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剧透慎点» 岁岁年年柿柿红

39集连续剧

剧情简介

王茜华、王成阳、荆浩

简介

70年代末期,自小在农村长大的杨柿红,和村里的牛旺相爱,后来两人家庭因为彩礼而闹翻,牛旺入赘到了邻村,杨柿红为了和他赌气嫁给了王长安,起初柿红觉得王长安窝囊,但经历了一段时间的生活,杨柿红慢慢成熟了起来,深深的被王长安的儒雅和走出大山的梦想感动,后来王长安因车祸去世,将一整个家留给了杨柿红,杨柿红为了对得起丈夫,也为了将孩子们教育成材走出大山,在煎熬与困苦中独自承担起了责任,一家人就这样艰难的向前走着,虽然有过机会走出大山改变命运,但柿红为了家人,最终还是留了下来,后来小儿子牺牲,柿红唯一一次走出大山却是为了迎回小儿子的骨灰。柿红历尽了悲欢离合的故事,告诉我们留守也是一种勇气,留守也同样高尚。

第1集

杨柿红和牛旺开着拖拉机去干活,牛旺告诉杨柿红他爹今天就去提亲。牛旺损坏了拖拉机。柿红用牛把拖拉机拉回了生产队。生产队长发现问题,柿红拉着牛旺跑到了家里,却撞见两家因亲事争吵。牛旺顶撞了父亲,柿红为保护牛旺伤了牛父,这门亲事成了乡亲们的谈资。夜里,柿红父母因亲事争吵。柿红半夜去找牛旺,放出联络暗号却被牛父识破。廖支书前往牛家,被丁香撞见。丁香告诉了柿红,柿红准备向牛父赔礼道歉。牛父与廖支书诉说郁闷之情。廖支书走后,柿红诚恳地道歉,牛父被感动,同意再去提亲。次日,父子赶往柿红家,却再次被羞辱。牛父带着牛旺离开,柿红伤心万分。

第2集

柿红再次寻找牛旺。柿红想和牛旺私奔,牛旺却舍不得父亲。牛父以死相逼,牛旺答应了父亲的要求。次日,牛父向廖支书提亲。两家定下婚期。但想到自己儿子将要入赘,牛父又陷入了苦恼。丁香告诉柿红牛父提亲的消息,柿红找到牛旺,逼问之下牛旺哭诉,柿红伤心欲绝,抱头痛哭。柿红准备上吊,一名身着中山装的青年出现在不远处。青年风趣幽默,柿红得知他叫王长安,柿红表示要王长安娶她,王长安不想她上吊自尽,无奈答应。柿红说自己要嫁人。牛父对牛旺说了自己的安排以及苦衷,牛旺无奈同意。柿红母亲打听王长安,却得知王家有一屁股债。柿红母亲后悔,她向牛父赔礼道歉,牛父表示牛旺马上要和廖支书的闺女成婚。柿红母亲后悔不迭。

第3集

柿红拜访了王长安的家。王长安发现学生孟事成上课总是溜号,得知孟父想让他辍学。孟事成的父亲走进教室,要拉孟事成走,王长安阻拦,在王长安的劝导下,孟父态度转变。王家人对柿红的第一印象都很好,两人相见后,王长安表示自己有苦衷,柿红以死相逼。晚上,王长安问母亲对柿红的印象,母亲把攒的家底给了长安。柿红再次问牛旺愿不愿意私奔,但是牛旺心里放不下自己的老父亲,二人最后还是妥协了。廖支书言明不希望王长安娶杨柿红,王长安表示无奈。二人最终不欢而散。廖家大办酒席,亲朋好友都来助兴。长安母亲担心长安去接柿红。柿红陪着家人吃了出嫁前的最后一顿饭,母亲非常内疚。柿红坐在家里等待,她不确定王长安会不会来。

