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热点图片

我想有个家

——BTV单身青年调查

作者:题图/车丽军  来源:  时间:2018-11-19

  11月11日就要到了,这一天被称为“光棍节”。国家统计局相关数据显示,我国单身人口已达2.4亿,其中85后、90后是单身青年群体的主力军。他们有的因为忙于工作而无暇交友,有的为了追求高质量的婚姻生活而不断努力。

  在北京电视台,就有这样一批优秀的单身青年,在屏前看不到他们的身影,但是在幕后他们默默地奉献着,为了制作出高品质的电视节目加班加点、忘我工作。本报专访了八位BTV单身青年,他们的情感经历、兴趣爱好各不相同,但都有着共同的心声,“找一个最爱的深爱的相爱的亲爱的人来告别单身”,组成一个温暖的家庭。

  11月11日是“光棍节”,同时也是一个新的开始。四个“1”,可以是形单影只,也可以是一心一意、一生一世。希望通过本报的这次采访,让更多的人了解他们,希望单身的他们早日找到生活中的另一半,收获属于自己的幸福。

  

  张广轩:性格直爽的运动达人希望30岁前完成婚姻大事

  □记者 程戈

  张广轩的家在北京通州,曾经是一名军人,退伍后干起了摄像工作,2016年进入北京电视台,如今是一名编导。

  经历过军队锻炼的张广轩工作非常认真、敬业,因为拍摄需要,当摄像时他经常扛着沉甸甸的机器快速奔跑跟拍,有两次都摔在了地上,膝盖磕出了血,仍然爬起来坚持工作。2016年年底到2017年年初,他开始制作自己的第一期节目,为了写出满意的文案,一次次征求领导、同事的意见,前后修改了四五遍。作为媒体人,加班加点是常事,“最晚纪录干到凌晨两三点。”为了提高工作效率,张广轩养成了一个很好的习惯,“把要做的事情分出优先等级,先做急需的、重要的,今日事今日毕。”在工作的同时,他不忘给自己充电,业务能力不断提升,工作状态也越来越好。

  1991年出生的张广轩曾经有过感情经历,“之前在学校的时候情窦初开,和女生有过短暂的交往。工作以后家人也给介绍了一些,见过三四个,但都没发展起来。我觉得一是缘分没到,二是我的性格比较直,有时候感觉自己情商不高,不是很会和异性沟通。”自称“直男”的张广轩是朋友眼中的运动达人,“我身高1米8,基本上所有类型的体育运动都会,擅长足球、篮球、羽毛球。工作之余,大部分时间都跟朋友出去吃饭和运动,周围的朋友觉得我挺生猛的。”

  外形高大帅气的张广轩是一个孝顺的孩子,身为独生子的他,平时一个人住在市里的家,每到周末,都会开车回通州陪伴父母。对儿子的婚姻大事,在小学教书的妈妈尊重他的想法,但心里还是挺着急的。张广轩自己也希望能早日找到另一半,“我比较看重眼缘,女方的外貌要看着顺眼,身体健康,孝顺,跟我的三观比较合,关键要人品好。我心目中最理想的年龄差在三岁之内,最好是北京本地的姑娘。”

  单身的张广轩充满着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向往,“去年的时候我想在今年情人节找个女朋友一起过节,结果没遇到合适的;后来又想在七夕节找个女朋友一起过节,还是没找到。我希望今年能找到另一半,30岁之前完成我的婚姻大事。”

  

  田俪:人不用太帅长得顺眼就行

  □记者 白鸽

  “你问我喜欢什么样的?30岁之前还有标准,现在没有了。”聊到恋爱理想类型,在北京卫视工作的田俪这样告诉记者。形容起自己的生活状态,田俪说:“每天两点一线,上班,回家。业余时间宅着,偶尔看看书。”

  田俪1988年出生于宁夏,目前工作于北京电视台。生活中的她动静皆宜,既愿意享受羽毛球、滑雪等运动乐趣,又愿意宅在家里静静地看书。田俪坦言,自己最喜欢的作者是村上春树,“他写的比较真实,能写入人心。我很喜欢他的一些佳句,比如无论被称为精英意识还是被称为孤立的世界,世上也应该在某个地方保留一两处这种游离于世俗之外的天地,我当然清楚此乃特殊世界,可我仍然这么认为。”

