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热点图片

问北京的能量从哪儿来?

——《新闻热线》的微信公众号

作者:  来源:  时间:2019-10-22

一个创办5年,看似“平常”的微信公众号有多大能量?
能量大啦!
在它的沟通努力下,通州拆除了一处十万平方米违建。
在它的沟通努力下,警方端掉了一个敲诈市民的黑物流。
在它的沟通努力下,海淀古月园小区闹得沸沸扬扬的物业纠纷平息了……
它就是“问北京”。
一个沟通上下,为政府分忧,为老百姓解决问题的微信号。
它到底有什么特点?

 

     2014年年底,“问北京”微信公众号诞生了。这是北京新闻广播《新闻热线》栏目创办的微信公众号。
    “问”,问寒问暖,彰显“问北京”对百姓冷暖的关切;“问”,质问、追问,体现对于社会公平正义的关注。
    如今,“问北京”成为了反映市情民意和传递百姓呼声的得力平台,也是政府了解民意民情的有效窗口和扎实推进工作的重要抓手,更是新闻媒体实施舆论监督,推动社会和谐进步的利器。“问北京”不但保持了传统媒体新闻报道的严谨与客观,又遵循了新媒体内在的传播规律和特性,在自媒体时代彰显了专业媒体的公共性价值诉求,探索出了传统广播新闻向融媒体传播转型的有效路径。
    北京人民广播电台新闻广播台长景兵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问北京’的重要性,在于老百姓反映的问题牵涉到由哪个部门去担当,尤其是涉及到多个部门的时候,谁来协调,所以记者就是在不断追问。追问事情的根源,一定要找到责任部门,还需要记者反复追踪核实。这两年,‘问北京’进行新媒体传播手段的创新,得到了很多网友的肯定,影响力越来越大,尤其对突发事件报道很有经验。”

来自鲜活的网络感

      “其实,‘问北京’一开始做得也很烂,现在看以前的稿子简直可以说是惨不忍睹。积累磨合两年后,从2017年开始,‘问北京’的内容有了明显的提升,”按照《新闻热线》栏目负责人、特报部主任连新元的话,“网络感有了”。
      什么是网络感?
      首先,标题。“以前的稿子还是传统媒体的思路和特点,根本不符合网络传播特性。”连新元说,“传统媒体的特性,就是在标题上列出尽量多的新闻点,比如:XX一小区发生XXX,三百人转移。但是,所有新闻点标题上都透露了,读者还会点开看吗?新媒体的题目,既要有新闻点,又要有悬念,偶尔要有网络的一些语言。但作为严肃的媒体,‘问北京’又不能太过于戏谑、调侃,要掌握一个度,既要有新媒体的感觉,又要有导向。”连新元解释说。
      第二,内容的选择。“问北京”微信号从一发到三发,意味着可以抢突发新闻了,意味着可以把微信号作为一个独立的媒体来运作了。“《新闻热线》没有突发新闻这个空间,我们会从《新闻热线》选择一些适合的内容在新媒体发布。至于如何选择,这是一种很微妙的感觉,最重要的是要找到文章的亮点和爆点,而且始终保持一种调性,有网络感觉,慢慢就会吸引更多的人关注。”
      第三,多种呈现方式。刚开始,“问北京”的微信号,只有单纯的文字,图片都很少,更不要说音频、视频了。现在各个角度的图片非常丰富,还有音频、视频等。除了图片、音频、视频,“问北京”的呈现方式最有特点的,就是基本上每篇文章都有一个地图,“这其实是粉丝对内容上的需求。比如:某个小区发生了XXX,但这个小区到底在哪个位置?这个地图、地理位置图其实可以透露许多信息。”连新元坦言,“从单纯的文字到现在的全媒体呈现方式,是慢慢磨合摸索出来的。”
      第四,互动。去年下半年开始,“问北京”加了评论互动,并成功在互动中寻找到了选题。
      7月16日凌晨,朝阳区南四环外环主路十八里店南桥西侧发生严重交通事故。得知此事后,当日晚,“问北京”迅速报道了此次事件。当时拍摄视频的目击者陈先生看到“问北京”推送的报道后,7月17日上午联系到了记者,称愿意接受采访,向记者讲述了事故发生后的施救情况。7月17日14:58,“问北京”紧接着推出了第二篇报道:《南四环追尾事故致2死,前车司机未施救引争议|对话目击者》,这篇报道率先提出:应该先救人。报道引起全国媒体关注,各方强烈反响。
      7月18日,也就是“问北京”对这一问题持续报道两天后,多家媒体开始跟进这一热点,不少媒体都引用了“问北京”的相关采访内容。其中,北京电视台新闻频道《红绿灯》栏目援引了北京新闻广播记者和目击者的对话内容。
      7月18日,中央电视台的微信公众号“央视新闻”全文转载了“问北京”7月17日推送的报道。中央电视台、新华社、北京交通广播、北京日报、北京青年报、江苏新闻广播等紧接着也发出了关于此次事件的报道,成为全国关注热点。

