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热点图片

《最美的青春》这样绽放

——

作者:  来源:  时间:2018-08-27

  “拍戏玩命”是很多影视圈从业者的口头禅,但是能跟眼下央视一套热播的《最美的青春》媲美的还真不多见。该剧讲述了上世纪六十年代初,第一代塞罕坝造林人不畏艰苦环境、书写“绿野诗篇”的造林故事。在拍摄的162天中,剧组全体成员团结一心,辗转了八个外景地,冒着零下四十摄氏度的极寒,顶着刮起来如尖刀的白毛风,踏着过膝的皑皑白雪,愣是将一场场戏顽强地拍摄下来。监制郭靖宇告诉记者,大家如此玩命只为了能够最大限度做到“真实”,这样才能无愧地向塞罕坝致敬。在采访中,主创者的胆气、年轻演员的勇气、当年塞罕坝亲历者的志气都让记者感动不已。剧中女主演何雨虹的一句话让人印象深刻。她说:“很多人都来问我怎么定义‘最美的青春’?我认为,最美的青春就是在一生中最好的时光里做最对的事情。拍摄《最美的青春》就是我认为最对的一件事,这段经历会影响我这一生。”

  

   郭靖宇:我是承德人,则无旁贷

  《最美的青春》讲述了上世纪60年代初,第一代塞罕坝造林人不畏艰苦环境、书写“绿野诗篇”的造林故事。作为承德籍的导演,郭靖宇直言自己责无旁贷,必须拍好这部作品。

  辗转七年的故事终见天日 在《最美的青春》开播发布会上,当着众多领导、媒体的面,郭靖宇曾经感慨自己是河北承德人,是承德的山水养育了他。如今家乡出了塞罕坝这个典型,作为一名承德籍导演,拍摄这部剧责无旁贷。但是在接受记者专访时,郭靖宇道出了幕后更深层次的原因。 “27年前,也就是1991年我成为了一名真正的文艺工作者。我进剧团拍的第一部话剧就叫《顺·人》。一听剧名就知道是一部写林业人的作品。在我们承德籍作家的作品中,有很多以林业人为原型的故事,应该说塞罕坝是每个承德作家都想写的故事,是他们心里永远的一颗种子。《最美的青春》原名叫《功勋树》,它的作者杨勇在承德的两个县都分别做过宣传部长,多年从事基层工作,他对塞罕坝上的人们太了解了。这个故事他写了七年,中间几次辗转都没有拍成电视剧。这跟市场有关系,很多人都担心这样的题材不顺应市场,赔钱的事情没人愿意干。后来我们承德市委书记专门找到我,我责无旁贷就答应了下来。当时正好赶上2016年的电视节目春推会,我就向北京广播电视局的领导汇报工作,其实也是哭穷。没想到他们特别支持我,把这部剧当成了重点项目,这也让我有信心来拍好这部剧。” “74岁的文学统筹一句话让我潸然泪下” 郭靖宇做事雷厉风行,在确定了项目之后,他就开始一边做深入采访一边在原故事的基础上创作剧本。“我专门从大连请来的文学统筹唐浩先生今年已经74岁高龄了。

    我们在塞罕坝一住就是一个多月。塞罕坝跟别的地方不同,开始去的几天会觉得风景很美,但是时间一长就开始有高原反应了。唐老师本来心脏不好,住了二十多天都休息不好。但他一直不敢跟我说,直到连续好几天睡不着觉的时候,他的老伴才来握着我的手说:‘我们实在坚持不下去了,但是怕影响创作,真的要下坝了。要不然恐怕他要牺牲在这里。’那一刻,我潸然泪下。同样让我感动的还有这部剧的导演巨兴茂。因为我年纪大了,这次就没有担任导演。巨兴茂是我的徒弟,今年刚刚获得了十佳青年导演的称号,而且位列所有获奖导演第一名。他现在风头正劲,很多条件很好的戏找他去三亚、珠海甚至海外拍摄。但我却跟他说,能不能替师傅受一次苦。他毫不犹豫地说:保证完成任务。没想到这个承诺让他一干就是一年多,而且吃了很多苦。但是他没有跟我抱怨过一句,让我很感动。” 两场雪戏让郭靖宇彻夜不能眠 开机宴上,郭靖宇豪情满满地向全体剧组提出了自己的要求:“既然是向塞罕坝致敬,我们就一定要尽量还原真实。假的都不好看,真的才是最美,我们一定要拍真了!”但是真做起来,他却发现难度太大。 第一个挑战就是外景地。“这远比我之前拍摄古装戏、年代传奇剧难多了。众所周知,古装剧在横店一个景点就能把所有戏都搞定,年代传奇剧也可以去车墩。但是《最美的青春》却根本找不到合适的外景地。如今的塞罕坝已经绿化得非常好,森林覆盖率超过了92%,根本找不到当年的荒山野岭了。我们没办法,辗转了八个地方才搞定了所有外景。”为了真实再现“塞罕坝第一代造林人”当年艰苦的环境,摄制组先后转场北京、天津、杭州、承德塞罕坝御道口、内蒙古乌拉盖、多伦自治县、克什克腾旗、内蒙古乌丹八地取景。沙漠拍摄,交通不便,也给拍摄造成了极大的困难,所有的设备、道具,搭景的每一根木材,摄影器材的每一块配重,都要靠人力搬运。 第二个挑战就是“真实”。为了尽量还原当年情景,剧组一切来真的。