  谈到择偶条件,田俪明确表示:“北京人,有车有房,稳定收入,身高175cm-180cm。人不用太帅,长得顺眼就行,年龄35岁-40岁。如果条件非常优渥,二婚没孩子的也能接受。非诚勿扰,觉得合适、符合我的要求的可以联系我。我的邮箱:tianli098@163.com。”

  

  邓家祺: 活泼外向的海归编导欣赏成熟理性的男生

  □记者 程戈

  在所有接受采访的单身电视人里,邓家祺是年龄最小的一个,1996年出生的她刚刚大学毕业,只有22岁。虽然年轻,但是邓家祺很有自己的想法,如果能够找到对的人,她希望能早一点步入婚姻的殿堂。

  邓家祺是北京姑娘,在英国上的大学,学习电影研究和传媒。一个人在异国他乡四年,她变得更加独立,“通过国外的生活,我的自理能力提高了,不会过度依赖别人,也不会总是希望别人帮你做什么,或者别人一定要把你照顾得很好,我的想法跟过去不一样了。”今年毕业回国后,邓家祺进入北京电视台,在一档少儿节目担任编导。“我很喜欢这个工作,不是千篇一律的生活,每天都有新东西,很有新鲜感与挑战性。现在我还是实习编导,外景拍摄、写文案、录像、剪辑等都参与了,觉得非常有意思。而且我很喜欢小孩子,曾经在一家少儿英语培训机构当过助教,接触了很多小学生,我觉得小朋友很可爱,他们也很喜欢跟我玩。”

  工作之余,邓家祺喜欢跟朋友聚会,“我性格比较活泼,不是那种宅女,下班后经常跟朋友一起出去聚会、吃饭、唱KTV。我还超级喜欢旅游、喜欢看电影,是一个很外向的人。”在她的身边,不少朋友毕业不久就结婚了,父母也想让她早点成家,“他们希望我二十四五岁能领证结婚,我也想早点结婚,前提是认可对方,不会因为一时冲动而结婚。”对于另一半,邓家祺有自己的想法,“我觉得男生一定要成熟一点,遇到事情不能脾气特大,要理性地去面对问题,会照顾人,我比较欣赏这样的男生。在我看来,男方自己有稳定的收入,本身很优秀,这很重要,家里有没有钱不重要,这不能吸引我。我不介意找同行,有共同话题不是一件坏事。如果我未来的另一半很忙,这也没关系,男生就要多跟外界接触,多在社会上闯荡,趁年轻多打拼事业。两个人都有各自的事业,挺好的。”

  

  

  罗婷:要嫁就嫁“灰太狼”

  □记者 白鸽

  恋爱讲究随缘,罗婷一直这样认为。今年26岁的罗婷,在北京卫视工作,英文名Loretta。谈到自己的理想型,罗婷表示:“小时候觉得长得帅就行,稍微长大点觉得长得帅不够,得有责任心,后来慢慢觉得还是得靠眼缘和相处才知道对方是不是适合自己的人。如果非要有一个参照模板,那就灰太狼式的。我觉得男生一定要有担当,但是千万不要大男子主义,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生活中的罗婷是个爱笑的姑娘,“有时候我会比较二,做事情容易冲动,属于神经比较大条型的女孩子;安静下来的时候,比较安静,闹腾的时候也比较活泼。空闲的时候,喜欢手里拿着零食到处逛逛。开心的时候,整个人就比较嗨;不开心的时候会找朋友安慰,打开话匣子,然后就过去了,属于直来直去的性格。还有,我超级喜欢向日葵,因为有向日葵的地方就一定会有阳光,有阳光的地方就会很温暖。”

  对于恋爱,罗婷表达了自己的态度,“我是属于比较独立的,喜欢有自己的空间。同样的,我也希望对方有自己的私人空间,彼此之间有起码的信任。”对于罗婷来说,如果有一天遇到自己合得来的对象,至少谈个两年恋爱才能够步入婚姻殿堂。谈到婚后生活,罗婷坦言,“如果是短期的话,我可以接受和公公、婆婆同住,如果是长期那就要看具体情况了。”

  

