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热点图片

寻找家庭教育答案

————问答《老师请回答》

作者: 潇棋  来源:  时间:2020-10-26

  全国收视率平均0.4%,同类型栏目排名第一。

  相关微博话题阅读量近3亿,多次登上热搜。

  《老师请回答》节目2019年2月策划推出,截至2020年10月21日,已经播出了62期。

  作为全国首档家庭教育公开课,如何做到既有知识点,又不失看点,还能让人从中汲取力量?《老师请回答》在模式、内容和立意上都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家长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以前,教育类的节目大都是从教育孩子和培养孩子才艺方面入手,几乎没有从家长教育孩子的角度切入。《老师请回答》就是围绕家长课堂来发力,以‘让孩子成为更好的孩子,让家长成为更好的家长,让老师成为更好的老师’为节目的初心与宗旨,通过搭建学生、家长和学校之间沟通的桥梁,为推进立德树人工作提供新的方式,解决全民关注的教育热点和难点。”北京广播电视台卫视节目中心副主任邵晶表示。

  “实用家庭教育知识点”是节目最大特色,通过《老师请回答》找到正确的教育方式和手段,是该节目想要传递给每一位观众的硬核内容。

  在这里,一个个具有典型性的问题家庭,给无数家庭解惑和启发,让观看节目的家长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原来,“教育”与“被教育”都是需要成长的。

  在这里,家长可以看到自己关心的教育热点,可以跟着镜头去探访孩子所在的学校,可以给节目组打个电话,一起参与热点话题或倾诉自己遇到的教育难题。

  近日,记者采访了节目团队,发现每一次好评的背后都是汗水,每一期节目的幕后故事同样感人。

  

北京广播电视台卫视节目中心副主任邵晶

 

  Part 1:热点教育问题如何及时解答

  虽然是周播节目,但在节目总导演闫一可看来,关注热点,回应热点,及时发挥 “课外辅导员”特别是“心理辅导员”的角色,是节目的定位和特点决定的。 

  及时解答热点问题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节目组快速响应,精心策划、特别编排了大中小学生同上一堂课(本报曾在16期进行报道)。进入9月,迎来了开学季。北京各高校陆续组织学生返校报到、逐步恢复正常教育教学秩序。同时,疫情防控常态化下的相对封闭管理政策在学生群体和网络中也引起了热议。

  节目组征集了广大学生家长关心热议,一共总结出了十大问题。其中,“现在电影院都开放了、地铁也在正常运行,大学生为什么不能出学校?”“‘非必要不出校’,哪些属于必要、哪些属于不必要?具体怎么界定?毕业班的同学需要外出面试、签约等怎么办?”“大学校园只让进不让出,限制了人身自由,从法律层面上来说,是不是违法了?”三大问题名列榜首。

  闫一可告诉记者:“这期节目是加急录制的,周六录制周二就播出了。我们邀请到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北京市委教育工委副书记狄涛、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党委副书记赵罡、从校园出行防护、日常防护、心理防护三方面进行权威解答,三个学生代表也来到节目现场。”

  秋冬季节,很多疾病进入高发。不少家长既担心又焦虑,孩子会不会生病?学校的各项防控措施合不合理?疫情会不会卷土重来?当“流感”遇上“新冠”秋冬季节又该怎样平安度过呢?

  针对家长们关心的问题,节目组征集了广大学生家长关心热议的六大问题,在《老师请回答》44期现场,举办了一场特殊的“发布会”,由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庞星火做了权威解答,其他嘉宾也就大众关心的问题进行了答疑。

  闫一可称这仅仅是两个例子。“我们希望每一次都及时解答观众关心的问题。如果没有人出来解释这些,疑问就会越积越多。当专家和嘉宾把学生和家长的这些问题全部解答完了之后,不管对于疫情,还是对于大家心理的安抚,都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节目总导演闫一可

  不一样的开学第一课

  9月1日,开学第一天。2020年的开学是具有特殊意义的。这一天,北京卫视《老师请回答》节目以“使命在肩,奋斗有我”为主题,在北京大学的博雅塔下,未名湖畔,给大中小学生上了开学第一课。

  “这是北京大学第一次允许在未名湖畔录制节目。许多学者都曾在未名湖畔思考、散步,这里是思想碰撞的地方,是许多学者经历的地方。在这里上开学第一课,让节目也充满了灵气。”闫一可说,“作为《老师请回答》的开学第一课,我们如何能做出自己的特色,又该以什么样的节目去展现?反复思量后,我们决定把2020年发生的三件大事作为主要内容,分别从中国速度、中国精度、中国高度三个方向,来做开学第一课。”

