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热点图片

10大经典献礼片背后的故事

——

作者:彭立昭、夏茂平  来源:  时间:2019-07-22

       十月一日,每年国庆,都是举国欢腾的日子,大家纪念这个日子,为新中国的成立、为祖国的发展而自豪。
       而逢国庆,常有献礼片上映,70年中,国庆献礼片成为新中国电影艺术长廊中重要的类别,涌现出多部优秀作品,其中一些至今依然大名鼎鼎,成为中国电影的代表作。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同样有多部献礼片将和观众见面,这些作品不免会被观众拿来跟以前的献礼片相比较,可见,昔日的一些影片已经成为经典。
       成为经典一定有原因。本报记者在近些年的采访中,也多次接触过很多老导演老演员,他们回忆起当年参演那些电影的往事,依旧神采奕奕。
       现在,本报总结出10大经典献礼片,结合记者对这些老艺术家的采访,带领读者重新走近经典,探寻它们拍摄中的故事,感受它们为什么那么令人难忘的原因。

 

【献礼片的几个阶段】
       从1959年新中国成立10周年第一次大规模组织国庆献礼片生产开始,除了“文革”期间电影生产停顿外,国庆献礼片已成为我国电影生产中一个常态性部分。
       1959年,《五朵金花》《青春之歌》等35部献礼片在9月至10月轮番登场,被电影史学家称为“难忘的一年”。国庆献礼片再次热拍是1978年至1979年,有反思“文革”的《苦难的心》《苦恼人的笑》,也有充满喜庆气氛的《甜蜜的生活》,《小花》更是第一次把人性的思考融入战争中。而1982年上映的《牧马人》更是影响了后来很多影片的创作。1989年上映的《开国大典》《百色起义》等影片与1991年上映的《大决战》,将国庆献礼片推上了一个新的高峰。

 

1959年国庆十周年   《青春之歌》

       《青春之歌》是北京电影制片厂出品的革命历史题材剧情片,由崔嵬、陈怀皑执导,谢芳主演,于1959年上映。该片改编自杨沫的同名长篇小说,讲述了知识女性林道静几经周折与磨难最终走上革命道路的故事 。该片上映后,很多人通宵达旦排长队买票,有的影院干脆24小时轮转放映该片。

谢芳:我曾问我有林道静那么美丽吗?
       1959年初,部队要去福建前线进行小分队慰问演出,那一天,我站在宿舍的纱门里面随意往外看去,只见一辆小轿车停在剧院的球场上,从里面走下一个人,直奔剧院部去了。不久之后就听说,北京电影制片厂要将《青春之歌》拍成电影,让我去试镜林道静这个角色,来人是该片的副导演刘春霖。
       记得在赴北京的火车上,我重新阅读了小说和分镜头剧本。当时印象深刻有两点,一是觉得林道静很美,我问自己我有这么美丽吗?其次,当我看到剧本里某些特写要求演员眼泪要慢慢流下来,我有些害怕了……到北京已经是深夜,街道两边积雪很厚,我先回到家中,母亲听我说是回北京拍电影,又惊又喜。
       崔嵬导演说,“有人说,林道静应该是没有缺点的英雄,我不那么认为。我认为林道静只是一个小资产阶级家庭出身的知识分子,她有过动摇,有过脆弱和幼稚的东西,但经过革命的锻炼,最后她成熟了。”我们的创作,就是在崔导演这些正确的指导思想下进行的,由于方针对头,因而避免了走弯路。
       崔嵬用大量的正反对比的手法,将卢嘉川的慷慨就义,戴瑜的卑劣叛变和余永泽的自私出卖等几场戏,十分自然流畅地衔接在一起。此外,作曲和我国著名指挥家李德伦,以及中央乐团乐队队员们的杰出演奏,也为整个影片增辉不少。
       第一次拍电影的我,究竟有些什么新鲜体验和感受呢。首先我感到很累,也很苦,但这种苦,不仅仅是辛苦,还有“心苦”。记得有一次我在青岛拍片时,我在海水里泡了好几个小时,以致当镜头拍完,我从汽车上换好衣服往下走时,忽然感到两腿无力,一下子跌倒在地上。拍林道静攀在有轨电车上演说的那个镜头,我是十分喜爱的,这个动作选自真实的历史资料,当年,黄敬同志就曾这样做过。镜头拍摄的那天,摄制组动用了清华、北大数千名青年学生、交通民警以及市民群众。实拍时,我一手把住电车门一手挥动着,正好是左边一下,右边一下,而当摄影镜头推近时,讲的是“同志们,冲啊”,同时将手向正前方挥去,我的这种镜头前的适应能力,实际上是和舞台经验分不开的。1959年三月至九月,当影片拍摄完成时,我记得只补拍了一个门上画白圈的空镜头(地下党接头暗语)就顺利通过了。完成之后,我回家心切,为了答谢武汉歌剧院对北影厂的支持,厂里为我破格买了软卧铺票,以致同车厢的旅客,暗中用奇异的眼光打量我这个“小老干部”。