  杨光:努力为未来的家创造更好的生活

  □记者 程戈

  2008年,东北小伙儿杨光大学毕业来到北京,先是学习,后是工作,在这里已经生活了十年。2010年开始电视生涯的他,现在是北京电视台某栏目的制片人。

  刚来北京时,20岁出头的杨光对一切充满了期待,包括未来的另一半。“那时候我找过北京姑娘,也找过外地姑娘,长的谈了有一年,甚至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但是最终都结束了。有的是因为对方家长不同意,有的是因为工作规划不一致,我想留在北京,而她想回到老家。”

  杨光开始思考,“我到底想要一个什么样的生活?我又能给爱人一个什么样的生活?”他给自己提出了要求。“我觉得如果我的物质基础或者我的状态还达不到我想达到的要求,就先去找另一半,自己这关就过不了。首先在工作上要有一个稳定的收入,保证物质基础;其次要能掌控工作节奏,有固定的假期,可以保证和对方相处的时间。”忙碌的工作让他无法达到这样的要求。“以前我的工作很忙,我会把大部分精力放在工作上,平时要加班,到了新年或节假日要策划大型的节目。2016年是我特别忙碌的一年,那时候我的朋友、同事给我介绍女朋友,我连看都不看,直接说不要。因为那时候我们正在做一档新节目,周一到周五下班以后还要想方案、剪片子,周六、周日基本上都在加班,这种状态差不多持续了一年,熬夜熬得很凶,经常连轴转。那时候我是编导,每次录节目前,要想选题、做准备,录完节目还要剪片子、做后期,等你全忙完的时候,新的片子又来了,又开始新的循环。我每个月大概要做四五期节目,每天脑子里想的全是节目。其实可以不用那么拼,但是我希望自己能够做得更好。”

  为了给自己、给家庭创造更好的生活,杨光一直在努力着,“我个人感觉作为一个男人,有车有房这样的物质条件是必备的。我认识好多姑娘,不在意钱,也不在意房,我觉得你可以这样说,但是我不能没有,两个人相处时间长了,这些东西是需要面对的,感情好的时候不在意,当遇到各种各样现实问题时,肯定会产生矛盾。我觉得我要准备好再去面对。工作这么多年也有了一定的积累,现在工作状态也好了很多,不是那么忙碌了,周末可以休息,时间更加自由。我觉得已经达到给自己定的要求了,开始试着寻找另一半。”

  虽然已经准备好了,但是想找到合适的对象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认识很多单身的同龄人,单身的原因无非就几种,首先是现在的工作环境让我们没有那么大的交际面,可能只认识电视台这一群人,没有更多的在外面认识新朋友的渠道。而且我们这个年龄对社交活动不是那么感兴趣,我身边的朋友除了上班,也就是跟熟悉的同事吃吃饭、逛逛街。现在的年轻人在网络平台上交友更多一些,而我们的QQ和微信基本上都是谈工作,以及跟家人的联络,不会拿它们当社交软件来用。”对于爱情,杨光更希望是日久生情,而不是“不太靠谱”的相亲。“我对相亲不太认可,只有一次相亲经历,还是因为父母,出于礼貌见一下。我觉得相亲不是很靠谱的原因是物质上的比较,两个人见面,肯定会看硬性条件,像学历、家庭背景、父母、固定资产等等,即便对方对你有好感,也是在这些物质条件能够满足她要求的基础上,感觉不是很纯粹。而且我这个人比较慢热,不知道该怎么跟一个陌生人去聊天,要通过平时接触的累积才能让人发现优点,相亲其实展示的是我的弊端。”

  留在家乡的杨光的同学们,大多已经结婚,孩子都快上小学了,31岁的杨光也想早日找到自己的另一半。“我对对方的经济实力没有太多要求,正常水平就可以,人品很重要,首先要孝顺,家庭氛围比较好,人比较善良、聪明,学历至少要本科,最好是北京姑娘。如果是同行更好,更容易理解对方的工作性质,在工作上可以分享经验、互相帮助。”

  

  卢萱:第一段恋情因工作忙而结束

  □记者 程戈

  生于1982年的卢萱是河北人,十年前来到北京电视台,一直从事编导工作。刚工作的那几年她特别忙,男朋友受不了这种“冷遇”,和她分了手。“我刚上班那会儿,一周做三期节目,一期节目大概十几分钟,我要从采访、拍摄到后期全部跟下来,晚上还要写策划案,12点以前从来没有睡过觉,基本上都得凌晨一点半左右才能睡,有时候困得坐在椅子上眼睛就闭上了。这种忙碌的状态大概持续了三四年。当时谈的男朋友觉得受不了,我们就分手了。”

