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热点图片

发现大美颐和园

————北京卫视《我在颐和园等你》开启荧屏上的“京味国潮”

作者:潇棋  来源:  时间:2020-09-21

  近日,北京卫视《我在颐和园等你》圆满收官。作为园林文化类户外综艺节目,《我在颐和园等你》自7月3日起在北京卫视播出以来,全新的综艺模式、神秘的各种游线、多个明星的加盟、中华传统文化的年轻化表达,让拥有270年历史的颐和园以全新的面貌,展现在观众面前。

  节目播出了10期,引来观众和网友们的热切关注,收视率10期蝉联同时段同类别冠军、微博热播榜文化类综艺第一名,多个话题热度飙升霸榜刷屏,主话题阅读量近20亿,讨论超800万,衍生话题讨论量近50亿……观众充满惊喜地评价说:“让我高兴的是,节目每期应该都会解锁了一些未开放的区域,我发现了以前没发现的景色。”“看了《我在颐和园等你》,仿佛此前从未去过颐和园。”……

  “《我在颐和园等你》诞生自颐和园。传统文化类节目不免会做得很厚重,即使是形态上更活泼轻松一些,也无法改变本质,毕竟底蕴就在那里。这里是东方式园林美学的一大代表,也是人人都可以在其中赏景漫步的人民公园。要是拿文体来比喻的话,我觉得《我在颐和园等你》像一首散文叙事诗,既宏大动人,又更为轻松自在。”彭婉笛的话,道出了节目的独特性。

  而通过采访节目制片人毛嘉、总导演彭婉笛,我们发现,节目开启了电视荧屏的“京味国潮”,为文化新综艺的发展带来一种全新的探索,成为了文化综艺节目的新标杆。

  

  

  制片人毛嘉

  

  总导演彭婉笛

  

  唯美:四重之境界

  被誉为“皇家园林博物馆”的颐和园因其独特重要的文化地位与珍贵的馆藏文物,成为除故宫外我国最著名的“皇家历史IP”之一。颐和园内的绝美风光,凝结着独特设计及精神内涵的园林建筑。

  “唯美,是这个节目的关键词之一。节目的美,其实是我们整个创作组的一个审美观的表达。”在毛嘉看来,美的力量是最直接的。她把节目中呈现的美分为四种。

  “观众看到的首先是自然之美。我们用大量的篇幅拍了颐和园里面小动物、植物,根据季节和天气的变化,呈现出让人能够感受到的自然之美的镜头。” 

  在第六期中,张国立、王鹤棣携手飞行干事白百何、李治廷,在园林老师的指导下,了解了植物病虫害测报,开启了识别昆虫、制作昆虫标本的工作。干事们把一袋袋昆虫倒在工作台前,唯一的女干事白百何对虫子爱不释手,还因不是“活虫”也略显遗憾。不仅如此,白百何还表示,自己吃过蚕蛹、豆虫等昆虫,张国立直呼“呀呀呀呀”;而一旁的李治廷也表示自己非常害怕“活虫”。绿刺蛾、蟪蛄、中华裸角天牛……干事们还认识了颐和园记录在册360余种昆虫中的一小部分。

  颐和园的美,是因为建于北方,融于南方。山环水绕的西堤、恬淡雅致的水村居、步步奇趣的谐趣园……虽然建在大气磅礴的北方,但园内的旖旎风光却更似江南般温柔婉约。节目第二期聚焦的就是江南风情。水村居还原了当时的江南民居,颇具江南水乡风貌,苏州评弹在其中别有一番韵味;谐趣园仿造无锡寄畅园,亭台楼阁,精巧布局,漫步其中,处处有景。“这就是节目呈现的园林之美。颐和园最特别的地方就是在北京这样一座城市,开辟了一大片水域,构建了一个园林水系,它的水系景观、园林景观和建筑之间,自然构建出一个很大气的图景,镜头充分体现了这一点。”毛嘉说。

  

