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剧透慎点» 有个地方叫马兰

29集连续剧

有个地方叫马兰

简介

上世纪五十年代美苏进行核竞赛,美多次扬言要对我实施核打击。为打破其对我的核威胁和核讹诈,张司令员奉命在我国的大西北组建核试验基地,他提出要他的两个爱将何玉山、徐远征。何玉山接到命令,离开两个爱子何建国、何建军和怀有身孕的妻子林王洁。徐远征在新婚之夜与妻子林儒不辞而别。何玉山在华北某地接管了一支最后从朝鲜归国的志愿军部队。徐远征在北京郊区某火车站登上了载着这支部队的军列。他们到达甘肃某地,见到张司令员,并与先前从商丘抵达的部队会合。张司令员命令何玉山、徐远征率领部队进入新疆,挺进罗布泊无人区,寻找试验场区。部队在大漠中行进数百公里,历经艰难险阻,终于找到了理想的试验场区,并在开放有马兰花的地方安营扎寨,张司令员给基地起名叫马兰村。

第1集

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张司令员奉命筹建我国核武器试验基地,他选择老部下何玉山、徐远征。何玉山接到命令,告别两个儿子和待产的妻子即刻启程。徐远征在新婚之夜与妻子不辞而别。何玉山接管了从朝鲜归来的军列,率指战员们奔赴新战场。深夜,徐远征也踏上此列车。二人相视默默互致军礼。军列驶至甘肃,大漠中何、徐见到老首长张司令员。司令员只告诉何此行目的,何兴奋不已。司令员命令何、徐率部由甘肃敦煌向新疆进发。部队艰难行进,终于在罗布泊腹地找到了理想的试验场区,又在数百公里外盛开着马兰花的戈壁安营扎寨,取名“马兰村”!

第2集

张司令员在马兰基地第一次党委扩大会议上,宣布部队到千里大漠寻找核试验靶场的秘密使命。何玉山和徐远征分别被任命为保障部长、工兵团长,承担基地最艰难的保障工作和特种工程建设的重任。同为部队科研人员的项怀瑾李一婵夫妇,分别接受新任务,并被要求不得泄露各自去向。他们将女儿丽萨寄养在林玉洁家。林儒丫不顾母亲埋怨苦苦寻找丈夫徐远征。千里之外的徐远征想念妻子,拿出照片向战士们炫耀,内心不免生出苦涩。面对部队的艰苦条件和担负的重要使命,张司令员向指战员们发出绝地求生、扎根戈壁,隐姓埋名、完成使命的“马兰誓言”!

第3集

丽萨和建国、建军生活在一起建立了友谊。为使部队在戈壁滩上落下户扎下根,上级批准干部带家属进马兰。何玉山离开一年多回到北京家中,发现走时两个半孩子变成了四个。看着建国一家团聚,丽萨更加思念父母。此时项怀瑾在北京东郊的研究所忙于计算数据,李一婵在北京西郊的实验室里紧张工作。何玉山带着一家人奔赴新疆。丽萨被托付给刘阿姨。西行的列车停在铁路尽头的新疆大河沿车站。何建国一家人随同行的人们乘卡车前往马兰。车队在戈壁中遭遇大风暴,慌乱中,何建军被大风卷走。一家人悲痛欲绝,何玉山强忍痛苦带队伍赶回基地。

第4集

轮到徐远征接家属,工期正紧,他委托组织帮妻子来马兰,张司令员为此感动。何玉山一到营区立即去了保障部。林玉洁带着孩子们被安顿在帐篷里。张司令员来看望方得知孩子丢了,他安慰林玉洁,并指示有关人员全力寻找孩子。林玉洁忍受着身心的痛苦投入到工作中。林儒丫在组织的帮助下千里迢迢来到马兰与徐远征重逢,不想突发昏迷被送到医院抢救,徐远征这才得知妻子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忧心忡忡。何建国认识了来马兰的第一个小伙伴张援朝。张援朝领着欧敏、柱子、李小欢来找何建国。经过谋划,几个孩子跟何建国一起进入戈壁去寻找弟弟建军。

