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热点图片

影视剧配音那些人 那些事

——

作者:刘颖、陈文、白鸽、程戈  来源:北京广播电视报社  时间:2018-10-15

  他们低调,很多人常年干着这工作,从来没想到要出名。 当观众喜欢某部戏,某个角色的时候,也许这个角色是他们的配音,但是他们很少说,这个声音是我的。 他们隐藏于角色背后,却需要和角色有共同的情感。 他们是不可或缺的,离开他们,我们可能会失去很多传神的人物形象。 他们就是配音演员,不同于舞台演员和影视剧演员,他们从声音上来再现原片(剧)中人物的形象,以声音作为表演手段。他们在配音前必须对原片的故事、艺术样式、风格、时代背景等作充分的分析,然后拟定出自己对某一角色的配音方案,也称之为“声音化装”。 这些给“声音化装”的人都是哪些人,哪些情况需要有配音,他们在配音中是什么样的情况,中国目前影视剧配音界的现状是什么样的。本报记者对几位知名的配音演员进行了采访。

  

  季冠霖:每配一个角色 都不能有任何杂念

  从一个普通的80后的天津女孩,到如今配音界里知名度最高的“声音”,季冠霖用了整整11年。标志性事件是2011年她遇到了《甄    传》。随着该剧大火,季冠霖的声音也响彻各大电视台的黄金时段。而七年过去了,季冠霖依旧忙碌于麦克风背后,醉心地用自己的声音“成全”着一个个迥异的角色。“每当我走进录音棚的时候,我就暗暗告诉自己,心无杂念地去享受走进每一个角色的过程。”

    现状   配音演员就像裁缝

      能够遇到《甄    传》,连季冠霖都连连说自己很幸运。“文艺圈里没有绝对的第一,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的领域。在声音领域里也是如此。很多前辈比我的工作年头长、经验丰富,只是没有被大众认识而已。”她把配音演员的工作比喻成裁缝,在录音室里,他们要按照导演的要求为声音赋予表情。“无论谁来录,无论用哪种方式,大家最终的目标就是把形象和声音很好地表现出来,完成导演和观众心中的角色形象。对于一个裁缝来说,别人给你3000块钱一尺的好料子,你缝起来很舒服,当别人拿来糟糕的料子,你也得缝,这就是你的工作,人家付你的是裁缝的钱,你当然没权利挑料子好坏,更不能嫌人家身材不好。”用配音演员的大多是古装剧、民国剧和港台演员,影视剧多产的年份,配音演员很忙,有时一天工作12个小时,一个月配两部电视剧;而低产年份,可能很久接不到工作,自然收入不保。不像老一辈有单位旱涝保收的工资保底,新一代的配音演员很看重小圈子里的口碑,除非特殊情况,一般不会轻易拒绝录制工作。

  像《甄    传》这样制作精良的电视剧毕竟是少数,如今的影视剧就像是流水线上的产品,快生产,速销售。所以,更多时候,配音演员难得从容。“现在一名好配音演员,标准是‘来之能战,战之能胜’。制作方的后期制作周期很有限,很难给出大量磨合角色的时间,所以要求每一名合格专业的声音演员必须具备快速进入角色调整声音状态的能力。”

  心路  单纯的配音圈让我感觉温暖

      曾经北京的配音圈很小,总共也就100来人,配音演员们很多没有固定单位,是自由职业者。资历深的前辈从制片方接活儿,然后通知他认为合适的配音人选,制片方称他们为配音导演。 生存在这么一个并不算大的配音圈,季冠霖很享受其中的纯粹。“我们都没有单位,所有的工作怎么分配,都是按照你适合的行当和你所能承担的分量来分配的。配音演员没权利自己选角色,好的配音导演会根据配音演员年龄、性格安排角色,但最终的决定权在影视剧导演手里。在这个圈子里,很多事情相对公平,没有复杂的过程。每个人会公平得到角色,大家都能很纯粹地去做一件很匠心的事。这个圈子同时也足够包容,大家都有不同的性格不同的生活方式,但每次在一起工作,心情都非常舒畅。我们有时候每天工作12个小时,曾经一起在录音棚做饭包饺子,就像一家人一样。”季冠霖说,配音圈里的声音演员都非常单纯,相处得很温暖舒畅。