来自实打实给百姓解决问题

      “满城飞”是特报部记者的日常状态。即使记者们经常采用微服暗访、突然袭击等方式进行调查采访,但到了采访地点,吃“闭门羹”、遭拦截也是家常便饭。甚至,记者还会遭遇恐吓、围攻的情况。比如去年年底,报道“北京昌平商户违规大规模占地”,受到威胁;今年5月,报道“金融街民康胡同黑停车场”,受到威胁;今年6月,采访“西城区一开发商欺骗老百姓无证建楼”,也受到了威胁…… 
      每当这个时候,身为一名做舆论监督报道的记者,他们都会面临选择:到底是前进还是后退?“追求公平正义路上的绊脚石成为了我们的磨刀石,而且这些石头把我们的心磨得越来越火热。”记者姚天宇这样说,“遭到拒绝其实可以理解,谁也不愿把丑事昭告天下。所以,新闻背后,其实有很多别人看不到的委屈。”
       当记者问:“你们是怎么坚持过来的?”连新元回答道:“其实,我没想太多。不可能人家一说你就不工作了,对吧?一定要挺过来。尽管面对各种压力和无奈,但每当看到一个个问题被解决,我们觉得自己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记者苏宁表示,“作为一名‘问北京’的记者,真的不容易。最大的感受就是每天都在不停地解疙瘩,而且许多采访做完一次报道并没有结束,或许才是这件事的开始,要一直跟。但我们一直坚信,我们做的事情是有价值的,是能推动老百姓的生活变得更好的。”
      今年春节刚过,北京昌平蓝天园小区48户业主向特别报道部反映了这样一个问题,他们的房产证20年都没有拿到手。“我们过去采访,几十位业主拉着我们的手就哭了。因为这20年,他们经历了太多次的绝望。他们不知道找了多少次办证机关,但是因为手续不全,房产证始终办不下来。而这些需要补齐的手续竟然找不到政府责任主体。”姚天宇阐述了这样一个案例:“没有房产证,很多事都办不了。有的业主家孩子没法上学,只能花昂贵的学费把孩子送到私立学校读书。而有的业主十来口人挤在60平方米的房间里,因为没有房产证房子卖不了,他们没有办法改善居住条件。在采访过程中,一位大姐满眼泪花地告诉我们,他们期待的就是公平和正义。为了守护他们的公平和正义,从2月份到6月份,我们的记者一跑就是5个月,跑遍了所有可能了解情况的相关部门,查找问题的根源。最终报道得到了市领导批示。今年7月份,第一批13户业主终于拿到了房产证,其他的业主拿房产证的日期也有了眉目。不久之前我们又一次来到了蓝天园,业主们拉着我们又哭了,不过这一次他们流下来的是喜悦的泪水,他们说蓝天园的天终于蓝了。”
      因为记者们的努力,通州十万平方米违建被拆除了;敲诈市民的黑物流被警方一锅端了;海淀古月园小区闹得沸沸扬扬的物业纠纷被平息了;北京6个小区12000多户业主的生活用水问题得到解决了……
      正是靠着独特的定位、不忘初心的坚持,五年里,“问北京”没有任何营销,没有一点水分,靠一个一个字吸引了粉丝,赢得了粉丝们的认可。很多网友在“问北京”报道后留言夸赞“问北京”为“良心媒体”。
      “问北京”也有过10万+,但在连新元看来,实打实给老百姓解决问题,比10万+更重要。”连新元对记者坦言:“我们不追求10万+,仅仅追求爆点,与我们定位不符。我们就是沟通上下,为政府分忧,为老百姓解决问题,不为流量而放弃坚守的东西。”
      “问北京”扎根于本地,服务好北京的老百姓,从舆论监督、批评报道的角度,为更好地建设北京城努力着。更重要的是,“问北京”有和市相关部门沟通协调的机制,“问北京”报道的问题可以通过沟通机制反馈督促解决。通过这个机制,能确保把一些棘手的疑难问题解决。一般的问题报道之后,所属部门都很重视,很快会予以解决,重大的问题就会得到领导的重视。仅仅从去年到现在,北京市主要领导批示就多达100多个。

