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热点图片

再战疫情《生命缘》拼出亮眼成绩

——

作者: 白鸽  来源:  时间:2020-07-15

      6月11日,北京报告一例新冠肺炎确诊案例。北京卫视《生命缘》第一时间派出8位记者,前往地坛医院、新发地市场、丰台疾控中心等最核心也是最危险的一线蹲点报道,并在全媒体端全面发力。截至目前,《生命缘:再战新冠》已经播出六期。节目不仅在电视端播出多次得到省级卫视同时段自制节目排名第一的成绩,并且在融媒体方面取得了很好的传播效果。
       有了上一阶段疫情报道的工作经验,《生命缘:再战疫情》特别节目拥有了更多独家采访资源,报道过程中延伸了更多触角,打造了更多爆款。值得一提的是,由《生命缘》制作的《西城大爷好记性》《外卖小哥收到暖心祝福》《破案了!是公厕》等系列融媒视频从小角度切入反映北京抗疫工作的温度、力度和深度,引发了社会的广泛关注。而这些爆款和独家的背后,是节目组作出的智慧、努力和改变。就此,本报记者采访了北京广播电视台卫视节目中心副主任、《生命缘》监制邵晶,总导演李晓东以及前方记者杨懿丁、郭洪泷和赖一锐。

 

北京广播电视台副总编辑徐滔亲自靠前指挥

更多独家:挺进第一线  获得多个第一

      在这次北京新发地疫情中,北京卫视《生命缘》团队是第一家进入地坛医院隔离病房“红区”蹲点报道的媒体,也是第一家进入被封闭的新发地市场内部采访隔离商户的媒体。《生命缘》监制邵晶在采访中透露:“在丰台,为了能进入新发地市场,记者和相关部门苦苦沟通三天,坚持要拍摄最危险的市场样本采样和消杀;在地坛医院,记者冒着40℃高温身着密不透风的防护服连续拍摄,几乎晕倒。正是因为前线记者无畏生死的新闻记者本色,才有了这些独家资源和独家内容。”

监制邵晶:第一时间派出8位记者蹲守一线

      《生命缘》监制邵晶告诉记者:“6月11日,北京报告一例新冠肺炎确诊案例,徐总(北京广播电视台副总编辑徐滔)就指示《生命缘》迅速跟进报道。我们是在第一时间就派出了8位记者,前往地坛医院、新发地市场、丰台疾控中心等最核心也是最危险的一线蹲点报道。因此,《生命缘》在这次疫情报道中,创造了很多的第一次,比如我们是第一个采访到北京本地疫情第一个确诊患者西城大爷的媒体,我们也是这次疫情期间唯一一个在地坛医院、疾控中心日夜拍摄的团队,我们的这些独家素材是在全中国绝无仅有的。能取得这些独家资源,也是因为在之前的疫情报道阶段,《生命缘》和北京市卫生系统结下了生死与共的战友情谊,这一次卫健委非常信任,第一时间开放了最独家的拍摄机会。”

记者杨懿丁:深入隔离病房 穿防护服10分钟浸透全身

      在这次疫情报道中,杨懿丁作为《生命缘》记者第一时间进驻到北京地坛医院。杨懿丁回忆说:“6月11日确诊了本次疫情的首位本地患者。6月13日中午12点接到了台领导的指示,我与一名摄像记者张杰作为先遣部队再次进驻到北京地坛医院对本次疫情进行跟踪报道。在简单地与家人道别之后,于当天下午3点进入隔离病房对这次以新发地为源头的首批确诊患者进行了沟通交流。作为一名医疗纪实类的新闻记者,我有了全程参与2020年初疫情采访报道的宝贵经验,在面对这次以北京新发地为源头的疫情时,没了深入隔离病房后的惧怕,多了战胜新冠病毒肺炎的勇气和信心。但让我记忆最深刻的体验是当我们再次穿上那身熟悉的防护服的时候,顿时出现了前所未有的问题。6月的北京已进入夏季,天气已经十分炎热,再次穿上这身两层的防护服汗水会在10分钟左右的时间里浸透全身,在初次进入隔离病房的1个小时里,身体就出现了极度的不适感,脱水情况严重。我们只是经历了短短的一个小时,而我们的医护人员却要在这样的环境中护理患者数小时。从这一刻起让我对医护人员更加的钦佩,也让我更加坚定了要用镜头给观众展现在疫情下医护人员的点滴瞬间。我们去隔离病房的第二天,就开始搜寻第一个被确诊的患者,很快找到了西城大爷,当时他在重症ICU,情况不是特别好,我们也不敢过多地去打扰他,就是跟着医生查房的时候过去拍摄一些画面,简单地跟他沟通几句。后来等他病情慢慢有所好转,从ICU到了缓冲病房,我们每次进去跟他聊一会儿。沟通的多了,我们就发现他是一个特别善良,也特别开朗的大叔。而且他思路非常清晰,这个也是为什么疾控中心能在极短的时间里边锁定38个跟他的密接者,最后锁定新发地这个源头。”

