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热点图片

听北京新闻广播记者聊暑假那些事儿

——

作者:李雄峰  来源:  时间:2019-08-26

     暑假,如今从孩子们的假期变成了全社会的热点,家长群里聊的、朋友圈中晒的、小区遛弯时说的都是孩子暑假的那些事,孩子“上补习班比上学还忙”、家长“月薪7万撑不起一个暑假”都成为网络上热议的话题。
     为此,7月14日起,北京新闻广播在《北京新闻》等节目里推出三集系列报道《暑假那些事儿》,三集系列报道由录音报道和评论组成,邀请孩子、家长、老师来说说暑假怎么过,以轻松有趣的方式探讨教育大话题。节目播出以后产生了很好的社会反响,很多听众在收听了该节目后,认为写出了家长和孩子的心声,老师的建议也很有意义。而节目中的那些受访者,也纷纷转发,引起了一波对暑假和教育观念的讨论。
     本刊记者也及时采访了这档系列节目的制作者——北京新闻广播的记者吴思和唐思萌,与读者和听众分享《暑假那些事儿》幕后的“那些事儿”——

 

一个热搜话题引发关注
       吴思和唐思萌是北京新闻广播分别跑基础教育和高等教育口的记者,学生们如何过暑假,也自然成为了她们二人关注的内容。吴思介绍说:“每年暑假其实都要推出相关报道,往年多是报道暑假作业、暑期活动等等,今年放暑假前,有个话题上了热搜,网友说‘七万月薪撑不起一个暑假’,去年还是三万,今年‘涨价’到七万了,我觉得有点惊讶,是不是真的?当时就想做一下这个选题。”经过选题策划会上的一番会商,吴思和唐思萌承担起了这档系列节目的采编工作——两个女孩子之前曾合作过很多次,因此工作起来比较默契。“我们先一起讨论制作思路、一起采访,再分别写不同的篇目,最后一起修改、制作。当然这样话题性的选题,寻找合适的采访对象特别关键,我们也都充分挖掘各自资源寻找被访者,我主要联系学校和老师,思萌主要联系家长。”吴思说。
       唐思萌也表示,“这几年,写教育的个人公号越来越多,有写育儿经验的,写学区房的,写升学的……时不时就能出一篇10万+,但是作为跑口记者,有时候觉得这些公众号写的对政策有误读,或者有时候有点以偏概全,身边一两个例子好像就是普遍现象了。所以,我们第一追求的就是客观、真实,不拿个例当普遍,也不是为了标题党、爆文而写故事,那怎么才能客观,只有尽量扩大采访样本量,多跑、多看、多问,这是我们后面做所有工作的一个原因,就是作为主流媒体我们的报道要在客观的基础上有见地。”

深入一线,让各层面的受访者说出内心的真实想法
       教育是一个比较敏感的话题,为了使报道客观真实,吴思和唐思萌两位记者不仅进行了大量街头采访,更深入一线,对十多家培训机构进行暗访调查,记录下培训机构“忽悠”家长的全过程;加入家长群寻找合适的采访对象,了解家长心态;打消学校顾虑和学生们进行座谈,采访到孩子们的真实想法。同时,她们还在学校、研究院采访了多位老师和专家,请他们从专业教育工作者的角度谈了如何过暑假的看法。

 

机构如是说——
       在采访的前期,两位记者已经着手收集了一些家长意见,在看了许多报道后,她们发现现在孩子们在暑假里最多的时间是上兴趣班、课外班,主要的花销则集中在游学、夏令营这方面。吴思告诉记者:“放假前一周,我们来到了被人们戏称为‘宇宙补习中心’的海淀黄庄进行实地采访,坐落在这里的网银中心,一整栋楼几乎都是培训机构,有人说从出生到留学,各个阶段培训不用出楼就能都解决了,我们就从这里开始暗访,虽然暑假还没开始,从全市各个区的学生都有不少来参加补习了。”
       让吴思印象最深的是这里某语文培训中心的一位老师,“他特别热情地介绍说,他们每年盈利是房租的10倍。为什么这么赚钱?他们有自己编的教材,教材上就是各种答题技巧,比如说修辞题怎么答?就是修辞+内容+作用+情感,比如分析‘小女孩长得像一朵小花似的,真漂亮!’这句话,用答题套路就是‘把小女孩比作花,生动写出她漂亮,表达了作者对她的喜爱之情。’像这样的答题技巧学校是不允许教的,不然大家都学套路了,不阅读了,但是培训机构教,虽然按规定也不允许,但他们偷着教,你会了下次考试就比别人考的高,就是这样。” 吴思说道。
       按一般人理解,语文要学好需要大量阅读。但这家培训机构的做法就是刷题,6天刷10本教材,一道题错了背50遍。尤其备战升学考试的时候,老师说从早上一直刷题到晚上10点。“我问他现在补习班规定不得晚于8点半,他一指旁边的理想大厦,说那边是商住两用,去那边上。‘成绩都是折磨出来的’,这是他的原话。”吴思告诉记者。


