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热点图片

回家了!心仍牵挂!我们在前线的65天

——记北京广播电视台融媒体中心赴武汉前方报道组

作者:程戈  来源:  时间:2020-04-15

  春暖花开,英雄归来。3月31日,在武汉连续奋战65天的北京市支援湖北医疗队返京。随队采访的北京广播电视台融媒体中心记者颜葵、王晓龙、王劲清、陈博也同机返回。本报2月份曾和他们连线,之后一个多月,四人穿着防护服进了隔离病房、方舱医院,发回一条条鲜活的报道。如今,他们回家了,却依然惦记着那些病床上的同胞。4月1日,北京医疗队收治的第一位患者出院;4月4日,北京医疗队负责病区患者清零……一个个好消息让他们的心踏实了。在武汉的日日夜夜已经成为人生难以磨灭的印记,每个人都在这场战“疫”中成长。

  

 

  颜葵 我见证了北京医疗队首位患者的新生

  “离开驻地,警车开道,十里相送;到达机场,志愿者拎着热干面、桂花糕要我们带到飞机上吃;在安检口,国航的乘务员跳舞相迎……从武汉到北京,这一路真的是流着泪回来的,太感动了。”3月31日下午,离开首都机场来到集中观察点,BTV新闻中心记者颜葵顾不上休息,先为《首都晚间报道》做出两条新闻,晚上11点多和同事电话沟通工作,说着说着就睡着了,一睁眼已经是第二天早上。她太累了,65天,电视端播出新闻300多条,新媒体端发布视频100多条,离开武汉前的最后两天还在忙着采访、写稿、编片,彻夜未眠。

  

  ▲摘下口罩和护目镜,颜葵的脸上留下了深深的印痕

  和医疗队收治的首位患者相约北京见

  3月29日深夜,北京医疗队接到返京的通知,“大家都没想到这么快就要走,好多医护人员都和患者约好了,一定要把他们送出院再走。于是,趁着3月30日那天抓紧时间和患者道别。其中有一位闫女士,是北京医疗队到武汉以后收治的第一位患者,从1月29日晚上来,一直都是北京医疗队在救治,知道我们要走,她哭了,特别舍不得。”

  颜葵在隔离病房多次见到闫女士,亲眼见证她是怎么一点点从死亡线上被北京的医护人员救回来的。“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是紫色的,医生说再晚来几分钟就完了。一开始她的恐惧心理特别严重,北京医疗队的医生告诉她要配合治疗,多吃饭,病慢慢就会好的。于是她就特别配合医生,病情一步步好转。我们多次采访、拍摄,见证了她的整个恢复过程,从最早话都说不出来,只能躺在病床上,到后来声音那叫一个洪亮,人也乐观、开朗起来。她特别感激北京医疗队,感谢自己的主治医生北京世纪坛医院领队丁新民,说如果没有北京医疗队就不会有她。4月1日,她出院了,跟我们视频聊天时说准备6月份来北京,见见医疗队所有帮助过她的人,看看摘下口罩的大家到底长什么样。”

  

  穿着防护服的颜葵

  

  从隔离区出来 颜葵身上的刷手服都被汗浸湿了

  多次进隔离病区感受医者仁心

  从2月19日首次穿上防护服到返京前,颜葵4次进入武汉协和医院西院隔离病区,还去了北京人民医院支援的武汉市同济医院中法新城医院、火箭军医疗队支援的武汉市泰康同济医院的隔离病区。在随队采访的12名记者中,颜葵和同事王晓龙是进隔离病区最多的。“我在‘非典’报道时穿过防护服,觉得自己应该没问题,但是17年过去,防护早已升级换代。我跟着院感专家、北京天坛医院的石月欣老师第一次进隔离区,用了近半个小时才穿好。最里面一层刷手服,再穿一层防护服,最外面是隔离衣,戴两层口罩、三层手套,还有护目镜。刚开始觉得闷得喘不过气,汗不停地流。后来武汉的气温升到了20℃,全副武装进去没一会儿,里面的衣服就全湿透了。我只是穿几次,医护人员天天都要这么穿,而且他们在病房里的工作非常辛苦。我们拍摄时见到一位老先生,本身就有不少基础病,还有很严重的压疮,大便失禁非常频繁。咱们的护士没有一点不耐烦,一次次地给他收拾,一边擦洗一边轻声细语地安慰他,老先生居然嗯啊地回应了,平时他是没有意识的。隔离病房里真实发生的一幕幕,让我们看到了北京医疗队用医者仁心书写的人间大爱。”

