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热点图片

荧屏真实再现儿科医生

——《了不起的儿科医生》登陆北京卫视

作者:刘颖  来源:  时间:2020-12-08

  中国的“儿科之痛”由来已久,先说一组数字:据统计,我国现有135524名儿科医生,每万名儿童中只有4名儿科医生;按我国2020年儿童儿科执业(助理)医师数要达到的目标,我国儿科医生数量目前缺口86042名;儿科医生的离职率很高,在某知名儿科医院,一个科室4年中5位医生辞职。

  随着二胎时代的来临,常年处于超负荷运转的儿科医生资源短缺的情况也愈加紧张。如何快速培养出更多素质过硬的儿科医生成为了社会关注话题。以此为题材的电视剧也就应运而生——

  大型医疗题材电视剧《了不起的儿科医生》于11月30日19:30起登陆京卫视品质剧场,芒果TV,优酷视频同步上线。该剧通过不同的病例,反映我国儿童成长现状,进而探讨儿童生理和心理健康以及亲子关系等社会话题。作为一部深切关照中国儿科医生行业,展示青年儿科医生成长,温暖刻画儿科医生与“宝贝”患者及其家庭关系的医疗剧,《了不起的儿科医生》从策划到播出,都引发了各方的关注与期待。

  本报记者日前专访了该剧的主创以及现实生活中多位儿科医生,在缓解“儿科之痛”的这条路上,他们都在不断努力着……

  

  电视剧里的儿科医生说——

  了不起之真:采访多家医院,记录儿科医生真实状态

  近年来,纪录片《人间世》的走红,让医疗题材的作品走进更多人的视野。因为工作强度大、风险高、待遇差,儿科处于医学“鄙视链”底部,是一个常年处于超负荷运转的行业。

  作为一部“宝贝”医疗剧,《了不起的儿科医生》聚焦青年医生看似平凡、实则“了不起”的成长。该剧展现了儿科医生们在生活中所面临的实际问题。例如,儿科医生本就存在缺口,能做带教老师的医生更是“珍贵”。初到童馨医院的焦佳人(王子文饰),凭着自己的坚强毅力和一颗医者之心获得了带教老师邓子昂(陈晓饰)的认可,邓子昂与焦佳人之间更加密切的互动便由此展开。

  该剧用细腻的镜头语言刻画儿科医生充满感动、欢乐、泪水的日常工作与生活的同时,又展现出这样一批有故事、有温度、有困境的儿科医生形象,彰显了当代医者“敬佑生命、救死扶伤、甘于奉献、大爱无疆”的崇高职业理想,传递了强大的暖心力量。

  从2015年开始策划,到2019年1月开拍,《了不起的儿科医生》主创团队遇到了重重的困难与挑战,但是他们不畏艰辛,勇往直前。主创团队奔赴上海、北京、云南,采访了首都儿研所、上海市儿童医院、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上海儿童医学中心、上海睿宝儿科医院、昆明市儿科医院等诸多医疗单位的医生和专家们。与此同时,他们入门诊,进手术室,观察医生的生活与工作状态,丰富故事素材……

  制片人江薇告诉记者,医院是矛盾集中的地方,也能展现最真实的人性。儿科医生治愈的不只是病人,而是这个世界的未来。采访中她发现这些儿科医生都像孩子一样,可爱而善良。“如果他们不能够把自己变成儿童,就无法治好儿童。我们观察到儿科医院院长、医生和演员聊天,像带小孩一样哄着,很萌。而儿童医院的特殊之处也在于,这个地方可以合情合理地让一群成年人做回小孩。”

  有了大量的采访素材,《了不起的儿科医生》的编剧将老中青三代儿科医生都写进了剧本。他们拥有区别于其他科室的总体气质——富有童心,气质纯真——但他们又拥有各自的代际差异。老年的儿科医生如院长,经验丰富、性格温暖,具有传承精神;中年儿科医生如许秉泽,因为生活重担和新人辈出的压力,代表正在摇摆和出走改行的一群人;青年医生中,每个人入行的目的不同,他们代表着儿科界的新生力量。

  

  了不起之初:以儿外科切入凸显生死考验

  

