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剧透慎点» 最美的青春

36集连续剧

剧情简介

CCTV-1 8月1日20:05开始播出

刘智扬、何雨虹、赵恒煊、贾宏伟

简介

上世纪六十年代,为减少沙尘暴危害,党中央和国务院指定林业部牵 头,河北省配合,在高原荒漠塞罕坝上建立机械林场,防风阻沙蓄水源。冯程和覃雪梅等第一代种树人,来到了坝上,在荒漠上营造起万顷林海,这是人类改造自然的伟大创举。在长达半个世纪的时光里,塞罕坝人一刻也未曾忘记自己的使命,克服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创造了沙漠变绿洲、荒原变林海的奇迹,打造出了"世界上最大的人工森林",冯程和他的伙伴们同进退,共患难,在工作与生活中,彼此体贴、爱护、帮扶,由最初的战友情,同志情,慢慢蜕变成了友情,爱情。

第1集

北方林业大学毕业的冯程放弃了分配的工作,来到塞罕坝投奔舅舅李铁牛,正赶上舅舅要结婚,娶的姑娘叫吴改花,冯程帮李铁牛接亲,却遇到坝上闹大风,漫天的风沙吓跑了吴改花,她悔婚了。冯程的父亲是原抗日义勇军的游击队长,在战斗中英勇牺牲了,现在林业局的局长于正来是冯父的老战友,他得知了冯程的身份,很激动,把冯程留了下来。冯程在路上救下一条狗,取名“星期六”,他用食堂的粮食喂它,惹怒了食堂的老刘头,两人发生激烈冲突,冯程失手打伤了老刘头。老刘头不依不饶,要让于正来开除冯程,于正来讲出了冯程的身世,老刘沉默了。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老刘头原谅了冯程,并把他带到了一棵大树的下面,这棵树是高原荒漠上唯一的一棵树,当地人都叫它“镇风神树”,老刘头告诉冯程,他父亲冯立仁就埋在这棵树下……

第2集

冯程来到塞罕坝其实另有隐情,他是为了自己相恋三年的女朋友唐琦。唐琦犯了错误,要被下放,冯程建议她和自己私奔,他先到老家塞罕坝探路,唐琦随后就会赶来。然而唐琦原单位的保卫干事也追来了,几经波澜,冯程终于躲开追查,接到了唐琦。然而看到塞罕坝的荒凉寂寥,唐琦后悔了,她不愿意在这里与冯程长相厮守,她留下一封信后,偷偷离开了。唐琦的出走给冯程造成了极大的打击,他几乎一蹶不振,连着几天不吃不喝,不眠不休。林业局开会,商讨上坝种树的事儿,几年来坝上的植树行动都失败了,大家的积极性都不高,没人报名。这时,冯程站了出来,他主动申请上坝去种树,并立下了誓言:种不活树,就死在塞罕坝上!于是,冯程带着相关物品孤身上了坝,开始边学习,边种树,陪着他一起的,只有那条名叫“星期六”的狗。

第3集

冯程显然小看了植树的难度,他从课本中学来的方法,在塞罕坝上根本行不通,第一年一千棵树苗,全没成活。受到打击的冯程虚心向老技术员陈广济请教,在陈工的指导下,他重新选了苗子,改善了技术,再一次开始尝试种树,然而依然以失败告终。冯程连遭打击,不仅树没种活,还听到了另一个噩耗——唐琦死了。据保安干事说,唐琦是企图偷逃出国的时候被击毙的。冯程伤心欲绝,想自尽于镇风神树下,正赶上无赖郑三儿带人要砍这棵树,他拼上了性命,总算赶走了这帮人。冯程奄奄一息的倒在了大树下,忠犬“星期六”救起了他。对镇风神树的研究,让冯程恢复了信心,他觉得这棵树的存在证明塞罕坝是能种活树的!他决定再次尝试。然而此时却又有坏消息传来,陈广济快不行了……病床前,陈工将绿化塞罕坝的重任交给了冯程,并嘱托他要在坝上育苗。国家发出号召,要求全国各地支援塞罕坝建设,于正来亲自上阵,到各地为塞罕坝“招兵买马”,挑选人才。另一方面,林业局组织了一个先遣队,以退伍军人赵天山为队长,来到坝上帮助冯程育苗,赵天山雷厉风行的军人作风让冯程和几个先遣队员苦不堪言。

