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热点图片

我们感受变迁

——电视剧制作人访谈录

作者:  来源:  时间:2018-11-19

  改革开放40年,中国的电视剧取得了蓬勃的发展。从《敌营十八年》开始,到《西游记》《红楼梦》《渴望》等等,如今,我国已经是最大的电视剧生产国。

  40年,从起步到现在取得的瞩目成绩,电视剧工作者做出了很多的尝试和努力。电视剧制作,无论是哪方面,导演、摄像还是服化道,都有了明显的进步。如今我国的电视剧,可以说,从制作上讲,已经具有国际范儿。我国的电视剧制作人员,已经越来越自信,越来越专业。

  电视剧制作的变化,也是和改革开放不断深入,我们的经济越来越好息息相关。本报记者就40年的电视剧制作中的变化采访了几位业内人员,一位导演坦言,社会富裕了,制作有钱了,我们能更从容地展现作品。

  在这40年,无论是我们采访的导演演员还是造型师,他们在工作中度过了自己的青春岁月,如今在专业上都取得了不俗的成绩,也收获了改革开放的红利。

  他们感受变迁,在这里,给我们讲述了电视剧行业的变迁。

  

  导演 郑晓龙:经验来自于摸着石头过河

  □记者 刘颖  摄/常江

  要问最能紧扣时代脉搏的电视剧导演,非郑晓龙莫属。从1985年的《四世同堂》、1990年的《渴望》、1991年的《编辑部的故事》、1993年的《北京人在纽约》、1998年的《一年又一年》、2007年的《金婚》……纵观他这些家喻户晓的经典作品,俨然就是一部老百姓生活编年体。说到自己的把脉诀窍,郑晓龙坦言有两点:一是展现大时代里小人物的命运,二是要和别人不一样。

  

  30年前:拍戏是摸着石头过河

  40多年前,郑晓龙不到16岁就参加黑龙江建设兵团,当了五年兵,1975年郑晓龙结束了军旅生涯,被分配到北京人民广播电台农村部当记者。1978年他参加了高考,考上了北京大学分校中文系。大学毕业后,他回到了北京人民广播电台工作。与四年前相比,这里已经发生了变化,北京人民广播电台变成了北京广播电视局,其中增加了电视台和电视艺术中心。台长征求郑晓龙的意见,他选择了电视艺术中心。1982年北京电视艺术中心刚成立的时候只有三四十人。“半年后我就成为了编辑部主任。第一因为我是正牌大学毕业的,第二我是共产党员,第三是我比较年轻。后来又过了不到一年的时间,我就当上了中心副主任,主管电视剧生产。”

  郑晓龙说,他对电视剧的经验完全是靠自己一路摸着石头过河走过来的。“那时候我们拍电视剧是内忧外患。首先这件事根本不赚钱。每拍一部作品我都要到处去化缘找钱。从外部来讲,那会儿的人不太能接受新事物。”

  

  20年前:拍戏是特别冒险的事

  1990年,郑晓龙担任总策划的《渴望》在全国播出万人空巷,这是中国第一部长篇室内剧,获得第9届大众电视金鹰奖优秀连续剧、第11届飞天奖优秀长篇电视剧等奖项之外,还因播出时降低了全国的犯罪率,得到了公安部表彰。

  而之后的《编辑部的故事》无疑是他事业上的一次大胆的挑战,也让他尝到了忐忑不安的滋味。“《编辑部的故事》差点被枪毙。《编辑部的故事》里那几个主角每个人都有毛病,领导会认为,这样的人怎么能成为电视剧里的主要人物呢。但我就是想反映当时社会上各种有着各样想法的人。这些人其实无害,他们本质上都是好人,遇到灾害时,他们也都在献爱心。”

  有了《编辑部的故事》,郑晓龙更大胆了。这时他看到了曹桂林的小说《北京人在纽约》。“小说里描写的美国并不像以前大家认为的满地黄金,什么都好。有个俗话叫报喜不报忧,很多中国人在国外再苦再委屈回家也不说,他们回国的时候哪怕借钱也要衣锦还乡。小说里很真实地反映了中国人在美国的打工生活。”