  2020年,“抗疫”是不得不说的关键词。节目邀请到了战斗在抗疫一线的年轻医生,北京大学医学院武汉籍新生詹骁恒,更是邀请来了他们的老师,92岁的中国科学院院士,韩济生院士,还直播了北大医学院的新生开学第一课。

  “92岁老院士第一次参加开学第一课。韩济生院士以自己的经历,告诉广大同学们‘德才勤,天之赋,幼之教,人之本’。他表示,这可能是他有生之年,最后一次为教育做的事情,他希望通过《老师请回答》开学第一课,让更多的同学们,懂得学习的意义。”

  6月23日9点43分,中国北斗三号系统最后一颗组网卫星发射成功。《老师请回答》开学第一课的现场,邀请到了老中青三代北斗人。

  北斗三号卫星总设计师陈忠贵带来了最后一颗上天的北斗卫星的模型,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杨东凯教授更是让大家直接看到了在头顶正在服务大家的北斗卫星。今年82岁的谈展中教授作为第一代的北斗人,讲述了当时的故事,并在节目现场向北斗发送消息,告诉那些没来得及看到北斗成功就离开的老同事们:“我们终于成功啦!”

  一位刚上高一的中学生表示:“节目让我明白:北斗对于我们而言,有多重要。我们一定要有自己的东西。”

  2020年是我国成功登顶珠峰60周年,今年,我们也成功测量了珠峰的高度,节目邀请到了四次登顶珠峰,并担任今年珠峰登顶队长的次落队长来到现场。次落队长讲述了他在登珠峰过程中不为人知的故事,不能倾斜的重力测量仪是怎么被护送上珠峰的。

  疫情、北斗、登珠峰测量,这三个看起来毫不相关的内容如何联系?闫一可说:你们在地上抗疫,我们直冲云霄,而珠峰是离北斗最近的人。

  为了邀请嘉宾,《老师请回答》的导演们付出很多。“刚开始是一个导播负责联系嘉宾,后来发现不行,就两个人,再后来发现两个人也不行,就增加到3个人。等到录像时,全摄制组都去了。因为每一个年纪大的嘉宾身边都要跟一个人,负责安全。直到录完像,嘉宾都安全送回家了,我们才踏实一点,一周后,我们又回访,嘉宾们都很好,我们才彻底放心了。”闫一可说。

  

  Part 2:家庭教育难题如何提供可行方案

  给更多的家庭以教育的方向,一直是《老师请回答》节目努力的方向。近两年里,节目将有关家庭教育的代表性案例和科学观念通过电视荧屏传递给观众,为观众提供了切实可行的方案,使观众能重塑家庭教育观。

  给焦虑的家长支招

  家长与老师都是孩子成长教育中必不可少的重要引导者。《老师请回答》让家长和孩子诉说教育中的问题,名师来回答,在教育理念上着实做到了“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让每一期节目都实现了“把脉教育”的创作内涵。

  9岁的辽宁小学生小宝从小学习街舞,后因机缘巧合开始拍摄广告综艺。“原来,这个孩子爸爸在外面欠了债。节目中老师们给出建议,如果真的喜欢街舞,可以拍广告,但不能耽误学习。这个孩子已经签了经纪公司,节目结束后,他妈妈就和经纪公司解约了。”

  有一个高中生,九门考试六门不及格。他妈妈特别焦虑。上完节目后,他妈妈发了一个微信给导演,说他家孩子已经考到了全区排名231,比平均分高很多。“孩子之前和爸爸不怎么交流,上完节目后改变挺大的。每次收到当事人发来的反馈,感觉做这个节目很有意义。”导演沈思然坦言。

  在8月份的一期节目中,一个6岁女孩小雨点给节目组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小雨点每天都要按照妈妈制作的时间表完成事情,而这些计划的实施基本上靠孩子的自觉。闫一可说,小雨点特别懂事,她和导演在对话时三次说“其实这也没什么”时,那种欲哭却强忍的神情,让我们所有人都看哭了。“让小雨点6岁就知道‘让别人失望是一件痛苦的事儿’,这是我们很多成年人背负一生的压力。”

  北京师范大学学生心理咨询与服务中心常务副主任宋振韶在节目中表达了自己的看法:“我们最终希望培养出一个幸福的孩子、一个拥有快乐的孩子、一个乐于去学习的孩子。孩子有自己的兴趣,她一定会去选择自己喜欢的。家庭教育方面,方向比努力和速度更重要。”

  针对“家长应该如何进行情绪管理”的普遍问题,北京十二中初中副校长殷国庆建议家长“做自己的情绪档案”,他提出让家长记录发火的情境,连续五次后反过来看看,总结共同点,做自己情绪的把控者。史家小学紫禁杯优秀班主任温程老师则提炼出“三不要原则”。第一,父母不要当着孩子的面争吵,唱红脸和唱白脸的人不同时出现;第二,千万不要毁坏孩子的物品;第三,不要去破坏自己既定已有的原则和规则。

  嘉宾们是怎样教育孩子的?