家长如是说——
      午饭时间到了,吴思和唐思萌两位记者发现,周围的小饭馆里全是学生和家长,真的辛苦,匆匆忙忙吃饭完下午再回去上课,家长就在附近咖啡厅找个地儿歇着。“一开始说要采访家长们还有点警惕,说这个话题敏感,但是聊起来发现,其实家长们大多数是比较理性的。”唐思萌给记者讲了采访家长时的经历——
      “一位有着两个孩子的妈妈给我们算了算账,这个暑假小孩子报了一个基础班千元左右,大孩子报了托福培训班2万多元,加上一家四口去欧洲旅游,选的最便宜的团,总共算下来六七万元。这么看来网上流传的说法不算空穴来风。不过她说,一年也就是暑假花钱多,还能接受。还有一个父亲在接受采访时提到剧场效应——前排观众站起来了,后排观众不站起来怎么办?用这个比喻形容别人都上培训班,你不上就落后了。他是一种比较矛盾的心态,既想让孩子有个快乐的童年,又怕被落下,这种无奈的心态在我们采访的家长中挺有代表性的。”


孩子如是说——
       暑假的主角毕竟是孩子们,吴思也谈到了在街头采访孩子们的感受:“感觉现在的孩子不是很反感上补习班,他们好像比较习惯了,说大家都上。”然而,暑假上补习班是不是普遍现象,这就需要吴思和唐思萌采访样本的量要更大些。
       为此,所以吴思联系了学校,老师帮我们随机找了班里的一些学生,两位和这些四年级小学生进行了座谈。“其中有个孩子又让我们挺震惊的,我们叫他‘小学霸’,他成绩很好,但是从二年级开始,他爸爸就给他加码,一放假就开始刷题。‘小学霸’的暑假就是从早到晚刷题加课外班,他说感觉放假比上学还累,至少上学能有课间时间。”吴思说,“我问他,为什么要这么辛苦呢?他说他爸爸告诉他,虽然你现在10岁,但是距离高考只有8年了。虽然他不是特别反感学习,但是他也觉得奇怪,说我觉得还有8年呢,结果我爸爸就说才8年了,我们都觉得他这句话说的特别可爱又在理。”
       吴思和唐思萌两位80后的记者给小学生们讲了自己小时候怎么过暑假的,“小学霸”说,他听说过以前爸爸妈妈那时候过暑假是在河边玩泥巴、捉蜻蜓,他从来没过过这样的暑假,听起来还挺向往的。吴思说:“当问到小朋友们暑假最想干什么的时候,他们有的说和好朋友出去游次泳,有的说想去趟军事博物馆,就感觉他们的小心愿真的挺简单的,我当时就觉得家长应该多听听孩子们的声音,多给他们点属于自己的时间。”

 


教育者如是说——
       两位新闻广播的记者也采访了小学班主任、中学心理老师、北师大、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的专家等相关的教育工作者。心理老师分析,有的孩子中途不愿意上补习班的原因,可能是他一开始就是想和某个朋友一起上课,后来和小伙伴闹别扭了。就是很多家长说,不是我给孩子报的班,是他自己要上的,那孩子为什么想上,对他有没有帮助,家长还是应该多思考一下。还有老师说,家长给孩子定了好多暑期计划,那家长自己是否也有计划——怎么陪伴孩子呢?有些家长是因为暑假没时间带孩子才给他报了各种课,找个地方找人管着孩子。因此,老师们建议,即使平时没时间,周末可以抽空陪孩子去做些事情,其实孩子更需要的是陪伴,“这些都是挺有启发性的建议。”吴思说。