  让郑晓龙记忆犹新的是:“拍摄这部戏时第一没钱,第二胆儿特别大。我们那个剧组40多个人,21集的戏整个在美国拍了差不多一百天吧。我们经常在一个饭店拍,把车在附近一停,下来一车人扛着机器,支上就拍。那会儿我们很穷,美国人对我们这些穷人也网开一面的,在大街上拍他也不管你。”最后离开美国时,剧组攒了一堆停车罚单。

  

  如今:拍戏要有爱国情怀

  这几年,有很多人都在劝郑晓龙拍摄《北京人在纽约》的续集,但他迟迟没有行动。“在我看来,续集很难拍,但是我已经开始筹备一个新剧,叫《北京人与纽约客》,也是为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献礼吧。”这是一个全新的故事,前半部分讲中国人在美国的奋斗,后半部分是美国人到中国来的故事。虽然故事、人物和二十五年前的《北京人在纽约》有续有新,但主题一脉相承,同样是东西方文化差异下,两国人之间的故事。郑晓龙说:“拍《北京人在纽约》时,我们对美国是仰视,在仰视的同时又带有很强的爱国情怀。但是现在中国人对美国的心态就变得平和很多,是平视,大家会比较平等地来看东西方差异,变得幽默了,变得敢于开玩笑了。还是那句话,‘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真实地反映咱们国家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变化吧。”

  

  演员 导演 制片 张京生:拍戏也像一部科幻大片儿

  □记者 常江 文/摄

  张京生,出道很早,是一位内地实力派男演员,他出演的电影和电视剧有60多部;“梦舟明星篮球队”他是创建人之一,也是明星篮球队的队员;他担任过执行导演、副导演、导演、制片主任、执行制片……张京生在演艺圈里是个多面手,也是出了名的好人缘,他有着极强的号召力。他对电影、电视剧拍摄当中的门道更是如数家珍。改革开放的40年中,他亲身经历了拍摄影视剧各个环节的发展和变革。为此,本报记者在京采访了他。

  

  拍戏受伤 腿上缝了10多针

  1986年,张京生在电视剧《潮》中饰演主要人物,八路军连长梦涛。他说:“当时,拍这部电视剧的时候正是酷暑,我们又在三大火炉之一的南京拍的,条件异常艰苦,道具就是真刀、真枪,都是直接从八一电影制片厂借来的,烟火也都是真实的雷管儿和炸药,所以,大家拍戏时都十分小心。尽管如此,演员还是有受伤的。在拍戏时我的腿受重伤,缝过10多针。为求逼真,炸点离我们都很近,但是大家都很认真。因为,当时确实条件也只能这样,伤亡危险也确实是存在的,这在当年都是很普遍的现象。”

  

  边拍边剪的数码时代

  到了1999年,张京生在电视剧《截杀死囚1946》中,饰演侦察科长时,拍摄条件就有了改善。张京生说:“拍这个戏的时候在装备上已经有改进了,道具是按照剧情需要做出来的,录像机也从背着很沉的大背包机和四分之三的那种大个儿的录像带转变为很小的录像带了。但是,烟火师埋下的炸点还是没有太大的变化,演员还是免不了有受伤的。等到了2012年,我在拍摄电影《扎西1935》中饰演朱德的时候,拍摄装备就已经很经典了,摄像机都开始用数字的数码带,还可以在监视器里反复的看拍摄效果,不行就可以抹掉再重拍,这跟从前就大不一样了,清晰度高、效果好,而且,当时都可以边拍摄、边剪辑。”

  