  结束了第一段恋情后,卢萱尝试着开始新的恋情,但一直没有成功。“工作忙起来,没办法再去照顾对方的心情、喜好,而且双方的时间老对不上,比如说周末我们去录节目,人家想约会或者出去玩儿,所以后面谈的几个感觉都不太好。”在家人的要求下,她也曾相过亲,但是并不喜欢这种形式,“我不是特别喜欢相亲,介绍人大部分都是阿姨辈的,他们的标准跟我们的标准不太一样。我的相亲经历基本上都不成功,感觉和对方的性格、爱好相差太多了。比如说有一次相亲,男方是一个从来不在电影院看电影的人,让他在电影院陪我看电影,真是如坐针毡一样。我属于慢热型,不是那种特别外向的人,我觉得谈恋爱总得先从朋友做起,性格、爱好相差太远的话,没有办法交流。”

  生活中的卢萱是一个很能干的姑娘,“我们家有什么东西坏了都是我自己修,换灯泡、修水管、金工焊接……我都能干。这个夏天我把家里的地漏改装了,敲掉瓷砖,重新做了防水,水泥抹得特别平。而且我做饭也挺好吃的,自理能力超强。”热爱艺术的卢萱把自己的闲暇生活安排得非常充实,“我周末安排得比较满,会去看画展、雕塑展等各种展览,还会去学手工,做立体书、做泥塑。要么就看书、看电影,有时候晚上11点突然想看电影了,就去看一场,也不用等谁或者约谁,这就是单身生活的自由。”

  对于恋爱、婚姻,卢萱并不着急,她觉得顺其自然就好。“我能把自己照顾得很好,并不需要别人来照顾,所以我更注重精神上的交流,有一定的文化修养,能包容、接受不同的东西,和这样的人谈恋爱会非常舒畅。我不太喜欢两个人黏在一起,有各自的爱好、各自的事业,都有努力的方向,有共同话题可以交流,我更喜欢这样的生活。有朋友跟我说感情可以后期培养,但我不愿意因为担心自己老了没人陪而去结婚,在感情上我没办法凑合,只有两个人在一起感觉舒服,我才会结婚。”

  

  杜源:工作充实快乐  感情顺其自然

  □记者 程戈

  射手座的杜源是一个很有亲和力的男生,1986年出生的他,大学时曾在央视实习,毕业后进入北京电视台,从编导做起,现在已经是某栏目的制片人。

  工作占去了杜源大部分的时间,也让他感受到了很多乐趣。“每年年底报方案,每年年初做执行,录制的时候一般是最忙的时候,基本上能控制在晚上八九点结束,有时候会加班到晚上十点,明年要做新节目,应该会更忙。这种状态让我觉得很充实,也很开心。以前当编导,做了一些有挑战性的节目、大项目,获得领导、同事的认可,各方面都能给人激励。现在带团队,又有新的挑战,除了做好节目,还要做好管理。在工作中总能找到一些新的刺激点和进步的空间,让我对未来一直是有盼头和有希望的。当你不停进步的时候,你会觉得你的付出是有价值、有意义的。”

  在杜源看来,上班的时候全心工作,下班以后就要让生活轻松一些。“我是一个体育爱好者,晚上的时间,我喜欢打网球,一般一周打两次,我们有一个网球球友群。另外,我一周看一到两部电影,平时在家会听音乐、看书,周末会和朋友聚会,约朋友出去玩。我还养了一只小狗,已经陪伴我四五年了。”休闲娱乐的同时,杜源也不忘学习,“我周末报了一个在职研究生,学习营销,上了快一年了,给自己充充电,也补充一下知识结构。”

  杜源所在的栏目组,大部分人都有男女朋友或者已经结婚了,他是组里为数不多的单身者之一。单身两年的他曾经有过一些感情经历,“我在四川上的大学,从学生时代算起谈过三次恋爱,都没到结婚的程度。”让他感到庆幸的是,家人并没有给他施加压力,“我的父母都在老家,我一个人在北京。我妈妈也是做电视传媒的,她觉得这是我的人生,我自己选择想过什么样的人生,为自己的选择负责就好了。我是一个比较有主见的人,从小他们就比较尊重我的选择。”

