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热点图片

荧屏热播脱贫攻坚剧我们在乡村

——本报记者专访两部脱贫攻坚剧的主创

作者:刘颖  来源:  时间:2020-06-28

       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实现之年,也是打赢脱贫攻坚战收官之年。影视行业积极承担社会责任,推出22部扶贫题材剧来讲述扶贫路上的真实故事。从3月中旬,“打头阵”的两部脱贫攻坚剧《一个都不能少》《绿水青山带笑颜》播出后即取得不俗成绩。最近刚刚收官的《花繁叶茂》《遍地书香》在中央电视台和北京卫视播出后将这股热潮再度升温,双双赢得了不错的收视率和口碑。
       尽管同为脱贫攻坚剧,但这两部戏有点“新味道”。《花繁叶茂》通过生动刻画乡镇干部群像来讲述精准扶贫的真实故事。而《遍地书香》则讲述了第一书记从引导村民读书开始,以扶志扶智统筹推进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终于让山村书香飘荡、贫困户脱贫致富的故事。
       本报记者专访了两部剧的主创,他们中有的是标准都市娃,这是第一次深入农村;也有土生土长的农村娃,一路拼搏才得以出头。尽管个人经历千差万别,但是对于“脱贫攻坚”,他们却发出了同样的感慨——“国家政策做到实处,基层干部工作到实处,才让脱贫真正成为了现实。”

【我们是亲历者】
张继:我是离土地最近的作家
来喜:我家乡的变化翻天覆地
      《遍地书香》是一部聚焦文化扶贫主题的生活轻喜剧,全程在山东省临沂市蒙阴县椿树沟村取景拍摄。讲述的是从城里文化馆来的第一书记刘世成一到任就带来了一车书,并通过村里的广播设立读书时间,组织号召大家都来村部读书的故事。全剧围绕送书和读书发生了一系列啼笑皆非的故事。
      这部戏不仅视角独特,主创中绝大部分都来自于山东,男主角来喜来自山东临沂,编剧张继则来自山东枣庄。


      作为一名从沂蒙大地走出来的演员,来喜对这片土地不仅熟悉,更有着深沉的爱。他深知这片土地上人们的所思所想,表演起来也得心应手。说起家乡这些年的变化,来喜深有感触地说:“我家乡的变化应该用翻天覆地来形容吧。我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我家在沂蒙山区,刚来北京的时候,很多人托我从老家帮忙找一个保姆看孩子。而现在的沂蒙山区基本上没人愿意再出来打工。那里的人都富起来了,在家门口就能解决就业了。赶上了国家的好政策,很多人都出来自己当老板了。不过,现在老家的员工牛得都像老板,每当过年过节老板都要给员工送礼发红包,因为他们害怕员工明年跳槽不来上班了。”
      来喜很感慨地告诉记者,他们一家人都是脱贫攻坚中的受益者。“不光是我家,整个沂蒙山区都是。我父母就是土生土长的农民。我对农村的人情世故非常熟悉。”作为临沂人,来喜很为自己的家乡自豪。
      临沂市人口多,境内地貌复杂,可谓是山地丘陵比比皆是。蒙山是山东省大山名山,被誉为“山东最美的地方之一”,孟良崮是红色旅游的标志性景点,竹泉村是山东省乡村旅游的一个示范点,另外还有沂水地下荧光湖、天上王城等旅游景区。不过临沂人民还是发挥勤劳的双手,在农业方面取得了骄傲的成绩,现在临沂的瓜果蔬菜、粮油副食品在全省,乃至全国享有知名度,另外这里是北方著名的物流城市,素有“南义乌,北临沂”的说法。“我现在一年回两次老家,每次回去都惊诧于那里的变化。临沂就在海边,阳光沙滩,高楼林立,真有点一线大城市的风光。”