第5集

孩子们被戈壁上海市蜃楼吸引着越走越远,迷失了方向,又饿又渴打起退堂鼓。何玉山想尽办法解决基地用水问题。为节约用水,他要求保障部的同志们不洗脸。几经寻找,焦灼的大人们始终没有孩子的任何线索。入夜,刮起大风,考虑安全,何玉山命令战士天亮再去找。困境里,孩子们学会了钻木取火,还齐心协力吓跑了狼。直到清晨,他们才和前来寻找的大人们团聚。林玉洁百感交集。张司令员和战友们来徐远征夫妇的地窖家里看望,徐远征做的“玻璃天窗”让司令员赞不绝口,鼓励大家都来参观学习!徐远征感动于妻子跟他千里迢迢来吃苦,夫妻互诉衷肠。

第6集

基地在罗布泊建气象站,司令员给何玉山布置任务。徐远征带队支援气象站的建设。他带战士们在石头上烙饼。半夜狂风卷走徐的帐篷,何请他跟自己挤挤。他躺下嘴就不停,何恼而无奈。气象站设备测试时发电机烧坏,何玉山带着机器立即赶回基地修理。李一婵路过部队大院,急切地去看女儿,方知林玉洁一家已去马兰,经打听找到丽萨,相见即别,母女俩泪流满面。此时项怀瑾在研究所里埋头工作着。黑夜,何玉山的吉普车躲闪不及被猛然蹿出的黄羊撞翻到路边,被清晨经过的车辆救起,送往基地医院抢救。

第7集

没有了心跳满脸血迹的何玉山奇迹般地生还并恢复了健康,重返罗布泊气象站。气象站的成功运行,结束了罗布泊没有天气预报的历史。马兰的孩子越来越多,何玉山奉命建马兰小学。张司令员把基地司令部办公室让出来做学校教室。林儒丫是小学教师的最佳人选,但任由谁说,徐远征都坚决阻拦。林儒丫自己愿意当老师,何玉山兴致勃勃地带她参观收拾好的校舍,徐远征赶来粗暴地把林拉走。何玉山气愤不解,司令员告诉他,林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开学典礼上,张司令员意味深长地鼓励孩子们要立志成才。

第8集

何玉山硬着头皮去徐远征家做工作。两人追溯到结下心结的朝鲜战场,激烈争吵中,徐远征拿出枪,让何玉山干脆给他个了断。何说一百枪也换不回牺牲战友的生命。随即传达上级的命令,任命林儒丫为马兰小学教导主任兼班主任。上课不久,林儒丫发现很多学生不按时交作业。徐远征以校外辅导员的身份给学生们上了一课。他自称双眼特别,谁调皮捣蛋不交作业他都看得一清二楚。孩子们私下议论徐叔叔有一双“雷达眼”。项怀瑾晕倒在基地研究所的办公室,被送进医院,遇见林玉洁。项说他来马兰快一年了,交谈中方知李一婵始终没回过家。林玉洁疑惑他们夫妻二人竟然相互不相知去向。

第9集

项怀瑾给林玉洁讲述留学时受到轻蔑和鄙夷的经历,为搞出我们自己的原子弹,眼前的一切困苦都不算什么。林玉洁吃惊地发现眼前抢救的病人竟是李一婵!事后她去找项怀瑾,项已在回科研所的车上。何建国带头逃课,几个人跑去用土法做箭拿来射老骡子,徐远征大怒,孩子们不解。何玉山事后给他们讲述老骡子“罗铁柱同志”的故事。林玉洁跟何玉山说了项怀瑾和李一婵,夫妻两人都在马兰,却彼此不知晓的经过。讲到丽萨又想到了建军难过。何玉山向张司令员报告了项怀瑾、李一婵夫妇的事。司令员指示有关部门了解具体情况,尽快让他们一家三口团聚。