  只有了解更多,传达给观众的才能更多。《了不起的儿科医生》的编剧团队在上海儿童医院蹲点大半年,积累了海量病例,然后根据剧情需要、轻重缓急和人物成长对这些病例进行了选择。在功能担当上,病例主要分为主角成长、互相治愈和科普三块。“我们没有采用现在很流行的单元剧形式,那样一单元一故事的独立形式,不符合中国观众喜爱情节交织、前后勾连的观看习惯,所以病例一定要跟人物成长结合在一起。”江薇说。《了不起的儿科医生》选择以儿外科切入。身处时刻有剧烈事件发生的外科,主角更能获得快速地成长。“以儿外科切入,有关生死,入戏快,且可凸显医生技术和想法,但我们没有那么极致地考问人心,主要是传达普世价值。”

  她介绍,该剧开场第一集的案例就非常有代表性,毕竟儿童坠楼新闻几乎层出不穷,但事关生死的案例又非常紧急。偶然路过的儿科医生,生死时速的医院抢救,坠楼儿童父母间的胶着状态……从事件到角色,从剧情到社会话题,“儿童坠楼”如同打开潘多拉魔盒的钥匙,触发了各方的危机。此外,剧中还穿插了一些带有科普性质的病例,比如小孩被异物噎住,烧伤怎么处理,如何处理儿童亲子关系,实用性比较强。

  “大病例展示人物关系,前面主要是主角的成长和转变,后面是男女主角的互相治愈;口播病例增加剧的专业调性;片尾的100秒科普是想为社会做一些事。”她说。由于片中一些案例较为少见,在专家的建议下,剧组用“科普100秒”短片的形式,对生活中最常见、最需要普及的基础性问题进行科普。这些短片由上海儿童医院、首都儿研所的专家撰写,配以演员的表演,放在了每一集的片尾。

  

  了不起之悟:演员利用休息时间学习缝合

  悬浮是现实题材行业剧的大忌。演员的表演也就成了又一个关键。江薇说:“治病生涯是一个积累的过程,医生是要论资排辈的。如果一个儿外科精英医生只有25 岁,这是绝对不可能的,剧本必须符合逻辑。因此,作为副主任医师的邓子昂,年龄设定是33岁,从海外深造后回国投身儿科事业,他幽默毒舌,对医学有着不被人所理解的执着。而焦佳人的年龄设定是26岁,在云南丽江大地震中成为孤儿,后在昆明医科大学完成了7年本硕连读,又在当地医院轮转规培,后来才进了上海童馨医院进行专科规培。”她表示,自己看完《那年花开月正圆》后,认为陈晓很适合演邓子昂。而焦佳人从一个初出茅庐的学生到业务熟练的医生,展现其变化至关重要,因此选择了可塑性很强的王子文。

  剧中的邓子昂有个外号叫“最帅一刀”,是一名外表帅气且医术高明的儿科副主任医师。他经常与病魔作斗争,救了许多的儿童,但是性格却很执拗,被评价为“不近人情”。这是演员陈晓首次出演儿科医生。戏外的他已为人父,很能对剧里患儿家属们有非常强的感同身受。因此对这个角色,他也格外用心。他不仅事先到医院体验生活,向真实医生请教取经,还在拍摄时不停与跟组儿科专家沟通交流,并利用休息时间学习缝合。剧中,他将角色在工作中的冷静、一丝不苟非常有力地演绎出来,也将角色温暖、治愈系的成长过程演绎得淋漓尽致。在与小朋友演对手戏的时候,陈晓更是展现出了柔软与关爱,暖心十足。

  王子文饰演女主角焦佳人,满怀抱负的云南专培医生,因为小的时候被一位医生救过,从小的理想就是要当一名儿科医生。王子文此前在《欢乐颂》中成功塑造古灵精怪、伶牙俐齿的曲筱绡一角而圈粉无数,当时剧中喜欢的也是医生,这次新剧中出演的就是医生,与小朋友各种亲切互动,笑容灿烂且温柔,让人感到很温暖。

  

  了不起之声:一封写给中国儿科行业的“告白”信

  《了不起的儿科医生》就像是一封写给中国儿科行业的“告白”信,儿科医生的辛苦与心声,自我成长与自我价值都在其中。

  制片人江薇表示,作为一部都市医疗剧,《了不起的儿科医生》有自己独特的视角——儿童病患,医生与患者家属双线并行。孩子是未来的希望,儿科医生的职责不仅仅是挽救病人,更是守护希望。以邓子昂、焦佳人为代表的儿科医生们,在身着白衣的每一刻都处于战斗状态,他们在面对人手不足,工作强度大等问题的同时,还需要投入大量心力去守护那些被病魔折磨的小患者。他们在看病救人之外,还要兼顾患者家属及家庭关系,有的时候甚至需要帮助家属攻克心理难关,共同为孩子的健康而奋斗。儿科医生自身也要努力平衡生活与工作,初心与生存等关系。这一切大大小小的困境纵横交错着,编织出儿科医生们日常生活,他们面对这样的“战场”,一边积极应战,一边用自己的“医者仁心”治愈人们的心灵。一个个小患者被治愈,一个个家庭被拯救,一个个希望被守护。