  再也不会被炸点伤害

  到了2000年,烟火师埋的炸点也有了很大的改变,使用了安全性高、烟火效果好的新研制出来的爆炸方式。张京生说:“虽然爆炸点就在我身后,但是演员会很安全,不像以前,炸点的上面有土坷垃和碎石头,现在是塞点沙子就可以,但是效果很好,这种突飞猛进,也是参照国外的一些先进的做法改进的。这样的改进效果更逼真,同时演员还能减少一些不必要的伤亡,不像我在上世纪80年代拍戏时,身上还要绑钢板、皮垫啥的,就为防止炸伤。现在拍戏已经完全不用那些沉重的防护设备了。所以说,对演员是有帮助的,同时,拍摄的质量和效果,提高也是相当大的。”

  

  庆幸自己能参与其中

  张京生说:“上世纪80年代初拍戏时的理念是完全按照尽可能生活化来进行的,但是,那种生活化是受条件制约的,必须找一个僻静的,没有遮挡、没有穿帮的地方拍摄。那时候,要是拍个开车的剧情,会开车的演员都不多,真正有驾驶本的演员就更少了。现在,随着我们生活水平的提高,汽车已经进入了寻常百姓家,演员基本都会开车,所以说,再拍开车的戏,每个演员都可以直接上车做动作。随着我国科技的飞速发展,现在用的设备完全是可控的,包括声音、背景、动画等等,甚至都可以在摄影棚里营造出剧情需要的任意场景。这就大大节约了成本,也同时提高了拍摄进度和效率。而且,影片的质量也确实有了跨越式的进步。所以,现在观众看了就更显得真实可信。故事的精彩,离不开设备的更新,这四十年来的巨大变化,我都看在眼里也感受在剧中。我有幸赶上了这个改革开放的好年代,各种新科技、新技术在影视剧中逐步发展。到现在,我依然还可以参与其中,这让我们这一代演员有了更真实和立体的感受,再过10年,谁都不敢想象又会有什么高科技出现,在拍戏的过程中,我们也像是正在拍摄一部科幻大片儿。”

  

  摄像师 导演 余丁:电视剧制作者得到改革的红利

  □记者 夏茂平  摄/王小宁

  打通导演余丁的电话,他正在上海,为即将开机的电视剧《激荡》做准备,这是一部由任重、郭晓冬、童谣、车晓等人主演的现实题材电视剧。前段时间,余丁完成了电视剧《面向大海》的拍摄,该剧由他执导,王雷、刘涛等人主演,讲述了深圳40年间的发展变迁,是改革开放40年的重点献礼剧。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的余丁做过多年的摄影师、副导演,掌镜拍摄过《重案六组》《铁齿铜牙纪晓岚第一部》《画魂》等电视剧,并因《画魂》获得最佳摄影奖。此后做导演执导了《红梅花开》《锣鼓巷》《黑三角》《一代枭雄》等电视剧。2017年,余丁执导的讲述义乌发展历程的电视剧《鸡毛飞上天》播出后,引起强烈反响。

  

  我也是改革开放的受益者

  谈到改革开放给影视圈带来的变化,余丁说:“我是从上世纪80年代初进入这个行业,40年中,中国影视行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记得上世纪80年代初的时候还没有私人的影视公司,那时候就是电视台电影厂等文艺单位拍戏,上世纪80年代末就开始有私人公司拍戏了,到现在,你看,行业中有多少民营影视公司在工作。”他表示,自己也是改革开放的受益者,“我是得到红利的,我从一个摄影师成为一名导演,拍摄了一些东西,得到社会的认可,也感觉到自豪,这都是改革中带来的。也可以说,我们这些行当的从业者都是得到红利的。”

 

  电视剧摄影的变化太大了

  作为一名成功的摄影师,余丁对于电视剧摄影的变化非常清楚,他说:“摄影设备、辅助设备发生的变化是非常大的,现在很多年轻人可能都不知道我们最初用什么样的设备了。上世纪80年代初拍电视剧,我那时候开始用的是索尼的单管机,后来是索尼的三管机,再往后就是数字机。数字机刚出来的时候感觉真的是很了不起的,没想到后来还有数字高清,到现在的4K摄像机,以及用拍电影的方式拍摄电视剧。”