      《遍地书香》的编剧张继是山东枣庄人,他创作了《乡村爱情》前十季并一举成名。但时至今日,张继仍然居住在枣庄农村,推开窗就是田野,闻到的是土地的味道,这样的环境多年来也始终帮助他保持着农民的本色:谦逊低调,热情直爽。他的双脚一直站在土地上,他的写作题材也一直和农村须臾不不可分离。张继评价自己是离土地最近的作家。这部《遍地书香》就创作于沂蒙大地。
      为了完成《遍地书香》,张继先后到费县、兰陵、蒙阴、沂水等地采风,先后与这些地方的20余位“第一书记”深切座谈。“可以说,这部电视剧是山东省‘第一书记’的人物群像。我们单位也有一些文化干部下乡担任第一书记。来到这些‘第一书记’的工作现场,我深有感触,他们的故事感染着我,他们的精神鼓舞着我。”张继说。
      让他印象深刻的“送书下乡”的其中原型之一,就是山东省临沂市平邑县九间棚村的第一书记季大勇。他先后两次在农村任职第一书记,共筹资为五个村捐建了农家书屋。“书屋里的书都是根据农民的喜好和需求所购买的,有科技的、种植的、畜牧的、做饭的等。这些书屋都是全天候开放,供村民们借阅交流。卸任第一书记的时候,105名党员和群众自发写了一封联名信,按上红手印,不想让书记走。30多位村民还给他颁发了一份按上红手印的荣誉证书。这样的故事让人很感动,只要你把老百姓放在心里,老百姓就会把你放在心里。”他说。
 

【我们是记录者】

欧阳黔森:想写好脱贫攻坚的故事,就是要“眼见为实”
尚大庆:脱贫攻坚很重要的原则就是因地制宜

      电视剧《花繁叶茂》通过描述地处黔北地区的花茂村、纸坊村和大地方村等几个村寨从贫困到小康再到“百姓富生态美”的蜕变,生动刻画驻村第一书记欧阳采薇、花茂村村支书唐万财等勇于担当、忠诚奉献的乡镇干部群像,讲述了精准扶贫中的生动故事。《花繁叶茂》改编自欧阳黔森创作的报告文学《花繁叶茂,倾听花开的声音》,在他看来,想要创作出好的扶贫剧首先要真实。全剧中的地名、事件、情节都是真实的。剧中故事的“诞生地”花茂村,就是贵州遵义播州区枫香镇花茂村。
      创作前后,欧阳黔森曾十几次到花茂村采访,跟当地的老百姓在一起,很熟悉他们的生活。欧阳黔森说,想写好脱贫攻坚的故事,就是要“眼见为实”,千万不要“道听途说”,坐在家里想写一部脱贫攻坚的作品,那是不可能的事。“花茂村原名是‘荒茅田’,是一个典型贫困村。”欧阳黔森告诉记者,在创作和拍摄期间,他在花茂村待了两三年。“前几天,我又去了花茂村,我遇见的每一个老百姓都洋溢着笑脸,他们的笑会感染到你,就是精准扶贫带来的实惠,人民的获得感就体现在这一张张笑脸中。”
      而电视剧《花繁叶茂》反映的就是“荒茅田”在精准扶贫一系列政策帮扶下,“荒茅田”是怎样实现“花繁叶茂”,通过花茂村为代表的枫香镇乡村变化,讲述新时代干部群众携手精准扶贫奔小康的生动故事。
      “作家必须要到脱贫攻坚第一线,跟老百姓在一起,记录、书写脱贫攻坚进程中那些可歌可泣的故事。作家跟老百姓在一起,作品就有可能跟老百姓在一起;作家脚上沾满泥土,作品才有可能散发出泥土的芬芳。”欧阳黔森说。
      在采风的过程中,他曾听闻有扶贫干部一连去了贫困户家近百次,“深入生活的那些日子里,我目睹了精准扶贫给老百姓的生活带来的巨大变化,在与他们促膝谈心的过程中,我感受到他们感恩共产党的感情是真挚而纯朴的。在采访中,我与当地老百姓朝夕相处,对于他们这种感情,我感同身受。很多硬骨头就是这样啃下来的。”2018年,同名报告文学发表后,欧阳黔森又蹲点花茂村民宿一年,最终将其改成了剧本。
      该剧的导演兼主演尚大庆也随编剧在花茂村一起体验生活。他很感慨地说,脱贫攻坚很重要的一项原则就是因地制宜。“比如花茂村有着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它挨着苟坝遗址,又有着粮田和风景,很多到苟坝遗址来旅游的人,都会顺道来花茂村旅游。所以,最适合花茂的就是搞乡村旅游。同时这里还有新鲜的蔬菜可以种,有稻田鱼,有    子鸡,吸引了很多人。有些村子没有这样的地理条件,但是有山,于是就发展了养蜂事业,也非常好。但是,像大地方村的石漠化实在太严重了,怎么搞也无法适合人类居住。那么,政府就帮助这里的人搬出来,到适合居住的地方去生活,解决他们的生存问题。因此,归根结底来说,不管是花茂、还是纸房,还是大地方村,都是要实事求是,因地制宜,解放思想。这个就是精准扶贫的核心。”