第4集

廖家接亲队接走了烂醉如泥的牛旺。柿红将要自杀时,听到了王长安的声音。和杨柿红再次相遇,牛旺终于清醒,不断追问,杨柿红流下了眼泪。廖支书的外甥富贵听到唢呐声,以为自家的接亲队回来了。得知王长安去接亲,王家人坐立不安,廖支书出门迎接,却撞见王长安和杨柿红。此时,廖家接亲队也到了,众人把昏迷的牛旺抬进廖家。洞房花烛之夜。王长安借故去了学校;牛旺错把大翠当成了柿红。次日,王家人才知道,昨晚二人并没睡在一起。杨柿红想多干点活。廖支书让牛旺倒尿盆,嘱咐牛旺要好好和大翠过日子。队里要各家派代表领柴火,柿红自告奋勇,却和牛旺再一次相遇,大翠不顾阻拦和柿红扭打在一起。王长安突然出现,平息了这场争执。

第5集

长安给柿红擦拭伤口。廖支书责怪牛旺,牛旺却据理力争。廖支书交代明天回门,大翠却因为脸受伤不愿意去。柿红准备下厨,长安以柿红回门为由,带着柿红出了门。牛旺带大翠回门,拖拉机却坏在了路上,王长安与杨柿红恰好经过,柿红威吓大翠,大翠告状,牛旺置之不理。路上,柿红被长安的学识折服。想和长安在这山上待上一天,但是长安却想和柿红父母谈谈。柿红回门,却听到了牛家的鞭炮。柿红想去找牛旺,却被母亲阻拦,长安支持柿红。柿红突然来到牛旺家,吓坏了廖大翠。牛家的回门宴暗流涌动,吃饱喝足的杨柿红离开牛家。回忆往事,柿红放声大笑。王长安劝慰柿红父母,柿红听到,很是感动。

第6集

长安终于下定了决心,和柿红领了结婚证,二人回到宜水大队,路遇丁香,柿红的幸福之情溢于言表,给乡亲们发喜糖。柿红从丁香那得知,生产队要抓人,有人弄坏了生产队的拖拉机,杨柿红大惊。柿红在百般不愿的情况下也被王长安拉去开会,王长安看着杨柿红闪躲的眼神和低垂的脑袋,也确认了自己的猜测,鼓励柿红勇于承担责任。柿红终于勇敢站了起来,承认了错误,但王守业却命人把柿红抓了起来,等公安来了处理,最后在牛旺和廖支书的帮助下,柿红终于摆脱此劫。

第7集

队里上工,焕焕在吃饭时,屡犯恶心,被丁香辨认出怀孕。而镇里的胡小军自从上次看到长青后,就对她念念不忘,竟然寻到了长青家。柿红家人挽留胡小军留下来吃饭,胡小军一点不客套,更是吃光了杨柿红原本给长安留的面条,一家人心疼不已。吃饱喝足的胡小军故意说不知道回去的路,长青送他到村口。在分别的时候,胡小军跳下自行车,挽留长青再待一会,经不住胡小军甜言蜜语和老练攻势,王长青芳心大乱,胡小军趁机强吻长青,长青内心彻底被胡小军俘获。王长安在孙菲菲的劝说下,终于下定了决心参加高考。

第8集

孙菲菲来到长安家,给长安带来了一本新书,长安挽留孙菲菲留下来吃饭。二人在餐桌上复习功课,做着饭的柿红看到孙菲菲满含笑意地看着长安,心犯醋意,多在孙菲菲的凉皮碗里加了一把盐。长安得知后也在柿红吃饭时放了一把盐,柿红把自己这些天的烦闷全都宣泄了出来,长安并不相让,责怪柿红没文化,柿红更加生气,当众撕毁了长安从孙菲菲那带回来的书,家里人胆战心惊,不敢插话。看着柿红撒向天空的破碎书纸慢慢坠落,长安内心也跌到了谷底,转身走出家门。内心逐渐平复的柿红多次来到学校,又是给长安披外套,又是送饭,但是长安怎么都不搭理她,专心学习。

第9集

孙菲菲返城,临行前跑到了学校,给王长安留下了几本复习资料以及不舍的眼泪。孙菲菲有千言万语,却不知怎么开口,孙菲菲的那种超越友情的情愫,王长安在这一刻终于明白,但是长安心里只有柿红,他只能以同志之间的握手方式来告别孙菲菲的依依不舍。孙菲菲泪落如雨,握着柿红给长安包扎好伤口的右手,暗暗用力,是想让长安感同身受她此刻内心的疼,抑或让长安能因为疼来铭记他们这段一起学习知识的时光。长安在孙菲菲走后有些沉闷烦躁,言语伤了柿红,长安主动向柿红认错,二人随后一起做起了晚饭。柿红委婉地向长安透露自己已经怀孕,但是长安不解风情,并没有理解和体会到柿红的幸福感。