    他们平时出工经常早晨起来一出门是零下35摄氏度,甚至更低,而且还伴随着刺骨的白毛风,脱掉手套的手随时都会被冻僵,每个女孩的脸都冻的跟紫茄子一样。看到这种恶劣的拍摄条件,连一向以严格著称的郭靖宇都心软了。“我曾经一宿给导演和执行制片人连发过三条微信,建议这两场戏可以到室内的影棚里去拍摄。这两场戏我记得非常清楚,一场是退伍军人赵天山当看到坝上第一场初雪的时候,他脱光了膀子用雪去搓身体,这是那个年代在坝上过冬的人必备的,只有经历了这个,才能跟零下四十摄氏度的寒冬去抗衡。如果你不能在坝上过冬,就不可能去种那些树啊。这是个很简单的道理。还有一场戏是一个女演员因为爱情失败,穿上了原本准备在婚礼上穿的婚纱在雪地里跳舞。这两场戏都是在克什克腾旗的雪窝子里拍摄的。那里平时零下四十摄氏度,还有白毛风。我想着这件事深夜里睡不着。导演巨兴茂就回答了我一句话:放心吧师傅,我们已经商量好了。他也没有告诉我到底准备怎么拍。第二天晚上,他们回到驻地,把这两场戏如何在室外拍摄的照片发到了各自朋友圈。我当时看到后老泪纵横,这群年轻人太可爱了。”

  

   巨兴茂:一切都必须真实

  接受了师傅郭靖宇的嘱托后,导演巨兴茂围绕着《最美的青春》开始了一系列筹备工作。他一边走访老一辈造林人,一边北上寻景搭建场地,准备具有年代特色的“服化道”,只为更真实地呈现塞罕坝的感人故事。说到拍摄的这162天,他告诉记者,几乎每天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意外和问题,但他们依旧坚持“一切都要真实”。

  男演员冻僵了,女演员冻哭了 师傅在开机宴上提出要真实,这也成为了巨兴茂拍摄的原则。“如果不真实,我们对不起这部剧,也无法面对塞罕坝造林人创造的伟绩。但是,想要做到真实谈何容易啊。艰难的拍摄环境也让演员们真正体会到了塞罕坝第一代造林人的牺牲与奉献。拍摄时的冷,对于我来说真是记忆深刻。因为2016年冬天北京没有下雪,我们就将雪景外景挪到了克什克腾旗。那里每天都是零下37到40摄氏度的低温、能见度只有两三米的白毛风、扎在脸上的冰凌以及大雪在天上折射出的5、6个太阳……”剧组的男演员都冻僵了,女演员都冻哭了,但是没有一个人轻言放弃。

  流沙河吞没了拍摄器材 正是这样恶劣的环境,在拍摄前后也让剧组对“塞罕坝精神”有了不一样的认识。“从真实出发,我们一步一步体会到了其中的艰苦,是我从业以来最‘痛苦’的经历。但是塞罕坝造林人每天都要面临这样的环境,他们远远比我们付出的更多。”巨兴茂感叹道。 巨兴茂随后给记者看了一张照片,是他们在内蒙古拍摄的。“你看我们脚下的沙地可不一般,当地人都管它叫流沙河,沙子能在地上跑。我们的设备都有轨道,在流沙河上放久了就找不到了。有一次,我们把拍摄用的设备放在了地上,一会儿就没影了,结果找来挖掘机挖了半天才找到。” 他告诉记者,为了真实,剧组专门聘请造林专家跟组指导,从育苗场景到植苗动作,力求准确无误。“经过162天拍摄,我们团队每一个人都深刻理解了那段历史,从一年荒山野岭到百万人工林海矗立在那里,这是三代塞罕坝人的精神传承。”

