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剧透慎点» 希望的大地

37集连续剧

希望的大地

杨铮、印小天、姜妍、斓曦

简介

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古老的中国大地被改革的春风再次唤醒。在党的改革开放政策带来的新希望下,他们摸着石头过河,大胆闯,勇敢试,克服重重困难。其中有一路摸爬滚打终成大企业家的先锋人物马尘,有以焦裕禄为偶像的创新型好干部董望春,有在乡村改革浪潮中带领村里致富的农民田丰,有赢得中国电子业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工程师柳莹,也有在抗洪中牺牲的忠诚战士柳诚。这群坚韧勇锐、热爱生活的“小人物”以一往无前的勇气和坚定的改革决心,在城乡、军民、产业、科研等各个领域全方位地实现了举世瞩目的改革成就。

第1集 

2012年,马尘、吴欣然、柳莹、吴蔚然等几位中年人相约回到了他们下乡当知青的玉泉公社月亮湾大队,与当年的生产队大队长田庆丰夫妇相聚。众人一道回首往事,时间回溯到1978年的早春。马尘饿着肚子等待县里的救济粮,却等来了盼望已久的大学录取通知书。狂喜之下,他召集戴杏芳等知青们欢聚庆贺,并当众宣布了与恋人柳莹即将完婚的喜讯。一旁暗恋柳莹已久的走资派之子吴蔚然倍感失意。正当酒酣之际,省里来人没收了马尘的大学录取通知书,原因是查出马尘的祖父有政治问题。这消息犹如晴天霹雳,激愤绝望之下,马尘决定出走南方寻找希望,柳莹和吴蔚然要求一同前往。

第2集

马尘、吴蔚然、柳莹三人在扒运煤车的途中,遇上了被迫与田家换婚又被田庆丰好心送走的女子凌娥。老支书田家旺发现后大发雷霆,将儿子痛揍一顿。田庆丰的妹妹田巧妹则自愿远嫁他乡,与军人林虎结为夫妻。另一边,由于吴蔚然弄丢了路线图,导致众人误登上前往香港的货运火车。面临边防军的检查,马尘为了掩护其他人逃跑,利用一车鸡制造混乱,最终一人被抓。凌娥趁机钻回车厢,怀着对马尘的满腔感激独自踏上前往香港之路。而吴蔚然则陪着拒不肯走的柳莹留下来,努力打听马尘的消息。祸不单行,在藏身渔家小屋时,柳莹被地痞九爷乘危奸污,吴蔚然赶到救下柳莹。吴蔚然力劝柳莹在众人发现之前随他回月亮湾,先保住回城招工指标再设法营救马尘,柳莹终于同意。马尘由于涉嫌逃港,又拒绝交代同行人信息,被押往看守所等待判刑。在牢中,他偶遇了吴蔚然的父亲、反动学术权威吴文渊,两人惺惺相惜。

第3集

在月亮湾大队,牛书记发现马尘、柳莹和吴蔚然多日旷工。戴杏芳按照马尘事先的安排,向队里举报三人出逃。恰逢柳莹和吴蔚然赶回,盛怒的牛书记命民兵将二人抓起来。田庆丰力保二人,向书记晓以利害,最终柳莹和吴蔚然按旷工处理,招工指标则留给了举报有功的戴杏芳。戴杏芳有苦难言,顶着众知青的指责唾骂,默默离开月亮湾。田庆丰鼓励柳莹招工不成还可以参加高考,上大学改变命运。马尘在牢中为了替吴文渊出头,与号头大打出手。吴文渊感动之余,奉劝马尘收敛脾气。不久,吴文渊接到平反的通知,即将回到华阳大学担任经济学教授。临别之际,吴文渊语重心长地鼓励马尘不要放弃希望。柳莹得知马尘被关在安民看守所,打算前去探望并坦白一切。吴蔚然劝说不成,只得陪同。在看守所门口,柳莹贫血晕倒,被医生查出已怀有身孕。柳莹不堪打击投海自尽,再次被吴蔚然救下。

