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热点图片

挑战声音极限

————《跨界歌王》第五季这样打造

作者:潇棋  来源:  时间:2020-09-07

  《跨界歌王》第五季7月4日首期开播以来,跨界歌手的演唱水平、评审老师的直言不讳、浓浓的“火药味”,让观众在惊讶中思考,也引来各种不同的声音。

  作为一档大型音乐节目,《跨界歌王》第五季无疑是与众不同的。它给观众带来了什么?给跨界歌手带来了什么?又给评审老师带来了什么?

  近日,本报记者来到《跨界歌王》第五季的录制现场,采访了节目主创团队的主要负责人,他们从不同角度,对《跨界歌王》第五季进行了解读,讲述了跨界歌手、评审老师与节目组的精彩幕后故事。

  

  

  跨出舒适区 挑战不可能

  《跨界歌王》第五季总导演   吴群达(达达)

  

  见到记者,总导演吴群达首先抛出了一个问题:“在节目策划之初,我们想的一个问题就是——在这个节目中,歌手能得到什么?观众要看他们什么? ”

  “《跨界歌王》第五季是一个节目,但我们绝对不是仅做一个节目。一个好的节目一定要有一个有非常强烈的价值观输出。这个价值观是节目的核心本质、灵魂和逻辑。在研究总结前四季《跨界歌王》之后,我们把第五季《跨界歌王》的核心灵魂和逻辑,定为‘不专业的人跨出自身的安全区,去挑战不可能的事’,强调进步和养成的概念。”

  养成进步

  “《跨界歌王》第五季,所有的跨界明星都不是专业的歌手,但他们要么是唱的好,要么是真正的热爱音乐,这点非常重要。”

  “要让观众感受歌手是有血有肉的真实存在,让观众看到他们内心深处最柔软的东西,以及他们在这个节目中,经过老师们的专业训练和自己的努力,接近音乐的本质,慢慢在舞台上放开自己,用音乐来表达自己。”

  “《跨界歌王》第五季与往年一个非常不同的地方,就是歌手的成长和进步,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凌潇肃。”

  “他刚上舞台时,拍也进不去、调也找不准。大家跟他一起练习的时候,都叫他‘乐队鬼见愁’。跟他一起排练的时候,乐队老师帮他数拍子数了很多次都进不去,每次他排练完后都要对乐队老师鞠躬——他觉得心里过意不去。但乐队老师真的很帮他,每次他表演的时候,乐队老师都会在耳机里帮他出节奏。声乐老师就更不用说了,齐放老师帮他数节奏数拍子都数出噩梦来了——做梦都在帮凌潇肃数节奏。”

  “就这样一次两次三次,在跨界培训学院,不仅有声乐老师、音乐老师、编曲老师,还有秀导老师、舞蹈老师,这些人对他的唱歌,对他的声乐甚至对他的心灵,全方位的支持、建议和帮助。凌潇肃也是特别希望自己进步的人。8月15日,凌潇肃单枪匹马上阵带来一首展现陕西文化韵味的《别君叹》,吟唱式的唱法,把诗词的韵味充分地表达了出来,特别是独树一帜的秦腔将经典表达得淋漓尽致。这首歌得到了评审的一致好评,大家都表示这是凌潇肃迄今为止表现得最好的同时也是最适合他嗓音的一首歌。网友们高呼:‘凌潇肃这首歌真的唱出了苍凉悠远的感觉。’”

  “凌潇肃在自己40岁的时候,不惧怕展示人生的最短处,不惧怕把自己最柔软最脆弱的东西拿出来给大家看。这是一种让人刻骨铭心的真诚。他在40岁敢于去做这件事,就值得《跨界歌王》给他一个最佳、最具跨界的精神奖。”

  剧情带入 

  “观众除了能看到歌手的成长和进步,《跨界歌王》第五季与往年一个非常不同的地方,就是给观众会有一种剧情式的代入感。”

  “第1期看凌潇肃怎么唱得那么差呀,观众都有点愤怒——‘这个音乐节目至少得上一个歌唱的还不错的人,怎么来了一个又走音又跑调的、又无可理喻的一个人?’第2期,‘他好像进步了点吧,他好好可爱啊,他和他老婆好感人啊!’,第3期,以为他有进步,但是他不小心又翻车了,第4期,‘还能不能不翻车了呀,果然稳了’,然后接下来看第5期,又非常不一样了。正是这种剧情式的代入,自然带出这个节目的核心价值观。”

  “郑恺也是个最好的例子。郑恺是个优秀的演员,但是他来唱歌的时候,第一天就被老师们劈头盖脸地骂,说‘这跟喝多了在KTV演唱没什么区别’。郑恺当时就蒙了。但当我们录到了第8期以后,郑恺已经逆风翻盘了。在第8期的排位赛中,他获得了全场的第1名。”