来自把它当自己的孩子
      随着“问北京”的上线,《新闻热线》运营团队全员历经四年多的磨合、培训与提升,快速实现了“就地转型”。
      如今,团队记者举起话筒可以出声,拿起手机可以拍照,扛起摄像机可以视频直播,抓起笔来可以写文章,打开笔记本可以编公号……真正实现了从传统广播记者向融媒体记者的角色转换。“《新闻热线》的人都成为了多面手,每个人都可以做新媒体。”连新元说。
      面对记者“如何克服传统媒体向新媒体转型遇到的各种各样阻碍”的问题,连新元说:“对于一个长期做传统媒体的人,如果一开始以新媒体的标准严格要求,大多数人会受不了。何况我们还需要正常制作《新闻热线》栏目,没有人力也没有资金专职做,只能轮流值班。”连新元坦言:“最初的微信号只有文字,后来记者去现场采访就拍图片,后来又把音频加上了。最后我们就和记者商量,‘再拍点视频吧’。刚开始,拍的视频都是‘裸’的,没有经过后期剪辑制作,字幕也没有,片花也没有。后来又要求加上片头和字幕。现在,做的真像那么回事了。”
      “从公号诞生到今天,一天一天维护,真的挺不容易。有时候半夜12点了,一个突发事件来了,连主任就和记者编辑一起半夜发稿。”特报部副主任李独伊告诉记者,这个部门的记者们,几乎全年无休,连大年三十都在编公号、抢新闻。
      北京新闻广播特报部被称作“新闻广播记者的黄埔军校”,所有新入职的记者都要先在热线历练一番,记者也在“战斗”中成长着。
      事实上,“问北京”的小伙伴们付出了太多。因为害怕耽误工作,李独伊手术之后5天就主动回到了工作岗位上;因为想和新闻现场贴得近一些再近一些,大学毕业刚入职的年轻记者曾经在离浓烟滚滚的火灾现场不到5米的地方进行采访;因为想做好突发事件报道,多一些再多一些帮助老百姓解决问题,记者们全天24小时待命,准备随时出发。
      2018年年底,部门搞团建,颁部门奖时,记者们给连新元发的奖项就是“公号当儿养”。
      “公号里有一个‘小问’的人格化设计,我们所有人都是‘小问’的爹妈,每个人都把公号当作自己的孩子。”

 

