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热点图片

我们的夏令营

————从BTV《食全食美》等节目推出特色暑期活动说起

作者:  来源:  时间:2019-07-29

  

  暑期中,让孩子到夏令营度过一段时间成为越来越多的家长的选择。这不,北京电视台多个栏目结合自身特点,推出了相关的暑期夏令营活动。如《食全食美》暑期推出“小小美食家”,让孩子学做西餐。孩子们在这种特色“夏令营”中收获颇多。如何选择一个靠谱的夏令营,本报记者由此进行了采访,除了采访北京电视台相关夏令营活动外,也有让自己的孩子参加夏令营的记者写的感受,同时,我们也采访到了外国孩子到北京参加夏令营的故事。

  

  BTV的夏令营       由北京电视台的栏目组织的夏令营,被很多家长看好,原因当然是有创意,同时,靠谱。

  

  

  《食全食美》暑期推出“小小美食家” 徐艺凡:国际星厨美食英语一起教

  这个7月,BTV生活频道《食全食美》推出了“小小美食家”活动,邀6岁至12岁的小朋友走进北京四家知名酒店,在全英文教学环境中,跟国际星厨学西餐。目前,四期活动已经全部结束,孩子们在学做比萨、意大利面、意式饺子的同时,学会了跟美食有关的英文单词,了解了异国文化,并且参与了《食全食美》的节目录制。

  

  

  

  

  和国际星厨学西餐,最大收获是不再怕说英语

  作为开播17年的北京电视台名牌美食节目,《食全食美》今年首次尝试“小小美食家”,独特的创意与定位让人眼前一亮。《食全食美》执行制片人徐艺凡告诉记者:“体验活动以西餐烹饪和西餐烘焙为内容主体,选择的酒店环境优美,在食品卫生安全方面有保障。授课的国际星厨除了会说英语,有的还会说法语和中文,厨艺教学采用全英文,这种语言环境的熏陶,对孩子们的听力和语感是很好的培养、锻炼。”7月7日,在OPERA BOMBANA,15位小朋友跟着外籍主厨Eugenio学习制作意大利面,学会了10个英文单词;7月13日,在凯宾斯基饭店花样罗马餐厅,主厨Andrea带着小朋友们一起制作意大利比萨,教他们跟制作比萨有关的英文单词;7月14日上午,在丽思卡尔顿酒店意味轩餐厅,小朋友们跟随酒店行政大厨、加拿大籍的George Vanyi学做意式饺子,学习食材的英文词汇;7月14日下午,在北京饭店诺金饼房,说着一口流利中文的法国帅哥、饼房行政总厨Gabriel Sartres教小朋友们做比萨。每次一个半小时的厨艺体验,4期40余位孩子参与,大家表示最大的收获是不再惧怕说英语,很多小朋友都能用流畅的英语和主厨对话。

  做美食发挥创造力,录节目锻炼表达力

  除了语言,“小小美食家”还是对孩子创造能力和社交能力的锻炼。“我们这次活动,家长不在现场陪同,把孩子送到酒店就在外面等候。这些孩子在西餐制作方面都是零基础,但是我发现他们很有创造力,比如说做比萨,我们会给孩子留出发挥的空间,他们能自己摆出小动物、笑脸等各种形状。做完美食之后,孩子们当场大快朵颐,和新结识的小伙伴交流、分享,有的还打包带走给父母品尝。”

  在学做西餐之外,节目组还给参与“小小美食家”的孩子提供了上镜的机会。“平均每期有6位小朋友参加节目录制,和现场的大厨进行互动。每次录制需要一个半小时,锻炼了孩子的表达能力、反应能力,他们都很兴奋,同时也感受到了节目录制的辛苦。”徐艺凡用一句话总结出“小小美食家”的特色,“总的来说,让孩子在视觉、听觉、触觉上都有新的尝试,是很难得的体验与经历。”

  夏令营要按需选择,针对孩子特点丰富体验

  谈起如何给孩子选报夏令营,徐艺凡表示要“按需选择”。“我觉得选择夏令营要因人而异,根据孩子的特点和家长的需求来进行选择。报名我们‘小小美食家’的家长基本上都是对孩子的英语学习有所需求,通过参加活动,孩子们的语言能力确实都有提升。如果孩子平时接触书本比较多,可以考虑增加其他方面的体验,比如户外拓展类的夏令营、外出游学类的夏令营等,针对不同的诉求来丰富孩子的暑假生活。”独家专访  □记者 程戈

  

  

  