第4集

随着对赵天山的了解加深,冯程越来越佩服这位硬汉,二人的关系也渐渐融洽了。先遣队中有一个叫张福林的人,他似乎心怀鬼胎,来此的目的不纯,“星期六”看到他就狂吠不止。在冯程的指挥下,育苗工作有条不紊地展开了,先遣队的每个成员也逐渐彼此熟悉了起来。张福林其实是个逃犯,他带着几块马蹄金,想从塞罕坝出发,逃出国境,他原以为冯程发现了自己的破绽,想加害冯程,却被冯程的善良正直打动,改变了主意。林业局在各高校召开动员大会,林业部部长覃秋丰同志特意赶来,发表了讲话,台下的学生们很兴奋,而其中一个名叫覃雪梅的女生更是激动不已,因为覃秋丰是她失散多年的父亲。会后,覃雪梅想去更多地了解覃秋丰,却被一个叫金佩云的女人挡在了门外。现任林业局局长曲和带来消息,十几名大学生将来到塞罕坝支援建设,冯程对此却不以为然。

第5集

林业局副局长曲和传达命令,让坝上的先遣队做好接待大学生的工作,为大学生们的生活提供方便,对此,冯程心有不满,他的苗圃正在育苗的关键时期,他不想为了一些来“镀金”的学生耽误了自己的植树工程,赵天山主动为他分忧,提出育苗和建设营地两不误,自己多干一些就是,冯程很感动。承德避暑山庄门前,支援塞罕坝建设的学生们集结了,于正来让大家依次自我介绍,几个人相继上前,他们分别是:覃雪梅、武延生、孟月、沈梦茵、隋志超、那大奎、季秀荣和闫祥利。覃雪梅是林业部部长覃秋丰的女儿,可她不愿受到关照,主动到最艰苦的地方来磨炼自己,武延生是某部队首长的儿子,为了追求覃雪梅才一起来坝上的,而其他学生之间也有错综复杂的情感关系,他们来自不同的地方,说着不同的方言,却怀抱着建设祖国的理想一起上了坝。大学生们热情高涨地来到了塞罕坝,可是漫天的黄沙和荒芜的石壁让他们望而却步,有的人坚定了意志,有的人却悄悄打起了退堂鼓。覃雪梅参观了冯程的苗圃,出于专业角度,拔除了一些次等苗,此举引发了冯程的强烈不满,他原本就觉得这些学生是来为自己的履历镀金的,这下更加愤怒了,他指责覃雪梅是来搞破坏的,让他们滚下塞罕坝,覃雪梅羞愤而去,于正来严肃地批评了冯程,并让他暂时离开坝上。

第6集

在飞驰的汽车上,冯程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他不愿离开这片深爱的土地,他不顾危险跳下了车,回到营地,坦诚地向覃雪梅道了歉,覃雪梅也很大度地原谅了他。先遣队为了迎接上坝的学生们,特意加班加点,搭好了马架子,挖好了地窨子,可艰苦的环境还是让刚离开学校的学生们很不适应。冯程虽然看不上这些学生,却很担心他们的安全问题,由于之前闹了矛盾,他不方便出面,就让大队长赵天山给学生们开会,提出几条纪律和规定,可是以武延生为首的男生们对此都不以为然,直到几个女生不听劝告,晚上出门上厕所,险些被狼群袭击之后,大家才意识到,原来这个像“印第安人”一样的冯程,其实是为了大家好。冯程想要参观学生们成立的实验室,又不好意思开口,于是他想偷着去看看。实验室门口,冯程与覃雪梅、武延生等人碰上了,武延生对冯程百般侮辱,冯程却毫不在意,他简单看了看实验室里的情况,得知覃雪梅等人要翻译一篇英文著作。季秀荣是中专生,她一直想嫁一个大学生,她看上了学气象的闫祥利。季秀荣主动关心闫祥利的生活,帮他洗衣做饭,闫祥利很感动,也教了季秀荣很多气象学的知识。

第7集

季秀荣与闫祥利的互动,让那大奎愤怒不已,在他心里,同为承德人的季秀荣早就是他的女朋友了,闫祥利这是在“挖墙脚”!可季秀荣不以为然,她就是想嫁给一个大学生,那大奎不依不饶,赵天山出面镇住了他。那大奎要打闫祥利,赵天山阻止了他,冯程怕二人伤了和气,提出用掰腕子,做俯卧撑来分胜负,结果赵天山完胜了那大奎,那大奎不得不服,心里却压抑委屈,大醉了一场。冯程向赵天山求助,他还是想认真参观一下学生们的实验室,赵天山答应了。冯程在参观的时候,赶上覃雪梅等人出现,慌乱中他被锁在了实验室中。被锁在实验室的冯程无所事事,想起了之前覃雪梅提到的英文论著,他索性对着词典将文章翻译了过来。赵天山带着学生们出去考察种树的地点,风沙肆虐,先遣队的成员此时展现了优良素质,保护了没有经验的学生们。武延生因为安慰“失恋”的那大奎,自己喝多了,没有参与勘察任务,他一直很仇视被冯程当作兄弟的“星期六”,想害死它,却反被“星期六”修理了。