【我们是创作者】
尚大庆:想找到“贫困”的影子太难了
王迅:刚来到花茂村,我一下傻眼了
来喜:减肥20多斤,抢救三次


      接到《花繁叶茂》的剧本后,全总话剧团团长尚大庆既兴奋又紧张。“剧本写得这么好,我作为一名文艺工作者、一名创作者、一名演员,有责任有义务投入到这场轰轰烈烈的脱贫攻坚战役中。”
      除了恪守剧本的真实性原则外,尚大庆及创作团队也想办法让这部剧能够更接地气,更符合观众口味。“脱贫攻坚是一个很严肃的题材,而我们要加入轻喜剧的元素,让它寓教于乐,可视性更强。我们在演员选择上也不同于其他脱贫攻坚剧,非常用心,几位男主演王迅、邵峰还有我,都是擅长喜剧的演员。我们希望用轻松、愉快的方式演绎西南地区乡村的火热生活。”
      尽管找到了新元素,但作为创作者,尚大庆还是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难度。
      首先是拍摄地遵义县已经今非昔比,村庄道路、老百姓的住房,家里的陈设等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贫困”的影子再也找不到了。这也让尚大庆格外头疼。“我们只能翻山越岭去找破旧的房子,实在找不到,我们就把好房子重新改造一番。剧组的美术老师很辛苦,为了能够真实还原过去破旧贫困的样子,他们拿着旧照片到老乡家里去一件件搜集旧物件。在场景上我们也经历了三改三建。比如花茂村的村口,起初是特别破旧的样子,到后来规整了一些的,再到最后很宽敞气派。”
      第二个困难是险恶的地理环境。贵州的地势复杂,尤其是这些过去的贫困村。该剧制片人最担心的问题就是,全剧组200多号人能否全部平安回来。拍戏时他们每天都要爬山,但是山路陡峭,几乎是不能错车的。“很多地方看着很近,但是需要先走盘山路下来,再盘上去。山路很不平整,那么多人员、道具每天来来回回,真的很难。”他说。
      第三个困难就是超大的工作量。尚大庆说,自己兼任导演和演员,四个多月下,最大的感受就是累。“我平均每天只能睡三个小时。大量的工作都是在调整剧本以及拍摄场地。另外我在现场一边要坐在监视器后面当导演,一边还要随时准备冲到摄像机前。起初,这么忙碌的工作状态让我很不适应。但我毕竟是科班学表演的,不想放弃每一个机会。即便累一点,我也一定要坚持下去。”
      《花繁叶茂》的男主角王迅第一次看完剧本就被深深打动。“编剧欧阳黔森先生认认真真在花茂村采访了很长时间。把当地情况摸得特别熟,包括唐万财这个名字都是隔壁村的一个村干部名字。非常接地气的。剧本很打动我,扶贫剧能写得这么生动很难得。唐万财是个智慧、幽默又有情有义的人。我之前没演过农村戏,更没碰到过这样的农村干部角色,心里没谱。但是,我仔细研究过剧本后,我认为这个角色非我莫属,我一定能演好。因为我身上的特质和唐万财很贴近。”
      没怎么演过农村戏的王迅一来到真正的农村就有点出乎意料,尤其是经过剧组改造过的“贫困村”更让他有点傻眼。“大量的房子都是危房,木头都是歪着的。我印象特别深的是一个养牛棚,感觉随时一阵风都能把它吹倒了。村民跟我聊他们当年的生活。在改造前,他们的家都是上面住人,下面养猪,气味和环境都比较差。现在绝对今非昔比了。”
      北京卫视《遍地书香》的收视率始终保持在前五名,这也让主演来喜格外振奋。因为,他期待这个机会已经太久太久了,为之付出的努力也太多太多了。