第10集

焕焕的肚子一天天的大了,长全非常高兴。而回到队里的长青,却郁郁寡欢,每天依然会去村口等胡小军的消息,然而邮差每次路过都是向她摇头回应,长青黯然神伤。长安要去县城参加高考,柿红为她妥善准备了一切。柿红趁着长安去县城的时间,和长全带着长青去县城找胡小军,胡小军对长全大打出手,最终几人被带到了派出所。在派出所里,柿红向公安陈述事情的经过,胡小军浑不在意,不知悔改,长青也终于认清了胡小军的真实嘴脸。胡小军向公安交代了伪造结婚证的事,却一再强调和长青是两厢情愿。夜深人静,长青在柿红和长全睡着后,借着派出所的笔和纸,给嫂子柿红留下一封信,默默出门而去。

第11集 

柿红和长全发现长青出走赶紧寻找。考完试的长安在回家路上得知长青因胡小军离家出走。他找胡小军暴揍一顿,进了派出所。长安母亲得知后,病倒了。快过年了,廖支书来派出所给长安说情,派出所说年前长安就能回家。腊月二十九,队里发年货,长安母亲冒雪独自在村口等长安回家,冻晕了。领完年货的柿红及长全夫妇得知后,把母亲背回家,却丢了刚领的条子肉,一家人犯愁长安回来连口肉都没有,柿红决定回娘家匀点肉。廖支书来到长安家,得知了家里的倒霉事安慰长全,说好日子马上就到,长全纳闷。柿红回来,却没有带回来肉。长全不知所以,突然出门,三个女人讨论着实在不行就包土豆馅饺子,长安应声而入,大喊肯定好吃,大家喜不自禁。

第12集

长安一家人正包着饺子,长全打了只野山羊回来,一家人格外高兴。年三十夜,长安家有酒有菜有饺子,却唯独少了长青。廖支书请队里人吃年饭,王长安也受邀到场。酒兴时告知长安高考被录取的事,可长安却很矛盾,大醉回家。次日,柿红来到学校,她知道长安对家和学生无法割舍,但还是劝长安要走出山沟。长安找到廖支书,声明自己不去上大学了。随后长安回到家里,正式宣布要留在柿红身边,留在学生身边。转眼三年又有身孕的柿红领着大女儿家韵迎回长安,感慨地问长安有没有后悔没去上大学。长安笑着表示不后悔。次日一早,村里下大雨,在河边,长安看到四个学生被困在水涨漫过的桥上,长安不顾危险,把孩子们都带上了岸。柿红也拿着姜汤送到了学校。

第13集

入夜,长安在校门口,发现失踪多年的妹妹长青领着孩子。长安劝长青回家,长青无颜面对,把孩子托付给哥哥后黯然离开。面对长青的娃。焕焕埋怨,长安坚持留下。最后决定孩子留下改姓王。学校,长安发现学生孟事赶不及去县城的初中考试而哭鼻子,便骑车送他进城,然而长安送完孟事后,却遭遇车祸与世长辞。多年后,村里开始分田到户,宜水生产队抓阄分地。会计王守业想给马寡妇作弊,却给长全偷听到,告诉了柿红,柿红替长全抓到了一等地,而马寡妇抓了末等地,生气地责骂王会计。会后,王会计给马寡妇出主意,分拖拉机的时候,马寡妇以不同意置换为条件,要挟牛旺把好地让给自己。牛旺跟大翠商量,大翠不同意,但是廖支书为了少点是非同意了。