第8集

学生们回来,发现了翻译好的论文,以为是武延生的功劳,只有覃雪梅从字迹上发现了破绽,找到了真正的功臣——冯程。覃雪梅问冯程为何做好事却不留名,冯程却只是摇了摇头,他不想再惹出不必要的麻烦。覃雪梅去质问武延生,武延生不肯认错,心里却对冯程更反感了。到了植树的时节,武延生托关系要到了一万棵树苗,他大包大揽,自己分配任务,只给了冯程五十棵种苗,冯程默默接受了。武延生自作主张,指挥大家种树,自己却骑着马想和覃雪梅套近乎,然而覃雪梅专心劳动,对他毫不理会。武延生气不过,又去“调戏”沈梦茵。武延生出于私心,拔掉了冯程原本快种活的树苗,冯程怒不可遏,这次他没饶恕作恶的武延生,狠狠修理了这个纨绔子弟,他与武延生的仇更深了。

第9集

覃雪梅明知是武延生有错,却也没当众拆穿,她私下安慰了受伤的武延生,武延生误以为她这是在向自己示好,很兴奋。植树成果出来了,很不理想,除了冯程的五十棵,总成活率不到百分之二,武延生假装负责,说了一通漂亮话,反倒把自己的责任变成了担当。坝下送来了信件,除了冯程,每个人都领到了自己的信,众人的心情却各不相同,有的兴奋,有的紧张,还有的,却是悲伤。为了讨好覃雪梅,武延生特意给她写了一封信,表达了自己的爱意,覃雪梅虽然没有直接接受,但是心里还是很感动的。坝上要进行土壤勘测,分组的时候,武延生故意唱反调,他只想和覃雪梅在一起,赵天山和冯程不便与他争执,也就任他自己安排了。

第10集

勘测过程中,孟月伤到了脚,那大奎帮她复了位,还主动背起了这个柔弱的姑娘,孟月对这个朴实的承德汉子渐渐有了好感。武延生让那大奎背孟月先回去,他想和覃雪梅享受一下“二人世界”。赵天山带着先遣队的成员留守,他们忙着建设营地,没注意到张福林此时企图趁机逃走。那大奎背着孟月回到了营地,冯程带领其他人也陆续返回,可是武延生与覃雪梅却没回来。原来武延生和覃雪梅在风沙中迷了路,遇到了恶狼的袭击,好在冯程及时赶到救了他们。冯程为救人身负重伤,可昏迷的覃雪梅毫不知情,还以为是武延生救了自己。武延生编了假话,反倒把冯程说成了胆小鬼。冯程与狼搏斗,不敌,关键时刻,“星期六”找来了原打算出逃的张福林救了他。张福林此时拿了赵天山的猎枪,他想让冯程跟自己一起出逃,可冯程却用真诚的语言感化了他,张福林改变了心意。

第11集

张福林把冯程救回了营地,众人听信了武延生的鬼话,对冯程冷嘲热讽,武延生担心谎话被拆穿,连忙将冯程带回了自己的住处。武延生给冯程下跪,求冯程保守秘密,冯程心软答应了。可张福林对此很是不服,他看不惯大家颠倒黑白,对冯程进行人身攻击,冯程却息事宁人,反而劝他算了。闫祥利做出预测,今年的冬天将格外寒冷,冯程劝学生们下坝去过冬,可是学生们的意见却不统一,武延生本想鼓动大家下坝,可覃雪梅等人却不同意,他们决定进行民主投票,最终投票的结果是多数人不愿下坝,武延生此时把责任推给了那大奎,自己也“毅然”站在了不愿下坝的一方,那大奎有苦说不出,对武延生的嘴脸很是不满。听说学生们想下坝,赵天山心里很不安,他找冯程商量办法,冯程给他出了一个稳定军心的主意。

第12集

为了安抚大学生们的情绪,坚定他们扎根塞罕坝的信念,赵天山决定带着大家去看坝上最美的风景,就是那棵“镇风神树”,众人听说坝上竟然有树,都很兴奋。赵天山带着学生们一路欢歌笑语,穿过漫天风沙,兴致勃勃地来到“镇风神树”前,却发现一伙人正要砍这棵树!这伙人正是之前和冯程发生冲突的郑三儿等人,为了保护大树,赵天山带领大家与郑三儿等人大打出手,终于赶跑了这帮流氓。此时于正来和林业部专家栗坤请来了一位国际林业专家——佩科维奇,希望他能给塞罕坝造林提一些建议,可这个老外直接给这里“判了死刑”,他认为这里绝对种不活树。被打跑的郑三儿等人不服气,带了大批村民来闹事,眼看赵天山等人要吃大亏,关键时刻,冯程持枪赶到,他鸣枪示警,引来于正来等干部的到来,终于吓跑了闹事的村民。赵天山此时却莫名的晕倒了。