来自95%以上都是独家报道

      “你可以观察一下,在‘问北京’上看到的报道和在其他媒体上看到的报道不一样,而且95%以上都是独家报道,还有许多报道被其他媒体跟进——因为老百姓把问题反映上来之后,问题已经解决了,不用再向其他地方反映。新闻线索→报道→解决问题→反馈,一个属于‘问北京’自己的闭环已经形成。”连新元分析说:“从以前跟着别人跑,到现在让别人跟着跑,这是这么多年北京电台没有过的现象。”
      比如2018年年底发生的寻找人工耳蜗被质疑营销炒作一事,“问北京”记者率先发出求证报道后,多家媒体跟进,澄清了事实。
      在2018年北交大实验室爆炸、北京宣师一附小小学生伤害事件等突发事件的报道中,“问北京”的反应速度在京城媒体中名列前茅,报道受到社会各界广泛关注。“我们不跟风不炒作,按照自己的节奏来。”
      其实,“问北京”与广播节目《新闻热线》相互支撑又相对独立。广播和新媒体寻找各自的内容发力点,分别遵循各自规律分别进行:记者采写报道在新媒体平台和广播节目中有选择地“分发”,形成“先网后台”、“台网有别”的报道格局。“‘问北京’是对广播的一种反哺,公号相当于给广播打开了一扇窗户。两者体验完全不同,却又互相补充。”李独伊说。
      “《新闻热线》播出这么多年,影响力比较大。但是,从来没有像这两年一下子解决这么多问题。传统的广播节目听完就没了,影响力是有限的。在这样一个新媒体时代,必须借助新的渠道。‘问北京’就是一个很好的渠道,是扩大影响力的一个机遇。”连新元告诉记者,“把‘问北京’做好,扩大自己影响力,这是我们9个人一个最纯粹的想法。我们认识到,不能把自己定位于一个广播,不能只认为靠声音传播。如果这么想,就是给自己划定了一个框——画地为牢,发展是有限的。当我们不再固守传统的传播方式,用多种渠道传播内容,把自己定位为一个媒体时,就发现了有许多形式可以运用。”

来自立体化传播格局
      2019年春节刚过,故宫因为两次“降雪”和上元“灯会”成为网络热点。
      北京一冬无雪,但刚刚进入猪年,天气预报就预告了2月14日北京将出现降雪,而此前的一场小雪也让故宫的雪景成为众人艳羡的美景,因此,降雪当天故宫门票早早被抢光,。
      一边是不可错过的故宫雪景,一边是没有买到门票的遗憾,“问北京”察觉到这一热点,尝试通过网络直播满足公众需要,并联系听听FM制作海报,宣发推广,直播主题最终定为“在故宫,听雪落下的声音”。
      2月14日当天,直播在下午2点30分准时开启。北京新闻广播特别报道部两位记者“主播”李青芮、张钰全程展现故宫雪景,整场直播历时45分钟,事件虽短,却引发了网友的关注。
      之后,“问北京”又在元宵节推出另一场网络直播——“月圆之夜,紫禁之巅。元宵佳节,共赏故宫。”直播过程中,“问北京”记者关注屏幕互动,回应和满足网友需求,跑口记者左天驰专业的讲解为该场直播加分不少,很多观众纷纷表示“感谢大左老师的讲解”,“月亮好配合,好美”。历时2个小时,该场网络直播在神武门结束,投影在故宫屋顶的千里江山图满足了大家的观感需要。据统计,该场直播在线人数9526人,加上回放人数累计达到5万人,刷新了“问北京”的直播纪录。
      直播仅仅是个例。实际上,“问北京”一直走在搭建大平台的路上。目前,“问北京”主推渠道仍然是微信公众号,但同时在一点资讯、腾讯天天快报、凤凰网、搜狐网、新浪网、北京广播网、新浪微博、听听FM客户端、抖音等平台同步推送报道,实现传播终端的多元化覆盖、立体化传播,已经成为一个综合性的新媒体品牌。下一步,还计划向其他平台延伸。
      “发展到现在,我们已经冲破了依托《新闻热线》创办的一个概念。《新闻热线》还是《新闻热线》,但‘问北京’已经不仅仅是‘问北京’了。”连新元说。

 

【编后语】“问北京”的能量
究竟来自于哪儿
       “问北京”的能量到底来自哪里,当然来自于《新闻热线》栏目组同事们对于工作的认真负责,来自于他们心中装着百姓的事儿。此外,日前政府各部门积极转换工作职能,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通过北京市政府热线“12345”以及各媒体,包括“问北京”等新闻热线,积极沟通,努力解决民生问题。
       也正是有了政府各部门的支持,“问北京”的记者才更有能量,才更有底气。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