第14集

牛旺找马寡妇换地,马寡妇临时变卦,非要柿红家的六号地。牛旺想找柿红换地,遇到长全,跟他说了自己的想法,长全回家告诉柿红,柿红同意了。这年秋收,柿红家有了余粮,柿红领着三个娃进城卖粮,不想粮食受潮,不够交公粮,找同村人借粮食,可大家怕自己的也不够秤,不敢借,正巧牛旺路过,他不顾大翠阻拦,借给柿红粮食,却再次引起大翠的口角。工厂老板下乡招工,长全和柿红想打工的想法被长安母亲拒绝了。牛旺也想去打工,可大翠不同意,最后廖支书答应让牛旺去闯闯。转眼又是秋天,村边,一辆摩托车停在了长全和王会计的牛车前,时髦男子竟是打工回来的牛旺。廖家门口,牛旺被乡亲围住,大翠看到出息的牛旺语无伦次,高兴地把牛旺迎进门。

第15集

晚上,牛旺在院子和廖支书、王会计他们喝酒,看到牛旺意气风发,廖支书内心怪怪的,默默回屋。此时,柿红在院外找家望,牛旺跑出门,劝柿红再找一个伴,可是柿红心里还念着长安。次日,牛旺领着乡亲们在廖支书院里看电视。晚上,看完电视回来的焕焕,撺掇长全出去打工,长全埋怨焕焕早不让他去,焕焕则表示,这次长全可以跟着牛旺去城里。廖支书要过生日了,趁着牛旺在,让他全权负责,大办一场。牛旺请来十里八乡有名的大厨唐一刀。席间,大翠家的小爷刁难家望兄妹,几人打了起来,家望失手砸漏了唐一刀的锅。听说孩子挨打的柿红正好赶来,唐一刀让柿红赔锅,还得帮厨,最后柿红把自家锅赔给唐一刀,自己用瓦罐给家人做面汤,然而瓦罐却炸裂了。

第16集

牛旺骑着摩托车来接长全,在家人的注视下,长全跟牛旺去了城里。柿红去给唐一刀帮厨,唐一刀心疼几个孩子早晨没吃饭,所以叫柿红偷偷出去给几个孩子送肉夹馍吃,恰巧被正在找唐一刀询问戏班子消息的雇主发现。雇主生气,责问唐一刀,最后唐一刀表示从他的工钱里扣肉夹馍的钱,才平息这件事,然而雇主话锋一转,又责问唐一刀戏班子的事,客人都快吃完了,戏班子还没来。柿红从旁解围并决定要先垫垫场,不理会雇主的质疑。柿红端着菜盘子就进了院子,边上菜边唱歌,乡亲们鼓起了掌,纷纷要求继续唱一个。

第17集

长全从城里回来,带了一大堆好吃的好玩的给孩子们,还有特意给母亲买的钙片及柿红的毛线,并把长青给家里的钱交给了母亲。母亲和柿红急忙询问长青的情况,长全无奈敷衍,不想让母亲担心。焕焕表明了自己要分家的想法,长全气急,痛骂焕焕,最后母亲把长全给她的钱拿了出来给了焕焕。长全气得不行,转身就出门,回到城里。吴郎中为了感谢柿红当日的帮助之情,带着礼品来看望柿红。柿红跟着唐一刀帮厨,唐一刀言语中暗示对柿红有意,但是柿红却躲避他。王守业卸任了会计,也想寻求发展,来找廖支书表示自己想承包队里废弃的砖窑,撞见了大翠带着吴郎中走了进来。原来吴郎中想办个收药点,这样十里八村来卖药的都很方便。

第18集

酒醒的柿红和吴郎中坐在树下聊天,柿红被吴郎中的见识和走过的路所吸引,也开始向往着山外的世界。听着吴郎中吹的调子,柿红情不自禁哭了起来,因为那是长安经常吹的曲子。柿红有太多的想念藏在心中,无处诉说,只能每天让自己拼命地干活,没空去想他。吴郎中向柿红打听长安是什么样的人,柿红简短一句概括——长安是个好人,却蕴含着复杂的深意。长全母亲久等柿红不回来,出门把柿红叫回了屋,吴郎中带着心事,若有所思地离开。柿红去给大翠送药方,大翠明白她的意思后,觉得有些丢人表示不用,却又在柿红要走的时候,叫住了柿红,故作镇定地留下了药方。