第13集

季秀荣精心做了准备,盼望能和闫祥利早点结婚,可是却得到了一个惊人的消息:闫祥利已经走了。坝上下雪了,果然比往年都要寒冷,闫祥利的离开对季秀荣的打击很大,她穿着大红色的裙子在雪地里舞蹈,结果大病了一场,这期间,先遣队成员魏富贵对她照顾有加,敢爱敢恨的季秀荣,对这个河南老乡产生了好感。季秀荣生病期间总是吐,大家怀疑闫祥利做了不该做的事情,那大奎怒不可遏,想去找闫祥利算账,季秀荣拦住了大奎,她向大家保证自己没做出格的事,众人虚惊一场。坝下送来了补给,还带来了大量的树种,老刘头关心冯程的个人生活,特意来给冯程介绍对象,冯程婉言拒绝了老人的好意,老刘头很是遗憾。

第14集

种子雪藏,气象观测,锻炼身体,坝上小集体的各项工作逐渐有条不紊地展开着。在众人的精心照料下,季秀荣终于渐渐好了起来,她很感谢大家,尤其是为她做了“妈糊”的魏富贵。坝上的雪下得很大,可是大家的热情也很旺,赵天山组织大家进行了打雪仗的比赛,众人玩得不亦乐乎。魏富贵给大家包了饺子,孟月提议,每人背一句诗,才能吃饺子。大家轮流背诵了自己喜爱的诗词,轮到冯程,他满怀深情地背诵了艾青的诗: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冯程的诗让众人很感慨,赵天山拿出了珍藏的酒与大家分享。饭桌上,由覃雪梅带头,几个女生联合起来灌醉了冯程,她们不愿意看到冯程一直是邋遢的造型,商量着给他打理一下形象。剪了头发,刮了胡子的冯程俨然一个美男子,大家着实吃了一惊,除了武延生都发出了赞扬的声音。

第15集

冯程的头是覃雪梅剪的,为此武延生很不高兴,他认为自己的女朋友不应该和别的男人有“肌肤之亲”,覃雪梅安慰了一下他,他趁机要求覃雪梅和自己赶紧成亲,雪梅含糊地答应了。雪一直没停,坝上的众人开始担心供给的问题,冯程利用丰富的经验为大家改善了伙食,然而打猎来的鼠科类的地羊肉,让女生们有些望而却步。情况进一步恶化,坝下的供给一直没有送来,坝上的伙食一天比一天差,众人渐渐挨了饿。大雪埋了居住的地窨子,冯程建议大家搬到食堂一起住,赵天山和那大奎决定一起出去向周围的村子求助,冯程想拦却没拦住。天气极度恶劣,赵天山和那大奎迷了路,险些葬身于漫天的风雪之中,多亏冯程意识到了危险,带领先遣队的成员救回了二人。

第16集

一直没有补给,武延生动了歪脑筋,他想趁冯程不在,杀了“星期六”,却被魏富贵阻拦了。长期营养匮乏,沈梦茵犯了低血糖,季秀荣拿出了原本打算结婚给大家发的喜糖,救了沈梦茵的命。可是喜糖数量很有限,还是解决不了大家饥饿的问题。两架飞机经过塞罕坝,冯程提议用白床单向外界发出了求救信号,林业局终于得到了消息,发现供给出现了致命问题,这让大家心急如焚。就在众人快要饿得不行了之际,魏富贵拿出了藏了很久的粮食,这都是大家平时浪费掉的粮食,魏富贵本想带回河南老家的,他家里饥荒时饿死了好几口……曾许下承诺,“谁管我一顿饱饭我就嫁给谁”的季秀荣对魏富贵产生了别样的感情。

第17集

供给还是没到,武延生又打起了“星期六”的主意,可是张福林却放跑了小六,他指责武延生忘恩负义,说出了之前他们遇狼时的真相,众人恍然大悟,不齿武延生的同时,对于冯程的隐忍都赞叹不已。冯程等人想尽办法,把被困的消息送了出去,得到求救信息的于正来、曲和等人焦急不已,他们立刻组织了救援队前往坝上,老刘头一马当先,恨不得飞上塞罕坝,可是艰苦的环境,让他们举步维艰。林业局组织的救援队一步一步艰难前进着,他们用不了车,只能靠人力背着物资往前走,冲在最前面的老刘头甚至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坝上被困的众人互相诉说了自己的感受,大家悲观地留下各自的遗言,覃雪梅还说出了深藏心里的最大秘密:自己的父亲是林业部的副部长,覃秋丰。