第10集

何玉山夫妇帮助项怀瑾和李一婵在马兰相见了。见证他们激动时刻的是戈壁滩上的“夫妻树”。小马带何玉山来到发现建军鞋子的胡杨林,并没找到其他线索。林儒丫为怀不上小孩感到困惑。林玉洁让他们夫妻到医院检查。林儒丫提及此事,徐远征不快。因为李小欢和爸爸工兵团李教导员来找林老师聊聊家事的缘由,林儒丫说到当年徐远征音信全无,母亲曾一度劝她改嫁。这下伤了徐远征的心。他因此给岳母写信,却触犯了基地的保密纪律,或被调离马兰。何玉山虽与徐远征有心结,但得知这位老战友可能离开马兰时却十分不忍。他去找张司令员为徐远征求情。

第11集

徐远征为自己违犯纪律写了深刻的检查。经基地党委研究决定,给他记大过一次,仍保留团长职位,以此为戒。徐远征心里很感激何玉山。丽萨跟妈妈来到马兰。建国兴奋的要带她玩遍马兰。学校简陋的教室,土造的厕所,就连喝水都要定量,这一切丽萨都由不适应到逐渐接受。她还把自己的咖啡与小伙伴们分享。供给科研人员的鸡蛋项怀瑾舍不得吃,周末拿回家,教丽萨用鸡蛋孵小鸡。张司令员到医院询问场区工兵团战士闹肚子的事,得知是饮用了含有大量镁元素的孔雀河水导致泻肚。止泻药有限,林玉洁建议用土方食用大蒜解决。

第12集

何玉山到友邻部队求援,吴师长闻听何玉山的部队做的是让后代远离硝烟战火的大事,慷慨解决两车大蒜。基地送奶员李姗姗和电影放映员马开炮喜结连理。总部首长发来贺电,张司令员致祝辞,祝贺马兰第一对新人。警卫连长杨振禄多年没回过家,两个哥哥都牺牲了。何玉山请求张司令员批准杨回去看望老母亲。杨振禄看到别人都没有探亲假,撕掉专门给他买的火车票,何玉山急了。张司令员对杨振禄大加赞赏。何玉山从内地部队医院调了最好的护士曾倩倩,又在当地征招了一批年轻的女兵来到马兰。恶劣的环境艰苦的条件,让女兵们却步,曾倩倩给予安慰。

第13集

曾倩倩文化程度高,被组织安排去马兰小学当老师。她服从命令,却想不通,带着情绪去了学校。孩子们蹦塌了人家地窖的屋顶,被汽车团马排长撞见抓住两个,遭曾倩倩阻止,小马见曾倾心。何玉山命杨振禄跟曾倩倩谈恋爱。曾心烦不睬,杨尴尬离开。曾倩倩教的算数成绩下滑,受到林儒丫严厉批评。建国把用计得到的课本送给丽萨,丽萨轻蔑他考零分还自得。曾倩倩帮助建国,师生都不甘被人瞧不起。再次考试,建国满分,曾倩倩受表扬。小马欣喜答应教曾倩倩学快板。建国坐上小马卡车,两人满心喜悦。张司令员通知何玉山,山洪冲断铁路,粮食运输受阻。

第14集

何玉山向徐远征借战士,给部队捋榆叶、扒树皮。一名战士误食有毒野菜不幸身亡。徐远征派人把保障部送来的一小袋面粉转给科研所,科研所交给医院,医院留下一点给重病号,其余送到马兰小学。炊事员揉面时起大风。丽萨咽不下有沙子的馒头,出来喂了饥饿的军犬,吃一半,被经过的战士拿走。林儒丫集合学生开会讨论扔馒头行为,大家一致谴责,丽萨羞愧,会后向林儒丫认错。孩子们自发节省出干粮送到医院给重病号。小马拉粮返回,距基地八十公里处汽车抛锚,副驾驶徒步回去求助,马原地守候。汽油紧张没有车,何玉山就带领指战员们徒步前去接粮。