1959年国庆十周年  《五朵金花》

       《五朵金花》是长春电影制片厂1959年制作的音乐爱情电影,由王家乙执导,杨丽坤、莫梓江、王苏娅等主演。该片讲述了白族青年阿鹏与副社长金花一见钟情,次年阿鹏走遍苍山洱海寻找金花,经过一次次误会之后,有情人终成眷属的爱情故事。1959年《五朵金花》放映,引起不凡的轰动。该片在群芳争艳的献礼片中闪烁着奇异的光彩,并很快确认为“编导好、演员好、音乐好、风景好、色彩好”的“五好”影片。

王苏娅:我们的人生比别人更丰富
       一部电影《五朵金花》在中国亿万观众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真可谓家喻户晓。这部影片给五朵金花的扮演者带来了莫大荣誉的同时,也对她们的事业、爱情、婚姻家庭带来了影响……如今,扮演副社长的“金花”杨丽坤已经仙逝;“炼铁厂金花”王苏娅享誉艺术园地几十载;“畜牧场金花”谭尧中,一部戏成名角也成就一生幸福婚姻;“积肥模范金花”孙静贞,台前幕后显才华,却一直受病痛折磨至今;“拖拉机能手金花”朱一锦,走出国门在国外发展。
       原云南省歌舞团副团长杨知武回忆,1959年4月1日,《五朵金花》剧组到歌舞团来选演员,导演王家乙忽然看见一个姑娘正站在排练厅的窗台上擦玻璃。当时有人和姑娘打了个招呼:“杨丽坤!”“哎!”姑娘应声抬头,一张纯真、质朴的微笑着的面孔映入王家乙眼中,这瞬间打动了导演,他发现了美。王家乙兴奋不已,《五朵金花》中最漂亮的那朵“金花”非她莫属了。那年杨丽坤17岁。正是这偶然的回首顾盼,改变了杨丽坤的一生,从此她被托上幸福的云端,又被推到悲剧的低谷。
       1958年秋,长影厂著名导演王家乙和资深摄影师王春泉一行来到云南话剧团时,通过一番测试,王苏娅的精彩表演叫两位电影人兴奋不已,她就是剧中的女2号———那个泼辣、直率、热情似火的“炼铁厂金花姑娘”!王苏娅从上世纪50年代末出演《五朵金花》至今,尽管“文革”中历经坎坷,但长达40多年的演艺生涯,话语中她仍流露出深情的留恋。当记者希望她谈谈自己生活中的故事和个人经历时,她闭口不说了。试想,“文革”一开始,周恩来称赞的《五朵金花》被污蔑为“反对三面红旗、宣传爱情至上的资产阶级影片”,那么谁又能逃脱得了命运呢?坚强的她欲说还休, “我们的人生比别人更丰富,也比别人更多承受许多突如其来和一波三折吧。”

1959年国庆十周年 《水上春秋》

       《水上春秋》由著名导演谢添导演、著名表演艺术家于洋主演,该片是以泳坛泰斗穆成宽、穆祥雄的故事为原型而拍摄的,拷贝曾发行到18个国家,给无数影迷留下了深刻印象。穆祥雄,原中国游泳协会副主席、中国国家级教练,原中国游泳队主教练,一个新中国体育界传奇般的名字。