  秘诀  好心态和好方法

      作为一名声音演员,季冠霖也曾有着“围城”的困惑。“《甄    传》连续播了这么多年,很多观众甚至都能把台词倒背如流。就好像我小时候爱看《西游记》和《红楼梦》,其中那些角色在大家心中印象太深了,也为演员再去诠释其他角色造成了一定难度。同样,大家太熟悉我的声音,所以接下来的录音工作中,我也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最终,无论我面对什么样的角色,我都会用相同的心态。人要尊重自然的规律,就像车轮要向前滚动一样。遇到了平坦的道路,曲折坑洼的也就不远了。换句话说,有了好事,就要在心里做好迎接坏事的准备。” 说到自己的配音秘诀,季冠霖淡然一笑。“当我每次配一个角色,都告诉自己心里不能有任何杂念。如果我要求自己的声音必须美,这就不对,我必须首先要和角色融合在一起;如果我开始在意别人怎么看我,也不对。一个人如果内心有任何一点点杂念,都不会是百分百投入。所以,我对自己的要求就是不论我录什么,我所要做的都是时刻和角色在一起。” 季冠霖是天津人,骨子里也透着乐观的精神。“我觉得天津人都不太有忧患意识,没有太多的防御心理,危机感也不强。天津人比较知足,特别会给自己找乐,有自黑的一面。” 说到保持声音状态,季冠霖很有发言权。“其实这里面并没有特别玄妙的,主要是两方面的问题。一是要忌口。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特性。有人不能吃辣,有人不能喝酒,有人不能闻烟味,每个人都有不同的顾忌。对于我来说,我对冰的东西比较在意。我平常很少吃凉的,冰水、冰棍基本都不沾。夏天热的时候,要吃一口冰激凌,得在嘴里含半天。尤其是刚用完声音,整个声带比较累和疲劳的时候,我更是不敢碰凉的。另外,我本身挺爱吃辣的,但是特别辣的一般不吃。有时候上火嗓子疼,我就会更加注意。此外还要注意休息,只要睡好了,休息好了,声带就可以永葆青春。另外也要在情绪和心态上进行调整,不要动不动总爱生气吵架。这些都和声带养生息息相关。”

 

 晓晏:既是电台主持人 又是太后配音专业户

  看热播剧《延禧攻略》,太后的声音似曾相识,“太后是我配的(音)。”北京电台主持人晓晏坦承,她并没有宣传,但大部分了解她的人都听出来了。晓晏本名晏积    ,除了主持人,她还有一个身份是配音演员,从20岁开始到现在,她已为上万部(集)的电视剧、电影、纪录片配音,用声音塑造了各种形象。