  《谁在说》选“中华小诗人”去诗人小镇学诗词

  石冀明:瞿弦和夫妇的“诵读大师课”最吸引我

  今年8月,北京中影一零六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谁在说》栏目组将举办《中华小诗人》夏令营,整个过程将在北京电视台青年频道播出。参加这个夏令营的小朋友都是在《谁在说》栏目组举办的《中华小诗人》首届全国电视选拔赛中获奖的选手,8月17日至23日,他们要和家长一起来到浙江浦江县大畈乡黄堂演山下素有“小杭州”之美誉的诗人小镇,参与《中华小诗人》暑期特别节目录制,着汉服,讲汉语,行汉礼,聆听朗诵艺术家瞿弦和、张筠英的“诵读大师课”,并进行“诗词汇演”。

  石冀明是北京电视台《解码区块链》节目的编导,她9岁的女儿黄千朔参加了《中华小诗人》首届全国电视选拔赛,并顺利入围,拿到了暑期特别节目录制邀请函。孩子参加选拔赛付出的努力以及赛后的变化、对即将到来的夏令营的期盼,让石冀明深有感触,提笔写下了自己的心声——

  以前每到假期我都会带孩子出去玩,千篇一律地逛景点、拍照、吃喝,缺乏新意,所以现在孩子对出去玩没什么热情。为了让孩子过一个有意思的暑假,今年我开始关注各种夏令营,《中华小诗人》夏令营很快就吸引了我的目光。

  这个夏令营一共七天,大人可以同行,比较适合第一次参加夏令营的小朋友,让我比较放心。而且这个夏令营非常有特色,以弘扬中华传统文化为主,诗人小镇有李白街、杜甫街、白居易街等特色街道,有着中华五千年孕育的文学底蕴,孩子们穿汉服礼敬先贤,学习古诗,体验各种民俗手工,最后还会制作成两期节目在电视上播出。

  这个夏令营跟其他夏令营最大的不同也是最吸引我的地方,就是贯穿活动始终的诵读大师课。栏目组请来了瞿弦和老师、张筠英老师,这两位我们平时接触不到的大师,不仅在活动中可以亲密接触,而且还会亲自给孩子们授课,机会特别难得。我的女儿黄千朔非常喜欢朗诵,所以当我看到这个活动时,当机立断就给她报了名。但是这个夏令营不是报名就能参加,要求孩子必须有朗诵基础,人数限制三十人,而且仅此一期,如果要参加这个夏令营,得按照栏目组要求参加选拔比赛,入围后才能参加夏令营。我跟女儿一说,她特别想去,当时距离选拔只有一周,时间很紧迫。孩子平时课业很紧张,每天放学写完作业就已经九点多了,那一周她非常努力,写完作业就抓紧时间练习古诗,晚上几乎都是十一点多才睡觉。

  到了选拔那天,千朔朗诵的是苏轼的《念奴娇·赤壁怀古》,第一轮有点紧张,没有发挥好,庆幸的是导师又给了一次机会。功夫不负有心人,第二轮,孩子入围了,她看着录制邀请函很激动,整个人充满了自信。我觉得和结果相比,孩子展示才能的过程更重要,不管是否入围,都是她一次重要的人生经历。更让我高兴的是孩子的变化,在参加选拔之前她很不愿意背诵古诗,但现在,她每天都会主动背诵古诗,因为在夏令营的活动中有一个才艺展示环节,她很重视,很期待八月份能赶紧到来。

  作为家长,我认为选择夏令营最关键的就是安全性,其次就是是否适合孩子,孩子是否有兴趣。我个人觉得《中华小诗人》夏令营创意特别好,孩子不光能玩儿好、开拓眼界,还能跟平时在电视里才能看见的大师学习诵读,自己也能上电视,这对小朋友来说是一种很新奇的体验。□记者 程戈

  

  记者和孩子的夏令营

  我们的两位记者,都是孩儿她妈,说起夏令营故事,她们一肚子的话。

  

  

  夏令营初体验  我被女儿“抛弃”了

  女儿今年9岁,第一次参加夏令营是在小学一年级的暑假。与其说是夏令营,不如说是暑期亲子活动。那时的她刚7岁,一个人去参加需要住宿好几天的夏令营我并不放心,哪怕是由老师负责的在北京海洋馆夜宿一晚,她爸爸都坚决不同意。无奈之下,我选择了一个很保险的“夏令营”——时间短、能陪同的博物馆奇妙夜。活动地点在西直门外的中国古动物馆,活动时间从头天18:30到次日8:30。活动内容非常丰富,包括恐龙T恤涂鸦、制作恐龙浮雕、夜游博物馆、考古寻宝、达尔文实验站化石修复体验、观看3D电影、夜宿恐龙馆、制作地层三明治早餐等。最关键的一点是8岁以下孩子家长可以陪同。