  “在复工复产复商的大环境下,太多人需要跨出自己的安全区,怎样在这一过程中真正获得勇气受到鼓舞?这一季的《跨界歌王》有这么一个空间,让每一个人都产生共鸣。”

  注入新活力

  “当然,我们也受到了很多阻力。最大的困难就是,如何给《跨界歌王》老的IP注入新的活力。在安全区里做一个明星唱歌的节目其实并不难,难就难在在策划中给自己设定的目标要实现。”

  “我们在选择凌潇肃的时候,内心是非常坚定的。但我们确实受到了很多的质疑。我们的理解是:《跨界歌王》是个音乐节目,团队是专业的,舞台是专业的、对音乐的追求也是专业的,这个毋庸置疑,但是《跨界歌王》之所以有意义,就在于每一个来跨界的人,他是不是有一个跨界的精神和跨界的灵魂。”

  “要做好节目,必须对音乐、对舞台有热爱、热情和信念。薇娅在年轻人当中,是非常有话语权影响力的人,她之前就是歌手,发过唱片也做过组合,她现在转变了职业和领域,但是她对音乐的热爱之心跟初衷一直没有变。她有自己的本职工作,就是直播带货。对她来说,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时间管理问题。她的排练一般都是晚上1点以后,需要我们各个工种的配合。必须在晚上直播下播后排练,我们当初请薇娅来,也是被她对于音乐和舞台的这种初心感动。如果双方没有这样的一个信念和共识,这件事是做不下来的。因为不可能在凌晨1:00还给所有的工种鼓劲说,‘我们接下来还要再排一两个小时,然后明天早上八九点我们要开始排练了。’”

  

  

  跨越山和海 不走平凡路

  《跨界歌王》第五季总编剧、兼副总导演  灿星制作节目制作人宋静

  

  “残酷的赛制、专业的点评、严肃的讨论、无情的淘汰是这个专业音乐竞技节目的基调,而它的底色却应该是温暖的。它映射的是美妙的人生百态。”作为总编剧兼副导演,宋静和跨界歌手接触最频繁,她向记者讲述了一些电视上播不出来的真实故事。

  累并幸福着

  “《跨界歌王》里面的跨界歌手其实是在各个领域比较有建树的一群人,他们愿意在一个音乐节目中敞开自己,把唱歌当成一件非常有仪式感的事去对待,并对音乐舞台充满敬畏,这是令人敬佩的。”

  薇娅做直播,到深夜12:30下播,之后赶到现场又要一个小时的时间,每次排练结束都要到将近凌晨四五点。她的嗓子本来就哑,后来就更哑的说不出来话,有一次快结束时她瘫坐在地上说:“我好怕啊,我怕让大家失望。”这时候声乐指导魏雪漫说:“你不需要对任何人证明你,你,是时候该想想你自己了……”

  “雪漫老师的这一句安抚,让薇娅突然失控,一下子大哭起来。我站在她面前在猜想她那一刻一定在想:‘原来,我还有自己啊……’仿佛背负的那些太多的压力,在此刻一下子找到了解释的出口,释怀了出来。整个团队的人都在擦眼泪,很多导演在那个天蒙蒙亮的清晨也随着泪目。那一刻,我理解了那句音乐不是用来证明自己的,而是用来安抚自己的。我们都被治愈了。”

  “今年《跨界歌王》,我们编剧团队专门策划开设了跨界培训学院,有很多艺人都会自发比原档期提前一两天过来练习,只是为了呈现最好的结果。所以,声乐教室、舞蹈房每次都会满,有一期李小萌和郑恺要表演唱跳,清洁阿姨都开始拖地了,他们还在练。临走时候挥汗如雨、身上都湿了的场景让我非常触动。有些认真和执念是很有魅力的。”

  “郑恺在整个节目中的人物脉络最清晰,由最开始的自信满满到猝不及防的跌入低谷,到被打压、蜕变、反击、再到逆袭……第九期最后一首《吾爱》唱得徐徐不急、丝丝入扣,歌词到最后一句唱到我已经献出了我自己。这显然是一个摧毁、再重建的过程,也是累并幸福着的过程。”

  “更要说到的是小沈阳、李小萌、于毅,这三位跨界歌手可谓是当年跨界舞台上的‘唱将’。但很多专业歌手其实会遇到一个瓶颈,这个瓶颈就是当演唱实力足够扎实的时候,音准、节奏都没有问题,高音轻松驾驭,但是如何化繁为简,用叙事的方式、注入情感语气在演唱中,四两拨千金,这很难。他们三位跨界歌手在本季要跨越的坎儿就是这个。但是最后正如大家看到,评审老师评价说:‘你们真的运用了职业身份的优势,把这个歌曲诠释到可能是很多专业歌手都没有办法企及的程度。’这是莫大的赞许,而这里的苦楚和甘甜也只有他们本人体会得更为真切吧!”