  《了不起的儿科医生》在展现儿科医生工作真实面貌的同时,又为观众传递爱与温暖的元素,使其在诸多虐剧、爽剧的市场冲击下得以立足,做一部名副其实的暖剧是该剧的最终目标。正如制片人江薇所说:“故意为了虐而虐,没必要。我们不是复仇剧,阴谋、猎奇和控诉黑暗不是我们的目的,我们想要温暖人心。”

  

  真实儿科医生说——

  

  北京儿童医院大医生吴润晖:简单生活即美好

  采访过不少医生,吴润晖是最难忘的医生之一。

  专业上,吴润晖是绝对强人——北京儿童医院血液肿瘤中心副主任、血友病综合治疗组组长,见证并主导了中国儿童血友病治疗,从零起步,一直到在国际上广受赞誉。她首次提出的“凝血因子小剂量预防方案”——用最小的剂量、花最低的价钱,大大降低了致残率。现在国际上一提到“小剂量预防治疗”,都知道要找Doctor.WU(吴医生)。

  生活中,吴润晖是简单素心人——透明、直率、简单、阳光、美好。但凡陪孩子去过医院的,都知道医院的环境,尤其是专科儿童医院,那简直是大的哭、小的闹,有的吃、有的造,环境甚至气味,都需要强悍的神经支撑、化解。

  吴润晖常年工作在儿童医院,安之若素之外,还有可爱、俏皮的应对——如何快速、高效穿过人潮拥挤的门诊大厅?吴润晖一边舞动双臂,一边笑着解释:“来,跟我做,我们管这叫‘游泳’!只有这样,才能快速过去。”如何找到一个安静的谈话空间?吴润晖熟门熟路,七拐八拐,穿过各种仪器,找到有实习医生在一旁做功课的地下室,“只有这里,可以。”

  吴润晖的外公、妈妈都是医生,特别是妈妈也是儿科医生。对她而言,学医是毫无悬念、简单的唯一选择,因为从小的耳濡目染让她认定:“能有机会帮助别人,是幸福的。”

  吴润晖的婚姻大事,在她看来也简单——两家世交、彼此熟悉,男孩子毕业于清华,她学医,登对,24岁结婚。以至于现在走在大街上,吴润晖和26岁的女儿,像姐妹俩。

  吴润晖两次在法国进修,有没有想过留在法国?吴润晖还是简单:“国内才有更多临床机会啊!再说,结婚生女了,留在法国还得先离婚,哈哈。”

  最难得的吴润晖在专业上的国际性突破,也是来自于她素心、简想——血友病孩子凝血因子先天缺乏,出血就是不可逆,导致残疾甚至死亡。国际医学界认可的大剂量,对国内很多家庭来说,用不起,因为血友病是终生的,越长大、体重越大、越贵。那怎么办?不能看着孩子们致残啊,先尝试“小剂量”看看!这一看,就是多年踏踏实实地临床与基础研究,吴润晖全国知名,不仅仅因为专业,更因为她每周二的门诊,永远给从各地赶来的求诊者加号。

  对吴润晖来说,工作不能简单说是工作,其实也是生活。

  问她有没有想过自己60岁、70岁?

  吴润晖依然简单:“当然不想。天天就是好多事情推着……”(朱子)

  

  既能“抗疫”又能“救人”杨大夫,加油!

  上周,家里的儿子写作文,要写致敬抗疫中的白衣天使,小家伙抓耳挠腮,正不知道怎么下笔,我说,“你采访杨阿姨啊。杨阿姨不就是最生动的人物吗?”

  我打通了杨大夫的电话,电话里她说:“哎呦,我哪里有什么生动的事情可以说啊。不过,我倒可以讲讲患者和我们之间的故事。”儿子于是和杨大夫有了一次特殊的对话。我对其中的两点记忆深刻。儿子问:“杨阿姨,在前段时间的抗疫中,您有什么难忘的事?”杨大夫说:“有一次,我们收治了一个小朋友,他已经被确诊感染上新冠了。但是他的爸爸还没有确诊,所以他们不能待在一个病房。孩子很小,很害怕,还很想爸爸。于是阿姨和其他的医生护士阿姨就给他买来玩具,陪他玩,还念故事给他听。他也渐渐地高兴起来,这样也利于他的治疗。后来很快,他的病就治好了。”儿子问:“阿姨,听说您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回家。您想不想晨晨(杨大夫的儿子)?”杨大夫说:“当然想了,但是按照规定,我们那段时间不能回家,我也给晨晨解释了,他也理解我。阿姨是个医生,医生就得冲到第一线。”

