈克元、李农生三个童年伙伴好友竟在此相会了。营救工作因为情报及力量不足错过了时间,转运的刑车悄然驶过了枫林桥三岔口。许冰凄然泪下,陈赓强压悲愤。营救工作失败。上海淞沪警备司令部监狱,彭湃遇见了曾在海丰赤山约参加过农会运动的同乡,狱警陈班长。通过他联系上了中共地下党在押政治犯黄慕兰,彭湃与中共上海地下党又建立起了联系。

第30集

李农生发现陈班长帮彭湃送信,问陈班长收了彭湃什么好处。陈班长的回答让李农生的心灵受到巨大冲击。对前途失望、迷茫的李农生为彭湃送行。在狱中的彭湃向同牢中的政治犯宣讲共产主义,推翻国民党的统治,砸烂一切不平等的社会制度,教唱《国际歌》。彭湃把监狱当成了另外一个战场,中共地下党在上海组织民众游行示威,向国民党政府施压,营救彭湃。熊式辉接到蒋介石立即开庭宣判并处决彭湃的命令。陈克元加强了监狱的警戒。李农生帮助彭湃送出了最后两封信,并让药房的地下党赶紧撤离。药房门口陈克元带着宪兵正等着李农生。在对彭湃等人严刑拷打之后,五人被押往上海临时法院。回到狱中的彭湃用碗碴儿在墙上画了一条龙。“我是彭湃,我的牺牲是值得的,共产党万岁,共产主义万岁,革命一定会取得胜利”。彭湃等人高唱《国际歌》走出监狱,踏上刑场。1929年8月30日,在上海龙华监狱,彭湃和杨殷、颜昌颐、邢士贞同时就义。周恩来亲自给特科下达命令,不惜一切代价诛杀叛徒白鑫,及一切反动帮凶。彭湃的第二任妻子许冰继承彭湃遗志,回东江大南山坚持武装斗争,最终壮烈牺牲……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