记者郭洪泷:采访“外卖小哥” 迅速登上热搜

      6月23日,一名饿了么骑手确诊的消息,引发了社会广泛关注。《生命缘》第一时间采访了这位“外卖小哥”,并迅速登上了微博热搜。截至目前,由《生命缘》制作的《外卖小哥收到暖心祝福》系列短视频总点击量达到4.1亿。《生命缘》记者郭洪泷向记者讲述了采访外卖小哥的经历。他表示:“采访外卖小哥的时候,我们也是跟着医生查房的时候进去的,本来有点担心他会不会不愿意拍摄,没想到小哥人很朴实,也可能他当时没考虑太多,就同意了采访。我们是上午采访到的,中午素材就到台里了,然后大家快马加鞭,当天就播出了。虽然第一期片子就呈现了两三分钟,但是很快就上了热搜,本来我们还有点担心,报道会不会对小哥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实际上网友反馈大多都是温暖的鼓励,我们也觉得特别好,特别能表现出我们北京城市的那种包容和那种人文关怀。但是随后我们再次采访小哥的时候,小哥就不太愿意了,他还是有心理负担,怕老家的老母亲知道。于是我们从他的人物关系入手,采访了他之前提到的房东,房东人也很好,还给他减免了房租,这个在我们第二期播出之后,大家反馈也非常好,体现了北京这座城市对于普通劳动者的包容,也让我们生活在北京这座城市里的每一个人,都觉得很温暖。”

 

 

更多爆款:“西城大爷好记性”引热议

      截至6月29日,《生命缘》相关内容视频话题总点击量超25.29亿。其中,微博节目相关话题阅读总量超22.47亿,腾讯新闻播放量超2.1亿,抖音号总播放量超7200万,各平台热搜共20个。特别是“西城大爷好记性”这条视频,一经推出瞬间成为爆款,并形成了巨大的舆论传播力和引导力。而这些爆款视频的背后,是节目组作出的智慧、努力和改变。


打造爆款视频 西城大爷还是大叔?
      谈到《西城大爷好记性》这条爆款视频,监制邵晶坦言,“《西城大爷好记性》是《生命缘》专门打造的融媒产品,首先标题就是精心设置的。我们在组里反复讨论,是应该叫大爷还是大叔、大哥。52岁,叫大爷确实年轻,但是考虑到在北京话中,大爷有靠谱、仗义、局气的意思,网络传播必须赋予这个人物一个人格化ID,大爷显然最合适。果然,后来大爷二字引发了热议。一些网民认为应该叫大叔,但是很多北京网民坚持应该叫大爷,评价西城大爷不隐瞒、不逃避、配合自律,是北京人的典范。标题中的大爷二字,形成了积极的舆论引导,树立了北京人识大体、顾大局的形象和抗疫决心。此外,‘西城大爷好记性’的标题设置,还引发了网络上的二次热议。微博上出现了‘52岁叫西城大爷还是西城大叔’‘你能记得两周之内你去过哪里吗’等多个热门讨论议题,起到了很好的二次发酵作用。