第4集

吴蔚然劝说柳莹先和自己领结婚证,这样才能到正规医院做手术,等她考上大学如果还念着马尘,自己随时同意离婚。柳莹无奈之下勉强接受,两人向队里递交了结婚申请,田庆丰不明缘由,心中替马尘鸣不平。此时,吴文渊平反的消息传到月亮湾,吴蔚然大喜过望,与柳莹一道投入高考备战。马尘在看守所中收到了柳莹亲手织的毛衣,却没有得到她的只言片语,心中疑惑焦虑。月亮湾大队从当年的学大寨典型变成了领救济粮典型,田庆丰率先提出分田。牛书记提醒田庆丰,别忘了他父亲田家旺当年被撤职蹲大牢的教训。吴蔚然和柳莹双双被大学录取。吴文渊欢喜之余,始终惦记着在牢中的忘年交马尘。得知政府对逃港问题的处理态度趋于开明,马尘将很快被释放,吴文渊特别委托做实习记者的女儿吴欣然去接这位朋友出狱。

第5集

马尘归心似箭,对素不相识的吴欣然并没有好脸色。他的粗鲁直率引发了欣然的好奇,她隐瞒下身份,借着采访的名义,一路尾随马尘来到月亮湾。马尘找到田庆丰打听柳莹的情况。田庆丰只得将柳吴二人结婚的消息如实相告。马尘难以置信,认定其中必有隐情。吴欣然自愿留下来陪伴失魂落魄的马尘。从当地农民谷淑珍口中,她无意得知拐走马尘恋人的竟是自己的亲哥哥吴蔚然。为赴大学报到,柳莹随吴蔚然来到华阳市。吴文渊热忱地欢迎一双新人的到来。柳莹对吴家儿媳的身份感到难以适从,提出往后想住在学生宿舍,不住家里。吴文渊一番攀谈观察,发现儿媳似乎与吴蔚然心有隔阂。马尘留下一张纸条,只身前往华阳市找柳莹欲问个究竟。吴欣然发现后,连忙给吴蔚然打电话示警。吴蔚然单独约马尘到学校篮球场见面,两人激动之下大打出手。

第6集

校值班室通知了吴文渊教授,三人意外相认。吴文渊将儿子和马尘领回家中,让二人开诚布公地谈一谈。在月亮湾大队,田家父子请吴欣然代为问候吴教授。原来当年正是吴文渊鼓励老支书田家旺搞土地包干。在吴教授的牵线下,田庆丰来到道林县学习,与当地年轻干部董望春结识。道林县的大丰收深深触动了田庆丰,他立即号召月亮湾的乡亲们实行借地度荒和土地承包。牛书记闻讯赶到,宣布撤销田庆丰大队长职务。田家旺找牛书记理论。牛书记表示他名为处罚实为保护,田家旺转怒为喜。马尘一早便来到学校苦苦守候,终于见到了柳莹。两人约在校园小树林里谈话,不放心二人的吴蔚然和刚刚赶回的吴欣然两兄妹悄悄尾随其后。柳莹向马尘坦白了自己的遭遇,表示吴蔚然是将她从地狱里拉回来的人。马尘闻言震撼不已,深深自责是自己草率的决定给柳莹带来了不幸。

第7集

两人决定接受命运的安排,向往事告别。柳莹搬回了吴教授家中,吴蔚然与马尘言和。吴欣然原本打算以马尘为原型发一篇新闻特稿,讲述大学录取通知书背后的爱情悲剧。然而了解到事实真相后,她非常同情柳莹的遭遇,最终决定放弃这篇特稿。马尘回到家中与弟弟和父亲团聚。有着大工匠称号的父亲明显老了,这令马尘心生感慨,他开始认真考虑自己的未来。基层干部董望春以当届第一名的成绩被华阳大学录取,却为了应战道林县突发的旱情,错过了报到日期。学校打算撤销其名额,在吴文渊教授的努力下,董望春得以走进校园。吴教授对董望春寄予厚望,指出国家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像他这样有知识的年轻干部。吴文渊始终惦记着马尘的出路,在他的奔走下,马尘获许留在大学里做一名没有学籍的旁听生。