精心设计、精心制作,留下精彩、留下反思
       采访结束后,制作节目的过程也是一个充满思考的过程,由于采访素材体量非常的大,但是节目的时长有限,每期节目的文字量必须控制在一千多字。这就意味着,吴思和唐思萌需要删掉很多的素材内容。经过与带班领导的一番交流与研究,确定分为三期,分别是孩子、家长、老师眼中的暑假。
       谈到三期节目的制作体会,吴思坦言:“广播新闻节目时间不能太长,大概2至3分钟比较合适,在这种篇幅中要做出有性格的人物不容易,所以我们特别设计了一下,学生那期‘小学霸’特别突出,我们开头就以他抢着回答暑期安排开篇,然后描写了对他的‘疯狂暑假’模式别的学生是什么反应,请其他同学说说是怎么过暑假的,最后又写了听了别人的回答‘小学霸’的新感想。报道是比较全面的,有各个同学的声音,但是‘小学霸’又贯穿在其中,听完节目一定会对这个人物印象深刻。
       家长那期的设计比学生更难,因为每个家长的想法都很不一样,怎么转折连接让吴思和唐思萌颇费了一番心思。家长里面有一位“晃晃妈”表达特别精彩,她说,给娃打鸡血分不同的激法,比如“素鸡”就是指素质教育,学各种兴趣班孩子喜欢的;在学科上面语文数学英语加班加点学的叫“昏鸡”;还有通过海外游学、参观博物馆熏陶孩子叫“熏鸡”。她还说,有天晚上她就下楼逛了一圈就被其他妈妈拉着报了个课外班,我们就把这个故事放在了开头,中间写的是其他家长,到最后,又让“晃晃妈”出现了,这个暑假晃晃到底怎么过,“晃晃妈”最终有了决定,就这样留一个小扣小悬念,希望能让节目更有故事性,听完了可能还会回味一下。”
       唐思萌也说:“由于受到时长和篇幅的限制,我们在制作室把人物的话保留最精彩的部分,串词都特别精简,既要交代背景,也要起承转合,可以说每句话都翻来覆去改了好多遍,直到我们都觉得删无可删。最后我们还设计了一期评论,我们的评论主题是:成长需要的不仅是‘跑赢’。在现有体制下,让孩子跑赢别人,取得考试胜利可能是很多家长必须的选择,但是这种出于竞争的学习,会不会牺牲孩子对知识本身的兴趣,会不会消磨他们宝贵的好奇和兴趣呢?其实长远来看,找到自己的热爱并坚持才是一个人生长跑的动力。我们想请更多人思考这个问题,另外我们也对现有人才选拔制度进行了一些反思。”

好评背后的思考
       由吴思、唐思萌采访制作的系列报道《暑假那些事儿》播出后,受到了听众的广泛喜欢,节目也受到了电台领导的表扬。“我们把节目都发给了我们的采访对象,大家都很喜欢,纷纷转发,引起了一波对暑假和教育观念的讨论。”吴思说。
       吴思告诉记者,新闻节目特别注重的就是真实客观,在评论里她们想用数据说明现在孩子上课外班的现状。为了找北京的数据,两位记者去图书大厦查阅了各种书籍,最后从《北京市基础教育发展报告》一书上找到了市教委对北京5千多名四年级小学生做的调查数据:超过95%的学生参加了校内外各类补习,其中有66%的学生参加了校外培训。
       深入采访,精心制作,良好反馈,都让这样一档系列报道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然而,吴思的一番话,无疑会让更多的在“暑假”这场大戏中担负着各种“戏份儿”的“角色”们产生有益的思考——“孔子说因材施教,所以我们的节目不是要给大家一个‘万能结论’,这的确是不可能的。而是希望大家都多思考这些问题,很多家长都非常重视教育,但就像教育部新闻发言人在谈到治理校外培训机构时说的,良心的行业不能变成逐利的产业。教育是特殊的产品,不像一般的商品‘一分钱一分货’,教育其实是细水长流、润物细无声的,并非价高就等于优质,所以家长还得擦亮眼睛,有时候眼光可能也得更长远些吧。”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