第18集

雪终于停了,冯程孤身一人为大家去寻找救援,路上还与小六重逢了。小六在前面开路,终于冯程与林业局救援队会合了!随后,赵天山带领大家,也见到了救援的队伍。众人劫后余生,都感慨颇多,大家向牺牲的老刘头默默行礼,冯程痛苦不已。塞罕坝即将组建机械林场,大规模的植树计划即将展开,然而大家心情却悲喜交加,因为就在此时,“星期六”寿终正寝了,先遣队和大学生们在小六的墓前一一与它道别,冯程则自己在坟前坐了很久很久。为了响应国家号召,承德二中以张曼玲、孙慧芬为首的六个女高中生主动申请来到了塞罕坝支援建设,“六女上坝”成了轰动一时的大新闻,于正来成为新机械林场的一把手,他发表演讲,鼓励大家奉献自己的力量,共同攻克塞罕坝绿化这个难关!

第19集 

冯程作为第一位上坝的员工上台发言,他的演讲引起了大家的共鸣。大规模的植树行动如火如荼的展开了,众人热情高涨,干得热火朝天。覃雪梅工作认真又负责,武延生觉得自己受了冷遇,心存不满。武延生找到曲和,说出了覃雪梅的身份,让曲和对覃雪梅照顾一下,于是曲和调动了她的工作。为了调整机械植苗的问题,那大奎、隋志超等人成立了机务队,为植苗机发挥功效保驾护航。魏富贵在脱困后一直有意无意地躲着季秀荣,他怕耽误了这个姑娘。可是季秀荣这回认准了魏富贵,是非他不嫁了。覃雪梅被安排了相对清闲的工作,武延生趁机来和她套近乎,二人却因为冯程的话题不欢而散。覃雪梅的离开,使得技术工作出现偏差,技术场长李中还因此受了伤,覃雪梅很自责,她主动承认了错误,要求调回了原来的工作。

第20集

李场长受伤,覃雪梅很自责,为此她和告密的武延生产生了不小的隔阂,覃雪梅开始反思自己与武延生的关系。六女上坝的代表人物张曼玲与赵天山在工作生活中渐渐有了感情,可是年龄差距让老赵有了顾虑。覃雪梅来到林场的广播站,向全场的职工作检讨,她勇于承认自己的错误,并激励大家以己为戒,努力建设林场。于正来对于覃雪梅的表态很欣慰,他特意请雪梅到家里吃饭,在他有意试探下,覃雪梅勇于担当,主动挑起了植树技术工作的重任。在于正来的号召下,全场职工和家属都参与到了植树活动中,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按时完成了任务。林场第一年的大规模造林比以前成活率稍有提升,可总体来说还是失败的,于是大家开始摸索新的造林方法,冯程提出新的育苗计划。

第21集

冯程的老舅李铁牛此时回到了塞罕坝,他铁匠的身份此时派上了大用场,他帮助场里打出了植苗锹,大大提高了大家的生产效率,众人感激李铁牛的贡献,都跟着冯程一起,称呼这个憨厚的汉子老舅。赵天山帮于大婶干活,于大婶问他为啥“欺负”张曼玲,赵天山不好意思,他承认了自己喜欢张曼玲,是想追求这个姑娘,于大婶乐不可支。张曼玲和赵天山看对了眼,六女中的另一个代表孙慧芬却看上了冯程,她想让张曼玲帮忙。然而冯程断然拒绝了孙慧芬的好意,反倒是帮赵天山和张曼玲做起媒来了。工作越来越多,冯程经营的小苗圃需要增加人手了,他精心挑选了四个技术工,四人的姓刚好凑成了周吴郑王。武延生带着领导回到了塞罕坝,这个领导就是副部长覃秋丰现在的爱人金佩云。

第22集

金佩云本来是想和覃雪梅说明情况,促成她与覃秋丰父女团聚的,可是双方发生了误会,覃雪梅愤然离去,金佩云也是怒不可遏,而武延生则闹了个里外不是人。覃雪梅决定与武延生划清界限。覃雪梅为了金佩云的事情和武延生闹翻了,她一气之下来到了冯程的小苗圃,冯程以技术支援为由帮她请了假,于正来顺水推舟也就答应了。武延生带着金佩云来找覃雪梅,可是覃雪梅仍然不给面子,硬是把他们撵走了。武延生爆发了,他认为覃雪梅和冯程给自己戴了绿帽子,他与覃雪梅的关系基本决裂了。覃雪梅给周吴郑王上课,冯程旁听的时候若有所思,他大胆地提出了全光育苗的思路,可是出于谨慎,这个想法没有被采纳,暂时搁置了。覃雪梅在几个姐妹的劝说下,心又软了,她到男生的住处看望武延生,武延生很激动,覃雪梅却很淡然。赵天山召集原来的先遣队成员开会,他想向张曼玲“发起总攻”,却不知该怎么办,冯程给他出了个主意。