第15集

运粮队伍赶来,救起奄奄一息的小马。项怀瑾与何玉山探讨科学话题,何听后眼界大开。场区用水困难,何玉山让老杨抓紧找水源,又派人给实验室解决5斤白糖。白糖没有,买回红糖。李一婵发火把糖摔地上;项怀瑾因为工程用水不达标责令徐远征拆了重建;老杨运水被蚊虫叮咬患了败血症,何玉山带药从乌鲁木齐的赶回为时已晚。项怀瑾跟徐远征要工程进度;李一婵派人来催白糖。何玉山发怒,喊道老杨为找水都牺牲了,众人无言相视。张司令员批评何玉山不该责怪科研人员。何玉山心力交瘁,提交了辞职报告。何玉山带着孩子去看望王桂花,隐瞒老杨牺牲一事。

第16集

张司令员让何玉山别忘了初心。何放下思想包袱回到岗位,成立了副业队。何玉山终于把白糖放到李一婵面前,一言不发地转身离开。建国和丽萨遇上王桂花临产,叫来大人把她送到医院,顺利生下孩子。何玉山为产妇四处寻找营养品,大家慷慨相助。司令部开会,最终决定家家养鸡,还要建水库、搞农场,自力更生,减轻国家负担。何玉山把没收的鸡笼还给项家也无言语,令项夫妇很不自在。李一婵查出怀有身孕;项怀瑾在医院说到老杨的事,正被王桂花听到。何玉山带王桂花到老杨墓前,拿出杨的抚恤金,让王桂花回内地老家。王桂花坚定地要替杨守在马兰。

第17集

入夜,何玉山才躺下就接到小张来报,一批来队家属失联。何玉山起身连夜沿路寻找,安全接回营区。清晨到家,刚倒床上,徐远征又来要求解决问题。伤寒来袭,何玉山、徐远征都被击中。张司令员为两位爱将担心,林儒丫更是着急。痊愈出院。何玉山托徐远征帮助杨振禄跟曾倩倩恋爱。林儒丫反对他们拉郎配,徐远征碰壁,躲进病房借宿。何玉山特意跑来打趣儿。何建国他们结伴再次远行。这回用“三点连线”的军事知识规划路线,用放大镜取火,烤蚂蚱充饥。在戈壁深处他们,发现了国民党失事飞机的残骸和一铁皮箱财宝。远处经过的吉普车救助了孩子们。

第18集

林玉洁也反对何玉山撮合杨振禄和曾倩倩,何玉山被质问得无言以对。小马借给学校送足球之机塞给曾倩倩一包东西。曾看到几个发蔫的柑橘,心中泛出暖意。夜里狂风大作,何玉山冒险去副业队抢救物资。何玉山派杨振禄去学校维修教师宿舍。杨只管完成任务,和曾倩倩并无进展。何玉山说他是扶不起的烂泥。小马在思想会上感觉到领导在警告自己不准谈恋爱。何玉山以任务之名叫杨振禄到家里就为当面撮合他和曾倩倩。杨振禄自知与曾倩倩不合适,闷不作声,何玉山白忙一场。小马去执行任务,何建国偷偷溜进后车厢。

第19集

小马拗不过何建国一再请求,带他去弟弟刮丢的地方。经过沙丘,他们遇到流沙,小马将建国推开,自己被流沙吞噬。李一婵在医院生下儿子。因为早产婴儿虚弱。几个孩子模仿做“化学实验”。试剂发生反应,操场硝烟弥漫。何玉山把建国拽回家里狠狠教训了一顿,让他明白在马兰不该动的东西不动!丽萨要跟着妈妈暂时回北京,孩子们挥泪告别。军委调研组来到马兰开座谈会,何玉山以亲身经历为论据,论证原子弹研制不能下马,大家一致呼吁试验工作不能停!中央成立了专门委员会领导核试验工作。在司令员办公室,何玉山和徐远征得知此消息兴奋不已。 