穆祥雄:我在片中是于洋的替身
       谈到《水上春秋》的拍摄,穆祥雄告诉记者:“《水上春秋》里由著名电影演员舒适扮演的华镇龙就是以我父亲为原型的,而于洋扮演的华小龙就是以我为原型的。时任国家队游泳教练的大哥在影片《水上春秋》里担任该片的顾问和游泳总教练。于洋在我大哥的指导下,每天像专业运动员一样训练,每天早上和国家举重队的赵庆奎等体育健将一起跑步,一下水就要游上千米。经历了高强度的训练后,于洋不仅学会了蛙泳、自由泳、蝶泳,而且达到了当时国家劳卫制三级运动员的标准。而我在片中是于洋的替身,凡是不露脸的泳者镜头都是我完成的。片中,有一个在泳池里救人的镜头就是我的一个亲戚扮演的……当时拍摄组主创人员去了我老家,我老家在天津市郊天穆村,北运河畔一个最有名的游泳之乡。在那里,家父从小练就了一身游泳、摔跤、武术功夫,其中游泳技术最高超。他的蛙泳,速度之快,爆发力之强,在当地无人能比。1939年,30岁的家父参加了英国在天津租界举办的万国游泳比赛,居然一举拿下了一百一十码蛙泳和四百四十码自由泳两项冠军,轰动一时,连遥远的《泰晤士报》也做了报道。以后又多次获国际游泳大赛冠军。解放后,他就把全部精力放在培养体育人才上了。家父的故事太多了,跟你讲三五天都讲不完的。家父要求我们不准睡懒觉,夏天早晨4点半、冬天5点半必须起床,无论严寒酷暑、刮风下雨,从不间断。家父还坚持用业余时间义务组织游泳队伍,热心传授游泳技艺。后来,他为国家培养出一批游泳健儿。”谈起《水上春秋》背后的故事,穆老依然记忆犹新。《水上春秋》上映后,“穆家军”以游泳世家名震国内外,在国际游泳赛事中均多次创造了佳绩,为中国的游泳事业贡献出了自己的聪明才智。
 

1949年国庆十周年 《我们村里的年轻人》

        《我们村里的年轻人》是由长春电影制片厂1959年出品的电影,由著名导演苏里执导,马烽担任编剧,李亚林、梁音、金迪主演。该片是新中国反映农村生活的影片中最有代表性的作品。它表现了一群生龙活虎、朝气蓬勃的年轻人,用自己的劳动和爱情谱写新生活的赞歌。

金迪:导演让我们要比农民更农民
       金迪今年80多岁了,她的代表作就是《我们村里的年轻人》。目前,她居住在深圳。当年,她刚到长影厂不到5天就拍摄了《我们村里的年轻人》,那时的她对事业和爱情充满了火一样的热情。此后她还出演过《我的十个同学》《被爱情遗忘的角落》等片。可如今回忆起自己在50年里,仅仅只有4部电影。为何?她告诉记者,“我被下放到深山老林中,当了4年农民,我忘了自己还是一名演员……但后来我还是要当一名演员。因此我51岁的时候,我自编自演了一部电影《大雁北飞》……我有观众的厚爱,我无悔人生。”
       金迪在《我们村里的年轻人》中扮演了孔淑贞。她回忆说,“1958年,我们来到山西汾阳体验生活,住在当地一座破庙里。当年苏里导演为了让我尽快进入角色,我一到剧组,导演就让我把裙子脱下,换上了角色孔淑贞穿的那件带红花的小褂,吃饭干活,采访开会,进进出出,都不许脱下。苏导反复说,我们这是一部农村戏,所以不许任何人穿洋制服,更不许打扮得花里胡哨,一律都要比农民更农民。他让我在乡间的生活氛围中,去体味角色应有的质朴和纯情。这部电影我最喜欢的苏导特意请乔老为影片写了一首插曲《人说山西好风光》。这首插曲后来由著名歌唱家郭兰英演唱,非常优美。”
 