第23集

赵天山依冯程之计行事,却被张曼玲婉言拒绝了,可其实她心里早就对这位心直口快的汉子产生了好感,她是想考验考验这个男人。这个时候,林场来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正是李铁牛找了好几年的吴改花。吴改花还带着一个叫铁蛋的孩子,而这个孩子竟然口口声声地管李铁牛叫爹,李铁牛苦不堪言,因为此时于大婶已经帮他说了媒。吴改花和铁蛋的到来,让林场职工们对李铁牛开始指指点点。李铁牛傻了,他完全不知道这个孩子是怎么来的,吴改花却大大方方地住进了他家,俨然一副女主人的姿态,冯程不知道到底谁对谁错,可是感情上还是偏向老舅的。于正来的夫人于大婶原本给李铁牛说了媒,这下也彻底黄了,因为吴改花手里有国家出具的结婚证。吴改花带着铁蛋找到了于大婶,她把前因后果都告诉了这个热心肠的女人,原来,铁蛋不是吴改花亲生的,是另一个可怜女人的遗腹子,她是收养了这个孩子,还帮忙伺候走了孩子的奶奶,这才回来找铁牛的。于大婶得知真相热泪盈眶,在她的帮助下,李铁牛和吴改花破镜重圆。

第24集 

要过年了,坝下又一次送来了信件和包裹,隋志超给沈梦茵弄来了梦寐以求的咖啡豆,沈梦茵大为感动,二人的感情急剧升温。可是另一边孟月崩溃了,原来她相恋多年的男友已经结婚了,还给她寄来了喜糖。那大奎救下了险些自尽的孟月,孟月对那大奎除了感激之外,渐渐多了不一样的情感。武延生逼着覃雪梅结婚,覃雪梅却说只有其他人有人结婚了,才可以。武延生去求季秀荣,季秀荣也着急,可是魏富贵一直觉得自己配不上小季,事情一拖再拖。新的成活率出来了,依然不理想,冯程主动承担了责任,同时再次提出了大胆的新方法——全光育苗法。冯程的建议引起了领导们的高度重视,覃雪梅提出扩大育苗的面积,于正来号召全场职工及家属,都参与到生产建设中来。1964年春,塞罕坝机械林场组织了誓师大会,轰轰烈烈的马蹄坑大会战开始了。

第25集

植树运动取得巨大成功,众人喜气洋洋,庆祝这来之不易的胜利,几对恋人在这热闹的气氛中,感情也渐渐升温。马蹄坑会战取得了巨大成功,成功自然带来荣誉,塞罕坝林场要选出两名劳动模范,代表林场接受表彰,并到各地去宣传成功经验。其中一个人选,毫无疑问是技术科长覃雪梅,她的贡献大家有目共睹。武延生为了争夺另一个人选,四处拉票,各处讨好,可是最终的结果却是冯程当选了。武延生不服,他拉拢了一批流氓,开始传播冯程的负面新闻。冯程本来也没盼着自己能当选劳动模范,因为唐琦的事情,他对于外出演讲有着自己的顾虑,于是主动提出取消自己的资格。于正来无奈,只好顺水推舟地答应了。冯程被取消了劳模资格,武延生认为这次自己该当选了,可是没想到,大家推举出来的新人选是大队长赵天山,他的阴谋再次落空了。

第26集

赵天山当选劳模,除了武延生,大家皆大欢喜,张曼玲更是开心,于大婶给她出主意,可不能让这个男人溜走了,要拴住他的心,张曼玲决定给赵天山织一条围脖。在一次救援行动中,赵天山再立大功,被救的实习生们很崇拜他,张曼玲把自己织好的红围脖送给了心中的英雄,赵天山被大家高高举起,却突然感到一阵头晕……赵天山的身体出了问题,自然也不能当代表出去演讲了,领导安排冯程陪他到承德市里去好好检查一下。武延生觉得这下肯定该轮到自己了,可没想到之前他搞小动作的事情被领导们发现了,不屑于他的人品,直接取消他的资格。于正来最终决定亲自出马,这下武延生无可奈何了,只能托关系想了别的办法,总之他一定要和覃雪梅一起走出塞罕坝。覃雪梅担心赵天山的身体,在回到母校演讲前,特意打电话到医院问候了大队长,她还向冯程请教了该怎么面对大家介绍塞罕坝。

第27集

讲台上,覃雪梅忘带演讲稿了,她随机应变,开始了即兴演讲,话题却总离不开冯程。覃雪梅的演讲打动了所有人,大家起立为她鼓掌,只有武延生的眼里是无尽的怨恨。颁奖仪式上,覃雪梅见到了父亲覃秋丰,可是由于之前的误会,两人形同陌路。赵天山的检查结果出来了,情况不是很乐观。怕自己的身体不行,连累了别人,赵天山开始对张曼玲冷淡起来,甚至故意对张曼玲的父母傲慢无礼,他是要彻底断了这层关系,以免耽误了人家姑娘。张曼玲很委屈,她不明白为什么赵天山的态度会发生这么大的变化,直到偷听于正来和于大婶的话,才明白了赵天山的良苦用心,可她没有退缩,反而更加一往无前。