  《老师请回答》不但通过一个个现实的案例,让当事人都有可以表达的权力,参与嘉宾和名师也多维度探讨其中凸显的问题,并各自分享经验。而这种经验的分享,也从孩子教育进阶到亲子关系、家庭关系等更密切的情感关系中,从“理”升华为“爱”。

  比如:在谈及家庭的规则意识时,王刚分享了自己从对棍棒教育的不理解,到感激父亲的严格教育的心路历程;而对于“低自尊人格”现象,邓亚萍也结合了自己儿时因身高问题被否定的经历给出建议,“一定要相信自己能行,再开朗一点,再自信一点。” “父母如何控制愤怒情绪”?嘉宾谭江海给出建议说:“在生气之前把自己的感受告诉孩子。比如:爸爸已经有点生气了,你再这样下去爸爸要发火了!”嘉宾王小骞提出:“建议家长不要拿情绪去说话,而是拿比喻,类似于一种游戏的方式跟孩子沟通。” 对于孩子在学校的生活问题,杜江说,在教育孩子保护好自己的同时,也应该学着让孩子自己去摸索怎么与人相处。

  观众赵女士是节目的老粉丝了:“节目的案例,明星们的教育方式,对我教育孩子帮助很大。我和孩子沟通时有时候会急,后来想起节目中老师说的,要温柔的坚持,要和善而坚定。我就鼓励她,和孩子聊天,谈自己的想法。如果遇到小朋友欺负,我也会按照老师交给的三个选择告诉她,真的有用。有一次,有个小男孩和我家孩子抢东西,我家孩子就坐在旁边开始哭,我就想,老师是怎么说的呢?后来我就告诉孩子,你可以过去和哥哥说一下,我们可以一起玩吗?刚开始孩子不敢,后来我就鼓励她,她就去试了,结果没想到后来和那孩子玩的特别好。”

  节目为教师、家长、孩子都提供了独特的视角去感受每个教育阶段孩子的成长,更为家长提供了一个思考自己教育方式的机会,更是被网友夸赞为“功德无量”。现在,节目组每天都会接到来自全国各地的来电,参加节目的除了北京,还有来自天津、河北、山东、东北等地的家庭。

  

  Part 3:面对录制困难  如何春风化作雨

  教育是涉及到人性、心理学、社会学等多方面的学科。深刻认识到这一点,每一期节目、每一次活动,都是节目组精心策划的,是节目组所有成员、嘉宾和老师们的智慧结晶。

  节目背后  智慧与温暖同在

  每一个孩子背后都有一堆的故事,每一期节目背后都是一个家庭的故事。记者了解到,节目组要提前对节目家庭情况了解清楚,甚至摸清人家几辈人的情况。要知道,一个孩子之所以成为现在这样,和家庭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把家回归到客观状态,然后再去讨论家庭问题,才能找到问题根源,更好解决家庭教育困惑。

  “节目最难的是把人都凑齐。许多时候,录节目的头一天晚上,参加节目的家庭成员突然说不想上了。遇到突然反悔的家庭,即使是半夜也得去做工作。” 导演季楠坦言。

  节目里的老师,他们或忧虑、或喜悦,有欢笑,有落泪,还曾经忍不住站起来和家长理论。老师的各种真实反应,打破了人们对完美老师形象的刻板印象,让人们看到即便是最牛的老师也是有情绪、会高兴、生气的普通人,有着真挚的感情。

  谈起节目背后的故事,导演沈思然深有感触:“老师参与节目很辛苦,录节目基本一整天全在现场。虽然节目播出只有40分钟,但录制要四五个小时,节目组最长的一次录制时间是八个多小时。因为是真实解决问题,并非按照脚本走。有时候家长录着录着就被孩子气得站起来离开了。有一个家庭,一家三口不能见面,见面就闹矛盾。我们就分了三个地方,三个老师去和他们聊,聊好了再凑在一起。当他们成功和解,我们哭的比他们还伤心!”  