  作为中国现存最大的皇家大戏楼,德和园由三层戏台的大戏楼和扮戏楼、颐乐殿、看戏廊等综合组成。在呈现这些内容的时候,节目融合了非常丰富的元素,在表现古代戏楼表演的过程时,视觉上采用了动漫贴画,不同次元的元素组合在一起,赋予了传统景观、文物以及文化最鲜活生动的表达。一边是张国立娓娓道来戏楼的辉煌岁月,“逢万寿庆典,一连几天,甚至数月,满园曲音声声入耳,绵绵不绝。”一边是真实的戏楼上齐天大圣腾云驾雾、哪吒也手持火尖枪而来,生旦净末丑各色角儿也都在戏台上响遏行云。 干事们路过亭子,一位曼妙的女子正在舞蹈。但这绝不只是观看表演那么简单,当音乐停止,舞步落下,问题随之而来:“四位干事能通过这段舞蹈,看出她跳的是颐和园里面的哪座桥吗?”随着干事们“看舞猜桥”,乾隆、苏轼等的故事都娓娓道来。西堤是乾隆皇帝仿照杭州西湖的苏堤而建,而颐和园中的这些桥也都与远在千里之外的西湖有莫大的关系。

  毛嘉称:“中华文明有着自己的独特魅力。我们通过一些文物和历史故事的讲述,让观众直接感受景观后面承载的历史文化,领略节目呈现的第三个自然之美——历史文化之美。”

  历史深处的中国人、中国风物、中国故事逐渐登场,国学的魅力更是感染着观众。第五期中,干事们需要走进意迟云在、文昌院两个地点,感受古代文人的雅趣生活,并参加在南湖岛举行的侯月雅集。在意迟云在,大家与飞行干事郑恺汇合,佯装古琴奏乐的他,一眼就被大家们识破。此番挑战,为符合“雅”的格调,每位干事还给自己取了雅号,张国立叫“自在翁”,王鹤棣叫“侯月棣”,阿云嘎叫“阿云意迟”,船夫脸哥叫“寻幽夫”;郑恺则邀国立老师赐名,叫作“抚琴公”。节目中,大家需要聆听雅音师演奏的旋律,猜对歌曲,唱对4句才算答对。“雅趣、雅意、雅人,每一期让嘉宾穿上不同时期的汉服,在颐和园里回顾我们的文化之雅韵,感受国学焕新之美。”

  

  入心:让美走进心中

  为了让四重之美走进观众心里,嘉宾、节目组、颐和园的工作人员,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用心融入这个节目。就如毛嘉的回答:“入心,是节目的第二个关键词。” 

  从去年开始筹备到播出的一年多时间里,导演组做了大量细致的前采工作,每一天都在和颐和园园林维护的专家、文化保护专家,进行高频次的互动,彼此有了惺惺相惜的感觉。“在了解颐和园的过程中,大家都倾注了自己的感情。我们通过和专家老师们、颐和园的工作人员一起,从每个角度充分了解它。今年春天,颐和园桃花盛开,我们还没有去颐和园拍摄,颐和园的工作人员就把鲜花盛开的景区拍照和我们导演组共享,‘看,开花了。风景别有一番景致。可惜,如果现在拍多美。’我们说:‘不要紧,我们会一直拍下去的,这个IP还会有第二季第三季……会把颐和园的美淋漓尽致地去展现。’” 

  明星嘉宾是带着心来参与这个节目的。张国立寓教于乐地带着大家一起玩,并且带出很多典故。在8月14日一期的《我在颐和园等你》中,张国立,王鹤棣等一众干事接到的第二个任务是“万寿山西,一抹蟹青”。在众人还在迷茫的时候,张国立老师说:宝云阁铜殿!我们来对地方了。果不其然,在介绍牌上就写着:铜殿的梁柱、斗拱、圆瓦、匾联等全部构建采用我国传统的“拨蜡法”和“掰沙法”工艺铸造并将表面处理成蟹青古铜色。看来这里就是任务中要找的一抹蟹青了。

  随后张国立就开始向其他几位干事介绍“宝云殿”:通高7.55米,重约207吨,俗称铜殿或铜亭。外形仿照木结构建筑的样式,重檐歇山顶。看着这些,张国立的眼光却像是看一位素未谋面的笔友,想必是对此地有颇多的了解吧!