第8集

马尘与董望春等人成为同窗好友。他异常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发誓将耽误的时间抢回来。吴欣然以马尘复学为题材做了一篇报道,引起巨大反响,从实习记者转正。马尘借漫天雪花为欣然庆贺,两人感情逐渐升温。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揭开了改革开放的序幕,中国迎来伟大的历史转折。华阳大学众师生们欢欣鼓舞,拥抱春天。月亮湾在包产的激励下迎来大丰收,队员们守着打下的粮食却踟蹰不已。田庆丰主张分粮,有责任自己担着;田家旺却主张粮食先入库,等待上级意见。僵持不下时,通信员送来牛书记的信,里面只有一张刊登着十一届三中全会报道的报纸。田庆丰领会到牛书记的意思,大声宣布分粮。马尘的弟弟马昊在机械厂上班,老技师马守民希望将一身本事绝活传授给儿子,马昊却一门心思挣钱。在倒卖鸡蛋不成后,他又打起了倒卖磁带的主意。

第9集

戴杏芳也在机械厂上班,因不愿嫁给人事科长患羊角风病的儿子,被发配到锅炉房干活。马昊在洗澡时偶然听到戴杏芳酷似邓丽君的歌声,被她深深吸引。马尘利用学习之余,在校园里干起了给学生照相的生意。吴欣然揶揄马尘天生是做买卖的料,吴蔚然却警告他没有营业执照早晚得被叫停。月亮湾大队正在算账分钱,人人喜气洋洋。牛书记突然到来,严肃宣布让田庆丰跟自己去学习班。在公社学习班上,田庆丰不理会牛书记的暗示,当着督导员的面直话直说,被定为反面典型。吴文渊陪同省领导下到月亮湾,考察当地亩产翻番的情况。吴文渊见到了田家旺,安慰他不用担心儿子,要相信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马尘和董望春有感于农村的现状,联名向报社写公开信支持包产到户,欣然替马尘捏把汗。

第10集 

华阳大学果然对两位学生做出了处分,董望春留校察看,马尘被赶出校园。经济系学生自发为马尘举行送行会。吴教授结束考察赶回华阳,也带来了中央最新精神和马尘处分撤销的消息。几位年轻人聚在吴教授家中庆贺。马尘成为全班的佼佼者,吴文渊想推荐他参加一个有关招商局和香港船王包玉刚合作的研究课题,引起吴蔚然的不满。马尘委婉回绝了吴教授,名额最后给了董望春。马尘准备在学校开设餐饮店。欣然借在工商局采访的机会,替马尘争取到了全市第一张个体餐饮营业执照。为了筹到钱,马尘又想出在学生中集资的办法。吴蔚然当众质疑马尘没有资产做抵押,关键时刻欣然再次挺身而出,用自己的记者身份做担保。优家饮食店终于开张,马尘一时成为新闻人物,也确定了对欣然的感情。马昊对戴杏芳展开热烈的追求,他邀请戴杏芳来到职工娱乐的小礼堂一展歌喉。

第11集

人事科孙科长听到风声,通知派出所取缔了职工舞会。戴杏芳怕连累马昊,对他避而不见。马守民也不赞成二人在一起,惩罚马昊狠练电焊基本功。马昊向马尘诉苦,马尘这才知道弟弟的意中人原来就是当年月亮湾的知青同伴。戴杏芳无意听到国营迎新店要教训马尘,连忙赶往优家餐馆报信。不一会儿,对方杨店长就带着一帮店员找上门来,以个体户胆敢挤垮大国营为由砸店闹事。马尘为了捍卫个体户的尊严和权益,坚决拒绝和解。马昊替马尘打抱不平,也带着一帮人上迎新店报复,幸被马尘阻止。集资还钱的日子临近了,吴欣然在家里和单位四处借钱替马尘还账,马尘急火攻心突然晕倒,被送进医院。欣然通过报道为个体户正名,在全市引发强烈反响。