第19集

丁香来找柿红,因为关心柿红,分析了吴郎中和唐一刀两人情况后,觉得唐一刀不错,有手艺的人能帮衬家里,减轻柿红的负担。牛旺和大翠在宾馆为两人怀不上娃的事正苦恼时,工友来敲门,告诉工地出事了。得知长全受伤的牛旺和大翠,急忙来到医院,却被告知长全胳膊保不住了,必须要截肢。赶来的焕焕和柿红看到长全胳膊没了,伤心万分。牛旺和柿红去工地找老板负责,工地老板不予理会。柿红回村借钱,然而杯水车薪。长全坚决要出院,弄倒了输液瓶架子,更是以死相逼。漫漫山路上,柿红用车把长全拉回了家。母亲拿起长全空荡荡的衣袖,没有流下一滴眼泪,或许是悲伤至极,已无法用眼泪诉说,又或许是伪装坚强,鼓励儿子长全对生活继续抱有希望。

第20集

因为柿红和工厂老板那边的人发生过冲突,李调解担心柿红去会导致调解不便,所以只带了焕焕一个人去和工厂老板调解。李调解和焕焕找到工厂老板后,工厂老板很爽快地答应了赔偿三万块,但是却把李调解支了出去,让焕焕陪喝酒,不喝酒就不给钱。在外面等候的柿红和吴郎中看到李调解出来,却不见焕焕,终于放心不下,进去查看,却发现工厂老板正要非礼焕焕,柿红推开老板,和吴郎中一起把焕焕救了出来。吴郎中随后又回去找混蛋老板算账,柿红不顾劳累,一路把醉得不省人事的焕焕从城里背回了家里。

第21集

转眼到了秋收,吴郎中和唐一刀先后去给柿红帮忙收玉米地,二人干起活来也不忘针锋相对。长全听到干活的村妇闲言闲语受了刺激,气冲冲地把吴郎中和唐一刀撵走。柿红喊住了长全,抢过镰刀,一个人默默地割起了玉米。远远站着的吴郎中和唐一刀,互相埋怨着彼此,吴郎中随后跟着唐一刀去见识一下他的手艺。二人举杯对饮,说出了彼此的心里话,但是每一句话都离不开柿红,彼此都了解了各自对柿红的情意。吴郎中领着郭律师来到柿红家,沟通一下细节,柿红非常高兴。然而焕焕仍在床上躺着,长全自从焕焕从城里回来后就没在屋里睡过,搬到了牲口棚睡。

第22集

家慧在家求着母亲焕焕带她去县城报名学戏,焕焕不同意,家慧跑出家门。柿红得知后,恰好遇到骑着摩托车的王守业,于是王守业带着柿红去了县城。柿红和守业寻到了县里的剧团,和剧团老师协商,先把家慧带回去,过几天长全夫妇同意再送来学习。柿红回到家后劝焕焕和长全同意家慧去学戏,更是传达了团长的意思,然而焕焕和长全两人还在置气,根本没把家慧的事往心里去,焕焕和长全又旧事重提。焕焕决定去城里打工,临走时告诉长全自己没做过对不起他的事。长全终于抬头看向焕焕,然而并没有挽留焕焕。牛旺在医院照顾着大翠,此刻的牛旺在成为父亲后,终于想通了很多事情,明白了大翠之前为他付出的一切。

第23集

牛旺父亲和廖支书因为孙子小宝的姓争吵,牛旺父亲生气回到了自己家,牛旺追来却被牛父拒之门外,隔着门牛旺开导父亲,却还是没有让父亲想通。牛旺回到廖家,又开导廖支书,想缓和岳父和自己父亲的关系,廖支书终于松口,让牛旺去找大翠商量。家望几个孩子误将旁边的草堆点燃,吴郎中的药材全部毁于一旦。吴郎中决定回城里,直言想让柿红跟自己进城,柿红眼含泪表示从未想过要进城,吴郎中再三劝说,柿红还是想再考虑考虑,转身慢慢离开。牛旺巧妙地令大翠同意自己抱着小宝去见父亲。牛父心满意足,终于想通了,让牛旺把孩子带回去,因为孩子离不开妈妈。