      几年前,来喜曾经跟编剧张继合作过一次,当时就听说了《遍地书香》的剧本。但并没想到,这个男一号有一天能落在自己头上。“开始的时候,大家对于我能否演好第一书记刘世成是有质疑的。我非常清楚自己能行。”
      他说:“在我心中一直做一个主人公的梦。所以,当机会来临的时候,我会牢牢把握住。我过去演配角演得多,这次演男一号肯定要更加努力。我特别感谢编剧张继老师,我数次遇到问题都会跟他请教。另外,我对自己也开始残酷地折磨。首先是要减肥。我不是偶像派,在外形上要更好一些。因为剧中的刘世成是个很精干的人。我在短短的时间内减了20多斤,每天只吃一顿早饭,房间里有个跑步机,我就不停锻炼身体。到最后,我被送到医院抢救了三次。最后一次,我把我老婆和孩子叫到身边。我让她记一下,都有谁借过咱家多少钱。我媳妇一听眼泪就哗哗流,一个劲儿不让我继续说。我一直在想,生活的不幸是艺术的万幸。所以在我心中一直有一个小人物心中的大梦想。我一直在积极准备,等待机会的来临。《遍地书香》是给了我人生破茧而出的机会。”
 

【我们是感动者】
邵峰:我被农村基层干部深深感动
    
 很多观众认识邵峰,都是从他出演的喜剧中。而在电视剧《花繁叶茂》中,他首次板起面孔,饰演了镇书记石晓峰。邵峰是个很坦率的人,他告诉记者,自己之前没去过贵州。接下这部戏以后,他意识到角色的难度,便提前来到贵州遵义附近的枫香镇,实地去体验生活。“我发现老百姓的致贫有很多原因。印象很深的是一个贫困家庭,家里有两位老人、两个儿子和一个儿媳。五个人中四个人都智力不好,儿媳妇还是聋哑人,他们家里非常贫困。在后来的采访中,我们了解到,党的政策给了他们非常优惠的条件,当地政府的基层干部和周围乡亲也给了他们很多帮助。等我们过段时间再去看他们的时候,这个家庭已经很好了,温饱解决了,我也很欣慰。”
      一边体验生活,邵峰一边仔细研读了剧本。第一遍读完后,他打电话给编剧,表示角色不太丰满,所有的笔墨都在写他如何工作,完全没有展现他的家庭生活。随着体验生活的渐渐深入,他慢慢理解了编剧的良苦用心。“我要想演好基层干部,就要先采访他们。于是,我采访了枫香镇的镇党委书记帅书记。他是个非常优秀的基层干部,领我去了很多村子。从他身上我也发现,作为一个基层干部真的没有时间顾及自己的家庭。一个镇党委书记虽然不是一个大官,但他要管理20多个村子。每天,他要步行几十公里崎岖的山路,要挨家挨户去解决很实在的问题。这些问题都是我过去从来没有听说过的。基层干部完全没有时间去考虑个人的问题。我被这些基层干部深深感动了,以至于虽然后来的拍摄工作很艰苦,我都咬牙坚持了下来。”
      实地拍摄对于邵峰来说,也非常辛苦。他每天的工作时间都在13个小时左右,每天不停换外景地,有的山区根本没有道路,大家就把车停在村口,把摇臂等摄影器材、录音器材一点点运到拍摄地点。该剧从开机到杀青,几乎每天都要进行这样高强度工作。用邵峰的话说,剧组每个人都掉了一层皮。
      剧组里大部分都是北方人,南方的潮湿气候也很快让他们出现了水土不服。邵峰说:“开始的半个月,我自己就开始血压高,每天都会头疼,感觉没精神。为此,制片人还特意找我谈了一次话。他以为我不愿意演呢。后来,我赶紧吃上了治高血压的药,才慢慢适应了。”