第12集

临近毕业,学校广播了中国女子排球队在第三届世锦赛上首次夺冠的捷报,众师生高呼振兴中华。月亮湾大队部的广播里也传来《全国农村工作会议纪要》,明确包产到户、包干到户都是社会主义,田庆丰等众乡亲欢呼雀跃。78级学生迎来了毕业典礼。吴教授当众宣布,马尘虽没有毕业证书,却是华阳大学唯一通过劳动成为万元户的人,学校特授予他荣誉毕业生称号。吴蔚然和柳莹被分配到电子研究所,董望春则放弃留在市机关,主动申请到乡镇。马尘和欣然的交往遭到吴蔚然反对,认为个体户配不上国家干部。马尘也有所顾虑,欣然心情低落。国营迎新饮食店公开招聘店长,马尘带着一整套承包方案应聘,打动了考官。随后他提出要将店名加上“优家”二字,遭到拒绝。马尘认命放弃,拿出全部积蓄开始张罗买房办婚事。不料上级最终批准了马尘的条件。马尘惊喜之余又为押金发愁。吴欣然大度表示婚房可以先不买,因为房子不如梦想值钱,马尘深受感动。

第13集

马尘以发奖金的承诺摆平了心存不满的老店员,又自掏腰包将店里置办一新,还施行了一套改革措施。迎新优家饮食店开张,第一天便实现了盈利。董望春被分派到马尘当年下乡的玉泉镇。他在会上提出要千方百计搞活经济,尽快推行蔬菜大棚种植。田庆丰打算把不值钱的玉米地铲了,改种经济价值高的黄瓜。他动员谷淑珍、钱算盘等积极分子签字共担风险。董望春为农民们请来了农技专家,黄瓜取得大丰收。不料县供销社盯上了这些大棚,农技专家也被人举报利用职务受贿。牛书记劝董望春去县委做个检讨,董望春则主动向上级陈情。农民没有长途贩卖黄瓜的资格,被供销社拦截。紧要之际马尘赶到,受董望春之托前来收购黄瓜,一场冲突得以避免。挣到钱的月亮湾村民们通上了电。董望春带着好消息回到玉泉镇,村民们为他张罗了一个热闹的新年。

第14集

连长林虎即将转业回家乡,这让艰辛支撑家庭的田巧妹有了盼头。然而在一次意外中,林虎为了保护排长柳诚牺牲了。吴蔚然嫉妒马尘走在了自己前面,他在电子研究所里一心出风头,业务上的纰漏全靠柳莹来弥补。马守民要儿子与戴杏芳划清界限。戴杏芳被孙科长发配去打扫厕所,被马昊愤然拉走。马昊发誓要自己赚钱为戴杏芳买一台进口录放机。他从地下贩子手里购买被定性为靡靡之音的磁带,在自由市场上售卖,结果被抓进了派出所。马家父子为救马昊而奔走。戴杏芳独自找到孙科长,央求他代表厂里出面协调,自己愿意与其羊角风儿子结婚。孙科长让戴杏芳先兑现承诺。领证时,孙科长的儿子忽然宣布不结婚了。