第20集

科技人员们重返马兰,李一婵抱着儿子和丽萨也回来了,丽萨把从王府井买来的大白兔奶糖分给大伙。原子弹试验科研工作全面开展,基地开始大规模建设。司令员强调基地的一切工作都要抓紧再抓紧。保障部要给科研所运设备;要安排加工厂按新图纸赶工;解决了一批代替测试仪防护罩的大号铁锅;再去寻找一种特殊型号的摄影镜头。辛苦的何玉山进门倒在沙发上便睡,林玉洁为他盖好被子,换下湿漉漉的鞋垫。马兰小学有了新校舍,文体器材库里的乐器吸引着大家。学校准备举行新校址落成典礼,要挑选一些同学组成鼓乐队。建国等几个落选男生心有不甘。

第21集

李小欢偷来队鼓,四人每晚悄悄去防空洞练习。曾倩倩跟踪他们,发现了其中的秘密。鼓乐队扩充,四人被吸纳入队!新学校落成典礼,何玉山回顾马兰小学的变迁和孩子们的成长感慨万千。基地决定选派七人组成“打猎队”,任命杨振禄为队长。何玉山想尽办法使小分队携带的物资轻便实用。面对严酷环境和艰巨任务,每个队员留下遗书。经过严苛的体能训练,小分队出发了。何玉山问曾倩倩,如果杨振禄安全回来,是否愿意和他谈恋爱?曾倩倩没有答案。建国凭想象眉飞色舞地跟同学们讲述杨振禄和小分队的“惊险历程”。小分队在大漠中发现可疑足迹。

第22集

小分队请示后追踪侦察。最终发现是一群野骆驼。战士们疲惫不堪,杨振禄鼓励大家坚持到古楼兰遗址再作休整。项怀瑾领导的研究工作取得新进展;此刻李一婵抱着因早产重度贫血的小项阳奔赴医院。她把孩子托给林玉洁就返回岗位。超过归队时间四天的“打猎队”终于安全返回。何玉山驱车路过副业队,看到杨振禄帮王桂花干活有说有笑,恍然大悟。小项阳终是没能保住,李一婵悲痛欲绝。她请求林玉洁不能告知项怀瑾和丽萨。场区特种工程任务已近尾声,张司令员把干将徐远征从工兵团调到基地新组建的安全防护分队,让徐远征回去再跟林儒丫商量一下。

第23集

徐远征抵触林儒丫要他去医院做检查,本想说去安全防护分队的事也没出口。对司令员谎称林儒丫大力支持。何玉山看到徐远征和战士们穿着防化服在高温下苦训,找司令员要求和徐换岗位,司令员没同意。午饭,徐远征果断把安全防护分队特供的炖肉,倒进其他单位的萝卜汤菜里,说在马兰不搞特殊。曾倩倩意外碰到高中同学赵文杰,得知他哈军工毕业刚到马兰基地,正参加培训。建国和张援朝到食堂找徐叔叔,为那天几人私自穿防化服赔礼道歉。老钱看到劝徐远征赶紧要个孩子。林儒丫想改名字为“林茹雅”,徐远征夸老婆有文化。林儒丫又提到想要孩子。

第24集

丽萨在鸡的围栏里发现无署名情书,惶恐地交给妈妈,李一婵态度十分开明。丽萨问起弟弟,李一婵慌忙遮掩。丽萨问建国情书一事,建国说不知,丽萨失望。项怀瑾看望李一婵,他用贝壳化石做成项链送给妻子,寓意“相连”。他说做梦都想见儿子,李一婵搪塞。送走项怀瑾,李一婵失声痛哭。赵文杰被分配到徐远征的安全防护分队,曾倩倩提醒他准备吃苦,赵不以为然。林儒丫怀孕了,徐远征喜极而泣。然很快便流产了,好在人无大碍。林玉洁下班回到家,建英扑上来说哥哥去食堂打饭了。