改变传统报道模式 吃透新媒体传播规律
       邵晶坦言:“在《生命缘》的这次融媒传播之战中,余台亲自坐镇指导,徐总亲自靠前指挥。栏目组改变之前的疫情报道模式,我们将全组导演分成新媒体组和电视制作组,两位总导演各带一组。两组同志在同一机房里一起看素材,机房里现场讨论,进行内容分发。我们改变传统思维,新媒体物料在节目播出前两天,就陆续提供给北京时间、抖音等新媒体平台,并标注电视端播出的时间。这些物料在节目播出前就有了400多万的点击率,成功为电视端节目的播出预热。适合新媒体传播的内容,例如新发地患者在病房里跳舞等,并不在电视端播出,直接供给北京时间等新媒体。独家内容的提供,让新媒体愿意拿出更好的流量和位置进行推广。

更多触角:疾控中心成热点

      得益于上一阶段疫情的全方位跟踪报道所收获的经验,《生命缘:再战疫情》在拍摄报道方面拓宽了很多新维度和新触角。而相比上一阶段疫情的报道,这一次突发疫情的报道工作难点更在于时间紧任务重。《生命缘》总导演李晓东坦言,“我们派出去的这几路记者,从开始到现在一天都没歇。”

记者赖一锐:跟随丰台疾控进入新发地报道
      在《生命缘》抗击疫情的一线报道工作中,记者赖一锐始终冲在最前,在北京隔离病区待了29天,在武汉隔离病区待了49天。这一次北京新发地疫情,赖一锐在接到通知后,又第一时间赶到丰台疾控中心进行跟踪报道。
      赖一锐表示:“相比上一阶段的报道,这次最大的不同是报道领域的不同,我们把触角延伸到了疾控中心这个群体。大部分人可能和我一开始一样,对疾控的工作不是特别了解。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背后付出的努力,对于公众来说是不为人知的。他们相当于是在疫情和安全的居民生活环境间建立起了一个透明的防护墙。他们工作做得越好,越不被大众所认知。在接到任务的第二天,我就跟着丰台疾控去了新发地,当天是流调工作人员进入新发地区域进行核酸检测采样的工作。我们去的时候是中午,我当时摸了一下地面,感觉至少有四十多度,穿着防护服,里面衣服全都湿透了。在户外行走的时候,感觉像是在高原上,闷在防护服里面就跟蒸桑拿似的。我们的流调工作人员,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争分夺秒地持续工作。之前我们《生命缘》关注比较多的是医护人群,这次我们把镜头延伸至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工作人员,挖掘他们的故事。”

总导演李晓东:独家披露石景山万达女子流调过程

      《生命缘》总导演李晓东坦言:“第一次疫情的时候,在北京范围内大概有23路记者在外面拍摄,这次我们目前前方只有4路记者来供后期制作,后方分两组来轮班对接前期的素材。而且每周我们要完成两个20分钟以上的节目,播出体量还是不轻松的。比如说前两天刚刚发生的石景山万达女子,我们第一时间派出了在120蹲守的记者,到石景山医院,跟踪拍摄了这个女孩从石景山医院转到地坛医院的这样一个独家内容,另外还有一组记者是跟随海淀疾控中心,到女孩居住地进行一个消杀和流调的工作。我们每播完一期,就要跟导演沟通接下来热点可能会是什么,制定拍摄计划,等新的素材,我们是没有一个存量的,实效性非常强。”

后记: 铁一样的战队
      我们看到的爆款和独家背后,是团队巨大的付出。尤其是疫情刚刚发现那两天,记者去新发地采访拍摄,还是非常危险的,他们是面对生死考验完成的报道。很多时候,拍了几个小时的素材,最后呈现在观众眼前的可能只有几分钟。在地坛医院拍摄的记者,已经连续蹲守将近一个月时间,他们不能回家,每天就住在医院对面的隔离酒店,24小时待命状态。正是因为这些独家的素材,全方位的报道触角,机房里的内容分发,才有了这次疫情报道宣传的传播成效。最后,我们也要向《生命缘》这支铁一般的战队致敬,谢谢你们的竭心尽力,为我们用镜头记录抗疫一线的瞬间。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