  毛嘉告诉记者:“张国立老师做了很多功课,每期主题都会提前问我们,并去搜集历史资料,加上他自己已有的文化积淀,在节目中非常轻松自如,又厚重有力的输出,给节目铺上了温暖适度的文化底蕴。”

  “年轻的嘉宾也都很用心,比如:郑爽是个特别有个性、跳跃灵动的女孩。对颐和园,也是带着很强的使命感过来的,她特别珍视自己的工作牌。工作牌发给她之后,都不用提醒,每天收放都很用心。拍摄完都会放在自己的包里,节目录完后,说‘这个牌我要带走,做纪念。’每期的服装都会根据每期的主题做一个搭配,搭配得很好。”

  第一期节目,郑爽的造型就让人耳目一新:男友风西装中裤清爽帅气,灰色领带配古装长袍更是俏皮,但最吸睛的还是头上的银色发饰,从耳垂连到头发,活泼灵动。“郑爽自己戴了一个耳饰,就上了热搜。”毛嘉告诉记者:“她知道哪一期要拍摄植物比较多的地方,就会选择和植物色系很搭的柔和色的服装。”

  

  共情:“颐”家人的故事

  “颐”家人,是节目的第三个关键词。

  毛嘉对此深有体会。“节目组、嘉宾和颐和园的老师像家人一样,大家长是张国立老师。据我所知,他们自己建了一个小群。不管是节目拍摄过程中还是节目拍摄后,他们每天都在群里互动,有时候郑爽、王子异录完前几期,有其他工作安排,中间几期没来,国立老师就会在群里召唤他们‘孩子们,想死你们了,你们什么时候回来?’过了几期,小爽就回来了。”

  嘉宾们这样的互动很多。第八期,郑爽探班让节目组非常惊喜和感动。“那一天,已经没有她的戏份了,她的妆都卸了,本来要飞回上海的。但小爽说‘我还有几个小时时间,我舍不得走,我来看你们’。她听说节目组的总导演当天过生日,就特意买了一个生日礼物,找到小彭导演说:‘今天是你的生日,我把礼物送给你。’导演特别感动。” 

  节目组嘉宾们如同家人一样相处的状态,很自然体现在了节目中。在第七期,飞行嘉宾聂远参与的戏份是《消失的更夫》。“在录制现场,聂远不只是完成自己的戏份,还和其他人研究起戏来,让表演更完美。”

  为了增强探索颐和园的趣味性,节目还精心打造了“颐和园打工三兄弟”——大哥船夫、二哥更夫、小弟元兜,其中吉祥物元兜拥有着软萌可爱的钱袋外形,是任务发布者和元宝球掌管者。节目还未开播,肢体语言丰富的它就已经俘获人心,成了很多网友的“表情制造机”。

  “第一期播出后,很多观众反馈,非常喜爱‘打工三兄弟’,所以在后面的节目中,我们就给他们做了不同的造型和戏份。”毛嘉称:“他们三个和嘉宾之间也是‘颐’家人,在现场拍摄时就很欢乐。他们都很爱惜元兜,元兜是个人偶,夏季高温下穿着很厚重的衣服,在颐和园拍摄很辛苦。节目拍摄中,元兜只有嘴部是透风的,他们就冲元兜的嘴部扇风,让他凉快点。拍完戏之后,嘉宾们就会第一时间给元兜去摘头部的装饰。”

  

  用心的节目自然入了观众的心,也把许多家的成员自然融在了一起。

  “我们的节目是一档‘合家欢’综艺,老少咸宜。很多家长带着孩子看,就是希望能在轻松的节目氛围中,让孩子了解到更多传统历史文化方面的知识。”彭婉笛说:“年轻观众一直是我们的主要受众群体,节目的制作理念之一就是要与年轻人做朋友。可以在新媒体上看到,很多年轻人都在‘安利’我们的节目。说每期时间太短,看不够颐和园的美。” 

  “时间是有力量的,文化是有重量的,传承是有分量的。我们一直的坚持就是希望能够通过节目,向年轻人输出更多优秀的传统文化,所以在节目中关于‘传承’我们是埋了两条线,串联了全年龄段的受众。”

  “于内容而言,是颐和园将自己的岁月传承给了当代人。如三大古戏楼之一的德和园,见证几多岁月变迁。嘉宾登楼探秘,既看到了屹立在岁月中的德和园,也作为德和园岁月的一部分留在了园中。”

  “于精神而言,是老一辈把自己的期望托付给了年轻人。节目以老带新,借张国立、宋丹丹等老一辈艺术家之口,输出文化知识,向郑爽、王鹤棣、王子异、孟美岐等新生代演艺工作者进行科普。通过言传身教,希望年青的一代可以接过传承了千百年的华夏瑰宝,并将其发扬光大;也能够利用新生代自身在年轻群体中的影响力,号召更多年轻人关注颐和园,了解传统文化。”