  余丁介绍,从磁带到数字,电视剧摄影的变化太大了,“过去拍摄电视剧用的是磁带,《重案六组》的时候是标清的磁带,一条一条的记录,中间还可以抹,记得那时候表演不到位时,我们可以重新再来,那是将近20年前的事情了。磁带虽然可以重复,但是一盒磁带只有20多分钟,也是有一定限度的,抹多了对效果也不是太好。后来成了数字的,就方便太多,海量的记录。而我们最近刚拍摄的电视剧会以4K的方式制作,还以超高清4K播出,整个记录方式就不一样了。”

  尤其近几年,发展变化更快,余丁说:“这几年摄影机器不断的更新,前几年我拍《一代枭雄》,用的是索尼的F55,现在都没人用这个机器了,才几年的工夫。现在用的都是阿莱的机器。阿莱今年又出新机器了,接下来我们准备用新机器。”

  摄影设备和技术的进步也影响到电视剧的其他方面,余丁说:“高清摄像机对美术服装化装造型都有很高的要求,因为它拍摄出来的画面很清楚,像头发一丝一丝的都看得清楚,所以要求整个的制作都要更加细化。像化装,如果化得一般的话,在荧屏中就看得比较明显了。”

  

  作为导演,现在是有钱了

  从摄影师到导演,余丁完成了一个华丽的转身,谈到这些年导演的变化,他说:“最明显的是,作为导演,现在是有钱了,我指的是电视剧的拍摄资金。我们的电视剧制作现在越来越工业化。过去设备等各方面受经济条件限制,很简陋。现在整个制作的经费和过去完全不一样,过去就是几十万拍一集电视剧,像三四十万拍一集,那点钱确实是捉襟见肘。现在一百多万,甚至好几百万拍一集电视剧,制作经费很充足。当然经费一部分用在演员身上,一部分用在制作上,前期的摄影,加上后期的特效,过去只靠拍,比较单一。现在后期特效能补充上去,使观众的视觉得到享受。此外服装化装道具都很高端,甚至一些电视剧中的服装和化装能成为一种时尚引领潮流,说明确实是非常好的。作为导演,经费多了,敢用东西了,过去搭个景都觉得好厉害,不敢轻易搭景,现在什么都敢搭了,这都是费用。”余丁表示,制作的有钱,反映的是行业的蓬勃发展,“现在很多电视剧,国内受欢迎,在国际上也是这样,中国电视剧已经越来越好。”

  而演员给他最深的印象是越来越职业了,“过去拍戏,每天要工作十六七个小时,都是通宵,现在很多演员签合同,一天就是10个小时,最多只工作12个小时,有些导演也是这样签的。大家都懂得劳逸结合,反映了行业的进步。”

  

  造型师 郭晓燕:特效造型不再依靠好莱坞

  □记者 李雪源

  郭晓燕,造型设计师,曾经担任《中国式离婚》《老有所依》《鸡毛飞上天》《大哥》《小强的奔腾岁月》等电视剧主演的造型设计工作。郭晓燕从事影视剧造型设计工作已有二十余年,对于改革开放40年来电视剧制作上的一些变化深有感触,特别是近十年,电视剧演员在服装、化装上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群演的衣服上有褶皱都不行”

  演员造型包括许多方面,包括角色的服装、发型、妆容等。单说服装,根据角色需要又会设计出不同的样式,采用不同的材质,这些对于郭晓燕来说熟稔于心,因为这是自己的专长。但是别说40年,10年前,她的专长却无法得到真正发挥。郭晓燕说:“10年前,大家对演员的造型都不是很在乎,直到2010年以后,导演和制片才越来越重视造型这一块。我们现在每一部剧的每一个角色,大到主演,小到走街群演,都非常重视。就像我们拍《鸡毛飞上天》的时候,主演张译和殷桃自然不用说,导演对于他们旁边群演的要求也很高,至少要做到服装要适合主角所在的环境。这部剧讲述的是上世纪70年代的事情,群演要和主演身上的衣服一致,并且随着剧情的发展也循序渐进地发生变化。”