第28集

通过外出演讲,覃雪梅真正看清了自己的内心,原来她一直深爱的,不是武延生而是冯程。覃雪梅向于正来坦白了自己的心声,他愿意祝福这对年轻人。武延生仍不死心,他不断纠缠着覃雪梅,而且截获了一封来自海外的信,是唐琦写给冯程的。这封信原本只是报个平安的,却被阴险的武延生篡改了。得知唐琦没死,冯程很激动,可是被武延生硬加上了叛国的罪名,让他很愤怒,覃雪梅从信中的英文语法发现了问题,她开始怀疑这封信的真实性。覃雪梅想办法偷偷带走了这封信。武延生通知了公安部门,公安派人来调查这件事,可是武延生却找不到那封伪造的信件了。面对公安,冯程很坦然,可张福林却慌了,他怕自己以前合伙偷马蹄金的事情暴露,想带冯程一起逃跑,可冯程却劝他去自首。

第29集

武延生在公安面前大肆渲染,将冯程和覃雪梅说的罪大恶极,然而所有人都是冷冷地看着他,根本没人相信他的鬼话。原来覃雪梅把那封信给大家都看了,众人一致同意是伪造的,对武延生的行为颇为不齿。冯程和覃雪梅带着张福林回来了,公安的同志不但不再追查冯程的问题,还对于他劝逃犯自首深表感谢,武延生疯狂了,丧心病狂的他企图强奸覃雪梅,被及时出现的于正来、赵天山等人制止。组织发展入党,覃雪梅、孟月、那大奎等人入选,冯程却因为之前唐琦的事情,没能入选。武延生带着愤怒和仇恨离开了塞罕坝,他决心要报复这里的所有人,他走的时候只有几个流氓无赖来送他。吴改花难产,李铁牛很着急,关键时刻,原本学兽医的贾希一挺身而出,在他的指导下,终于母子平安,冯程给这个弟弟取名“李大林”。

第30集

因为武延生的事情,冯程和覃雪梅之间似乎有了隔阂,这让一直对冯程有好感的孙慧芬感觉自己有了希望,可冯程反倒想帮孙慧芬与贾希一拉上红线。为了宣传塞罕坝,电影厂来人要拍纪录片,张曼玲在冯程的指点下在镜头前向赵天山表明了自己的心意,铁骨铮铮的汉子被感化了,他决定春节就与张曼玲结婚!好事连连,季秀荣多年的追求也有了结果,她陪同魏富贵一起回了河南老家,给老魏的母亲烧了冬衣,深受感动的魏富贵终于接受了她,他们也要在春节的时候喜结连理。幸福接踵而至,隋志超和沈梦茵,那大奎和孟月也要一起步入婚姻的殿堂了。接连准备了好几份的随礼,于正来心里高兴,这些人能扎根塞罕坝,事业才能后继有人。

第31集

在众人的精心安排下,好久没在一起单独见面的冯程与覃雪梅相遇了,两人心意相通,一切心照不宣。对于冯程而言,他是双喜临门,因为经过组织考核,他正式成为一名党员了。众人约定大年初二办一场热热闹闹的集体婚礼,五对新人在同一天步入了婚姻的殿堂。于正来和于大婶为这些年轻人主持了婚礼,塞罕坝沉浸在一片喜气祥和的氛围中。十年后,塞罕坝第一代造林人的孩子们渐渐长大了,他们也开始了劳动,在于大婶和吴改花的带领下,在森林里采摘蘑菇,不但算工分,还给发工钱,孩子们从小就感受到了劳动的快乐。冯程家来了一位意想不到的客人,刑满释放的张福林回到了林场。张福林的回归让当年先遣队的众人都很惊喜,可是现在林场的情况和当年不太一样了,能否重新接纳老张这样一个特殊人员,大家心里都没底。经过众人的一再争取,张福林得以留下了,可是没有正式办理工作关系,张福林很知足。

第32集

正值新一轮植树的关键时期,植苗锹的数量不够了,在牢中学会铁匠手艺的张福林大显身手,他不吃不喝连干了几天几夜,终于按时完成了任务,可他自己却累倒了。林场新招来的工人出现身体不适,大面积出现拉稀跑肚情况,贾希一被当作投毒者被工人们抓了起来,其实他是想利用当地的野草,为大家治病,在赵天山和冯程的支持下,贾希一成功治好了大家。魏富贵成为了林场望火楼的望火员,工作原因,他与季秀荣长期分开,渐渐有了些隔阂。沈梦茵请覃雪梅、季秀荣和孟月一起喝咖啡,将自己的幸福与最好的姐妹们分享。然而生活不总是顺利的,负责病虫害的沈梦茵不幸陷入沼泽,献出了年轻的生命……