  为很多太后、多个版本的武则天配过音

       其实当主持人之前,晓晏的工作就是配音。“我最初是部队文工团的话剧演员,后来作为播音员调入八一制片厂,当时的主要工作是为纪录片解说,其间还为故事片、电视剧和外国译制片配音。”1993年,北京电台招聘节目主持人,晓晏凭着良好的专业素质和多年的经验积累当上了一名主持人,还同时演播小说。如今虽早已退休,但听众仍能在小说连播节目里欣赏到她演绎的声音作品,她还时常在影视作品中为角色代言。 晓晏的配音角色五花八门,电视剧方面,从《西游记》里的小妖精、《水浒传》中的王婆和孙二娘,到《穆桂英挂帅》里的佘太君;从《东边日出西边雨》里伍宇娟饰演的陈丹妮到《烽火儿女情》里的苏母。此外,她还演绎了各种太后,有《陆贞传奇》中娄昭君、多个版本的孝庄和慈禧,还有由刘晓庆、惠英红、王静、范冰冰等不同演员饰演的武则天,因而被称为“太后配音专业户”,电台的一些同事见到她也叫她“太后”。她的电影配音作品也是数不胜数,如《阿凡达》中的女神,《上海正午》里的佩佩,还有《黑客帝国》《终结者》《银河护卫队》《星球大战》等电影中的角色。动画片也有不少,比如《仙履奇缘》系列中的仙女教母、《米老鼠与唐老鸭》系列中唐老鸭的女朋友黛丝…… 说到晓晏配音作品的代表角色,熟悉她的观众一定会想到《康熙王朝》中斯琴高娃扮演的孝庄,“剧里李建群扮演的容妃也是我同时配的。”晓晏透露。潘虹在《少年天子》《少年康熙》中饰演的孝庄,也是由晓晏代言的。 说起来,晓晏与潘虹颇有缘分。当年刚到北京电台工作不久,她以《晓晏温馨俱乐部》主持人的身份去上海专门采访了潘虹,与潘虹有了一面之交。“给她配音是在见面之后。”晓晏介绍。因为认可,以后有些戏自己配不了,潘虹就推荐由晓晏来为她配音。“潘虹是我所配过的演员里面比较宽容的。”晓晏透露,潘虹还会对晓晏表示感谢。

  最好不要让观众知道这个角色是配音的

      为何现在配音的影视剧越来越多?晓晏说,很多戏不是拍摄时同期录音,需要后期给角色配音,但有时候演员没有档期,只得由别人代言;还有是产业运作决定的;当然也不排除有的演员台词功力不够……“所以才会有这么多国产剧配音演员的需求产生。” 晓晏说,当年她曾待命为电影版《红楼梦》刘晓庆饰演的王熙凤配音,“后来刘晓庆提出由自己配。我听了她的配音,觉得演员给自己的角色配音,确实和配音演员呈现的那种质感是不一样的。”刘晓庆主演的电视剧《武则天》是由晓晏来配音的,“因为她(刘晓庆)有点儿南方口音,配这种宫廷戏不太适合,所以导演就选择了配音。” 配音演员可谓幕后英雄,多数时候,字幕里并没有出现他们的名字,“那时候有规定,国产剧里的演员如果是配音的,就会影响获奖。”晓晏直言,所以作为配音演员,他们也很配合前台的明星,不会宣传“某某角色是我配的”。直到现在,尽管在这个领域晓晏也算腕儿了,很多年轻或配音新人会走到台前,甚至参与一些电视节目,但晓晏仍很低调,也不宣传自己,不让观众把视线转移到她身上。比如此次,因为报纸做这个选题,晓晏才第一次接受媒体采访说起她为播得很火的《延禧攻略》配音的事儿。 晓晏直言,在配音领域,艺术的评判标准和艺术价值观是不同的。随着时代的变化,每个人恪守的原则也不同,“我们这一代人,包括我自己的原则,是配音要服务于角色,不服务于这个演员。首先要像这个演员,然后像戏里面的那个角色,这个是最根本的。我们崇尚的是不要让观众知道这个角色是配音的,这是最好的。” 晓晏认为,当配音演员并不是一蹴而就的,这里面有很多的讲究,也有很多门道,而她的秘诀就是用不变的声音去应万变。“比如说同样是演老太太,这世界上老太太千变万化,能不能变不同的老太太,这是你的能力。”在晓晏看来,配音演员最好的是根据人物的状态去变化自己,而不是变音色,“变音色是表面化的东西,能变好多声儿其实并不难,难的是不同的性格、不同的状态的变化。”