  让郭晓燕佩服的是,这部剧的主演和其他几位演员,对人物服装造型要求特别严格。头天晚上收工,演员们的衣服会放入服装箱,第二天再发给大家的时候,衣服上会有一些褶皱,演员们甚至不会放过这样的细节。“这确实是一件追求完美的事,以前拍电视剧的时候根本不会这么较真,我现在就像是有了‘职业病’一样,在剧组看到有人把戏服踩在脚底下心里都会感觉不舒服。”通过这些年的工作,郭晓燕越来越觉得电视剧整体制作水平一直在提高,对演员造型也更重视,不像以前“差不多就行了”。郭晓燕说,现如今的导演会把注意力放在演员造型上,比如去年拍《小强的奔腾岁月》的时候,这部剧的时间跨度有40年,里面的演员非常敬业,针对人物造型与她反复调整推敲,尽管拍戏已经很晚很累,也会利用休息时间与造型师讨论角色的服饰变化等问题。

  

  “我第一次见到演员几乎不化装”

  除了服装,化装也是演员造型很重要的一部分,郭晓燕对演员化装要求的变化也深有体会。以前,无论自己的外貌是否漂亮,大部分演员都会要求化装师把他化得越漂亮越好。而现在,大家更多会首先考虑角色塑造上的要求,把贴合剧中人物作为首要目标。“就像当年我在做《中国式离婚》造型的时候,里面的女一号在剧情发展前期是人生得意,夫贤子孝,到了后期,发生了家庭变故,我第一次见到演员几乎不化装。”

  有些时候,造型师会根据剧中角色给演员上一些化装特效,比如“老年装”。前几年,技术上的处理就比较简陋,效果也不是太好,很多演员会很抵触,因为可能真实年龄只有二十几岁,演员对于满脸皱纹的妆容往往接受不了。而现在的演员不会这样了,对于角色塑造不会一味地追求漂亮,大多数演员会想着如何把角色塑造好。

  

  特效不再依靠好莱坞

  从人物造型技术的角度来讲,现在的化装特效比起以前有了显著的提升,比如影视剧中常见的光头造型,以前一般都会把演员的头发剃光,男演员还好说,要是遇上女演员,就要更多地征询个人的意愿了。郭晓燕提到了一部名为《活着真好》的电视剧,里面讲述的是生活在乳腺癌病史阴影下的一家人,角色到后期做化疗的时候,就需要女演员把头发剃掉。如果放在现在,就不需要这样了,用“头皮特效”就可以达到拍摄要求。

  郭晓燕介绍,十年前,类似这样的特效只有好莱坞能做,我们自己的技术跟不上,拍远景还可以,要是有近景或者特写,就全穿帮了,最后只能退而求其次,拍全景或者中景。“现在我们的技术已经非常成熟了,拍特写等各方面完全没有问题。”

  前段时间,郭晓燕给网络电影《封神降魔》做造型设计,几乎全是特效造型,虽然辛苦,但她对于角色呈现还是很满意的。“我们每天都是凌晨三点多开始化装,基本上每一个妆都需要五六个小时!但是最后的呈现还是很逼真、很贴合。同样一个角色,如果放在以前,肯定想都不敢想,会觉得也就好莱坞能达到。现如今,只要剧本里有要求,我们都会按照剧本和导演沟通,然后尽量的还原剧本,尽量做到让导演满意。”

  

  动画剧导演 朱业:中国动画从纯手绘到电脑三维

  □记者 程戈

  朱业是BTV卡酷少儿卫视的一名动画剧导演,代表作品包括动画片《戚继光》《最可爱的人》以及即将完成制作的《冰雪冬奥村》。从看动画到做动画,他深刻感受到了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动画产业的飞速发展,并相信中国动画的未来会越来越好。

  