  刘智扬:“塞罕坝精神”助我战胜自己

  在《最美的青春》中,刘智扬饰演的“冯程”是第一个自愿上坝开荒植树的造林人,其后带领团队一起坚守坝上数十年,并逐渐成为几代造林人的精神领袖。剧情伊始,冯程初入塞罕坝上,还是个倔强执拗,有故土情怀的大学生,自从自荐上坝种树之后画风陡转,变成了穿着土棉袄、不修边幅的“职业种树人”。他生活中唯一的信念就是把树种活,只为还原塞罕坝美丽的风景,在经历无数次失败后他仍未放弃,在失败中总结经验从头再来,最终造就了雄伟壮观的“绿色奇迹”。 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并首次出演男主角的刘智扬在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没遇到《最美的青春》之前,我并不真正理解什么是塞罕坝精神。这部戏拍摄异常艰苦,起初我认为我完成不了。但是在导演和全组人的鼓励下,我居然完成了这样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这就是塞罕坝精神在我身上最好的体现。”

  起初并没自信能演好冯程 刚拿到剧本时,刘智扬对角色并不自信。“他离我的生活太远了,而且年龄跨度巨大,要从20多岁演到75岁,每个阶段还要有不同的心理感受、不同的生活状态。起初我对自己有点担心。但是郭靖宇导演是我的老板,他认为我是最适合的人选。而我作为一名演员来说,最好玩的事情就是做没做过的事。尽管它充满挑战,但我还是想尝试一下。于是我和老板一拍即合。” 刘智扬认为,冯程曾经是一个很有才华的大学老师,在学校里很多女孩子都喜欢他,也算是个风云人物。“他学的是伐树专业,到了塞罕坝却发现根本没有树,一片茫茫荒漠。他毅然决定留下来,一个人开始种树。他毕生最大的梦想就是把这片茫茫沙漠恢复到自己小时候画里的景象,非常值得人敬佩。”刘智扬说,最难塑造的是30多岁的状态。“我刚刚从20多岁过来,所以演起来一点不费劲。但是30岁的男人会在待人接物乃至世界观上都产生巨大的转变,也可以说是一种蜕变。我不太了解那个年代人们的状态,所以演起来有难度。”心理上的压力让刚刚进入剧组的刘智扬有点打退堂鼓的想法。“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睡不着觉,内心压力巨大。我告诉自己要想演好这个角色必须走进那个年代,必须真实感受他们的内心。”大概拍摄了半个多月后,刘智扬开始找到了些感觉,内心也从压抑苦闷中渐渐走了出来。他没想到的是,随后恶劣的拍摄环境让他又一次陷入困境。

  摘下口罩的一瞬间全懂了 虽然讲述的是塞罕坝的故事,但是外景地并不在塞罕坝,而是辗转了八个地方进行拍摄。换句话说,哪里冷哪里荒就去哪里拍。全体剧组成员一起遭遇了寒风、暴雪等恶劣天气。这样艰苦的拍摄环境不但没有让刘智扬退缩,反而勾起了他的斗志。“室外温度零下三十摄氏度的时候,我们每天还要坚持拍摄。但拍不了一会儿,机器就冻住了。有一次当白毛风刮到我眼前的时候,我把口罩摘下来的一瞬间就明白了,像冯程这样的人,能够一直在这么恶劣的环境里坚持下来,不管他能不能成功,这件事本身就足以让我们去崇敬了。” 回忆起拍摄的艰苦,刘智扬说,每天都会有不同的难题。“比如有一次赶上特别大的风。拍摄时用的摇臂没办法搬运,就放在了外景地。结果第二天我们一到现场都傻了,所有设备都找不到了,都被埋在了沙子里。我们所有人就开始凭感觉去刨沙子,终于把设备都挖了出来。后来我们就每天来回搬运设备。工作人员很辛苦,每天凌晨三四点就要扛着很重的设备到现场,拍完戏很晚又要扛回驻地,起早贪黑的。”说到这,刘智扬回忆起了一件很让自己感动的事情。“剧组摄影助理是个小伙子,有一次赶上雪窝子里刮起了白毛风。调度好之后他去室外架机位,没想到过了一会儿他就被抬了回来。当时他的手指完全没有了知觉,都是灰褐色的。大伙儿赶紧把他送到医院,幸亏去的及时,他的手指没有被截肢。”