第24集

吴郎中和柿红告别,柿红送了很远,临别前柿红表示自己的心里容不下别人,吴郎中表示理解,因为有些路是用脚走出来的,有些路是用心走出来的。柿红把家慧送到长平县人民剧团学习。柿红婆婆给柿红讲起了关于院子里的那棵柿子树的故事,柿红感同身受。然而婆婆说了句意味深长的话,咬了口柿子,也咬完了她的人生,柿红放声痛哭。时光荏苒,家望、家韵、家慧和家荣都已长大,柿红也由长发剪成了短发,脸上也多了岁月的痕迹。家荣让牛旺叔帮忙劝他母亲柿红同意他去练武,牛旺问他为什么要练武,家荣表示要成为母亲的骄傲。

第25集

廖支书得了尿毒症,一家人非常伤心,也因为透析的费用犯起了难。柿红来到大翠的小卖部买白糖,看到哭哭啼啼的大翠,询问才得知了廖支书患病的事,柿红帮大翠去城里找不接电话的牛旺。牛旺得知情况,暂时放弃了帮工人讨薪,急忙开车回了家,劝岳父别怕花钱,多少钱都得治。廖支书非常感动,表示自己没有看错牛旺这个人,坦承自己这些年亏待了牛旺。牛旺开车带着岳父去透析,自己蹲在病房外暗暗发愁。晚上,柿红受大翠所托找到牛旺,牛旺表示自己想回村干点啥,一边照顾老人一边养家。

第26集

柿红和长全碰到了带着廖支书去透析回来的牛旺。说明情况后,牛旺放下廖支书,急忙载着柿红和长全去里找家荣。家荣要去少林寺,无奈囊中羞涩,在街上耍起了武术,抢了旁边卖药师傅的风头。二人互不相让,扭打在一起,恰好柿红等人赶到,拉开了打架的两人。然而家荣死活都不跟母亲柿红回去,非要去少林寺。看热闹的群众越来越多,堵住了道路,一个当兵的下车走入人群看到家荣身手不错,希望家荣跟他去当兵,给了家荣一个地址,只要报名体检通过,他亲自来接家荣。

第27集

牛旺和长全二人把羊带到了城里的高档小区门口,大声吆喝着卖羊奶,颇见成效。村里的妇女们议论着村里现在出了这么大的困难,可是廖支书却连自己都顾不上,要召集大家选村主任。失意落魄的王守业在家敲着鼓,得知选村主任的事,终于停下了自己的节奏和艺术。王守业来到了廖支书家里,表示自己想当村主任,自信在这个村里只有他最适合当村主任。廖支书表示,这事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得投票决定。家韵收到了录取通知书,放声大哭,瞒着母亲和家里人,只是把哥哥的通知书带了回来,骗大家自己没考上。

第28集 

牛旺送岳父去透析回来后,大翠告诉牛旺要把肾捐给父亲,牛旺坚决不同意。晚上家韵来找柿红说话,二人聊起了过去,聊起了长安,聊到了家韵的心事。家韵请求母亲不要让她复读,她要跟母亲一起养家,但是母亲却坚决不同意,鼓励她不要放弃大学,王长安的女儿必须要去上大学,考上大学对于家韵才是最有意义的事,母女二人最后抱在了一起。多年没有音信的长青回来了,柿红大声叫来家望,让家望叫长青妈妈,家望犹如做梦,接受不了这样的现实。长青进了屋后,默默地流眼泪,打开箱子,要给长全哥拿礼物,却发现给儿子家望带回来的上大学的钱不翼而飞,伤心欲绝,这些年的打拼化为乌有,自己想要赎罪的资格也被无情剥夺。

第29集 

柿红让家望给亲生母亲长青端药,但是家望执拗地说自己的妈是杨柿红,柿红生气,打了家望耳光,训斥家望。长青还沉浸在这些年所有的艰辛化为泡影的巨大打击中,又被儿子的冷漠刺激着,不异于雪上加霜,眼泪无声地流了满面。柿红安慰,并给她擦脸。柿红再次劝家望,并把关于家望的所有身世,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家望。家望默默地听着,泪水止不住地流,他终于知道了母亲所受的苦难,以及为了他这个儿子所受的折磨。家望要离家去上大学了,柿红给他收拾妥当。临行前,家望跟柿红说了一大堆心里话,柿红决定再给他一段时间来调整心态接受长青。