  

  颜葵和院感老师石月欣

  准备把签满医护名字的防护服放进台史馆

  从武汉归来,颜葵带回了两件纪念品,“一件是武汉孩子手绘的‘与子同袍’T恤衫,画得非常传神;一件是签满了北京医疗队队员名字的白色防护服,我准备放在BTV台史馆当展品,让大家记住这段特殊的岁月和这些逆行的英雄。”

  虽然在武汉待了两个多月,但颜葵没有时间好好看一看这座城市,“去武汉天河机场的路上我跟大巴司机聊天,他说我们走的是武汉的三环,我一点都不认识。我最熟悉的是从协和医院到驻地酒店的路,采访完骑着自行车走了无数次。我们来的时候,路上没有人,也没有车,走的时候有人相送,有车鸣笛,这座城市已经开始复归繁华。”在武汉,颜葵最牵挂14岁的女儿,“我走这些天,她爸爸也在抗疫一线,经常值夜班,她一个人在家,从只会用微波炉做饭到敢开火了,前些天还给我发微信求表扬。等隔离期结束,我最想回家抱抱她。”

  

  

  颜葵从武汉带回来的签满医护姓名的防护服

  

  王晓龙 要把战“疫”笔记继续写下去

  在武汉期间,BTV新闻中心要闻部摄像王晓龙写下10篇共1万余字的战“疫”笔记,在北京新闻公众号连载后,引发强烈反响,他85岁母亲的留言更是让很多人感动点赞。王晓龙说没想到自己也能写,真实的故事,真实的情感,文字就这样涌了出来。“在隔离期我还想继续把战‘疫’笔记写下去,把医护人员的故事写下去。”

  

  返京前后很多医护人员终于向家人坦白

  王晓龙没写完的故事还有很多,比如返京前后那些医护人员向家人的坦白。“北京安贞医院主任医师贾明,出征武汉的事向80多岁的父母瞒了40天,每次我去拍摄,他总躲着镜头,就怕老看北京台节目的父母看到电视里的他。后来,贾明在央视节目里做了连线,时间很短,没想到被父母看到了。为了不让他担心,父母一直没跟他说,直到有一天他和家人通电话才知道。挂下电话贾明就联系父母,接通以后第一句话就是‘你们俩看我在电视里帅吗’。之后,深明大义的父母给他写了一封家书,看完信,贾明一下子就放心了。25岁的孙姝妍是北京清华长庚医院援鄂医疗队中年龄最小的成员,是家里的独生女。在武汉每次和家人打视频电话,她都躲在驻地的卫生间,因为那里的环境跟她的北京宿舍很像。3月30日晚上,孙姝妍终于在视频电话里跟父母坦白,她母亲当时就哭了。北京中医医院主管护师蔡卫敏,4月2日接到了母亲的电话,说全村人都知道你去了武汉,都来问我,我怎么不知道。蔡卫敏曾跟我说:‘我们什么都可以捐给武汉,但是我们的人是借给你们的,我要让他们一个都不能少地跟我回家。’这句话被我写在了笔记里,每次说起来都忍不住落泪。”

  