  保护嗓子心态很重要

      对从事配音、朗诵和演播工作的人来说嗓子很重要,平时有什么保护嗓子的方法?晓晏介绍,首先是心态。“别看心态好像跟嗓子不沾边,其实还是很重要的。人在着急、痛苦、亢奋的时候说话最容易毁嗓子,因为在气息来不及调动的时候说话,你的声音就会破裂或者会充血。所以保护嗓子最好的就是首先要有一个健康的心理状态。”还有就是要会运用气息,气息的保护是最好的保护。“气息的运用是非常重要的,这个不是一句话能够说明白的,需要大家慢慢去掌握一些方法。” 那么如何让自己的声音更好听?晓晏认为,有的人天生声音就好,有的是经过后天正规的训练,但声音好坏并不是最重要的,让声音打动人关键是能感染别人,比如朗诵,首先是朗诵者的真情流露,还要能打动别人和你一起动心。

  廖菁:站在角色背后,掌控角色灵魂

  1972年,廖菁作为声乐演员进入中国广播艺术团。十年后一个偶然的机会,她接触到影视剧配音。此后三十多年时间里,她参与过数千部、集电视剧的后期制作,为其中的主要或重要角色配音并担任配音导演。廖菁告诉记者,每当自己站在话筒前,心中都会充满敬畏。

     初入配音行业:创作氛围很浓 最怕“打点”连累大家

     廖菁刚进入配音行业时,配音演员大部分工作量来源于译制片,国产电视剧量很少,通常一部剧20-30集就了不得了。她回忆说:“那时一部20集电视剧,全部由成熟配音演员参与配音,周期大概7天至10天。录音使用的是磁带录音设备,只有两个声轨。因此从录音的第一天开始,所有配音演员每天都要到场,录音是按场次进行,有戏进棚没戏在外候场,所以大家在一起直至这部戏结束。那时的配音演员休息室通常都聚集着十几个人,一见面,大家都热情地互相问候,接着就都忙着‘划剧本’去了。所谓划剧本,就是在自己角色台词下划一道做个标注,这样配音时比较醒目不容易看错词。当你把全剧都划完了也就大概知道这是怎样一个故事,你是怎样一个角色……做到心中有数,这是一项很重要的工作,延续至今。磁带录音机只有一轨可用于主要台词录音,一般按场次顺序录音,这场戏有几个角色那几个配音演员都要同时进棚,就像拍戏。录音师会先放两遍同期声,配音演员跟着对词、找感觉,然后正式录音。由于当时技术条件的限制一段话中间不可以停顿,我们叫‘打点’,因此就要求一场戏中间不能有错,如果有哪位中间出错,那整场戏就要从头再来,因此录音时真的挺紧张的,谁都不敢怠慢,都认真准备台词,到进棚时台词基本都能背下来了,谁都怕因为自己的错连累大家。那时创作气氛很浓,如果你哪个重音或字音不对或感觉有偏差,当场都会有人提醒你。你哪场戏配得好,前辈会毫不吝啬的肯定、鼓励你。那时我是新人,这种浓浓的艺术创作氛围滋养了我,让我逐步建立了自信。”

  担任配音导演:国产电视剧蓬勃发展 数字技术带来巨大改变

      随着科技的进步, 2000年后数字音频工作站逐渐取代了磁带录音,换句话说在同一时间点可以录许多轨。所有的角色都分轨录制,即便画面是对手戏,配音演员在录音时也是“单打独斗”。数字技术为影视配音带来巨大变化,精确到连一口气息都可以单独录制。与此同时,2000年后译制片的工作量逐年减少,时至今日已是凤毛麟角,配音演员工作的重心也发生了变化,大部分工作量来自国产电视剧。 这些年除了配音工作,廖菁还与她的先生张伟(中央电视台电视剧频道译制导演)共同担任配音导演,制做了多部热播电视连续剧,例如《甄    传》《芈月传》《三生三世 十里桃花》《锦绣未央》《毛泽东》等等。随着时间的推移,廖菁从为少女少妇配音慢慢过渡到为皇后太后配音。说到配音的心得,廖菁表示:“配音就是配戏,在创作中始终要求把自己放在规定情境里,与为之配音的角色同呼吸共命运,努力挖掘台词背后角色的情感,不放过她的一颦一笑一呼吸,有时真恨不得钻进角色的心里,看看她到底怎么想的,知道她所想便知道台词该怎样说……经过这些年的配音经历,我深感每部戏都是不一样的,每个角色也都各有不同,即使都是皇后太后,个性特征也是千差万别,有的飞扬跋扈,有的表面慈善内心狠毒,这就要求我们要认真捕捉角色个性特征,努力挖掘角色的内心情感,才能将角色刻画得生动鲜活。”