1959年国庆十周年《回民支队》

       《回民支队》是由冯一夫、李俊导演,里坡、贾六、胡朋主演的以回族抗日英雄马本斋真人真事改编的影片。

导演李俊:为了选主演费了不少劲
       《回民支队》是著名导演李俊的第一部故事片。当年记者采访李俊导演时,他谈到了拍摄这部影片的情景。
       他说:“当年,我收到八一厂通讯部马融同志写的一个关于令日寇闻风丧胆的回民支队司令员、著名民族英雄、一生富有传奇色彩的马本斋的剧本大纲,看了一遍就觉得剧本的大纲思想包容量很大,取材是抗日战争,既包含了中日民族矛盾,也涉及共产党和国民党、农民和地主之间的矛盾。
       “看完后,我感觉故事取材非常不错,可塑性强,人物形象典型,有值得挖掘的潜力,于是准备着手创作剧本。当我把自己的想法向厂长陈播同志汇报后得到了支持,并推荐了他的战友冯一夫导演进了编剧组,冯导拍摄过多部纪录片,这样我自己的心里就更踏实了。之后,我、马融、冯一夫三人一起去了英雄马本斋的老家——河北献县东辛庄村,还扎进回民支队的原型38军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这样我获得了更多的创作灵感。后来为了选扮演马本斋的演员也费了不少劲,因为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着落。记得有一天,我和冯一夫正在看话剧,被话剧中一位扮演部队政委的演员所吸引了,他身材魁梧、气宇轩昂,很有首长风度。话剧一结束,我一打听,这名演员叫里坡,过去是总政话剧团的演员,刚刚被陈播挖过来。他曾在《英雄虎胆》《永不消逝的电波》《海鹰》等影片中饰演过角色,表演潜质不错。于是,我和冯一夫一合计,当下拍板由里坡来扮演马本斋,很快,扮演郭政委的演员也找到了,三八式老干部,东北军区的贾六。后来,我导演《许茂和他的女儿们》时,又邀请贾六主演许茂,他演得相当精彩……”
 

1959年国庆十周年《战上海》

       1949年4月,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包围了上海,盘踞在上海的国民党30万军队成了瓮中之鳖。但他们不甘心灭亡,蒋介石命令京沪杭警备司令汤云甫固守顽抗,准备与共产党解放军对抗到底。我军某部挺进到上海外围之后,根据上级的指示,制订了既要解放上海,又要保全城市的周密作战计划。

张良:调动了一个师的兵力协助拍摄
       著名演员张良参加了《战上海》的演出,饰演《战上海》里的战士小罗。他回忆,当年他还是沈阳军区抗战话剧团的一名演员。跟他同时被调配的还有南京军区前线话剧团的著名演员丁尼,饰演方军长。擅演“英雄母亲”的北京军区战友文工团话剧团的胡朋饰演赵妈妈,广州军区文工团团长李长华饰演三连长……地方上则有中国青年艺术剧院的资深演员王斑,出演汤司令。实拍时所需“大群众”,更是全体总动员。此时还是刚进厂不久、后来成为名角的李炎、邢吉田、王孝忠等,被安排在敌司令部、美国领事馆跑“龙套”,就连导演王冰也亲自登场,与夫人一起扮演被巴队长盯错梢的一对乘坐三轮车男女,编剧柳特亦客串了误入我军防地的敌传令官……
       “摄制组是1959年4月中旬赴上海实地拍摄,实地拍摄恰值上海解放10周年。当时,我在那里进行了为期半个多月的体验生活,参与拍摄的战士大多都是20多岁的小伙子,他们都尽一切可能熟悉角色。由于片中战争场面浩大,八一厂特意申请获准调动一个师兵力协助拍摄,并专门聘请了一位在职副师长担任军事顾问,这在当时亦属空前。我们是当年的5月5日在上海郊区正式开机拍摄的第一个镜头,是紧张激烈的外围战斗场面。由于精心布置,所以非常真实地再现了战争的场面。我深受鼓舞,更为能在银幕上重现解放上海的战斗而感到无上荣幸,后来拍摄攻占市区夜宿街头的戏时,因连续下雨气温很低,深夜和衣持枪睡在湿马路上很是辛苦,但我们都整齐躺下,布光间隙摄制人员请我们起来暖和一下也不肯。我说,10年前解放上海的时候,解放军也是淋得这么湿。就这样,我们整整坚持两个小时把戏拍完……”
 

1974年国庆二十五周年《闪闪的红星》

       《闪闪的红星》是由八一电影制片厂摄制的中国儿童红色电影。该片由李昂、李俊执导,祝新运、赵汝平、刘继忠主演,于1974年10月1日上映。该片讲述了在1930年至1939年艰难困苦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少年英雄潘冬子的故事。