  积水潭医院的丁笑纯帮队友王颖妍在防护服上写下:老妈,等我回家吃饭。王晓龙拍摄到了这个精彩的画面。

  患者姑娘为我画的向日葵会永远珍藏

  离开武汉,王晓龙的心中仍有牵挂,他牵挂的人都用画笔画出了美好。“一天我进隔离区拍摄,有一位患者是年轻的幼师,她用签字笔在本子上画了一幅画送给北京同仁医院的护士马文辉和曾宪红。画上的小姑娘是她自己,头上顶着蛋糕,她把出院后想吃的美食都画在了上面。我拍完跟她聊天,她说老师,我给您画一幅吧,就给我画了一幅向日葵。她告诉我黄色象征幸福,向日葵一直向着阳光,愿我们以后的生活都充满阳光。这幅画我不能带出隔离区,只有拍下照片永远珍藏。返京前她已经出院,希望她的生活像她画的画儿一样幸福美好。让我印象深刻的还有武汉协和医院护士徐芷馨,她和同仁医院护士韩遵海在工作中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每次小韩当班,小徐都在他的防护服上画一幅画,有葫芦娃喷火战疫情、孙悟空金箍棒打病毒,还有炸酱面和热干面,画得特别好。临分别的时候,小徐送给小韩一件新的防护服,一边画着黄鹤楼,一边画着万里长城,拿在手里沉甸甸的。”

  

  

  武汉患者送给王晓龙和马文辉护士的画作

  

  在武汉我用10分钟办好了人体器官捐献

  临走前几天,王晓龙的牙肿了,而且越来越严重,半边脸都变了形。北京医疗队知道后,联系当地医院给他开刀引流,为防伤口感染每天都要输液。一忙起工作,王晓龙总是顾不上输液,队里的医护人员谁看见他都会提醒,还抢着给他扎针,“同仁医院的马磊、友谊医院的关宏奎和兰雅智都给我扎过。输液时我问他们,我是不是这段时间最省心的病人,而且是唯一一个不用戴手套就能扎针的病人。他们说对,天天戴着三层手套给患者输液,不戴手套都快不会扎了。可见他们这两个多月有多么不容易。”

  当年抗击“非典”报道结束,王晓龙珍藏了一件签满医护人员姓名的防护服。这次从武汉回来,他也带回了一件特殊的纪念品——中国人体器官捐献志愿登记卡。“3月25日,我和安贞医院的护士潘攀聊天,她说自己办了人体器官捐献。我多年跑民政和医疗口,很早就有这个想法,这次武汉之行让我对生命有了更深的认识,也更加坚定了我的决心。跟潘攀问清楚流程后,我马上在网上办好了手续,只用了10分钟。能为医学研究做点贡献,挺好。”

  

  

  王晓龙办了人体器官捐献志愿登记卡

  

  王劲清 平凡的人带给我最多感动

  去武汉,北京新闻广播记者王劲清是瞒着父母和7岁女儿的,很快父母就从她的报道中听出端倪。得知劲清回来的消息,开心的妈妈要带着她最爱吃的茴香馅儿大蒸包去机场迎接。看到《北京新闻》的采访视频才知道妈妈去了武汉的女儿,则心疼地说:妈妈你累吗?刚刚入围“北京青年五四奖章”候选人的王劲清,觉得在武汉的每一天都让自己感悟多多收获多多,“就像我采制的《抗疫启示录》中所写,只有在艰难面前,才能感受到凝心聚力带给我们民族的力量。”

  

  素未谋面听众的支持是我采访的动力

  王劲清在武汉很忙,所有随队记者中,只有她来自广播电台,采访、写稿、节目连线、拍照片、录视频……每天都要忙到凌晨。3月11日,她穿着防护服,跟北京中医医院院长刘清泉一起走进江夏方舱医院。7天后,连轴工作的她病倒了。“那天天气很热,我们去协和西院采访,武装好,骑着自行车,一路上坡,却忘了还戴着N95的口罩。在等患者出来的时候,先采访北京中医医院的医护人员,没多久就觉得憋气、胸闷、头晕、恶心、四肢无力,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趴在旁边的车上。这时,出院的患者过来了,继续去采访,举着采访机,已经觉得很难承受,中断采访走到旁边角落就开始吐,连续吐了两次。中医院的护士一把拽过我的手,使劲按合谷穴,一下子就缓了过来。”回到驻地,北京中医医院领队陈明、医生陈腾飞以及四名护士又到房间给王劲清看诊。“陈领队给我号脉,说气太虚了,给我针灸、贴耳穴,让我好好休息。”那天王劲清第一次在22:30就躺到了床上。第二天上午,觉得身体已经恢复,就又开始了工作。