  为《甄    传》《芈月传》配音:站在角色背后 掌控角色灵魂

       在《甄    传》中,廖菁为刘雪华饰演的太后配音。廖菁坦言,“她历经风霜后得到后位,虽不盛气凌人,但本性多疑,薄情狠毒。即便是给华妃配制欢宜香这类心狠手辣之事,她也波澜不惊。掌握了人物特点,我在语言基调的把握上突出了稳和居高临下状态,让角色语言更贴合刘雪华老师的表演、更贴合角色性格。”在《芈月传》中,廖菁为姜宏波饰演的楚威后配音。她说:“楚威后是那种骄横跋扈之人,总是颐指气使,冷若冰霜。配音时就是要表现出楚威后刁钻蛮横的性格特征,但为了不使角色个性单一,在语言处理上就要避免简单化、表面化。我觉得楚威后是‘后’不假,但她首先是女人,为人妻为人母,天下再狠毒的女人对自己的孩儿也会百般呵护。于是在面对女儿芈姝哪怕是责骂时,在不违背画面表演的情境下,我尽量用嗔怪的语气让人们相信她虽然是‘后’,但也的确是一个母亲。配音时就要把角色的多面性体现出来,使角色可信,鲜活,有灵魂,从而增强了艺术感染力。” 廖菁感慨道:“配音在影视创作行业中属于幕后,一直以来不大受重视。但我觉得配音特有意思,有时我想:你演,我说,站在角色背后却掌控角色灵魂 。因为观众不只是要看你的脸,他们更想听到你的内心。所以配音的境界就是要搞清楚台词背后的潜台词,深挖出角色的灵魂,魂具而神生。”

  王明军:你要忘掉自己,幻化成角色

  《变形金刚》系列电影中的凯德·伊格尔、伦诺克斯上尉,卷福主演的《神探夏洛克》里的华生,《新水浒传》里的林冲,17版《射雕英雄传》里的一灯大师……这些观众十分熟悉的角色背后都有同一个充满磁性的声音,他就是著名配音演员、中国传媒大学播音主持艺术学院副教授王明军。1991年开始从事影视配音艺术创作的他,曾在多部译制片及电视连续剧中为男主角配音,参与创作影视配音作品数千部(集),曾获政府“华表奖”,四次获得“飞天奖”优秀译制片奖,出版了多本影视配音相关专著。从入行时最年轻的一员到如今业内的专家前辈,王明军认为一名优秀配音演员最重要的是贴合角色。

  大二走上配音路,在大量外国名著中磨炼

      1991年,正在北京广播学院(现中国传媒大学)播音系上大二的王明军因为一次汇报演出走上了配音演员的道路,“当时在学校舞台上表演配音片段,台下坐着央视国际部的导演侯丽红老师,她觉得我们这些孩子声音很好、很干净,没那么多毛病,就找我们给译制片配音。最开始我配的是群杂,学生、路人甲之类的角色,慢慢的角色有名字有身份了,再后来配男三号、男四号。大概在1995年,我配了第一个男主角——电影《弹唱姻缘》里弹钢琴的音乐家,边弹边唱,说话特别快。” 那些年,王明军参与了大量外国名著影片的配音,“当时央视有一个栏目叫《名著名篇》,播出了一大批外国名著改编的电影,我配过《乱世佳人》里的艾什利、《红与黑》里的于连、《茶花女》里的阿尔芒、《傲慢与偏见》里的达西……”为名著配音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台词很古典、很优美,对配音演员的文学素养、文字解读能力都有很高要求,直到今天,王明军都觉得获益匪浅。“这段经历让我学会了语言解放,理解了人物变化的过程,有了这个过程之后,再回到创作,就会更自由。”