  每一个主题都是一次思考

  宋静说《跨界歌王》第五季每一期她都会做一个主题小片。每一个小片都可以引发一通深刻的思考。“节目开始就开宗明义质问了一句——‘我们尚未度过的人生一成不变才好?’这是一个自扣心门的发问,你真的就不想尝试和改变了吗?这样子才好吗?带着这个疑问看后面所有的节目,后面一一作了解答。”

  例如,第一期讲的是《态度》——“跨越的第一步从态度开始”。第二期讲的是《认真》 ——“你认真了,就会成功吗?不,认真了你不一定会成功,但你一定会被看到!”

  “在这个跨界的舞台上,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是优等生,一定要有差生。但差生可能在某种意义上更能让观众感受到共鸣。凌潇肃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所以有了第四期的主题《天赋》——‘如果热爱,却没有天赋,你还会坚持吗?’小片的最后告诉大家说‘即使没有天赋异禀,也别忘了天道酬勤。”

  “每一期节目都从不同角度诠释跨界、诠释舞台、诠释人生。但我希望在12期节目播完之后,它更像一部完整的作品,从序到尾声,长线条的展现跨界歌手这个群像,让大家看到这些在观众眼中熟悉的那些荧幕角色,更真实的一面,更深层次的向观众们传达更深刻的人物画像,他们在面对音乐舞台这件事上,勇敢、真诚、认真、无所畏惧,直到最后,完成一个升华。” 

  渡人自渡

  评审老师是宋静和团队一个个精挑细选的。“他们当中的有些人观众认知度或许没那么高,但在他们在各自的领域里却都是大师级的存在。他们中有一些幕后的音乐制作人、唱作人、乐评人、唱片企划,不乏一些德高望重的艺术家。他们寻找痛点更准确,而不止是单纯地点评唱歌这件事。”

  “见到这七位老师,我的第一句话就是:要以专业歌手的标准去要求他们,同时要以一个跨界歌手的维度去看待并鼓励他们。他们显然不能在短时间内做到在音乐中最专业,但是他们一定也有专业歌手身上没有的闪光点。作为评审老师,就是要发现这些闪光点,并且消化、表达、传递给观众。这是个探索的过程,不只是跨界歌手,还有评委,还有我们。”

  “如大家所看到,这季的评审老师们在节目中的位置就像‘秤砣’一样的存在,他们被亲切地称作‘跨界七怪’,他们不掩饰批评,也不吝啬赞美,我相信他们在这个节目里是有所收获的,和跨界歌手一起成长。”

  除了艺人和评审老师辛苦,其实导演组这段时间也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辛劳,但是辛劳之中也有温暖:“导演组是上海的团队,在北京驻扎了四个月没有回家,北京台的领导跟我们说,你们就像我们的家人一样,他们也的确像家人一样也给我们很多照顾和支持。大家都很辛苦很累,但是感觉都很幸福。这个节目有它的意义和成就感,因为我们都跨过山和大海,没走平凡之路。”

  

  

  跨越到融合 找到新出口

  《跨界歌王》第五季副总导演  汪洋  

  《跨界歌王》第五季舞台设计是节目最大的亮点之一。节目把“K”(代表“KUA”跨和“KING”王者)和主舞美勾勒成的“∞”(无穷大)符号相互呼应。主舞台上的“K”与“∞”、四个电镀质感的王座、加上色彩对比鲜明的灯光和“火”元素的运用,让整个舞台展现一种比较热血、战斗的状态。

  不舒服的王座

  “一开始设计舞台的时候,是希望大家说话时有一个舞台造型,秀的时候尽可能无边无界。”

  汪洋称:“《跨界歌王》第五季是个竞技类的真人秀节目,和往届定位不太一样,更注重赛制。挑战王座,对于明星而言,是一件比较刺激的事情;对于舞美,风格上也向竞技上去设计。”

  “王座后面的方框有着中式家具的纹路,造型像一把宝剑插在一个类似基座上面。又用了一种类似汽车镀膜的形式,使得王座在各种灯光下反映出来的颜色不一样。从造型上看上去既有未来感又有些熟悉,又感觉和中国的元素有些关联。”

  “为什么要把王座竖立的那么高?我们觉得登上王座的人内心未必有多大的喜悦,但是从王座上走下来,内心肯定是有触动的。他肯定会感受到‘我今天下来了,我下次还要再上去’。我们是基于这样的心理设计的王座。”

  一般的王座都让人有成就感和舒服感,但《跨界歌王》第五季的王座呢?汪洋表示:“明星们反映坐在王座上不舒服。其实,我自己也亲自体验过,我们是刻意打造的不舒服感觉。因为舒服了就很容易成为摆设,对于我们没有任何的戏剧效果和戏剧张力,我们并不想让明星在上面呈现一种‘我已经在王座上,我很安逸’的感觉,而是给王座上的人‘时刻如坐针毡的感觉’。”