  问劲清为什么这么拼,她说以前没觉得,来到武汉才发现有那么多听众关注着她,自己得对得起那些忠实的听众。“在武汉,我的报道形式是每天的《北京医疗队驰援武汉随行采访日记》,每天早七点在北京新闻广播的《北京新闻》播出,从队伍出发到回北京一天没少,伴随了整个驰援武汉的65天。很多听众一直在收听、在看公号。台里总编室和节目编辑每周都会给我转来多条听众留言,甚至有几名不认识的热心听众加了我的微信,有人给我写诗,有人向我问好,有人托主持人和编辑给我鼓励,让我照顾好自己,并且每次都叮嘱:不要回复,你好好休息。我真的是特别感动,这些素未谋面的听众一直在支持我、鼓励我,我无以为报,能做的就是好好采访,通过电波让他们听到更多的前线故事,感受到更多的正能量。”

  

  

  王劲清在江夏方舱医院和刘清泉院长合影

  

  临行前酒店保洁阿姨和司机与我们难舍泪别

  在王劲清的报道中,提到了很多医护人员,让她印象最深的是58岁的世纪坛医院医生陆非平。“他是北京支援湖北医疗队里年龄最大的,刚到武汉,世纪坛医院领队丁新民就在微信群里发信息,说陆非平主动提出要跟小伙子们一起排夜班。在队里,陆主任总是最默默无闻的那一个,我约他采访,他一直推。那样一位谦逊温和的长者,说起患者就忍不住落泪。他提到的一位患者因为妈妈去世情绪很不好,稍有康复后给医护人员出了不少难题,但他从不抱怨,只记得对方的不容易。来武汉之前,世纪坛医院为他录了一段视频,被电台的抖音号转发,各种留言刷屏。在陆主任身上,我感受到了人格的魅力,感受到了什么是大医精诚。像陆主任这样默默付出的人,在北京医疗队里还有很多,正是他们撑起了这支英雄的队伍。”

  让王劲清感动的还有普通的武汉市民,就在临行前一晚,驻地酒店的保洁阿姨流着泪和她说谢谢。“我们驻地服务员很少,为了不麻烦他们,我们都是自己打扫房间。3月30日晚上,我请保洁阿姨帮我拿一条新床单,准备第二天回北京前自己换上。结果阿姨非要当时就换,说:我没有给你打扫过一次房间,就让我帮你换一次床单吧,我换的床单睡起来格外舒服。一边说一边流眼泪。她又问我晚上吃的饺子香不香,我因为写稿没有吃上,她说太可惜了,这饺子是她们几个保洁阿姨包的。她们平时极少吃饺子,要吃也是速冻的,有些人是为了我们现学的包饺子。她说北方有句话叫‘出门饺子回家面’,就想祝我们一路平安。那天她离开的时候我说抱一个吧,她在我怀里哭着说感谢北京,武汉人民会永远记住你们。还有一位接送我们的小车司机,他能叫出所有坐过他车的医疗队员的名字。在送安徽和海南医疗队走的时候,他几次默默流泪,问我们什么时候走,说他把自己当成我们的战友,战友要走了,他很难过。我们走的那天,他没有到跟前来,就站在酒店门口远远地看着我们,留下一个孤单的身影。回到北京好几天了,他们的面庞依然清晰地烙印在我的心底,曾经素昧平生的陌生人,如今就像亲人一样。我跟保洁阿姨说好了,以后回武汉还要住这家酒店。”