祝新运:为拍好电影学习劈柴、担柴
       1974年,儿童影片《闪闪的红星》红遍中国大地,在那个样板戏唱主角的年代,该片犹如一泓清泉,赢得了全国人民的喜爱。而影片中那个浓眉大眼的“潘冬子”,更是给影迷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潘冬子的扮演者——著名演员祝新运,那时只有9岁,但已经成了当时家喻户晓的小明星。
       1963年,祝新运出生于北京。“那一年11月份,第一届新兴力量运动会在亚洲举办。我的父亲是一位优秀的体育教师,有幸参加了这次运动会。所以我一落地,父亲就给我取了个响亮的名字‘新运’。”1973年,八一电影制片厂开始筹拍电影《闪闪的红星》。当时,该剧的总导演李俊和副导演师伟等负责挑选和指导小演员。由于剧本已经把“潘冬子”定位为“高大全小英雄”了,全片几乎所有的情节都要围绕“潘冬子”展开,到哪去找 “潘冬子”,成了他们最忙碌的工作。当时,他们在北京市内的一些小学校物色了100多个孩子,仍一无所获。
       “当时,我在银河艺术团学习,正好八一厂两位化装师跑过去看我们录歌舞节目,就发现了我,这样,我被带到了八一电影制片厂。我记得身边有位阿姨亲切地对我说,孩子,穿上这套衣服,你心里就不发怵了……”祝新运因为外表形象和气质均符合剧中“潘冬子”形象,他当场就被选中了。总导演李俊当即拍板:(冬子)就是他了!
       小小的祝新运在扮演潘冬子的日子里,趁着拍戏的间隙学会了骑自行车。因为不会骑,每次他都是跑起来直接往上蹿,趁着车还没往旁边倒时就猛往前冲,接着就是歪到哪儿撞哪儿,撞坏了推回来再换一辆。没几天,包括化装师、摄影师、导演、副导演的自行车无一幸免。很快他就找到了让车保持平衡的规律,骑着满院跑了。
       为拍好电影,祝新运也学了不少东西,劈柴、担柴、扛枪,这些都是学习内容。“为了找到劈柴的感觉,这一上午就是劈柴,要不怎么会真实。挑担子,那时候我才刚9岁,砍的柴,前面一堆,后面一堆,压得你摇摇晃晃,还要挑着柴上山、下山,这都给练出来了……”

 

1979年国庆三十周年《小花》

       《小花》是北京电影制片厂制作的剧情片,由张铮执导,唐国强、陈冲、刘晓庆等主演。该片取材自小说《桐柏英雄》,讲述了1930年桐柏山区一户穷苦人家被迫卖掉了亲生女儿小花,之后又收养了红军留下的女婴,他们给这个女婴取名也叫小花。十几年后,在解放战争的硝烟中,失散的亲人终于重逢,共同谱写了一曲壮烈的英雄之歌。

陈冲:电影拍摄时一度没有名字
       2008年3月8日,陈冲从美国匆匆赶回来参加电影频道《流金岁月》录制《小花》和《末代皇帝》两部电影的专题节目,现场接受了本报记者的采访。陈冲说:“《小花》对我来说是最重要的一部影片,因为它代表了一个年代,代表了我们一代人最纯真的向往……”
       1978年,聪颖的陈冲参加了全国高考,她的英语口语得了满分,因此顺利地考进了上海外国语学院。那时读大学的机会非常难得。刚读大一的陈冲就面临这样一个艰难的抉择,要么为了拍戏耽误学业,要么为了学业放弃演《小花》。她勇敢地选择了《小花》。
       陈冲回忆当初的美好,印象最深刻的是两个“小花”拍摄“踩水车”的戏,这是影片的重头戏。这场戏拍摄时相当困难,难处不是在两人不会踩水车,而是时间紧,任务重。当时刘晓庆要离开剧组了,但这场戏还没拍,剧组上下都心急火燎地赶戏,为了抢光,想尽了一切办法,但是因为光线不够亮,摄影师云文耀就把摄影机前面挡的一块玻璃给取下来了,这样光是足了,可是镜头一直要对着两个女主角。一天拍下来,陈冲和刘晓庆的眼睛都像葫芦一样,没法看了。
       还有一件让陈冲非常难忘的事情,那就是电影《小花》的名字问题。原来陈冲在拍《小花》时,影片是没有名字的,剧组的一大帮人就知道自己是在拍一部电影,但谁也不知道名字。无名的电影一直到快要拍摄完成,才有了一个名字《觅》,原因是影片讲述的是寻觅的故事。不过,这个名字也不太好,大家都觉得比较生涩,不是朗朗上口的,但一直也没有好的名字,这可急坏了导演。直到1978年6月8日,著名电影评论家钟惦     给取了这个质朴的名字《小花儿》,大家都觉得不错,但考虑到南方观众不习惯儿化音,最终影片名字确定成了《小花》。