  征求女儿意见后,我很快在网上报了名。对于新奇的夜宿,女儿很期待,也很兴奋,早早就翻出了自己的公主拉杆箱,把洗漱用品、小被子和小枕头放在了里面,天天念叨什么时候可以去。

  等那天到了博物馆,我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尴尬的存在,一屋子小朋友,除了我和一两位妈妈,几乎没有别的家长。一开始,女儿还坐在我的身边,参加活动也招呼着我,后来,小姑娘就不理我了,和新认识的小伙伴聊得火热,尤其和一位10岁左右的单飞小姐姐投缘。在考古寻宝环节,两人组队一起答题寻宝,勇夺第一,获得了优先挑选化石的奖励。在接下来的化石修复体验环节,小姑娘也不需要我帮忙,自己又是观察又是清理,忙得不亦乐乎。

  终于到了搭帐篷夜宿恐龙馆的重头环节,听老师讲完要领,小姑娘跑来向我大声宣告:今天晚上不要妈妈了,我要和小姐姐睡一个帐篷。毫无思想准备的我心里酸溜溜的,看着周围的妈妈们都是和孩子一个帐篷,只有我形单影只一个人。不知道是不是有意远离我,女儿的帐篷选择了跟我隔着巨大的恐龙骨架化石的展厅另一端,而且早早就铺好了被子钻了进去。熄灯后,我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悄悄爬起来蹑手蹑脚地走到女儿的帐篷前,轻轻掀开一道缝往里张望,小姑娘早已呼呼大睡了!

  这次夏令营初体验相当成功,女儿一直念念不忘,而我的心情也从酸涩变为了释然。之后,我又给女儿报过探索北京城的博物之旅、太平洋海底世界的小小讲解员,从陪伴跟随到接送单飞,孩子每一次都收获满满、成长多多。尤其是后者,三天的活动结束,女儿强烈要求我在最后一天接她的时候买票入馆,由她为我贴身服务、全程讲解,后来她还把这次经历写成文章,在青少年科技征文活动中获得了一等奖。

  从犹豫不决到报名上瘾,夏令营已经成了我为孩子安排暑假生活的必选。其实孩子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脆弱”,家长们大可在适当的时候放开手,给他们空间和自由,让他们飞得更高!  独家专访  □记者 程戈 文/摄

  

  

  两次夏令营  女儿从哭到笑  

  这有什么难的? 这是2015年,我第一次带着当时只有五岁的宝贝女儿去美国参加夏令营的想法。一来期望值不高,只想孩子多多去体验不同的氛围,二来小孩子接受能力很快,不就是玩吗!

  当时国内很多留学机构刚刚兴起“夏令营”的业务,但我全部自己包办,省钱的同时还能自主地选择学校和专业。最终,我挖到了旧金山的一个学校,排名和学区都不错,“自然探索”也是女儿喜欢的学科。点完最终的“付款”之后,我合上了电脑,脑海中浮现了女儿在绿草坪上嬉戏奔跑的景象。      事实证明,我最初的想法有点简单。女儿来到美国后,经过短暂休整后,就进入学校开始夏令营的生活。不得不说,我之前做功课并不够,对美国夏令营的了解不多,比如夏令营的孩子们基本上都自带午饭,老师也都是些经验并不丰富的大学生,释放天性并没有看上去那么美。

  起初的两天,女儿和小伙伴们还挺开心。第三天早晨却突然哭闹不愿意去了。她一边哭闹着,一边操着半中文半英文跟我抗议。我安慰了半天,女儿才一步三回头,眼角还挂着泪地走向了教室。我来到老师办公室,了解后才知道,前面两天她总说中文,被老师训斥了一顿后就不再说话了。开车回家的路上,我委屈地哭了。好在朋友在一旁安慰我,说第一次来夏令营的中国孩子都会遇到这样的情况,回家好好安慰孩子,她很快就能适应的。

  早晨的“哭闹”又持续了两天,终于在第五天出现了转机。一下车,女儿就看到一个印度女孩,并喊出了她的名字,两个人手拉手,头也不回地就走向了教室。那一刻,我揪了两天的心才算放松了一下。毕业典礼上,我看到女儿和各种肤色的小朋友叽里呱啦地聊着天,互相赠送亲手做的小乐器的时候,我突然有点理解夏令营的魅力所在了。    