  为梅尔·吉布森版哈姆雷特配音最痛苦,已成教学案例

      今年的央视中秋晚会,98版《水浒传》众主演齐唱《好汉歌》。在这部经典的电视剧中,王明军一人配音多个角色,包括花荣、燕青、阮小七、张青等。“1996年的暑假,我们配了一个多月。一个人配那么多角色当然会有区分,其实并不是很困难,因为观众看一部影视作品,视觉是主要的。我认为作为配音演员,最重要的是贴着演员的表演。” 就是这个“贴”字,曾经让王明军纠结不已,一度录不下去。“当年我给梅尔·吉布森演的哈姆雷特配音,感觉特别痛苦。因为他演的哈姆雷特特别疯狂、特别神经质,不停地大喊大叫,我根本就不认同他的表演,我更认同孙道临先生配音的《王子复仇记》里那种典雅的古典主义的哈姆雷特。我的脑海里已经有了一个模板,怎么也克服不了心理障碍,死活录不成。那时候已经可以单轨录音了,导演让所有不跟我搭戏的演员先录,大家都录完走了,只剩我一个人。导演说你就把它当成一部普通的译制片,这个演员演了一个角色,你照着完成就可以。我终于想明白后,很快就录完了。那天的配音用了一天时间,其中有小半天我都在纠结。后来这件事就成了我的教学案例。作为配音演员,你要忘掉自己,幻化成角色,人家什么样你什么样才是最好的,如果总强调自己,有时候反而是一种干扰。”

  配《变形金刚4》,为男主角一声吼喊劈了嗓子

     《变形金刚》系列电影在中国已经上映五部,王明军参与了每一部的配音,前三部配伦诺克斯上尉,第四部、第五部配马克·沃尔伯格饰演的男主角凯德·伊格尔。在配《变形金刚4:绝迹重生》时,为了凯德·伊格尔在女儿被抓走时那撕心裂肺的一声吼,王明军不惜把嗓子喊劈。“这场戏是我录的中间的一场戏,那声吼不能用所谓的科学的用声,感觉假了,只能真来。我跟导演商量先把其他戏录完,最后录这场。一直录到凌晨两三点,我歇了会儿,就开始喊,喊了三遍,嗓子喊劈了,说不出话,但是配音圆满完成了。”

  保护嗓子两要素:充分休息和合理运用

      这些年,配音行业发展迅速,王明军感触颇深。“以前还不能做到单录分轨,大家都在一起录,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一直到上世纪90年代、本世纪初的时候,制作水平都是这样。那时候整个配音队伍也就一二百人,一般都是专业院团的演员和专业院校的老师。现在影视配音新人辈出,制作形式和创作都发生了很大变化,配音机构也越来越多。配音演员的队伍更壮大、更专业化、更分类化,给了年轻人更多的机会。同时也存在一些问题,比如配音演员的薪酬比较低、没有配音行业协会等等。令人欣慰的是,现在影视制作方已经越来越认识到配音的重要性,从声音到形象,都要求明星化的包装,比原来重视得多。” 作为专业配音演员,王明军对于保护嗓子有着自己的心得。“我觉得保护嗓子最重要的方法是充分休息和合理运用,不是说用方法就能把嗓子变好,而是用什么方法尽量让嗓子减少磨损。要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熬夜、睡眠不足、声带疲劳都会伤害嗓子。过强过高过长时间的用嗓,追求大音量的用嗓,这些才是最毁嗓子的。”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