第15集

孙科长无话可说,接受了儿子的选择。马昊被放了出来,戴杏芳却认定自己是对方的扫把星,坚决拒绝了马昊。马昊决心到深圳去闯一番事业,他毅然递交了辞职报告,登上南下的火车。柳诚成为特种大队大队长。他将田巧妹母子接到大城市里,安顿在部队家属院,又向田庆丰通报了情况。由于月亮湾率先种大棚尝到了甜头,其他各县也一窝蜂地要求效仿。董望春提出要两条腿走路,一面打造玉泉镇集体大棚蔬菜基地,一面大力发展养殖业。田庆丰想带头尝试办养鸡场,不料这一次却遭到了家里的强烈反对。原来全家都盼着种大棚挣钱来给田庆丰和谷淑珍办喜事。在董望春的大力鼓励和谷淑珍的支持下,希望养殖场挂牌开业。迎新优家店扭亏为盈,商业局决定破格将马尘由聘用临时工转为商业局正式职工。马尘高兴之余,更关心自己提交的商业计划书能否获批。

第16集

魏科长表示马尘提出的开连锁店等想法都过于超前。马尘大失所望,深觉继续待在饮食店发展受限,离自己的企业家梦想相去甚远。正巧电子研究所下面有个生产低档次电子原件的劳服公司,年年亏损,正面向全社会招聘厂长。马尘打算试试,他设计的竞聘方案打动了求贤若渴的罗所长。但厂子需要的不是蓝图,而是实际出路。为此马尘决定到广交会去碰碰运气,洽谈订单。吴家上下全力支持,唯独吴蔚然心中泛酸。在广交会上,马尘与当年一道扒火车的凌娥意外重逢,她已摇身变为一名女港商。凌娥一直对马尘念念不忘,她痛快助马尘与四海商贸公司谈下了十万台电话的订单,却提出希望与吴欣然公平竞争马尘。

第17集

凌娥以考察劳服公司为由,随马尘一起来到华阳市。罗所长热烈欢迎凌娥的到访。吴欣然也前来采访,凭着女人的直觉,她对凌娥产生了警惕。凌娥与吴欣然摊牌,表示只有自己才能助马尘快速完成梦想,成为企业家。马尘得知此事,郑重表示他的爱情不能用来交换,彻底放弃了订单。在月亮湾村,田庆丰和谷淑珍终于要成亲了,却被告知男方已登记过结婚。正当焦头烂额之际,凌娥的助理阿强找到了田庆丰,带给他离婚申请书和三万元人民币,感谢当年的仗义之恩。田庆丰坚决将钱退还给凌娥。希望养殖场的两万只肉鸡和五千斤鸡蛋被供销专员拐跑了,资金损失巨大,眼下又急需购买饲料。田庆丰冒险将一批肉鸡拿到自由市场贩卖,被工商局带走。董望春向县委提议,供销社模式已经不符合市场经济,应全面放开农副产品的销售权。在他的出面协调下,田庆丰夫妇被放出。

第18集

为帮养殖场渡过饲料难关,周围乡亲们纷纷拿出玉米支援。感动之下,田庆丰决心将养殖场变为集体经济,让全村百姓都有股份。丢了凌娥的大订单,马尘心怀愧疚退出竞聘。吴蔚然生怕劳服厂的烂摊子落到自己肩头,主动请缨说服马尘回来。马尘终于应允,但提出必须实行厂长负责制。远在深圳的马昊因为技术过硬被升为工长,他所在的建筑工队创造了世界第一的“深圳速度”。马昊将这份自豪和喜悦分享给戴杏芳。马尘走马上任第一天,发表了激昂的就职演说,众人却反应平淡。通过与港商打交道,马尘发现免提电话机有巨大市场,却苦于没钱上生产线。他向职工们提议内部集资,只有父亲马守民一人响应。马尘通过罗所长的批准,请技术专家柳莹帮忙做出一部样机。柳莹不顾有孕在身,全力以赴投入研发。吴文渊出席了市政府研究有关企业破产的经济工作会议,劳服公司榜上有名。吴教授向女儿感叹,闯险滩过难关将是马尘一生的宿命。