1982年国庆三十三周年《牧马人》

       《牧马人》是谢晋执导的剧情片,由朱时茂、丛珊主演。该片改编自张贤亮的小说《灵与肉》,讲述了许灵均被打成“右派”,来到西北牧场劳动,得到当地牧民的关怀照料,并与农村姑娘李秀芝结成连理。“文革”结束后,他放弃了到美国生活的机会,决定留下来建设祖国。
 

丛珊:难忘在草原上捡蘑菇吃

       1982年,著名导演谢晋拍摄影片《牧马人》,丛珊以她质朴的外表形象被选中饰演女主角李秀芝。
       她说,“那时候我觉得自己还是太年轻,因为我还是中央戏剧学院大一的学生。当年我们中戏就明文规定,大一大二的学生谁也不准外出拍戏。谢晋导演亲自去找我们时任院长金山进行交涉,才成就了我的这部银幕处女秀。电影开拍之前,我和朱时茂来到原著作者张贤亮生活过的宁夏西北牧场体验生活,后来我们拍摄地是在甘肃祁连山下,一望无际的茫茫草原,给我留下了很多美好的回忆。尤其是在下雨后的草原,地上全是蘑菇,我们就去捡蘑菇,有时候是我一个人,有时候是三个人,我和朱时茂还有演我儿子的方超。方超两岁时就出演了谢晋导演的作品《啊!摇篮》。我们拿回去,用电热炉放个锅,放点水,一煮就吃了,甜。在草原上是朱时茂教我骑的马,我差点没被马摔下来。牛     老师是我演戏的指导老师,我的第一场是哭戏,就是和牛     老师一起演的。谢晋导演拍戏需要我们反复排练,即便电影开拍了,每天晚上也要把第二天的戏排好,要是排的不满意他宁可第二天不拍。现在回想起来,我真的特别感谢这些前辈们,他们是真正干电影的人,是把电影当作生命的人。” 丛珊凭借此片一夜成名,同年她当选了“最喜爱的十大青年银幕形象”。

1989年国庆四十周年《开国大典》

        《开国大典》由李前宽、肖桂云联合执导,古月、孙飞虎主演。该片用纪实的手法展现了从中国共产党取得三大战役的胜利开始直至10月1日在北京举行开国大典的历史过程。《开国大典》公映后,获得了第10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男配角、最佳剪辑等八个奖项,并获得香港国际电影节十大影片奖,创下国产片在香港连续放映147天的纪录和中国当年电影票房最高纪录。

导演李前宽:很多人劝我们别拍
       记者采访李前宽导演时,他反复强调,说,“拍摄《开国大典》来之不易”。
       “1988年,我们正在拍摄电视剧《血洒故都》的时候,就接到了《开国大典》的剧本。看了剧本后,我兴奋地跟夫人肖桂云讲:拍《佩剑将军》时就想拍这个题材,等了八年了!很多老同志好心地劝我们:别拍了,138个人物,到哪里找去?毛泽东和蒋介石还没有照面,有啥戏呀?另外,三大战役,百万雄师下江南,总统府、天安门检阅等,都集中在一个片子里,你怎么拍呀?拍完了也是个大纪录片。尽管这些话说得有道理,我们还是毫不犹豫地接下了这个本子。我们想:剧本这些难点,如能超越则是特点,这是一次严峻的挑战。”
       面对挑战,李前宽还是呕心沥血参与了大制作。以什么样的风格样式和电影语言,把文学剧本恰到好处地表现为银幕形象,把诗情画意与时代的场景交融起来,把焦点集中在塑造人物形象上,是他面临的最大挑战。
       “《开国大典》是一部史诗式的大片,我们立志让以毛泽东、蒋介石为首的国共双方的主要人物和重要人物形神兼备、气质吻合,特别是毛泽东、蒋介石二人要深入到内心去刻画,必须做到令人耳目一新;新在真实可信,新在他们是历史人物,而不是所谓正、反派的符号。”
       “审片时,当时电影局老局长陈播非常激动地说:《开国大典》太感人了。看到你们拍出这样的好影片,我兴奋极了。让我以一个老战士的身份,向二位导演敬一个礼吧。说着,站起来行了一个军礼,令我们感动不已。”他说。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