  “最美的青春”就是做值得的事 剧中,老年冯程望着塞罕坝很感慨地说了一句:“我把我所有的青春奉献在这里,值得。为什么我的眼中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的深沉。”这也让刘智扬非常感动。“我特别坚信冯程把自己人生的大半辈子全都献给了造林事业,是一件非常值得非常了不起的事情。” 说到对“最美的青春”的理解,刘智扬说:“我最美的青春跟冯程有些相近的地方。因为我20岁大学毕业,今年30岁。我最美的青春这十年都献给了舞台,献给了影视,我觉得非常值得。我希望这部戏能够传播给更多的青年观众,让他们有些反思。虽然我吃了点苦,但是特别值得。” 他同时表示,自己心目中的塞罕坝精神就是坚持不懈、艰苦奋斗。“遇到再大的挫折和困难,都要义无反顾直到战胜它。”

 

 何雨虹:从小没吃过的苦这次都吃了

  在电视剧《最美的青春》中,何雨虹饰演的是女一号覃雪梅。谈及这个角色,何雨虹坦言:我和覃雪梅都挺大方的,都还挺有自己的想法的,都是很向往正义的人,内心也是天真无邪的。虽然与剧中角色有一定相似性,但覃雪梅毕竟是生活在上世纪的人,她的成长环境、个人背景都具有时代特殊性。对此,首次出演电视剧的何雨虹透露自己有个小妙招,“我经常会给自己洗脑,我现在就是覃雪梅。”

  开始很想不通覃雪梅的选择 演员何雨虹是中央戏剧学院14级表演系本科毕业。其长相大气、气质独特,与当前或幼齿童颜、或身材娇小的90后女演员完全不同,是中戏表演老师刘天池口中正儿八经的“中戏青衣长相”。因此1996年出生、身高171厘米的何雨虹也被网友称为90后里难得的大青衣。说到被郭靖宇选中出演覃雪梅也非常偶然。何雨虹告诉记者:“这部戏筹备的时候,我还在上大三,当时正在学校排毕业大戏。郭导演来到我们剧场看戏,偏巧那天我还没演。但是他们通过画册上的大头照,就让我去面试。很幸运最终让我来演女主角。” 何雨虹通过研读剧本后对女主角覃雪梅有了深入的了解。“她是一个简单大方、品学兼优的女学生,同时她性格里又透露着很多很倔强的东西。我觉得我跟她还是有很多相似的地方的,比如都很积极乐观,浑身充满了正能量,而且性格也都挺倔犟。” 说到对“最美的青春”的理解,何雨虹说:“我认为就是在最好的年纪去做有意义的事情,就是最美的青春。戏里的人物他们用最好的年华去种树、绿化祖国,我大学毕业参加工作、拍戏,从事我喜欢的职业,我觉得这都是最美的青春。” 何雨虹很真诚地告诉记者,起初看到剧本时,自己并不能理解覃雪梅的人生选择。“我想不通她为什么会去那么艰苦的地方。在城市里她有自己幸福的生活,有追她的高富帅男朋友,有当官的父亲。她明明可以选择去林业部当个白领,却非要选择去荒无人烟的地方做那些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但在看完了全部剧本之后,她理解了一切。“年轻人首先就要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要做对社会有意义的事情。所以我从想不通变成了支持者。”

  每天冷并快乐着 生长在普通家庭的何雨虹从小就是家人的掌上明珠,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温室里的小花朵。“父母从小对我都很呵护,没受过穷,没挨过饿。”但是,主演《最美的青春》却让她遭遇了极为艰苦的拍摄环境。“可以说,我把这辈子没吃过的苦都吃尽了。原来我觉得北京就算很干旱的了,没想到进了沙漠,才知道真正的干旱是什么。我们每天拍外景七八个小时,风吹日晒,脸上一下就出了很多皱纹。回到住地后发现衣服里、耳朵里、头发里全都是沙子。”不过何雨虹骨子里的韧劲让她不能退缩。“在塞罕坝的每一天,我们都是冷并快乐着。每天拍戏真的好累好难,但是真正的塞罕坝人,他们当初所面临的恶劣条件比我们现在不知道要艰苦多少倍。人家都能坚持下来,我为什么不能呢。我妈总说,人没有吃不了的苦,只有享不了的福。这句话很有道理。”