第25集

林玉洁出差。晚上建英发烧,建国和小郑阿姨一起把建英送到医院。建国学做面条送到医院给妹妹吃。建英想吃饺子,李小欢说建军节大家到食堂帮厨,既能得到奖励的饺子,也能学会包饺子。林玉洁出差回到家,看见桌上孩子们包的饺子,激动又欣慰。李一婵晕倒在实验室,被送往医院,诊断为肺结核晚期。她醒来便要回去工作,被林玉洁强行留下。何玉山看到徐远征和战士们训练艰苦,命令宰两只羊为战士们补充营养。丽萨和伙伴们为妈妈排练木偶戏《仲夏夜之梦》,李一婵非常开心。李一婵精神好点就打算偷偷回去。而医生们正为李一婵的病情忧心忡忡。

第26集

项怀瑾听丽萨说妈妈得了重感冒。赵文杰在艰苦的训练中一再掉队,徐远征不能容忍,拉他不起就势一推,他被狠狠摔在地上。何玉山听说徐远征可能会因此被撤职,到司令部为他求情。司令员不容劝说。赵文杰前来说明实情,请求司令员撤销对徐队长的处分。徐远征到学校跟孩子们道别。何玉山冲进教室送来司令部的决定,徐远征知道不离开马兰,抱住何玉山哭了。组织考虑到林儒丫的贡献和她的身体状况,决定任命她为马兰学校副校长。林玉洁与何玉山约定,建军纪念日那天,带着俩孩子去出事地点看看。日子到了。林玉洁领着建国和建英却等不来何玉山。

第27集

林玉洁带着两个孩子来到建军被大风刮丢的地方掩埋了遗物。林玉洁对建国说,弟弟永远活在我们心里……深夜,何玉山来到几年前掩埋建军小喇叭的地方,向儿子诉说内心的思念和痛苦。项怀瑾拿着家中的小药瓶来找林玉洁。这才知道了李一婵的病情和小项阳已夭折的噩耗。遭受双重打击的项怀瑾,起身踉跄。他来到李一婵的病房,强压内心的痛苦安慰李一婵好好养病。身着防化服的队伍在酷暑中磨炼。徐远征因脱水晕倒了。丽萨受启发想给病中的妈妈折纸鹤,为妈妈祈福。建国折的千纸鹤,妹妹说像蚂蚱,爸爸说像恐龙,他很生气。爸爸告他去请教曾老师。

第28集

何建国想在丽萨面前表现自己,没想张援朝把折好的千纸鹤放到丽萨的面前,建国嫉妒,二人争执。建国请曾老师教自己折纸鹤。曾倩倩告诉王桂花自己有恋人,鼓励她和杨振禄相处。杨振禄在基地宣布的一批退出现役、留队改薪的老战士名单中。鉴于杨的特殊情况,基地党委特批杨振禄作为代理连长参加核试验的任务后退役。丽萨、建国和张援朝到医院看望李一婵,建国出其不意地拿出一书包折好的千纸鹤,丽萨大为惊喜。司令员来安全防护分队视察工作,派徐远征运送特殊产品。张司令员叫何玉山立即前往北京钟表博览会。临走,何玉山到病房探望李一婵。

第29集

李一婵把一块珍贵的英那格手表捐赠给基地作为她对核试验的最后一份贡献。司令部召开各部门战前动员会。李一婵鼓励项怀瑾,要做到万无一失,必须重新计算。项怀瑾报告了司令员可能存在的数据隐患。司令员接到北京计算结果,与基地复算数据完全一致,司令员和项怀瑾的心终于放下。起爆前何玉山接到命令立即返回营区,负责如果发生意外事故安全撤离基地人员的工作。何玉山叮嘱老战友徐远征一定要注意安全。白光裂空、大地震撼,徐远征带领安全防护分队,呼啸着冲向爆心。核试验成功了,人们欢呼雀跃。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