  为了让节目顺利录制,节目组针对每一个家庭的不同成员,结合小伙伴们的形象和性格,进行了分工。

  导演季楠和节目中的妈妈聊。“和妈妈聊,就要站在女性角度。妈妈一般都比较辛苦,有委屈。一次做节目,我遇到一位妈妈,她很漂亮,但我能看出她很累,我就说:‘我觉得你以前可能不是这样的,现在感觉你眼里已经没有了光。’听到这,她哭了:‘是的,我原来有梦想,为了这个孩子,我全职当了妈妈。我的梦想没了,他(爱人)还怪我不上班。’”

  导演王凯被称为“姥姥专业户”。“和老人聊,要首先肯定他(她)的不容易,方法可能有错,但老人的心都是好的。”王凯表示:“许多家长都是看现在的孩子发生了什么,很少看到未来。我会作为过来人告诉奶奶,你孙子或孙女长大后,他们的一些想法。” 

  节目组的小伙伴帮别人家孩子解决问题,但却没时间教育自己家孩子。“我只能每天早晨送孩子上学,太多时候晚上忙到后半夜,回到家孩子都睡觉了。邵晶副主任也是,一边审节目看别人如何教育孩子,自家孩子一边哭,‘妈妈,你什么时候回来?’”闫一可说。

  

导演沈思然

导演王凯

导演王凯

导演季楠

 

 

  Part 4:展现学生学习生活如何发力新媒体

  除了电视端节目的播出,节目组还非常重视在新媒体方面的传播。

  9月,节目走进清华大学、中国传媒大学、中国石油大学、北京舞蹈学院、北京广播学院等高校,进行了开学的相关直播。在直播的过程中,节目组遇到了不少难忘的事。

  “当我们在北京舞蹈学院直播完准备离开的时候,发生了一件特别逗的事情。学校保安以为我们是学生,就说,‘你们不能出门’。我们就解释说我们是北京电视台的。门口的家长看到了也说:‘他们就是直播的,我们刚刚看完直播,没事,让他们出来吧!'”闫一可说:“今年大学开学,送新生到校的家长是不能进学校的。家长们通过我们的直播平台,了解了自己孩子的学校、开学典礼、宿舍等。通过直播,其实就是让家长放心。”

  为充分展现2020年秋季学期全新开学季大学生的学习生活,市委教育工委宣教处联合北京卫视《老师请回答》节目组开展了“我们开学啦 我们美着呢”北京高校秋季学期开学vlog评选活动。截至10月9日,节目组共收到近300条小视频,来自30多所大学和院校。

  记者在节目组看到,小视频时长在90秒内,大学生们通过创意和设计,展现开学后的校园生活,有新生军训,有当代大学生广场舞,有节约粮食,有食堂的千层套路……广大师生用自己的视角和镜头,记录并展示漫长假期结束后,校园开学伊始积极向上、朝气蓬勃的新生活。

  “节目组希望在小视频这方面给各大院校提供一个展示自己的空间,也让师生之间有一个新的互动机会。”负责此次短视频活动的导演李帆向记者透露:“评选分为初赛和复赛两个阶段,进入复赛的优秀作品将在北京卫视《老师请回答》官方抖音账号里进行播放,由粉丝进行投票,评选出优秀作品。优秀作品将在北京卫视《老师请回答》节目中进行展播,最终获奖者将被聘请为节目校园观察员,参与到今后节目录制等各项活动中。”

  

  【采访后记】  它是家长的必修课

  用什么评价《老师请回答》好呢?它充满新闻热度与思想深度、饱含着情感温度与现实锐度,它多维度搭建学生、家长和学校之间沟通的桥梁,为推进立德树人工作提供了新的方式。我记得去年12月去节目组采访时,北京广播电视台卫视节目中心副主任邵晶谈的节目初心,记得闫一可说的因为孩子打游戏问题被家长包围的故事,记得节目组的乔丹丹到一个高中男生家里做工作、喊他起床就用了两个小时的故事,更记得许多家长说“收看《老师请回答》已是我的必修课”的真诚话语……

  在消费狂欢和流量盛行的时代,节目立足教育、观照社会,为教育节目的发展提供了优秀的范本。如果说教育的本质意味着:一棵树摇动一棵树,一朵云推动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一个灵魂。那么,《老师请回答》节目就是唤醒灵魂的“百宝书”。如今,《老师请回答》仍在不断探索,这本书一直在书写,希望给家长和大众带来更多的价值。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