第19集

马尘顶住压力,为新研发出来的免提电话样机取名为新星NOVA,参加了邮电局的公开招标。同时劳服公司收到了破产警告书。为了自救,罗所长带头表示支持集资,其余职工也纷纷效仿。吴欣然将新星中标的好消息带回厂里,全员热血沸腾。吴教授请子女们在家中涮火锅,大家为马尘庆贺。吴蔚然不满马尘春风得意,心中愤愤难平。马尘在劳服公司发布悬赏令,鼓舞大家凝心聚力,一切为了订单。董望春即将被调任。临行前,他作为证婚人出席了田庆丰和谷淑珍的婚礼。巧妹的儿子军军上了部队幼儿园。为感谢部队的照顾,巧妹在家属区外开荒种菜,免费送给大家。柳诚被田巧妹的勤劳质朴深深打动,提出跟她结婚。洪师长的侄女肖春爱慕柳诚,师长夫人有意撮合。柳诚向首长明确表达了对田巧妹的心意。

第20集

柳莹再三规劝哥哥无果,只能为即将成婚的二人送上祝福。劳服厂职工韩小亮立下了功劳,马尘兑现承诺将其升任为工段长。他鼓励大家以韩小亮为榜样,拿出拼命的劲头来。副工段长唐大江仗着家里有背景,泡病号怠工。马尘按规章扣其奖金,唐大江大闹工厂,拉了电闸,导致整个生产线停工。马尘态度强硬,当场免除其副工段长职务,被愤怒的唐大江打伤。吴欣然当即向派出所报警,马尘却主动撤了案,将全副心思放在生产上,甚至连结婚都申请延迟。被解除职务的唐大江怀恨在心,他伺机报复,通过家中关系恶意举报马尘。不久,劳动局介入调查马尘强迫工人加班一事。马尘解释了工厂实行的计件薪酬体系,得到劳动局的理解。但接下来的一系列举报导致工厂停工整改,马尘被带走接受调查。

第21集

全体职工在韩小亮的带领下自愿加班。合同交付当日,新星电子厂保质保量地拿出了2000台电话机。从深圳考察回来的郑市长目睹这一切,对新星的拼搏精神和市场意识大加赞赏,更亲自邀请马尘为大家作报告分享改革经验。柳诚所在的红星师将要裁撤,他婉拒了马尘的邀请,自愿降级到边防部队任职。柳诚力保纪念碑,洪师长教育他和平年代军队要服从经济建设大局。柳诚含泪接受了这一指令。柳诚降职调防的申请获批,他唯一的希望便是解决巧妹和孩子的户口。带着对妻儿的牵挂,柳诚远赴雪域高原。马守民在家反复整理着装,准备上吴家替儿子提亲。马尘劝父亲不用搞得这么隆重。正言语间,吴文渊和欣然已主动登门探望,商议婚事。

第22集

戴杏芳下定决心跟随马昊闯荡,她辞职来到深圳,在一家南阳歌舞厅找了份工作。凭着优美的歌声,戴杏芳很快成为了歌舞厅的当家花旦。马昊替她高兴,每天充当护花使者。地头蛇九爷盯上了戴杏芳,派人给马昊送礼带话,马昊未加理睬。吴家给马尘、欣然夫妇布置了新房,马守民却提出希望二人婚后能住在家里陪伴自己。对于马尘提出的建议,吴欣然闹了一通情绪,最终还是接受了。马守民打算将婚礼办得风光隆重,但马尘和吴欣然却希望一切从简。最终一对年轻人举行了简朴而又富有新意的纸飞机婚礼。四海商贸公司欲告马尘涉嫌技术侵权,凌娥怀着复杂的心情再次来到华阳,凑巧目睹了马尘的婚礼。她决定收回侵权起诉告知书。