第33集

祸不单行,孟月和那大奎生了两个闺女,好不容易得了一个儿子,却在回家的路上,不小心被捂死了,那大奎与孟月痛苦万分,感情上也出现了裂痕。魏富贵难得回家,却发现季秀荣不在,他犯了疑心,四处寻找,好在最终误会被解除,他与季秀荣重归于好。孟月和那大奎因为孩子的事情,关系闹得很僵,几乎到了快离婚的程度,大家都很着急,先遣队的成员开了个小会,商量解决的办法,众人都指责那大奎大男子主义,冯程却提出孟月应该找机会先道个歉。冯程用了激将法,让他们看清了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二人最终冰释前嫌,破镜重圆。冯程和覃雪梅也遇到了属于他们的困扰。冯程一直希望覃雪梅能和覃秋丰部长相认,但是之前的误会使得雪梅难以接受,她嘱咐冯程,要永远对孩子负责,冯程默然。

第34集

政治运动影响到了塞罕坝林场,有心怀不轨的人恶意攻击于正来、曲和、赵天山等人,林场一时人心惶惶。可就在这个时候,赵天山的身体又出问题了,被送到北京就诊,冯程却被造反派抓了起来,好在大家齐心协力抢回了冯程,曲和此时主动站出来承担责任,众人肃然起敬。林场里的造反派是武延生远程遥控的,他们对冯程的迫害引起了张福林和李铁牛的愤怒,他们狠狠教训了带头的混混,震慑住了嚣张的造反派们。事情因冯程而起,他主动要求辞去一切职务,不给林场添麻烦,他来到了之前魏富贵负责的望火楼,成为了新的望火员,临行前,于正来把珍藏多年的一支烟袋送给了冯程,这是当年冯立仁大队长留给他唯一的遗物。覃秋丰部长被下放到了塞罕坝,在运动中他成为了“靠边站”的人物,于正来热情欢迎老领导,希望他这次能和覃雪梅父女相认。

第35集

覃秋丰虽然年事已高,却积极参与到生产劳动中,看到父亲不辞辛苦地干着各种体力活,覃雪梅心里五味杂陈,可还是过不去那道坎。这个时候,冯程想出了办法,在他的建议下,覃秋丰被安排到他负责的望火楼工作,既减轻了老人的工作强度,又方便自己这个女婿与老丈人增进感情。冯程请覃秋丰去参观了那棵“镇风神树”,覃秋丰感慨不已,他称呼这棵大树为“功勋树”!中秋节到了,覃雪梅带着冯天林来跟冯程团聚,可没想到,父亲覃秋丰也在这里,在冯程的安排下,这对久经磨难的父女终于重归于好。好事成双,冯天林告诉了冯程另一个喜讯,自己要有小弟弟了!冯程给未出生的孩子,起名叫“望海”,他期待着,塞罕坝不但能种出森林,还能变成一片林海!时间来到了2017年,塞罕坝的事迹成了全国典型,《新闻联播》特意做了专题报道,得知这个消息,冯程、覃雪梅等已经步入老年的第一代造林人激动不已,他们感到无比的自豪和光荣!然而冯程对新闻中所说森林覆盖率达到了百分之八十产生了怀疑,他觉得后辈们可能造假了,为此他一定要回塞罕坝去看看。

第36集

在新一代造林人的陪同下,冯程看到了现在塞罕坝林场的新成果,他们继承了前辈们的优良作风,攻克了一个又一个的难关,现在塞罕坝的森林覆盖率其实远不止达到百分之八十了!亲眼证实了林场的成果,冯程终于欣慰地笑了。为了让老一辈造林人都感受一下林场的新气息,冯程和覃雪梅召集当年一起上坝的老朋友们重回塞罕坝。正赶上此时的那大奎和孟月居然又要闹离婚,大家了解到真相后都是啼笑皆非,在大伙儿的帮助下,这两个“老小孩”和好了。大家到齐后,发现少了隋志超,四下寻找后,还是冯程想到了他的去处,在沈梦茵牺牲的地方,众人找到了感慨良多的隋志超。再次聚首,每个人都是激动不已,看到现在塞罕坝林场取得的成就,他们更是骄傲和自豪,众人来到当年马蹄坑会战的林区,老场长于正来就长眠于此,在赵天山的带领下,大家向老场长致敬!塞罕坝第一代造林人用青春创造了奇迹,他们的青春是最美的青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