  

  热爱:做出能够“留下来”的节目

  作为电视人,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可以做出能够“留下来”的节目。“留下来”三个字说起来简单,但要做好,最重要的是热爱。毛嘉坦言:因为颐和园的地形相对比较复杂,有山路、有水路,也有古建筑,在工作和专场过程中经常遇到要根据时间的安排,分许多不同的线路,不停地做工作调整,所以工作组分工很细,每个人要非常明确地知道下一步要做什么,追求一个什么样的结果。我们整组的工作人员,在这么复杂的一个场景里,调度工作会很复杂琐碎。

  “让我们欣慰的是,这次节目完成度很高。不仅完成了原来台本设计里面的内容拍摄,还临时抓拍了现场增光添彩的内容。比如:‘颐’家人之间的互动就是增光添彩的部分,由于嘉宾互动充满温情,让设计效果更出彩。做节目最怕发生的是突发情况会给原来的拍摄计划减分,比如有的节目受到了某些情况限制,嘉宾变成只能坐在酒店里聊天。这样的情况,我们是没有的,所有人都在做一个非常极致的表达。”

  “行外人可能会觉得影视工作是多么好玩、多么光鲜亮丽的一份工作。可是,当它成为一个职业,只有保持热爱才能做好它。没有工作是玩着就完成的,如果能让大家看起来是玩着完成的,我很欣慰。因为,这就达到了一个工作的最高境界。已经让大家感受不到幕后工作者在吃苦的痕迹,是最好的。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证明我们的十年功已经打得很厚了,才能让观众看起来很轻松愉快的一分钟。就好比相声演员的那些包袱,关在屋子里冥思苦想一个月,只要这一分钟,包袱响了,就是最大的成功。如果本身对国学、山水园林、历史文化,没有那份热爱,很难说能够坚持学习然后表达出来。”

  对节目的热爱,对三个关键词的精准把握,把文化、古人、明星、观众很好地融合在了一起。在彭婉笛看来,不是节目组有选择地把这些元素有机融合在一起,而是这些本就属于同一个体系。“如果说历史是一根不断延伸的绳,那颐和园就是历史的绳结,而古人,便是系结人,今时今日的嘉宾、观众,都是解结人,和新的系结人。当然,既然是‘结绳记事,我们解结人要做的,不是‘解开绳结’,而是解码历史、解读文化。我们将解出来的答案留给当代做思考,也留给后人做参考。我想,这也是某种意义上的‘留下来’,也许当你想做点什么‘留下来’时,那这些元素便都顺理成章地融合在了一起。”

  

  一档节目,在一年后、三年后,甚至五年十年后,还有多少人能够记得它呢?彭婉笛表示,幸运的是,《我在颐和园等你》这档节目播到现在,从社会各界的反馈来说,做出了一些“留下来的东西”。

  “比如:‘颐和园是汉服打卡地’的认知留了下来。随着节目的热播,我们的新汉服出圈了。节目中呈现的优美风景空镜,艺人嘉宾的惊艳汉服扮相,以及随处可见身穿汉服的游客,再加上我们配合汉服做的一系列互动,在年轻人心目中,‘颐和园是汉服绝配’的标签已经形成。很多网友留言,说看了我们的节目也想穿着汉服去颐和园游园打卡。为颐和园留下了这样一条新媒体属性和年轻态的标签,令我们非常开心。”

  “‘嘉宾的不一样’留了下来。很多嘉宾在参加我们的节目时,吹着颐和园的柔风,听着夏日的虫鸣,呈现出特别松弛友爱的一面,在这里人与自然的关系是那么的和谐。观众更亲切地称呼国立老师、郑爽、王鹤棣、王子异、脸脸、更夫敖子逸、元兜为‘颐’家人。我们也希望这些‘留下来’,能被更多观众‘谈起来’,再与自己的亲朋好友‘传开来’”。

  “那您给这个节目打多少分?”面对记者的提问,彭婉笛称,对广大受众来说,我们是答卷人,哪里有答卷人自己给自己打分的呢?不如这里的“留下来”,我们就“留白”吧。毕竟,观众与时间,才是最公允的评卷人。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