第23集

罗所长将凌娥到访的消息告知马尘,同时透露对方有意再与他签十万台电话机合同。马尘立即动身前往深圳面见凌娥。凌娥坦言自己看重过去的情谊,更看重马尘的商业能力,两人终于签订了合同。马尘顺道来看望马昊和戴杏芳。地头九爷意图对戴杏芳不轨,马尘马昊兄弟俩报警。怀恨在心的九爷袭击了马昊。在医生的紧急施救下,马昊终于脱离生命危险,却失去了一条腿。为了不拖累爱人,马昊不顾马尘的劝阻,狠心赶走戴杏芳。深深自责的戴杏芳故意毁了嗓子,决心放弃音乐梦想一辈子照顾马昊。闻讯赶来的马守民老泪纵横,鼓励儿子要坚强活下去,更要活出个人样来。柳莹与吴蔚然的女儿出生了,取名吴涯。希望养殖场委托物资局购买玉米饲料,因没给局长朱鹏举好处,玉米被扣押在仓库里发芽生霉,损失巨大。了解情况后,董望春大发雷霆,将朱鹏举免职。

第24集

为给马昊腾房,马尘和吴欣然搬回了吴教授家,此时欣然已有身孕。马昊付出数倍于常人的艰辛,重新拿起了焊枪。在家人支持下,他和戴杏芳开了一家独立五金店。马尘向罗所长提出进军彩电市场的计划,而吴蔚然则建议所里搞电脑组装。马尘和柳莹私下劝说吴蔚然,不应只看重眼前利益,组装是产业链中最没有技术含量的部分,没有任何市场竞争力。吴蔚然不以为然。研究所的重点军工项目下马了,正当所里上下为钱发愁之际,吴蔚然用组装服务换回了十台免费电脑。罗所长喜出望外,当即让吴蔚然出任所里技贸公司经理,主抓电脑组装。马尘仍不肯放弃,决定带领新星自己干彩电。他恳请柳莹再施援手,帮公司培训起一支专业的彩电装配小组。

第25集

在柳莹的帮助下,马尘与TTK公司签订了电视机装配合同。同时马尘又通过凌娥向四海商贸贷款,用于流水线的改造。吴蔚然打上了这笔贷款的主意,劝说所里将钱拨给自己用于扩大电脑组装。罗所长没有同意。电脑组装由于缺乏核心技术,很快陷入危机。吴欣然对此进行新闻报道,惹怒了吴蔚然。他急欲收购汉卡技术翻身,再次怂恿罗所长将马尘的贷款划拨给自己。罗所长陷入犹豫。部队裁撤后,田巧妹承包了原来的军人服务社,开办起一家服务社。马尘与欣然的儿子马由缰顺利出生。同时马尘的彩电生意也取得了成功。吴蔚然带着玩具来看望小外甥,主要目的却是向马尘借钱。马尘表示他不能支持所里错误的经营方向,吴蔚然勃然大怒,与马尘翻脸。最终罗所长决定保住电视机厂这颗明星,主动承担了PC机经营失败的责任。

第26集

马尘不愿看到研究所挂上资不抵债的黄牌,拿出钱来替技贸公司偿还债务、发放劳务。吴蔚然却丝毫不领情。两对年轻人同时搬出吴家,吴教授面对人去楼空有些黯然。马尘并不满足于组装TTK,他决定迈出下一步,引进彩电生产线、组建新星品牌电视机厂。郑市长亲自前来了解情况,马尘慷慨陈词。市委研究决定组建国有电视机厂作为改制试点。经提名,马尘出任厂长,柳莹被聘任为新厂总工程师,而吴蔚然则因先前经营失败被冷藏,心情颓废。吴教授请欣然出面替蔚然说情。为了服众,马尘给吴蔚然安排了一次去日本谈判的立功机会。董望春不畏艰难,帮助田庆丰扩大养殖场规模,引来有心人的非议。在全县经济工作会议上,田庆丰当着严书记的面直言,是董望春这样的好干部把党的政策坚决落实给了底层的老百姓。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