  对于未来的另一半,杜源没有过多的要求,“射手座比较追求灵性,我希望能找到那种让我在精神上觉得很自由的人,互相都很自由的状态是我比较喜欢的。每个人都不是完人,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闪光点,如果真的遇到合适的人,我不会用理性去分析她的优缺点,而是更看重自己的感觉。我觉得感情还是要顺其自然,我相信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江斌:一年飞行近八万公里忙工作顾不上谈恋爱

  □记者 程戈

  采访江斌的时候,他正在南方出差,为节目去外拍,一待就是一周。这种为了工作“飞来飞去”的生活,对他来说已经习以为常。“有一个软件能够计算我坐飞机的里程,这次出差我看了一下,上面显示2017年我一共飞了79000多公里,超过了90%多的人。去年我做一档户外综艺秀节目,在外地整整拍了两个月,夏天一个月,冬天一个月。”

  家在东北的江斌生于1989年,在老家上完大学后,跑到离家2000多公里的另一座城市攻读研究生。2014年毕业后,学习数字媒体的他应聘到北京电视台,成为一名编导。工作第一年,先做节目精编,熟悉软件,积累经验,然后开始了原创节目的拍摄制作。“2015年年末到2016年年底,一年多的时间,是我最忙的时候,每天都要加班,周六日也不例外,加班到晚上九十点钟算早的,我已经记不清有多少个夜晚回不了家,在台里一直干到天亮,然后接着再干一天,真的是以单位为家。当时频道要开办一档新节目,把任务交给了我们这些年轻人,大家以前都没做过节目,都在摸索、研究。新栏目要想打响、立住,品质一定要有保证,大家都很努力,都想干出点名堂,可以说是互相比着加班,再苦再累也没人抱怨。现在回过头来看,还是挺感谢那段忙碌日子的,因为确实在工作能力上有了很大的进步。”现在江斌兼着两个栏目的工作,“一个栏目每个月都要录制,我一个月要拍三四期节目,已经记不清一共做了多少期了。另一个节目外拍比较多,今年到目前为止,我拍了16期节目。工作四年,我一直忙得没时间休假,今年终于第一次休了年假。”

  大学的时候,江斌曾经有过感情经历,后来上了研究生,学业繁重,三年里一心扑在了学习上,工作以后又一直忙于事业,个人问题就先放下了。“工作忙顾不上是单身的客观原因,主观原因是我自己也不怎么着急。我父母有自己的生活,不怎么管我,也不使劲催我。我想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工作上,积攒经验也好,挣钱也好,都是对自己的一种投资,自己越来越好,也能找到更好的另一半。”

  对于相亲,江斌特别排斥,“我爸妈虽然不管我,但家里的亲戚很热心,刚开始我也拒绝,后来不好意思,就跟对方加个微信联系一下,聊两句之后,基本上也都没下文了。我这个人比较慢热,谈恋爱还是希望能从朋友做起,慢慢发展,顺其自然。”

  工作之余,江斌喜欢潜水、游泳、滑雪、旅游、打游戏,愿意跟朋友一起出去玩儿。经过工作的锻炼,他的性格也从内向变得越来越外向。

  现在的他对未来的另一半没有什么要求,只要相处起来舒服、觉得合适就可以。唯有一点,最好不是同行。“跟同行在一起,尤其是做一档节目,特别容易吵架,能不找还是不找吧。”至于什么时候结婚,他给自己定了一个年龄线。“我是家里最小的孩子,比我大十几岁的堂哥堂姐都是30多岁才结婚生子,跟我同龄的同学也有不少仍是单身。我自己的想法是,最晚35岁之前结婚。”

  

  【后记】       八位年轻人,性格不同,经历不同,相同的是对工作的认真负责、对生活的乐观热爱、对事业的积极进取,对于爱,他们有着一颗真诚的心。如果他们的故事感动了您,如果您想与他们沟通交流,可以拨打本报电话 67135874,或发送您的个人资料与联系方式到邮箱:bgds2018@sina.com。也许,缘就是这样妙不可言。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