  采访完成,儿子写出了一篇生动的文章。我也似乎重新认识了熟悉的杨大夫。我和杨大夫是老乡,她比我小几岁。医学院毕业后她在北京的一家医院儿科工作。由于后来我们彼此家庭中的孩子年纪相近,两家走动得密切。两个孩子每隔几个星期就要见一次面。 因为杨大夫一般周末都要加班,所以常常是她的老公带孩子出来和我们相会。杨大夫性格温柔,可以想见她看病的风格。前两年,她还上过一次报纸,是周末她和老公带孩子去商场,结果遇到一位老人心脏病发作。杨大夫立马冲了上去,给老人做心脏复苏,让老人恢复了心跳,直到把老人送上救护车。她救治老人的照片,我在报纸上看见了,真的是挺有风采。

  认识时间长了,也知道杨大夫挺忙的,常常上夜班。有一次我们两家相约爬山。可是刚见面,她就接到单位的电话,说有急事,她马上打车赶回医院。每次长假,我们约见面时间时,我也习惯了先问杨大夫哪天不值班。

  这次疫情,虽然是一名儿科医生,但是所在医院收治新冠病人,其中患者有儿童,杨大夫也冲到了一线。那段时间,我们心中其实也有点替她担心。但是偶尔发微信,她总说:“没事,很好。”之后见面时,问起当时情况,她呵呵一笑,说:“只要做好防护,没问题。而且这个病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我们挺有信心的。”

  儿子从小到现在,但凡头疼脑热,没少咨询过杨大夫,印象最深的是她软软的声音,“没事,别着急。吃了药很快就好。”“多注意,别再感冒了。”她的声音给人一种镇定的作用,真的不愧是儿科医生。(伍其)

  

  照顾不了自己儿子的儿科医生

  随着医疗剧《了不起的儿科医生》的热播,“儿科医生”又成为了人们关注的话题。记者采访了一位姓吴的儿科医生,他说:“儿科医生短缺的情况不仅一直存在,并且这个群体的数量还在不断减少,比如,国内临床医学毕业的学生,无论是继续深造还是工作,选择儿科专业的人都是比较少的。对于国内有些医学院在本科期间就定向培养儿科方向的学生,这些学生在考研或者工作时,也有很多人选择其他专业。其实,我觉得,当儿科医生应该是很有成就感的,因为接触的病人都是我们人类中,抵抗力最差、最容易生病的一类人群。把他们医好,承载的是一个家庭的希望和幸福。” 

  现在的生活节奏快,工作压力也更大,适合生育年龄的大多数人也正是最累、最忙的上班一族,其中还有一些属于“老来得子”,自然视孩子如珍宝。说起这个话题,吴大夫说:“人生总有意外,体弱、多动的孩子受伤和患病的几率,都高于成年人,如果孩子一旦在医生的医治过程中出现问题,就会给患者家庭造成一辈子的创伤。所以,作为儿科大夫,就会承受很多自己难以承受的压力和责任。”

  说起儿科医生的辛苦,吴大夫说:“其实每个行业都是辛苦,只是我们的工作是与生命直接打交道。”

  吴大夫小时候的梦想,就是子承父业,去大医院当一名医生。他说:“在未来中国优秀的儿科人才出现断层完全不是没有可能,我们老师自己说的,学外科,面对的可能是一个大人。学儿科,面对的就是一个小孩,一群大人。”

  吴大夫说:“我问过老爸,学医最重要的是什么?他说是三心,爱心,信心,责任心。我现在觉得我做到了。有人问我:后悔选儿科吗?其实,我说心里话,除了挣钱少了点,其实还好吧,就是太忙了,我经常是看完病号回来,吃一碗米粉充饥,还要去值夜班。真是管他人的孩子就顾不了自己的孩子,为此,我的家庭关系也挺紧张的,我的妻子经常抱怨我不管孩子,好像我不是孩子的亲爸。说到这些,我觉得真的很惭愧,我挣的钱没有她多,而且,打理家务、照顾孩子全要靠她。在工作上,我是不知疲倦的好医生,在家里,我却是一个不合格的男人。幸好,我偶尔还能辅导一下孩子的作业,在我妻子的眼里,我就这么点优点。”( 常江)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