  汪洋坦言:人在不舒服的状态会有各种不同的情绪,这些情绪是舞台真人秀需要的。比如:明星坐在王座上不舒服,就会站起来,去和周围的人交流,在这个过程中,可能会觉得下面的歌手好或者不好,会调动起来自己的这种评价。包括冷板凳的设置也是如此。不完全被淘汰的选手会去坐冷板凳,也是一种不舒适的感觉,直白说是被羞辱的感觉,但我们要的是不舒适产生的真人秀的真实反映。

  人歌合一

  舞台大秀方面,汪洋也有自己的设计和用意:“我们设计歌曲舞台秀时,首先考虑歌曲所表达的意思,第二是人物对歌曲的理解,人物对于这个时代、这首歌的一个表达,通过这些元素再去设计,尽可能做到舞台上人歌合一。”

  第一期里,秦海璐演唱《大话西游》主题曲《一生所爱》,描述的是一个女性对爱情的热爱。这是一个类似穿越爱情的设计——一个类似岩洞的底部向往着天空,神来之笔是在最后,一只用激光做的小蝴蝶,慢慢随着秦海璐的手向天上飞,预示着她所向往的梦想慢慢飞向顶部的天空。

  “设计这个秀时,我们反复去看《大话西游》,提炼里面比较经典的桥段,然后拿出来,尽可能和人物秦海璐的背景对应起来。所有的设计都必须和人在一起,所有的设计都是衬托人不是抢人,这样才能做到人歌合一。”

  “我们用了一周时间设计,反复去构想。《一生所爱》这个秀比较静态,能否在最后一点时间给一个非常触动人心的点?我就问激光老师,‘有没有一些图案,能够代表希望和向往?’最后,激光老师用激光打了一个动画的蝴蝶。不华丽,但挺感人。结局是一个开放性的,可能是消散的,也可能是希望它离去,也可能是遗憾的失去。”

  一起做好秀

  在第六期中,小沈阳尝试演唱抒情风歌曲《东北民谣》。他“骨子里发出的声音”、亲切又悲凉的情怀,搭配嘹亮的、极具民族特色的唢呐声,还有身后那辆旧的马车,瞬间将人带回童年。不仅唱哭了评审团,更是感动了全场观众。

  “在和小沈阳沟通时,他特别希望能找东北的一辆旧的马车(牛车)作为歌曲秀的概念。用一匹真的马不现实,我们就找了稻谷编制成的牛形的,又找了一辆旧的马车,打上光,真的有电影的质感。一个小导演说‘马车上驮什么好呢?要不驮着灯笼吧!’然后以唢呐手、乐队、吉他配合,这时候的舞台又土又洋,再加上小沈阳唱歌,感觉很不一样的。”

  这仅仅是一个例子。汪洋告诉记者,为了做好每一个秀,团队会提前与歌手沟通,问歌手对这首歌的理解是什么,团队再从歌手的理解中去提炼对某一个关键词的想法,这个想法就能变成独属于他的秀。

  为了让舞台变化,节目团队绞尽脑汁,仅仅是第一期,舞台转换了三次不同场景,普通舞台变成水舞台,之后是玻璃舞台。“今后还会做一个沙的舞台。我理解的跨界,不只是一种跨越的概念,更是一种融合的概念。不是从一个领域跨越到另一个领域,而是在跨越各个领域之间,把所有好的东西结合在一起。跨越的终点是创造,找到一个新的出口。”

  

  【采访后记】

  采访完三位《跨界歌王》第五季的三位主创,已近黄昏。路上行人逐渐多了起来,上班族在忙了一天后,纷纷踏上回家的路。信尔泰来演播大厅里,《跨界歌王》第五季的团队仍然在忙碌着。

  艺术家要靠作品说话。一个好的作品或节目,一是触动人心,二是引人思考,三是引领潮流。《跨界歌王》第五季无疑同时满足了这三点。而节目的幕后故事的价值,一样让人深思:

  为了唱好一首歌,明星们在拼尽全力,他们跨出自己曾经熟悉的领域,拥抱不确定,挖掘潜力,也发现一个新的自己。培训老师在努力,他们用自己的专业知识支持跨界歌手,和跨界歌手一起成长。

  正如总导演达达说的:“在我看来,每个人生的最大目标就是认识自己。如果一个人的人生能够达到这一点,而且永远追求这一点,你会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人。从这一点上,每一位跨界歌手在《跨界歌王》第五季的这段历程,都非常了不起。” 

  我深以为然。或许,没有人天生喜欢不确定,但既然要面对,那就认真点,拥抱她吧!说不定,那是一个全新的开始。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