【我们是受益者】

张继:“读书”彻底改变了人生
来喜:爱上读书也让我更有自信演好刘世成

      《遍地书香》是一部以读书的小故事铺陈文化扶贫大戏。“书”成了当仁不让的第一主角。然而在戏外,编剧张继的人生也是被读书彻底改变的。
      他上中学的时候已经恢复高考好几年,但他始终没有意识到必须读大学的意义。中学时期,他把阅读与写作当作了主业,因此严重偏科,文科的好反衬了理科的糟,但他也无法改变现状,于是他把更多时间投入到了如饥似渴的阅读中。而他也失去了考学的机会。他说那是一个真正遍地书香的年代。似乎人人都在读书,似乎人人都怀抱作家梦。仅仅他所在的班级就有十几个。他热爱阅读、钟情写作,根本不把学习当作“业务”来经营。当他后来进了鲁迅文学院,才真正知道大学是什么,大学有什么。
      令他印象最深刻、最满足的是枣庄十四中有图书馆,而他最美好的时光就是和几个同学跳窗进去,整天整天地在那里看书的情景。老师后来发现了他的行踪,但是也确实知道他偏科严重,考学的可能性不大,于是放任他看书的行为,没做更多的要求。1984年夏至,他背着铺盖卷儿重又回到峄城乡下。
      父亲作为村里走出去的不多几个“亦工亦农”者,他经历过“困难”时期,对读书与写作似乎有特别的价值认知,所以他看到张继每天在屋里不停地读书写作,不是感到失落,反而有种骄傲。
      19岁的他有机会被招工到镇上派出所当“联防员”。几个月后,他被调到镇委办公室做宣传工作。镇委办公室订阅有各类党报党刊,于是他最早是把稿子投各类报纸的副刊,《计划生育报》《农民日报》《农村大众》《枣庄日报》等都登过他的稿子。但是后来他越写越长,因为版面有限,很多编辑就建议他将稿子投到“外面”。张继坦言当时他也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怎么样,好在每年邮局都有一大本的征订目录,他循着目录找到了武汉的《芳草》杂志。不久后,《芳草》就刊登了他的作品,第一篇是毕淑敏的,第二篇是他的。随后他还收到了《芳草》杂志寄来的200元稿费。1990年,他的工资是每月27.5元,这给了他巨大的鼓舞和信心,他凭借几麻袋退稿的积累和语言锤炼,从此一发不可收,从23岁开始便进入创作的爆发期。
      而同样被书籍改变命运的是《遍地书香》的男主角来喜。
      2006年,来喜从老家临沂来到北京,一个偶然的机会拜著名演员梁天为师。梁天看来喜在北京举目无亲,便扔给了他一串钥匙,让他住进了自己家。那时的来喜还是个傻乎乎的农村青年,文化不高,也不爱读书。一天,他看到一篇文章,是一位编剧写的,说曾经自己此生最大的目标就是能见梁左老师一面,后来终于见到梁左,提出合影的时候发现老师比自己的脸红得还厉害。谁也没想到这张合影竟成为了永别。现在他的人生目标是能够到梁左老师的书房看看,摸摸他读过的书。“看完这篇文章后,我安安静静坐了好几分钟,内心感到羞愧难当。别人的必生目标,对我而言却就在一米之内,伸手就能摸到梁左老师的书柜啊。我每天住在这个房间里,竟然一本书都没读过,太惭愧了。”来喜说,从那以后,他下定决心开始读书。在第一个十年里,他读自己喜欢的书。后来开始读所有的书。“我现在阅读量就特别大,一本四五百页的书籍,我一天就能读完。只要去机场,我都会到旁边的书店里转一圈,买上几本书。”来喜说,读书让自己受益终生,也让我更有自信演好刘世成。
 

【采访后记】只有深入农村
才会让作品散发泥土的芬芳     
创作电视剧如同养花,不仅需要种子、环境和精心的培育,更离不开肥沃的泥土。《遍地书香》的编剧张继多年来一直隐居在农村,他给自己起个外号叫“离土地最近的作家”。而欧阳黔森为了写《花繁叶茂》在农村一待就是两三年。他们为的什么?就为了能沾上满身的泥土味。这味道也是滋养出好作品的关键所在。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