  

  陈博 疫情结束我准备去武汉度蜜月

  26岁生日,BTV新闻新媒体记者陈博在武汉度过。回到北京的第一顿饭,他吃了两份炸酱面,算是补上了生日时的长寿面。处在隔离期的他正忙着整理一个T的拍摄素材,要把65天的真实记录分发给北京医疗队12家三甲医院的战友们。

  

  陈博在返京路上进行直播

  直播返京路上的感动让我忍不住落泪

  在武汉,陈博三进隔离病房,一次在武汉市同济医院中法新城医院,一次在江夏方舱医院,“在中法新城医院,我戴了五层手套,穿上防护服感觉自己就像一个气球,特别闷。每次进隔离区,一待就是一两个小时,出来时摘下口罩和护目镜,脸上都有勒出的痕迹,脱下手套,手上也都是长时间泡在水里的那种褶皱。”临行前最后一天,陈博进入了武汉协和医院的隔离区。“3月30日凌晨4点,北京医疗队去协和医院值最后一个夜班,我跟着班车过去拍摄。刚返回驻地就得知要进隔离区,赶着8点的班车又去了医院。病房里患者对北京医疗队依依不舍,很多人都哭了,我也非常感动。离开隔离病房回到酒店,没顾上吃饭就又折回医院,拍摄当地医护人员为北京医疗队举行的送别仪式。拍完回酒店吃完饭,开始准备第二天从驻地到机场的直播,一直忙到3月31日凌晨一两点才终于闭上眼休息了一会儿。”

  3月31日,北京医疗队离开驻地,陈博的直播开始了,“我在车上看到酒店工作人员和当地医院的护士在马路上跑着送我们,当时就没扛住,哭了。去机场的路上,所有汽车向我们鸣笛,路人都停下脚步向我们招手。到了机场,我们和哈尔滨医疗队相遇,我们队里有一位护士的同学就在哈尔滨医疗队,两人在武汉这么长时间都忙着工作没顾上见面,这次终于在登机口见到了。”上了飞机,陈博仍在工作。等到抵达北京,坐上大巴驶往集中观察点,身心放松的他一下子就睡着了,“在武汉我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回家了,终于可以好好睡上一觉。”

  

  陈博把新婚妻子的名字写在了防护服上

  北京医疗队的很多人都在等着喝我的喜酒

  陈博离开北京时,正准备和妻子举行婚礼。在武汉的那些天,他最想念的就是新婚妻子,甚至把她的名字赵爽写在了自己穿的防护服上。在回京的航班上,国航的工作人员送给每人一张定制版明信片,让大家给最牵挂的人写上一段寄语,陈博提笔写下:老婆,我回来了……“这是我们俩分开时间最长的一次,回来前就约定好,要买下她最喜欢的乐高迪士尼城堡,一起搭建爱的纪念。”人回来了,婚礼可以继续,但是宴请的宾客有了变化。“很多医护人员已经等着喝我的喜酒了,媒体团也要来,本来我们俩觉得可能摆不了多少桌,这下子估计要摆不下了。”谈起预计在7月份举办的婚礼,陈博的话语中满是幸福,他还有一个想法没跟妻子说,“本来我们准备去日本度蜜月,现在我想跟她商量商量,改去武汉,还住驻地酒店我那间客房,再去协和医院看看护士长胡娟娟,给她一个惊喜。”

  这次在战“疫”前线的报道经历,让陈博对人生对职业有了更深的感悟。“我带回来很多纪念品:登机时戴的N95口罩上贴的国旗,签满医护人员名字的防护服,武汉咖啡厅给我们定制的咖啡杯子上精美的图画,还有一封封火热的感谢信。这些我都会珍藏起来,在家中专门给它们留一个位置。65天的相处,让我对医护这一伟大职业有了更深的认识和由衷的敬重,看到白大褂就感觉特别亲切。在这场战‘疫’中,我成长了,这就是最大的收获。”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