第30集

长青在房间里,看着全家人的相框发呆,疼惜地拿下来审视照片里已故的亲人,却没有看到有一张红色的纸随着相框的取下掉落在了地上。柿红和家荣在外发现长青的异常,急忙进屋,家荣回身倒水的时候,不经意看到了地上的纸,家荣叫住了母亲,将录取通知书递给柿红。柿红看到家韵的名字,眼泪止不住地流,跑出门去找家韵,拿着通知书责问她为什么不去上学,家韵哭喊着不想去上学,不想看到母亲辛辛苦苦的样子,不想再给母亲增加任何负担。家韵只是想母亲能好好地活着,过上幸福踏实的日子,但是她这么做,却是戳柿红的心,家韵说了和她爸爸长安当年在作出抉择时说出的一模一样的话——走容易,留下来才需要勇气。

第31集

柿红通过广播召集村民开会,左等右等,却只来了寥寥数人,但是会议还是要按时开始。柿红从村委会回来从村民闲聊中明白没有什么实惠,大伙是不愿意去开会的。牛旺也因此事苦恼不已,跟大翠抱怨,并向大翠要点钱,要自己干出点名堂带动乡亲们的积极性。柿红借家慧回家的时机,留住了家慧,让她在村里戏台子唱戏。乡亲们终于被聚集到了一起,王守业主持这场会议。柿红上台讲话,声泪俱下,慷慨激昂,对命运发出了坚强的反击——咱们得有钱,众人集思广益,在这一刻,村里人的心终于聚集在了一起。

第32集

又是一年新年到,长全在集上买了鞭炮和花炮来到柿红家。柿红分别做了四个孩子各自爱吃的菜,等着四个孩子回来。然而除了家韵回来了,其他几个孩子都没有回来。家荣因为替战友值班,家望没有抢到火车票,家慧又临时替人演出。孩子大了都有各自的事业要忙,柿红很理解也很无奈,在这个辞旧迎新的夜晚,一家人只有柿红、长全和家韵,难免有些凄凉,但仍是非常欢心。新的一年开始了,家韵告诉了母亲自己的想法,也启发了柿红,敢想才能敢做。村里突然来了一名外地人想和柿红合作,但是和柿红没谈拢,愤愤离开后,开始在村里捣乱柿子收购价格。

第33集

家荣回家,柿红一家人都非常高兴,但是柿饼厂却突然被工商局的人查封了,关键时刻,家荣出面制止调解,家韵去找孟事成帮忙协调柿饼厂的事,才知道孟事成竟然是县委书记,但是孟事成并没有帮忙,表示一切都要按照章程办事。家韵回家后告诉了母亲这件事,母女二人交谈时,家韵流露出了对孟事成的崇拜和喜欢,柿红看在眼里,了然心里。家荣在村里排查线路安全隐患,又帮村子里的老人堆柴火,修缮村子的土木桥,为村子里的乡亲们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转眼家荣的假期要结束了,临走前家荣亲自给妈妈做饭,泡脚,军歌嘹亮中,柿红看着家荣踏着步,满眼慈爱。此刻的家荣已经是成为柿红的骄傲。

第34集

长青来学校看家望,带着自己亲自做的饭菜。柿红和家韵来到城里推销柿子,二人误入了一个集团的总部会议室,柿红应集团领导的要求发表了意见。柿红声情并茂,直击每个人的内心,集团领导感谢柿红的建议,帮了柿红她们柿子销售的忙。长青又一次来看家望,家望终于接受了长青,叫了长青一声妈,长青犹如做梦,高兴不已。家荣在救火行动中以身殉职,在大雨滂沱的一天,柿红把家荣的骨灰盒带回了宜水村,乡亲们打着伞默哀相迎,柿红每一步都走得沉重,坚强地抵抗着内心要汹涌决堤的悲伤,但是她不能哭,她的儿子是个英雄,是为了人民为了事业牺牲的,他是一名合格的军人,精神会一直存在人民的心中,就如那盖在骨灰盒上的五星红旗永远鲜艳如火。