  这是有点难的。

  这是我第二次给女儿报完美国夏令营后的心情。时隔两年,我想让她再去试试。

  女儿第一次夏令营后,不愿意再去美国,说老师不耐心,说话也听不懂。一狠心,我找了个排名更高的学校,老师都是专业的,午餐美味可口,课程也很丰富。比如每天上午,孩子们会在科学实验室做各种小实验,下午户外活动,游泳、体操、打球。出发前,我特意帮女儿找了个老外模拟夏令营,创造语言环境;加紧练习游泳,三种泳姿一个不能少;还找了个同行小伴儿,减少恐惧心理。为娘的做足功课,孩子走的弯路自然少。果不其然,从第一天报到,女儿就一直是蹦蹦跳跳。每天上学路上,她会让我看学校发来的菜单,帮她挑选午饭。她最爱奶油比萨和炒米饭,吃了两个星期还吃不厌。回家路上,她会津津乐道学校里的趣事,像发现新大陆一样介绍新交到的外国好朋友。

  当然,孩子最爱的是回家后的环节——做实验。在厨房,她把能找到的所有原料都摆在餐桌上,砂糖、食盐、橄榄油、泡打粉……玩得不亦乐乎。在回来的飞机上,我开始盘算着下一次夏令营。让女儿开心过暑假当然是前提,更希望她开眼界长见识,翅膀越飞才能越强壮。独家专访 □记者 周一

  

  外国人到中国的夏令营

  中国人到外国过夏令营,是时尚,但是,外国人也有到中国来过夏令营的,也是时尚。

  

  

  

  外国娃哭着告别北京夏令营

  北京最炎热、暴晒的夏天,11组亲子共23人的团队,从美国来到北京,开启为期两周的夏令营。在不少中国娃走出国门的暑假里,外国娃也一样走出了他们的国门、来到了北京。这组孩子年龄在5-12岁,是从小学习中文,对中国感兴趣的美国籍的娃。不仅有土生土长的美国娃,还有西班牙裔、韩国裔、加拿大裔的移民孩子。

  夏令营分别把孩子们插班到对应班级,体验北京孩子暑假前的最后课时。家长们有自己的文化体验游览安排和集中的中文课,忙得不亦乐乎之外,还惦记着品尝北京美食。南门涮肉、鼎泰丰,竟然也会被他们重复光顾,欢天喜地。

  最年长的家长是75岁外婆,带着两个外孙子。而2019年这次,是祖孙三人第四次北京夏令营。外婆身体硬朗、决断有力,俩小外孙活泼可爱。他们是有多爱北京呢? 家长中有一位“日理万机”的爸爸,每天至少3个小时的越洋电话,处理工作。电话费花费不小,但他克服种种困难,选择了这样的方式陪孩子来中国,认为值得。还有一位妈妈很爱美,恨不能把北京所有相关美的服务,都体验一遍。贝壳美甲,让她领略了北京世界领先的时尚风潮。

  最帅的6岁小男孩,第一天上学就收到了“情书”。男孩妈妈开心晒在了夏令营微信群,自己孩子在中国这么受欢迎,妈妈很兴奋。

  这些孩子们在美国都是从小学中文,插班到公立学校,中文授课,竟然还不少考试得满分的,被称为“学霸”。他们的加入,给北京的孩子们带来了学习方法、学习态度上的新鲜刺激。当老师努力用英文再给孩子们讲解一遍古诗时,孩子们却非要用并不流利的中文,把自己对古诗的理解表达出来,自信与大方的学习态度,赢得了老师和同学们的赞赏。孩子们和家长一起去爬长城、逛故宫、吃烤鸭,即便有些人不是第一次,也还是兴致盎然。居住的酒店还有特别可爱的机器人,给孩子们提供送餐服务。于是,这些孩子们经常对助教小老师说:“请帮我订咕肉”,“请帮我订糖醋里脊”……然后,就等着小机器人很萌地把饭送到房间。

  孩子们还跑去了红桥,看到琳琅满目的玩具,大笑不已。一方面是因为喜欢玩具,一方面在玩具包装上看到了太多英文拼写错误。孩子们天真可爱,买到玩具就非常满足。分别时,孩子们哭得稀里哗啦,在他们心里最不舍的,是有情有义的北京小同学。

  美国家长们选择这种形式的夏令营,一来可以相对自由,二来孩子可以实地体验中国的教育,一举两得。类似这样的夏令营,一个暑期仅美国奥斯汀就有三拨人马,那整个美国呢?整个世界呢?

  有多少外国孩子,在暑期来到了他们心心念的中国?有多少外国孩子,在暑期开心地和北京打招呼:“你好!”独家专访  □记者 朱子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