  两位导演都是十足的暖男 第一次拍戏就是女主角,多少让何雨虹感受到不少压力。但是有了郭靖宇和巨兴茂两位导演的支持和鼓励,她也增添了不少信心。“他们都是非常有才华和有能力的导演,他们最大的优点就是注重细节,在生活和工作上都非常细心,是十足的暖男导演,从来不会忽略每一个人的看法。我记得有一件事特别让我感动,因为在坝上什么超市、网购都没有,我们组里一个女孩就发了一条朋友圈说好想吃甜点。郭靖宇导演看到了这条朋友圈,第二天就派人到坝下给我们买了好多蛋糕、甜点运到坝上,每个人都有份。我们当时都觉得很惊讶,没想到导演会把这些小事都放在心上。他虽然不是每天在片场,却时刻关注我们,挂念我们。包括巨兴茂导演也一样,他在现场受的罪比我们演员要多,但私下里他还是很随和,总跟大家说说笑笑,不分你我。因为他是演员出身,他会很了解演员的内心,保护演员的感受。“

  陈彦娴:其实还原了当年的艰苦环境

  作为塞罕坝第一代造林人的代表,曾经代表塞罕坝领取地球卫士奖的陈彦娴老人坦言自己曾经接受过很多编剧采访,想把当年塞罕坝人的故事搬上荧屏,但像《最美的青春》如此真实再现当年的作品从未有过。 “这部电视剧拍摄非常的不容易,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塞罕坝它不是哪一个人的英雄事迹,而是整个团体的精神,是一种塞罕坝的精神。所以说拍起来非常不容易。我接受过很多采访,有媒体记者的,也有很多编剧,他们要把我们的故事编成电视剧、话剧、电影。他们非常敬业认真地听我们讲当年的故事。但是我们的故事都非常的普通,没有轰轰烈烈的,也没有高大的英雄形象,所以说拍出来非常困难。没想到《最美的青春》能够真的跟广大观众见面,我非常感动。前几天我也看了两集《最美的青春》,虽然才是个开头,但却让我非常震撼。我要特别感谢编剧、导演和演员,他们真实还原了我们当年的艰苦环境。” 让陈彦娴老人很感慨的是,剧中所有的场景都逼真地还原了他们当年上坝的场景。“那时候春天一到就开始刮沙尘暴,完全看不到人。白天的时候,整个屋子里都很昏暗,办公还得要开灯。到了冬天,我们还要在室外零下40几摄氏度的极寒中劳动。听说他们为了还原当年的情景,真的冒着严寒和白毛风去室外拍摄,这令我非常感动。你们这一代年轻人,能够经受住这样的考验,拍摄出这样的电视剧,说明塞罕坝的精神在你们心目当中已经扎根了。所以我觉得这部电视剧一定能给现在的年轻人以震撼,让他们有更加坚定的信念为祖国未来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

  李秀珠:《最美的青春》就是我们的缩影

  作为《最美的青春》林业技术支持李秀珠老人,在剧本创作之处就跟随郭靖宇导演走遍了整个塞罕坝,进行了一个多月的体验生活。他告诉记者,自己是1962年从承德农校毕业以后,分配到机械林场工作的。“可以说,我经历了塞罕坝50多年的沧桑巨变。我干过了塞罕坝的各种工作,掌握了很多林业生产的技术和技能,以塞罕坝为背景的,弘扬塞罕坝精神的电视剧《最美的青春》筹拍之初,我有幸应邀为剧本的创作提供技术方面的支持。在和以郭靖宇导演为首的创作团队在一起生活的日子里,我亲眼目睹了全体创作人员不耻下问,认真负责,对作品精益求精,对工作认真负责的态度和精神。电视剧《最美的青春》在拍摄的过程中,正好是秋冬季节,坝上是寒风刺骨,全体主创人员放弃了春节回家和家人团聚,顶着寒风在野外坚持工作,尤其塞罕坝经过了50多年的建设,当年风沙遮天日、飞鸟无栖处的荒凉情景不复存在,在塞罕坝当地找不到拍摄适合的外景。剧组的人员爬山涉水,到内蒙古等地去寻找合适的外景拍摄地。” 电视剧《最美的青春》,再现了塞罕坝当年恶劣的气候环境,真实地描写了塞罕坝人的精神风貌,讴歌了塞罕坝建设者牢记使命、艰苦奋斗、科学求实、无私奉献的塞罕坝精神,展示了塞罕坝林场50多年来的建设成果。李秀珠老人说:“电视剧的故事固然是虚构的,但所展现出的场景就是我们当年所经历的写照,所塑造的人物,就是我们的缩影。这也是对我们老一代塞罕坝人的褒奖,我作为老一代塞罕坝人,对于《最美的青春》的展播表示衷心的感谢。”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