第35集

柿子树绿了又黄,黄了又绿,又是一年柿子丰富的季节,柿林里家韵给村民们讲解收柿子的相关注意事项,柿红也站在其中听着女儿的讲解,只是如今的柿红,头发已经有些斑白了。牛旺和大翠搬运柿子时,谈论起儿子的学习成绩,大翠想让儿子出国留学。村民们喜获丰收,王守业请来了县里的鼓队朋友给乡亲们表演节目。锣鼓雷动,群情高昂,奔着幸福新生活阔步前进。柿红来看望廖支书,一如几年前刚当村主任时找廖支书请教的样子,当年人心不齐,柿红苦寻方法,而今她终于可以无愧地告诉廖支书,大伙的心齐了。交谈中,柿红告诉廖支书,她也想入党。回到家后,柿红洋洋洒洒写了几页入党申请书。

第36集

孟事成带了记者来村子做采访报道,想解决宜水村柿子滞销的窘况,柿红向记者讲述了这几年村子柿子产业的发展情况和今年遇到这种情况,柿红发自肺腑,诉说了自己也代表乡亲们传递对当前困难亟待解决的心里话,同时也感谢了政府的帮扶。家望知道后,决定试试刚兴起的电商销售模式,到柿子林用DV记录柿子丰收的情况以及村民们对柿子卖不出去的担忧,众人并为此一起录了一条广告。长青也领来了几个外商,外商一再提高收购价格,柿红等人从中发现了新的方向,决定办厂。柿红、王守业等人办下贷款,牛旺又引进了电动削皮机,柿饼厂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

第37集

柿红和家韵在柿子林里检查柿子长势,柿红发现家韵的心事,并劝导家韵。随后,家韵和事成在谈论以后的方向时,家韵暗示事成娶她,只是事成不解风情,没有听懂言外之意,家韵撇嘴莞尔一笑,化解尴尬。村里召集开会,会议上王守业向乡亲们介绍了国家的新农村合作医疗制度,村民连连叫好,牛旺一家人更是非常激动,原本高额的透析费用变成现在每次十几块钱,牛旺再也不会因为父亲的病有经济负担了,可以铆足了劲干事业。如今的家慧已经登上了更大的戏台,焕焕买了剧院门票来看女儿的演出,却没有想到家慧在舞台上突然失声。但是家慧没有去医院,而是回到了宜水村休养。

第38集

焕焕突然回到了十几年不曾回来的宜水村,来找家慧,拉着家慧要去城里看医生,母女二人你拉我扯,焕焕又对长全一顿埋怨,长全默不作声,端着一碗凉皮,轻轻放在了桌子上,虽然很轻,但是焕焕还是听到了声音,循着声音的方向看到了一碗刚刚拌好的凉皮,内心触动,长全一句吃完再走,又震了一下焕焕的心。一个误会,两个人错过了半辈子,长全也终于说出了自己的苦衷。原来当年他的胳膊废了,心也跟着废了,他不想拖累焕焕,所以才没有挽留生气要走的焕焕。长全倾吐衷言,焕焕也终于心软。村委会开会,柿红传达上面的精神,为了改善农民的生活质量,要搬迁,为期三个月,乡亲们非常高兴,一致响应柿红的会议主旨,开始进行搬迁工作。

第39集

全村搬迁成功,家家住上了二层小楼,宜水村村委会新址启用。孟事成来到村委会和村民们唠家常,告诉了柿红已经成为预备共产党员的消息。新的一年又悄然来到,柿红和家韵早早准备好了年夜饭,长全一家三口人、长青母子还有孟事成相继来到,一大家人热闹非常,幸福满满。晚上文化广场大型演出,全村的人都来了,王守业上台指挥,台下锣鼓齐鸣,头上瑞雪恣意,夜空礼花绽放,村民们心里奏响了华美的乐章。日升月落,斗转星移,白发苍苍的柿红回到宜水村山上祭奠丈夫王长安和儿子家荣,却看到了一个长得和王长安非常像的人,她看到了记忆深处的王长安,想起了她的人生,转身慢慢地迈着脚步挤入了人群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