  先进技术助力动画产业

  朱业告诉记者,中国动画起步很早,1926年“万氏兄弟”创作了中国第一部动画片《大闹画室》,开启了中国动画的序幕。其后“万氏兄弟”在1935年创作了中国第一部有声动画片《骆驼献舞》,1941年创作了中国第一部动画长片《铁扇公主》,1961年及1964年创作的《大闹天宫》(上下集)成为当时国内动画的巅峰之作,在世界范围也达到了较高水平。1979年诞生了中国第一部彩色动画长片《哪吒闹海》,迄今为止都是中国动画电影的高峰之一,这部作品象征着当时动画电影界的最高水准。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深受广大观众喜爱的《黑猫警长》《葫芦兄弟》等动画作品接连播出,同时大量的外国动画片开始进入中国市场,国产动画片受到较大冲击。2004年以后,随着国家政策的扶持,动画制作公司像雨后春笋一般崭露头角,产生了《喜羊羊与灰太狼》《熊出没》等一批具有影响力的动画片,以及以《大圣归来》为代表的优秀国产动画电影。

  在制作技术方面,中国动画也越来越先进。“动画最开始全是靠手画,画一张拍一张,把它连起来,就是动画。二维动画最早是纯手绘的,每个人物要画好几张,一秒钟是24帧,意味着一秒钟就需要画24幅画,时间很长,也很费人力。后来有了Flash动画,其实是手绘加电脑。BTV卡酷少儿卫视的前身北京电视台动画频道,2004年9月10日正式开播的时候推出专门播出动漫的品牌栏目《闪天下》,就将Flash作品搬上了荧屏。上世纪90年代末,随着技术革新,三维动画开始流行,完全解放双手,完全用电脑来制作。现在,做三维动画已经比较产业化了,一个公司分好几个部门,有做场景的,有做道具的,有做动画关键帧的,像生产线似的,效率更高,时间成本能很好管控。”朱业作为执行导演拍摄的动画片《戚继光》是三维动画、《最可爱的人》是二维动画,前者获得了第十四届“五个一工程奖”,后者获得了由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主办的“2016年度少儿节目精品及国产动画发展专项资金项目”一等奖。

  

  古老的定格动画成新宠

  很多人都知道,时尚就是一场轮回,动画又何尝不是呢? 传统的定格动画如今又成了新宠,朱业和同事们正在制作、预计寒假在卡酷少儿播出的26集动画片《冰雪冬奥村》正是一部定格偶动画。所谓的定格动画,是指由黏土偶、木偶或混合材料制作的角色来演出,通过逐帧拍摄使之连续放映,从而产生仿佛活了一般的人物或你能想象到的任何奇异角色。这种动画形式的历史和传统意义上的手绘动画历史一样长,甚至可能更古老。从上世纪50年代的 《孔雀公主》《神笔马良》到上世纪80年代的 《阿凡提的故事》,这些令观众记忆犹新的木偶动画片都是采用这一技术拍摄制作而成的。到了上世纪90年代,由于科技发展的冲击,这种动画片慢慢走出了人们的视线。“目前这种动画在欧洲非常流行,比如有‘动画奥斯卡’之称的法国昂西动画节,参赛作品很大一部分是定格动画。”

  之所以选择这种古老的形式来制作最新的冬奥题材动画片,朱业正是看中了它纯粹的观感与返璞归真的效果。“制作定格动画是一个费时费力的大工程,演员、布景、道具都是手工制作完成,拍一个人物走路的简单几秒钟,要先把人物做出来,然后按照人体运动规律摆出走动的姿势,每一个定格的点上拍一张照片,再连续起来,特别繁琐。虽然费时费力,但效果非常好,定格动画是最本源的能反映动画特质的一种形式,拍出来以后,无论是画面的质感还是人物的表演,都与其他的三维、二维动画不一样,很独特,给人比较纯粹的感觉,返璞归真。”

  2017年,朱业参加了法国昂西动画节,通过与国外动画同行的交流,他觉得中国动画在技术上处于国际顶尖水平,重要的还是讲好故事。“中国动画最吸引外国人的是故事的题材和风格,他们还是喜欢中国的传统故事和表达方法,文化差异是最大的吸引力,因此在软实力上中国动画还需要提高。我相信中国动画的未来会越来越好。”

  

  

其他更多文章

TOP